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前妻太鲜吻不够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52: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前妻太鲜吻不够

第一章:出轨?

程氏集团的展示大厅内,坐满了全球知名的记者。原文95lady.com

在台前一名身穿全白职业装的女子,她,就是程氏集团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秦知暖。

前一秒在介绍完新产品的概念后,秦知暖看到记者们的反应,明白这一次的发布会很成功,只要不出意外,按照这样的反应下去,那么新产品很快就能上市。

“下面请有疑问的记者们,依次发言,我们将会为一一为各位解答。”秦知暖身旁的助理朝着台下微微一笑。

片刻,一名金发美女快速站起来提问:“秦副总,我想知道,昨天程总与某知名模特身现酒店一事,您是怎么看的?”

金发美女的话宛如一个深水鱼雷,激起了千层波浪。一时间原本平静的会场,变得嘈杂混乱,不断的窃窃私语闯入了秦知暖的耳中。

这一句提问显然是出乎秦知暖的意料之外,但是,在商场经历了无数意外的她,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收回了商业式的微笑,沉着冷静的应道:“关于这件事情,本是个秘密。95女性网

“秘密?什么秘密?”金发记者继续追问道。

女子对于秦知暖的回答显然很不满意,多少人都想看到这个秦知暖出糗,尤其是现在程总的出轨,她们更巴不得借此发挥,把秦知暖从程夫人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秦知暖见金发记者追问,莞尔一笑,淡淡的说道:“新产品的代言人。”

秦知暖的话语一落,原本嘈杂的会场,顷刻间,变得雅雀无声。谁都知道每当程氏集团的新产品上市前,都会有不同的代言人,这次的代言人花落谁家,也是一个令人关注的话题。

一个巧妙的应答,把众人的注意力从出轨绯闻拉到了代言人的话题上,这么一来就打乱了某些人的目的了,金发女子撇了撇嘴不甘的坐了下来。

紧接着一名男子站起来,问道:“那秦副总,难道您就没想过,他们双双出入酒店,并非工作,而是程总出轨什么的?”

“对他,我不曾怀疑。”秦知暖淡淡的话语里,没有丝毫的犹豫。来自http://www.95lady.com/

她的这句话不仅仅说给在场的所有人,也是对那些外界的流言蜚语做了一个统一的应答。在秦知暖的心底非常清楚,商界,是一盘棋。如果错一步,将万劫不复。

“如果是出轨呢?”男子反问。

“没有如果。”秦知暖淡淡的看着男子,认真答道。

“……”

助手见提问的男子沉默,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赶忙问道:“华峰报社的记者,请问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男子一边挫败的回应一边摇了摇头,坐回了原位。

场面算是控制住了,众人开始对新产品提出各种疑问。可是秦知暖的心底却及其的清楚,众人的心已经不在这场发布会上,多说无益,便草草的结束了这场发布会。

走出会场,秦知暖的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可心底却布满了阴云。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后,她直接把手中的文件一把砸在了桌上。

身后的助理被秦知暖的举动吓了一跳,颤颤巍巍的问道:“副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被助手这么一问,秦知暖心底不打一处的气,她辛辛苦苦那么多天准备的发布会,就被那个男人的一个绯闻给压了下去。还好,她为了以防万一早就做出了多面的准备。说明http://www.95lady.com/

秦知暖抚了抚额头,拂去了杂乱的心情,理顺了思路后,吩咐道:

“通知各公关部门,把绯闻给我能压的都压了!”

“好的,副总。”助理一听,立马点头应道,转身准备照办。虽然平常秦知暖对属下都很不错,可是谁都不敢惹秦知暖,即便是她的助理,对秦知暖都怕上三分。

在助理还没走出办公室前,秦知暖又冷冷说道:“还有,新产品的上市时间,统统推后!”

“是,副总。”

看着办公室的门被缓缓合上,秦知暖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直接瘫坐在皮椅上,两眼空空的望着桌上的报纸。

“程氏集团程子骁出轨?”报纸上几个黝黑的大字,深深的刺痛了秦知暖的心,此时此刻,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诉说自己的心情。

三年了,已经三年了……她都不知道为了程子骁做了多少的事情,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自从嫁给了程子骁后,她和程子骁好像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好好说话什么的……

秦知暖闭了闭双眼,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拿起了一旁的电话,拨通了程子骁的号码。网站http://www.95lady.com/

皇家酒店

吵闹的铃声把还在睡梦中的程子骁拉回了现实,抓起电话,冷冷的问道:“谁?”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冰冷如霜的声音,秦知暖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苦涩的味道布满了心头,此时此刻,她的脑中像是断了线一样,把本想说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限你一秒钟出声!”冷冷的语气中带着烦躁。

对面的寒意,把秦知暖拉回到了现实。她咬了咬泛白的嘴唇,尽可能忽视心底的那抹难受,整理了思绪后,语气压低道:“是我……秦,知,暖……”

刚柔的话语透过电话闯入了程子骁的耳畔,一时间,他睡意全无。程子骁起身拿起了桌上的烟,点燃。

片刻后,他问道:“什么事?”

程子骁语气冷凌,仿佛整个空气都被冻结了一般。

秦知暖对于对面的冷漠,早已习以为常,嘴角边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她淡淡的说:“找个时间,我想和你好好谈一下。”

“和你,没什么可谈。”程子骁一口否决了秦知暖的话,他丝毫不想看到这个女人,要不是看在……

秦知暖压着怒气朝着电话那头压声说道:“程子骁!说什么,我们都必须见一面,也是时候做个了断!”

第二章:活春宫

“少夫人,您回来了。”车旁早已恭候多时的管家,在秦知暖打开车门的一瞬间,便迎了上去。

“嗯。”

把手中的钥匙递给了管家,秦知暖大步走入大门,管家缓缓尾随在她的身后,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好像有话要对秦知暖说。

才步入大门,秦知暖就看到了一片狼藉的客厅。她微微皱了皱眉,扫视着地上那些散落的衣物。

“程子骁人在哪儿?”秦知暖冷冷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不快,她没想到程子骁到了这种时候,还和别的女人厮混,而且更过分的是混到了家中!

“少爷他……”

“嗯……啊……”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出,二楼便传来一丝女人的呻吟声。

秦知暖心底一丝发凉,朝着身后的管家摆了摆手,让管家先去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则是上了二楼。

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秦知暖抬手轻敲门,“程子骁,我知道你在里面,速战速决出来。”

低沉的声音从房内传出:“既然来了,就进来欣赏一下,顺便谈谈。”

门口的秦知暖冷冷的看着面前梨花木门,背在身后的手指甲陷入了肉中,她淡淡的说道:“完事后,我们再谈。”

听到门外远去的脚步声,程子骁在房内,看着面前的网红身下带着的玩具,那一脸的骚气,冷冷的说道:“够了,洗个澡和我出去!”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秦知暖专心的看着手上的文件,心底却空空一片,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刚刚房内销魂的叫声。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程子骁搂着身边的网红,慵懒的对着沙发上的秦知暖说道。

秦知暖抬头看向程子骁,程子骁仅仅穿着黑色的西装裤,八块腹肌好似在诉说了他的身子十分健壮。他身旁的网红身上披着程子骁的衬衫,一脸桃红,身上的春色根本无法被衬衫完全遮挡。

“既然约好了了,我就一定会来。”秦知暖像是没看这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似的,直接迎上了程子骁散漫的目光。

她语气的肯定,让程子骁嗤之以鼻,“迟到就是迟到,你迟到了,那我和她一起,便是对你的惩罚。”

程子骁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吻了吻网红。

一个吻,让秦知暖本是麻木的心更加变得麻木,她的心痛到不知用什么样的行动才能表达这样的心情。

不……她不能透露出任何感情,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一开始就知道了。秦知暖上下打量了下面前的网红。

嘲讽的笑道:“原来这才是你的品味,想来,应该是对你自己的惩罚才对。”

程子骁被秦知暖的嘲讽给激怒了,原本的效果达不到,反倒被面前的女人冷嘲热讽了一番。

他松开了搂着网红的手,大步走向秦知暖,身上散发出一股阴戾。

秦知暖坐在沙发上,脑中一片的混乱,本来想要和程子骁谈一谈,现在被程子骁全盘打乱了计划,心底全然没了想法,看到程子骁步步逼近,她不为所动,静静等着他的下一步。

程子骁一把捏住秦知暖的下巴,冷冷的看着秦知暖冷漠的双眼,心底复杂到了极点,她和她一点都不像!如果不是因为她,他又怎么可能失去心爱的人,那人又怎么会失踪!

重重的一吻,程子骁恍惚间把面前的人错当成了那人,加深了吻。

秦知暖对于程子骁的吻,全然当做被疯狗咬了,不为所动,也不做出任何的反抗,冷冷的看着面前闭眼的程子骁,一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感觉打心底蔓延。

片刻后,程子骁放开了秦知暖,他冷酷的说道:“你是这样的无趣!”

被程子骁放开的秦知暖,并没有回答程子骁,而是朝着一旁的佣人说道:“去把楼上的床单给换了。”

吩咐完毕,她转头朝着程子骁莞尔一笑:“请您二老继续,我就不奉陪到底了,再见!”

说完,秦知暖潇洒的走出了家门。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程子骁面冷如霜,朝着身旁的网红吼道:“还不快给我滚蛋!”

“子骁,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网红对于程子骁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滚!”

第三章:晕倒

秦知暖离开家后,便回到了公司。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一堆堆密密麻麻的文件,心烦意乱。本来今天计划好的事情,都全盘打乱了,和程子骁什么都没有谈,反而还看了一场好戏……还真是荒谬的一天。

想到这里,秦知暖摇了摇头,心再痛也没用,毕竟她爱过程子骁,毕竟她嫁给的是程子骁这么个没心没肺的男人!

秦知暖起身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早已入夜的城市。灯火辉煌,星空浪漫,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早已习惯独自一人待在公司,日夜不断的忙里忙外。

身子不断在哀嚎,体力不断在透支,明明知道这样对自己不好,可是,却夜夜无法安稳入睡。

拿起了桌上的安眠药,秦知暖习惯性的抖了几颗出来,走到办公室内的休息室,这里有一个简单的床,足够她安稳的睡上一觉了。一口药,一口温水,秦知暖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吵吵嚷嚷的声音闯入了寂静的屋内,秦知暖皱了皱眉头,好不容易要借着药物入睡,结果却被这声音吵得无法休息。

秦知暖从床上起身,走出了休息室,才一开门就看到一头汗水的助理和一名大波浪卷在门口对峙着。

“怎么回事?”秦知暖看向波浪卷,她依稀记得这是前些天与程子骁一起上头条的那个名模,薛瑶。

“副总,这名女子说是有要事要找你,我怎么都拦不住……”助理掏出手纸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职位就和自己说再见了。

秦知暖皱了皱眉头,让助理先下去。等助理走了后,秦知暖头微微有些晕眩,她忍着身子的不适,走到了办公椅前坐下。

“找程子骁的话,你走错门了,他一年前就没来过公司。”秦知暖手拄着下巴,淡淡的说道。

薛瑶抚了抚头发,一脸嚣张跋扈的看着秦知暖,微微一笑道:“秦总,其实,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有点意思。秦知暖冷眼正视面前的薛瑶,刚想开口问薛瑶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门被“啪”的一声给推开了。

办公室内的两人朝着门口望去,秦知暖在看到门口的程子骁的时候,非常的讶异,明明他在刚刚还在和那个网红在一起,怎么此时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刚刚,程子骁在网红走后,心底一股子的闷气,心底打一百遍的想要惩罚秦知暖的不知好歹,但是心底却又有疑问,秦知暖来找他到底要谈什么!复杂的情绪,使他无法安静下来,直接奔着秦知暖来了!

好在要查到秦知暖去了什么地方也很简单,打这个女人进入程家后,程子骁在秦知暖的四周布满了跟踪器、窃听器以及各种眼线,为的就是监视她,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结果一来就看到了面前的这么一幕!

程子骁两眼微眯,走到了薛瑶的身旁,搂住了薛瑶的小蛮腰,“宝贝,你怎么跑到了这么无趣的地方来了?”

薛瑶被面前的温暖怀抱弄得忘了来的目的,小鸟依人的附上了程子骁的肩膀,“达令,人家想你嘛,所以,所以才……”

声音一改之前的强势,变得非常温柔,坐在办公桌前的秦知暖打心底鄙视眼前的女人。

不过,当务之下,她的头痛病跟着犯了起来,药吃了没休息成,雪上加霜的身子,让她根本没法多想,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对于秦知暖再次没有出声,程子骁的眼底布满了阴霾,他要看她生气!不是看她满不在乎,他就不相信她会一直隐忍下去,更不相信这面前的女人,那个耍了手段爬上他床上的秦知暖,会对他不在乎!

“宝贝,我现在就想要你了。”程子骁嗅了嗅薛瑶的波浪卷,手缓缓在薛瑶的身子上不断的抚摸着,被触到了敏感点的薛瑶忍不住呻吟出来,直接忘了秦知暖的存在。

秦知暖很想抬手把面前的狗男女赶出去,可是心底的抽痛,加上头痛,安眠药的药效,她最终招架不住,两眼一黑,不知所然。

“咚!”

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屋内打的火热的两人给吓了一跳,程子骁抬眼看向声音的源头,在望见桌上趴着的秦知暖时,他的心底漏跳了一拍。

程子骁一把推开了身上衣衫不整的薛瑶,快步朝着秦知暖的身旁走去。

他大力的摇着秦知暖的身子,“秦知暖!你别给我装死,醒醒,快给我醒来!”

可是怎么弄,程子骁都没法把秦知暖从昏迷中叫醒。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竟然会对秦知暖担心,甚至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程子骁直接拿起了一旁的座机,快速拨通了120。

第四章:爬也要爬开这个男人身边

看着秦知暖被送入急救室后,程子骁的心才稳定下来。

他身旁的薛瑶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底气的牙痒痒。明明前一秒和程子骁打的火热的是她,可是下一秒,程子骁的心就跑到了秦知暖的身上去了。

“子骁,我们先回去吧……”薛瑶轻轻的拉了拉程子骁的衣袖,想把程子骁的心给拉回来。

程子骁大手一挥,捏了捏鼻梁骨,整理了一下杂乱的心情,看都不看薛瑶冷语道:“把她送走!”

“是。”站在薛瑶身旁的两名全身黑的保镖先生,拖着薛瑶离开了医院。

程子骁独自一人等着秦知暖出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医生才从急诊室里走出。

褪下口罩,医生望着程子骁,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早就离开了。”

“废话少说。那个女人怎么样了?”程子骁冷眼朝着急诊室里看去,只见秦知暖身上插着一堆的管子。

医生皱了皱眉头,严肃的说道:“她的身子过度疲劳,而且我们在她的体内化验出近期服用大量安眠药的情况。”

程子骁眉头微皱,不语。

……

阳光照射在秦知暖的身上,刺眼的光线把秦知暖从睡梦中拉回到了现实。

好久没有这样好好睡上一觉了,她两眼微眯,伸手想要挡住眼前的光线,却被人给拉住了,顺眼望去,模模糊糊的人影。

她眨了眨双眼,在看清面前的人时,两眼一闭。

秦知暖不想看见程子骁,静静的想了想,这些日子来程子骁给她带来的伤害,她对他已经心灰意冷了。

既然婚姻没有了意义,她又何必与面前的男人纠缠不清呢!

“醒了?”程子骁感觉到了手掌中的手被抽离,淡淡的问道。

“……”

见床上的女人不理他,程子骁眼底产生了一丝不爽,起身离开了病房。

听到关门声,秦知暖再次睁开了双眼,她打量着四周,口上带着氧气罩,手上打着葡萄糖,难怪程子骁会就此罢休,若是换做平常,他一定会狠狠的逼着自己说话。

肚子咕噜噜的响个不停,可是秦知暖却没有一丝力气下床,更别说给自己买份饭。手机也落在了公司,此时的她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咔嚓……”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被饿的头昏眼花的秦知暖看向门口,是程子骁。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黑衣保镖和一名护士,保镖手里提着一盒盒饭,而护士则是为秦知暖做了一下全身检查,确定秦知暖没什么大碍后,把氧气罩给去了。

程子骁让保镖把盒饭放在桌上离开了病房,他现在想好好和秦知暖谈一谈。

看着床上苍白的脸蛋,程子骁淡淡的说道:“医生建议你好好休息,等会儿吃点东西。”

程子骁靠近床头,秦知暖瞬间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对于程子骁的关心,她视而不见,想到这些年的种种,她抬头迎上了程子骁冰冷的目光:“我们离婚吧。”

面对突如其来的话,程子骁始料未及,本要去那盒饭的手瞬间僵硬了。

离婚说的倒是轻巧,他怎么可能会放她走!

程子骁一把牵制住秦知暖的下巴,“秦知暖,你该清楚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三年前,你设计与我上床的事,还有你逼走了秦儒晴的事,这些账,你我都没算清楚,想一走了之,别妄想了!”

话语一出,房内空气瞬间低到了零下。

秦知暖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被捏碎了,用尽身上的力气忍痛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

“我……我都说了,三年前设计你的不是我,我也是受害人。”秦知暖有气无力的说道。

程子骁两眼微眯,吻上了秦知暖苍白的嘴唇,惩罚似的咬了一下秦知暖的嘴唇。铁锈味传遍了两人的口中,秦知暖认命的,任由程子骁朝自己发火。

片刻,在秦知暖以为自己的下巴就要被捏碎的时候,程子骁松开了手,狠狠的说道:“你三年前不就是设计我和你在一起吗?这么容易就放弃了?还是说在欲擒故纵?不管你在做什么,我绝会让你如意!”

“既然你不信,那就随便你。”秦知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程子骁,一把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咬牙离开了病房。

她就不相信,即便没了力气,她爬也要爬离这个男人的身边。

看着秦知暖摇摇晃晃的起身,程子骁下意识去搀扶她,可是却被秦知暖一个侧身给避开了。

好!很好!程子骁阴着一块脸,看看秦知暖想要干什么……

前妻太鲜吻不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太鲜吻不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她因毒舌害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有些话真的不能说

    作者:M·辰#希腊篇-69#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宙斯的婚史女人》)上篇说到:万神之王宙斯娶了神界最温柔善良的女神勒托为自己的第六婚妻子;婚后,勒托怀上了一对双胞胎;不料想,宙斯某天突然高调宣布与他的亲姐姐赫拉大婚了,同时他还宣布赫拉为唯一正妻;赫拉得知宙斯在外尚有两个待出生的双胞胎,便对勒托进行了

  • 《R女郎笑传》 划着龙舟过端午节

    又是一年端午节,粽叶飘香,《R女郎笑传》演员划着龙舟过端午节。

  • 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

    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花朵都开始思考春天为那即将到来的雷电和雨水大洪水正在传说的远方聚集最大的能量,即将毁灭或者拯救大地上的谷穗田地龟裂的现实需要多少眼泪驶向远方的船队,满载着的是太阳赋予的热量和光明以及制造地狱的黑暗与冷寂惊醒的海浪阵阵颤栗地平线以下的红玫瑰在海螺声中冉冉升起带着天堂花园的香气感动着谁,又诱惑着谁沙漠城堡的杀戮和流血哭泣如灰色阴冷的尘埃层层堆积新鲜的死亡置换着陈腐的尸体废墟下的金色骷髅仍在暗自生气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花朵都开

  • 目前光绪通宝母币价格怎么样

    光绪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光绪年间(公元1875-1908年)铸。钱文楷书或楷兼隶,楷兼宋三体。背文满、回文记局、记年、记吉语,记批次等多种形式。光绪钱是中国造币史上首次引进西洋机制造币方法铸造的第一批中国样式(外圆孔方)的行用钱。另有北洋造光绪通宝机制铜币,背北洋零用一文(公元1902-1908年)。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每一个历史发展的阶段都是我们国家成长的足迹,银元也正是这历史银河中组成的重要部分。就其特定的历史时期也使它在钱币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 西游记里跟唐僧有过“一夜”情怀的两位女妖,与唐僧都有前世宿缘

    天上有诸天神佛,地下有鬼怪妖魔。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唐僧取经一路向西,山高路远,旅途寂寞。好在还有这诸多女妖相伴。说起《西游记》中的女妖,却是: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白骨精是《西游记》第一个出场的女妖。虽是女妖,却只有女妖之形,并无女妖之实。因其本体仅为一具白骨。正所谓,没有“动人”之形体,何来“妖媚”之精神?可俗话说,脂粉骷髅。越是骷髅,越是千般变化成脂粉模样。这白骨精化成什么模样?但只见——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

  • 昨日他的一幅画卖1个亿!霸气侧漏!

    2018年06月17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75件精品上拍。其中,傅抱石《琵琶行诗意》以咨询价形式上拍,8000万元起拍,90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035亿元成交。傅抱石《琵琶行诗意》立轴设色纸本178×56cm咨询价题识:江州司马湿青衫,一曲琵琶驻客帆。马亦低头蜷复顾,中天唯见月光寒。郭沫若诗。傅抱石东川写。印文:抱石私印、踪迹大化、往往醉后说明:香港苏富比1984年2月17日中国书画,lot11。傅抱石傅抱石在重庆期间,有几个题材是

  • 谁是你生命中的“提婆达多” ?

    你要感恩所有给你设置障碍的人,你要感恩所有打击你的人,你要感激所有让你痛苦和烦恼的事。如果没有它们,你看不到你的我执,你不知道自己的我相,你逃脱不掉自我。感恩苦和苦为你带来的那唯一的一线解脱机会。佛祖一次次地为你设置障碍,是在加持你看到自我;佛祖一次次地打击你,是在捶碎你的自我;佛祖一次次地让痛苦降到你身上,是在逼迫你解放自我。如果你因为某个人或某件事而烦恼,那正是你修行的时候:用心去看,去观察,是什么在让你烦恼?是谁在让你痛苦?一定你的那个“我”。如果是某个人让你痛苦,你未遇到他之前,为什么不

  • 《神雕侠侣》中,此人打败周伯通,打平郭靖,是欧阳锋的孙子!

    在《神雕侠侣》中,江湖武林人才济济,高手众多,要说厉害的人物,恐怕还得数江湖武林的老一辈的绝世高手,像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公在《射雕英雄传》中是江湖武学界的珠穆朗玛,在《神雕侠侣》中,依然是江湖武林的扛把子,江湖之中依然鲜有敌手。要说有高手比江湖五绝要厉害,恐怕当属郭靖了。这郭靖可以说是江湖五绝一手培养出来的,虽然说欧阳锋不算,但是欧阳锋一直以来都是作为一个陪练的,硬生生地郭靖给练上去了,要知道在金庸武侠中,一个高手成长的过程,基本上都有一个倒霉的高手作对,一般都是套路。

  • 石家庄起名大师姜上小运播报:2018年6月18日

    姜上小运播报: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农历五月初五(今日端午节)戊戌年戊午月辛巳日石家庄风水、起名、择日大师姜上(姜联伟)【相冲】蛇日冲(亥)猪【特吉生肖】牛、猴、鸡【次吉生肖】羊、龙、马【今日带衰】鼠、虎、猪【幸运数字】9、0【幸运颜色】白色、棕色、金色【今日冲合】与猪相冲;与虎、猴相刑;与虎相害;与猴相破;与鸡、牛三合;与猴六合喜神:西南福神:西北财神:正东宜:【杨公忌日大事勿用】装修开业结婚领证开工订婚上梁开张作灶求嗣赴任修造祈福祭祀开市牧养纳财纳畜嫁娶纳采冠笄开池立券起基塞穴栽种斋

  • 端午节不仅有屈原,还有你不知道5个端午习俗

    一转眼2018年过去一半了,又到了粽子节了。在中国任何一个节日都能过成美食节,都能过成情人节。不知道今年端午节,男人要不要给女友送玫瑰馅的粽子,相信一定会,非,常,难,吃。我们对于传统节日和传统文化背后的故事典故已经遗忘很多了,记得小时候没到端午节的时候都要跟奶奶一起包粽子,里面包一个大红枣,自己做的粽子永远是那么好吃,而且还要在五月初一的时候就在手腕脚腕上戴上五彩绳,和香包,可以驱蚊弊害,还要在门上插上艾草,挂上五彩纸跌成的小葫芦,早上要去踏青,采回来的艾草泡水洗手洗脸,各种习俗一样不落,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