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夜夜与君欢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40: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夜夜与君欢

第一章相遇心理诊所

“啊!”

  “我爱你,言。无删节夜夜与君欢免费阅读全文

  略显慵懒的女声似乎就在他的耳边响起,他一脸满足把因为激烈的动作而沾到女人脸上的头发重新勾勒上去,一脸宠溺看着伏在他身上的女子。

  “我也爱你。”

  女子听到这话,立马象一个猫咪一样,缩进了他的怀里。他的身体因为她的动作,再次蠢蠢欲动。

  眼神深邃看着怀里的女子。女子不怕死的用手勾勒出他腹肌的形状,他勾起嘴角,再次压身上去。

  可是刚挨到女子红艳的唇,眼前就蓦然升起一片白光。95女性网

  场景转换成了消毒水浓烈的医院里,满目的白色还有人的对话声。

  是当年……的场景。

  言律矅心头一窒,猛地坐了起来。

  言律矅摸了摸头,晃动一下理智还尚未回归的脑袋,原来是梦啊。摸着还略微绞痛的心脏,苦笑一声,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办法从那件事中走出来。

  等到缓过神,一转头便看到他妈放大版的脸,他那四处游散的理智瞬间回了笼。就算她妈是绝世美女,可是这样猛的出现在他面前,也很吓人的好吧!

  “妈!你干吗?”

  “这是地址,约的十点,别忘记了。阅读http://www.95lady.com/”说完转身就走,完全不给他拒绝的余地。扫了一眼那字条,蓝烟心理诊所六个白底黑字映入他的眼帘,他再次倒在了床上。

  站在钢筋与水泥混合而成的冰冷建筑前,言律矅略微皱起眉头。但眼角扫到身后的尾巴,他无声的叹口气,还是步入了那个让他从心底抗拒的地方。

  黑底镶着白字的招牌,低调得让人很轻易就忽视掉。蓝烟心理诊所,以白色为主色调的建筑看起来中规中矩,让人觉得舒服。

  但是一个心理诊所,竟然坐落在了一个写字楼里,这就着实让人费解了。无删节夜夜与君欢免费阅读全文言侓站在门口徘徊,最终,还是抬腿走了进去。

  言律矅在下面迟疑,可是他的动作,却让二楼的左心言看得清清楚楚。她饶有兴趣的抚着下巴,看着下面那个穿着意大利设计师BR限量版西服的男子。

  BR的风格一向比较简约,但在国内,他的名气并不大,但刚好,是她欣赏的设计师之一。BR是很会处理细节的设计师,他设计的东西,让人无可挑剔。

  看到言律矅上战场一般走向诊所,她嘴角绐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想到今天早上老头说要她没有相亲成功不能回去,她顿时敛眉,觉得就算是BR的设计,也没有那么顺眼起来。来自http://www.95lady.com/

  “我是言律矅,预约了蓝医生。”礼貌而疏离的语气,在人前,言律矅不会透露自己一分的情绪,就算自己现在心里非常不爽。

  “不好意思,言先生,蓝医生出诊还没有回来,能请您稍等一下吗?”前台小姐抬头,看着眼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男人,略微兴奋的说道。

  言律矅,张氏现任总裁,国内知名的珠宝设计师。几乎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据说,他从来不设计耳钉,他曾说,他的耳钉,只给他的另一半。

  有钱,长得帅,最重要的还是情商高。最重要的是,他年龄二十八,却从来没有传过任何绯闻。阅读http://www.95lady.com/他全身上下就散发着二个字,完美。

  “不在?那么下次再预约吧。”听到蓝烟不在,言律矅确实松了口气。不是他不来,而是她不在哦,这下,他妈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吧。

  言律矅说完,就直接朝外面走去,脸上扬溢的那份好心情,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他又没病,干吗要看心理医生,他妈就是闲得发慌。

  在言律矅快要接近门口时,靠近门的楼梯上,下来一个女人。他本来没有在意,可是在看到对方的脸后,眼神骤然深邃。

  女人很高,就算脱掉脚上那双五公分的高跟鞋,应该也上了一米七。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亚麻色毛线衣,下身是同色系的窄脚裤。

  一头黑色的中分长发柔顺的垂在两侧,白皙的脸犹如刚刚剥去壳的鸡蛋。纤细的眉毛下,一双微挑的眼睛微微弯起,形成可爱弯月状,可是眸子却没有丝毫笑意。

  小巧挺拔的鼻子让整个五官更加立体,薄凉的唇线抿成一个好看的弧线。知道她在打量他,他双眼微眯,停住身子。

  眼看着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三米,二米,一米,他都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兰花香气,清淡典雅,煞是好闻。

  言律矅站在原地细细的打量着那个女人,蓝烟?从男人的角度来看,的确是个极品。也难怪她这般的年纪,在心理界,也能混得小有名气。

  女人感觉到他的打量,视线也落在了他的身上。最先进入视线的,就是他白皙修长,干净如玉般的手指。每一个骨节,都显得那么有力。

  不自觉咽下口水,对于一手控来说,这真是非常致命的一点。她立马抬头,嘴角勾起一抹放肆的笑,轻声伏到他耳边。

  “言先生?楼上请。”

第二章 欺骗

自己一米七二加上鞋子一米七七了,可是站在这个男人面前,还是只到他的耳尖处,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至少有一米八五。她讨厌仰视别人,所以,说完话,便退后一步。

  言律矅不愧是总裁,就连这长相,也十分的靠近他的身份。第一眼,冷洌,凌厉。她不喜欢与太过冷静与理智的人打交道,所以他不管是身高,还是长相,都在她讨厌的范围里。

  不过,最讨厌,也抵不过她对他手部的热爱。光是想象一下那双骨节分明,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的手时,她的心便荡漾起来。

  “蓝医生?”语气里十足的怀疑,毕竟,刚刚前台小姐清楚明了告诉他,蓝烟出去了。

  “嗯哼……”左心言没有正面回答他,毕竟,她并不是蓝烟那个恶毒女人。

  久病成良医,自从她发病以来,蓝烟一直作为她的心理医生,后来自己慢慢接触心理学,然后和蓝烟一起开了这间诊所。

  言律矅审视的打量着她,有听过蓝烟的大名,见面倒是第一次。传说中蓝烟是女人中的极品,就长相而言,倒也名副其实。就是不知道,她的专业,有没有和她的长相成正比。

  看到她跟上,她勾起好看的眉眼,然后往蓝烟的办公室走去。蓝烟的办公室,犹如她的人,纯净而利落。主结构是纯白,没有一丝多余的结构,构造出一个舒适的空间。

  左心言打开蓝烟的文件夹,然后细细打量着上面的资料。那一排闪闪亮的履历,让她微微挑眉,合起文件夹,她缓缓开口:

  “性无趣?”她的声音轻柔温婉,泌人心脾。只是眼角那抹笑意,却刺痛了言侓的神经。

  “是。”言律矅看着对面静好的女子,眼神闪烁,低沉好听的嗓音,吐出一个字。

  他来看心理医生,是他妈妈一手操办。可以说,是他妈妈强制的结果。自从那个女人走后,他便没有再谈过女朋友,也很少和女性接触,他只是厌了,他妈却以为他那方面出了问题。

  “天生的,还是后天?”左心言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眼神柔和,没有任何的波澜。

  今天她无聊来坐阵,没有想到会看到老头子嘴里年轻有为的人。要是家里老头子知道他嘴里年轻有为的人竟然有着这样的隐疾,不知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想到这里,她脸上那抹笑意,掩都掩不住。那双明亮的眸子,都好看的眯了起来。微微低头,掩视自己的失态,然后故作镇定假咳一声,再次抬头时,脸上已经恢复自若的神色。

  “好笑吗?”言律矅不止有隐疾,嘴巴还讨厌得很。他的一句话,戳破她的做作,她脸色微红,随即坦然道:

  “不好笑。言先生,请回答我的问题,我是专业的。”

  专业这两个字,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显得有些不可相信。她翻动资料,掩视她的尴尬,对上他直勾勾的眼神,心没由来的慌乱。

  “后天。”言律矅总算大发慈悲收回他的眼神,然后好听的嗓音再次响起。

  言律矅的嗓音低沉中带着嘶哑,完全满足了左心言的耳朵。她轻微动一下耳朵,看到她这个无意的小动作,他的喉咙竟然跟着滑动一下,眼神也骤然深邃起来。

  言律矅一向自认为自制力很强,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竟然能轻易挑动他的情,倒让他起了一丝兴趣。

  “是因为什么事件,所以导致,呃,方便说吗?”左心言轻咳一声,毕竟这关系到患者的隐私,所以,她照例询问一下。

  “非常方便。”言律矅大方的开口,完全没有以此为耻,也没有其它类似病人的尴尬。

  毕竟,在女人面前,尤其是尤物一般的女人面前,承认自己不行,这需要一定的勇气和胆量。

  左心言微挑眉头,身上带着这种隐晦的隐疾,他似乎很兴奋,微微偏头,真是令人不解的男人。

  “是因为什么事件呢?放心,患者的隐私,我们都会保密。”虽然他不介意,可她还是申明立场。

  “因为一个女人。”微微眯起的双眼,闪过一丝伤痛。不过转眼,他便勾勒起笑意。有些东西,他不想和别人分享。就连痛,也不想。

  “你很爱她。”左心言肯定的说道。

  “是。”

  “你们分手了?”

  “分手?是她抛弃了我。”言律矅摇摇头,神情有些恍惚。她抛弃了他,没错,是她抛弃了他。她把他丢下,然后自己走了,那么绝情,却又让他无法去恨。

  左心言上下打量一翻言律矅,无论从长相,到气质,再到含金量,他都和这个被抛弃的角色搭不上边。不过,世事无绝对,她有些好奇那个女人了。

 

第三章 午夜梦回

“我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能联系到言先生的前女友,帮助言先生治疗,那便会事半功倍。”

  左心言想了想,给了他一个中肯的建议。

  其实左心言已经后悔,为什么她会答应蓝烟,帮她替班。虽然久病成良医,可毕竟不是正规出来的,应付起这种麻烦的病患,她显得有些没有头绪。

  “你不是专业的吗?”言律矅闻言挑眉,缓缓开口。

  “是!我当然是专业的。”左心言说完,自己都感觉到心虚。但是此刻,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不能丢了蓝烟的招牌。

  “那我的问题,就麻烦医生了。”言律矅礼貌而温和,伸出他白皙修长的手。他的手指修长干净,指甲整齐,好看且有力,看得左心言一阵恍惚。

  “不麻烦。”左心言看着他的手,不自觉分泌口水。好吧,她承认,她是绝对的手控。这双手,完全符合她的审美,让她有些爱不释手。

  “今天时间到了,言先生,下周再见。”意犹未尽松开他的手,左心言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松口气道。

  白皙修长的手指,整齐的指甲,那如白玉般的左手,覆盖在她的身上,然后缓缓往下移动。一股火热自她的小腹处升起,体内象是一把火在燃烧,他手所到之处,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舒服得让她连脚趾头都要倦缩起来。

  当他的手划过她的胸前,然后游离到她的身后。从后往前把她拖起,突如其来的腾空感,让她的身体猛的紧缩,一股暖流从里流出,无法克制的抽搐如同激流一般扑涌而来,彻底淹没了她。

  左心言醒来的时候,人还处于失重的状态。她张开眼,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几缕月光调皮的撒在她的被子上。打开床头灯,柔和的光线瞬间充满房间每个角落,她那白皙精致的小脸上,还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

  此刻的她,象一只慵懒的猫咪。她起来洗了个澡,让自己冷静一下,刚刚的梦境清晰在脑海中翻腾,她的耳尖都红了起来。

  左心言闭上眼,有些不愿意面对此刻的自己,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梦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左心言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把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三天了,自从见到言律矅的手后,这三天,她天天做梦,而且,是难以启齿的梦。

  “啊!”左心言翻过身,甩动自己的手脚,失控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

  “怎么了?”随着那声尖叫,房门被大力推开,发出砰的一声后,一道轻柔的女声,也随之响起。

  “春梦了无痕啊!”左心言泪眼汪汪转过头,便看到她的好室友,吊带睡衣松挎挂在手臂上,鞋子也只穿了一只,脸上隐隐带着担忧。

  看到蓝烟,左心言抿着嘴,慢慢从床上起来,然后猛的扑进她的怀里,便劲蹭着那36C的柔软。

  “蓝烟烟,我又做梦啦!”此时的左心言,哪里还有白天的高冷范。嘟起的小嘴,湿漉漉的小眼神,完全一个嗷嗷待哺的小萌物。

  “从我身上下去。”用手挡住她的头,然后把自己吊带提上来,遮住暴露的春光,声音冷咧的道。

  “蓝烟烟!你又提上衣服不认人!”左心言嘟着嘴,气呼呼的退后一步。

  “左心言,现在去睡觉,不然你醒来后回忆起这一段,会想杀了我,以保证你伟大光辉的形象。”蓝烟烟见状,指了指她身后的床,然后转身便走,不留一点希望给她。

  “哼,蓝烟烟!你这么刻薄,小心嫁不出去!”左心言看着那妖姬的背影,在她身后恶狠狠的道。

  “追我的人,从国内排到了国外,就不劳你操心了。”蓝烟的声音远远传来,然后啪的一声,门关了。

  在周六的时候,言律矅非常准时来到了蓝烟心理咨询所。他得承认,这一次,是他自己主动要过来。原因是,他并没有觉得,看心理医生有多么的糟糕。

  “言先生,蓝医生正在里面等你。”前台远远看到言律矅,就象看到自己的老公。非常热情的抬手,然后示意他,今天蓝烟在里面。

  言律矅朝她点点头,然后直接进入了蓝烟的办公室。一套深蓝色的套装,下面是同色系的窄裙。里面一件白色的衬衫,衬得她整个人都精神熠熠。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纹眼镜,突现出一丝知性的味道。

  最为扎眼的,还是胸前那快要涨破衬衫的突起,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尤物。不过,却不是他想找的女人。显然,那个女人没有这么波澜壮阔。

  “言先生,我是蓝烟,你的心理咨询师。”蓝烟看到进来的男子,眼睛微微一亮。

  狭长的眸子,白皙紧致的肌肤,雕刻般的五官,还有那微微勾起的嘴角,无一不在说明,上帝对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厚待。

  “我上次来,好象不是蓝医生接待。”言律矅眼神微闪,看来,他是被人摆了一道了。眼神闪烁,心里暗记一笔,最好她也是这个诊所的医生。

  “你说左心言吗?那天她只是帮我代班。”蓝烟微微一愣,便不动声色的道。

  “代班?她有证件吗?她现在在哪里?”言律矅感到不妙,身为言氏继承者之一,还有张氏的总裁,无论哪一种身份,他的隐私,都可以炒出天价。

 

第四章 惹出麻烦

言律矅现在心里非常不爽,就好象一个把柄,落到了人家手里。他危险的眯起双眼,他记得他清楚的叫过蓝医生,所以,那个女人,是蓄谋吧。

  蓝烟敛下眼帘,她总不能说,因为某人夜夜作春梦,所以导致她每天上午,都在补觉吧。

  “不好意思,是不是那天,有发生什么不愉快?”蓝烟微微一笑,心思,却盘活开了。那丫头自从那天后,天天做梦。而今天,言律矅找上门来钦点她,这里面的关联,实在让人浮想连翩。

  “蓝医生能把她的电话给我吗?”言律矅挂起客套的微笑,蓝烟巧妙的转移了话题,看来,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执证。心理医生的道德,就对她没有了约束,不管怎么想,她都是一个隐患。

  “好的。”蓝烟没有理由拒绝,心里替还在家里的那个女人默哀一秒钟,然后快速抽出一张便签纸,把她的电话写给了他。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左心言正在床上装尸体。她一边装尸体,一边思考,她到底有多缺男人,才会看到一只手,也做起这种梦来。

  她没有打算接电话,熟悉的人,都有着特制的铃声。而现在响起的这个大众铃声,显然就是无关紧要的人。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耐心不是一般的好,她去洗了个脸,刷了个牙,手机还是在响。她不情不愿蹭到手机旁,直接按下接听键。

  “喂……”拖着长长的糥米音,左心言又重新倒回了床上。

  “左心言?”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顿时,左心言精神来了,立马凑近手机,软软的道:

  “我是,你哪位?”

  “言律矅。”

  左心言立马在脑海里扫描,最后,画面停留在了一双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上。是有着一双好看手的主人,她脑子这么回答。

  “言先生你好。”左心言心虚,上一次代替蓝烟给他诊治,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吧。

  “我们见面聊吧。”言律矅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批改着文件。脸上的愤然之色,隔着一扇墙壁,外面的总裁办都能感受到。

  左心言心立马吊了起来,难道真是那一次的替诊出了问题?不对,如果出了问题,那么蓝烟一定会帮她处理。

  左心言心里斗争十秒,最终决定和他见一面。她满脑子,都是那双好看且有力的手,很快能见到那双手,这让她心里痒痒。

  当左心言七拐八弯,最终开着导航到达酒店门口时,酒店门童立马小跑过来,恭敬的给她打开车门。

  看着门童开着她那辆QQ去泊车,她老脸难得一红,然后直接朝酒店门口走去。一进门,待者问了一下她名字,便直接引她朝一个包厢走去。

  搞得这么严肃,这么大排场,这让左心言心底不安起来。言律矅早就等在里面,那双骨节分明且白皙的手,正双手微扣,放在桌面上。

  左心言难得有些不知所措坐到他对面,一看到他那双修长的手,心跳便开绐加快。

  “两份牛排,红酒,左小姐要几分熟?”言律矅看到左心言进来,绐终不动声色。

  “七分,谢谢。”左心言想要全熟,她一向对半生不熟的东西兴趣不大。不过,她还想在他的面前,装点矜持,便点了能让自己接受的。

  说完,左心言的眼神,便若有似无的停留在他的手上。喉咙耸动,一个男人的手,怎么就那么白皙呢,他应该会弹钢琴吧,手指才那么修长。他一定有洁癖,不然,便是有强迫症,不然,手指甲不会修理得那般整齐。

  “五分熟和七分熟,谢谢。”言律矅饶有兴趣的看着左心言,随着她的眼神,他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着。

  随着他手指的敲动,她的心跳,也跟着七上八下。片刻,收敛心神,恢复成平静无波的模样,她可不相信,他找她,是因为想她了。

  “言先生,首先我要向你抱歉,那天蓝烟有事,所以是我代班,没有和你说清楚,真是抱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左心言深谙这一点,立马主动开口道歉,眼神也强形剥离他的手部,移到他的脸上。

  “左小姐,如果道歉有用,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犯人。”言律矅脸色未变,嘴角还隐隐带着笑意。只是那抹笑意未达眼底,他的话里,也是夹枪带棒,差点把她说得哑口无言。

  长双这么好看的手,竟然这么毒舌!她缓了缓神,露出一个官方的微笑:“我也是蓝烟心理诊所的半个老板,所以,请言先生放心。”

  “我不放心,对于骗了我一次的人,我不会再相信。”言律矅脸色未变,话里却没有了余理。

  左心言语塞,瞬间对他的好感度,从一百降至五十,就连他那双好看的手,也拯救不了。

 

夜夜与君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夜夜与君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郎君夜敲门5章(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5章 壁咚)

    原标题:郎君夜敲门5章(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5章壁咚)小说名:郎君夜敲门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5章壁咚“席总,你喝醉了,放开我。”席天擎的力量大的惊人,任她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十分快速的,一股钻心的疼痛拼命冲击着她的魂。她愣住了,很清楚一个事实,自己失身了。“好疼。”她疼的差点哭出来。“疼?很干净啊。”席天擎的声音变得更低哑。席天擎发泄了很久才沉沉的睡去,翻个身掉到床下都没醒过来。乔漫一脸淡漠,抽掉染血的床单塞到了床下,连夜换上了新的。床上的被子一丝不苟的盖在他身上,而今晚,她真的成为了席天擎

  • 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5章(第5章 一辈子缠着你)

    原标题: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5章(第5章一辈子缠着你)小说名称:甜蜜暖爱:总裁真霸道第5章一辈子缠着你林若溪差点哭起来……她在心里,暗暗把楚惜朝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在这种情况下,林若溪自然睡不着,就怕男人忽然兽性大发。而楚惜朝听着优美动听的歌声,嗅着少女独有的体香,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个小时候后,终于渐渐睡去。林若溪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知道他已经睡着了,绷紧的神经这才放松。可她怎么也睡不着,只想赶快脱离苦海,身体不禁轻轻动了动。但即便如此,睡着的男人忽然将她抱紧,钢铁一般坚硬的胳膊,紧紧箍着她。林

  • 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5章(第5章 韶华正清越)

    原标题: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5章(第5章韶华正清越)小说名称:狂虐妖妻:死神你好猛第5章韶华正清越永安公主被固定在十字架子上。为了避免她挣扎,绳索绑得很紧,雪白的肌肤上,勒出道道清晰的红痕。她浑身烧得酸痛,仿佛轻轻一碰就连骨头都会碎掉。本想大声呼喊,可看到层层纱幔后若隐若现的两人,翻涌的热火几乎将她的五脏六腑燃成灰烬。热火愈加炎烈,晶莹雪白的肌肤泛起一层红晕,如煮熟的虾子透着诱人的光泽。身体似乎成了一个无底洞,空旷得让她大口大口地抽气。眼前的旖旎风光,终另她难以忍抑。君冥烨就是故意上演现场春宫。

  • 酷少第一夫人5章(第5章 当然是重复昨晚的事情)

    原标题:酷少第一夫人5章(第5章当然是重复昨晚的事情)小说名称:酷少第一夫人第5章当然是重复昨晚的事情容家别墅。曲欣欣进来的时候,心里就感叹,这有钱人的生活,真是不一样啊……她之前以为,像曲家的装饰绝对是一等一的高贵,在整个南青市也是少见,然而,和容家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过,哪一家都和她没有一丢丢的关系!她现在就想着怎么离开这里。于是,她四处扫描着,希望能找到出口。而这个动作,引起了周围佣人的鄙视。在曲欣欣遥远的身后,两个佣人小声的议论着。“少爷不是从来不带女孩回家吗?怎么今天破例,难道是

  • 他的爱情毒药5章(第5章 应得的报应)

    原标题:他的爱情毒药5章(第5章应得的报应)小说名字:他的爱情毒药第5章应得的报应既然他不愿意主动跟她攀谈,那么她主动跟他说话,他应该会回答她的吧!“云帆,云博大哥跟我说,你回来以后就不走了,是真的吗?”这正是她期待的事。展云帆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静萱,我现在正在上班呢,你先回去吧!”见自己被人驱逐,姜静萱心里十分的不悦,但是她不想在展云帆刚回来的这天跟他闹的不愉快,那样只会让他离自己更远了。“那好吧!”虽然不想离开他,但是她也知道他的秉性,若是自己再这里不走,他肯定会生气的,“

  • boss夜夜欢5章(第一卷 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5章 舅妈要把我卖了)

    原标题:boss夜夜欢5章(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5章舅妈要把我卖了)书名:boss夜夜欢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5章舅妈要把我卖了表姐张语青偎在她的未婚夫身上,也说:“对呀汐汐,程三少可喜欢你了,你就要飞黄腾达了,我们都答应了,你就乖乖跟着程三少去,以后有享不完的富贵。”秦汐不可置信地看向她的舅舅:“舅舅,是真的吗,你真的答应了?”张清风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目光闪烁:“汐汐,三少说他是真心喜欢你,会对你好的,你就,你就跟他

  • 冷剩妃:皇家二次婚5章(第5章 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原标题:冷剩妃:皇家二次婚5章(第5章跟我斗?你还太嫩了)小说名:冷剩妃:皇家二次婚第5章跟我斗?你还太嫩了这令楚凌扬号称即将娶为正妃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沈家家主之女沈心竹!那日在茶楼被狼王摆了一道,自楼梯上滚了下来,虽然不曾伤筋动骨,却也摔得鼻青脸肿,今日才敢出门见人。恢复容貌的沈心竹算得上是个美人,甚至比玉璎珞稍胜一筹,令她一贯的傲慢在玉璎珞面前又加了几个百分点,却故作矜持地点头微笑:“玉小姐,幸会。”幸会你娘!玉璎珞在心中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却瞬间明白了楚凌扬要娶沈心竹为正妃

  • 撒旦的红颜5章(第5章 好想大醉一场)

    原标题:撒旦的红颜5章(第5章好想大醉一场)小说书名:撒旦的红颜第5章好想大醉一场“简婉清,你以为你跑得掉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看着简婉清消失在茫茫的街道里,姜东阳揣紧了拳头,脸上都是危险。得罪他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简婉清要是敢公布他的艳照给媒体,他便找简婉清的母亲算账!想着,姜东阳拿起手机给简婉清发了条短信,让她明天日落之前把手里的照片给他,不然,他便亲自上门找她的母亲。姜东阳知道简婉清和简母简海蓝从小相依为命,母亲是简婉清最重要的人。发完简讯,那抹优雅的背影便消失在繁华的街道。……脚

  • 二世祖的美娇娘5章(第5章 想尽办法见他)

    原标题:二世祖的美娇娘5章(第5章想尽办法见他)小说名字:二世祖的美娇娘第5章想尽办法见他T城海滨医院。“妈咪,我想吃苹果。”说话的女孩有着一头褐色的自然卷长发,如皓月星辰般的大眼睛此刻正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的妈咪。尤香宠溺的掐了掐她白皙水嫩的小脸,“贪吃鬼。妈咪刚才出去时,你有没有乖乖听小浅阿姨的话?”女孩嘟着小嘴,鼓起可爱的腮帮,“有,小蕊很听话。”一旁的云小浅递给尤香一个苹果,俏皮的朝小蕊眨了下眼睛,“对啊,小蕊很乖很听话的。”尤香接过苹果,拿起水果刀仔细的削苹果。她削去果皮,又将果肉切成八

  • 新婚老公太用力5章(第5章 走错房间)

    原标题:新婚老公太用力5章(第5章走错房间)小说名字:新婚老公太用力第5章走错房间“给我来只鸭子!”服务生顿时瞠目结舌。色色的女酒鬼他是见过不少,但是,色的如此明目张胆的女酒鬼他今天还是头一次见!许可不满意服务生的默不作声,使劲儿拍拍吧台,道,“谁不知道你们这里的鸭子特别有名?什么活儿好身材棒啊,你装什么装啊?连你也欺负我什么都不懂,是不是?”说到伤心事,许可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不哭,她不能哭!胡乱抹掉眼泪,更加花脸的许可霸气十足的一拍,“给我来只你们这里最好的鸭子,叫……什么来着?对了!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