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私宠:总裁不要弄疼我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31:37 来源:网络 []

书名:私宠:总裁不要弄疼我

第1章 限制级戏码

  现在是晚上十点,于婷婷刚从A市最豪华的办公大厦里出来。95女性网

  “滴滴滴……”

  巨大的喇叭声让于婷婷回神,却见自己正站在红绿灯口上,两边的汽车将她围堵了个遍。

  她脸色一红,立刻从车与车的缝隙中逃离。路边有一间咖啡厅,她匆忙进去坐下,喘了几口气以后,她听到身旁有脚步声,以为是服务员,“给我一杯黑糖玛奇朵。”

  身旁的人却久未离去,于婷婷抬眸,却见一个黑衣人正对着她微笑,而且,这个黑衣人,她认识。

  “老胡?”

  老胡冲她一笑,礼貌的鞠了一躬,“于小姐,封大少爷有请。”

  于婷婷顺着老胡的实现看过去,正好看到封子韫的轮椅正停在不远处的桌子旁,他正对她温和的笑着。

  平心而论,封子韫长得和封祁赫虽然样貌有几分相像,但两人的神韵不同,便把那几分相像给抹去了。95女性网但此时,于婷婷看到封家的人脑子就打架,尽管,封子韫也是受害者。

  “我现在没空。”

  于婷婷的小脾气似乎老胡都没有想到,他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子,继续道,“于小姐,其实先生主要是问您,这个时候从封氏大厦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于婷婷蓦地回头盯着老胡,老胡低头不语。于婷婷拿起包包来到封子韫对面坐下。

  “封先生,找我什么事?”

  封子韫朝着老胡招呼了一下,马上,桌上便多了一杯黑糖玛奇朵。速度之快,好像是早就知道她回来,特意为她准备好似的。

  于婷婷刚才的怒气消减了一些,她喝了一口黑糖玛奇朵,热度适中,里面的甜腻将她的坏心情赶跑了一些。95女性网

  “你都知道了?”

  于婷婷没想到封子韫开口就是这么一句,瞪大眼睛盯着他,却见他依旧是一副笃定的神态看着他,那表情,仿佛没什么事可以让他感到措手不及。

  “什么?”

  封子韫意味深长的一笑,“既然你都看到了,那婷婷,不如这样。你嫁给我,让那对可耻的男女从今以后都叫你大嫂,怎么样?”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张脸逼近于婷婷,她忽然觉得封子韫有些不一样。不像是大家口中和她所看到的那个封家大少爷。

  自从跟封祁赫交往以后,她见过封子韫无数次。他经常是沉默着,她每次叫他一声大哥,他也是淡淡的回应一句。封祁赫说他这个大哥就这个脾气。原文http://www.95lady.com/可现在的封子韫,却好像一个能够总揽一切的人。

  “于小姐,需要时间考虑吗?”

  于婷婷看着封子韫,不禁问出口,“封先生看起来早就知道这件事,您也是受害者,为什么……”

  看上去一点都没受到伤害。

  封子韫淡淡一笑,“商业联姻而已,就好比我们现在,若是你达成和我的协议,那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报复。”

  “报复?”

  封子韫点头。

  “祁赫,你真棒,以后也要这样疼爱我。”

  “宝贝,当然,我一想到你要嫁给那个没能力的男人,我就心中恼火。”

  “那你可以娶我啊……”

  听到这里,于婷婷已经冲下电梯,离开办公大厦。推荐95lady.com她此时喝下整杯黑糖玛奇朵,盯着封子韫爽快点头,“成交!”

  封子韫唇间勾起一抹轻笑,“我倒是没想到于小姐这么爽快。”

  于婷婷没有说话,心中默默腹诽。他毕竟只是一个没有性能力的男人,就算嫁给他,她也不会吃亏。而且还能报复封祁赫。

  于婷婷握紧杯身,本来,她是明天就要嫁给封祁赫的新娘,可现在,她的婚姻俨然变成一个笑话。

  手机忽然响了,于婷婷看了一眼,是封祁赫的来电。她深吸一口气接起。95女性网

  “婷婷,你在哪里?”

  电话那边封祁赫的声音懒洋洋的,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封氏大厦对面的咖啡厅,你来一趟,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

  “怎么了?”

  穆子芳看着握着电话若有所思的封祁赫,一脸关切。

  封祁赫回神,昏暗的灯光下唇间勾起一抹摄人魂魄的笑容,“没事。”

  他收起手机,来到穆子芳面前熟练的跟她热吻一通,松开以后,摸着她那张光滑精致的脸,“宝贝,我要回去准备明天的婚礼,你今天自己回去。”

  穆子芳虽然心有不满,却还是点头。

  他们不过是相互解决彼此的生理需要罢了,穆子芳把玩着封祁赫的领带,“祁赫,你结婚以后,不会把我忘了吧?”

  封祁赫看着眼前万种风情的女人,不禁一笑,“当然不会。”

  他话毕,毫不留情的拿着车钥匙下楼,上车以后,想到刚才于婷婷说话时带着小脾气,好像是初见时的呛口小辣椒一样,不由得眼底勾起一抹笑意。

  红色的轿车出现在咖啡厅门口,于婷婷扭头看了一眼,此时心却不由得紧张起来。

  “别害怕,一切都有我,你只需要答应嫁给我。”

  对面的封子韫忽然开口,于婷婷看着他那双格外镇定的双眸,刚才慌乱的心忽然安定下来。

  封祁赫从外面进来,看到封子韫时明显一愣,但很快便恢复满脸的不羁,此时来到于婷婷身旁坐下,丝毫不顾忌封子韫,一手搭在于婷婷的肩膀上,将她搂在怀里,捏着她的鼻子,“在这里做什么?明天就要结婚了,我送你回去。”

  于婷婷不动声色的将他的手拿下,面色沉沉的坐着。

  封祁赫看了一眼于婷婷,蓦地无奈的一笑,继续哄着她,“怎么了?闹什么小脾气?谁欺负你了?告诉我,嗯?”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意的落在封子韫身上。

  封子韫也不躲闪,轻声一笑,“二弟,今天叫你过来,有事要告诉你。”

  封祁赫放开于婷婷,此时靠在身后的沙发上,一脸无所谓,“什么事?”

  封子韫唇间笑容不减,“我马上要结婚了,和婷婷。”

  空气凝滞了一秒,封祁赫的脸色蓦地变得阴沉,他将桌上的咖啡杯扫在地上,盯着封子韫,一字一顿,“大哥!你开什么玩笑?”

第2章 不开玩笑

  封子韫面色波澜不惊,喝了一口咖啡,“二弟,大哥从不开玩笑。”

  封祁赫盯着封子韫看了好几秒,把刚才掉在地上的杯子又重新捡起来放在桌上,“大哥,你搞错了,你妻子是穆子芳,不是婷婷。我先和婷婷回去准备婚礼,大哥,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于婷婷蓦地甩开封祁赫的手,怒目瞪着他,“封祁赫,你演够了没有?”

  封祁赫奇怪的盯着她,“婷婷,你在说什么?”

  于婷婷轻轻勾唇,将刚才的怒气全部压下,“我是说,我要跟封子韫结婚。”

  封祁赫的脸顿时变了又变,握紧于婷婷的手,附在她耳边咬牙道,“别闹,跟我回去。”

  “我没有闹,封先生,我马上就是你的大嫂,所以,请你现在放尊重一些。你大哥还在旁边坐着,你当着他的面骚扰我吗?”

  于婷婷立刻摆出了大嫂的架势。

  封子韫举起咖啡杯敬了一下封祁赫,封祁赫冷冷一笑放下手臂,盯着于婷婷看了好一会儿,“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不回去。”

  “好!你要是愿意和这个性无能在一起,随你的便!”

  封祁赫吼完,盯着于婷婷狠狠的看了好几眼,大步流星离去。

  还好这家餐厅现在没人,否则封祁赫这么对封子韫发火,被有心人发现发到网上去就不好了。于婷婷坐下来,有些不安的看着对面的低眸的男人,哈哈大笑,“你别在意他说的话,什么性无能,现在很多女人都追求浪漫,根本不在乎那些!”

  说完,封子韫的目光蓦地落在她身上。

  那目光尤其火辣,仿佛是要看透于婷婷似的。她忽然觉得尴尬,僵硬的勾勾唇角,喝下了一整杯咖啡。

  “不苦吗?”

  “什么?”

  “咖啡。”

  封子韫觉得好笑。

  于婷婷打了个哈哈,“没有啊,我就喜欢喝苦咖啡,不爱放糖。”

  于婷婷此时坐在封子韫的车上,车里很安静,想到封祁赫刚才刻薄的言语,她的目光落在封子韫的双腿上。

  “那些女人包括你吗?”

  浑厚的嗓音忽然传来。

  于婷婷有些没听懂,“什么女人?”

  车子停下,于婷婷看了一眼车窗外,“大……封总,我家到了,再见。”

  她下车,目送封子韫的车子离开。她整个人站在原地,忽然感觉一阵迷茫。她真的要嫁给封子韫吗?虽说这样做可以报复封祁赫和穆子芳,可那是她的婚姻啊!

  “于婷婷!”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愤怒的怒吼,于婷婷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

  转眼,封祁赫便来到她面前,紧抓着她的胳膊,“于婷婷,我小看你了,你什么时候竟然勾搭上我大哥?”

  手臂处传来一阵生疼,抓的这么紧,估计此时皮肤已经青了。

  “说!你玩弄我们封家两兄弟,到底什么目的?”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于婷婷听他这么指控,眼底一阵冷意浮起,“真正玩弄你们封家两兄弟的不是我吧?毕竟,我又没有和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上床,也没有豪放到在办公室里就上演激情大戏。封祁赫,我也想说,认识这么久,才知道,原来你是这样一个人。”

  手臂处的力度此时减轻了不好,于婷婷用力挣脱开封祁赫,风吹起刘海,眼前的封祁赫一脸错愕,“既然话都到这个份上,我们就把话都说清楚。封祁赫,不是我背叛你,是你先背着我和你的未来大嫂出轨!你做出这样的事,竟然还有脸当面来质问我?现在,请你回去,还有,以后记得,见面叫我大嫂,这是你应该做的。”

  于婷婷说完,感觉郁结的心情稍微舒畅一些,她抬了抬下巴,转身就走。

  “我明天穿这个还是穿这个?”

  “哎呀,你之前不是和婷婷已经买好衣服了,现在怎么还在纠结?”

  于婷婷刚进家门就听到父母的谈话,她一抬头,见李茹正在换衣服,见到她以后连忙跑过来,“婷婷,快看看,妈妈穿这件衣服怎么样?”

  于婷婷脸色一僵,盯着李茹看了好几秒,还是丢下一句话,“妈,别试了,明天的婚礼取消了。”

  李茹和于建树一脸错愕。

  “这……这婚礼怎么说取消就取消了?可是一切都准备好了,请柬都发出去了!”

  李茹不解的嚷嚷。

  于建树放下手里的报纸,立刻来到于婷婷面前,“婷婷,告诉爸爸,发生什么了?”

  “爸……”

  于婷婷一下子委屈得放声大哭。

  “不哭不哭,我们坐下说。”

  于婷婷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唯独隐瞒了她答应和封子韫结婚的事。要是把那件事说了,恐怕现在被骂的不止是封祁赫,她也会被训导一番。

  “不像话!太不像话!我现在就去找封祁赫!”

  “你站住!封家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就算去了也没用。”

  “什么话?难道我于建树的女儿就是由着他们随便欺负的?”

  于婷婷顿时心里一暖,立刻上前把于建树拉了回来,“爸,其实我也不是特别伤心。只是让你们丢脸了,说好的婚礼现在都黄了。”

  一定跟亲戚朋友难交待吧。

  “那些都不重要,爸……爸最想要的是你幸福,你开心啊。”

  于建树拍着于婷婷的手,忽然有些哽咽。

  于婷婷的心猛地揪紧,靠在于建树的肩上,“我知道了,爸,谢谢你。”

  于婷婷回到房间,发现手机里有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全部都是封祁赫的!不止如此,就连未读短信也有一大堆。

  幸好她之前手机调的静音模式。

  她点开一看,全部都是对她的质问。于婷婷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正好电话此时又打来。她看到屏幕上闪烁着“封祁赫”三个字,立刻去阳台接起。压低声音道,“封祁赫,你有完没完?我们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你现在还这样纠缠不清有意思吗?”

  “什么说清楚?于婷婷,那不过是你的个人想法。我和你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你竟然在婚礼前一天把我给踹了,我封祁赫的脸都丢光了!”

第3章 登记结婚

  夜色如水,于婷婷盯紧夜空,“都到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只顾自己的脸面?封祁赫,我真瞧不起你!请你明白,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你!”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瞬,在于婷婷正要挂电话的时候,封祁赫忽然又开口,“婷婷,是我错了。你也长大了,明白男人都是有生理需要的。你说你还小,不想做那些。可以,我去找别的女人!于婷婷,我真的对你很纵容!我也很爱你!”

  耳边仿若“轰隆”一声,惊雷乍起。

  “可你真是让我恶心!”

  说完,于婷婷再也不想多说一句,倏地挂断电话。她盯着静谧的夜色,努力的抬起头,把眼泪全部都挤了回去。

  她才不要为这样的渣男流眼泪!

  手机还在响,于婷婷关机以后去了浴室。

  封家——

  封老爷子此时双手握着拐杖坐在沙发上,客厅内气氛静谧,不一会儿,门铃乍响。

  “哎呦,二少爷,您怎么喝成这副样子?”

  柳妈一开门就开始嚷嚷。

  封老爷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正要去看,瞥到一旁坐着的封子韫时眼底浮起一抹薄怒,又硬生生给坐下。

  “爷爷呢!我要见爷爷!”

  封祁赫大喊着,几个踉跄到了沙发旁跪下,“爷爷,为什么?您为什么要同意撤销我和婷婷的婚礼?为什么要让婷婷嫁给那个性无能的男人?”

  封祁赫此时捶胸顿足,满脸痛苦。

  “祁赫,不是爷爷不帮你。”他给旁边的管家使了一个眼色,桌子上便多了一叠照片。

  封祁赫睁大双眸看着那些照片,全部都是他和穆子芳在一起的。他盯着封子韫,“你偷拍我?”

  封子韫淡淡一笑,“二弟说的什么话,你若是和自己女朋友在一起,我还需要偷拍吗?”

  封祁赫心中郁结,将眼前的照片顿时撕了个粉碎,全部洒在地上。

  封子韫宽容一笑,“二弟尽管撕,照片的底片我还有。”

  空气静止了几秒,封祁赫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站起来,“封子韫,为了报复我。你竟然还要搭上婷婷,你是要她陪着你这个残疾人度过下半生吗?”

  封子韫的眼底瞬间滑过一抹冷色,“这就要问你了,竟然把于婷婷伤成那样。”

  “都别吵了!”

  封老爷子大吼一声,顿时从沙发上站起,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盯着两个外孙看了一眼,“为了一个女人,在我这个长辈面前大吵大闹,还有没有点修养?于婷婷既然已经同意嫁给你大哥,那就尊重她的意思。”

  “爷爷……”

  “我累了,要休息了。”

  封祁赫还要再说什么,却被封老爷子伸手阻止。他只好闭了嘴。

  直到封老爷子上楼以后,封祁赫盯着封子韫,坐在刚才封老爷子坐的地方,轻佻的拿起那些照片残余的碎片看着,轻笑一声,“调查我?不过,大哥,你不会得意太久的。你不管你得到了哪个女人,封家的财产都不会是你的。”

  说完,封祁赫满意的看着封子韫的脸色,不羁的大笑了几声才上楼。

  封子韫又喝了一口茶,这才向外走去。

  雷声滚滚,瓢泼大雨忽然下起。

  不远处,纪然下车撑起一把黑伞朝这边走来,“封总。”

  封子韫点头,纪然便推着封总上车。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但封子韫的脸色却始终没有缓和过来。纪然关门上门,透过后视镜瞄到封子韫的神色。

  “封总,您一定要于小姐卷进来吗?”

  封子韫睁开眼睛,盯着纪然。

  纪然立刻低头,他说错话了。

  “不是我要她卷进来,是本来她就在其中。”

  纪然了然,假若封祁赫和穆子芳没有发生那回事,于婷婷和封祁赫如期举行婚礼,那她就是封家的二少奶奶。封祁赫的夫人,怎么能避免这场风波。

  纪然开车离去。

  到了封子韫的私人别墅,他正要下车,忽然被车上的一抹亮光吸引。拿起一看,原来是个叮当猫的手机挂件。

  纪然看了一眼,不由得一笑,“看来是于小姐落在车上的。”

  封子韫一笑,把叮当猫握在了手里,“你明天去接她,告诉她,戴上身份证,户口本。”

  纪然一怔,随即点头,“是。”

  看着封子韫推着轮椅离去,纪然无奈。

  封总是要来真的。

  于婷婷被日光照得睁开眼睛,好半晌她坐了起来,盯着面前墙上的挂表看了一眼。

  才上午九点半,谁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想着,她摸着手机,然后接了起来。

  “喂……”

  听着这尾音极长的声音,纪然不由得想笑,却还是忍住,“于小姐,我是封总的助理纪然。封总让我通知您,今天上午十点半,您带上户口本和身份证去民政局,和封总登记结婚。”

  见电话那边没有反应,纪然又继续,“我还有半个小时到您家门口,于小姐如果还没收拾好请尽快。封总最不喜欢别人迟到。”

  “于小姐?”

  “我……我在。呃……你专心开车,一会儿见。”

  说完,于婷婷立刻挂断电话。她此时睡意已经完全被赶跑,握着手机放在胸前,盯着四周看了一眼,立刻下床。迅速洗漱完毕后,她来到客厅,“爸……妈……”

  于婷婷深吸一口气,还好家里没人。她像是一个小偷似的潜进于建树和李茹的房间,拉开衣柜的门,从里面拿出了户口本。然后把门关上,火速回到房间换好衣服,然后下楼。

  她想,把结婚搞得像做贼一样的恐怕只有她了吧。

  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儿,一辆黑色轿车便缓缓停在她面前。纪然下车,给于婷婷打开后车门,“于小姐请。”

  于婷婷点头上车。

  “封总,您也在啊。”

  于婷婷看到封子韫时,还是觉得心底“咯噔”了一下,她其实还没完全做好准备。

  “嗯。”封子韫打量一眼于婷婷,“难道于小姐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结婚?”

  “不是不是。”

  于婷婷连忙摆手。

  “那就好,纪然,开车。”

第4章 执行总监

  “真的准备好了?”

  车子开了一会儿,封子韫忽然开口。

  “准备好了。”

  其实于婷婷没有准备好,可她已经答应封子韫,临阵脱逃不是她的风格。

  “封总为什么突然这么问?难道封总反悔了?其实我昨晚想了一夜,封家的大少奶奶的确是应该慎重考量。”

  “哦?”看于婷婷煞有介事的模样,封子韫不禁勾唇,“那你觉得你符合吗?”

  于婷婷一怔,随即点头,“当然了!”

  纪然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由得一笑。

  封总真是把于小姐吃得死死的。

  不一会儿,已经到了民政局门口,纪然过来打开车门,把封子韫安顿好。

  “于小姐?”

  纪然见于婷婷还坐在车上,出声提醒。

  “哦,我马上下来。”

  于婷婷盯着封子韫的双腿看了一眼,“你坐在轮椅上这么久,可身材看上去保持得还是很好。封总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难道是饮食上有特别高的要求吗?”

  纪然惊愕的看着于婷婷,没想到他未来的少奶奶这么大胆。

  封子韫面色不恼,“于小姐在身材保持方面出现障碍了吗?”

  “嗯,是啊,我的身材容易发胖。尤其是小肚腩。要是封总有保持身材的秘方,可以给我透露一下。”

  封子韫淡淡瞟了一眼于婷婷,勾唇一笑,“这个恐怕不行。于小姐的问题听上去和天生体质有关,跟秘方无关。”

  “纪然,我们进去。”

  看着已经走掉的一仆一主,于婷婷眨了眨眼。

  这个封总,竟然这么毒舌!

  于婷婷跟着走进民政局,始终跟在封子韫的身后。

  “纪然,你先出去。”

  纪然一脸疑惑,“那封总您?”

  封子韫微微勾唇,“让我未来的夫人照顾我就好。”

  纪然了然的看一眼于婷婷,鞠了一躬离开。

  “未来的封夫人,马上到我们了。”

  于婷婷“哦”了一声立刻上前,她推着封子韫过去,拿出包里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正要接过封子韫手里的,却见他的手向后一抽。

  于婷婷疑惑的看着他。

  封子韫直起身体,忽然靠近于婷婷,盯着她那双杏目,“确定不反悔吗?”

  于婷婷一怔,立刻拿过封子韫手里的证件,“都到这里了,还反悔什么。这桩婚姻对我只有利没有弊,除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怪癖。封总,你不会是变态吧?”

  封子韫淡淡一笑,摇头。

  “那就好了。”

  于婷婷把两份证件交给公证人,等她盖了章,两人照了相以后,手里便多了一个红本本。于婷婷看看自己的,又看了一眼封子韫手里的。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有夫之妇了。

  推着封子韫到了轿车前,于婷婷便挥手,“那封总,事情办完了,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嗯?”于婷婷回头,却见封子韫一笑。

  “夫人,你现在应该和我住在一起。”

  “呃,一定要这样吗?”

  封子韫点头。

  “可……”于婷婷咬了咬牙,“封总,我们结婚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我爸妈,我想等过段时间再告诉他们,所以,我暂时可不可以还是住在我家?”

  封子韫挑眉,“这么说,岳父岳母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多了我这么一个女婿?”

  于婷婷点头,见封子韫脸色沉郁,立刻解释,“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爸妈只是需要一个接受的时间。”

  封子韫见于婷婷如此着急,不由勾唇一笑,“你今晚就住到我这边。你爸妈那边我已经让纪然去通知,你加入M集团,先从律师助理做起。

  于婷婷一怔,“你已经给我爸妈打过招呼了?”

  “是,你现在可以回去收拾行李。”

  说完,封子韫已经上车。

  于婷婷盯着面色淡然的封子韫,他既然把所有事情都办好,刚才还故意套她的话。不仅腹黑,还狡诈!

  于婷婷有些不甘的上车。回到家以后,却见爸妈已经帮她把衣服都装在行李箱里。

  “婷婷,出去工作要注意身体。”

  “衣服都给你装好了。”

  于婷婷看着满箱子的衣服,有些汗颜。

  “爸,妈,我不会去太久的。”

  “哎呀,这工作量肯定是你们老板决定的。去久一点也没关系,好好工作。”

  于婷婷看着爸妈一脸鼓励的模样,顿时心里一暖,“好,我知道了。那我先下去了,车子在下面等着。”

  “好。”

  “路上小心。”

  于婷婷出门以后,忽然有些伤感。爸妈一定是觉得她刚遭遇封祁赫劈腿的事情,想要她把注意力转移到另外的东西上去吧?

  比如说,工作。

  于婷婷拖着行李箱离开,纪然看到她出来,上前帮她拎着行李。

  “于小姐,请上车。”

  没想到,封子韫竟然还在车上坐着。于婷婷想了想,觉得应该把一切问清楚。

  “封总,M集团是封氏旗下的公司吗?”

  “不是。”

  “那是?”

  “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公司。但是你别害怕,我已经帮你打过招呼。”

  于婷婷有些诧异,随即摇头,“谢谢封总。但是封总这样做事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封子韫轻笑,“于小姐很有能力吗?”

  于婷婷被噎住。

  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力和经验都还有待开发。

  “那我去了只是虚位吗?”

  “听于小姐这么说,似乎很想做出一番事业?”

  封子韫换了个眼神审视于婷婷。

  于婷婷有些脸红,“也不是,只是,若是虚位会很无聊。那样的话,领工资的时候我也不好意思。”

  封子韫笑了笑,“那既然于小姐不好意思的话,就不用领了。”

  于婷婷猛地瞪大眼睛,却见封子韫的神色并不是在开玩笑。

  她刚才的话真的只是客套啊!

  纪然看着两人如此,憋笑憋得很不容易。封总和于小姐,两人擦出的火花真是不一样。

  此时,收音机里播放最新新闻,“最新消息,封家封二少爷封祁赫已经向外声明,他将正式被任命为封氏集团的执行总监。本来一直被外界揣测的封家继承人,此时似乎逐渐明了……”

  于婷婷下意识的看一眼封子韫。

  执行总监?那不就是随时要监督执行总裁的行为吗?

私宠:总裁不要弄疼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私宠 或 总裁不要弄疼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她因毒舌害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有些话真的不能说

    作者:M·辰#希腊篇-69#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宙斯的婚史女人》)上篇说到:万神之王宙斯娶了神界最温柔善良的女神勒托为自己的第六婚妻子;婚后,勒托怀上了一对双胞胎;不料想,宙斯某天突然高调宣布与他的亲姐姐赫拉大婚了,同时他还宣布赫拉为唯一正妻;赫拉得知宙斯在外尚有两个待出生的双胞胎,便对勒托进行了

  • 《R女郎笑传》 划着龙舟过端午节

    又是一年端午节,粽叶飘香,《R女郎笑传》演员划着龙舟过端午节。

  • 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

    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花朵都开始思考春天为那即将到来的雷电和雨水大洪水正在传说的远方聚集最大的能量,即将毁灭或者拯救大地上的谷穗田地龟裂的现实需要多少眼泪驶向远方的船队,满载着的是太阳赋予的热量和光明以及制造地狱的黑暗与冷寂惊醒的海浪阵阵颤栗地平线以下的红玫瑰在海螺声中冉冉升起带着天堂花园的香气感动着谁,又诱惑着谁沙漠城堡的杀戮和流血哭泣如灰色阴冷的尘埃层层堆积新鲜的死亡置换着陈腐的尸体废墟下的金色骷髅仍在暗自生气当敌对的大手紧握在一起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所有的花朵都开

  • 目前光绪通宝母币价格怎么样

    光绪通宝是中国古代钱币之一。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光绪年间(公元1875-1908年)铸。钱文楷书或楷兼隶,楷兼宋三体。背文满、回文记局、记年、记吉语,记批次等多种形式。光绪钱是中国造币史上首次引进西洋机制造币方法铸造的第一批中国样式(外圆孔方)的行用钱。另有北洋造光绪通宝机制铜币,背北洋零用一文(公元1902-1908年)。华夏文明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每一个历史发展的阶段都是我们国家成长的足迹,银元也正是这历史银河中组成的重要部分。就其特定的历史时期也使它在钱币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 西游记里跟唐僧有过“一夜”情怀的两位女妖,与唐僧都有前世宿缘

    天上有诸天神佛,地下有鬼怪妖魔。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唐僧取经一路向西,山高路远,旅途寂寞。好在还有这诸多女妖相伴。说起《西游记》中的女妖,却是: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白骨精是《西游记》第一个出场的女妖。虽是女妖,却只有女妖之形,并无女妖之实。因其本体仅为一具白骨。正所谓,没有“动人”之形体,何来“妖媚”之精神?可俗话说,脂粉骷髅。越是骷髅,越是千般变化成脂粉模样。这白骨精化成什么模样?但只见——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

  • 昨日他的一幅画卖1个亿!霸气侧漏!

    2018年06月17日晚,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75件精品上拍。其中,傅抱石《琵琶行诗意》以咨询价形式上拍,8000万元起拍,90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1.035亿元成交。傅抱石《琵琶行诗意》立轴设色纸本178×56cm咨询价题识:江州司马湿青衫,一曲琵琶驻客帆。马亦低头蜷复顾,中天唯见月光寒。郭沫若诗。傅抱石东川写。印文:抱石私印、踪迹大化、往往醉后说明:香港苏富比1984年2月17日中国书画,lot11。傅抱石傅抱石在重庆期间,有几个题材是

  • 谁是你生命中的“提婆达多” ?

    你要感恩所有给你设置障碍的人,你要感恩所有打击你的人,你要感激所有让你痛苦和烦恼的事。如果没有它们,你看不到你的我执,你不知道自己的我相,你逃脱不掉自我。感恩苦和苦为你带来的那唯一的一线解脱机会。佛祖一次次地为你设置障碍,是在加持你看到自我;佛祖一次次地打击你,是在捶碎你的自我;佛祖一次次地让痛苦降到你身上,是在逼迫你解放自我。如果你因为某个人或某件事而烦恼,那正是你修行的时候:用心去看,去观察,是什么在让你烦恼?是谁在让你痛苦?一定你的那个“我”。如果是某个人让你痛苦,你未遇到他之前,为什么不

  • 《神雕侠侣》中,此人打败周伯通,打平郭靖,是欧阳锋的孙子!

    在《神雕侠侣》中,江湖武林人才济济,高手众多,要说厉害的人物,恐怕还得数江湖武林的老一辈的绝世高手,像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公在《射雕英雄传》中是江湖武学界的珠穆朗玛,在《神雕侠侣》中,依然是江湖武林的扛把子,江湖之中依然鲜有敌手。要说有高手比江湖五绝要厉害,恐怕当属郭靖了。这郭靖可以说是江湖五绝一手培养出来的,虽然说欧阳锋不算,但是欧阳锋一直以来都是作为一个陪练的,硬生生地郭靖给练上去了,要知道在金庸武侠中,一个高手成长的过程,基本上都有一个倒霉的高手作对,一般都是套路。

  • 石家庄起名大师姜上小运播报:2018年6月18日

    姜上小运播报: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农历五月初五(今日端午节)戊戌年戊午月辛巳日石家庄风水、起名、择日大师姜上(姜联伟)【相冲】蛇日冲(亥)猪【特吉生肖】牛、猴、鸡【次吉生肖】羊、龙、马【今日带衰】鼠、虎、猪【幸运数字】9、0【幸运颜色】白色、棕色、金色【今日冲合】与猪相冲;与虎、猴相刑;与虎相害;与猴相破;与鸡、牛三合;与猴六合喜神:西南福神:西北财神:正东宜:【杨公忌日大事勿用】装修开业结婚领证开工订婚上梁开张作灶求嗣赴任修造祈福祭祀开市牧养纳财纳畜嫁娶纳采冠笄开池立券起基塞穴栽种斋

  • 端午节不仅有屈原,还有你不知道5个端午习俗

    一转眼2018年过去一半了,又到了粽子节了。在中国任何一个节日都能过成美食节,都能过成情人节。不知道今年端午节,男人要不要给女友送玫瑰馅的粽子,相信一定会,非,常,难,吃。我们对于传统节日和传统文化背后的故事典故已经遗忘很多了,记得小时候没到端午节的时候都要跟奶奶一起包粽子,里面包一个大红枣,自己做的粽子永远是那么好吃,而且还要在五月初一的时候就在手腕脚腕上戴上五彩绳,和香包,可以驱蚊弊害,还要在门上插上艾草,挂上五彩纸跌成的小葫芦,早上要去踏青,采回来的艾草泡水洗手洗脸,各种习俗一样不落,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