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02:50 来源:网络 []
书名: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
第1章 死而复生这件事

我叫程长夏,是个刚上大学的大一学生,十多岁的时候我亲眼见到自家二奶奶死了,而她的鬼魂就从我面前走过,自哪以后,我便知道自己有了阴阳眼,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我有阴阳眼,我也不清楚。无删节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免费阅读全文

我们学校很古怪,从我进学校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在这里半年多了,一次鬼都没有看到,偏偏学校里又有各种闹鬼的传闻,这着实让我很不解。

我把我这些年见鬼的经历写成了小说,所以知道我写小说的人都来找我,有人是来听我讲故事,有人是来问我在学校有没有见过鬼,还有人更是让我直接去传闻中的闹鬼地点,想让我求证学校的闹鬼传闻。

而现在我就在教室里给两个女生讲我见鬼的故事。

“啪!”

我突然感到脑袋一阵巨痛,痛得我直接跳起来,正准备骂人,可还没等我开口,我就听到了一阵咆哮,

“程长夏!!!你居然敢不理老娘,你是不是活腻了。”

我抬头一看,正是刚听我讲故意的两个女生中那个婴儿肥,叫风天澜。

我愣了一下没回话,大概是刚才走神了没听到她叫我吧。她似乎是看我仍然没理她,抬起手又想打我。来自http://www.95lady.com/

卧槽,没等她打到我,我快速一挥手,直接一巴掌把她的手打开,疯婆子,你没完没了是不是,有什么话快说,很晚了小爷要回去睡觉了。

另外一个人突然站起来拉住了她,然后冲我摆了摆手,让我别闹。

这人跟她是一个宿舍的,学霸李素平,我们通常叫她平儿,当然她并不“平”,至少也有C。

平儿拉着婴儿肥的手,说:“你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你的小说里有写,我们都看过,你再给我讲点别的吧。”

婴儿肥接过话道,“对啊对啊,你小说里提到过你死过一次,可是你又活了,是怎么回事啊?”

我点点头,表示可以说。

我并不记得我是怎么死的,实际上我忘记了我在进棺材之前的事。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就已经飘在半空中了,我看着很多人围着我,旁边是一口暗红的棺材,而他们正在把我,或者说我的肉体放进棺材。95女性网

我拼命地大叫,可以没有人能听得到。

突然一阵风刮过,我意识开始有点恍惚,然后不由自主地被吹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等我反应过来,手上已经被套上了锁链,两个很凶的官差一样的人抓着我,押着我走。

这地方黑漆漆,雾蒙蒙的,空间仿佛像扭曲一样,闪烁着诡异阴森的光芒,时隐时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于是我问那两个差人,这是哪里,为什么要抓我,要带我去哪?

他们很不客气地说,“还能去哪儿?你还想去哪儿!快走,前面就是鬼门关了!”

我特么当时就愣了好吗,我再不情愿,但手上套了锁链啊,我就这样被他们拖着走。

走了不知道多久,前方已经可以模糊的看到一座巨大的城门了。

“进了鬼门关,你就……”差人的话还没说完,从斜刺里闯出两个身高两米开外的大汉,一个粗壮生牛头,一个瘦高个马面。无删节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免费阅读全文

“你怎么还在这儿呢!快走,地狱那边出事了……别管这个新鬼了,快快!”牛头一边如风般迅疾的走着,一边回头叫道。

“这是……”差人疑惑不解。

“别管他了,就算你带他入了关,上面也没时间管他,放了吧……只是不知道,那些人能不能放过咱们这些小兵了……”

我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可我不傻,我猜得出,我大概赶上了一个什么好机会。差人看了看我,一巴掌拍在我的胸口,然后我便快速的飞退起来。

然后我就在棺材里复活了。

……

我向婴儿把摊了摊手,表示就是这样。

她俩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着我,急切地说:

“还有呢还有呢?棺材里活过来之后呢?”

看着她俩这样,我还真是不好意思拒绝,天生的对妹纸没有抵抗力。来自http://www.95lady.com/

于是我继续说道。

……

醒来之后,我发现我在棺材里,这个是肯定的,我都亲眼看到自己的肉体被放进棺材了,所以醒来以后我的任务就是离开棺材。

我拼命地大叫,用力踢棺材,折腾了好久,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说起来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一件怪事。

本来身体就虚,我又折腾了半天,终于受不了想休息一下,可是我才闭上眼躺下去,我就发现背后的感觉不对。

我再一睁眼,吓我一跳,棺材变了。

之前是实木的棺材,这下好了,变成木板了,规格降了。我顾不上思考这是什么情况,我就想木板好弄啊,木板用力一踢就断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于是我又继续用力踢棺材板。

坚持了没多久,那破木板做的棺材板就被踢断了,但是断开之后我才发现,这特么已经被埋了,外面全是泥土,泥土一个劲地从断开的口子往棺材里漏,然后堆在我身上。

然后我就绝望了。

……

婴儿肥一脸诧异地看着我,“然后你就绝望了?什么意思。”

然后我就自杀了。

“啊!”两个女生异口同声地叫道。

看着我的眼神也有点恐惧。

我乐了,笑着说你们怕啥,我不是鬼。我只是说在那个情况下我自杀了,然后你们猜怎么着?

俩人依然很恐惧地看着我,问道:“怎么着?”

我活了。

……

我确实自杀了,但是我又活了,不过却是变成了一只僵尸活过来的。

一只力大无穷的僵尸想从那个破棺材里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出来之后我发现外面依然不是我认识的地方,我下地狱的时候还是白天,按理说小孩子下葬应该用“偷葬”的方式。

在晚上下葬,这时候方位不清,字向不定,小孩子摸不着回家的路,也就不会影响家人。

可是现在仍然是白天,这不合理啊,难道又过了一天?

我还没想明白呢,接着就是一阵睛天霹雳,我就被雷劈了,貌似僵尸这种东西,天理难容,一道巨雷劈下来,我彻底醒了。

然后后面的事就是,真实的我被救出棺材,至于另一个破木板棺材里的人,还有那个被雷劈的僵尸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做的梦还是我当时意识不清的幻觉,我至今没有搞明白。

……

而且关于我死而复生之前的事,也就是我小时候的事,我是一点也记不得了,也就是说记忆丧失了,但我没有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

婴儿肥还想继续纠缠,但我摆了摆手,表示不想再说了。

确实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回宿舍了。

平儿也看出了我的不乐意,她用力咳了一下,提高音量继续说:“是这样的程长夏,我们宿舍可能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已经很久了,我和天澜实在忍不了折磨,所以才想找你去看看,借你的能力一用。”

我突然有了兴致,这是我的“专业”啊,我让她讲具体点。

平儿看了我一眼,便继续说道:“从上星期开始,每天晚上十一点上床睡觉的时候,我就会听到有人在吵架,是一男一女,刚开始声音比较小,我以为是晚归的学生,也就没在意。”

“但是第二天我又听到,我便留意了一下持续的时间,刚好十一点过了开始,十二点到了就消失,我当时吓坏了,但也没有往鬼怪这方面想,我悄悄问天澜,有没有听到刚才的吵架声,天澜说她也听到,但我们问对面的两个室友,她们却说什么都没听到。”

我打断了一下,也就是说,同在一个宿舍,只有你和天澜听得到,而另外两个人听不到,是么?

平儿和婴儿肥一起点点头,婴儿肥接过平儿的话头继续说:

“我们宿舍是一楼最靠边那一间,而我和平儿又恰好是靠外墙那边的床位,那个声音听起来也确实是从墙外传来的,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一周以来,那个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我跟平儿都快疯了,但偏偏我们只听到得声音,却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

等等等等,你说声音越来越大,都已经到了吵得你们睡不着的程度了,你们居然听不清内容?你们闹我呢吧。我再次打断道。

平儿一听我这么说,也急了,“是真的,没骗你,你就去看看吧。”

说着还动了手,她一下子拉住我的左手,两只手握住,然后小弧度地左右摇摆起来,“长夏哥哥,你就去看看嘛,好不好嘛?”

平儿一反文静的常态拉着我的手卖萌,我有点接受不了。

“卧槽,”

我一下子抽开手,急道,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男女那啥不亲的,行行行,我去看看,十一点是吧。

我心想反正男生宿舍关门的时间也女生宿舍要晚半小时,虽然女生宿舍离男生宿舍还是有点远,大不了我看到鬼了,确定了这件事,我就飞快地跑回来,应该赶得上。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十点多了。

于是我再一次点头道,表示这事我答应了。

第2章 看清骗局陷困局

现在快到宿舍关门时间了,我打算过去看看,不出意外的话,有鬼我就能看到,看到了我就吼他们,把他们赶走,然后我再跑回宿舍,如果他们不走,我也不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可不想为了这俩人背个处分。

两个女生一听我答应下来,高兴得对拍手,咦,对拍手,两个人对拍手,为毛要对拍手。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们就一左一右拉着我住外走,算了,都答应了。

去女生宿舍的路上,她们又吵着闹着,要我讲我其它几次见鬼的经历给她们听,你们不是都看过我写的小说了么,这还用我再讲一遍?

婴儿肥撒娇道:“唉呀,小说是小说,谁知道你不是瞎编的,我们还是想听真人讲嘛,平儿你说是不是?”

一边的平儿也附和道:“是呢是呢……”

我无奈。

就说我第二次见鬼吧,是本家的一个叔叔,他出车祸死了,尸体被人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凉透了,但他的鬼魂,却是在头七那天回来转了一圈,又走了。

我看着他从门外飘进来,然后又飘出去,小说里写的他附身在别人身上,大闹一场是瞎编的,其实是酒宴上有人喝醉了撒酒疯而已。

“啊,就这么简单?”两个女的都是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我点点头,就这么简单,写作嘛,肯定要夸张点,不然谁看呢。

她俩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失望,又问我:“那第三次和第四次呢?”

……

第三次是我一个伙伴,他死在水库里,其实他水性一直挺好的,就是那天天气不是特别热,我们几个人怕冷就没有下去,只有他一个人下去了,本来游得好好的,后来他在水里用力拍打水想泼我们,有人就冲他撒尿,然后他就开始边骂边躲开有尿液的水,其实那个时候他直接上来多好。

说到这我有点伤感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家人本来是双胞胎,但其中一个出生就体弱多病,加上家里穷,后来就被父母溺死了,只养一个,不料溺死的那一个成了怨灵,反而回来带走了自己的双胞胎兄弟。

本来这是我自己看出来的,别人不知道,但当我写成故事的时候,无意中却被父亲看到了,他看了把我骂了一顿,说:

“这本来就是人家家务事,一个村子的事,你写了,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人家会怎么看我们村,怎么看死了孩子那家人,报应么?这种事可不能随便乱说的,你都这么大了还不懂么?”

……

提到我的父亲,自从我死而复生之后,他像是为了保护我似的,自学阴阳风水方面的知识,差一点入了茅山当道士,但是后来他还是拜了一个自称是“阴阳师”的老师。

后来他带我去见过他的老师,老师傅仙风道骨,看起来还是比较懂,他一语道明。

说我体内有个东西,是灵魂体,不过却是残魂,对我无害,反而是我在用自己的灵魂力量滋养着他,说这是我的机缘,阴阳就是一个机缘,还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说这种有的没的,无从查证的东西,还灵魂体,既然我都用我的灵魂力量养着他了,怎么能说无害呢?还扯天机,那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而且我记忆丧失,我完全不清楚我体内居然还有这么个玩意儿,听起来似乎是因为我体内这个东西,我才有了阴阳眼。

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估计他是想单独告诉我父亲而不想给我知道,我确实看到他跟我爹悄悄说了些什么。后来走的时候给我画了一个符,说是保我不受鬼怪侵害,他说一定要贴心脏带着,却被我放钱包了,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在我走的时候悄悄跟我说,让我去学点武艺,总有一天会用得着。我就发现这老师傅很不靠谱啊,又是跟我爹讲悄悄话不让我知道,又跟我讲悄悄话不让我爹知道,要不是后面几年我都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我都要怀疑这老师傅有问题了。

虽然我有点不想相信他,还觉得父亲跟他学肯定也是被骗了,但是我对武术是真的感兴趣啊。

于是我瞒着我爹悄悄去学武,高中三年期间,我内外兼修,内学气功,外学散打,太极,咏春,兵器学了刀剑棍,还神经兮兮地学了几个月跆拳道,考了个黑带。

三年下来,身体倒是变得强壮了很多,不过学习却被耽误了,没少挨我爹骂。

但万幸的是不多不少考了个二本,才没让他对我嫌弃到什么特别低的程度。

一想到父亲那张脸,我也不好跟她俩说了,便打了个哈哈扯了过去。

……

婴儿肥突然说,“别说别说了,到了到了。”

我仔细一看,嗯,女生宿舍到了。

那么,我应该去哪个位置等呢?看了看手机,就快到十一点了。

她俩互看了一眼,眼中似乎有深意,不过天太暗,我也不确定。

然后她们把我带到了宿舍左侧外墙,我努力看了几眼,那边没有灯光,宿舍的灯隐隐约约透过来,也不是很亮,宿舍后面是座山,看到那里很多垃圾,而且荒草丛生的样子,就算没鬼这大四月的估计虫子也不少吧。

我迟疑了一下,站着不动不想再过去,却被她俩在背后推了一把,不得已,我只得走了几步,待我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人,连个鬼都没有,这两人跑得也太快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是十一点,刚才还隐约可见灯光的宿舍突然间暗了下来,只剩下走廊上的路灯还在卖力了往黑暗环境里挤,但它再卖力,挤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并没有什么作用了。

看着周围的黑暗,我突然有点怂了,不过我怂的倒不是看见鬼,而是万一我看不清路脚下一滑掉到这堆又臭又脏的垃圾里,那可真的是人生耻辱。

我睁大了眼睛望着婴儿肥刚刚指过我的她们宿舍的方向,我望着那里,那里是宿舍与山体的交界处,学校像征性的筑了面围墙,所以那里其实是墙体。

我正望着那面墙出神,隐约觉得那里似乎有东西,但我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突然……

手机振动起来了,吓我一跳。

我打开手机,室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是宿管查房了,让我快点回去,我一看时间,这特么我才发了一下呆就过了十分钟了我擦。

我再一次望向婴儿肥宿舍在的那个位置,确定真的没有鬼,转身就走。

我从草里直接跳出来,拔腿就往宿舍的方向跑去,边跑边想,为什么没有鬼,她俩不是说了有鬼么?

然后我想起了,这俩人有问题,特么故意骗我来喂蚊子的?

我说呢我就感觉不对,大胸平儿刚开始说的是宿舍里有东西,说到后面就成宿舍外面了,然后当我答应来的时候俩人还击掌,接着是明明在路边就能看到非要推我进去,推我进去就算了话没说完就跑了,这特么显然就是存心的骗我来,其实这里根本没有鬼。

真的是越想越气,越气越跑不动了,看了一眼宿舍的方向,走的话七八分钟应该能到了,我索性停下来,掏出手机给婴儿肥发短信,“我说,你俩骗我的吧?”

很快婴儿肥就回复了,“唉呀,好像真的没有声音了,是你把他们赶走了么,你真厉害,还是说你没有看到鬼,是不是他今天没有来啊?哈哈哈”

卧槽,这特么还是条有声音的信息,笑出声了,果然是逗本王玩呢,死丫头,看我怎么治你,我回道:

“不是,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没有鬼,你们说的是两个人吵架的声音,可是我刚刚明明看到的是一群鬼,并排坐在你们宿舍后面那面墙上,有说有笑,还跟我打招呼呢!我好像还听到他们晚上要去你们宿舍里参观一下呢!”

看到发送成功,我便收起了手机,哼,让你骗本王,看本王吓不死你。

我收起手机,一抬头,我却被眼前的景像吓住了,这,这是,女生宿舍!!!

我感觉到头上开始冒冷汗了,后背也有些发凉。

一方面是想到如果我还在女生宿舍的话,那今晚肯定要被查了。

另一方面是,我明明往男生宿舍走的,怎么会走到女生宿舍来了。

更诡异的是,我停在的地方,右边正是刚才我离开的地方,婴儿肥她们宿舍外墙。

这下我是真懵逼了,万万没想到真的有鬼,这是装鬼吓人却招来真鬼了。

第3章 真遇鬼是福是祸

片刻之后我突然明白这是什么了——鬼打墙,我只是想不通这种事也能发生在我身上。

鬼打墙是什么?民间的说法各种各样,比较通俗的就是说人在走夜路的时候,会遇到小鬼拉着你走,他会拉着你转圈子,当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明明走了好远的路,却还在原地。

而民间的破解的方法也很直接,男生就直接撒尿,以童子尿的阳气吓走小鬼,那换了女生则是大叫,吓走小鬼,或者出门的时候就直接点一柱香拿着。

所以鬼打墙还有一个说法是小鬼拦路,他害不了你,就只是想逗你玩,虽然是小鬼,但也别小看了小鬼的能力,俗话说阎王好斗小鬼难缠,你要跑,他比你更能跑,你要停在原地,他也是不会离开的,反而会引来更多的小鬼围着你,一个人被一群小鬼缠着,不说勾魂索命吧,起码阴气入体大病一场是少不了的。

而我现在的状态是真的很不利,按我的情况,我应该是随身带着我爹师傅给我画的那张辟鬼符,偏偏今天那俩蠢货约我出来的时候我忘记带了。

可能就是刚才掏出手机发短信那一会儿,没注意看前面的路,就被小鬼趁机钻了空子,那我现在也不可能在这女生宿舍门口撒尿吧,又不能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干等。

等,等,不对。

说起等,我突然想到,如果是小鬼引路,那小鬼呢?

如果说我因为看手机没注意他,那现在如果他还在的话,我应该能看到他才对,而我眼前空无一鬼,于是我下意识地往右边那片黑暗看去,我缓缓转过头,尽力睁大眼睛,不给自己吓自己的机会。

就在我缓慢地向右边转头的时候,那里还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我松了一口气。

突然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我揉了揉眼睛,等我看清楚了,一张很恐怖的脸一下子出现在我面前。

“啊……”

那是一张很难看的脸,没有头发,脸上的褶皱就像树皮一样,偏偏还咧开嘴像是在笑,又像是想吃人,这特么哪里是小鬼,根本就是一只又老又丑的鬼,我特么是被老鬼拦了路了啊。

我大叫着向后退,指着他,你是什么鬼,谋财还是害命,我跟你可没有过节,我连见都没见过你。

这已经是我多年的经验了,谋财害命的意思分两层,如果是一般的野鬼,无非是因为没有子孙供养,没有钱财可用,拉住一个可怜的人,就想缠着他给自己烧点纸钱香烛,也便了了,而一些带有直接复仇目的的鬼,那就是把你缠到阴气入体,久病无治,直到死去为止了。

我已经竖起右手中指,时刻准备放入嘴里,这是当时我爹的师傅给我画符的时候教我的,遇到一般的小鬼,用正阳血,也便是心头血洒他,按道理舌尖血更有效果,但我怕疼,正常人都知道咬到舌头的滋味不好受,所以老先生便叫我咬中指,因为中指通心脉,以中指血为心头血效果更好。

那老鬼看我这样,不说话也没有别的反应,仍是咧着嘴笑,越看越觉得阴深,退了两步我能看到他全身了,我才发现这老鬼没有腿脚,整个人哦不整个鬼是在空中飘着的,两只枯长的手张在空中,做过一个抓捕的动作,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中山装,看样子应该是民国鬼。

不过也不一定,即便到了建国后也有穷苦人家因为买不起好的寿衣,所以为死者下葬的时候只买起几尺布,简单做个中山装便下葬了。

所以换个说法是这老鬼最远也就是民国,近的话也不过几十年鬼龄了。我再度一惊,我这些年来哪见过鬼龄这么长的鬼,看来今晚是跑不了了,我把中指放在了嘴边,只要他一动,我也动。

我全神贯注,准备和他一决生死,毕竟我练过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也不是白练的,可正在这时候,在他那空荡荡的大腿以下,突然出现一个黑影。

我心里有点发毛,这特么是,又来了一个?

黑影越来越近,然后绕过老鬼空荡荡的下身,在他旁边停了下来,我定睛一看,咦,是个孩子。

一个看起来十岁不到的小男孩,停在老鬼旁边,那一秒我内心再度崩溃了,一个老鬼,现在又来了一个小鬼,如果换成是人,一个老人别说是个残疾的老人,再加一个小孩子,我怎么也不至于这样,可是对方是鬼啊。

我才活了十八岁,就要死在鬼手里了么,想着想着,我想跑。

我看到他俩站的位置,刚好在路灯光的最强光范围的边缘处,也就是说他们还是有些怕光,那事情可能另有隐情。

就在这时,令我意外的一幕发生了,那小男孩鬼拉了拉老鬼的衣服,老鬼望着他,放下了张开在空中的双手,左手摸摸了小男孩鬼的头,咧开的嘴依然咧着,似乎永远合不上似的。

鬼的长像就是他死前的样子,也就是说这老鬼死的时候腿就已经没有了,脸上的表情也是固定了的,这种情况,必非善终,爷孙同亡,必有隐情。

再望向他们,我的内心已经完全平静了,我把手放下,见得鬼多了,恐惧感平复得也快,最关键的是,我感觉到他们似乎没有恶意。

“菩萨在上,请为我爷孙俩指一条回归地府的路吧。”

那小男鬼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还跪下了,老鬼也配合地低下了头。

啊嘞,什么鬼,这一开口就吓我一跳,你们这些年轻鬼能不能不要上来就是套路,虽然你看起来小,但算年龄的话比我爹都大了,这又是菩萨又是下跪,我还是小孩子受不了惊吓的。

我上前一步想要扶他,又怕这是苦肉计,毕竟他俩始终在灯光阴影外,于是我停下来,说道:

我不是什么菩萨,我只是一个凡人,你们怕是认错人了。我请求二位鬼爷爷鬼哥哥,放我走吧,改天我一定会为二位多烧些香烛纸钱。

说完我象征性地鞠了个躬,眼睛始终盯着他们,我看他俩似乎没有什么动作,便向后退,想直接走掉。

我才转过身,那小男鬼瞬间出现在我面前,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跪下,他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灯光下,我一惊,指着路灯对他说道:“你不要命了么?”

他抬起头看着我,笑着说,“菩萨以为我们怕这灯光么,其实不然,我们爷俩在此地已有一甲子的时间,早就不是那种一般的鬼了。”

卧槽,现在的鬼都这么调皮么,这套路还一套一套的,既然不怕灯光,又特么一直站在阴影里装逼吓我,真当我没脾气啊。不过看他这样,态度不像是假的,我又回头看了一下老爷子,他的表情依然没变化,但双手已经变成束在身前,身体也比刚才更弯了一些。

我摊开手对小男鬼说道。

“唉,我也很想帮你们,但我真的不是什么菩萨,你看我的样子,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小男鬼指着我说:“那里,你的心里有菩萨。”

我诧异地看着他,用手按着心口,问道:“你是说菩萨在……这里?”

“啊!”

小男鬼突然叫了一声,身子也不住地颤抖起来,似乎我做了一件对他来说一种多可怕的事,却见他两手合十又鞠了一个躬,然后说:

“小先生也知道菩萨在你的体内吧,其实我们不怕灯光,但是怕你体内菩萨的佛光,也正是如此,当先生你出现在此的时候,爷爷告诉我他感受到了菩萨的佛光,而那时候只有你在我和爷爷的葬身地,所以我们就知道菩萨就是你,你就是菩萨。”

等等,你先站起来吧,你把你知道的事都说出来,你说要我为你们引路,是怎么回事?

我虽然不懂他们为什么说我是菩萨,但也只扮猪吃老虎,套他们说更多信息。

小男鬼听话地站了起来,向我说道:

“如菩萨所愿,我就把此中细节都说与菩萨。我与爷爷本是地主家,早些年来了人,说要打倒地主,把我们的家业抢了,爷爷拼死反抗,被他们打断了腿,扔到了这深山里,我父母由于不在家,逃过此劫。”

“虽然他们没有直接对我进行伤害,但他们把我和爷爷一起也扔进了山里。爷爷为了保我活着,便用随身的匕首把自己的断腿一点一点地切下来,想让我吃,然后他就死了,死的时候非常痛苦。”

听到这我差点吐了,我下意识看了一眼老鬼的双腿,这特么自己切自己的腿,然后喂给孙子吃,也难怪他脸是那个样子,根本就是痛死的吧。

小男鬼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继续解释道:“不过,我并没有吃,我用爷爷的刀挖了那个坟墓,然后自杀,跟爷爷死在了一起,幸运我们不是被野兽咬死的,否则我们爷俩现在的样子只会更恐怖。”

听完他的解释,我也松了口气,没吃就好,看着他,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第4章 撕破脸在劫难逃

小鬼会意,继续说道:“我跟爷爷死了之后没多久,就变成鬼魂了,我们发誓要找那些迫害过我们的人报仇,但是没想到那座村庄里有一个很厉害的法师,他把我们爷俩打得差点魂飞魄散,最终我们拼尽全力逃回此地。”

由于魂体受伤太重,小鬼跟老鬼在此地待了六十年才得已恢复。可是待到他们恢复,甚至比以前更强的时候,才发现人间早已变化,当初害他们的人也都死去。

此地名大庙,最初的时候,三面坏山,一面缺口,阴气在此汇聚。这爷俩就是靠这里的阴气来滋养魂体,可是后来这里来的人来往变迁,村子东方的山也被夷平了,从此东西贯通,阴阳平衡,这爷俩苦等六十年,却是无处可去,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前去地府,也不能继续在此待下去,日子久了,恐怕他们就真的变成厉鬼了。

这六十年来,鬼差也从未来过。

我正想接话,却看小男鬼突然神情一振,又继续说了起来。

“但是,一年前,我们遇到一只来自阴间的鬼,说是数年前地府大乱,百鬼夜出,地府出动一众鬼差和一个菩萨来到人间,要度回从地府出逃的鬼魂,一些不想回地府,不想被找到的野鬼都在寻觅无人的深山独自逍遥。”

“但我跟爷爷想回去啊,六十年过去,我们早已不在乎当初的事了,我就想着待在这里,鬼气在人气之中,菩萨也更容易发现我们,我爷俩就可以趁此机会让菩萨指一条路,让我们得以回归地府,哪怕是要下地狱,也好过在这人世做孤魂野鬼。”

小男鬼说完又殷切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尤其是老鬼也在看着我,要是我告诉他们我根本不知道怎么送他们回地府,他们会不会撕了我。

可是即便我不说,现在这个情况,我要是什么都不做,估计他们也不会让我走吧。我在想这两只鬼真的是鬼中的两朵奇葩,为了复仇休养了六十年,却又在休养好了的时候不想复仇了,而且还宁愿下地狱?

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

等等,不对。

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串信息。

“厉鬼丁氏,为富不仁,作恶乡里,被乡民合力虐杀,怨气不散,终成厉鬼,有一甲子修为,命门为后脑。”

“厉鬼童男丁错,实为冤魂,然受厉鬼丁氏影响,执念已深,终成厉鬼,一甲子修为,命门为下阴。”

卧槽!!!!

这什么情况,这信息从哪来的,我内心一阵激动,简直快要掩饰不住。

恰好我也想到这小男鬼的话确实是合情合理,但是逻辑不通,而且按照我脑海里突然出现的这段信息,这俩鬼根本就是骗子。

为了复仇的鬼魂由于怨念太强,所以头七过了一般都会私自留在人间而不前往阴司报道,这已经是重罪了,而六十年来心里想着的也是复仇,复仇的执念早就能把他们变成厉鬼了,而他们现在居然告诉我他们一心想回地府,这特么不是骗子是什么。

……

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之前给我说过的关于学校的事。

之前说过我的父亲师承阴阳师,对于这个职业,这个称呼,我也是从他那里第一次得知。

他告诉我说虽然他表面看起来只是个略懂得风水的商人,那是因为风水是基础,是修行阴阳术的基础,他真实的身份是阴阳师,虽然他是这么说的,但我怎么看着也不觉得像。

据他所说,阴阳师是天朝本土的捉鬼人,跟茅山道士大同小异,唯一区别就是茅山开宗立派,内门秘传,而阴阳师只是口授亲传,一个阴阳师一生也只收一两个弟子,所以现存的阴阳师非常少。

我让他给我多讲一些阴阳师的事,他却说时候未到,所以关于阴阳师的内容我也了解得不是太多,不过经历了今天这事,我决定回去无论如何也得向我爹问个清楚,前提是我还能回得去。

我大学来学校报道的时候,是我爹陪我来的,刚下车,他就指着我们学校对我说,

“这地方很了不起啊,背靠两座大山,前方开阔,但在更前面的地方却被江水阻断,在江水与学校中间有一座小山,如果没猜错,你们学校内部应该有个人工湖,这是什么,这是阴阳鱼啊,是八卦阵啊,你再看那条贯通学校的路,正是一线分阴阳,两点镇八卦的寓意。啧啧啧,最初修建这个学校的人了不起啊……”

后来我知道,创办这座学校的人叫陶行之,著名的教育家,学校的建设图纸就是他规划的,同时联系我爹说过的话,那陶先生只怕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便是阴阳师,至于能力如何,就这座大阵来看,应该很强。

而后来我也打听到了,陶先生一百多岁的高龄,还在人世,而且每个学期会回一次学校,为学生们讲座,传授点人生和学习的经验。

我当时还问了我爹,这八卦阵有什么用,他说了十六个字,“百鬼不侵,诸邪不进,运势不散,生生不息。”当时我听不懂,只好自己找了相关的资料,便懂了。

简单点说就是此地依靠地形的优势布了一个八卦阵,八卦的作用就是使阴阳平衡,而在这个地方设这么一个大阵,作用就是强行以阵的形式使这里阴阳平衡,从我爹说的几句话来理解,“强行”的意思就是让外面的鬼进不来,里面的鬼也出不去,保一方平安。

外面的鬼进不来,所以小男鬼刚才说的来了一只野鬼告诉他云云,根本就是瞎扯。

而里面的鬼也出不去,只能在这个阵中慢慢等死,为什么会等死,之前说过,鬼想害人,无非就是上他人的身,使之阴阳失调,然后发疯或者致死。

鬼怪无实体,与人体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不可能直接对人体进行攻击,也就不能做出类似掐死人之类的事,不过像鬼打墙这种小把戏,只是不是借力用力而已,不算直接的攻击性行为。

因此在这里的人受八卦阵的保护,阴阳平衡,鬼根本没有能力去打破人身上的平衡,也就无法害人,反而是鬼在这里面待得久了,会被这座大阵逐渐吞噬,最后归于虚无。

……

想通了这个环节,再看向这两只鬼,真是越看越诡异,我心想有陶先生这么叼的阴阳师布下的阵在此守护,肯定能保我。

而且说不得他已经回校了,只要弄出点动静,他让知道在这里有两只隐藏了几十年的厉鬼,他肯定会来救我的。

再加上刚才我脑海中突然冒出的信息,我已经知道了这两只鬼的命门所在,虽然不知道这信息是怎么来的,但是不是有句话叫“如有神助”么,我现在就等于是“如有神助”。

那我还怕个鬼啊!所以我大着胆子拆穿小鬼的说法,

“别蒙我了,你们俩的心机我已经看透了,此地有个八卦大阵,你们被困在这里面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找不到回归地府的路这种狗屁,都是你们编出来骗我的。想让本王带你们出去,休想。你们就在这里等死吧。”

说完我大手一挥,也不去看他们脸上是否有被我说出真相的惊讶的表情,转身便走,虽然不怕他们,但跟两个鬼一直待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我才转身,那小男鬼一跃出现在我身前,老鬼则无声无息地飘到我身后。

小男鬼面目阴沉地看着我,呵呵地笑着,

“没想到你还知道八卦阵的事,还是小看你了,不过你以为你还走得掉么,你以为你身上有佛光我们就怕了你么,你以为我说了那么多是真的在求你么?”

“别傻了,我们蛰伏六十年只为了复仇,仇人不在了又如何,这里的人都得死,有个八卦阵又如何,说白了这只是个困局,不是杀阵,若非想着我们就算是杀光这里的人,我们也出不去,留着他们,还能借阳补阴,我们早就动手,何苦等到现在。”

“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来了,小屁孩,从你踏入这阵中那一刻,你就已经是我们的目标了,我只不过用了一点幻术让那两个小女孩把你引过来,你体内的佛光虽然很微弱,但是只要吸干了你,那我爷俩就是鬼王,那时候这八卦阵,就是我们的道场。”

小鬼凶相毕露,阴阳怪气地向我说教。

我特么还能说什么,我以为我是优势方,没想到我算错了一点,那就是这两只鬼不是一般的鬼,而是修炼了六十的厉鬼。我知道我片刻都不能再待,但我想不到怎么从他们手中逃走,我内心一团乱。

我心里反复念着的一句话就是,“我知道他们的命门,我不能怂,一定不能怂,我要正门刚……”

我在脑海里飞速地回想着以前搜集的打鬼方法,可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我唯一的倚仗就是他们不对我进行实体攻击,也不一定真的能上我身,可是万一他真的能呢,已经到了厉鬼这个级别,他们就算是杀光这个学校所有人也不是没可能啊。

特么的我知道了他们的命门又有个卵用啊!!!

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身上有鬼 或 卷一 或 旧时意 或 沧桑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12章

    原标题: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12章小说书名:萌妻出逃:老公大人让一让第12章原来是在客房“心虚什么她心虚,是你想抛妻弃子。你这小子,怎么那么不听话啊,就会欺负女人。”“奶奶?”上官野已经不是一次觉得老太太对杜雨浓的百般维护了,“我是你亲孙子吗?”怎么她相信那个女的比他还多。“赶紧去找,要是你找不回来,你就不是我孙子。”老太太气的胸口一闷,就难受了起来,这会儿手捂着胸口处。上官野见状本来还不想动,这会儿赶紧起来了,“好,找,马上去找。”蓝月赶紧扶着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帮着顺气,“太太你千万别生气

  • 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12章

    原标题: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12章小说名字:妈咪9块9:高冷爹地求带走第12章突然的拥抱唐斯城市城位于A市城西,占地面积8万平方米,集写字楼、商业广场、顶级公寓和五星级酒店于一体。此时还处于地基建设阶段。季绾绾走在建设工地周围,环顾着四周的环境,小心避开可能让她摔倒的地方。沐辰一直走在她的身后,薄唇紧抿,直直的看着娇小的背影,没有说话。“沐总。”绾绾微微偏头。男人好看的眉蹙起,对于这个带着生疏的称谓,他很不喜欢!“叫名字。”“哦。”绾绾深呼吸一口气,声音中隐隐冒着笑意,“阿辰,黎俪现在还在

  • 帝少的重生毒妻12章

    原标题:帝少的重生毒妻12章书名:帝少的重生毒妻第12章女人,你想得到什么“够不够格,宫少应该比我更清楚!”简若兮冷静道。“呵!有意思!”宫铭轩冷峻的脸突然笑了起来。“简家虽说是帝都三大财阀之一,可宫家家大业大,实在是犯不着为了娶一个宫家少夫人而跟简家合作,而你宫铭轩,更没有必要一定要娶一个简家养女不是吗?”简若兮凑近这身子看着宫铭轩说道。“哦?那照你说,我又是为了什么,一定要娶你呢?”宫铭轩也朝前倾了倾身子,兴趣盎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宫少,很多事情说太透了,对你对我都不好,既然这一开始注

  • 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12章

    原标题: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12章小说:逆天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第一卷异世风云第12章虐得生活不能自理容雅想往外冲,叶风华一鞭啪的抽落在她脚前,惊得她又猛一屁股跌坐了回去。“老侯爷,你快让她住手!”容雅哭天抢地。叶天齐如梦初醒般,咳咳两声,不紧不慢的撸了撸胡须之后,才喝着佯怒道,“风华,你这像什么话,怎么又胡闹,容雅公主是客人。”“我就是在给公主姐姐耍鞭子看啊。”叶风华配合傻傻一笑,一鞭甩出。不是说她疯吗?那她就耍疯给这些人看!容雅左右闪躲把门牙都撞掉了一颗,那华贵的衣衫被抽得直接变成了刷子,像

  • 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12章

    原标题: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12章小说名字:萌宝坑爹:首席,复婚无效第12章我在追我老婆“什么姓席姓席的,我是你老子!”就在这个时候,席斐已经端着做好的山药粥出来了。“夸你呢,你还那么多事儿,是不是不想加分了?”小人儿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认输呢是吧?当即就反击着。“是,小爷,我错了,赶紧过来用膳吧。”席斐也知道在父亲这一项,他失职了,所以,对于自己儿子目前对他的敌意,他是接受的。“凝儿,我做的山药粥,你尝尝味道如何。还有两个小炒,我先去端出来。”席斐看向顾语凝,把她拉向饭桌之后,便转身进厨房,

  •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12章

    原标题:神帝绝宠:逆天凰妃12章小说书名:神帝绝宠:逆天凰妃第12章净化魂灵有了化解怨气的眉目之后,谢绾歌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勃勃生机,修炼也愈发勤奋了。每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她都会坐在小院子发呆,美其名曰:吸收月华对修炼大有裨益。但是景迁知道凤凰之力这样正阳的功法是根本不需要吸收月华的,她只是在思念或者在回忆,因为她每一次发呆时,目光都会不自觉的看向苍阑山的主峰。进入苍阑山后,他就用神识探查过整个苍阑山,整个苍阑山都被灵气所覆盖,只有主峰上面萦绕着浓烈的怨气,而这股怨气大概是被什么给封印了起来,只在

  • 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12章

    原标题: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12章书名:掠爱成婚:全球缉捕小萌妻第12章我从来不不后悔拽什么拽!严锦城只能在心底吐槽,狠狠地瞪了一眼霍云奕这个罪魁祸首,气呼呼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低气压不断从周围散发出去,可对霍云奕却一点影响都没有。人家该干嘛干嘛,彻底无视了瞪着自己的严锦城。到最后,还是严锦城先撑不下去,轻咳了几声有些别扭的看着霍云奕:“你……真不想知道我这么在意那个江小果的原因?”“我为什么要在意?”靠,就是这种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态度!谁听到这样的回答都忍不住窝火好吗,真想在那张自大又高傲的

  • 逍遥战兵12章

    原标题:逍遥战兵12章小说名字:逍遥战兵第12章千钧一发李鑫冷哼一声,从外屋端来一杯芝华士,一手将柳曼芸嘴里的布扯开,抓着柳曼芸的嘴,将芝华士往她嘴里灌。“喝吧,喝了这杯酒你就会来求着我要了!”“呜噜噜……呜呜……”辛辣的酒液进入柳曼芸嘴里,只觉得整个喉咙都被烧干了,她激烈的反抗,猛地朝李鑫的手咬去。“啊……我草尼玛的贱货。”李鑫的手被柳曼芸咬掉一块皮,怒极的他一把将柳曼芸推倒在床上,反手就想抽她一巴掌,却是李鑫的手碰到柳曼芸那光滑的脸。稍微一顿,感受着柳曼芸俏脸的热度和皮肤的细腻,竟没舍得抽下

  • 超级黄金指12章

    原标题:超级黄金指12章小说名称:超级黄金指第12章大功告成“是么,恰巧我最近一段时间接受过几个老中医的推拿,都说我面部的僵硬情况普通的美容手法没有效果,得用推拿,要不然咱们现在试试?”这下更好,方教授几个已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也不能怪杨蜜病急乱投医,只怪丽时和这方教授名气太大,乔阳的狐假虎威才这么容易得逞。“现在……那敢情好!”乔阳答应得相当快,他发现自己接近杨蜜的时间越久,她右颊处明显细胞活性不足的症状就越得到缓解,信心更足了。“推拿室在什么地方?”杨蜜看样子很忙,她比乔阳还急。“这……在这

  • 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12章

    原标题: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12章书名: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第12章特意来看望她一路来到前院,凌若水还未走进大厅,就听见大厅里传来一阵说话声。“凌大人,国公大人已闭关数日,还未出关么?”“劳太子殿下挂心,家父正处于晋阶的重要关头,这闭关的日子自然会久一些。”凌若水很轻易就听出这是凌斐的声音,另一道声音自然就是太子司徒亮了。“若国公大人这次晋阶成功,便是中阶灵王了吧?”“正是。家父十年前就已晋阶为初阶灵王,却一直没能继续晋升。这次,不能再失败了。”凌斐说着,语气中有着些许的叹息。灵气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