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霸气首长爱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3:44: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霸气首长爱娇妻

第1章 老公回来了

  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95女性网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式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式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式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95女性网”余式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式微的手臂低声威胁到:“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式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余式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式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无删节霸气首长爱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陈家住的是军委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式微在门口就下了车,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余式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式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干人纷纷奔出来迎接。版权95lady.com

  “瀚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连平日里常常用来教导余式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瀚东的二姐陈寒雪,素日里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瀚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式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瀚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阅读http://www.95lady.com/

  余式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瀚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配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第2章 他的妻子

  陈瀚东鼻腔里哼出一声,没理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陈夫人严厉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

  得知儿子今天要回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打扮得体之后又把大女儿以及三儿子给叫了回来,然后安排家里的佣人把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

  可是三儿子被他那个未婚妻缠着暂时回不来,家里人少显得不够热闹,要不是寒雪提醒,她都要忘了家里还有余式微这么一号人。无删节霸气首长爱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她当初看中的儿媳人选根本不是这个出身见不得人的保姆的女儿,可是陈瀚东坚持,说如果新娘不是她,那他就不结婚。

  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可越看越觉得碍眼,所以如果没事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余式微说话的。

  余式微才不怕她,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跟了上去。

  陈老司令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动静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瀚东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爸。”

  “坐吧。”陈司令应了一声。

  陈家有陈家的规矩,那就是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工作上的事。

  “坐啊坐啊。”陈夫人推了一把陈瀚东,让他坐在了陈司令的左下手的地方,自己则坐到了陈司令的右下方。

  陈寒雪立刻占据了陈瀚东旁边的位置,她没出嫁之前一直都是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也没人说她。

  可是这次陈瀚东竟然盯着她看了一眼。

  陈寒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瀚东皱眉问到:“她呢?”

  “啊?谁?”陈寒雪傻傻的问。

  陈夫人却比她精明的多,一下就猜出陈瀚东说的是什么。

  她嘴角一侧抬起,有些讥讽的笑到:“小微在厨房帮着上菜呢,不用等她。”

  连他在的时候他们都敢这样对她,可见他不在的时候她必定受了不少欺负。

  可那个女人倔强的可怕,就算这样也不肯低头。

  他冷哼一声:“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

  陈夫人不免有些讪讪:“没人把她当佣人,是她自己……”

  “好了,”陈司令突然出声打断,“把她叫过来,话多。”

  陈夫人立刻收了声,这时陈寒雪也反应过来陈瀚东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了,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起身去把余式微给叫了出来,让她坐到了陈瀚东旁边,而自己坐到了陈夫人旁边。

  余式微本来是故意躲到厨房去的,因为她总觉得陈瀚东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可这下被人叫了出来还坐到了他旁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钉住,背脊挺的直直的。

  偏偏陈寒雪还刻意说:“老二,你可瞧仔细了,我们可没虐待你媳妇,还帮你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然后陈瀚东的眼神就正大光明的落到了余式微身上。

  余式微眼角抽了抽,脸上笑着,可是眼底的神色并没有多大改变。

  “小微,我们老二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也不表示表示?”陈寒雪看着余式微别有意味的笑着。

  余式微故作羞涩的帮陈瀚东夹了一块葱爆海参,然后也不说话,装没存在感这种事她最拿手了。

  可是气氛却一下子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陈寒雪有些得意有些夸张的说到:“亏我们家东子这么惦记你,你却连他不吃海参都不知道。”

  余式微当然知道。陈家餐桌餐盘摆放也是有规律的,陈老爷子喜欢吃白色肉类,比如鱼鸡羊肉,所以这类菜一般放在他跟前。陈夫人喜食汤类,陈寒雪口味较杂,陈瀚东不怎么吃海鲜。所以这一盘海参是放在她面前的。

  但是为了防止这夹菜行动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她故意给陈瀚东夹了海参。

  闻言她故作惊讶的抬起眼,说到:“啊……我真的不清楚,大约是还没熟悉的缘故吧。”

  他们结婚第一天夜里陈瀚东接到紧急任务就离开了,直到今天才回来,所以那个借口完全站的住脚。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到她这么说陈瀚东竟然侧过脸看了她一眼,虽然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眼里却闪过一丝高深莫测。

  余式微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右眼皮开始突突突的跳着。

  她记得上一次眼皮跳的时候是她被逼嫁给了陈瀚东,那么这次……

  陈寒雪又开口了:“那这次老二回来你可要仔细的留意他的生过起居,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

  余式微低头说了一声是,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她也没去在意陈瀚东到底有没有吃那块海参。

  饭后陈瀚东和陈老司令上书房谈话去了。余式微被留下来接受陈夫人和陈寒雪暴风骤雨般的洗礼。

第3章 老公护着

  陈夫人端坐在沙发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寒雪坐在她右侧的小沙发上,颐指气使的看着余式微,仿佛余式微就是她们脚下的泥,可以任意践踏。

  陈夫人一边喝着燕窝一边拿眼角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式微,然后皱眉说到:“真是穷人家出身,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是什么意思。”

  陈寒雪翻着白眼说到:“还不快坐下,要不然待会儿东子出来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他哪知道你就会见天儿的装可怜。”

  余式微强忍着想要掉头逃跑的欲望挪动着脚步乖乖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心中却想起她上次因为没得到允许就坐了下来结果被她们联手教训的事,不免有些疲惫,想到还在霍家的妈妈又不得不兀自强撑着。

  陈夫人让管家老莫递了三页纸给余式微,然后说到:“这是瀚东一些生活起居方面要注意的事,你必须全部牢记在心里,下次再出现今天这种失误,我饶不了你。”

  陈夫人说完陈寒雪又迫不及待的开始教训她起来,余式微一言不发的听着。

  他们满腹牢骚对她不满可又哪里知道她心里只怕比他们更不愿意呢?只因为他儿子的一句喜欢她就要变成一个十九岁的新娘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瀚东从书房里出来了,看到楼下滔滔不绝的陈寒雪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快。

  “大姐你没事就早点回家吧,要不让姐夫过来接你也行。”

  陈寒雪很怕她老公,听陈瀚东这么说立刻收了声。

  陈瀚东走下楼梯,似乎无意之间站到了余式微旁边,又说到:“妈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

  他站在这里一副不想走的样子,陈夫人就算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挥了挥手说到:“没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陈瀚东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上楼去了,妈你也早点睡。”

  说完长腿一迈就走了。余式微急忙跟了上去。

  陈寒雪忍不住低声抱怨:“这才几点就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陈夫人皱眉:“你没看出来他是来救他媳妇儿的吗?”

  “啊?”陈寒雪有些诧异。

  陈夫人哼了一声:“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话果然没错。瀚东从一回来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他那小媳妇儿,为了帮她解围竟然连海参都吃了。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爬到我头上来了。”

  陈瀚东和余式微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去。

  看着陈瀚东宽阔结实的后背余式微却不由得一阵阵的发抖,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发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她不知道回到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陈瀚东会对她做些什么。

  鼻尖依稀传来他身上风尘仆仆的味道,和那个夜晚一模一样。

  不好的记忆袭来,她的脚步顿了顿,忍不住想冲下楼去,可是才一转身就又对上了陈夫人和陈寒雪的眼睛,她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压抑不住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让她觉得格外的窒息。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陈瀚东斜睨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转身进了房间。

  余式微僵在那里,明明知道再不进去他会生气腿却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这时陈寒雪不知听陈夫人说了什么竟然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余式微倒抽了一口冷气,抱着书包的双臂紧了紧,然后咬牙低头冲进了卧室。

  卧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惊动了里面那个正在脱衣服的高大男人。

  陈瀚东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悸的余式微,宽厚的肩膀和健硕的胸膛就那样毫无遮掩的撞进了余式微的眼睛,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男性阳刚的味道,八块腹肌线条流畅,形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劲瘦的腰身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虽然下半身还穿着长裤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身材比例是多么的完美。

  因为解开了裤扣,所以他的长裤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部,两道深刻的人鱼线出现在了余式微的视里……

  余式微先是呆了一呆,她长这么大连公共游泳池都没去过,所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具有冲击性的场面,在反应过来之后尖叫一声转身就想打开门逃跑。

  可是陈瀚东反应比她迅速动作比她敏捷三两步就冲上前将她压在了身下,一手横在她肩膀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耳朵敏感的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

  余式微见陈瀚东裸着上半身朝自己冲了过来吓的快要魂飞魄散了,立刻激烈的挣扎起来。

  陈瀚东手劲大,余式微的挣扎根本是无用功。

  他玩儿似的制住她然后垂眼问到:“你叫什么?”

第4章 摸到腹肌

  余式微唔唔的叫着,莹白的脸庞顿时涨的通红,她急的眼泪都出来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害怕的盯着陈瀚东,双腿一阵乱踢在门上发出砰砰的撞击声。

  陈瀚东眯眼看她,缓缓的低头靠近。

  这时躲在门外偷听的陈寒雪突然红了脸,没敢再多听转身跑下楼向陈夫人告密去了。

  “妈你说的果然没错啊,余式微她就是个狐狸精,瀚东这才回来就把他勾到床上去了。”

  陈夫人一惊,连忙问到:“你说的都是真的?”

  陈寒雪立刻夸张的说到:“那还有假,我听那动静可大了。年轻人就是体力好。”

  陈夫人眉间闪过一丝忧虑,她担心的是陈瀚东对余式微这么上心恐怕会惯坏她让她看不清自己的身份。

  不行,明天还得找机会再敲打敲打她。

  听到外面没了动静,陈瀚东这才放松了对余式微的控制。

  只是他才刚一直起身子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朝他下腹袭来,出于本能他立刻伸手擒住,正要趁势用力一掰就听到了余式微的闷哼声,他不由得放缓了力道,改为向下压去。

  可是余式微的身高和他差了二十多公分,这么一压直接就把手压到了他结实的腹肌之上。

  时间有一瞬间的停留,空气就在那一瞬间凝滞。

  余式微的目光向下移去,呆呆的看着,她第一次知道,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女人是柔软的,男人,却是刚硬的。

  只是,才回来就摸人家的腹肌,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光是她,连泰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的首长大人此刻也不由得大脑当机,不过三秒钟之后他立刻斩钉截铁的说到:“你在勾引我!”

  余式微立刻抽回手慌张的喊到:“我没有,我不是……我……我那个……”

  她眼神游移根本不敢看他,手心却像是握了一块烙铁一样,又烫又痛。

  天知道,她刚刚只是气愤的想推开他而已,可是她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身为军人的陈瀚东反应比她要敏捷的多。

  余式微那慌张的小模样在陈瀚东眼里就变成了心虚的辩解,他板着脸像训斥新兵一样严厉的说到:“不许顶嘴,给我贴着墙根站着!”

  余式微一脸委屈,却不得不服从命令。

  陈瀚东对她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站好,双脚并拢抬头挺胸收腹。”

  余式微咬唇,发狠似的站的笔直,就为了不被他鄙视。

  陈瀚东背着手在她面前踱步,五六分钟之后才开口说到:“知道我为什么罚你吗?”

  余式微心想,知道,因为你变态。

  陈瀚东冷声说到:“以后我问你问题要立刻回答,不许不回答也不许慢回答,听到没有。”

  “听到了。”余式微立刻答到。

  “声音太小再说一遍。”

  “听到了!!!”余式微委屈的都要哭了,她又不是他的兵,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嗯,很好。”陈瀚东终于满意了,又开始来来回回的踱步。

  过了一会儿他背对着余式微,像是下了很大决定似的说到:“以后你要摸我或者勾引我就事先说一声,千万不要搞什么偷袭,你知不知道刚刚你的手差点就断了。”

  余式微的脸迅速染上一抹殷红,她有些羞愤的嚷到:“谁……谁要摸你了?”

  陈瀚东才不听她那无力的辩解,依旧霸道的说到:“站好,我没说解散之前不许动。”

  说完就当着余式微的面自顾自的脱下了军绿色的长裤,露出里面分外贴身的四角内裤,完美身材一览无余。

  接着他迈着结实修长的双腿进了浴室,打开花洒开始洗澡。

  余式微却分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她站的地方正对着浴室的玻璃门,只要一睁眼就能看到陈瀚东在浴室里面所有的动作,他倒了洗发水在头上,涂了沐浴露在身上,揉搓一番之后出现了丰富的泡沫,他拿起花洒对着头部一顿猛冲,洗干净之后帅气的甩了甩头,余式微依稀能够看见晶莹的水珠四处飞溅,古铜色的肌肤在眼前晃来晃去……

  她吸了吸鼻子,从来没想过一个男人可以这么的性感魅惑。

  她又吸了吸鼻子却感觉更多温热的东西在往外流淌。

  她悄悄伸手一抹,雪白的手指上是一片艳丽的嫣红。

  她竟然偷窥一个男人偷窥到流鼻血了……

  余式微大感丢脸,趁着陈瀚东还没出来急忙把鼻血擦干净了,纸巾也不敢乱丢,偷偷藏在了裤子口袋里。

  陈瀚东洗完澡出来看见余式微还老老实实的站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解散。”

  见他没有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余式微暗暗松了一口气,目光却不敢在他身上再多停留一秒,视线有点飘忽的落到了房间正中央那张铺着黑色被子的大床上,心头忽然一窒。

霸气首长爱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霸气首长爱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老公太霸爱10章

    原标题:老公太霸爱10章小说名字:老公太霸爱第十章带她回家“老头怎么样了。”他的声音冰冷的令人发指,他依旧是呆呆的看着窗外。“身体还不错,就是……”由于没有开灯,看不清眼前这个男子的相貌。透过隐隐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挺拔的鼻梁,一头咖啡色的头发,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煜煜的光泽……男子欲言而止,“说吧。”西贝宇轩转动沙发,面对他。“一切都还好,就是有点想您。”想我?西贝宇轩皱紧了眉心。他居然会想我?一阵冷笑。他可是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他是怎么对待他母亲的,他想这事是可能他这辈子都不

  • 与你不期而遇10章

    原标题:与你不期而遇10章小说名:与你不期而遇第10章:等你回家“等等,柚子茶放勺草莓酱。”我喝柚子茶放草莓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我自己都已经记不起柚子茶的味道了。“谢谢。”我对楚枋点了点头。不远处的角落里,秋千椅晃啊晃的没停,恍然隔世的人坐在眼前。“你变了好多。”以前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是怎么变成了今天这番柔厉的样子?她疲惫地笑了笑,“希望你没变。”如果我没变多好,拿的起放的下,做我一个人无忧无虑的白日梦,记起陆齐川就是个笑话了。“你,能不能不要靠齐川这么近?”这是在商量吗?你们都好

  • 王妃训夫10章

    原标题:王妃训夫10章小说名字:王妃训夫第十章证据“冽烨兄,你消消气吧。”墨无双拍拍他的肩膀。“哼!你刚才没憋出内伤吗?”南宫冽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在下是觉得这三王妃很特别,很,很机灵,不像大家说得像花痴,没想到离开京城一年多,忽然发现这里有趣多了。”墨无双边说边跟在三王爷后面走进桂花楼。“哼!你再笑话我吗?她已经不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跟她势不两立,以后少提起这个下贱的女人!倒足了胃口。”南宫冽烨只能骂骂出出气,他总不能当街把丞相之女打一顿吧,虽然他很想这么做。墨无双笑着摇摇头,转回身去,想再

  • 花房姑娘10章

    原标题:花房姑娘10章小说书名:花房姑娘第十章陈瑶的来电毫无征兆的电话铃声突然打破了这种气氛,我冷静了一会,接通了电话。“喂,你哪位?”“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到快要陌生的声音。我整个人突然就僵住了,这个声音如此的熟悉,大脑里迅速翻找她的样子。先说说她吧!毕竟曾经我喜欢她那么久,我和她是大学同学,记不得我们到底恋爱过没有,反正我以前挺喜欢她的。她有所有女人的优点也有所有女人的缺点,大学的时候追她的男生可以从食堂一直排到宿舍,曾还有大老板用一套别墅来收她做干女儿,她拒绝了,甚至还有

  • 王爷,轻点爱!10章

    原标题:王爷,轻点爱!10章小说名:王爷,轻点爱!第十章腐败啊真是腐败兰嫣带着云舟来到后院,又一次到了那口枯井近前。看着那口枯井,云舟的后背一阵阵的冒凉风,大眼睛来回的转动,想着脱身的办法。只见兰嫣立在井前,幽幽的凝视着井口,并不说话。云舟镇定心神,终于开口道:“不知兰嫣姑娘要小的搬什么?”兰嫣伸出细嫩的手指,轻轻指向井边的一个木桶,幽然开口道:“小舟,这个木桶是你素日用来擦洗桌椅用的吧,怎么会在这儿呢?”云舟的心跳漏了一拍,瞳孔瞬间放大,但是还好,她此刻正垂着头,可以将一切的表情隐藏起来。难道

  • 异人傲世录10章

    原标题:异人傲世录10章小说名字:异人傲世录第六章身上还带着最后一丝落日余辉的我风一般的“刮”进了总督府的大门,在距饭厅一点点的地方停了下来。不是说因为我肚子突然不饿了。是因为……我撞在一个大个子身上啦!揉着已经有点变形的小脑袋“我说大哥,你可不可以在每天等我的时候都待在一个地方啊?这已经是第几次撞到了啊?”“你还说呢,你今天又把一个大学士气走啦。看看以后谁还敢教你。”说话的是我的大哥力克·凯达。力克有一头火红的头发,一张坚毅的脸和最好看的蓝色眼睛。虽然只有十岁,但是已经决定了将来要做一个魔武双

  • 女秘书的隐秘情事10章

    原标题:女秘书的隐秘情事10章小说书名:女秘书的隐秘情事心醉热吻“嗯……”她点了点头。然后把纸条放进了口袋里。“去吧……开门去……”他松开手,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端起茶杯慢慢喝茶,很快又恢复到了刚才平静时的样子。梁晓素走到门口,却发现,杜秀青站在那儿,旁边站着李成鑫的秘书小关。杜秀青看到她的那一刻,笑了笑,很自然地走了进来,说:“晓素,茶泡好了吧?”“嗯……好了……”梁晓素应答着,却不敢看她,更不敢看站在旁边的小关。她感觉自己的脸上热辣辣的,心也跳动得很厉害。杜秀青立马闪了进来,然后转头朝着小关笑

  • 灵车夜行10章

    原标题:灵车夜行10章小说名:灵车夜行第十章易名道人可是……可是……尼玛,老卜什么事情也没有。只见附身了的老卜一只手将我举到了半空,随后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洪兰。洪兰被老卜这么盯着,手中的木棍掉落在了地上。“别着急,等他死了,很快就是你了……”老卜身形一闪,很快的出现在了洪兰的身前,抬起手,一把掐在了洪兰的鼻子上,也将洪兰举到了半空中。“完了,这次……真的要死了么……”大脑的眩晕感越来越强烈,只要老卜再稍微一用力,我感觉我的脖子就会断掉。“呔!”就在我快要被抓的失去意识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

  • 霸爱首席么么哒10章

    原标题:霸爱首席么么哒10章书名:霸爱首席么么哒第十章沈久久恐惧症“啪!”一声清脆的耳光重重地落在林珞可白皙通透地脸上,林未哲愤怒地攥紧拳头,狠狠地扇了林珞可一巴掌,她嘴角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五个指痕和嘴角的血在那张美丽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林珞可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犹如怒兽一样的林未哲,委屈的表情显得那么不知所措,而我也被林未哲的举动感到深深震惊。这还是那个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家人的那个林未哲吗?为什么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下手如此之狠,为的也仅仅是我这个如此不相干,而且老是给他带来麻烦和痛苦的女生?眼

  • 宠妃成瘾10章

    原标题:宠妃成瘾10章小说名称:宠妃成瘾第十章:古代的父母书娴一脸的茫然看着她,千万不要是古文呀!那多枯燥啊!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最讨厌文言课,只要一听到那之乎则也时,脑子里面就开始打结。“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积而能散,安安而能迁迁……”越不想学就偏学。Ohmygod头上已经开始有鸟在飞了,书娴完全没有听明白其中的意思,只觉得他老人家像是在念经一样。宁太傅两眼早就瞧见书娴在那里昏昏欲睡的样子,走到她跟前:“公主,老夫讲得不好吗?”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