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终有一人,爱我如命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3:09:1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终有一人,爱我如命

01、骚动的心

我跟历天珩第一次见面就上了床。版权http://www.95lady.com/

正确来说,是我故意勾搭他的,因为他是我老公李诚铭的上司。

我故意接近他,完全是想报复我的老公,因为我发现他出轨了。

翻手机是个很重要的环节,我就是在他的手机上发现的,对象是一个网名叫艳压群芳的女人。

暧昧的信息看都看不过来,我没有直接跟李诚铭摊牌,因为就这样说,他是不会承认的。

我跟踪过李诚铭,发现他在酒店里有个固定的房间,每次彻夜不归,就是去这个酒店房间跟小三见面。

我一直都不知道那个小三是谁,直到有一天,看到李诚铭再次去了这个酒店,进了这个房间之后,我跟着去了,看到有个女人快速的闪进去后,我的心才彻底凉了。

我的朋友勾搭上我的老公……狗血剧里才会出现的剧情,竟然会出现在我的身上。95女性网

我不动声色,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冲过跟小三大打出手,而是选择了更极端的方式。

我跟历天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李诚铭的公司聚会上,历天珩看我的眼神也有点不对,仿佛有两团火,随时都能将我燃烧殆尽。

李诚铭喝醉了酒,酒会散场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让我开车送历天珩回去。临走时还特意叮嘱我,要好好照顾历天珩,他的前途都掌握在他的手里。

我听得出来,李诚铭就是有心想要我勾搭历天珩的,我知道他又去那个酒店跟芳芳鬼混,我干脆来个顺水推舟,也载着有几分醉意的历天珩,也去酒店开了房。

当我把他全身的衣服都脱掉的时候,我突然有点后悔,当场就想逃离的。

可是被他抓住了手,将我推倒了。网站95lady.com

我当时很慌,我从来没想过要婚内出轨的,我只是想趁着他喝醉酒,制造一些被他上过的痕迹,然后就可以要挟他替我报复李诚铭。

没想到,他也趁着酒意,上了我……

颜值高,身价高,连床上功夫也很厉害。

有了第一次之后,第二次第三次,我像是着了魔,每次发现李诚铭的出轨证据,我就找历天珩开房,明知道这是恶性循环,我却欲罢不能。

历天珩似乎很受用我学到的那些床上功夫,每次我约他,他从来都不会拒绝。有时候是他约我,每次他约我,就带我到不同的地点跟我做。

就像这天夜里,李诚铭又没有回来,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总觉得这个夜晚会发生点什么。

果然,手机突然响了,是历天珩打给我的,“我在楼下。95女性网

我把手机拿开看了一眼,已经过了十二点,我有些不情愿:“太晚了。”

“我等你。”历天珩说完这句便挂断了。

他是个说一不二的男人,我怕拒绝他后,他会反悔当初答应帮我的事。

看着深沉的夜色,又看了看旁边空掉的位置,李诚铭跟别的女人翻云覆雨的情景,我还是从床~上爬起来,换过一身衣服,幽灵一样出了家门。

02、他让我浪

历天珩正在楼下,车窗是开着的,他正在里面抽烟,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只有寥寥的烟雾从车窗里飘出来,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历天珩看了我一眼,灭了烟,把烟头弹到窗外,发动了车子,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网站http://www.95lady.com/

车子离开我住的地方,来到城郊,停在一条偏僻小路的绿荫底下。

在这种地方……不会被发现吗?

我小心地问他:“……不去酒店吗?”

“我今天想在外面做。”他解开了安全带,下车后又上了车后座。

历天珩放下后座的座椅,拍了拍变大不少的位置,示意我过去。

入夜之后,这条小路没有行人,只是偶尔有车子经过,他的车窗贴了黑色的遮光膜,外面也看不到车里。

后面放下来就像一张小床,车子这种设计,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解开了安全带,钻到后面。

历天珩一伸手就强势地就搂住我,用力地吻我的脖子,也许是环境造就的刺激感,他表现的很激进,很快就扯掉我的上衣,然而就在这时,他的手停住了。说明95lady.com

他皱着眉看着我手臂上的瘀痕,“你老公又打你?”

我缩了一下,小声的说:“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的。”

“狗娘养的。”

他暗暗骂了一句,指尖抚过清淤的皮肤,突然低头吻着那些伤痕,我浑身一颤,又缩了缩身子,他却将我拉了过去,跟我纠缠在一起。

没有什么前戏,他的动作也很粗~鲁,像一个禁欲很久的男人那样饥渴难耐,明明前两天才带我去酒店做过的,不知道是不是羞耻感作祟,他带给我的感觉也很苦涩,他在我身下运动时,我咬着牙,很尽力的配合着,一心只想这个过程快点结

“你不想做?”他似乎发现我走神了,用力顶了我一下来提醒我。

“不……不是的。”我咬咬牙,弓起了身子,尽力的配合着他的一举一动。

从来没有尝试过在这样的环境里跟他做,惊慌之余却又感到羞耻无比,在他霸道的攻势之下,我逐渐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可是这个男人对我的表现,明显还不够满意。

“浪一点儿。”

他在我身下摸了一把,又把手移到我面前,满意的笑了:“乖,都这么湿~了?”

我立马别过头,脸火辣辣的烫。

他捏着我的下巴,摆正我的脸,一下把手指放进我嘴里,嘴里传来酸咸的感觉,我下意识地挣扎,他却一把按住我,抽回手指直接吻上来。

历天珩身高一米八多,身材健硕,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按着我,把我嘴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净,直到我快窒息,他才开恩似的松开我。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光果的上身能明显看到我的胸起伏很大。

他眯起眼眸,看着我起伏的地方,眼神沉了,“试过那么多女人,还是你的味道好。”

“历天珩!”原本我跟他在一起,就已经让我非常不适应,他又这么……这么变~态!

他不顾我的喊叫,抓住我光~裸的肩头,吻在我的胸前,“听话,我想听你叫。”

“我不!”

“嗯?”

“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历天珩突然冲了进来,一下就顶到了底。

03、别爱他

我咬着牙,不想承认自己也有感觉,但是无奈他的技术太好,那里又大的出奇。最后,我还是没忍住在他怀里叫了出来。

完事后,他坐起来点了根烟,斜靠在车厢里,看着我把衣服套上,白色的烟雾弥漫了整个车厢。

我一直都挺怕他,总感觉他跟别人不一样,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想一口吃了我,让我颤栗。

我默不作声地穿戴好,从一个放浪的女人恢复到素雅大方的模样,才爬到副驾座坐好,扣好安全带。

历天珩夹着烟,从容不迫的坐回驾驶座,却没有急着开车,而是放下车窗,让烟雾飘散到车窗外。

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我有点恍惚。

历天珩比我足足大了6岁,是我丈夫李诚铭所在公司的老总。李诚铭就是个部门主管,平时没事做就拍拍马屁,擦擦鞋,也能混两口饭吃。

有钱的男人,向来都不缺女人,对于我这种自动送上门的,历天珩应该是来者不拒的。

看他的时候,他刚好也转过头来看我,我脸上一热,慌忙别过脸看着前方。

他笑了笑,笑容里带着不屑,“别告诉我,你爱上我了,想把我们的关系升华。”

我垂下了头,使劲捏着食指指腹小声的说:“没有。”

就算有过那么一闪而过的念头,我也不敢把那个念头扩大,因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只是想利用我们的关系,报复李诚铭而已,我要让他爬得越高,跌的越伤。

李诚铭一直跟我念叨,公司养的都是闲人,自己的才华也没人赏识,老想去当分公司的总经理么?只要我能讨好历天珩,李诚铭别说想当总经理,就是当个老总,也没问题。

我也怀疑过自己的报复方式是不是太激进,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回不了头。

“没想过就好。”历天珩深深地抽了一口烟,过了片刻才冷笑着说,“我对你的身子有兴趣,对你的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佯装毫不在乎地笑了笑,“历天珩,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谁都明白,而且你知道的,我跟你这样也只是为了……”

“我当然知道。”历天珩的目光突然沉下去,打断我的话,“你是为了报复你的老公。”

顿了顿,他又说:“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个这么漂亮功夫又好的老婆,竟然还去找小三。”

“男人不都一样吗?”我苦涩的笑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没有男人会爱一个女人一生一世的,男人都是花心的主。”

历天珩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个陌生人,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想知道,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我也不会自动送上门。

女人最厉害的武器,不是眼泪,而是身体,历天珩不缺钱,名媛见多了,我这种家庭主妇估计很合他的心意,不然他也不会跟我一拍即合。

我想到了狗男女这三个字……

历天珩抽完一根烟,紧接着又点了一根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如果被他知道,你主动跟我上~床……”

我羞愧难当,怯怯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回头,踌蹴了一下才声如蚊子的说,“你……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

历天珩扬起唇角,开着车跟在我后面,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像是猫戏弄老鼠一样,距离我不到三米的位置。

我像是身后有鬼,为了那一丁点的尊严,硬是没有上他的车,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快要到家门口的时候,历天珩接了一个电话,这才加速咻的一下从我的身边飞驰而去。

带起的风,刮起我的裙摆,夜色中掀起一波黑色的浪。

我看着车子离开我的视线,有股寒意在心口堵得让我浑身冰凉。愧疚跟羞耻的感觉,将我的整个人包围的密密麻麻。

我蹲了下来,抱着手臂,把脑袋埋在膝盖之中,轻声的啜泣着。很多事情,我都不是自愿的,然而,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

我爱过,痛过,为了李诚铭,我没日没夜的工作,兼职供房贷,车贷,可他呢,竟然背着我搞女人。

我咽不下这口气。

回到家,我第一时间去了洗手间,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时,人也清醒了很多。

端着茶杯去了窗口,结果看到历天珩不知什么回了头,在楼下停了车,正靠着车门,静静的抽着烟。

距离太远,我看不清他的面孔,他也没往上面看,就这么看着楼下那条小巷子,似乎能看出个什么来。

我的手臂一阵紧缩,一哆嗦,热水溅出一点落在手背上,刺痛的感觉让我差点就把杯子扔到地上。

我带着些许的恐惧感,刚想把身子缩回去,手机突然响起,是楼下那男人打过来的。

尽管我百般不愿意,却不得不接听,“还有事?”

本来就不是很熟的两个人,现在隔着无形的网络,语气更加疏离。

历天珩沉默了一阵才说:“你到家了?”

“嗯。”

又是一阵沉默,历天珩挂断了电话,我愣了一会,再从阳台看下去的时候,他的车子已经不在原地。

他终于走了,我也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深夜三~点钟,李诚铭带着一身的酒气回来,在房间吐了,吐完后又抱着我,一直跟我说老婆,我是爱你的,我听了就觉得恶心。

他还拿臭烘烘的嘴想要亲我,我一下就把他推开,他跌在床上没多久就睡死过去。

虚情假意的话说的太多,只会让人反感。

趁着他睡熟,我再次翻了他的手机,发现他打给那个艳压群芳好几个电话,全都是下午打的,说不定又约她去酒店翻云覆雨。手机里还有一些照片,就是跟她拍的。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看着酒醉后的李诚铭,心都要碎掉了。

第二天,我因为昨晚睡得太晚,李诚铭起床的时候我还在睡觉,他直接拍醒了我,神情有点紧张的问我,“你昨晚看过我的手机?”

我看着他,佯装镇定,“没有啊,你昨天喝醉了,我忙完就睡了,没动过。”

李诚铭偷偷松了口气,“估计是我昨晚做梦梦到了你翻我手机,起床后开了手机又直接跳到通讯记录,所以我以为是真的。”

04、体检报告

我小心的问:“还有人会做这样的梦?老公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才这么紧张?”

李诚铭立刻否认,眼神闪烁着,“当然没有,做梦谁不会啊,什么都有可能在梦里梦到的。”

我违心一笑,“那是,你又没什么不见的人的事,对吧,我很放心的。”

他没再说话,带着尴尬的表情离开了房间。

如果他够关心我的话,一定会发现我的眼神不对,还有昨天夜里偷偷哭过的痕迹的。

我跟自己说,也许他跟芳芳只是逢场作戏,就我遇到的那一次而已。只要不戳穿,还是能过日子的。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容易,分公司迟迟都不成立,李诚铭也没有调到分公司上班,这件事一拖再拖,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被历天珩耍了。

几天前,李诚铭的朋友程杰给我打过电话,问我李诚铭在不在。

“他还没回来,估计还在外面喝酒呢。”

程杰哦了一声,我问他什么事,他说:“上次问大哥借车去接我老婆,老婆下车后拿东西时,不小心把大哥的东西也拿走了,现在收拾才知道,我就看看大哥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拿,如果没时间,就我送过去给他。”

顿了下,他又说:“大哥的手机打不通,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很正常,他在包房里,手机通常都没信号。

我问他有没有看过里面是什么。

程杰说:“是个牛皮纸袋,我们都不敢打开,怕是什么公司机密。”

“不会的,那些文件都不能带走的。”

公司机密也不会丢失好几天都不回头找吧,大概也是些不要紧的文件之类的。

我让他拿出来拍个照片发给我,我看看是不是重要的,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拿,如果不重要,有空再去。

程杰在那头捣鼓了很久,才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附带一堆的问号。

我点开图片,放大,首先看到的是李诚铭的名字。下面电脑打出来的一堆数字跟学术用语,很明显这是一份检验报告。

日期,竟然就是几个月前,李诚铭公司体检的日子,我看着那些正常值跟对比值,脑子轰的一下炸响,他根本什么病都没有!报告里也写的很清楚!他!没!病!

我的老公骗我!他骗我说自己得了癌症,拿走了我所有的钱,说要去买药,钱花光之后又说可能是误诊,之前说去复检的事,他从来都没去过。难怪每次我问他复检的情况,他都说报告还没出,他根本就没去。

最后这次,他干脆提都不提,我问他,他还说医院把报告弄丢了,他要重新抽血检验,又要再等一个星期。他根本就是个大骗子。

我浑身颤抖,纸张从手里飘到地上。越想越觉得伤心,越想,对他越是失望。我叫了辆车直接去了程杰家,把那份报告拿了回来。

程杰当时还笑我,说大哥的身体这么好,怎么不要一个小孩?我老婆都怀~孕了呢。

我有苦说不出,其实在很早之前,李诚铭为了掩饰自己的谎言,跟我早就分房睡,他有没有在房间里打~手~枪,我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现在我知道了,他找了芳芳那个女人帮他解决生理需要,我根本就是多余的,也只是他上位的一颗棋子。

回到家里,我把李诚铭所有的药翻了出来,每一种倒出一颗,用纸巾包好,收在包包里。打算明天拿给医生鉴定一下。

就在我刚收起那份报告时,李诚铭带着一身酒气回来了。

他的脸被酒精熏得酡~红,一进门就坐在门口换鞋用的凳子上,大声的嚷嚷:“秋天,还不过来侍候老子。”

他每次喝醉酒的样子都让我害怕,我也不敢不过去,就慢吞吞的挪着。

他早上穿出去的西装也没带回来,衬衫上沾着红酒迹,领带也扯开一半,扣子解掉了两颗。因为长期喝酒的缘故,原本还看得过去的身材,现在已经开始微胖。

我记得大学时候,他一直都是南球场的霸主,一米七八的个头,掌控了整个南球场的帅气,简直就是我们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那时候他的身材特好,情窦初开的我,也跟其他女生一样偷偷的爱着他。

他比我大两年,毕业时我才大二。

毕业后我发生了一些事,我被送进了医院,我是在医院重新遇到李诚铭的,那时候他是一名志愿者,专门在医院对病人进行心理辅导,帮助他们早日康复,我就是他服务的对象。

他的正职,就是在历天珩的公司上班。

那时候我不知道,他除了是一名心理辅导员之外,还是一个骗子!

超级大骗子。

我的意识有点游离,动作就慢了一点,李诚铭立刻就骂我,“阿秋,你作死啊,你聋了是不是,没听到我叫你。”他抓着刚脱下来的皮鞋对着我扔了过来。

一砸一个准。

坚硬的鞋底砸中了我的额头,我一阵晕眩。

“你这八婆,叫你做点事就推三推四,你还当不当我老公,当不当。”

李诚铭连拖鞋都不穿,光着脚蹬蹬的走来,一边骂我抓我的手,一个巴掌拍到我的头上,我只觉得耳朵嗡的一声,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每次喝到八分醉回来,他都打我,我平时都不敢逆他的意,别说反抗,就是他骂我,我也不敢顶嘴,就怕他打我。

可今天实在太痛,我闭着眼睛用手抓他的脸,指甲狠狠的插~进他的肉里,用力的挠。

李诚铭借着酒意,拳头一下下的落在我的身上,“打死你这个死八婆,碍手碍脚的,老子早就想踢你出去了,妈的。”

我被打的头破血流,力量悬殊的太厉害,只能哭着拼命的护着头到处躲藏。

李诚铭打累了,跌坐在沙发上呼呼的喘着气,我缩在角落里,满脸都是血,手脚淤青,连动一下手指头都痛得入骨。

有那么一瞬间,我还挺希望他能把我直接打死的。

终有一人,爱我如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终有一人 或 爱我如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狐君19章(第19章 他们都睡着了)

    原标题:狐君19章(第19章他们都睡着了)小说名称:狐君第19章他们都睡着了我只觉得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嗡”的一声炸开了,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要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觉察到我的动静,那双手臂更加用力地抱住了我,紧紧地将我圈在怀中。我很明显能够感觉到耳朵都发热了,低声道:“你把我放开,让别人看见了不好。”“这个时候得罪我,你想有什么下场?”夜麟换了个姿势,女上男下!他一只手抱住我,腾出另一只手来指了指地面。有血从四面八方蔓延而来,宛如小溪一般蜿蜒前行,像是要把我们包围。吓得我死死地抓住夜麟的手腕,脑袋也伏

  • 情毒19章(019章睡得好吗)

    原标题:情毒19章(019章睡得好吗)小说书名:情毒019章睡得好吗回到家之后,本以为今天林觉应该会来找我,毕竟大白天的,他竟然会一反常态给我打电话。只是我终究还是不能猜透他的心,睁着眼睛强撑了一个晚上,他都没来我这儿。一直等到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实在是撑不住了,倒头就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天也已经暗了下来。我随手披了件披肩在身上,慢悠悠地晃到楼下,打算让阿姨帮我把晚饭再热一热。这里是林觉送我的一栋别墅,地处上海佘山。周围空气特别的好,在上海,除了崇明三岛之外,可能也就佘山这块高档住区的

  • 百年妖妻19章(019章 李玉文发疯)

    原标题:百年妖妻19章(019章李玉文发疯)小说名:百年妖妻019章李玉文发疯李屠夫半夜出去干嘛?我一脸不解,想要起身追上去。结果一起身才发现,三爷爷跟鲁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三爷,想不到你这孙子警觉性挺高的,竟然发现了。”鲁大师看着我,一脸赞赏。“文娃,你也要一起去?”“嗯!”我冲着三爷爷点了点头。“那好,你自己小心一点,我们走。”三爷爷说完,悄悄跟了上去。出了院子,隐约还能看到李屠夫的身影鬼鬼祟祟的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我们三个人大气不敢出,一直远远跟在李屠夫的身后。“这是?”看着李屠

  • 我把三年给了你19章(第19章 校花)

    原标题:我把三年给了你19章(第19章校花)小说名称:我把三年给了你第19章校花于是我便用力地揉搓着她胸前的柔软,渐渐地也有些意乱情迷。“啊!”我突然有些吃痛的怔了一下,低头一看,原来是媛媛的手不小心隔着衣服弄到了我的伤口。她也是愣了一下,手也不敢碰着我了,有些尴尬的问道:“怎么了?”我轻咳了两声,这时算是回过神来了,用浴巾把媛媛裹好。“没事,我,我去上个厕所!”话刚说完便跑进了浴室,用冷水狠狠得冲洗了几下脸。看着镜子中脸颊通红的自己,突然有一种想狠狠甩自己一耳光的冲动!怎么就精虫上脑了呢?!事

  • 腹黑影后养成计划19章(第十九章 慕少的局)

    原标题:腹黑影后养成计划19章(第十九章慕少的局)书名:腹黑影后养成计划第十九章慕少的局辛珊珊六点钟准时到达停车场的时候,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ONE—77就滑了过来,漂亮的刹车几近无声。车窗落下,里面的人是和车一样惹眼的幕天昊。幕天昊冲辛珊珊偏了一下头,辛珊珊就十分知趣的上了车。顶级豪车提速不过眨眼的瞬间,‘流光国际’本来就处于CBD的黄金位置,不过片刻,幕天昊便将车停了下来。辛珊珊下车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是‘郡王府’。郡王府的地段很好,就在朝阳公园旁边,毗邻国贸、燕莎两大商圈,是个典型的清代王

  • 凤倾天下19章(第十九章 假消息)

    原标题:凤倾天下19章(第十九章假消息)小说:凤倾天下第十九章假消息下午不多久,李茵乐果然过来了,尽管贾姨娘警告她最近不要触李若渊霉头,她还是气不过,不管怎么样,挑丫头这方面不能被李若渊比下去。见李茵乐过来,几个嬷嬷纷纷围上来,将她迎到大厅,就偷偷摸摸的说:“二小姐,大事不好了,我们听说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李茵乐皱眉,还能有什么,比她今天被李若渊欺负还没法打回去这件事还要坏吗?“什么事?”她不耐烦的瞥了一眼谄媚的嬷嬷。嬷嬷也不介意她的态度,添油加醋的将她从小元那里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说的眉飞色

  • 步步为赢19章(第019章 矛盾激化)

    原标题:步步为赢19章(第019章矛盾激化)小说名:步步为赢第019章矛盾激化回到教室,我还没有坐下来,班里几个经常受欺负的家伙纷纷围了上来,又是递饮料又是上烟的,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还有两个男生掏出钱,硬说是给我的保护费,以后要跟着我俩混。坐在教室后排的瞿正东,乐呵呵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丝毫看不出有生气的迹象。“收你们,首先要给我一个理由?”这帮小子为什么要跟我,我有点想不明白,保护费交给瞿正东才是合情合理,毕竟他的实力摆在那儿,为什么要给我呢?“就凭你俩敢和十几个人打,冲这一点我就跟定

  • 惹火青春19章(第十九章 黑色星期一)

    原标题:惹火青春19章(第十九章黑色星期一)小说:惹火青春第十九章黑色星期一第一节下课,李瑶娜坐在椅子上没动,而我则是出去上了个厕所,“打他!”我刚走进厕所,突然身后几个人把我围住了,之后一个男生在我身后一勒,把我拖进了厕所便池旁,再之后,五六个人,一顿拳打脚踢,硬生生把我堵在厕所坑里没出来...整整打了十来分钟,直到上课后,他们才走,而我则是躺在厕所里面,一身的尿臭味,我拖着狼狈的身体,洗了洗脸,他们这顿打倒是不重,但我身上这股味道却很难受,但我也不敢逃课,洗完脸之后便回班级了,而刚一进教室,

  • 爆宠萌妃:王爷,江湖救急19章(第十九章 大夫人誓要江叶一偿命)

    原标题:爆宠萌妃:王爷,江湖救急19章(第十九章大夫人誓要江叶一偿命)小说名字:爆宠萌妃:王爷,江湖救急第十九章大夫人誓要江叶一偿命一连几日,江如意都在院子里哭哭啼啼,没有消停过,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俗话说,伤在儿身,疼在娘心。大夫人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就这样一下子枯萎堕落了,好像失去了水分的鲜花,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己悉心栽培多年的女儿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所以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她心里狠狠地决定,一定要让江叶一那个小贱人赔命给她宝贝女儿,以消她毁容之恨!于是吩咐了左右,找来几个强壮一些的婢女侍从

  • 废后:卿霜传19章(第19章 一场风雪一惊魂)

    原标题:废后:卿霜传19章(第19章一场风雪一惊魂)书名:废后:卿霜传第19章一场风雪一惊魂顾卿霜看着他,没有说话,关于白暮秋的事情,她了解得不多,但她很清楚与这个名字有关的所有事情是白暮宸的禁忌,她现在实在没有力气去应付白暮宸挑刺,所以说每一句话都要仔细斟酌。他过来就是为了打探白暮秋的事情?他该不会以为自己和白暮秋有什么关系?顾卿霜脑海里有些乱,浮动的思绪,都被她一一按下。温如絮也看了一眼白暮宸,脑海中回想起片刻之前他们在勤政殿的对话。那会儿白暮秋将顾卿霜抱回云梦宫的事情才刚刚传到白暮宸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