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风流小村官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2:17: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风流小村官

第1章 村医的绯闻

一直盛传桃花美酒佳人笑,山姿水灵度假优的桃花村发生了一件大事,比起早几年那件还要严重,从此这个村里面寂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无删节风流小村官免费阅读全文

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不,进城买鱼苗回来的老村医挑着一担鱼苗,才到村口,就扯开喉咙说道:“出事了,咱们村出大事了……”

此时是傍晚时分,村里面的人大多都闲坐在村口摘菜歇凉,拉家常。听到老村医这话,就纷纷围上去,想八卦到底出了何等大事。

作为村里最八卦的刘寡妇自然是一步当先,放下手中还没摘完的菜,几步就来到老村医身边问道:“哎唷,老胡子啊,可别吓唬咱们,村出了啥大事呀?”

扫一眼围上来的村民,老村医将担子放下,擦一把额前的汗水,故意吊人胃口地说道:“咱们村里的水灵不是嫁到城里,做了啥官太太的嘛。”

刘寡妇一听就知道老村医又开始吊人胃口,虽然心里有点不爽,但死性不改地说道:“哎呀,你个死老胡,故意让我们心痒是吧,谁不知道村长靠着这个当官的堂姐夫,得了不少好处。”

“你急个啥呢,我这不正说着嘛。”老村医白一眼刘寡妇,从裤兜里面拿出一份报纸,望着众人接着说道,“今天我在街上听人说,原来她不是做了官太,而是做了别人的情妇,城里面传得沸沸扬扬的。更重要的是,别人还说她代理咱们村里的桃花酒也有问题,上面会派人下来调查咱们村子呢。原文http://www.95lady.com/你们看,这报纸上也有写。”

“什么?做了情妇?连桃花酒都有问题了?”围观过来的村民自然不信,都想夺过老村医的报纸来看个究竟。

“作孽了,当初咱们还嫉妒别人家的祖山风水好,现在还不是给别人做情妇,可千万别连累了咱们的桃花酒啊。”快手的刘寡妇一把夺过老村医手中的报纸,看着报纸有点幸灾乐祸,好像又有点怪责地说道。

水灵做了情妇以及桃花酒出了问题,这些事情无疑在村民他们心里重重敲击了一下,这桃花酒可是他们桃花村的重要经济收入,很多人都靠着它过日子。当年程景观衣锦还乡,带动了这项造福村民的工程,给村民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才大大改善了村里极度贫困的面貌,一时间他还成了村民心理面的大英雄。

后来传来程景观获罪入狱,导致桃花酒的销售一落千丈,很多村民不愿相信,还替他伸冤,不过最后只换来了他们惋惜的叹息。95女性网后来村里面唯一一位嫁进城里面的水灵回乡代理这桃花酒,才帮他们走出了桃花酒销售不出去这个困境。

“这怎么回事啊?刘寡妇你倒是说啊。”一旁的兰嫂,看不到报纸,紧紧望着刘寡妇问道。

“这报纸上说水灵做了城里面某位大官的情人,还说说她代理咱们村里面的桃花酒好像有毒,具体是什么,要等上面的来调查清楚。”刘寡妇将手中的报纸往老村医怀里一塞,望着众人焦急的眼神,咂咂嘴,赶紧说道。

“放屁,水灵怎么会是这种人,胡说八道。还有以前怎么不见桃花酒有毒,现在才有毒。原文http://www.95lady.com/”快人快语的大刚脱口而出说道,紧接着村里的人就讨论开来,表示这根本不可能,还怪责老村医妖言惑众,而且说了好一会才散了。

坐在不远处编织箩筐的翠花婶没有过去凑热闹,她听到水灵是情妇之后,脸色变了变,但听到桃花酒出问题之后,只是笑了笑,继续编织手上的箩筐。

这点却引来坐在旁边的芋头好奇,他往翠花婶靠了靠说道:“婶婶,你笑什么?不担心?”

“担心啥?桃花酒出问题?还是水灵做了别人的情妇?我啊,哪里来的闲心,要是真出问题了,不是有村长么。当年要不是你爹,他村长能有今天,唉,不说也罢。”翠花婶说着将手中刚刚编织好的箩筐压了压,扔到芋头身边接着说道,“把这个绑好,明天可要挑桃子呢。”

“婶婶,俺也相信水灵阿姨不是那样的人。对了,婶婶,当年俺爹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村里面的人每次说到俺爹,都怪怪的。推荐http://www.95lady.com/”拿起箩筐的芋头,望着翠花婶问道,这个问题可是缠绕的了他好几年。

“这个事情还有什么好说呢,不过你要记住,你爹是整个桃花村的恩人,你得学他有出息点。不说了,我回去看看我妹把饭做好了没。你绑好这个,回去洗个澡,就过来吃饭吧。”翠花婶说着站起来,拍拍身,就走了。

“好咧。”芋头点点头回答,然后放下手中是箩筐,望着旁边的小河发愣,难道他真的要混个村官或者什么做才有出息?这样就可以配得起小凤,对得起爹?

“芋头哥,想什么呢,桃村花快要出事了。阅读http://www.95lady.com/”在人群里面听到小道消息一样的大牛一屁股做到芋头身边,装作神神秘秘地说道。

“去去去,没看到哥心情不好么。明天俺还得帮婶婶去大山塘摘桃子,没空理你,我走了。”芋头一看是大牛,就没好气地说道,然后拿起箩筐就走了。

“芋头哥这是干啥呢?”大牛和芋头是村里面最好的伙伴,他本来以为芋头会像以往一样,凑过来听八卦,料不到会这样。不过他也没追问,扰扰头也跑回村里面去了。

桃花村一时间又恢复了平静,却难以掩饰即将到来的风浪。

第2章 破庙艳事

“哎哟,你别摸了,摸了上面摸下面,你这样摸,毛会让你摸掉的。这么娇嫩的地方,被你摸的都快滴水了。”翠花婶坐在地上,用双手撑着,仰面喘息说道,期间,她单薄衣衫里面硕大的胸脯还一伏一伏地舞动着。

“翠花婶,我想吃它。”没有停止摸这个动作的芋头害羞地望一眼翠花婶,低着头说道,那样子十分害怕她会拒绝。

“你这个饿鬼,想吃就吃吧,反正婶婶也湿了,管不了你。”喘息的翠花婶扫一眼芋头,紧接又往外面看去,顿时,她潮红的脸就露出一丝丝焦急的神色。

“翠花婶对我最好了,待会我会用力干活,好好报答你的。”听言的芋头望着翠花婶憨厚地笑道,然后光着膀子的他赶紧搓搓手,往身上仅剩的小短裤上揩几下。

“真是个莽小子,咋和你爹完全不同呢。”喘着气的翠花婶瞄一眼芋头,内心有点小失落地说道,其实当年翠花就想着和芋头老爸成好事的,只可惜天意弄人,她也只下嫁给董荣华这个庄稼汉。

“嘿嘿,俺没上过几年学,小凤也说俺是个粗鲁的人。”芋头知道翠花婶在取笑他,不过他没有生气,拍一下自己的手臂就接着说:“不过我能干。”

“唷,还和小凤扯上呢。芋头,你是不是还想做村长女婿啊?如果事成了,说不定还可以混个小村官耍耍呢。”翠花听言,望着芋头调笑说道。

“小凤是个大学生,瞧不上俺的。再说了,俺没文化,只有一股蛮力,做啥官呢,翠花婶就别取笑俺了。”说着,咧嘴一笑的芋头将刚刚摸得干干净净的桃子咬一口,但是他的心底却泛起了无限的涟漪。

其实芋头的名字叫程大为,母亲难产死了,他由爷爷一手带大。但是由于父亲外出做生意,家境还算可以,村里面很多女人都想做他后妈呢,而且那时候芋头的成绩非常好,考个重点大学没什么压力,还和乡长的女儿谈上恋爱,可谓前途无限风光。

但好景不长,因为老爸被冠以洗黑钱的罪名,蹲了牢子,还被没收了所有家产,家境一下子就变了故。乡长的女儿知道事情之后,也就和他讲了拜拜,正好那时候爷爷也受不住打击,倒下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落魄的芋头只好急匆匆地赶回去料理爷爷的身后事。

当时芋头身无分文,还好有心地善良的小凤帮忙,才度过了这个难关,芋头还清楚记得连棺材钱都是小凤帮忙垫的。后来芋头不知道自己是感激小凤的恩情,还是真的喜欢上她,就一直替他们家干农活,甚至扬言,只要小凤愿意,他可以做村长的上门女婿,可惜村长瞧不上他,直接把他撵走了,一时之间还成了村里的笑话。

在村子里面待一段时间的芋头也没有什么机会回去读书了,就干脆留下来混日子,幸好他年轻力壮,爷爷也走得早,没什么负担,还能混口饭吃。只是小凤却已经去上了大学,两个人的路就越走越远。

其实芋头心底还是有希望的,只是不提也罢,混在这小村子里面,他怎么可能达到小凤所讲的一官半职呢。

从记忆中回过神,芋头摇摇头,望着外面倾盘大雨好一会儿,才接着说,“我看这急匆匆而来的雨,还有一段时间下,虽然咱们跑进这破庙躲雨,但婶婶你的衣服都湿了,要不生个火,烤烤吧,不惹病。”

此刻庙外面的天空确实还是黑压压的,倾泻的大雨还模糊了周围的景物,大中午的,摘完桃子的芋头和翠花还没来得及回去吃午饭,就碰上这场雨,此时此刻他们确实又冷又饿。

喘息歇一会的翠花也缓过劲来,挑着两箩筐桃子跑下山也够她累的,而且她听到芋头说这话也觉得有道理,只是有个问题阻碍了她的动作。这大夏天的,穿的衣服少,在芋头面前怎么能脱下来烤,虽说芋头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但也是个已经发育的孩子,也令翠花难为情的。

咬着桃子的芋头没听到翠花吱声,就扭过头想再问一次,在他扭过头的时候,突然醒悟,他和翠花是男女有别,不一样的。想到这里,芋头的视线自然落在翠花那硕大的胸脯上面,这一看,他整个人都呆住,连桃子放在嘴边都忘记咬了。

只见翠花胸前白色的衬衫黏在两团硕大的白雪上面,湿透的衣服近乎透明,芋头可以看到翠花那起伏的两座大山。更重要的是,芋头还能看到翠花婶两陀山峰顶尖的樱桃。

从来没有看到过女人这东西的芋头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在这方面还是愣头青的他望着翠花婶起伏的两陀东西,顿时感觉到喉咙干涩,在肾上腺的刺激下,他下面的那个东西也蠢蠢欲动,没几下子就撑起来,在小短裤里面探出头来。

“翠花婶,你咋…咋不带罩呢?”受到刺激的芋头用手抹一下流出来的口水,有点气紧地说道。

第3章 毛都掉光

感受到芋头炽热的目光,翠花婶的脸一下子就燥热起来,一下子就立着坐起来,赶紧拿起落在地上的草帽遮在胸前说道:“看啥的呢,和你爸一样,尽没出息。大热天带这个破东西干活,会热煞人的,你懂个啥呢。”

说罢,翠花瞪一眼芋头,才发现脸红的芋头长得挺像他爸的,板寸头下面的那张脸,是一样的英俊。也刚好翠花暗暗喜欢芋头他爸这么多年,这几年才特别照顾芋头,还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芋头真正的后妈。

“俺…俺啥也没看呢。翠花婶你别岔开双腿对着我,你的裤子…裤子…勾了个破洞。”不会说话的芋头看到翠花婶分开双腿里面的红色小裤子,正好有些黑兮兮的毛毛露出来,这可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精虫也一阵阵冲击着他的大脑,令他只能结巴地说出这句话。对于芋头来说,翠花这视觉上的冲击,无疑是勾魂的,他感觉到心就要激动得跳出来,下面的东西又涨了几分。

而听到芋头的话的翠花婶,则赶紧往下面一看,才发现裤子的裆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春光已经咋泄,她赶紧并起双腿,脸上立即爬满更浓的潮红。她没好气地乜一眼芋头,想开口骂芋头,却张着嘴巴始终说不了话。

因为翠花乜这一眼,就瞄到芋头那根在短裤探出头的家伙,黑漆漆的,粗大如婴儿手臂,毕竟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家伙如此大,如此黑。这就是翠花张着嘴巴说不出话的原因,以前她在山河上面,不小心见过芋头他爸的那根已经是极限了,也是她一直想得到的,可始终得不到,最后成了她心中的一个遗憾。

翠花婶不由得想起芋头这名字的来历,据村里面的那些人说,芋头小时候这根传宗接代的家伙,就长得和芋头差不多而得名。

有点小窒息的翠花婶一直都只是听说过,没有亲眼目睹过,难免会如此反应。她如今看到,脸就更红了,而且这个时候还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点痒痒的,难道是睹物释怀,得不到芋头他爸那根而泛起的酸楚?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咂咂嘴暗暗说道,天呐,要是被这么大根的东西塞进去,那会是种怎么样的感觉啊。

“翠花婶,那…那个……还要不要烤火啊?”芋头看到翠花婶瞄着他那根家伙,毕竟他还没经人事,就有点尴尬地别过脸,背对着她说道。

这几年来整个村子里面,就这个翠花婶对他芋头好了,不但煮饭给他吃,有时候还会给他张罗衣服呢,所以他从来就没有对她有过非分之想,闲时他还会帮着翠花婶干农活,就好比今天这样,摘桃子,算是报恩吧。

发现自己有些失态,翠花赶紧将视线移开,环视一下这件破庙的环境,才清一下喉咙说:“咳,这里哪来的干柴烤火,我们坐到大佛后面去吧,这湿漉漉的地坐着不舒服。”

这件破庙不算很大,但是这个佛像却很大,几乎占了这间庙的三分之一,直直地立在庙靠后的位置。由于这场雨很大,芋头他们坐的地方也开始淹水了。

望一眼脸蛋红红的翠花婶,芋头点点头就站起来,把桃子挑到大佛后面,背靠着佛像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翠花也没说什么话,挑着桃子也坐到大佛后面去。

依着芋头坐下来的翠花甩一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望着芋头说道:“芋头,你要是饿了,就先吃几个桃子吧。”

“好咧,婶婶你也吃吧,不然待会没啥力气把这些桃子挑回家。”芋头说着就拿起一个桃子,上下用力摸几下,生怕桃子上面的毛掉不光。

“嘘,好像有人要进来。”突然翠花婶对于头做一个不要做声的手势,低声说道,然后探头往破庙的门口望去。经翠花提醒,芋头似乎也听到破庙外面传来的人声。

由于雨势很大,好一会儿才看到一男一女浑身湿漉漉地跑了进来。

“村长?刘寡妇?”看清进来的两个人之后,芋头和翠花都惊讶地相视而问。

这个时候,跑进来的村长周大斌抹了几下脸,抖着身上的雨水,望着浑身湿透的刘寡妇说道:“她娘的,这雨还真大,可别把老子淋惹病了。”

“扯啥蛋呢,还不是你硬把我拉扯到这里来商量什么破事遭的。”同样抖着雨水的刘寡妇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说道。

在佛像后面看着的芋头发现这个时候的刘寡妇虽然浑身湿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但那种风韵明显的败落,与翠花那种吸引的味道相差很甚远,尤其那两坨下坠的雪团。

“有好事,我哪次没找你呢。这次种植资助的款下来了,我将翠花家那份给了你。来这里,还不是上次和你弄一回以后,我的心隔三五天就痒了,一直想着和你在这里的事儿呢。”村长听言,就贼笑起来说道,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落在刘寡妇两坨雪团。

第4章 强上寡妇

“那翠花这边你怎么整呢?而且你还老脸不知臊的呢,也不怕别人听到,惹来闲言闲语。”听到资助的款子下来,刘寡妇的心就安定下来,加上被村长这么一弄,刘寡妇一下子就扭动了身子,她媚眼如丝地望着村长,娇嗔地说道。

“那个不识时务的女人,不用管她,而且我已经将芋头家那块地给了她。再说了,下这么大雨,能有谁在这破庙呢,除了你我,还能说给谁听,竟说些不中听的话。这几天可你把我想死了,来之前我还特意喝了牛鞭酒,还给你带了神秘的东西,待会让你享受享受。”村长说着,就轻车熟路地解开刘寡妇黑色的罩罩,双手在她的身上一路游走起来。

“死鬼还真聪明,翠花他们家的桃子现在可贵着呢,不稀罕这点钱了。芋头就一个孤儿,这地要了也没用,不欺负这傻子欺负谁呢。哎哟,你老婆没给你么,这么猴急整啥呢。”刘寡妇看下四周,也觉得没什么人,才任由村长在她身上乱搞,也才没好气地对村长怪责说道。

没一会,刘寡妇就整个身子都光着了,虽然两坨雪白已经下垂,但高大的身子还是几分韵味的。这种一丝不挂的视觉冲击,还是让芋头这种莽撞小子激起一阵阵的冲动。

“草你娘的,居然拿老子的地去玩女人。”听言的芋头不由火冒三丈,几年前就是因为他瞧不上芋头,才在乡亲们那里落下个笑话,如果不是看在小凤的情分上,他早就草他婆娘解恨了。

想到这里,芋头恨不得出去将这个村长揍死解解气,不过他也不是傻子,听到村长的话后,还是将视线移到翠花的身上。此刻翠花的脸色十分难看,只见她用力捏着手上的草帽,也气得咬牙切齿的。

不过也难怪的,村里这么多女人,周大斌对她翠花早就玩腻了,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禽兽对翠花过来帮忙摘桃子的妹妹动了歪心思,翠花自然不同意,就成了周大斌口中的不识时务。

“好啊你个周大斌,打完斋不要和尚,我会让你后悔的。”翠花瞪着双眼,在心里面冷道,恨不得将村长千刀万剐的。

“唔……死鬼,你乱摸个卵啊,你看那地这么湿,这么脏,啥搞法呢?”被村长撩得受不住的刘寡妇发出一声呻吟说道,她用双手紧紧缠着村长的脖子,恨不得直接挂在他身上。

“和上次一样不就得了,后面进去呗。”村长弄几下刘寡妇的两坨东西,赶紧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将自己那根发黑的东西掏出来。

听言的刘寡妇用自己的手拨一下村长的家伙,发出一声呢喃说道:“唔…看你的家伙都黑成这个样子,村里面的女人几乎都别你骑过啦。”

“哪能呢,咱们村里可是好几千人。看你湿的,好像很久没做过一样。”村长在刘寡妇肥沃之地摸一下说道。

“可不是嘛,除了你给我之外,我上哪找男人啊。”刘寡妇扭动一下身体,扶着香台,面朝大佛,背对村长弯腰下来说道。

“得了吧,上次荣华在你家干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村长看到刘寡妇大开的龙门上面还带着几丝水气,就用手在那肥白的臀部上面怕打几巴掌,才哼哼唧唧地说道。

这句话一出,翠花的身子又是一个颤抖,自家老公居然和刘寡妇搞过?难怪好几天都不给她来一次,原来是给刘寡妇那个骚婆娘吸干了。董荣华也对得起她了,一个庄稼汉居然也这么骚动,翠花婶内心顿时委屈起来。要早知道这样,那年她就不应该听村长的话,死要嫁给芋头他爸不就得了。

而芋头并没有发现翠花的变化,因为他刚刚的怒气已经被眼前的场景磨灭,还完全被吸引过去了,下面那根东西已经涨到极点了。在这个抬头就可以完全看到刘寡妇浓密森林那小幽谷的角度,芋头不停地吞口水,根本没有注意到刘寡妇和村长说的荣华就是翠花的老公。

“他怎么能够和你比,没几下就败下阵了。”被拆穿的刘寡妇神色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用一种不以为然的语气说道。

“翠花也是这么说,说他那根东西小的可怜,没个用。”村长听到刘寡妇赞扬他的能力强,脸上就露出得意的神色,不过村长的家伙也不错,导致村里面有很多女人都惦记着。

这不,夹紧双腿的刘寡妇,已经用手卖力地为村长套弄着,生怕待会她得不到通透的舒爽一样。

风流小村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风流小村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逆袭王妃要翻身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逆袭王妃要翻身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逆袭王妃要翻身第十六章林影尸身夏青白在过了生门之后平安抵达对岸的一瞬间心里也涌上来莫大的释然。他们的猜测是对的,她还活着,并且意味着,她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可以和及无忧一起度过,她的脚是彻底踏实的踩在了地面上,除了心跳表明她还有些余悸之外,她安然无恙。头顶投下来一块阴影,随即她就被整个圈入身后人温暖的怀抱,及无忧不敢有丝毫怠慢的按着她的顺序迅速的过了机关,他拥抱的力度能被清楚的感知到。“青白,以后不准再做这样的决定了。”及无忧几近贪婪的感受着怀

  • 小说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第十五章开庭沈向晚皱眉,“怎么确定就是他?”张美琪斩钉截铁,“打你的四个人里三个人我都见过,就是在方译桓公司里做事的。”她哦一声。没想到方译桓这么不是东西。大概是她逼得太狠了,才会想到对她动手吧。这样看来,她的方向是对的。她的判断也是对的。不然方译桓不可能狗急跳墙对她下手。张美琪将她送回屋子就走了。她对着镜子望了望,好在伤口并不深,并未破相,伤口面积也不大,卷一卷刘海就能遮住。-转眼到了开庭那天。双方均不同意适用简

  • 小说贪财弃妇:地主娘亲要招夫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贪财弃妇:地主娘亲要招夫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贪财弃妇:地主娘亲要招夫第16章美男相约“没事,没事。”小七揉着鼻子,晃晃头。自己也有错,对方态度又如此好,就算小七想要发火,也开不了口。“夫人,你可算来了,我们少东家可是等了一日了。”掌柜的听见小七的声音,连忙从内堂走出来,见自家的少东家正扶着小七的手臂,顿时愣在了原地。这是什么情况?他错过什么了吗?“原来是文记少东家,小七失礼了。”退后一步,小七微微欠身,心里暗骂着古代人就是麻烦,见面就得行礼,还好不是穿越到宫廷里,否则就算是

  • 小说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十六章小巷遇险知道欧阳钟硕无力抗拒自己的柔情,在片刻的温存过后,叶子琪如愿以偿的拿到了车钥匙。叶子琪一路飞车来到了与李妍儿约好的地方,随意的将车子停在路边,她知道,跟在她身后的那些保镖,会帮自己处理好所有的事情。“子琪,你确定要将车子就这样的丢在这里?不怕交警开罚单?”叶子琪面露嘲讽的笑容。“你认为堂堂欧阳集团的总裁,会将这小小的罚单放在眼里吗?”想到欧阳钟硕那张带着邪恶笑容的脸,叶子琪便气的不打一处来。“子琪,你真

  • 小说高冷冥夫别乱来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冥夫别乱来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高冷冥夫别乱来016沁心湖底的怪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楚北诀办公室的,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我梦中的男人到底是不是楚北诀的双胞胎弟弟。之后我也根本没什么心思好好工作,我很想打电话告诉薛宇之我好像被男鬼在梦中缠住了,可如果薛宇之问我在梦中男鬼如何纠缠于我,我又怎么开得了口呢。我无精打采的下班回家,站在楼下刚拿出防盗卡,还没来得及刷开铁门,借着门口的灯光看到一个影子迅速朝我跑过来,我一惊,还没来得及转身,口鼻就被人从身后用毛巾捂住。鼻间吸入的异样味

  • 小说丑女秘书落跑妻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丑女秘书落跑妻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丑女秘书落跑妻第十六章那个谁楚小北看见江雪的时候,就觉得今天她的心情似乎不错,“嗨,江秘书,今天这么早?”“啊?”江雪明显的愣了一下,“是啊,”今天楚助理怪怪的,不过她可没有时间多想,昨天她没有上班还不知道堆了多少工作在桌子上?艾达走到楚小北身后:“助理大人对这种类型感兴趣?”从江雪优美的下巴,艾达看的出来,她长长的刘海下其实是并不难看的脸,只不过不知道她为什么把自己装扮成这个样子。出于女人的直觉而已,不过她对这个秘书的好奇是她什么时候会被安

  • 小说重生之毒医皇妃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医皇妃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重生之毒医皇妃第十六章被请到唐府警告这里是什么地方?听水阁明显是处于街市中,附近一定是人来人往人流涌动。而这里一点都没有街市的氛围,安安静静的,反倒像是哪个大户人家居住的宅子。浅绿和浅蓝都还没搞清状况,水和熙这样说,都把她们弄迷糊了。不过水和熙问过之后,外头没人接话,水和熙的声音更沉了几分:“送我们回水府,你家主子,我不想见。”这样一种请人的方式,任谁都不会喜欢的吧。外头还是没有人说话,只是轿身倾斜,水和熙三人被强行请出了轿子。“呀!这里是哪里

  • 小说鬼夫难缠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难缠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鬼夫难缠第十六章色鬼压床“不是所有人都有阴阳眼,你以为他们都可以看见我吗?”“没有阴阳眼的人会更害怕的,因为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到任何东西,”看着老婆婆应该不是坏人,哦不对,不是坏鬼,“老婆婆,以后你没事就去外面溜达溜达,房间里还是少来吧,不然把人吓死了就不好了。”“哼,小丫头片子,要你管?”老婆婆冷哼一声,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并且不用开门,直接穿门而过,然后消失了。“怎么样,没吓尿吧?”老婆婆走后安少勋转过头看着我的下身。“你才吓尿呢!你以为

  • 小说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6章恶梦缠身无边的黑暗吞噬着她,可怜兮兮的她坐在乱蓬蓬的草地上,周围有无数双的眼睛在看着她。那一双双的眼睛如鬼魅一般盯着她,无论她怎么也逃不开。汗水颗颗如黄豆般从她的额头上滚落下来摔在地上,只听‘啪’的一声摔得粉碎。周围寂静得让人害怕,突然一个声音如来自地狱一般:“姐姐,你就认命吧!哈哈……”笑声像能穿透人心,带着摄人心魄的魔力。睡梦中的她被吓得四处逃窜,可是无论她逃到什么地方那个声音都会在她的身后跟着她,不死不休

  • 小说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1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冷面总裁的暖心妻第十六章:被人算计再次看向妖妖的眼神,居然是那种清澈见底的干净,突然熟悉的眼神让季少想起的是那个在总统套房陪了他一夜的女人。季少把放在妖妖脸上的大手改成了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问道:“你说,你到底是谁?”“疼……”妖妖尖叫着,眼里的泪水马上就涌了出来。倔强的小嘴紧抿着,再也不说一句话。发了疯的季少,用双手紧紧地掐着妖妖的脖子,期待着妖妖说出她到底是谁?可是让他非常失望的是,妖妖闭上了眼睛,紧咬着牙关,就是不说一句话,让季少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