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独宠小狂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43:22 来源:网络 []

书名:独宠小狂妻

第一章 人生好讽刺
街道上的霓虹是那般的耀眼,这么一个不夜城,即便是夜晚也藏匿不住那份喧嚣。独宠小狂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在街上走着S步,嘴里还在碎碎念着,手里高举着啤酒瓶一脸讽刺,鄙夷的微笑,笑自己,也笑那对狗男女。 转角处,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转过街角,缓缓的朝着这边驶来,车后座上,男子靠在了椅背上闭目养神,猛然感觉车子一阵颠簸,男子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睛瞄了开车的男孩一眼。 “BOSS,前面有一个大妈挡道,我出去看看”听到冷冽的话,令狐明朗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嫌弃了。 却只见冷冽和那大妈唧唧歪歪个没完,半天都没处理掉便打开车门径直的到了车头前,只见一女人撑着他的车头在那里大吐特吐,一阵阵恶心的气味不由的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冷冽,赶紧把这个女人处理掉”令狐明朗不爽快的说着,冷冽无奈的看着令狐明朗,要是能处理掉,他在早就处理了,也不至于和这女人耗在这里半天,好说歹说着女人就是不走,甚至于还将她的呕吐物吐在了车前灯上。 见到冷冽那表情,令狐明朗上前,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胳膊将她甩到了一边,季悠然打了一个酒嗝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令狐明朗。 “小姐,你没事吧?”虽然很不甘愿和这样的女人说话,但是令狐明朗就想早点让这女人滚蛋了,却没料到,季悠然居然一把抓住了令狐明朗,令狐明朗有些不爽的后退了几步,他的身体,岂是这种三更半夜喝的烂醉的女人碰得的,说不准,她还是那个酒吧的陪酒女郎。95女性网 “你特么才是小姐,老娘哪里像小姐了,她才是小姐,贱女人,抢人家男朋友的贱女人,凭什么啊,我对他们那么好,凭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狗男女,老天也简直就是瞎了眼了,不不不,是上官言那混蛋瞎了眼了,唔……”叫嚣了半天,感觉到胃里一阵的翻腾,抓住令狐明朗的手更紧了,令狐明朗知道不妙,想要将她甩开,却没料到着女人的力气居然那么大。 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酒鬼将呕吐物全都吐在了自己的西装上,一边站着的冷冽傻眼了,居然有人敢吐他家BOSS他是真的长眼了。 “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拖去垃圾桶”令狐明朗吼着,冷冽一惊。 垃圾桶?莫不是当真要将这女人丢去那里,但是老大的命令哪敢违抗赶紧将季悠然拉开,令狐明朗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扔到了一边,眼神很可怕的盯着冷冽手中逮着的疯女人。 季悠然抬起头,盯着令狐明朗的脸,歪着脑袋,醉醺醺的表情,突然她抬起手指着令狐明朗,露出了一抹微笑,令狐明朗看着她不禁一愣。 “嘿,你……你是不是老天爷派下来的天使?”季悠然突然的话让令狐明朗和冷冽都愣住了。 冷冽的心里一阵恶寒,天使,这世上还真有人敢说他家BOSS是天使的,典型的嗜血的魔鬼还差不多吧。推荐http://www.95lady.com/看了一眼令狐明朗,脸上的表情还真是微妙,手里抓着的女人,此时的模样却很是惹人怜爱,有些无奈的看了令狐明朗一眼。 “BOSS,你当真要把她丢去垃圾桶?”冷冽有些疑虑的问着,声音很微弱,这个时候,令狐明朗在气头上,得罪不得。 “叫你扔你就扔,哪来那么多废话,你是不是想在厕所呆上一个月?”令狐明朗的语调没有丝毫的怀疑,冷冽心里一惊,果然令狐明朗够凶残。 没办法,君命难为,只得拖着季悠然往垃圾桶的方向走去,怎料,季悠然一把挣脱开了冷冽朝着直奔令狐明朗,一把扑上了他,令狐明朗整个人被压在了车头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恶女扑倒吗?冷冽张大了嘴巴盯着,这是要继续看下去呢还是要将他们拉开? 令狐明朗有些错愕的盯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季悠然转溜着他的大眼睛盯着身下这个鬼魅的男子。 “你真好看,呵呵,没了上官言,老天又给我扔来了一个花美男,果然老天爷还是怜悯我季悠然的,就算再吃一年盒饭也值了,今天老娘吃定你了”季悠然一脸坚定的表情,看她的眼神摆明就是有着天大的阴谋,直勾勾的看着季悠然将嘴巴凑近了他,居然忘记了反抗,硬生生的被季悠然吻上了。 冷冽捂住了眼睛,他不敢看接下来会怎样,炸弹终究是要爆的吧,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知道死活。网站http://www.95lady.com/但是诧异的是,令狐明朗居然没有动,任由着这女人在他的脸上啃了半天。 是不是吓傻了,还是说……完蛋了。 冷冽一把将季悠然从令狐明朗的身上扒开,令狐明朗愣神的立在那里。 “BOSS,你还好吧,没事吧”这个表情好可怕,一定是气疯了。令狐明朗幽幽的站起身,一把抓住了季悠然,季悠然有些莫名其妙的被他强拖着拽到了路边,一把扛起了季悠然,扔进了垃圾桶。 冷冽看着这一幕,只能说是震撼了。只见到令狐明朗径直上了车,冷冽来回看了看,当真不管那女人了吗?却见令狐明朗坐到了驾驶座上,一踩油门跑了,冷冽站在了街上凌乱了,转身盯着垃圾桶里四仰八叉的季悠然,无奈的摇摇头。95女性网 走上前,却神奇的发现,这女人居然在垃圾桶里睡着了,也是无奈的的很,将她拉了起来看着季悠然的脸。 分明就长得如此的标志,为何就是这样一种女人呢,为了给他万恶的BOSS积点德,只得将季悠然送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一晚了。 第二天,季悠然被窗外的阳光刺醒,抬起手挡住了照在眼睛上的阳光,猛然发现似乎不太对劲,猛地坐起身,看着周围。 酒店,睡衣,酒店,睡衣…… 啊……
第二章 恶心的白莲花
季悠然,你完蛋了。季悠然深感不妙,虽然他是个三线的小明星,但是这种不知检点的新闻也足以毁了他的后半生了。 “季悠然,快想想,昨天到底怎么了,你是怎么到这酒店来的,被人下了药,然后……”季悠然捂住了脑袋,一脸的不甘相信。猛地摇摇头。95女性网“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要是真的被人那个了,不至于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啊”腾的站起身徘徊在卧室里。 猛地瞅见了书桌上的纸条。字迹很潇洒。 “小姐,因为你醉酒倒在了路边,所以将你送到了酒店,让酒店的阿姨帮你整理了一下,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请你保持乐观的心情,祝你生活愉快” 悠然拽着纸条倒在了床上,愉快,愉快你妹啊,要是能愉快的起来,她季悠然也不至于那般的狼狈了。 人生真特么的讽刺啊,亏得她整天像个傻瓜一样的呆在他们身边,一起出去度假,一起玩,无话不谈,就连自己和男友之间的小秘密,甚至于他的一些特殊癖好都和她说,怎会料到,他们最终会躺在一张床上呢?而她却成了别人嘴里的小三。 人生还要脸吗?如果有张脸才能活,他季悠然是不是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咬咬牙,将纸条捏城一团,一条抛物线,命中了床边书桌前的垃圾桶。 猛然间脑袋里如同晴空霹雳一般,垃圾桶为何突然感觉如此亲切了。 掏出了手机,看着屏保上的两张脸,笑的是那般的幸福。从床上坐起身像是疯子一般的将相册里的图片删了干净,他们的脸,他们的号码,他们的一切讯息全都删除干净。 猛然间,手机响了起来,季悠然一阵哆嗦,看着上面显示的一串号码,季悠然的心有一种刺痛感,为何删掉了,这串号码还是那般的伤人了,果然他季悠然是输了,输给了那个女人。 强忍住自己的情绪,脸上的表情变得很严肃,接通了对方的号码。良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悠然,你……你回来了吗?我听说上官家把你的广告都停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很担心,去找他们求情了,但是……” “嘁,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悠然冷冷的回应着,对方又是沉默了几分钟。 “悠然,你要是还在生气我也没办法了,毕竟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了,如你所见的那样,我和言少是真的相爱的,虽然对你很不忍,但是,我也想追求我的幸福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和言少都想得到你的祝福”那边的声音很低沉,季悠然不禁冷笑了起来。 祝福吗?现在打电话来求祝福,这不是赤裸裸的讽刺吗?特么的够给他们面子了吧,坐在客厅里听着他们在里面嘿休,没有冲上前去掀了他们的被子这难道还不够给他们祝福了吗?季悠然的身体颤抖着,紧紧的抓着手机。 “好啊,祝福你们,祝你们比翼双飞摔死,鸳鸯戏水淹死” “你……” “我什么我?我很真诚的好么?季珊珊,这辈子,你都别想过的舒坦了,记住了,咸鱼翻了身,他终究还是咸鱼”季悠然狠狠的摁掉了手机甩到了一边。 手机却还是那么不安分,不识趣的响了起来,仍旧是一串号码,可是这个却为什么让人想哭呢,让人变得懦弱了。悠然接通了扔到了一边,对方一句话都没说,抓起了手机,狠狠的盯着。 “上官言,有话你就说,没话就滚,不要再打过来了。老娘没心情陪你们这对狗男女玩。”季悠然吼着,那边显然一愣。 “悠然,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算了,还是算了……” “什么算了,你以为我季悠然是那么无用的人吗?被你们摆了一道我就会要死要活吗?你想多了,没了你,我死不了,我会比以前更加潇洒,看清楚了,我自由了”季悠然吼着。 “是吗?那就好,如果可以,悠然,我想你来参加我的婚礼”那边的语调很平稳,像是根本没发生什么事情一般,理所当然的让悠然想痛哭一场。 悠然的手机定格在了空中,这突如而来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击穿了她的心脏,不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吗?为何到了此时此刻还不释怀,这般的不死心对自己毫无用处。 “悠然,你在听吗?我和姗姗结婚并不是我甘愿的,因为……姗姗有了我的孩子,家里也……” “上官言,别那么虚伪了,你如果直接告诉我你喜欢季珊珊,所以要和她结婚,我还能敬佩你是条汉子,现在你在这里和我叽歪这些,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和对你的鄙视”季悠然丝毫不给上官言面子。 这番话让对方沉默了许久。“那……悠然,你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吗?姗姗一直都很期待你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给我们祝福” 你妹的,感情还是那个贱女人出的主意,让她去这不是摆明了讽刺她吗?白莲花永远都是招人讨厌的,外表像一只小白兔,还不知道内心是个什么阴暗角色,恶狗还是豺狼? “如果很为难,那……悠然,你还是不要来了” “去……怎么不去了,我的好闺蜜和我的前任男友大婚之喜我怎么能不去呢,你说是吧,我还会好好的祝福你们的” “谢谢你,悠然,请柬我已经放在你家门口的邮箱了,还有……”嘟嘟嘟嘟,挂断的音频让上官言的心里一凉,看着手机上悠然的笑脸,苦涩的笑了笑,他种下的因必该由他承受最后的果。 换好了衣服匆匆的回到了家,打开了多年未开启的邮箱,没想到里面居然积攒了那么多的信件,最上面的红色请柬是那般的扎眼,一把将信件全都抱了出来开了门进屋,无力的倒在了沙发上,捡起旁边的请柬。
第三章 你真的是笨蛋吗?
“呵……结婚了,新郎结婚了,特么的新娘却不是我,真亏的你们还没忘记我,给我寄请柬来呢?”悠然冷笑着打开了请柬,时间竟然还是明天,看来他们是真的心急了,急不可耐的想将这桩丑陋的婚姻告知天下。 深呼一口气,瞄了一眼其他的明信片却诧异的发现居然是小妮子的,这么多年,杨洋那小妮子从未忘记过她吧。一一的收拾着那些从两年前就从未间断的明信片,悠然早已控制不住自己泪如雨下。 依旧是那些字迹。 “悠然,要加油哦,你会成为最出色的大明星的” “悠然,看了你的广告,真的超级赞的,支持你,你将是明日之星” “悠然,你演的电视剧真的很好看,你比女主角厉害多了,也漂亮多了,真的,加油”悠然微微的笑了笑。 “杨洋,你个傻瓜,分明两集我就死了的电视剧,哪里能看出我比女直觉还厉害呢?你就没看到那时候女主角都还没出场吗?”悠然呢喃着,脑中似乎浮现出了杨洋那招牌式的笑容。从小到大,她都是这般笑着的跟在自己身边的,可是为了事业,和上官言好上了,似乎就慢慢的摒弃掉了这份感情一般,她会不会恨自己呢? 深呼一口气,悠然站起身,扯出一抹大大的微笑。 “季悠然,不许沮丧,这场战斗,如果太认真你就输了”悠然喊着,收拾了一下,开了门出去。 去了一趟美容院重新的将自己不成样子的造型整理了一遍,还忍着痛买了一件漂亮的礼服。要想赢就得改变自己。 翌日。 悠然坐上了出租车到了婚礼的现场,看着恢弘的大楼,不禁身体一颤,他们的婚礼就如同当初自己所言的那般,要在上官家族的影视大楼里举办,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居然全都在闺蜜的身上应验了。 悠然的出现,也是让上官集团的错愕了。曾经悠然的经纪人赶紧的迎上前将和她拉到了一边,生怕她是来闹场子的。 “悠然,你怎么上这里来了,我知道里心里特不痛快,但是,现在不是你闹的时候啊,你知不知道,一旦你这么一闹,你的前程就真的全都毁了”悠然看了他一眼,不禁冷笑了一声。 “riki哥,我不是来闹场子的,我有请柬”说着将手中的请柬举到了riki的面前,riki尴尬的笑了笑。“你们就那么怕我来,以前怎么没见你们怕过啊,呵呵,一直一来我都觉得在整个上官集团只有你riki哥对我最好,没想到,你和他们也是一样的”悠然的话让riki一愣,不知如何回应她。 “悠然,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你这一次被公司封杀我们已经很努力去请求了,但是……你也知道,你还有姗姗和言少之间的关系,所以,公司自然留不得你了” “留不得我就诽谤我是小三,你们特么的能睁大眼睛看看谁才是小三吗?”悠然有些把持不住的吼着,riki立马捂住了她的嘴巴。 “我的姑奶奶,你轻点,你不知道你和言少之间的感情一直都是隐秘的吗?你的身份一直是个迷,但是现在,季珊珊都向媒体申明了她是言少的女友,言少也没有反对,这也顺理成章的……” “顺理成章的我成了他们的小三,好讽刺”悠然一把推开了riki进了会场。一个人坐在一边,看着那些来宾逐渐的到场。看着新郎牵起了新娘的手。踏上了那条红毯。 悠然站起身到了他们的面前,一脸的微笑,显然看到了季悠然,季珊珊的身体猛是一颤。 悠然褪去了外套,那一身雪白的礼服如同婚纱一般,十分抢眼,季珊珊看到如此气的紧握着拳头,上官言紧紧的盯着季悠然的脸,那张脸上写满的是一种鄙视和怨恨,她是不会原谅他的吧。 “季悠然,你这是什么意思?”季珊珊问着。 “你说什么意思,给你们送祝福来了,不是你求着我来的吗?你那么迫切的求我,我当然得来啦”幻想中的场景是她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甩了她几巴掌,可此时此刻紧握着的手却抬不起来了一般。 “时间差不多了,请新郎新娘做一下准备”急匆匆的催促,悠然有些放空的挪动了身子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道,季珊珊鄙夷的看了悠然一眼。 人群中令狐明朗端着酒杯有些讽刺的看着站在那里像个傻瓜一般的季悠然,不忍去看她的脸。 一口酒咽下了肚,令狐明朗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悠然,这让悠然一愣,突然引起的骚乱,让台上的上官言,心里一紧,眼看着悠然被那家伙带出了宴会厅,心里很不是滋味。 出了宴会厅,悠然一把甩开了手。 “你是谁啊,有病是不是?”悠然吼着,令狐明朗看着她的模样,不禁摇摇头。 “看不出来,你不但外表看上去很笨,没想到思想是真的很笨”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讽刺了自然让季悠然相当不痛快了。刚想反抗,却被他一把架住拖进了上官影视的道具间,令狐明朗反锁上了门,这让悠然有些惊愕了。 身体不断的后退,一脸警惕的盯着令狐明朗。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喊人了啊”悠然有些慌乱的说着,难不成这个男人要在这里把他给吃了不成,悠然倒是完全想不起来当初她是怎么把令狐明朗扑到吃干抹尽的。 一把将她按在了沙发上,脸上鬼魅的笑让悠然彻底的放弃了,今天是死定了。 “笨蛋才把自己打扮成公主来和别人抢王子,如果我是你,一定要变成女王才行,再不济也该是个女巫吧”这话从他的嘴里就这么吐了出来,季悠然有些诧异的盯着他的脸。“疯女人,你的霸气呢?今天怎么成孬种了?” “哈……” 令狐明朗起身,打开了一边的衣柜取出了一件大红色的礼服扔到了季悠然的身边。“换上,速度”他的语气不容置疑,管不了那么多了,季悠然赶紧的抓着衣服就跑去了隔间,将门关的死死的换上了这身红色晚礼服。不敢相信,这身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第四章 女王斗不过公主
弱弱的出来,不敢去看令狐明朗的表情,是不是丑到掉渣了。见令狐明朗半天不说话,悠然抬起头一脸不爽的盯着他。 “难看你就直说,是你挑的衣服,没眼光也是说你,我走了,不和你这种大少爷在这里浪费时间”说着季悠然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却不料令狐明朗一把抓住了悠然的胳膊,脚下高跟鞋一歪一个没站稳跌倒了令狐明朗的怀里,晃过神来赶紧的挣脱开他。“你到底是谁?不要无聊到这种地步好吗?” “我是你今晚的男伴” “哈?” 不等季悠然反抗,令狐明朗一把架住了季悠然朝着宴会厅走去,悠然一路挣扎想脱离了“魔爪”却被她抓的紧紧的。 推开了大门,里面的人诧异的盯着门口,悠然也不敢乱动,心跳不断的加速,这个男人是真的疯了,以为自己多大的面子呢,居然在人家的婚礼上搞这么大的动静。 台上的上官言和季珊珊见到了进来的令狐明朗和季悠然简直就是傻眼了,季珊珊盯着悠然的脸,像是要喷出火来一般,一袭红衣的悠然在整个会场上都是那般的耀眼,跟在身边的男人更是让人不能招架,看着他们上官言的心里阵阵的抽痛着。 “言少,那男的是谁?悠然那丫头怎么和那男人在一起?”季珊珊不爽快的问着,上官言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转身不想搭理季珊珊,见上官言如此态度,季珊珊赶紧的追了上去,好在仪式结束了,要不然真的闹出大问题了。 “喂,我问你话呢,言少,你什么态度啊,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能尊重我一点吗?”季珊珊喊着,上官言转身盯着季珊珊的脸,季珊珊有些惊愕的站在哪里,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在场的来宾盯着他们两个,上官言走上前,一把搂住了季珊珊的腰,季珊珊一阵错愕,怎料上官言吻了上去,全场一片沸腾。悠然傻愣愣的盯着这个场景。 见到悠然瞬间呆傻的表情,令狐明朗抬起手将悠然的手挽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不想认输,就拿出点气势来,那样才配做一个女王”悠然惊愕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分明很讨厌,可是此时的话却让他的心里暖暖的。 跟着令狐明朗移动着脚步,却到了众目睽睽之下,悠然有些惊慌了,却见令狐明朗毫无畏惧,一脸笑让在场的折服。 “嘿,兄弟,今天是你大喜之日,恭喜了,你的新娘子还真是漂亮,就像是公主一样”令狐明朗说着,悠然心里是一万头草泥马奔涌而过。 挖槽,不是带她来灭人家威风的吗?现在怎么还夸起她的敌人来了。被突如其来的大帅哥夸奖,季珊珊露出了浮夸的羞涩。 “明朗,你不是说不能来参加我的婚礼的吗?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吓我一跳,你……”上官言瞄了一眼挽着令狐明朗胳膊的季悠然,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 令狐明朗看着他那表情,不禁笑了起来牵住了悠然的手十指紧扣。 “言,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她是我的女朋友”令狐明朗的笑看不出丝毫的谎言成分,上官言惊愕了,上官言一把将令狐明朗拉到了一边想要搞清楚什么状况。 见到他们走远,一边的季珊珊一把抓住了季悠然。靠在了季悠然的身边,脸上露出阴冷和不解的表情。 “他说你是他女朋友?季悠然,真看不出来,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居然……”季珊珊显然对于季悠然傍上了风流富少有些不爽了,她就是如此,见不得悠然有一丝的好,难不成现在看到如此情形又不甘心了吗?这些让悠然有些错愕,瞬即一种不痛快的感觉喷涌而出,一把甩掉了季珊珊的手。 “请问我是哪一种人了?有了男朋友还去勾引别的男人的贱女人?还是说,身为好闺蜜还去不要脸的抢闺蜜男友的女人?”季悠然冷冷的话才让季珊珊意识到自己手说漏了嘴,瞬即媒体全都围堵了过来。 见到堵过来的媒体,季珊珊有些慌乱了,立马不再说下去,然而季悠然那眼神和语调所有的媒体都看在眼里。 季珊珊瞬即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来,一把抓住了悠然的手。 “悠然,对不起,我不是有心伤害你的,即便你是小三,我知道言少对你还是有些情分的,你放心,我会让言少给你一些钱的,求求你,不要威胁我的孩子,求求你了”季珊珊痛苦的喊着,季悠然傻眼了,愣神的盯着眼前的演技派。 瞬间,媒体将悠然围了个水泄不通,站在外面的季珊珊露出一抹鬼魅的笑,季悠然看着她的脸,紧握着拳头颤抖着。 “请问,悠然小姐,你真的是言少的小三吗?你真的拿他们的孩子做威胁吗?” 铺天盖地的询问冲昏了悠然的头脑,这些媒体记者是不是脑残啊,她奶奶的,孩子都还没出生拿来的拿孩子威胁,莫不是她还能威胁季珊珊说雇人绑架了他的卵细胞不成? 面对着一切,悠然彻底的失控,一把推开了记者直冲季珊珊,端起一遍的水杯一本水泼在了季珊珊的脸上。 “贱人就是矫情”悠然冷冷的说着。 如此大的动静让在一边的上官言和令狐明朗赶紧的回来,却一见到他们两人扭打着摔向了旁边的香槟塔,悠然到了下去,撞上了桌子,手上也全都是玻璃渣扎破的伤口,季珊珊的脚上划破了一道口子,在哪里呼喊着。 令狐明朗冲上前一把将季悠然抓了起来拖着他就往外走,身后的季珊珊狠狠的盯着季悠然。 整个人都恍惚了,只知道被人搀扶着出了大楼扔进了一辆车内,也不知道被带去了什么地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最后失去了知觉。

独宠小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独宠小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的青春有个鬼10章

    原标题:我的青春有个鬼10章小说名:我的青春有个鬼第十章鬼上身看了警方的口供,我自然不需要去找刘帅和吴梦琳,而是搭着顺风车回到学校。在学校外的小馆子内,张远请我吃了一顿饭。我也没有拒绝,因为吃完饭,我和张远警官要准备安魂的祭礼。我猜测这个女鬼今晚一定会出现在校园,因此这个祭礼必须在校园内进行。而这种近乎封建迷信的祭礼,要不是学院出了闹鬼的事情警方暂时破不了案,放在平时,谁敢搞这个,准被开除!为了避免给学生造成不良印象,因此我需要张远派人将我招魂的地方,封锁起来,不准无关的学生观看。可我一回到学校

  • 九龙帝纪10章

    原标题:九龙帝纪10章小说名字:九龙帝纪第十章卑鄙无耻的手段“你们试试动一下,动一下,我就弄死杨宇居,你们想一下,如果我弄死他的话,就你们四个回盘城里,你说杨家的人会对你们怎么样?还是你们想说,是我杀他,你们认为杨家的人会相信一个淬体一层杀一个淬体三层吗?”胸口满是鲜血的古峰,笑呵呵地看着这个四个神情慌作一团说:“杨家的人一定会不相信,对不对,然后怀疑到你们身上去,之后下场,你们知道的。好了,现在听我说,把手上的兵器扔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古峰说完,右爪稍用力一下,已深入杨宇居颈子皮肤里去,鲜

  • 迫嫁10章

    原标题:迫嫁10章小说名:迫嫁第10章女仆沐浴之后,那清冽的湖水中一股天然的气息加上如沁身上那天生的一股异香只沁人心脾,轻嗅着她的发梢,男人的心情似乎大好,飞掌一挥前,宽大衣衫已罩住了彼此的身体。臻首微侧,眸中是随从们背对着他们的身影,一颗心终于安生了,可是刚刚的一切虽未被人看到,但是却也让所有在场的人皆知晓了。淡然一笑,伴着心的疼痛,她只是他的奴儿,她记住了,那么,从此便只无心吧。无心了,便再也不会有痛的感觉。“出发。”男人轻扬的命令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日渐高升,那迷朦的雾气已悄悄的散去,又

  • 活人禁忌10章

    原标题:活人禁忌10章小说名:活人禁忌第10章惊愕这个三爷还是我熟悉的三爷?我迅速退后,连同将乔禾一起给拽起来,只是当我将乔禾拽住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在拽住乔禾的一瞬间,几乎吓得是下意识的直接将乔禾给甩了出去。看到这个情况我直接就吓坏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个乔禾的身体居然轻巧得如同一张纸一样,轻飘飘的,没有任何的重量。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重量呢?仿佛就像是不存在了一样,可是我又能够真实的感觉到他的存在,并且我这么直接一甩出去,直接就将乔禾给甩墙壁上了,然后轻飘飘的落在了床-上。惊

  • 九域独尊10章

    原标题:九域独尊10章小说:九域独尊第十章010章兽座空间的威力当罗风跟夜芸从水潭下出来时,罗风第一个感觉,就是周围危险,果然不到一会,周围都是水兽,这些水幻兽,都是一品二品的存在。夜芸此刻受伤,看到如此情况震惊道,“怎么这么多。”罗风一扫而过,就发现了暗中搞鬼的铁石,他利用自己元力把周围一品二品幻兽都吸引过来,然后再把自己隐藏起来,这样一来,这些幻兽看到的还以为是罗风跟夜芸。各个露出贪婪神色,对于幻兽来说,人类的元力和身体就是他们的补品,再加上铁石的搞鬼,他们更是蠢蠢欲动,罗风却笑了笑,“夜姑

  • 绝望焚棺10章

    原标题:绝望焚棺10章小说名字:绝望焚棺第十章是你吗?到了火葬场,我又看到了老王,他还和以前一样,有些沉默寡言。只是门头喝酒。而我看车间暂时没活,就给我堂姐打了个电话,叫她出来,和她谈谈。我们见面的地方还是那个咖啡厅,堂姐到了,心情不错,不过我却是有些气愤。“堂姐,你给我的东西是不是招魂符?”我直接问道,而堂姐却是有些意外,然后就问我:“你怎么知道那是招魂符?是谁告诉你的?”我说:“你先别问是谁告诉我的,你就说是不是吧。”堂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点了点头,说真的,看到她点头,我心里莫名的就有一种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小说书名: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章死人妆第十章死人妆我连忙涂了很多的药膏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去掉,我有些害怕了,因为被他抓的地方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我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想到了何飞。何飞长时间接触这个,一定会明白被鬼抓伤了该怎么治。我不敢在犹豫了,看着那黑色的血印在我的手臂上越扩越大,我就越来越害怕,连忙打车到了何飞的捉鬼铺子。何飞这捉鬼铺子我没来过,所以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左拐右拐后,我便下了车,捉鬼铺子四个字就东倒歪斜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门前摆放着

  • 贴身狂医10章

    原标题:贴身狂医10章小说名字:贴身狂医第十章过两招事情果然跟何昊想的一样,这一顿饭方如是为了感谢自己治好了他的女儿之外,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让自己留在这里,成为他们家的专属贴身医生,为他们全家服务。何昊刚刚把一口香槟喝进嘴里,差点没有喷出来。服务他们全家?仿佛是看出了何昊心里的惊讶,方如是继续说道:“你看行吗?”“这个……我要与老头商量一下。”“我已经和老神仙商量好了,他欣然同意。”方如是马上堵住了何昊的嘴。何昊一惊,老头子居然会同意方如是的要求,难道这方如是给了老头子极大的好处不成?既然老头

  • 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

    原标题: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小说名:深宫缱绻惊华梦第10章美人心计“是……吗?”五皇子似乎好受了些,声音里也带了些顽皮的笑意,“你……是哄我的吧?我年纪小,不……懂事,娘亲常常、常常骂我……只知道玩儿,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好……”大概想起以前在娘亲面前撒娇任性时有多开心,说到后来,他语声里已透出一种难言的失落和渴望:如果能回到从前---天下娘亲疼爱孩儿的心都是一样的,慕容寒枝淡然笑着,思绪已飘离,嘴上回应着五皇子,“淑妃娘娘疼爱五皇子之心,宫中谁人不知,又哪里会真的骂五皇子?奴婢这些天看到淑妃娘

  • 鬼夫,我不要10章

    原标题:鬼夫,我不要10章小说书名:鬼夫,我不要第十章永不相见我下意识的侧身看去,赫然见一个黑影趴在了闫城学长的肩头。“啊!”我吓了一大跳,连连往后退。“怎么了?”见我面色惨白,闫城不明所以,扭头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有,有鬼啊!”我颤抖着音调喊出来,看清了那只鬼的模样,长发遮掩着血淋淋的半张脸,没有鼻子,搭在学长肩膀上的手坑坑洼洼的皮肤像是被泼了硫酸!闫城这才感觉到了异常,僵直了身子,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小丫头,莫要坏我的好事!”女人尖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她仅剩的一只眼凸在眼眶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