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桃花深巷锁笙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38:2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桃花深巷锁笙歌

杨柳青青
无忧河畔不无忧,相思谷里诉相思。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一座古宅屹立在相思谷深处,宅子前是一片桃林,成片成片的桃花曼妙的开着。
  一白衣男子手执一管长笛,在树下吹响。而后,一阵琴音应和而来,清灵的琴音与悠扬的古笛声相织交缠。
  男子寻着琴音徐徐而走,古宅前一青衣女子抚琴而起,莲步生花,足尖轻点,舞姿盈盈而起,及腰的长发随风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敷在额前。
  发上无任何装饰,仅用一条淡蓝色的丝带束起,显得女子轻巧可爱。随着身躯的摆动,丝带滑落,女子轻念着旋转:“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
  男子伸手接过女子,笛声止,男子接:“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版权95lady.com
  女子娇笑,莹莹立起:“小女子顾青青见过公子。”
  男子持古笛轻敲女子额头:“青青莫不是又调皮了?”女子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笙哥哥从来都不会接青青的话。”
  男子浅浅笑道:“牧笙不识,姑娘乃是青青小姐。”
  顾青青闻言,噗噗的笑着,笑声传遍整个相思谷。
  空旷的长安城,如今方是初春时分,城外的桃花掩映着整个长安城,似是仙城一般。
  在长安城最繁华的街段,挺立着一座巍峨的大宅,那便是长安城最大的一户人家--顾府。
  顾府闺房内,顾青青正熟睡,忽而房门被缓缓推开,一丫鬟装扮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看着床上的女子轻轻叹息。说明95lady.com
  她走过去,轻轻推了推顾青青的身子:“小姐,起床了。”
  顾青青嘴角微微笑着,像是做了个甜梦一般,丝毫没有听到丫鬟的轻唤,丫鬟似是有些焦急,叫的声音大了些:“小姐小姐!”
  顾青青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懵懵的说:“云依,可是天亮了?”
  云依替顾青青穿好衣衫,嗔怪的说道:“小姐,再不起来天就要黑了好不好?”
  顾青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想到睡梦中那个梦境。相思谷,古笛,琴音,还有她钦慕的少年。
  她不知是第几次做这个梦,梦境真实的竟像是存在过一般,每每沉醉于梦中,她都想长醉不复醒。可是终究是梦,梦醒了,她与他依旧隔着一个人,一个她最亲的人。
  云依替顾青青梳理好之后,递给她一面铜镜,铜镜里的她,不施粉黛,只是描了一个简单的柳叶眉,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似是会说情话一般。
  云依满意的点点头,复而笑道:“小姐再过几日就要及笄了,可莫要再由着自己的性子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
  顾青青放下铜镜,脸上有些许无奈:“知道了,云依真罗嗦。”
  云依看了一眼顾青青,说道:“还不是小姐太调皮了,就说六岁那年...”
  顾青青俏皮的绕过云依,跑了出去,末了还说:“知道啦,我会注意的!”
  顾青青一路出府,直到无忧河畔才停下,长安城是有一条无忧河的,传说,一位仙子下凡至长安,与凡人相恋,后来凡人离世,仙子悲痛欲绝。
  她流下的眼泪便化成了这无忧河,她的身躯便成了掩映着长安城的片片桃花,保佑着这长安城。
  顾青青漫步在河畔,轻轻呢喃:“真快啊,再过几日我也可以像笙哥哥和姐姐一样了。”
  想到那个少年,她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甜蜜又苦涩的笑容。
    
    
青青及笄
长安城今年的杨柳长得正茂,街上的店铺也热闹非凡。
    顾府里,今天也是张灯结彩,今天恰是府中二小姐顾青青的十六岁生辰,前来道贺的人非常多。版权http://www.95lady.com/顾长安坐在里屋替顾青青梳头。对着镜子里的顾青青说:“今天你就十六岁了,也是个大人了。”
    顾青青听了,不开心的嘟着嘴,抱怨:“青青不想长大,想一直留在姐姐身边。”
   顾长安笑着摸摸的头:“以后不可任性了。”
   “知道了。”顾乖巧的点点头.
   “好了,看漂亮么?”顾长安为顾带上最后一支簪子。
   “姐姐梳的发永远都是最好看的。阅读95lady.com”顾青青看着镜子,笑的很可爱。“那出去见见来宾吧,今天来了很多人呢。”顾长安拉着顾青青的手往外走。
    “那笙哥哥呢,也来了么?”顾青青的眼忽然一亮,抬头望着姐姐。“嗯,来了。”顾长安在说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眼神也瞬间温柔了下来。
    走到外庭,顾青青低着头,几缕调皮的长发顺着肩膀散落下来,顾青青却不管不顾,眼神游离在诸位宾客之间,直到见到那个背对他一身书卷气的绝美少年。
    位于上座的正是顾老爷跟顾夫人,顾夫人看着搀扶着顾青青的顾长安,眼里瞬时闪过一次阴冷。
    “长安见过爹娘。”
    “青青见过爹娘。”
    顾长安,顾青青对着上座的老爷夫人作揖。
    顾老爷笑呵呵的看着,和蔼的说,“来,青青,到爹爹这儿来。”顾青青顺从的走过去坐到顾老爷身边。
    “原来这就是青青姑娘,传闻长安顾府家中两位女儿都温婉可人,貌若天仙。以前只见长安小姐便已觉得此人只应天上有了。今日一见青青小姐才觉得天仙若此阿!”来宾中一位相貌年轻的公子这样说到。
    “林公子言重了,老夫也很欣慰有这么两个女儿。”林公子的一席话哄得顾老爷乐呵呵的。
    “今日一见青青姑娘真是不枉此生了。”“是啊是啊。”宾客众说纷纭,顾青青却一句未曾放在心上。眼里只有远处那个淡泊纯净的干净少年。
    顾长安坐到顾身旁,与谈笑着。
    “青青姑娘,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顾青青抬眼望去,彼时那个魂牵梦绕的人此时就在顾的眼前,顾青青只顾着盯着少年,却忘了接过礼物。
    “怎么了,,不喜欢么?”牧笙皱眉看着无人理会的双手,顾青青听到马上回过神,羞红了脸。居然一直望着笙哥哥出了神,好丢人。从手里接过那只簪子,是一个造型雪花简单干净的发簪。“没有没有,笙哥哥,很喜欢,青青会一直一直好好珍惜的。”笙哥哥送的东西,怎会不喜欢呢?顾青青看着手里的簪子,心里很是开心。
    灯火阑珊,宾客都已走的差不多了。
    顾青青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在爹爹身边睡着了,待醒来时,下人都已经在收拾桌子,顾青青揉揉双眼,看着顾老爷,顾老爷还是笑眯眯的看着顾。“爹,我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呢。”顾青青嗔怪。
    “爹只是想你多在我身边一会。”顾老爷宠溺的摸了摸顾青青的头。
    顾青青对着爹爹做了个鬼脸便跑开了。
    夜色如水,月光倾洒而下,照拂在青衫的顾身上。顾青青抬头看着月亮,慢慢的放缓了步伐。
    经过花园的时候,却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顾青青本是想一定是有人在幽会了。眼神四下扫了扫,然后在凉亭处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笙哥哥,还有...姐姐?”顾青青呢喃着,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确实是有人在幽会呢,而且还是自己认识的人。顾青青苦笑了下,不想打扰这对璧人。
    蹲下身找了个草丛躲了起来。
    “长安。”牧笙轻轻的叫着顾长安的名字,“嗯。”长安浅笑,“好久不见,我很想你。”牧笙对顾长安诉说着自己的相思。顾青青不禁酸了鼻子,后面的话也没有心思听。
    想念...么?是啊,她也曾想念过一个人。夜里微寒的凉意侵袭而来,顾心里一阵阵冷意,就如同是在寒冬一样。现在明明才是春天呢,怎么会如此冷了呢?是因为笙哥哥从来不会说想她么,终究还是比不过姐姐么?即使这么久,也不能在笙哥哥心里有一个位置么?
    看着他们拥在一起的身影,月光洒在他们身上,是那样的和谐。可在顾青青眼里竟觉得如此刺眼,原来,用情已经这么深刻了么?
    顾青青忽然想起一首诗,玲珑骨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笙哥哥,你知道么?我也会很想念你。
    
彼岸昔年
    “青青,今日姐姐要去城中为你添置新衣,你在家等着姐姐。”顾长安摸了摸顾青青的头,“姐姐要出门么?青青也想去。”顾青青可怜的望着顾长安,希望可以得到姐姐的许可。无奈,终究,顾长安还是带青青出了门。
    面对新奇的事物,顾青青不免好奇,一整个路上都在蹦蹦跳跳,人来人往的人群总是碍事的,不一会,顾青青便被路人撞到在地。
    “哎呦--”顾青青吃痛了一声。“你没事吧?”随着温润的声音,一双手向顾青青伸来,那双手甚至比女孩子的还要好看,顾青青抬眼望去,看到了那似湖水般深邃的眼睛,不禁心跳漏了一拍。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顾青青心想。
    “青青,你没事吧?怎么这样不小心。”顾长安推开拥挤的人群,快步跑到顾青青身边,扶她起来,男子收回手,看着面上带着些焦急的人儿,眼里不禁充满了笑意。
    “长安。”小心翼翼的呼唤,温柔的像是对待一件异世珍宝,顾长安楞了一下,抬眼望去,眼里闪过一丝欣喜。
    “牧笙。你也在这里?”顾长安开心的说到。顾青青望向那个叫牧笙的少年,他就是姐姐经常提到的牧笙么?姐姐从一年前开始,就经常在青青面前提到同一个人的名字--就是牧笙。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年顾青青10岁,顾长安12岁,牧笙12岁。
    从第一次见面顾青青就知道,她是不可能跟牧笙在一起,可是随着时间,顾青青却发现,她越来越喜欢牧笙,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十三岁那年,她还记得牧笙约姐姐出来在一颗河边的青桐树下见面。她忽然很想念牧笙,便偷偷跟姐姐走了出去。
    青桐树下,顾长安一袭白裙,牧笙手里拿着一把折扇,顾青青呆呆的望着牧笙的身影,心里不知是怎么一番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顾长安走了,牧笙也走了,却唯独遗忘了那一把折扇,顾青青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摊开折扇,一股书墨气蔓延开来,“白衣青衫若水仙,长安城里慕长安。”顾青青念着折扇上那句诗。眼角不禁滴落下泪,滴在折扇上,模糊了长安。
    顾青青小心翼翼的将折扇收好,往顾府走去,那天晚上,顾青青一夜无眠,起身写了一句诗“青桐树下有青城,青城眼里牧笛声。”
    夜深了,顾青青也已经睡下,明月孤独的挂在夜空,一间房却依旧亮着灯。
    “安儿,娘是怎么告诉你的?”平时和蔼可亲的顾夫人此时脸上竟有些愠怒。
    “娘说不可与顾青青太亲近。必须厌恶讨厌甚至憎恨顾青青。”顾长安如是说到。
    “那你今天还将他带到外庭来抢你的风头?”顾夫人更加生气了。“娘,青青今天是及笄之年,还怎可不让他出去见见宾客?”
    “住口,你还在心疼这个小贱人,你忘了他娘是怎么样勾引你爹的么?好不容易等他难产死了,居然还生下个小狐狸精。你别忘了是顾青青抢了你爹对你的独宠,你居然...你是要气死娘么?”顾夫人越说越激动,顾长安心里一痛,“对不起,娘,长安知错了。”
    “安儿,别怪娘狠心,你要记得,你要站的很高很高,要把所有人踩在脚底下。”顾夫人搂着顾长安说到。
    顾长安记得,一直都记得,她不曾忘记。顾长安曾经也狠过心,可是每次听到顾青青叫她姐姐,她就不禁后悔起来。小时候,她摔倒,她狠心不去扶她,可是顾青青却也不哭不闹,只是静静地自己爬起来,跑到她身边,甜甜的叫一声姐姐。
    顾青青那样的单纯,顾长安怎可狠下心。
    翌日。
    顾长安来到顾青青房间,将早饭端给她。“青青,今日河畔那桃花开了,你陪姐姐赏花去吧。”
    “那笙哥哥呢,笙哥哥也会去么?”顾青青焦急地询问着顾长安。
    顾长安笑了。“会去,一定会去。”
    顾青青想到昨天晚上心里不禁苦涩,可是那又怎样呢只要她能看到笙哥哥,只要笙哥哥能幸福,她宁愿一辈子这样默默望着他。
    那天,他们三人一同赏花,顾青青很开心,因为笙哥哥夸她今天很美。她说,因为笙哥哥送我的发簪很美。牧笙笑了,你带着它呢,你喜欢就好。
    我喜欢,很喜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顾青青在心里说。终究没有勇气开口。
    接近傍晚,牧笙送二人回家,殊不知推开这扇大门,他们的命运将会发生翻天敷地的变化。
    
长安入宫
  顾青青与顾长安说说笑笑地进了顾府,嘴上的笑还未淡去,心里还萦绕着牧笙那句话。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那么不能与你厮守又有何妨。
    “老爷,青青还太小了,不适合...”还未进入大厅,就传来顾夫人焦急的声音。
    “夫人,这是皇上的圣旨..”顾老爷看着顾夫人,眼中充满了悲痛,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几岁。他何尝不想将青青留在身边。
    “爹,娘,发生什么事了?”顾长安急步走到顾夫人身边,安抚了下顾夫人的情绪。
    “爹爹!”青青高兴的扑倒顾老爷怀里,却发现顾老爷一直皱着眉头“爹爹,你怎么了?”
    顾老爷看着怀里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叹口气:“快到了皇上选秀女的时节了,皇上点名要你进宫。”
    “为何点名要小妹?”顾长安疑惑地开口。
    “皇上的心思,我们又怎能猜得透呢。”顾老爷想到今日白日里的情景。
    长公公亲自来到顾府,要顾家二小姐进宫选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听闻顾家小姐才貌兼具,淑良有德,实乃女子之典范,特此让顾家二小姐入宫选秀,钦此。”
    顾老爷跪在地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半晌,
    传来报道长公公的声音:“顾员外还不赶快接旨?这对你顾府来说可是天大的殊荣了。顾员外可要好好珍惜了,莫要让皇上失望了。”闻此,顾老爷才颤抖着双手,接过了圣旨。
    “草民遵旨。”
    “皇宫?那岂不是要给皇上做妃子?青青不要!”顾青青看着顾老爷难堪的脸色,想到进了宫后再也见不到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心中一阵抽痛。
    她不怕牧笙不爱她,她只怕牧笙忘记她,她只怕余生不能陪牧笙。
    “爹爹,青青不要进宫,青青还想...青青还想陪着爹爹..”顾青青思至此,已然落下泪来。
    “老爷,既然青青不愿,就让长安...”顾夫人看着顾青青不愿进宫,心中一喜,想要把顾长安送进宫。
    “可是,夫人,皇上点名要青青,我们怎能欺君呢?”顾老爷看着啜泣的顾青青,低下了头。
    “皇上没有见过青青,长安的美貌也是众所周知的,我想皇上是不会怪罪的。”顾夫人忙解释。
    顾长安在一旁没有说话,或许她说了什么都没用,自己进宫会是必然的吧。
    “够了!夫人带长安回房去吧。”顾老爷看着怀中的顾青青,吩咐下人将她送回房。
    是夜,顾夫人在房中与顾长安彻谈。
    “长安,娘想说什么,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了。这次进宫可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你只要当了贵妃,你便是万金之躯。你一定要把顾青青那个贱人的女儿比下去。”顾夫人狠狠对着顾长安说。
    “一切听从娘的安排。”顾长安的眼眸暗了暗,想起那个如玉的公子,心底仿佛少了什么东西。
    “安儿,娘这一辈子都受尽了苦,即使那个贱人死了,我也要生活在他的阴影下。你一定要比那个小贱人站的更高,只有这样,你才能把他踩在脚底下。”顾夫人苦口婆心的对着顾长安说。
    顾长安却无心再听,心里只回荡着一句话“你要站的最高,才能把他踩在脚底下。”
    漫漫长夜,顾长安却一夜无眠。
    “爹,长安愿代顾府参加选秀。”翌日,顾长安给顾老爷请安的时候如是说。
    “老爷,长安既然想去就让他去吧,皇上那边,我想先让长安瞒着,等长安封了妃我想皇上就不会在意了。”顾夫人在旁边应和着。
    良久,顾老爷终于松了口。“也罢,那你收拾收拾,等候进宫吧。”
    “姐姐你要进宫么?那...”刚从房里走出来要请安的顾青青担忧的看着顾长安,跑过来抓住了长安的衣袖。那笙哥哥怎么办,终究顾青青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青青,进宫是件好事阿,你应该替姐姐开心的啊。”顾长安摸了摸顾青青的头。
    “是啊,你姐姐既然愿意,就让她去了吧。”顾老爷也在此时发话。
    顾青青低垂着头,不明白姐姐为何这么做,姐姐与笙哥哥青梅竹马,为何要抛弃笙哥哥?
    “青青,不要难过了。”晚上,顾长安推开顾青青的房门,就听见里面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顾青青抬头,看到姐姐进来,终究忍不住哭出了声。
    “傻孩子,姐姐进了宫就可以得到皇上的宠爱,这时间好事阿。”顾长安安慰青青。
    “那笙哥哥怎么办?”顾青青红着眼望着长安,长安楞了一下,叹息“今生我与牧笙无缘,是我负了他。”停顿了一下,顾长安望着她,“况且你不是一直喜欢他的么?我走后你可要好好照顾他。”
    “我...我..我舍不得姐姐...”顾青青哽咽着。
    “别哭了,明日姐姐就要走了,再陪姐姐一次吧。”
    长安城河畔的桃花依然殷红,一顶红色的花娇停在顾府门口,一袭白衣的顾长安走出来,那清冷的面孔,好像遮住了这长安满城的桃色。
    “顾小姐,请上轿。”曹公公的声音打破了宁静。长安迎着朝阳向前走去,阳光在背后落下了一地金色的沙。
    “长安。”一声温润的呼唤,自顾长安身后传来,顾长安没有回头便已知道这是谁,从小到大,他一直这么温润的唤自己,眉眼带着些许笑意,黯淡了这天地间的光芒。
    “曹公公,我们走吧。”顾长安仿佛没有听见一样,上了轿。
    不是我狠心而是我怕我回头之后再也狠不下心。
    直到走出很久,顾长安掀起帘子,回头望去。长街尽头,一个男子孤立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是与长安城的桃花融在了一起。
    隔着天幕,很远地,顾长安都能感受到男子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丝的孤独与无助。
    一行泪就此滑落。
    牧笙,对不起。
    

桃花深巷锁笙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桃花深巷锁笙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