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3:37: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
第5章
望着空荡荡的病房,我茫然无措。推荐95lady.com心里禁不住想诅咒起那女人来,在她困难时我那么尽力地帮助了她,她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这时走过来一个年青漂亮的护士,她说:“你是寻欢吗?她带着孩子走了,临走前给你留了张纸条。”

    我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几个镌秀的字:“芳卉园2046”。

    想必是那女人留给我的住址。原来她并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不过是等我不及。

    幸好我还记得那条街,不然就凭那几个简单的字,我是找不到她的,那太不详细。

    不过2046这串数字我却异常熟悉,一部巨片的名字,梁朝伟和章子怡有很多大胆**的表演。这女人也真会买房,想必她和他老公在那房里也如梁朝伟和章子怡一样尽展风流。版权95lady.com

    我找到那条街那个小区,乘电梯到2046门外时,已是晚饭时间。

    我犹豫了一下,在门外站了一会才敲开那扇门。

    女人正用毛巾擦拭着湿湿漉漉的头发,像是刚洗过澡,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她对我笑笑,说:“你怎么才来呀,我一直在等你。”

    一个女人,刚洗完澡的女人,说她在等我,这无论如何都让我有点想入非非。我心禁不住荡了一下。

    我说:“我来拿我的行礼包。推荐95lady.com

    女人说:“别急,先吃饭吧。你昨晚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呢。”

    我这时才发现客厅的餐桌上摆着好大一桌菜,竟动也没动。雪儿坐在桌前望望菜又望望我,说:“妈妈说,要寻欢叔叔来了才能吃的。”那样子可爱极了。

    看来女人说一直在等我半点不假,只不过她是在等我吃饭,没有任何一点别的。

    我对小女孩说:“雪儿吃吧,叔叔没时间在这吃晚饭。版权95lady.com叔叔还要忙着去找住处呢。”

    女人这时吃惊的问我:“你还没有住处吗?你是才从乡下来的?”

    我不是才从乡下来的,我已来城里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在城里我还有一个舅舅,他家有很宽的房子,可我却跟举目无亲没有两样,在这城里竟没有安身之所!我心里酸酸的,我无法对女人说出心中的苦楚。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拿起行礼包就往外走。

    女人伸手拉住了我,脸有些红红的,急急的说:“现在城里租房不容易,你不如就住我家吧。就当是我租给你的,房租你随时给我就是。”

    我不知怎么说才好,我是多么感激她,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嫂子……”

    那后面的谢谢竟再也说不出口,我听到我的声音有点像哭。

    女人听我愿意留下,脸上竟说不出的喜悦。95女性网她说:“其实我是看你人好,以后雪儿可以多个人照顾。你不要叫我嫂子,你还是叫我姐姐吧,我喜欢这样的称呼。”

    也许她说得对,叫姐姐比叫嫂子更好,那样更亲切。我忽然记起了句我最喜欢的诗,禁不住在嘴里轻轻的念道:“有这样的姐姐,我就不要妹妹了。”

    我想女人一定听见了,不然她不会别过脸去。脸比先前更红,桃花一样可爱的红。

    雪儿向我蹦了过来,拉住我的手,高兴极了,对女人说:“妈妈,寻欢叔叔以后真住我们家吗?那以后放学可以不要刘叔叔来接我了,我不喜欢他,”然后她望着我天真可爱的说:“寻欢叔叔,以后你来接我放学,好吗?”

    雪儿说的刘叔叔是谁,为什么她不喜欢他?雪儿的爸爸呢?为什么他不接雪儿放学?

    脑子里闪过这些疑问,我竟忘了回答雪儿的话。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全文在线阅读雪儿还在问我:“寻欢叔叔,你接雪儿放学好吗?妈妈说,雪儿的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那声音那眼神竟是那么可怜!

    我禁不往蹲下身子,把雪儿紧紧的拥在怀里,说:“叔叔答应雪儿。”

    其实我觉得我拥住的不是雪儿,而是我自己,是多年以前因为没有爸爸而可怜巴巴的我自己。

    我恨雪儿的爸,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这样恨过另一个人,一个我从没见过面,却让我和妈妈都思念都痛苦的人。

    我望望女人,我想问孩子的爸去什么地方了,怎么不把她们带上?!

    但是,我看到女人的脸忽然变得惨白而痛苦,比在那个老医生面前还要剧烈,我忍住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雪儿的那句话,女人一晚上都没开心起来。吃晚饭时她也没说一句话,甚至眼神有些木讷,像是在想着什么别的事情。雪儿很乖,全然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撒娇,默默的吃着饭。只是不时的拿眼睛看看女人,又看看我。

    吃过饭,雪儿也不看电视,独自去了卧室。女人帮我把浴室的水调好,说:“你明天上班的吗?洗了澡早点休息吧。”然后转身收拾餐桌去了。

    女人刚用过的浴室,到处残留着她的体香。浴巾上有几根她的头发,长长的有些卷曲,染成很浅的黄色。

    当我把香皂往身上抹时,想着那香皂不久前还轻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处,竟有点和她肌肤相亲的感觉,忍不住春心荡漾。仿佛真走入了那部大片,自己就是梁朝伟,而她便是章子怡。

    我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这么多年来我才第一次知道我并不是妈妈所期待的那样的好孩子。从前我只知道画画,只知道想法让妈妈忘记痛苦,把与此无关的任何想法都扼杀在了摇篮里。现在妈妈死了,永远的离我而去了,我那些深藏在骨子里的风流便慢慢的露了出来。

    我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竟还偷眼去看了看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我看她是不是像章子怡,结果我发现她美得吓人,比章子怡还美,简直是个妖精,一个冷冷清清的妖精!

    我正对着她的背影出神,雪儿却从背后轻轻的把我拉进了她和女人的卧室,她轻声说:“寻欢叔叔,给我讲个故事吧。我每晚睡觉前妈妈都会给我讲故事的。今晚妈妈好像不高兴,你给我讲吧。”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每天晚上也是躺在妈妈的怀里,听着她的故事入眠的。那些故事陪伴我和妈妈,走过了好多好多,相依为命又寂寞孤独的时光。

    雪儿的话一下子把我带回了童年,我又想起了我的妈妈。我的眼睛望着窗外出神。

    过了好一会儿,雪儿再次用手拉我,才把我从回忆中唤回来。我看到女人已进入了卧室,刚才那张冷清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又有了红晕,那样子羞怯得可爱。

    我为自己在夜里,她老公不在家的夜里,擅自闯进她的卧室而感到不自在,我把眼睛从她脸上移开,我假装去看窗外的月亮。

    这一看,我心比先前在浴室里还荡得厉害,我明白了女人为什么那么脸红那么害羞的原因。

    在窗子外的防盗栏上,赫然晾晒着女人的内裤和胸罩!刚才我只顾望着窗外出神,竟有十几分钟之久,虽然我对那些东西全然视而不见,可女人,她会这么想吗?

    我一下子脸比女人还红,我匆匆的从她的卧室逃了出来。

    我把自己关在了隔壁的房间,从此这将是我夜夜入眠的地方,我不知道我会在这里住多久。

    我喜欢这间卧室,喜欢卧室里的床。软绵绵的被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女人身上的香气就是这样子,也许这被子不久以前还盖在她身上。

    我关了灯,望着窗外的月亮怎么也睡不着,我脑子里翻来复去都是隔壁的女人。虽然我们才相处这么短的时间,但我内心里却对她充满了渴望,渴望了解她。我更忘不了她那出现过两次的痛苦表情,她对于我太神秘,我渴望有一天她能揭开那神秘的一层,把自己在我眼前明明白白的裸露出来。

    这时,我听到了脚步声,女人的脚步声,她向我的卧室走了来,她敲了敲门,轻轻的问:“寻欢,你睡着了吗?”

    那声音有些发颤,虽然我没经历过,但我完全能明白那颤抖是怎么回事。我心跳得厉害,说句实话,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孤枕难眠的时候,我也非常渴望。但我还是在心里祷告,但愿女人不要那样,不要毁坏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要让我鄙视她。
第6章
人的感觉很复杂,尤其是这种时候。我犹豫了一下,穿上衣服起了床。走到门前,我按了一下开关,灯没亮,不知什么时候停电了。

    我打开门,屋里有很淡的月光,女人穿着洁白的睡衣,领很宽很低,隐隐可见胸部以上大片的雪白肌肤。虽然是雾里看花,但那样子却十足的撩人。

    尤其是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女人香气。

    我不敢看她,我怕自己再也把持不住,真答应了她,做出那样的事来。虽然我觉得她老公有些狠心,虽然我也喜欢《2046》里面那些精彩境头,但我是个有道德的人,我不能鸠占鹊巢,得寸进尺……

    我把眼睛看向别处,虽然没有灯光什么也看不清,但我并不需要看清什么。

    我明知故问:“有什么事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如此冷静的,但我必须得这样冷静。我听到我的声音,有点像窗外吹进来的风,凉凉的。

    女人向我靠近了点,说:“我听到不知哪里有‘嗒嗒’的响声,有些怕人。最近这城里很不平静,入室盗窃杀人的案子,已发生了好几起。又停电了,我怕……”

    我很惭愧,原来女人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她来敲门并没别的想法。她只是太脆弱,她只是怕。一个女人,在夜间敲开一个男人卧室的门,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如果不是那恐惧,达到了她能忍耐的极限,她会来敲我的门吗?

    女人不说还好,一说我竟也有点紧张起来。刚才一直沉浸在对女人的胡思乱想中,竟丝毫没有察觉。此时我才注意到,果然有“嗒嗒”的声音,时紧时慢,若隐若现,像是很近又仿佛很远。真像有什么人在某处,轻轻的拨弄门或窗户。

    我怕,我怕那门或窗突然被打开,从外面奔进个穷凶恶极,面目狰狞的人来。我更怕,那奔进来的不是人!

    从小我就怕鬼,虽然自信没做亏心事,但还是怕半夜鬼敲门。小时候,村子里那些爷爷婆婆一说鬼,我心里就有种毛骨竦然的感觉。后来上学了,不跟那些爷爷婆婆一般见识,知道世上根本没鬼,可心里的鬼却怎么也驱逐不去了。

    但是此时,我知道我必须得镇定,我不能让女人看出我也害怕。女人身子有些颤抖,但我不能。女人那么信赖我,这个时候我是她唯一的依靠。

    我一动不动,我侧耳细听。除了女人不平静的的呼吸和那“嗒嗒”声,再听不见什么。这屋子显出一种死寂,鬼片中恶鬼即将出现之前那样的死寂。

    但是,后来我还是听出来了,那声音来自浴室。

    我恍然大悟,心情也放松多了,是滴水的声音,我刚才洗完澡出来时一定没拧紧水笼头。心里觉得很是对不起女人,因为我的疏忽让她害怕成这个样子。

    我向浴室那边挪了挪脚,不想女人却忽然伸手拉住了我,那么紧张,仿佛我会从她眼前消失了似的,她问:“你要去哪?孩子还在卧室呢?”

    我笑了笑,说:“看把你吓的,其实没什么,那不过是滴水的声音。我去去浴室,把笼头拧紧就没事了。”

    女人听了放心了许多,但还是有些将信将疑。那只攥着我的手的手也没松开,只是用另一只手按亮了手机。女人真聪明,那手机发出的幽蓝的光便把周围照亮了。

    虽然那光有几分恐怖的颜色,但我已感觉不到恐怖了。有另一种感觉,很微妙美好,在我心里弥漫,渐渐充斥了我的全身。被女人攥着手真好。

    我竟有些不想向那浴室去,我竟希望去那浴室的路能很长,长到女人能攥着我的手走一辈子。当我慢慢的去了浴室,慢慢地拧紧水笼头,回到客厅,发现女人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松开了时,我竟说不出的后悔。我真不该发现那“嗒嗒”声的源头,即使发现了我也不该说出。

    女人和我都没有立即回各自的卧室,我们默默的站了好一会儿,女人的手机光早已熄灭,但谁也没有注意它消失的过程。直到电来了,我们的卧室都发出明亮的有些剌眼的光芒。

    女人默默地转身走了,望着她的背影,我忽然觉得心里有句话憋得慌,我急急的说:“你不该让孩子她爸出门在外,你需要一个男人照顾。”

    女人的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站住了,好一会儿。她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我还想说点什么,她却走了。有点像逃,钻进卧室,关上了门。

    这一晚上,我没有怎么睡好觉。醒时梦时,这个奇怪的女人,都在我脑子里飘浮她的影子。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了床,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我再不能像昨天那样迟到了。女人过来递了杯热气腾腾的牛奶给我,我很感激的看了看她。她的眼睛有些浮肿,像是哭过。我能懂她,她和我妈妈有太多相似,我昨晚的话让她受到了伤害。

    我觉得我该对她说句对不起,甚至更多,但我望望墙上的钟,时间已来不及了。我转身出门的时候,我隐隐感到女人一直在背后望着我。

    我赶到公司门口时,那个年青漂亮的女总经理早在等我了,她甜甜的笑着向我走来,仿佛我们真认识了很多年。

    可她哪里知道,她笑得越甜对我越好,我心里就越慌。我怕和她说话,我怕露出破绽,我不知道我能对她隐藏多久,要是她看出来了,或是哪天她记忆中的那个人出现了,一切真像大白了,她会怎么对我,会不会大发雷霆?

    在我们就要靠近的时候,在我的任何一个表情她都能看清的时候,我咬咬牙,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没到最后关头,我就一定要把这欺骗进行到底!
第7章
妈妈绝对想不到,她眼里的乖儿子竟也可以如此虚伪。

    我对女总经理笑笑,说:“总经理早。”

    我的声音那么镇定,仿佛我心根本就没有在剧烈的跳。

    女总经理笑得更开心了,向我点点头,却并没提及以前的事。只是把我带到业务部,把我介绍给了那些同事,然后转身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心里感叹道:做假原来并不轻松。

    业务部有十多个人,女士居多,基本上都是美女帅哥类型。女总经理虽都一一对我介绍过他们的名字,我也和他们都礼貌性的握过手,但也许不同的人真就有不同的缘分,有的名字我记住了,有的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其中有两个美女是我昨天见过的,昨天面试时我迟到了,打扰了她们精彩的演说,她们眼神中那种不满和不屑,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她们好像忘了似的,叽叽喳喳的跑来和我套近乎,但我没忘。我明白并不是她们说的那样,并不是因为我们都是新来的所以倍感亲切。她们骨子里那些东西,像她们衣服下高挺的**一样,隐藏得很深,但我却一眼就能看穿。她们只不过以为我和总经理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不然昨天总经理怎么会亲自留下我,今天又怎么会亲自把我介绍给大家?

    昨天面试我的那个高傲男子叫刘一浪,是我们业务部的总经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他太自负太阳刚。他今天来过好几次,每次来,我都会感觉浑身不自在。

    其他的人也不敢再小声谈笑。

    他每次来都会拿眼睛去看财务部那边,财务部和我们之间隔得不远,我们中间是一条过道和一层透明的玻璃。

    财务部没几个人,虽然都是女人,但我对那些人没什么想法。凡是美女上学时都忙着谈恋爱,别指望在那些做会计的女人中找出奇迹来。

    我想刘一浪应该不会那么没有品味,我随着他的眼睛看,我发现那里根本没人,只有一个空着的位置。我不知道刘一浪老是张望那里的原因,我更搞不懂他为什么还有点茫然失神。

    我想在同事的眼神中找到答案,我望望那些同事,却没有人在看刘一浪,他们都装模作样的盯着电脑。只有子郁,和我一样偷偷注意着刘一浪。

    同事中,我比较喜欢的就是子郁了,没有谁有他这么贴切的名字。长脸,碎发,薄薄的嘴唇,皮肤很白。我喜欢他的眼神,干净淡定中有着一丝丝忧郁。

    那种眼神很柔和却足具杀伤力,惹人怜爱。业务部的人都喜欢他,尤其是那些女人,她们总偷偷的看他。子郁在她们心里大概是个高高在上又漂浮不定的人。那些女人无论是脉脉含情的,还是大胆暧昧的,眼神中都有种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

    有几个女人有事没事的找子郁说话,假装不小心碰碰子郁的手,子郁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冷漠忧郁的样子。没有谁看得出他喜欢谁,他越是这样,那些女人越是对他有着想法。

    我觉得那些女人很贱,我如果是她们,我绝不会那样。我会是一株高贵的灵芝,独立百草中,让他自己主动来找我。

    休息时我看到了子郁抽烟的样子,特别迷人。他独自一个人在吸烟处,十指修长,轻轻的吐着烟圈,烟雾中更添了几分忧郁色彩。那样子很优雅,漂亮得像个女人。张国荣可以演《霸王别姬》,我觉得他特别适合演《阮玲玉》。我没见过阮玲玉,我却觉得阮玲玉就他这样子,没有理由。

    他向我招手,没有微笑。

    我还是向他走了去。

    他望着自己吐出的烟雾,有点像自言自语,他说:“我喜欢抽烟,不是因为我喜欢烟的味道。我只是喜欢看那些烟雾,看它们被人从口中喷出,是怎么缠绵着不忍离去,可最后却又不得不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不太听得懂他的话,我也不喜欢看一件事物消失的过程,那样会让人想到太多伤感的东西。

    我只是问他:“刘经理平常总在业务部吗?”

    他轻轻的吐着他的烟圈,说:“是的,不过他平时不像这两天这么无神,这两天柔娜不在。”

    我问:“柔娜是谁?”

    “你没看见财务部的那个空座位吗?就是她的。”

    我笑了,子郁也许不懂我的笑。我不过是在笑刘一浪,看上去那么不可一世,却也不过如此,竟然会因为一个财务部的女人心猿意马。

    我很不屑的问:“财务部的女人?”

    “一个寡妇,很冷艳,仿佛从《聊斋》里出来的妖精。”

    我相信即使有奇迹出现,也不会出现在我们这里。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实在怀疑子郁和刘一浪的欣赏水平。我玩笑的问:“你说得她那么美,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子郁没有回答我,又轻轻的吐了个烟圈,默默的望着烟圈飘向窗外。好一会儿,才淡淡的说:“听说她的老公死得很突然,而且至今死因不明。”

    子郁说这话时,一如先前一样的忧郁淡定,我看不出他对那个寡妇是不是有特别的感情,就像其他女人看不出他更喜欢谁一样。

    但是,他的话让我的心激凌了一下,我忽然觉得屋里的空调吹得好冷,禁不住有点向往外面火热的太阳。

    我对刘一浪和那个寡妇有了某种猜测,某种让人感到不祥,让人有点心惊肉跳的猜测。
第8章
我实在不喜欢那样的寡妇,但子郁的话却让我莫名其妙的对那个寡妇充满了兴趣,我老是不由自主的去看那个空荡荡的座位。我不关心她为什么这两天没来,我只关心她什么时候能来,我确实有点想见到她。

    一个刘一浪喜欢的寡妇,一个冷艳得像妖精的寡妇,一个丈夫死得不明不白的寡妇,她会是什么样子呢?

    心里想着这些问题,竟觉得上班时间一点也不漫长,很快就下班了。

    我一秒钟也不敢逗留,我怕遇到女总经理,我匆匆的从公司逃了出来。

    回到2046号房时,女人正在洗衣服,洗昨晚我换在浴室里的衣服,大概是衣服太少吧,她没用洗衣机。雪白的手上全是白色的洗衣粉泡沫,见我进来了脸有点红。

    我也感到极不好意思,我看到在她手中揉搓着的正是我的内裤。

    她没抬头,问:“回来了?”

    我说:“是的。”

    “上班累吗?”

    “不,上班很有意思。”我觉得该把那有趣的事和女人一起分享,我说:“公司里有很多有趣的事,我们的经理,一个高傲自负的家伙竟然爱上了个寡妇。”

    女人的脸又添了些红色。一个老公不在家的女人,对爱字竟比我还敏感。

    我兴致越来越浓,接着说:“不过,他们两个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那寡妇的老公死因不明。”

    女人的身子忽然猛烈地颤抖了一下,眼神有些慌乱,似乎有些怕我看她。双手使劲的揉搓着,仿佛那条内裤很脏。

    雪儿这时跑了过来,边拉动女人的裙子,边叫“妈妈”,像是要叫女人去什么地方。

    不知为什么女人竟没有理雪儿。

    雪儿生气了,在女人面前使着性子,用力一拉,竟然掀开了女人的裙子。

    女人雪白的大腿,白色的内裤,一下子就闯进了我的眼睛。就像那天表妹**的身子忽然闯进我的眼睛一样,让我猝不及防。

    我慌忙把头扭向别处,躲开那一切,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女人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比刚才还红了百倍千倍,生气的吼了声:“雪儿!”

    雪儿呆住了,天真无邪的眼里忽然涌出好多泪水,转过身来,一下子扑进我怀里,她一定从没受过这么多委屈。

    我说:“雪儿不哭,雪儿乖。”

    雪儿一边揉着满是泪水的眼睛,一边哭着说:“寻欢叔叔,我要看动画片,我要看动画片嘛。”

    原来雪儿拉她妈妈,不过是已到了动画片播放的时间。

    我把雪儿带进客厅,帮她把电视调到少儿频道,和她一起看起动画片来。虽然我对那片子一点也不感兴趣,我还是假装津津有味的看着。

    雪儿不一会儿就不哭了。

    但她却在生女人的气,晚饭时不和女人说话,也不看女人。女人叫她也不答应。只是对我说:“寻欢叔叔,我已经好了,明天就又可以去幼儿园了,你下了班来接我放学,好吗?”

    我说:“好的,叔叔很听话,雪儿也要乖,不要和妈妈赌气了。”

    雪儿望了望女人,果真不生女人的气了,甜甜的叫着:“妈妈。”

    女人正低头吃饭,仿佛在想着什么,竟没听到雪儿在叫她。

    我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碰了碰女人的手,我说:“雪儿在叫你呢,以后不要再凶孩子了。”

    女人这才回过神来,放下碗筷,把雪儿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雪儿的头,柔声说:“雪儿真乖,肯原谅妈妈了。”

    雪儿甜甜的吻了下女人,然后把小脸紧紧的贴在女人脸上。

    她们那么幸福甜蜜,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想起了小时候。

    雪儿真是太可爱了,我如果是雪儿的爸,我绝不会离开这么可爱的孩子独自外漂。我宁愿不要事业也要把她带在身边。

    女人带着雪儿去睡的时候,我还坐在桌边傻傻的想,要是雪儿的爸不离开她们,她们的日子该多么美好。要是我从没见过的爸爸,不让我和妈妈无依无靠,我的今天会是怎么样个情景?我的妈妈会不会离开我这么早?

    女人回头望了望我,说:“去睡吧。时间不早了。”

    她太温柔体贴,太妩媚动人!我一整夜都梦见她,梦见她翻动的裙子,梦见她雪白的大腿。

    早上起来的时候,女人换了套衣服,再没穿昨天的裙子。但我还是忍不住老是往她身上看。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不怎么和我说话,她一定想起了昨天的事。

    早饭后,她送雪儿上幼儿园,我去上班,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分手前雪儿对我说了声“再见。”

    我目送她们远去,好远了雪儿还在向我挥手,嘴里不停的喊着:“寻欢叔叔,记着下班一定来接我哦。”

    一到公司,我就坐在电脑前,查看有关业务的资料。我一定得干出点成绩来,在女总经理发现我不是她见过的那个人之前,在她知道我一直在欺骗她利用她之前,干出点成绩来。

    忽然有人轻轻的碰我,我抬头一看,是子郁。

    子郁轻轻的说:“那个寡妇今天来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不像昨天那么淡炎的,多了点忧伤。

    我把头扭向财务部,昨天那个空座上果然坐了个女人。刘一浪正站在她身边。

    女人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脸,只觉得那背影太熟悉,尤其是她那一头浅黄色,微微卷起的头发。

    我心忽然激动的跳得厉害。

    我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说不可能!但我还是控自不住自己,站起身,向那边走去。

    子郁问:“你也被她迷住了?”

    我头也没回,说:“不,我去趟厕所。”

    去厕所正好要经过那边。

    我把脚步走得很重,女人扭过头来看我。

    我呆住了。女人满是惊讶的脸让我呆住了!

    天啊,和我刚才以为的一样!那个女人,那个叫柔娜的女人,她竟是雪儿的妈!她竟是我的房东!

    子郁说她是个寡妇!子郁说刘一浪喜欢她!!子郁说她的老公死因不明!!!
第9章
我脑子很乱,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面对眼前的一切。

    柔娜很快转过脸去,默默的对着电脑,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好像我只是个陌生人。我敢肯定就是刘一浪,靠她很近的刘一浪,也没看出在这貌似平静的一瞬,我和柔娜之间却吹过了一阵猛烈的飓风。

    柔娜竟然用这样的态度对我,我感到说不出的难过,我难过的不只是这些。我匆匆的离开她钻进厕所,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我的脸好白,苍白的白。

    我在厕所里呆了很久。我恨这个残酷的现实。柔娜曾经给了我多么美好的感觉,可她竟是子郁口里那个被我蔑视的寡妇,那个和刘一浪纠缠不清,老公死得不明不白的寡妇。我想起了雪儿的爸爸,我想他一定死不瞑目。无知的雪儿竟还天真的以为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去很久很久才回来。我不知道有一天雪儿知道爸爸不在了时,她将怎么去面对这样的妈妈,面对妈妈的谎言,面对爸爸早不在人世的残酷。

    我也想起了我的爸爸,我从没见过面的爸爸,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和雪儿的爸一样早不在了。但我比雪儿幸福,我相信我的妈妈绝没有像柔娜那样过!

    我从厕所出来时,我尽量做得很平静。我不要让子郁看出什么来。但我知道我不能像柔娜那样做得足够的好。连子郁那么淡定的人眼神中都会有忧伤,我不得不佩服柔娜,她能在众目睽睽中做到人淡如菊。

    她一直假装和我素不相识,连午饭的时候她也没和我说一句话。在公司那个大大的食堂里,她坐得离我远远的。只有女总经理来找我的那一会儿,她才假装无意的看了看我,眼神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种感觉别人察觉不到。也许跟我看到刘一浪站在她身边时一样,有点酸,莫名其妙的酸。

    女总经理也没和我谈什么,只是问我在公司习不习惯。她对我的关心,让很多人都有了些胡乱的猜测。但我不会去澄清我和她的关系,只有傻子才会那样做。就让他们去猜测吧,反正那些猜测对我有利无害。想想谁不希望自己和女总有那么点关系,谁不希望被别人另眼相看。

    我今天才知道女总经理叫忆兰。我妈妈叫若兰。这让我对女总经理忽然有了亲切感。说也奇怪,我在她面前,竟再也没那种砰然心跳的感觉了。

    下午我一直没往财务部看,我一直盯着电脑,竟管我什么也看不进去,我还是一本正经装模作样的盯着电脑。

    休息的时候,我看到子郁独自在吸烟处。那吸烟的样子,那眼神,连向我招手的动作,都一如昨天。

    我问:“你每天的生活就是重复过去吗?”

    我不知道我的声音怎么忽然多了那么多伤感。

    子郁反问:“是吗?我倒真希望能如你说的那样。”

    这么说来,子郁过去不是这个样子的,他过去应该很幸福。

    老实说我不喜欢过去,我不喜欢过去和妈妈那无依无靠的生活,尽管现在也一样的无依无靠。如果不是回到过去能看到妈妈,就是真有人能让时光到流,我也不会往回走。

    子郁说:“柔娜变了,今下午忽然把电脑调了个方向,不再背对我们了。”

    我没明白子郁的话,子郁也不管我是不是明白,只顾轻轻的吐出一个个烟圈来。

    好一会儿,他才说:“好久好久了,她都没面对我们办公了。”

    然后,他忽然把眼睛看向我,再没了那种淡定,我看到他眼睛里满是猜疑。

    我不知道他在猜疑什么,但我忽然觉得我不敢看他。我把眼睛看向窗外,窗外有剌眼的阳光,我脸上的表情若无其事。

    后来,我才从同事那里,知道了子郁话中的意思,我才明白了子郁在对着我猜疑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柔娜上班本来是面对我们这边坐着的,有一天她忽然把电脑换了个方向,拿背对着业务部了。大家都猜测与刘一浪有关,刘一浪老是拿眼睛去看她。那种眼神让很多女人嫉妒,却让柔娜很慌乱。

    我不知道柔娜又把电脑调回原来的方向,是不是真如子郁猜疑的一样,是不是真因为我。我没在她脸上找到丝毫特别,她冷冷的,没有人能看出点什么。

    她看上去很冷,很美,子郁昨天的话说得真的好确切生动——一个寡妇,很冷艳,仿佛从《聊斋》里出来的妖精。

    下班的时候,我没有和她一起走。她根本没有看我,只顾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她的东西。

    但我在回去的路上等她。也许在没人的时候她对我不会是这个样子,她会像今天以前,我喜欢她以前的样子,像我的妈妈,又比妈妈特别。

    经过一下午的时间,我想清楚了,有些事情不能不确定。虽然我怕,我怕子郁说的是事实,但我还是有很多话想问她。

    我远远的看到她出来了,我心忽然砰砰的跳,那种感觉很美好又很慌乱。

    这时,一辆车开了过来,在她面前停下,车门打开,伸出一个脑袋,却是刘一浪。

    柔娜上了刘一浪的车。

    我的心忽然好痛,当柔娜和刘一浪并肩坐在车里,从我身边猛然冲过时,我差一点跌倒!

    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柔娜有没有看到我,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柔娜是不是跟刘一浪去什么地方做那苟且之事!
第10章
此时我是恨柔娜的,可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恨她。有人说过,要恨,先得爱。难道我对柔娜……?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和柔娜才认识多长时间呀。

    我犹豫着是不是还回2046号房,如果柔娜是去了刘一浪那里,我回去也许还没什么。但如果刘一浪是去了柔娜那里,我回去做什么?做灯泡照亮他们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吗?

    我不想成为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剌,我在街上游荡了很久,漫无目的。

    但最后我还是回了去,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心那么痛,还要对2046号房那么依赖。难道除了这里,我真的再无别处可去?

    我打开门,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看见,不要说刘一浪,就是柔娜,就是雪儿也没有踪影。我这才记起早上雪儿反复叫我下班接她放学的话,记起她不停的向我挥手的动作和期盼的眼神。

    我忽然觉得很惶恐,谁我都可以辜负,可我不能辜负雪儿。她太可爱,太可怜了!

    我匆匆下了楼,我却找不到去接她的方向,我根本不知道那家幼儿园的名字,雪儿忘了说。我怎么那么糊涂,糊涂得像个三四岁的孩子,早上我竟连那家幼儿园的名字都没问就答应了雪儿。

    我向那些路人打听,打听附近哪有幼儿园,我跑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才在一家叫“育稚园”的幼儿园门口见到了雪儿。

    我还看到了柔娜,看到了刘一浪。那辆柔娜和刘一浪并肩坐过的车停在旁边。

    好在他们都向着另一个方向,没有看到我。我把自己躲在了大树下。我不要刘一浪和柔娜看见!不管他们是不是刚做了那无耻的事,我都不要他们看见!

    柔娜弓着身子,一遍遍的对雪儿柔声说:“雪儿乖,听妈*话,我们回家吧。”

    雪儿却拼命的摇头,把眼睛望着大路的方向,说:“不,我要等寻欢叔叔,寻欢叔叔答应要来接我的。”

    多么幼稚的雪儿,她的眼神那么执着,那么认定我一定会突然从那条大路上笑容满面的冲她而来。她没听说过条条大道通罗马,她不知道来幼儿园我走了另一个方向。

    刘一浪有些不悦,问柔娜:“谁是寻欢?”

    敢情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竟连我这个下属的名字也不记得。就算他记得,他做梦也不可能把我和柔娜联系在一起。

    柔娜没有回答他,只顾软言软语的哄着雪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已晚,刘一浪抬头望望天,有些不耐烦,他问:“柔娜,你到底要将就她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是因了刘一浪的话,还是柔娜真的再无法忍受了,她生气了,她不由分说的拉住雪儿的小手就走。

    雪儿却不跟她去,使劲的往后攥,说:“我要等寻欢叔叔,我要等寻欢叔!”

    那声音快要哭了。

    雪儿的固执气得柔娜流出几颗清泪来,她甩开雪儿的手,转身跑上了刘一浪的车,再不理雪儿。

    雪儿“哇哇”的大哭起来,一边用手抹眼泪,一边不停的叫“妈妈!”

    柔娜没有应她,她也一步没向柔娜靠近。

    这一刻,也许我不该再顾忌什么,也许我该向雪儿走了去,伸给她一双幸福的手领她回家。

    但是,我却没做到,我的心在犹豫,我的脚步迟迟迈不出去。

    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刘一浪走向雪儿,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走向了那辆车。

    雪儿在他怀里拼命的挣扎着,哭着。但那“我要等寻欢叔叔”的声音,很快就被刘一浪关在了车里。

    车子远去了,幼儿园门外一片空寂。雪儿的挣扎和哭泣却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很晚了,我回到2046号的楼下时,刘一浪还站在车旁没有走。他背对着我,望着楼上亮着灯光的窗子。我不知道他刚从上面下来,还是根本就没上楼。

    直到走的时候他也没看到我,他根本就不关心别地方。他开车很快,像在发疯。

    我是带着一颗负罪的心打开2046的门的。

    柔娜轻声问:“这么晚才回来……因了子郁的那些话?”

    我看也没看她一眼,我只关心雪儿。

    雪儿也许刚平静下来,正小声的抽泣着。一见到我,忽然又“哇哇”的哭了,哭得那么伤心,比刘一浪抱着她进车时还伤心,还让我难受。

    她嚷道:“你是个坏叔叔,你是个坏叔叔!”然后转身跑进了她和柔娜的卧室。

    我追了进去,柔娜跟在身后。雪儿爬上了床,把被子蒙在头上。我拉起她心痛的把她抱在怀里时,被子已被她童稚的泪水浸湿了一大片。

    雪儿却不再要我抱,像在刘一浪怀里那样挣扎着,拼命的哭骂我“坏叔叔!”

    我不是坏叔叔,我却伤害了雪儿幼小的心灵。我亲手给了雪儿一个美好的梦想,又亲手把它残酷的毁灭!

    我是那么愧疚,但我却不能向雪儿解释。她太小,她听不懂那些解释的话,她不能明白一个大人的无奈。

    我只能简单的对雪儿说:“雪儿,对不起,原谅叔叔。叔叔再不骗你了,现在你提什么要求,叔叔都答应你,好吗?”

    我只能做到这些,雪儿在幼儿园失去的,我希望她给我机会帮她在这里找回来。

    雪儿不哭了,满是泪水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将信将疑。

    我对雪儿点点头,我说:“真的,你说什么叔叔都答应你,再不骗你了。”

    雪儿看着我,好久好久,才用小手指了指床,说:“你今晚能睡在这儿,抱着我,像爸爸以前那样抱着我吗?”

    她说得那么小心翼翼,她一定是怕了,怕我再一次把她带到幸福的高处,又让她重重的跌落。

    没有谁比我更懂雪儿,没有爸爸的雪儿,她对父爱有多么渴望。

    小时候,只要遇到慈眉善眼的叔叔,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只要一瞬就足够,足够让我晚上做梦,梦到我从没见过的爸爸,梦到我躺在爸爸坚实的臂弯里。爸爸的样子,就是那个陌生叔叔的样子。

    我毫不犹豫,我使劲的冲雪儿点头。

    雪儿笑了,脸上的泪还没干,晶莹剔透。她用小嘴吻我的脸,像昨晚吻她妈妈那样吻我的脸。

    天啊,我竟把雪儿的妈妈忽略了。我怎么那么没有思想,那么像个孩子。想想,我如睡了这里,她妈妈又睡哪里?

    我偷偷去看柔娜。我脸很红很烫,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

书名:女神房东的秘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女神房东的秘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美女的贴身男秘书第001章浪漫的夜华子建看着眼前这漂浮的淡蓝色的烟雾,在这昏暗灯光中,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迷离和彷徨,明灭不定的空气里充斥着酒吧的暧昧,华子建没去看舞池里形形色色那些妖媚少女不停的,疯狂的晃动,他只是需要关注一个人,一个30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有一张艳丽的面容,她的眼睛大而有神,坚毅挺直的鼻梁,略薄柔软的樱唇,她此刻在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华子建不得不在心中叹息一声,他很少见到秋紫云有这样的举动,华子建是可以理解的,他知道

  • 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情游戏:神秘金主别过来第1章把她卖了暗纹在木质大门上泛着冷光,脚步声在门前骤然停了下来。“这里面有很多你父亲熟悉的人,荣家现在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会理解,能帮忙的一定不会推辞。”中年男人转头,开口对着荣依姗温和地道。“谢谢陆叔叔。”荣依姗感激地抬头,瞥了一眼窗口处。窗口反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身上的抹胸晚礼服十分贴合曲线,发丝垂落在脸颊两边,眉眼如画,挺翘的鼻子下是嫣红的唇瓣,将皮肤衬得更加细腻柔滑。荣家一朝没落,从众星捧月落到过街老鼠不

  • 小说甜婚蜜爱:老公再娶我一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甜婚蜜爱:老公再娶我一次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甜婚蜜爱:老公再娶我一次第一章大难临头各自飞荣城国际集团迎来了堪称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原本宽敞的办公间里一片纷乱,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惶然。看着高级会议室里不断进出的人们,大家愈发紧张了起来。冷煜城坐在会议桌前,看着面前摊开的一堆文件。脸色阴沉得都快滴下水来。每一个进来的人带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冷总,咱们最大的合作方四方集团毁约了,之前签的订单取消了。”“冷总,陆氏银行刚才宣布撤资了。”“冷总,财务总监跑路了,公司账面没有任何流转资

  • 小说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宠婚:大叔染指小甜心第1章叫个牛郎林菲菲趴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床上,脸上的表情却不是享受,而是犹豫。到底要不要,打电话……叫个牛郎呢?在纠结了十分钟之后,林菲菲忍不住还是按下了记在心里的电话。“你好……”拨通电话之后,林菲菲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电话那边的女人却很温柔直接的道:“您好,这里是夜色俱乐部,很高兴为你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要一个……要……”林菲菲声音发抖,后面的牛郎两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您要牛郎还说织女呢

  • 小说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第1章:说!怀的是谁的种?第1章:说!怀的是谁的种?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哗啦啦——哗啦啦——”传来一阵锁链颤动的声音。简小单躺在一张复古的大床上,手脚被冰冷的锁链拷住。她脸色发白,惊慌的挣扎着,她每动一下,冰冷的锁链就哗啦啦的乱响。这里是哪里?她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自己挺着的大肚子上。顿时头皮发麻,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她,怎么会挺着大肚子被锁在一张床上?“为什么要跑?”黑暗中,一个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男人声音很淡,

  • 小说闪婚总裁别乱动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总裁别乱动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闪婚总裁别乱动第一章我们结束了第一章我们结束了T市最高级夜店“一醉千金”内,萨克斯风音乐悠扬而暧昧。吧台边,才放下空啤酒瓶的郁静曦下一秒就拿起啤酒桶里最后一瓶啤酒:“唔……”又是仰头一饮而尽。啤酒冲过喉,她的眉心这下彻底揪成了结。视线明明是看着渐渐见底的啤酒瓶,眼前却能闪现白佑衡跟郁宁沁缠绵苟合的画面,很辣眼!“静曦,我们不合适,我们到此结束吧!”这句说话在脑子里不断闪现,撞击得她太阳穴发疼。“呵……跟我不合适,跟郁宁沁合适?”想到爱了五年的

  • 小说褚少,离婚请签字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褚少,离婚请签字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褚少,离婚请签字第1章你该交公粮了豪庭酒店束着发盘成团扣在脑后,厚重的黑框眼镜几乎占据了巴掌大小脸的三分之二。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苏乔安看了一眼房间号,1801,确认是跟自己所知道的房间号无疑,她才抬手敲门。“谁啊?”娇媚的女人声音隔着房门传出来。“Housekeeping”沉寂许久,房门应声而开。在房内的女人穿着松垮的酒店浴袍,浴袍下诱人的风景若隐若现。苏乔安看了她一眼后,径直进了房间内。扫视了屋内

  • 小说敬你深情入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敬你深情入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敬你深情入戏第1章路的两边,种满了樱花,大朵大朵的雪白樱花,含羞怒放。车是一辆黑色的布加迪,也就是因为这辆同款车子,被我误上后,我才被厉薄奕给拽上车,一路开到了这个荒凉的郊外。他直接就停在了路中间。路曲折通往正在开发的别墅区,所以车子停在这里,极其不合适。若是后面再有车过来,可能会来不及变道,就会将停在路中间的车子撞个车毁人亡。我僵硬的坐着,一动不动,生怕任何一点声响,惹恼了身边的阎罗,遭来大祸。厉薄奕拿出了一根烟,“啪”一声,将香烟用打火机点

  • 小说痴心有罪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痴心有罪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痴心有罪第01章剖腹产杨城最大的医院妇产科门口,苏小豆拖着沉重的大肚子,被高大的秦谨拉扯拖拽着,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苏小豆挣扎着,怎么也不愿意前进一步。“阿谨,我求求你了,不要让我现在做剖腹产……孩子还没有发育好,他还太小……”苏小豆的眼泪,一颗一颗的顺着脸颊掉了下来。“不行,必须现在做手术。”秦谨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儿的表情。“悦萌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要接受换肾手术……”又是苏悦萌,每当苏小豆从秦谨的嘴里面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都忍不住会嫉妒。苏

  • 小说山海诡录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山海诡录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山海诡录第1章山体裂缝1947年藏区某山下村中小屋内,几个人蹲在破旧的屋门口,屏息凝神看着门外。“那是什么东西?!”突然有人压低声音惊诧到,伴随这句话的还有周围几人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漆黑的夜色下,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东西正匍匐在地上,速度缓慢的往前爬,那种感觉很怪异,像是被埋在地底许久,忽然四肢得到了解放,几近扭曲。“这,这是,是人是鬼?”一个颤抖的女音响起,旁边几人顿时觉得脊背发凉,这样偏僻山村中半夜里爬出的古怪东西,实在很难让人不害怕。季军蹲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