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苍穹天宇12章

2017/12/19 21:35:48 来源:网络 []

小说:苍穹天宇

第十二章 天月
王震回到了天月总堂,离帮主上位典礼还有一天,在王震去金矿、狂沙城寻找仙器的时间里,王震在南海大败南海魔尊的事情,不胫而走,
  传遍了天云大陆。说明http://www.95lady.com/
  已经有些远方的客人,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飞云帮的天月总堂。
  为这次帮主大典,飞云帮盖了三橦新楼阁,数百间房舍,以备参加大典的客人居住。
  最先来的,是路程最远的,四海渔夫,长鱼帮主,鱼头帮主三人,他们还带了大量的海鲜,要赠给王震。
  相国寺离天月总堂很近,无相禅师差人告之,大典当日尽早赶来。
  南海剑宗派了公孙勇为代表,公孙勇穿了件金缕学士袍,手拿折扇,一付风度翩翩公子哥的打扮。
  公孙勇的身份与江湖人不同,他还是千岛王朝三王子,有着纯粹的皇家血统,让他多了分骄傲,昂着头,不搭理那些看起来粗犷的江湖
  人士。
  四海渔夫向公孙勇拱手问候,也只冷冷地点点头,摇了摇扇子,摆足了王孙公子的架子。苍穹天宇12章
  公孙勇一直在人群里张望,希望看到了朝思暮想的梦中人,许双双。
  这次来飞云帮,是公孙勇主动要来的,因为他想找许双双,否则他才不屑参加王震的上位大典。
  工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公孙勇看见了许双双窈窕秀丽的身影,眼睛一亮,兴冲冲地上前搭讪。
  许双双和豹刀,早就来了天月城,以皇家武院官方的身份先去了一趟将军府,皇家武院亦属苍云王朝皇家,既然来到了天月王朝,于情
  于理,要与天月王朝的轩辕将军打个招呼。
  许双双的芳心全在王震身上,对公孙勇没太多好感,但是公孙勇代表了南海剑宗,还是千岛王朝三王子,身份特殊,也不好太冷淡,就
  应了公孙勇的邀请,结伴而行,畅游天月湖。
  天月城游人众多,有很多是来参加飞云帮主大典的武林侠客,总有相识的人,相遇后热情地打招呼,使得天月城比新年看起来还要热闹
  。
  许双双不停地与对面的游人打招呼,其实有好多人并不认识,但是那样可以不用听公孙勇喋喋不休,无聊的自夸与闲扯。来自http://www.95lady.com/
  许双双见面前有一大群人,背着刀剑迎面走来,东月断门刀,银枪门弟子,好几个小帮派的人,他们很少来天月城,这次受到了邀请来
  到了天月城,感觉很新鲜,还认识了很多朋友,非常高兴地结伴而行。
  许双双挤进了人群中,似泥鳅一样的左转右转,公孙勇厌恶地避让着人群,避免混纺着金蚕银丝的长袍起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后,
  许双双已不见了踪影,只有豹刀愣愣地陪在公孙勇身边。
  许双双心里只想着见王震,从南海一别,半王震回到了天月总堂,离帮主上位典礼还有一天,在王震去金矿、狂沙城寻找仙器的时间里
  ,王震在南海大败南海魔尊的事情,不胫而走,传遍了天云大陆。
  已经有些远方的客人,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飞云帮的天月总堂。
  为这次帮主大典,飞云帮盖了三橦新楼阁,数百间房舍,以备参加大典的客人居住。
  最先来的,是路程最远的,四海渔夫,长鱼帮主,鱼头帮主三人,他们还带了大量的海鲜,要赠给王震。
  相国寺离天月总堂很近,无相禅师差人告之,大典当日尽早赶来。苍穹天宇12章
  南海剑宗派了公孙勇为代表,公孙勇穿了件金缕学士袍,手拿折扇,一付风度翩翩公子哥的打扮。
  公孙勇的身份与江湖人不同,他还是千岛王朝三王子,有着纯粹的皇家血统,让他多了分骄傲,昂着头,不搭理那些看起来粗犷的江湖
  人士。
  四海渔夫向公孙勇拱手问候,也只冷冷地点点头,摇了摇扇子,摆足了王孙公子的架子。
  公孙勇一直在人群里张望,希望看到了朝思暮想的梦中人,许双双。
  这次来飞云帮,是公孙勇主动要来的,因为他想找许双双,否则他才不屑参加王震的上位大典。
  工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公孙勇看见了许双双窈窕秀丽的身影,眼睛一亮,兴冲冲地上前搭讪。
  许双双和豹刀,早就来了天月城,以皇家武院官方的身份先去了一趟将军府,皇家武院亦属苍云王朝皇家,既然来到了天月王朝,于情
  于理,要与天月王朝的轩辕将军打个招呼。版权http://www.95lady.com/
  许双双的芳心全在王震身上,对公孙勇没太多好感,但是公孙勇代表了南海剑宗,还是千岛王朝三王子,身份特殊,也不好太冷淡,就
  应了公孙勇的邀请,结伴而行,畅游天月湖。
  天月城游人众多,有很多是来参加飞云帮主大典的武林侠客,总有相识的人,相遇后热情地打招呼,使得天月城比新年看起来还要热闹
  。
  许双双不停地与对面的游人打招呼,其实有好多人并不认识,但是那样可以不用听公孙勇喋喋不休,无聊的自夸与闲扯。
  许双双见面前有一大群人,背着刀剑迎面走来,东月断门刀,银枪门弟子,好几个小帮派的人,他们很少来天月城,这次受到了邀请来
  到了天月城,感觉很新鲜,还认识了很多朋友,非常高兴地结伴而行。
  许双双挤进了人群中,似泥鳅一样的左转右转,公孙勇厌恶地避让着人群,避免混纺着金蚕银丝的长袍起皱,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后,
  许双双已不见了踪影,只有豹刀愣愣地陪在公孙勇身边。
  许双双心里只想着见王震,从南海一别,半个月没见,心里似猫抓似的难受,哪有工夫与公孙勇闲扯,借着拥挤的人群,一溜烟跑开了
  ,溜进了天月总堂。
  不见了许双双,公孙勇恨地跺着脚,瞧见豹刀愣愣地跟着自己,公孙勇暗骂,你家小姐都不见了,你还跟着我干嘛,讨厌的家伙。95女性网
  公孙勇白了豹刀一眼,“还跟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导游,你自己旁边凉快去。”
  豹刀本想发火,但是王震上位大典,有言在先,江湖各帮派来参加大典,暂时搁下恩仇,不要在天月城搅事,否则就是来拆台的,就是
  不给飞云帮面子,是飞云帮的敌人。
  豹刀向公孙勇呸了一口,一点不客气地骂道:“要不是你象屎一样沾着小姐,我才懒得理你,长得那幅熊样,还想学人家泡妞,省省吧
  。”
  豹刀大步流星走了,留下公孙勇气得真翻白眼。
  议事厅内,四绝书生捧着一本封面泛黄的古书,表情严肃,正对着王震大声地诵读。
  繁文缛节,规矩礼仪太多,王震努力地背诵,感觉头都要听炸了,正愁没人解救,见许双双进来,好像看见了救星,露出了笑容。
  许双双见王震一脸乞求之色,明白了几分,拦在了王震面前,“雷大哥,外面有人找你。”
  王震也不待四绝书生准许,拉着许双双的手跑到了外面,留下四绝书生干瞪眼,在后面猛喊,“帮主,三百条礼仪,你记住了吗,明天
  可不能出错啊。”
  云啸天从外面进来,轻拍四绝书生肩膀,笑道,“算了吧,让背了一天,已经难为他了,当年我也是这样,当帮主的时候要背这么多项
  礼仪,差点想不干了,我们江湖中人,不讲究这些,你看能不能简化一点。”
  云啸天深知王震苦处,因为他当帮主时,也经历了那么多的繁文缛节,非常头痛。
  四绝书生有着书生的迂腐,一脸为难,“这都是老规矩,怎么能改呢?要改也要四大长老一起商定才行,我一个人没法改。”
  云啸天捋须而笑,“那就四人一起改吗,明天大典,现在就改。”
  许双双和王震藏在后花园的花丛中,听着前院人声鼎沸吵闹声,感觉花园变成了宁静的世外桃源。
  王震想起地图的事情,将许双双轻轻揽入怀里,亲吻着许双双粉嫩的脖颈,“双双,上次从秦义那儿得来的地图,你交给谁了?是不是
  交给了方星文?”
  许双双吐了吐舌头,王震的亲吻让她脖子痒的难受,从王震的怀里挣脱出来,“你怎么知道,你还会未卜先知啊?”
  王震将地图上标注的埋藏仙器的事,告诉了许双双。
  王震自从苍月城药王山庄与许双双相遇,深知许双双的情谊,又在荒岛上,两人心与心的交流,火热的亲吻,让王震对许双双多了分责
  任与真爱。
  许双双听说地图标注点藏的是仙器,叛徒方星文不仅屈从南海魔尊,与妖兽更是沆瀣一气,又怕又怕。
  许双双眼泪包在眼里,“正是给了那个混蛋,我和师父也不知道他会背叛我们,如果妖兽得到仙器,对整个苍云王朝,甚至天云大陆都
  很危险。”
  王震见许双双太过担心,安慰道,“不用担心,它们现在还没得到一件仙器,等帮主大典过后,我会寻找另外五个。”
  许双双这才感觉好受一点,依偎在王震的怀里,感觉心里非常踏实,强壮的胸膛散发着男人的温度,让她意醉情迷。
  许双双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眼中闪过狡黠的笑意,“那么好的东西,你要是得到了,给我一件好不好?”
  王震嘿嘿一笑,渐渐地低下头,“那你要给我什么好处啊?”
  许双双撅着嘴,调皮地撑着王震接近的脸庞,从他的怀里钻出去,一付对其邪恶动机了如指掌的表情,“你想要什么?要多少钱,你开
  个价。”
  身后传来欧阳子娴有点妒嫉的声音,“傻妹妹,这家伙才不要钱呢,他想要你人。”
  欧阳子娴瞪了王震一眼,牵着许双双的手,指桑骂槐道,“傻妹子,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别相信他们,他们总是嘴上一套,背后一套,
  先承诺你,等得到想要的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妹妹,你可要小心哦。”
  许双双笑着看了王震一眼,见王震一付缩头缩脑,尴尬的表情,感觉很开心,“姐姐,我从苍云有名的金匠那儿,打了几件首饰,都是
  苍云皇家才有的珍品,带来给姐姐,姐姐戴上肯定好看。”
  欧阳子娴一听是苍云皇家的珍品,喜形于色,跟着许双双走了,走到了花园月牙门处,才回头扔下一句,“回议事厅,四大长老找你呢
  ?不务正业的家伙。”
  原来四大长老与云啸天一起商议,将帮主大典的数百条礼仪仪式减少到了一百条,王震大喜,这样他就有时间招呼宾客了。
  王震见到了老友银枪手徐亮,他的身后跟着一名身形高大的五旬老者,一袭青衣,双鬓微白,颧骨微耸,精神抖擞,正是神枪门主,金
  枪卫忠。
  王震有点惭愧,因为曾经诛杀过神枪门副门主,王同,担心金枪神龙护短,跟自己理论,不过金枪神龙脸上是善意的微笑,没有兴师问
  罪的样子。
  徐亮跟王震紧紧握手,“没想到了你小子,居然当了飞云帮主,我们还一起评论飞云帮各种恶行呢,希望你当帮主能将飞云帮恢复往日
  的辉煌。”
  “卫前辈,王震有礼了。”
  王震没有直接挑明自己的歉意,装作什么都知道,只深深鞠躬。
  有时候让对方说话,反而容易把握对方的思路。
  王震猜测不出对方的目的,先敬礼,其实是先礼后兵,如果卫忠很客气,讲道理,他也以礼相待,如果卫忠是来寻仇,照样接着。
  卫忠对王震暗暗称赞,这小子,看起来很年青,做事却经验老到。
  卫忠轻轻拱手,郑重说道,“雷帮主,王同的事,我还要谢谢你,他其实早已被我的师父逐出师门,一直与我门作对,我们早想清理门
  户,因为他行踪不定,很多化身,没有成功。”
  王震在天魔大陆有些经验,门派之争,有时候冤冤相报,没有止境,王震不怕与神枪门为敌,但是那样,与徐亮的关系将会破裂,还会
  伤及无辜,卫忠这么说,让王震松了口气。
  “雷老弟,最近可好?”玄玉道长甩着拂尘,象风一样飘到了王震面前。
  王震对玄玉道长忘记犹深,在天水峰斗血魔,一起战斗过,也算老相识了。
  玄玉道长,身后跟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面色红润如婴儿一般,双瞳闪亮如星,比玄玉道长矮一个头,但是身板挺的笔直,走路脚
  不沾尘。
  玄玉道长介绍,是自己的师父,清风观主清风道长。
  清风观主一直是闲云野鹤之流,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人见不到清风观主,飞云帮年青帮主上位,对清风道长来说,来与不来,只在一
  念之间。
  但是玄玉道长见证王震斗败血魔,松风道长也向清风道长讲述,中月城大战南海魔尊手下头陀,而且最近传闻,由千岛王朝皇家士兵传
  出来的消息,王震大败南海魔尊,及其十二魔将虽然清风道长没见过王震,听了这些故事,很想见其一面。
  闻名不如见面,清风道长轻叹,果然人中龙凤,不同凡响。
  清风观是天云大陆的修真大派,一派掌风,鼎鼎大名的清风道长,亲自前来,对飞云帮来说,算是很体面的事情。
  金枪神龙其实也是一介掌门,但是神枪门比清风观名头小了很多。
  忽然一声高呼,声音似惊雷,盖过了前来的宾客,也让人感觉几分不舒服,“哪一位是飞云帮新帮主?我赵炎要见上一见。”
  来人是比清风道长还要神秘,名声响亮的,天月王朝国师,荣登天月十大高手第一的,烈火剑宗宗主,离火剑神,赵炎。
  赵炎一直闭关修炼武学,上个月出关,一身修为已入渡劫期,询问儿子火龙剑赵龙,最近天云大陆可有什么新闻。
  赵龙将飞云帮易主,南海魔尊与十二魔将被灭的事一一道来。
  飞云帮主是个青年,赵炎没有在意,想当年,赵炎创立烈火剑宗之时,也不过三十出头。
  但是王震消灭十二魔将的事情,让赵炎大吃一惊。
  十二魔将里,都是修魔者,百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有的人赵炎也会过,要想杀了他们,并不容易。
  

苍穹天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苍穹天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无删节落叶不知秋解语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落叶不知秋解语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落叶不知秋解语目录预览:001我们都很傻002被吃了003我爱你的那些事004闹腾的一个夜晚001我们都很傻方瑜语离开叶啸已经三年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他的,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了。要说不爱他嘛,当初离开他的时候明明还彼此深爱着对方。可是当她执意要走了,叶啸却没有了任何挽留。是他们爱得不够吗?现在只能说越是年轻的心,越容易彼此伤害,磕磕碰碰多年以后,才恍然明白了越是年轻的心,越不容易懂得珍惜。她还知道爱他的时候,后来却只能把这份感情

  • 无删节望空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望空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望空目录预览:第1章年少哪能不轻狂第2章肝胆相照是兄弟第3章妖王袭至万里惊第4章无忧阁内有美来第1章年少哪能不轻狂紫牙大陆,北苍无忧阁明心斋中。如果说有什么人是让古涵璐最不屑也最容易冲动的,那么眼前这人算一个。六尺的身高在古涵璐的七尺之躯下嚣张用用手指着古涵璐的脸,鼻孔朝天,怒目圆睁,嘴里不住地冒着唾沫星子,在他右手上,却有着一盘堪比凡世皇宫御用的佳肴让人食指大动。泼妇骂街。虽然没有亲眼看见过这个传说中的场面,但这人的姿势仅一眼就让古涵璐无比正确地联想到了这

  • 无删节小丫鬟也有春天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小丫鬟也有春天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小丫鬟也有春天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很久以前我住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那时我二十六岁。现在我住在一个叫明香村的一个小院子里,现在我四岁。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的,只记得一觉醒来自己就变成一个小孩子了。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我默了!我现在的老爹是个秀才,三十来岁,在这十里八乡的好像还颇有几分才名。听说年轻的时候本来是要考取功名的,怎奈时逢乱世,梁平王起兵造反,某朝篡了位。我老爹十分不齿这位抢兄弟江山的新皇帝,更是万分不齿给他当臣

  • 无删节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上个头条,明星老婆不好当目录预览:第一章保姆式女助理第二章你想做什么?第三章被看光了第四章坚守阵地第一章保姆式女助理李君安气喘吁吁的领着大包小包,跟在一个头戴着棒球帽,穿着非常有型的男人身后。她的胳膊都快断掉了,腿也没多少力气,而这个男人依旧毫无节制的刷着信用卡,将更多的东西往她身上挂。她“伺候”过那么多的明星,遇到过无数的购物狂,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购物会比席墨尧疯狂。也许这是明星们独特的排泄压力的方式,可是却苦了自己……李君安三天前,

  • 无删节若爱只是一场豪赌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若爱只是一场豪赌免费阅读全文书名:若爱只是一场豪赌目录预览:01前男友与前女友02许总不会对女性使用暴力吧03料事如神04不懂事的小职员01前男友与前女友赵薇妍想过很多与许宁川重遇的场景,却没想到过两人会在生意场合相见,他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隔着迷离的灯光,像猎豹捕食一般的目光冷冷的凝视着自己。包厢的门啪嗒一下合上,赵薇妍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局促不安让她的脸更为苍白。一个晚上隐匿的目光变得理所当然,所以下一刻许宁川坐到她的旁边,甚至捏着她的下巴的时候,赵薇妍也没有太惊讶。“

  • 无删节我们的似水年华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我们的似水年华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我们的似水年华目录预览:第1章入学第一天第2章熟悉第3章生气离去第4章住院第1章入学第一天林煜奇开着自己的大学入学礼物--凯迪拉克进入了学校,在距离校门的不远处等待着自己的好兄弟。林煜奇得意的看着自己的车,虽然这辆车不是最贵的,也不是最拉风的,但是却是林煜奇目前最中意的一辆,流畅的线条,亮眼的红色,加上极高的性能,林煜奇简直是爱不释手。林煜奇知道,自己的目标不仅仅是这样的一辆凯迪拉克,但是现在的自己距离自己渴望的目标还有一定的距离,所以自己一定是要

  • 无删节我的王子伊神若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我的王子伊神若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我的王子伊神若目录预览:第一章突变第二章这妈妈是我的吗第三章4s之初遇色狼第四章跟你们杆上了第一章突变“回去?你要我回去?”我质疑的对着话筒提高了分贝,不敢相信电话那端传来的话,“要我回去!我没听错吧!怎么不怕你那位生气吗?”我嘲弄地说着。“小枫,回来吧!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父亲的话虽隔有千里之摇,但我还是隐约感觉到他话里的忧伤,心里莫名的一阵刺痛,鼻子酸酸的,是啊!我真的好久没见过我的父亲了,好久好久。我放下电话轻叹了口气,幽幽开口,“是该回去了

  • 无删节老婆,请入瓮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老婆,请入瓮免费阅读全文小说:老婆,请入瓮目录预览:第1章错乱的一夜第2章临行第3章我不是野种第4章他的女人第1章错乱的一夜清晨的阳光,漏进窗帘的缝隙,漫进了偌大的房间。精致的双人床上,女子睡颜香甜,略微滑下的丝质锦被下,隐约可见女子锁骨下淡淡的痕迹,也有少许因太过激烈,而显得格外显眼,一夜的疯狂夺取,让那女子本来清纯的气质上,多出了一丝成熟的妩媚。丁乔安动了动身子,腿间传来刺痛,让她皱了皱眉,茫然的睁开双眼,待看见一地狼藉的时候,脸色变得惨白。男人厚重的喘息声似乎还在耳边响起,那

  • 无删节箭羽星空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箭羽星空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箭羽星空目录预览:第一章入梦令第二章洪灾掩至第三章箭星初露第四章阳关路远第一章入梦令梦生缘灭,梦死缘生。自古以来,梦是人类一个独有的特征,因为没有人能证明,其他物种有梦。一切有为法,皆为梦幻泡影。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一切尽在梦幻之中吧。邢天是海天市的一个初三大男孩,父亲邢新,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气功师,他从小便跟随父亲学习气功,因为年纪小,所以常常有些成年人没有的怪异想法,比如说,他总是想,如果睡觉也能练功,这样觉也睡了,功也练了,那该多好。小孩子嘛,心里想了

  • 无删节倾世恋之剑落凡尘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倾世恋之剑落凡尘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倾世恋之剑落凡尘目录预览:第一章醉春楼第二章迷倒众生第三章神秘男子第四章设计脱身第一章醉春楼“阿才,小凤,快来,这里有好多鱼。”清澈的溪水跳跃着粼粼波光,小伙伴们正高兴的在水中捉鱼。“哎呀,我抓到一条,快看。”小凤银铃般的声音带着稚嫩含着喜悦,在风中飘荡。“截柱哥,等等我”慕容盈看着在溪水中嬉戏的小伙伴们,兴奋的挥着手,快步跑了过去,可小伙伴们一下子消失了,让她愣在了哪里,乌黑的双眸闪动着错愕。“爹,娘,妹妹,你们要去哪里?等等我……”一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