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乡村春潮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9 15:09: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乡村春潮

第01部 01章
45岁的胡秀英正为明天四个子女的学费烦恼,老公李克虎是个老实巴巴的种地人,上有70多岁的老父与老母,下有四个都还在上学的儿女,一家的生话费用都只靠胡秀英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着。原文http://www.95lady.com/

    胡秀英在市内的一家私营纸盒厂上班,每月的工资才1500块,一家老少全靠她这点工资过活,怎么够呢,所以他们家背了一身的责。

    明天,还差1000块钱的学费,因为子女们明天开学。

    大儿子李小刚22岁,留了一级,现在上大三。

    二儿子李小雷19岁,在上高中。

    三女儿李小彩17岁,也在上高一。

    小儿子李小志15岁,在上初中。

    这样的一串儿女一年的费用可多了,不是一般人家能担当的起的。原文95lady.com不说他们家只靠胡秀英一个人这点小小和工资是远远不够的。

    晚上,胡秀英睡在床上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烦恼,不知不觉暗暗哭泣着。

    睡在一边的李克虎把身子转过来,说道:“明再去借借吧,哭也没什么用呀。”

    胡秀英可实是急了,边哭泣边道:“借,借,每次都是我借,我一个人养着你们一家人,别人只知道我只借不还钱的,谁还借我们呀?”

    “唉”克虎拍了拍自已的头,苫恼的道:“我真没有啊。”

    胡秀英对老公还是忠情的,女人嘛,嫁狗随狗,嫁鸡随鸡,这时一看老公这样子,反而还倒安慰起他来:“克虎,别这样好吗?我明天想想办法,再去借借,儿女的学费一定要交的啊,不然他们长大没有象你一样一辈子呆在家里种地呀,”女人的心还是柔的,她只要自多吃点苦,也不让老公子女爱一点苦。这就是女人。

    李克虎一听,激动的直流眼泪,感激的道:“秀英,我一阵子也会感激你的,你真是我的好妻子,我不知前世修来什么福,能取到你这样的好老婆,”胡秀英忙道:“别这样说,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早上,胡秀英每天都五点起床,做早饭,扫地,收拾乱七八糟的东西,等她忙好了才叫大家起床洗脸吃饭。网站http://www.95lady.com/

    一家人坐一张大棹子边吃早饭边聊天起来:“大哥,明天就要上学了,今天是放假最后一天了,你带出去玩玩好吗?”三女儿小彩娇声道。

    “我也去!”小儿了小雷忙叫道。

    李小刚笑了笑:“好呀,我带你们出去好好玩下,不过你们出去都听话哦。”

    “好啊,好啊,二哥你也去啊?”小志对坐一边的小雷道。

    “我不去了,你们去玩好了,有什么好玩的”小雷不原意的说。

    四个子女中只有小雷最不爱说话,他平时总是一声不响的,好象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去就不去,我们去玩。”小志对小雷做了鬼伸了伸舌头。95女性网

    胡秀英一见儿女这样子开心,内心不觉也是很高兴,突然想起明天他们的学费,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今天到什么地方去借呢,能借的都借了,再一见儿女这样子开心,内心想着怎么也要借到鳙他们好好上学。

    吃完了饭,棹子由老太太收拾。

    胡秀英骑自行车上班了,她家是在郊区,离市内纸盒厂有半个种头的路途。

    这个私营纸盒厂不大,只有十几个工人,胡秀英的车间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外地招聘的一个叫虎仔还只18的小男孩儿,因为虎仔家穷,上不了学,只好出去打工。

    胡秀英每天与这个小男孩在一个房间订纸盒,她很是佩服这个虎仔,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到外地打工,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她很是招顾他的。

    胡秀英一进入房间,只听虎仔忙叫道:“你来了,大姐,”胡秀英白了他一眼说:“叫你不要叫我大姐,你就是不听,我儿子都比你大,你叫我大婶才对啊。”

    “不,可你看上去一点也不老啊,我就叫你大姐,”虎仔笑道。书名:乡村春潮 全文免费阅读

    “我都是老太婆了,还不老啊,”每个女人都喜欢别人说她年轻,秀英也一样,所以脸一红。

    “你哪象老太婆啊,你看上去很年轻啊,我以后取老婆就取你这样漂亮的,”虎仔笑道。

    “去,去,你和我都开玩笑啊,”秀英不觉的脸一红。突然想起借钱的事,不觉脸一沉,闷闷不乐起来。

    虎仔一看,忙问道:“怎么了大姐,”秀英唉了口气:“没什么。”

    “不对,你一定有事吧,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啊。”虎仔看出来她一定有事,胡秀英看他问下去,无奈的把家中的困境说给他听了。书名:乡村春潮 全文免费阅读

    虎仔一听,也急了:“这可怎么办啊?”

    胡秀英无奈的摇了摇头,沉意着

    虎仔突然说道:“哪你去问厂长啊?”

    “厂长可小气了,你不是不知道?”秀英道。

    “哪也得去使一下啊,不使怎么知道啊,上学要紧啊。”虎仔急道。

    秀英想想也对:“好吧,只好使下了。”

    一个60多岁的老头子坐在办工棹后,这个老头长的身材短小,头发掉了也没条了,一脸的狭相,他一见秀英进来,忙道:“有事吗?秀英。”

    这个老头厂长早已打胡秀英的注意了,见她生的风韵存在,一张白皙的粉脸,丰满的身材,可就是没机会下手得到她。

    胡秀英吞吞吐吐的说。“厂长,我我”

    “什么事你快说呀。”老头子忙说。

    “我想问你借1000块钱好吗?下个工资你扣好了”她终于开口说。

    “哦,这么多啊,干什么用啊?”厂长边说边一双眼看珠紧紧盯住她全身打转。内心得意啊,机会终于来了。

    胡秀英最怕老头子的眼神,平时在厂房内也经常用这种看她的,看的她浑身不自在,不觉低下了头,轻声道:“我子女的学费。”

    “好啊,小孩子上学现在是最要紧了,没钱怎么行呢,”老头忙道。

    想不到这次厂长这么痛快就答应了,秀英内心一乐当下喜道:“谢谢厂长,”“先别谢,不过我有条件的,”厂长说罢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在胡秀英哪高高隆起的前胸上。

    胡秀英一见他这个样子,内心想不对经了,低声问:“什么条件啊?”

    “陪我睡一次好吗?”厂长开门见山的说。

    胡秀英一听,羞的脸一红,骂道:“无耻”转身就往门口走,正想伸手开门。

    “1000块不要了?”厂长忙叫道。

    胡秀英一听1000块,不觉愣住了,这1000块对她太重要了啊,有关子女的前程啊,不知不觉呆在哪不动了。

    老头厂长忙来到她的身后,低声说:“你又不是处女,只要你闭一下眼睛,松一下裤带就有1000块了,只要你同意,这1000块我下个月也不扣你工资,给你好了。”

    胡秀英急道:“我可是有家庭有老公有子女的啊,以后怎么见人呢?”不过她内心倒是有点动心了,厂长说的也对啊,只要闭一下眼睛,松一下裤带就有1000块了,再说还不扣工资,老头见她有点忧郁,想想一定有戏,忙火上加油的说:“这有什么关系,我连你老公也不认识,只要你不要跟别人说,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为了子女的学费,胡秀英咬了一下牙,下定决心道:“我答应你,不过只这一次,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哦,”厂长一听大喜,这个老头激动的连口水也流了出了,日想夜想的这个胡秀英终于同意了,忙道:“这就聪明了嘛,”边说边反手一下子抱住她,“别别”秀英自然的挣扎着。

    “都同意了你还挣扎干嘛呀?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老说着就要动手解除她的衣服。

    秀英羞的满脸全红,忙挣开了他的怀抱:“我自已脱,”“好,好,”他放开了她,站一边看着她脱衣服。内心激动的连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双目紧紧盯说她,呼吸急促起来

    胡秀为了子女的前程,无奈的慢慢伸手一个一个的解开胸前的扭扣,一个,二个

    随着的一个个扭扣解开,一点点雪白的肌肤慢慢露了出来

    一件白色上衣脱了下来,只乘一个白色的乳罩,洁白光滑的肌肤露了出来,她虽已45岁,但皮肤还象30多岁的少妇一样细嫩光滑,这时的胡秀英羞的满脸通红,她除了老公外,今天是第一次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怎么叫她不羞呢白色乳罩两条乳带紧紧的扣在她雪白光滑的背上,大大乳房让乳罩有一大半罩不住,深深乳勾迷人极了,“好白,好美啊”看的老头直流口水,胡秀英一狠心脱下了裙子,一双修长雪白光滑的丰满大腿露了出来,这一双大腿和小腿是多么的迷人,看的老头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多么诱人的一双大腿啊。

    一条粉红色的三角内裤包不住她哪浑圆的屁股,一大半雪白的屁股肉露在外面,秀英又咬了咬牙,红着脸把手反伸光滑的背后解开了乳罩扣子,慢慢把乳罩拿了下,当下一对白花花的乳房跳了出来,不停的在胸前跳动着,这一对乳房又白又圆,由于年龄的关系,有一点点下垂,粉红色的乳头迷人极了,四周是一小圈紫红色的乳晕,她这时连脖子也红了,看了看老头,见她正色迷迷的盯着自已的一对奶子看,她这时一狠心双手抓住三角内裤的边缘弯下身脱了下来,雪白平坦的小腹下是一大片又黑又浓的阴毛,她的阴毛很多,布满正个小腹下面,把她的肉缝都盖住了,丰满的屁股又圆又白,中间一条深深屁勾把屁股分成两半这样,她就一丝不挂的赤裸裸的站在老头面前,羞的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第01部 02章
    老头一看见胡秀英哪一身雪白的胴体,不觉盯大了老眼,只见秀英满脸通红,低着头不知怎么样才好呢。

    一张通红的粉脸,白皙的脖子下是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由于生过太多小孩的原因这一对乳房稍有点下垂,迷人的乳头四周是一小圈紫红色的乳晕,一双浑圆的手臂白嫩光滑,再往下看是稍稍有点隆起的小腹下是一大片黑色的阴毛,一双修长光滑的大腿和小腿,一身雪白的肌肤于哪“三角区”上的一大片阴毛一对比,真是黑白分明。诱人极了

    女人上年纪了就是脸上留下岁月的绉文,可是身体上的肌肤还是白皙光滑的,老头厂长看的发呆了,忙起身来到她身边,伸手扶住她那光滑浑圆的肩膀,把她的赤裸裸的身体转了过来,胡秀英红着脸顺着他转过身体,老头激动的再爱不了,一下子把她庄在办工棹上,忙脱光自已的衣服,双手抓住那一对雪白的乳房使经的揉搓着,手指用力的捏着那乳头

    “嗯嗯”李秀英不觉的呻吟着。

    “好美的乳房啊”老头边捏她的奶子边叫道。

    “啊哟痛你轻点啊痛”胡秀英的奶子被他捏的痛死了,拼命叫着

    这样子老头还不过隐,急促的把自已的一张臭嘴咬住了她的乳头吸啃着,吸的那一对雪白乳房全是他的口水,李秀英被他搞的浑身难爱,下体也不知不觉流出了淫水口内呻吟着:“嗯嗯”

    这时老头双手分开她那雪白的大腿,只见大腿中间一下子露出了一条细细的“肉缝”,由于她生过四个孩子,阴唇有点发黑了,阴唇四周布满细细的阴毛,可是里面的肉还是娇艳鲜嫩的,被淫水流的湿润无比。老头急不可待的把自已还不是很硬的“阳具”插入这个湿润的洞内,激动的抽插起来

    “啊啊”胡秀英只觉自已的“阴道”一紧,呻吟起来

    老头只插了十几下,只见他浑身一抖,完事了,原来老头年龄大了,又是兴奋激动,忍不住的丢了。正个软在了秀英的身体上。

    胡秀英正感觉有点舒服,突然觉的自已的“阴道”一热,知道他谢了精,内心不觉有点好笑,这个死老头怎么一点也不中用啊,不过自已刚刚有点舒服,他就谢了出来,不觉有点失落感。

    她忙伸出双手推开了他的身体,赶紧起来穿上了衣服,只老头还是有气无力的扒在办工桌上,忙叫道:“厂长,你没事吧?”

    老头慢慢抬起身体,老脸一红:“不好意思,我老了不中用了,”“嘻嘻没事啊”胡秀英暗笑着。

    “这是1000块,你拿着吧,好让孩子上学。”老头在抽屉时里拿出1000块给她。

    胡秀英接过钱,内心反倒是有点感激他起来,见他只干十几下就真的给自已1000块,有点过意不去的在他的老脸上亲了一下,接过钱就出了办工室。

    虎仔见大姐去了这么久没有回来,就想去看看,刚来到厂长办工室门口,正碰着胡秀英开门出来,见她满脸通红,头发撒乱,又向办工室里面一看,只见厂长正在拉裤子,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内心酸溜溜的狠狠的盯了厂长一眼,胡秀英一见虎仔,也不理他,只管往车间走去,虎仔忙跟着她来到车间,轻声问道:“借来了没有?大姐?”

    “嗯!”胡秀英红着脸低声嗯了一下。

    “大姐,我知道你爱厂长的欺负了,钱借来了就好,你快回家交学费去吧,”虎仔同情的道。

    胡秀英粉脸一红抬头看了一眼他道:“虎仔,你真好,不过你知道了今天的事,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没,没,是平时你对我好,大姐,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虎仔忙说。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胡秀英说道。

    “大姐你快回去吧,你的家人正等着你的钱呢?”

    胡秀英回到家里。只见老公克虎忙问她:“有没有借到钱啊”他可在家里等的急了,这一天他一直是上下不安,只怕老婆借不到钱,那明天的学费就交不上了。

    胡秀英脸一热,拿出钱给他看了一下,克虎一见,激动的道:“你真好,秀英,这下儿女的学费有了,我的心终于放下了啊,他激动的眼睛也湿润了。可他那知道这钱是他老婆用肉体换来的。

    她的婆婆一见儿媳妇借到钱了,也是一阵感动:“秀英,你真是我的好媳妇啊。”

    “妈,你快别这样说,这是我应该的啊”胡秀英忙说道。

    小刚接过母亲的钱也是激动的说:“妈,我一定会好好用功上学的,等明年大学毕业了,我有了工作,你放心,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胡秀英内心很是羞愧,这是用自已肉体换来的钱,但脸上还露出了笑容:“小刚只要你认真学习,妈就心懑意足了!”

    这时只听女儿小彩叫道:“妈,刚才张叔叔来要钱,骂了我们,还打了爸爸一下呢,我们都吓死了呢?”

    “小彩,不要说啊。”李克虎忙喊住小彩。

    胡秀英听了急忙道:“到低发生什么事了,克虎?”

    “没,没什么啊,小孩子乱说话啊。”克虎忙说。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你快说啊”胡秀英急的大声道。

    婆婆一听,只好唉了口气无奈的说:“秀英,是这样的,我们村的张桂龙,以前我们家借来了他三百块钱,今天上午他来要钱,克虎说没钱,再过些时间,可他不同意,还打了克虎一下,说是晚上再来要钱,如果没钱还他,他说对我们不客气的。”

    胡秀英听是张桂龙,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小子是本村的地皮无懒,想起很早以前在他哪借了300块,一直没还他,不过这几年他倒没来要过,今天他怎么想起来要钱了?她越想越急,这可怎么办呢?那小子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晚上他来没钱给他怎么办呢?

    胡秀英正想着,突然想到,这小子不是好色之徒吗?平时对自已总是色迷迷的,这点她早已感觉得到的,我反正已是不干净的身体了,今天给那老头弄的下面还痒痒的呢,老公克虎已半年没和自房事了,我不如她下定决心就说道:“你们放心吧,我这里还几百块钱,我去还给他就是了。”

    婆婆和克虎一听,喜道:“那太好了,你快去吧,”俩人又用感激的眼光看着胡秀英。

    张桂龙,30来岁还没有取到老婆,光棍一个,他长的可难看了,光溜溜的头,还是个麻脸,一双眼睛小小的,是个眯眼形,个子不高,他平时又喜欢偷鸡摸狗,哪个女人还能看上他呀?所以一直是光棍一个,这时他正一个人坐在房间内边喝酒边把一颗花生米扔进口内,抬头一看,只见门外进入一个穿着素衣白裙的中年美妇,见她长的身材婉约,仪表不俗,虽已人到中年,但是风韵存在,她正是胡秀英。

    “在喝酒啊大兄弟?”胡秀英一进入就说道。

    张桂龙一见是她,忙笑道:“大嫂,是不是还钱来了?”

    胡秀英娇笑着说:“不还钱就不能来你家吗?”

    平时她从不和他笑脸说话的,张桂龙一见她带笑脸和自已说话,不觉内心一热:这娘们长的还真不懒,克虎哪杂种可真有福气,要是她是我老婆多好啊,天天可以搂着这个大美人睡了,他边想边对她说道:“可以来,可以来呀,来,先坐下喝点酒吧。”

    胡秀英是有心理准备来的,所以一点也不客气,大方的坐了下来,要是平时打死她也不会与这种人坐在一起,还故意娇声道:“大兄弟呀,我可不会喝酒呢,”张克龙边把酒杯筷子递给她边陪笑道:“你就陪我少喝点嘛”边说边倒了一杯酒给她。

    胡秀英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挡住他那递来酒杯的手说:“我真的不会喝啊。”

    张桂龙见她那柔软雪白的玉手放在自已的手上,不觉内心又是一热,笑道“大嫂,你的手好漂亮啊”说罢忍不住的把自已另一只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抚摸起来。

    胡秀英一见,忙缩回了手,故意娇声说“你干什么呀”张桂龙这时激动的说“大嫂,你好美!我我”

    胡秀英见他这样猴急的样子,内心一喜,美目瞟了他一眼,娇声答道:“是吗?”

    张桂龙再也忍不住了,淫笑说:“大嫂子,只要你陪我一次,我那300块就不要你了。”

    胡秀英一听,见他上勾了,但口内却说:“我300都带来了,我可不答应你,被别人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

    “那有什么关系,我不会对别人说的,你只要答应我,那钱我真不要了,你们家不是正没钱吗?可以吗大嫂子?”张桂龙说完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看,胡秀英粉脸一红,故意沉思了一下,羞答答的说:“那可说好了哦,只一次,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呀,”“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好了,如果我对别人说了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这时的张桂龙只要能得到她,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胡秀英见他说成这样,相信他说,低声道:“嗯,那你去把门关了。”

    张桂龙当下大喜,忙起身去关了门,胡秀英见他关了门,这时的内心一惊,也有点紧张起来,做这种事毕竟是很羞愧的,想想又要对不起老公了,不觉的眼睛一湿,但转念一想,我这也是为了钱,为了家庭,是没办法的,这样一想,心内也开亮起来,张桂龙一下子从背后反抱住她,双手正抱住她前胸那一对乳房上用力的揉搓着

    “嗯”胡秀英呻吟了一下:“不要这样嘛”

    张桂龙揉了一会她的双乳,伸手脱下她的上衣,胡秀英也很配合他的动作,就这样她被脱的一丝不挂了

    一具美丽动人的雪白胴体显现在张桂龙的眼前,一对乳房又白又圆,两颗紫红色的乳头四周是一小圈乳晕,小腹有点隆起,但看上去非常的光滑很让人兴奋,三角区上的阴毛非常浓密,两条洁白光滑的大腿,看的能让人眼花意乱,她的背部同样的光滑洁白,一个丰满的屁股,诱人极了

    这时的胡秀早已羞的满脸通红,张桂龙一见,口水直流,忙脱掉了自已的衣服,一下子抱起她的雪白裸体放在床上,再压了下去,双手分开她雪白的大腿,下身一挺,“阳具”一下子进入她的“阴道”内。

    “啊”痛的胡秀英大叫一声“你你轻点啊”

    原来是桂龙太猴急了,一上床就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这时的秀英都没动情,“阴道”内还不是很滑,这一下子进入怎么不叫她痛呢,张桂龙也觉得自已下身进入的“洞”干巴巴的,紧紧的,胡秀英美目白了他一眼,娇声道:“你猴急干嘛呀,慢慢来啊”张桂龙这才慢慢的抽插起来双手握住她那对雪白的乳房上揉搓着,手指不时的捏住那两颗乳头,“嗯嗯”胡秀英轻声呻吟着慢慢的她开始兴奋起来,一双洁白光滑的手臂也缠在他的脖子上,下身也配合他的动作不时的挺动着,张桂龙不停的一上一下的抽插

    “啊哟嗯嗯快点啊”这时的胡秀英舒服的呻吟着,张桂龙一见她的淫荡样子,下体更加卖力的挺动着,只听的朴滋,朴滋的声音,胡秀英这时的“阴道”已淫水真流,好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不觉失去了理智,把自已的老公子女全扔到脑后去了,口内不停的娇声呻吟着:“嗯好舒服啊啊快点,再快点啊再往里面一点”

    张桂龙真也想不到平时看上去是多么贤惠的胡秀英在床上会浪成这样子,当下兴奋的不得了,一下用力一下的狠狠的抽插着

    舒服的胡秀英把一双雪白的大腿高高抬起缠在他的屁股上,下体随着他插下配合他往上挺,口内呻吟着:“嗯嗯嗯”

    这样子抽插了一会儿,不知是桂龙被她的淫相迷到还怎么了,他突然觉得小腹一热,再也忍不住了,一鼓精液冲出了“阳具”进入了胡秀英的体内,浑身一阵颤抖,就软在了她那雪白的裸体上。

    胡秀英正感到舒服,突觉得自已的下体一热,知道他谢精了,内心一阵失落的感觉,她可是半年多没和老公做爱了,今天和两个男人做爱,正把她内心的欲望点燃了,但这两个男人又都满足不了她,所以有点失落的感觉,这时她的脑子清醒了,赶紧推下他的身体,粉脸通红的起来穿上衣服对还在床上的张桂龙说:“我要走了,你说过的话可要记住”张桂龙这时谢了精,身体也没什么力气了,忙道:“嗯,你放心好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胡秀英一听,吓了一跳,忙问:“什么条件啊?”

    张桂龙脸一红:“也没什么呀,就是就是”

    “你说呀!”胡秀英急道。

    “我不是一直光棍吗?平时没有女人,我也是正常的男人,有时也需要女人嘛,所以我一直都手淫,我想你把你的内裤送给我,以后不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吗?我只好拿你的内裤手淫一下,好吗?”张桂龙一口气说完。

    胡秀英听了,哭笑不得,想了想,他到真可怜的,30多了还没有老婆,反正都和他睡了,给他也没什么,就欣起裙子,抻手脱下内裤给了他,白了他一眼:“你呀以后好好做人,早点取个老婆吧!”

    “嗯,嗯,知道,知道”张桂龙忙应道,接过内裤,象得到宝贝一样的把内裤放在嘴上吻了一下,胡秀英一见他的样子,脸一红就出了他的家门。

    胡秀英回到家已是五点多了,见一家人正在吃晚饭,她坐了下来,女儿小彩忙给她端来钣,她一声不响的吃着,内心想着自已对不起老公和子女,但转念一想,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庭,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李克虎忙给她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的碗里:“秀英,真是幸苫你了,你多吃点。”

    胡秀英笑道:“小志,让你吃,”说罢把自已碗里的肉夹给小儿子吃。

    小志还小,不太懂事,边吃着妈妈给他的肉边喜道:“真香啊,妈妈真好!”

    胡秀英一笑:“吃了以后要好好上学哦。以后长大了要对妈妈孝顺啊”“嗯,嗯,”小志忙应道。

    “妈,我们以后都会好好孝顺你的,你这么幸苫把我们抚养大,怎么会对你不好呢,”小刚说。

    胡秀英见儿女们这样说,开心的笑了想想自已受委屈也值得了 
    第二天胡秀英吃了早饭,骑自行车上班,进入厂内,只见虎仔向她打招呼:“大姐,你来了。” 
    胡秀英一见他,知道他昨天已知道和厂长的事了,不觉粉脸一红:“虎仔,你怎么每天都比我早到啊?”

    虎仔一听笑道:“这当然了,你路途比我远哦,当然我比你早到呀。”

    胡秀英边订着低盒边想:昨天就这么一下子就能挣到1300了,一个月工资才1500,如果自已专靠这1500工资,一个大家庭的开销是远远不够的,再说家里面还背了一身的责,靠这1500是还不清别人的,只要不让别人知道,我不如她越想越对,下身也想得有点庠了起来不觉脸一热,虎仔已和胡秀英无话不谈了,这时他说:“大姐,昨晚我上街去玩,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年龄的女人叫我跟她睡,”胡秀英一听,忙笑问:“后来怎么样了?”她平时经常和他开玩笑的,也习惯了,“当然干了!我还给她50块呢,那女人真骚啊,可是长的没你漂亮呢,”虎仔笑道。

    胡秀英听了一惊:“你还是个小孩子啊,怎么干起这事来了,以后别再这样了,你一个小小年纪出来打容易吗?真是的,听我的以后千万别做这种事了!”

    “可是大姐,我一看女人就想那种事呢,不知道怎么的,不想也不行啊!”虎仔红着脸道。

    胡秀英是过来人,她知道这是少年的青春期,虎仔正是这个年龄,也不怪他,又想想但原自已的儿子们不要象虎仔这样子,要是他们也和虎仔一样,偷偷出来玩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这时只兄虎仔神秘的笑问她:“大姐,你昨天和厂长也”

    胡秀英脸一红,忙低声道:“你可别乱说呀,”“我知道的,厂长这个老东西,都60多了还这样乱来!”虎仔生气说道。

    “虎仔,你会看不起我吗?”胡秀英说。

    “那会呢,大姐你是没有办法的吗?你还是我以前的大姐啊,怎么会看不起你呢!”虎仔忙说。

    “你说的对,我是真的没办样啊,唉”胡秀英唉了口气。

    中午,厂长进入他们的装订车间,一见胡秀英就对她说:“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秀英一听,忙跟着他来到门外:“什么事厂长?”

    厂长低声说:“秀英啊,我中午有个客户来谈生意,要请他吃饭,你能一起去陪客吗?”

    “不行,我又不是陪酒小姐,再说我又不会喝酒,你找别人去吧!”胡秀英很坚决的道。

    厂长一听,急了:“不行啊,那个客户上次来厂内,看到你了,所以一定要我叫你去陪他喝酒呢,要不来他的生意就不让我做了”“我是不会去的,我干活去了,”胡秀英说完转身就想往车间内走去。

    “陪一下给500块。”厂长忙道,他知道她正缺钱,胡秀英一听500,脚步不知不觉的停住了,暗想;陪他一次就有500啊,自已不是与厂长还有张桂龙都有过关系了吗,再做一次也不妨啊,当下脸一红:“你说的是真的吗?”

    厂长怕她后悔不同意就麻烦了,忙拿出500块给她:“给你,这下你放心了吧!”

    胡秀英想了一下,下定决心,伸手想接钱,突见厂长把钱一收:“不过你收了我的钱,你可要把那客户给搞舒服了,让他高兴知道吗?”

    胡秀英一听,红着脸低声道:“我知道,可是我这年龄了,他会喜欢我吗?”

    “这个你放心,他指定要你的,”厂长忙道,“那好吧,到中午你叫我就行了。”胡秀英收了钱回到车间,厂长高兴的走了。

    胡秀英看了看时间还只九点多,早着呢,就开始干起活来。

    “大姐,老东西叫你什么事啊,一定不是好事!”虎仔忙问她,“没有什么事啊,你别瞎想啊”胡秀英忙说。

    “没事就好,大姐,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虎仔象受委屈样子。

    “呵呵,谢谢你虎仔,”胡秀英笑道。

    虎仔也不说话了干起了活。

    胡秀英边干活边想;中午就要陪那个客户了,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年龄不知道多大,要是个年轻一点的多好,如果能满足自已话那就更好了,昨天和他们搞了,昨晚躺在床上还失眠了,她想着想着只觉得自已脸上热了起了,下体也有点庠了,感觉有点湿了,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想这种事呢,她问自已。但不想也不行,控制不住的又胡思乱想起

    很快到十一点了,“大姐,下班了,吃饭去吧,”虎仔对她说,他们平时都在厂内的一个小食堂吃饭的,“哦,你先去吧,我等会就去”她忙说,内心一阵冲动的感觉,就要去陪那个客户了。

    “那我先去了”虎仔说着就走了出去。

    他刚走,厂长就来了,胡秀英上下不安的跟着厂长来到厂外面的一个很不错的酒店,又进入一间包房里面。

    胡秀英抬头一看,只见一个20多岁的青年早已坐在椅子上,穿一身深蓝色的西服,长的很是英俊,看他的皮肤很白,知道他是个有钱的小老板,不觉内心一阵喜欢,他这样年轻英俊怎么会看上我这个老太婆啊,就是想不通,这时厂长忙介绍道:“秀英,这位就是王经理。”

    胡秀英忙来到他面前粉脸一红,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笑道:“王经理你好!”

    王经理一见这个就是上次见到的哪个美妇,也忙站了起来伸出手握住:“大姐,你好,你好,我可认得你哦,可能你不认识我呀”胡秀英是真的没见过他,红着脸笑道:“是吗?”

    “来,来大家都坐下吧,我们先喝酒!”厂长忙道,首先坐了下来。

    胡秀英知道自已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很自然的坐在了王经理的边上位子。

    厂长看了一眼秀英,她就明白过来,忙起身帮他们倒了酒,自已只倒了一点点,就对他们说:“来,大家干一杯吧,”三个人同时干了一杯,王经理这时对身边的胡秀英说:“大姐,你多大啊,能说吗?”

    胡秀英脸一红:“我45岁了,是个老太婆了哦。”

    “啊,看不出来啊,我看你长的最多象30多岁的,”王经理好象很吃惊的样子。

    胡秀英一听,粉脸一红含羞的的说:“是吗?”内心一阵喜欢,那个女人不爱听男人说她年轻漂亮呢。她也不一样。

    “你还不知道呢,我自从上次见到你,回去以后脑子里面全是想你呢,你害得我都失眠了呢,”王经理笑道。

    胡秀英一听,内心又是一阵喜欢,自已都45岁了,还能让一个比自已小20岁的年轻英俊的青年这样子入迷,不觉对他好感起来,忙端起酒说:“王经理,我不会喝酒,我喝一口,我敬你一杯,你干了,谢谢你这样看得起我这个老太婆!”

    “好,好,大姐敬我的酒我一定要干的,”王经理忙端起酒干了。

    厂长一见,忙说:“秀英,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可要好好帮我陪王经理哦,王经理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他又对王经理说。

    “你去吧,这里有我呢,”胡秀英说,王经理也忙说:“去吧,你放心,合同的事没问题的。”

    厂长高兴的走了出去,这都是三岁小孩子玩的游戏,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为了好让胡秀英与王经理单独相处,胡秀英见厂长走了,包房只乘下他俩了,说话也大方起来,娇声说:“来,王经理,我们喝,”“好,喝,喝,”王经理忙应道喝了一口:“大姐,你老公是干什么的啊?”

    胡秀英一听,笑道:“农民,种田的啊”“哦,”王经理这时也不老实起来,右手握住胡秀英的洁白玉手抚摸起来:“大姐,你的手好美啊,又白又嫩,”胡秀英脸一红娇声说:“是吗?哪就让你摸个够呀”也不缩回手,王经理边摸着她的玉手,边把嘴对着她的耳边低声说:“大姐,听你厂长说,你的阴毛很多啊,是不是啊?”

    “啊,”胡秀英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当下羞的连脖子也红了:“这个厂长,怎么这事也对你说呀?”

    “是不是啊?”王经理还是接下问她。

    胡秀英听了羞的半死,这种话怎么可以说的出口呢,红着脸低下了头,“你说啊,是不是很多啊?我就喜欢女人阴毛多的,这样玩起才剌激呢,”王经理不放过她,胡秀英见他越说越不像话了,反正来都来了,让他高兴高兴也没关系的,当下红着脸低声道:“嗯,是很多的,”说完她连耳根也红了。

    “那让我摸摸看好吗?”王经理说着就要伸手往她的下身摸去。胡秀英吓了一跳,忙用手挡住了他的的手:“不用啊,你看门都开着,外面的服务员走来走去都能看到的啊。”

    王经理也是晕了头了,忙说:“对,对,我带去我住的宾馆好吗?”

    胡秀英知道今天是躲不过了,红着脸低声应道:“嗯!”

    俩人忙起身出了酒店。王经理把她带到他住的宾馆房间,反手关死了门。

    王经理急不可待的一下子包住了胡秀英身体,嘴对着她的脸乱吻起来

    “嗯啊”胡秀英刚才在酒店就被他的下流话和那种自已从来没有过调情的手段早已引的全身发热,下体也湿润了,这时再也忍不住的把一双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张嘴迎吻着

    “啊嗯我好难受嗯我们到床上去”胡秀英这时性欲完上来了,口语不清的呻吟道。

    俩人互相拥倒在床上,王经理忙开始脱她的衣服,只一会儿,一具洁白赤裸裸的胴体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只见一对雪白乳房,稍稍有点隆起的小腹下是一大片浓浓的阴毛,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啊,果然你的阴毛这样多啊,”王经理见了她的这一大丛浓浓的阴毛兴奋的叫着,胡秀英双目含春,粉脸微红,美目瞟了他一眼,娇声说:“你笑人家呀,还不脱衣上来啊”王经理如得命令,三下二的脱光了自已的衣服,只见他的下身挺着一根又大又粗的‘阳具’怒气朝天,好象在向她示威。

    胡秀英一看;啊,这么大啊,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样大的‘阳具’呢,这根大东西不知插入自已的‘阴道’是什滋味?

    这时王经理又扑在她的身上,低头吻向她的粉脸,一只手握住她胸前的乳房捏揉着

    “嗯嗯”胡秀英呻吟起来,一双赤裸裸的雪白手臂包住他的背后肌肉上乱摸着,王经理的另一只手这时也伸到她的三角地带,在那柔软浓密的阴毛上又是摸又是抓的,弄的胡秀英淫水不断的流了出来,正个‘阴门’都湿了,上面是热吻,中间是一对乳房被不断的揉搓着,下面是三角区上的阴毛不停的被摸又抓的,这样子三面夹攻,搞的胡秀英浑身发烧,她长到45岁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爱抚过呢,搞的她下身的淫水不断的流出,里面奇庠无比,象好多虫子在咬一样的难受,“嗯嗯好难受你进入呀”胡秀英呻吟着,这时欲火已烧到极点,她再也忍不住的把手伸到下面,玉手握住那根又大又粗‘阳具’引拉到自已的‘洞口’。

    王经理一见,忙下身一挺,‘朴滋’一声,只见整根‘阳具’一下子插入了那个湿润的洞内,“啊”胡秀英只觉得洞内一紧,本来奇庠无比的阴道一下子被搞的舒服起来,王经理这时双手捏住她的双乳,下身一上一下的挺动着

    “嗯嗯好舒服用力一点对就这样啊你真棒”这时的胡秀英失去理智,像个荡妇一样,那还像她平时贤惠的样子,不停的呻吟着

    一下紧接一下,王经理不停的干着

    “啊我不行了要丢了”兴奋的胡秀英浑身一阵颤抖,第一次高潮来临了,她从来没有这样达到高潮过的,舒服的要死:“嗯你真历害啊嗯弄的人家舒服死了嗯”

    王经营见她浪成这个样子,兴奋的把她的一双雪白大腿抬了起来,分别的扛到自已的双肩上,这样子使她的‘阴道’更加突出,插入更加深,“啊你插到我我子宫了啊嗯”胡秀英大叫着

    这样抽插了十几分种,王经理已是坚持不住了,胡秀英也丢了三次,只见王经理一阵颤抖,阳具口一热,一鼓白色精液冲进了她的阴道内

    胡秀英也是快到高潮了,突觉得的自已的阴道内一热,剌激的她也达到高潮,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王经理软下来阳具还放在她的阴道内,只见一鼓白色精液从他的阳具边缘慢慢流了出来

    这次让胡秀英满足了,她从来没有丢过这多次的,只觉得浑身无力,慢发电量睁开美目,见眼前的王经理一脸的汗水,娇声道:“王经理,你真棒,弄的人家舒服死了”“你也是我玩过女人中再让舒服的一个,不知怎么我刚才这样久,我平时也没这样久的啊,是你让我兴奋冲动,我才这样棒的呀,”王经理边说边伸手捏了一下她的粉脸,胡秀英伸手推下了他的身体,这时她的理智清醒了,想想刚才自已的浪荡样子,不觉粉脸一红,王经理躺在她的边上,伸手搂过她那雪白的身体,把她搂在怀里,右手正放在她的一只乳上,用手轻轻揉摸着

    胡秀英依在他的怀内,想想现在这个样子,自已这样一丝不挂的被一个小她20来岁的年轻人搂抱着,当下羞的连脖子也红了,理智已清醒的她忙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王经理紧搂了她一下:“你让我再抱一会好吗?时间还早呢,我对你厂长说了,你下午不用上班了呢。”

    胡秀英一听,娇声道:“你啊,我这样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抱的呀?”

    “你一点也不老啊,你看你的皮肤,这样的雪白光滑,真是美死了,”王经理边说边抚摸着她那光滑的后背,“对了,你多大了?”胡秀英问“24,怎么了?”王经理应道。

    “你啊,我都可以做你的妈了,你怎么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啊?”胡秀英想不通“我就喜欢年纪比我大的女人,象你这样的女人我最喜欢了。”王经理边说边伸手摸在了她的阴毛上:“还有是你这里的阴毛才让我刚才时间这么久的,你的阴毛能让我兴奋啊”胡秀英一听,羞的粉脸通红,白了他一眼,伸手扭了他的胸膛一下娇声道:“你真坏啊,总是取笑人家啊”“我是说真的啊,我喜欢阴毛多的女人啊,”边说边手指不停的在她的阴毛上又摸又抓。

    “好啦,我真的要走了,”胡秀英怕再待下去自已真的会变成一个淫妇了,忙挣开他的怀抱起身穿衣

    回到厂里面,厂长下午放了她的假,让她早点回家。

    胡秀英高兴地骑着自行车回家,边骑边想;这两天是怎么了,怎么碰到这样多的事,先是厂长,再是张桂龙,刚才是王经理,我是不是变成荡妇了?但转念一想,一切都是为了家庭,不过刚才让她满足的王经理人还是不错的,又年轻又英俊,床上的功夫又好,自已从来没有这样满足过的,想着想着不觉心内心乐丝丝的,只要不让别人知道就没有关系了,又有钱挣

    刚骑到村口,正碰着一个老大爷,只听这个老在爷叫住了她:“克虎他家的,你这样早下班了啊,我去年借你的800块我现在有用了,你这几天准备下,我过几去你家拿!”

    胡秀英一听,见是住在村东的杨大爷,去年儿女上学钱不够,还是向他借来800块的,这个杨大爷是好心人,他那时很同情她家的,所以借她钱。这时他要有用了,怎么样也的还给他了,口内忙说:“是杨大爷啊,我知道了,过两天我给你送过去,”杨大爷一听,喜道:“那好吧,”说罢就只管往前面走了。

    胡秀英边骑回家边想;我这有500块了,还差300呢,这两天上哪弄钱去呢?突然内心一亮,对了,听虎仔说他昨晚不是和一个年龄与自已差不多大的女人睡吗?她知道那叫妓女,可我怎么能干这种事呢,不想了,回家再说。

    回到家门口,“妈,你回来了?”女儿小彩叫道。

    “妈,你今天怎么早一个小时间下班啊?”刚从市内上大学的大儿子小刚问道,因为家里穷,小刚又在本市上大学,所以每天放学都回家的,就是为了省点钱,胡秀英笑道:“今天厂里面活不多就早点下班了,”说完想起自已是陪王经理才这样早回家的,不觉脸一红,她边说边往厨房里面走,就做起晚饭来,边暗想:我以前听别人说过的,很多开长度气车的司机都在半路上搭客,碰上女的就玩玩,再给点钱,晚上我不如使一下,可是我还是头一次,怎么好意思开口呢,自已又不是20来岁的少女,人家会喜欢我吗?不对呀,那个王经理不是对自已很入迷吗?管他呢,晚上到时候再说。

    不一会,做好了晚饭,全家都吃了饭,她忙收拾完了,在房间里面换上一件白色连衣裙,这是件无袖的,露出两条雪白的手臂,裙不是很高,是长裙,只露出一双小腿,她平时是个很守妇道的人,从来不穿露背露大腿的衣服,脚穿一双中跟鞋,她从来没穿过什么高跟鞋,拿了一小提包就出来对老公克虎说:“克虎,晚上我要去一下市内有点事,可能晚点回来,你们不要等我了。”

    李克虎是从来不问她出去干什么事的,他是很相信老婆的,忙说:“知道了,”“小志,你在家好好做作业,不要偷懒哦,”她吩咐小儿子,又对女儿说:“小彩,你多教小志啊,”“知道了,妈!”小彩应道。

    “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克虎说道。

    胡秀英拿着小提包就往外走。

    “妈,你怎么不骑自行车啊?”从来不爱说话的二儿子小雷见妈妈不骑车就往外走对她说。

    “哦,小雷呀,妈有点累,不骑了,就到外面搭车去好了,”她边说边往外走。

    来到村口的公路上,见没有车过来,就慢慢往市内的方向走去,不时的回头看看有没有车过来,不过倒是经过两辆小车,她知道这样的小车都私人开的,她要等待的是开长途的运输货车,一般这样的司机都比较花心的。

    正想着,突见身后开来一辆大货车,她上下不安的挥着手,货车果然在她的面前慢慢停了下来,她来到车门口,对着车内的司机叫道:“师傅,能让我搭你的车进城吗?”

    “上来吧”只见司机伸手开了车门。

    “谢谢你啊。”胡秀英边上车边道谢,坐在了副驾驶坐位上,这才打量了一下这个司机,见是个30多岁的男子,长的黑黑的,可能是长期在外面跑长途的原因,所以黑黑的。

    司机又启动车,慢慢开了起来,“师傅,你是哪里人啊?”胡秀英问道。

    司机边开着车边应道:“我是湖南人。”边打量了一下胡秀英,见她长的白静丰满,还很漂亮,内心不觉喜欢起来问:“大姐晚上进城里干什么样事啊?”

    胡秀英正想怎么和他开口说话,见他反问自已,忙唉了口气故意说:“唉,我和老公吵架了,就一个人出来到城里面消消气呢,真是气死人了哦”“怎么气死人了大姐?”司机问。

    胡秀英装出一脸的生气相:“我老公是个酒鬼,天天就知道喝酒,又不会挣钱,我们家又有四个子女,一切的读书学费和家里面生活费都是我一个人负责的,明天还差几百学费没交,所以和我老公吵闹了起来,”她说的都是实话,可是有一点是编的,就是她的老公不是酒鬼,其实他老公人很忠实的,从来没有和她吵过架的,“哦,原来这样啊,你不是去城里玩吗?我晚上正好也到城里住一夜,你是个本地人,不如晚上带我去市内转转好吗?”司机试探着对她说。

    胡秀英一听,内心一喜,但还是故意说道:“不行呀,我到城里去是想借500块钱的,给你当向导了,我没时间借钱了呢。”

    司机又仔细打量了坐在身边的中年妇女,见她虽已人到中年,但长的很姿色,又是一个良家妇女,自已花500给她划得来的,下定决心忙说:“那我给你500吧,”“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呢?”胡秀英说:“我们又不认识,我不能要你的钱的。”

    司机笑了笑:“没关系,我又不叫你还。只要你晚上好好陪陪我就可以了啊”说罢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在她高高隆起的胸上看了一眼。

    胡秀英一听他的话,又见他那色迷迷的样子,当下粉脸一红,含羞道:“这怎么行啊,我是有家庭的人呢,家里有老公有子女的,不行,不行!”

    “大姐,反正我们又不认识,干完了各走各的,再说5,谁会知道呀,你说是不是?”司机说起来是条条有理。

    胡秀英一听,他说的也有道理啊,难怪他是跑长途的,经历的事比自已多,知道他是个老油条了,平时一定有不少妇女给他诱奸了,她正想着。

    司机一见她在思考着,内心暗想,有戏了,我这一套从没失过手的,就伸手摸向了她哪高高隆起的乳上抓了一把:“好不好呀,我们初次见面,谁会知道啊,”胡秀英乳房被抓了一下,粉脸一红,见是时候了,就低着头含羞的低声应道:“嗯”司机见她终于答应了,喜道:“这就对了嘛,你们女人呀,不能总守着一个老公呀,天外有天,也得尝尝别的男人是什么滋味,对不对呀?”说罢伸手在她的粉脸上摸了一下。

    胡秀英脸一红:“对,对,你说得都有道理,小心开车啊,看你猴急的,”“你放心,我开车的技术可高了”说着又伸出手放她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啊,好软的大腿的啊”还隔着衣裙他说感觉出来了,真中此中高手。

    胡秀英也不躲避他的手,让他在自已的大腿上乱摸,突然说道:“你要是给我500块,我就不用进城了”司机一听,忙道:“好啊,那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吗?”说着他向窗外看了看,见公路两旁都是树林,他真是个老手了,想到随时随地就解决。

    胡秀英知道他的意思想到树林内去,当下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经常跟女人这样玩的?”

    司机一笑:“不多,是玩过几次,呵呵,”“那好吧,前面一点往右走有一个小山勾,都是树木很隐蔽的,你先停下车,我们走过去好吗?”胡秀英这个地方以前白天来过的,所以对司机这样说。

    “好吧,还是你本地好,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呵呵”他边说边把车靠边停下,俩人下了车,胡秀英又对他说:“师傅,我们现在起不能说话了,因为这上面有个守山的老头,万一让他听到就麻烦了,”“听你的,”司机答应道。

    已是晚上7点多了,天很黑,连天上都没有一颗星星,俩人就往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林内走去

    再说树林的另一边,也进入一对男女,男的20来岁,女的是个50来岁的中年妇人,不过衣服穿的倒还性感,上穿一件淡黄色无袖上衣,下穿一条黑色短裙,露出一双雪白的大腿,只见俩人来到树林边,男的对女的说:“伯母,你等一下,我先到里面打探一下,我们不要说话,老规定!”

    “嗯,”中年妇女应道。

    再说胡秀英他们,也来到离这对男女只隔十几米的树林内,胡秀英轻轻拍了一下司机,自已指指里面,又指了一下司机,再指了一下地下,意思是叫他在这里等,自已先到里面打探一下有没有人。

    司机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胡秀英见天太黑了,什么也看不清,就慢慢往里面走去,走了二十多步,果见里面有个小小的山勾,见很静,没有人,正想出来叫司机进入,突见右边一个人影向自已走来,暗自好笑,这个司机真猴急,叫他在外面等,怎么就跟了进来呢,就向人影摸去,俩人一下子搂抱在一起。也不敢说话,忙深吻起来,胡秀英只觉得自已的衣服被他一件件脱下,反正天这样黑,什么也看不见,也就大方的端下身体伸手解开对方的皮带,掏出一根发热的‘肉棒’握在手中揉摸起

    再说司机,见等了一会不见她出来,就向东边看,只见一个人影,就走了过去,一下子搂住这个人影,互想搂抱着进入树林

    胡秀英和那个司机完事后两人走出树林,她低声对司机说:“师傅,你答应给500块的。”

    这个男人听了大吃一惊:“妈,怎么是你啊?”

    胡秀英一听,吓的一大跳,听那声音正是自已的19岁儿子李小雷,当下差点晕倒,还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是小雷?”

    小雷一听,也吓的半死,惊道:“妈,我是小雷啊,你你怎么在这里呀?”

    胡秀英一听真是自已的二儿子小雷,脑袋内‘轰’的一声,快晕过去了,天哪,刚才在树林内是和自已的亲生儿子做了那种事,脑子里面一阵空白,神志不清的发呆了,天哪,这不是乱伦吗?再也受不住这样的打激,一下子软到在地上。

    小雷一见,慌忙端下身扶住了她,急叫道:“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胡秀英慢慢睁开双目,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听见小雷叫她,伸手用力打了小雷一巴掌,一下子推开了小雷的身体,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这个畜生天哪我做了什么事了啊”

    小雷一听,吓的半死,想不到自已刚才在树林内是和自已和妈妈做了那种事,越想越觉得问题严重,这是天地不容的啊,不觉双腿一软,跪在妈妈的面前哭着:“妈你打死我好了,我不是人啊,是畜生啊!”

    胡秀英脑子还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办好,急的她哭了起来:“呜呜我以后怎么做人啊?倒不如死了算了”

    小雷一听,哭道:“妈,妈,你可千万别死啊,家里一家人都靠你呀,你死了,一家人怎么办啊妈”

    胡秀英一听,突然脑子清醒了,想起了家内的老老少少,如果自已真死了他们可怎么办啊?忙止住了哭声,颤抖着声音问道:“小雷,你怎么在这树林内啊?”她想总得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小雷见到这种地步了,老老实实把他和那个50来岁女人关系说了出来。

    原来,李克虎还有个哥哥叫李克龙,56岁,取了一个老婆叫阵玉娟,夫妻俩生了二儿一女,长子李金存,快30岁了,已成家了,二女儿李美玲已出嫁,小儿子李金亮20岁,这个小子好吃懒做,都不上学了,成天在家与一些小混混胡搞在一起。

    小雷的伯母阵玉娟已49岁了,她的老公李克龙好几年前就性无能了,所以忍不住夜里的寂寞,她见自已的侄子小雷生的英俊不说,再让人放心的就是小雷不爱说话,这样和小雷好就安全多了,她知道小雷话不多是不会说出来的,就和小雷勾搭上了,他们俩人都在这个树林内约会做爱,今晚他们正好也来到这个树林,想不到在林内都认错对象了,才成了母子乱伦的事情了。

    胡秀英一听全明白了,盯大眼骂道:“小雷啊,你还是个小孩子啊,怎么和你大妈干这种事啊?你”气得她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小雷吓的低下了头,心内想着;你别都怪我啊,我到树林里面还不是你先抱住我的,但他却不敢说出来,知道妈妈正在气头上。

    胡秀英这时想着刚才在林内自已那淫荡的样子是与儿子在做不敢想象下去,自已以后还怎么面对小雷,母亲的一点威严都没有了,怎么办啊,天哪

    小雷这时小小心心的说:“妈,你别生气了,今晚的事我们不告诉别人就没事了啊,”胡秀英想了想,没办法了,自已又不能死,死了一家人怎么办?事已如此,见小雷年纪还小,刚才被自已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怕他也想不开,就说道:“小雷,今晚的事你千万别说出去,你就把晚上的事全忘了吧,就当没发生过一样,你能做到吗?”

    “我能做到,妈,还不相信我的嘴吗?我是不爱说话的啊你就相信我吧。”小雷听妈妈这样说,内心放宽了。

    胡秀英无奈的唉了口气:“我们先回家吧!”

    小雷低着头跟在母并身后边走边想:妈晚上一个人在这树林里面干什么呢?又想到刚才母亲在林内那种淫荡的样子不觉想的激动起来,心头乱跳。

    胡秀英进入家内,已是晚上9点多了,只见一大家人都还坐在院子里正凉爽着。

    小儿子小志一见妈回来了叫了一声:“妈你回来了,怎么和二哥在一起啊。”他看到了跟在妈妈身后的小雷,胡秀英脸一沉:“路上碰到的,”这时女儿小彩忙端来一条矮橙叫道:“妈,你也坐下凉凉吧!”

    胡秀英坐了下来,双目瞟了一下小雷。见他一声不响的只管回房去了。

    小彩一见小雷,生气的说:“二哥每天都不声不响的,真是的”小志拿起扇子帮胡秀英扇了起来:“妈,我给你扇凉。”

    “还是小志最好,知道帮妈扇凉”胡秀英免强笑道,胡秀英本来早已想回房去了,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她那有心情坐这里,不过她是个坚强的人,看一家人这样开心的在一起凉爽,她不想扫了他们的兴,这时婆婆也笑道:“就小志嘴最响,不象老二整天不说话,呵呵”小彩对小志说:“小志,你现在对妈妈好,等长大也要象现在一样对妈妈孝顺知道吗?

    小志忙说:“姐,你也不要说我,你以后也要孝顺妈妈哦”这时小刚从房内走出听他们在说话,也笑道:“你们在说什么啊?”

    胡秀英见一群儿女都这样开心,内心好高兴,但一想起刚才在林内和小雷的事,不觉发呆了。

书名:乡村春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村春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20章

    原标题: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20章小说名称: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第二十章被叫嫂子了“不可以。”一道冷裂的声音传来。沈夕站起身,跟大家同时齐刷刷的望向声音来源处。正面进来了5位俊男美女。刚刚说话的是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除了薛少诚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此时的薛少诚看到许姗姗有点开心有点忐忑。这时进来的其中一美女立马飞快的走向沈夕,拉起沈夕的手说:“嫂子好,我是欧阳念。”“嗯?叫我?”沈夕没反应过来。“嫂子?”众人也把目光转向欧阳念。沈夕同时注意到了她的小舅舅一直很淡定,于是问:“小舅舅?”薛

  • 荒帝传20章

    原标题:荒帝传20章小说书名:荒帝传第二十章十三爷领头的站起身来,一脚踏在板凳上,一手撑着桌子,一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后,斜眯了一眼西门芷苡,细条慢理地说道:“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咱就开始吧……”“好啊,那就开始吧!”西门芷苡抽出了她的长剑,无所畏惧地说道。“吆喝,今儿还碰上个野性子的女人,刚好你们都闲得蛋疼,那就陪她玩玩呗。兄弟们,给我好好招呼着!但给我小心点,别把这个女人的脸弄花了,要不然我扒了你们的皮,听到没有?”看来领头的在这很有威严,高声问到。“听到了!”其他所有的衙役都整齐地回

  • 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20章

    原标题: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20章小说名: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第二十章妻管严不得不说顾修远的眼光真的很好,穿着脚上的这双平底鞋很舒服,而且一点也不比刚才她穿的那双高跟鞋要逊色。要是顾修远去当造型师的话,她就当他的经纪人好了。说不定这样她路悠然还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经纪人,到时候大把大把银子入袋……不过顾修远真的去当造型师的话,一想到造型师那有点娘娘腔的声音和动作套在他身上,路悠然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笑什么?”“没什么……”路悠然越笑越欢,但就是不肯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要是顾修

  • 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20章

    原标题: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20章书名: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第二十章我说到做到“走吧,还待在这里做什么?”方心语冷冷的说出这句话,然后也往外面走去。方常胜一句话都不敢说,片刻之后就跟在了方心语的脚步后面。两个人上车之后,方心语坐在驾驶座前面,望着坐在后面的人,冷冷的笑了起来。看来她的父亲还是知道羞愧的,现在也不敢坐在她的旁边,只是羞愧有什么用呢?什么东西也挽回不了,只会给人带来更多的伤害。当年那件事情,若不是方月容横插一脚,她又怎么会落得流产的下场呢?然而时光也不能倒退了,当年那个孩子失

  • 我的师傅是妖兽20章

    原标题:我的师傅是妖兽20章小说:我的师傅是妖兽第二十章:引蛇出洞康图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失手,因为距离他上一次猜错骰子点数已经过去十年了。他本是越洋国人,不到十岁家人因为养不起太多孩子,就把他送到了寺庙出家当了和尚。在寺庙得到一位武道高僧的指点,武道上有了一些造诣。但他不堪忍受僧人清苦的生活,不到20岁便还了俗,偷渡到了澳城,在一家赌场当了保安。被澳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赌场生活所迷醉,竟是放弃了武道,潜心研究赌术,将十几年的武道修为全部投入到赌术上,加上昔日受到高人指点,毕竟天下绝技道源归一

  • 潜个总裁好乘凉20章

    原标题:潜个总裁好乘凉20章小说名:潜个总裁好乘凉第020章终于被我逮到你了自从知道了她一厢情愿认为的经理是总裁后,林海眠简直一蹶不振,表面还是一副很正常的在努力工作的样子,只剩内心千万匹草泥马奔腾不息,天啊,她到底是有多蠢才会认为他是部门经理。易欢欢时不时的瞄一眼林海眠,就她对林海眠的熟悉度来说,这个时候不能再刺激她了,否则,会当场崩溃大哭的。心思各异的两人诡异的度过了安静的上午,愣是一声不吭,一个时不时愁眉苦脸的,一个时不时露出抹贼笑。午饭时,久违的总裁大人和助理大人(没错,总裁助理已被易欢

  • 神灭之界20章

    原标题:神灭之界20章小说:神灭之界第019章祥武十刀姚羡琦脸色白里透青,青中带紫,咬着牙齿一字一句道:“你们不会得逞的,滚。”冼立风对她露出不屑神色,目光转向何离剑:“小子,你那杀了老三的师父不在吗?”何离剑冷淡地看着他,对他毫无惧色:“你也想死?”冼立风暴发出一阵长笑,朝他一步步走去:“不,我想他死,他不在你就先死吧。”姚羡琦短剑微微一抖:“滚,这里是我的地方。”冼立风对她视而不见,没有停下。何离剑没有避让的意思,也没有阻止姚羡琦插手的意思:“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冼立风禁不住慢下脚步,警惕

  • 万能信用卡:娶个仙女当媳妇20章

    原标题:万能信用卡:娶个仙女当媳妇20章小说名:万能信用卡:娶个仙女当媳妇第二十章两个女人一台戏反呢,你在热情过后,表现的冷冷淡淡,仿佛是对人家没有兴趣了,这个时候女生则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产生重重猜疑。“凌天,你说我这样好不好啊?毕竟我和刘佳冉都已经那么久没有见面了,现在见了面不寒暄几句,相反还要装作故意不搭理的样子,会不会让刘佳冉更加的反感我?认为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韩飞疑惑的看着凌天,因为我凌天之前特意交代自己,来参加聚会以后,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包括和刘佳冉的对话,都要经过凌天的同

  • 爱你,烂在恨里20章

    原标题:爱你,烂在恨里20章小说名称:爱你,烂在恨里第二十章不要在叫我若若我的讽刺让他失去了所有耐性,他一拍桌子,腾地起身大手就卡住了我的脖子。“别以为你这么点证据就能威胁到我,我随时能毁了你!”他额角的青筋蹦现,声音里都是暴怒的寒霜。“那你就掐死我啊,余奕凡,你要是敢掐死我,我就敢保证,一个小时不到,你亲亲宝贝儿的音频就能发到各大网络平台上,她不是正在转型做演员吗,想红啊?我帮帮她!也不枉她叫了我三年的姐姐。”他的手指松了又紧,反复几次,让我一直在窒息的边缘徘徊,看我一点都没有退缩的意思,他终

  • 证道长生20章

    原标题:证道长生20章小说名:证道长生第二十章孟府相亲比起天江府,青羊镇离惠风镇更近,正午刚过就快到了。一路上风平浪静,并没有遇到危险。“真是幸运。”孟长生抱着小白眺望着前方的惠风镇。船家闻言连忙附和:“是啊,托公子爷的福!”他却不知,孟长生所谓的幸运并不是指他们没有遇到海贼,而是海贼没有遇上他们!幸运的是海贼!“公子爷,小人就送你到这里了。”船只靠上了码头,孟长生点点头,付了钱上岸了。当孟长生来到集市时,竟然引起了轰动。不少小摊小贩热情中带着敬畏,有送水果的,有送肉食的,还有的送布匹……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