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与帝为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9 13:51: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与帝为谋

第一章 被迫入宫
宣帝三年,赵云岫得怪病两年初初醒来,命她以秀女身份入宫的圣旨就传到了门庭冷落的赵府。《与帝为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眼下赵老爷因两年前的事被皇上迁怒摘了官帽关在大牢中,前两日大牢中传出消息说赵老爷大病,怕是熬不了几天了。赵云岫的娘亲林素菀左右为难着,云岫若是以秀女身份入宫,赵老爷自然会因着这层关系被放出来,最是无情帝王家,宫中规矩繁多,云岫若是入了宫,恐怕这辈子都无法恣意而活。再者,后宫嫔妃众多,皇上又岂会只钟情于云岫一人? 更何况大周皇族有条祖训:皇帝大行后,除皇后与储君生母之外,其余的嫔妃都要殉葬。 初初醒来的云岫,气色尚不好,贴身的丫鬟缈缈一边给她梳着妆,闷闷的叹了声:“小姐总是逃不了入宫的命!” 两年前,皇上为拉拢官居尚书令的赵宏,下旨封赵宏的女儿云岫为云妃,云岫不愿入宫,可圣旨难为,是缈缈出了个妙主意,说是云岫若病得要死了,定然是不能入宫了。宫里来接云岫入宫的太监一看云岫病入膏肓,自是不能入宫了。赵宏提议以庶弟赵祥之女代替云岫入宫,太监便赶紧着回去将此事禀了皇上,赵家必定要有一女入宫,既赵云岫病入膏肓,也就只有赵云欣顶上。 云岫假病之事传入宫中,皇上震怒,摘了赵宏的官帽打入大牢,只是后来云岫真的莫名其妙的大病,而皇上却忘了将赵宏放出大牢。说明95lady.com 刚梳妆好,林素菀推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个包袱,催促了缈缈一句:“缈缈,你赶紧着收拾好细软,我们连夜离开京城!” 缈缈愣住,赶紧去收拾东西。因着赵老爷入狱之后,赵府的下人们早就遣散了,府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缈缈收拾起来也快。 只是云岫脸色一惊,看着容色苍白,眼神却坚定的娘亲,惊愕的道:“我们若抗旨逃走,皇上必定牵连爹爹和大哥,女儿已经害得爹爹至此,又岂能再罔顾爹爹的性命,还要娘亲陪着女儿奔波逃命?” 赵府的后门,雇来的马车已经在等着了,只是一直未见有人从府里出来。 “岫儿,你真的决定进宫了?”林素菀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岫,眼里满是心疼。 “女儿入宫,是救出爹爹的唯一办法,既然注定了要入宫的命,再逃也是枉然。”云岫坚定的说。 第二日,赵老爷就从大牢里放了出来,也不是什么大病,宫里传了太医来好生诊治,几天便好了大半。版权95lady.com 看到女儿能够醒来,自己又从牢中无罪释放,兜兜转转,云岫还是要入宫,赵宏心中颇多感触,入宫的前一夜,赵宏在书房中交代了云岫好些话。 “宫中险恶,爹爹不愿你入宫,只是你入宫之事已不可扭转,爹爹不愿着你荣华富贵,恩宠无二,只愿你宫中安好。”赵宏语重心长的嘱咐着。 云岫微微低着头皆数应下:“女儿知道。爹爹不必担心,女儿只是以秀女身份入宫,不一定会被皇上选为后妃,宫女年满二十五岁便可被放出宫来,届时女儿便就能与爹娘团聚,侍奉在旁。” 赵宏摇了摇头,叹道:“如何能料到你不会被皇上选中,你眼下才十九,到二十五岁还有六年,宫中岁月漫长,皇上又岂会注意不到你?” 云岫不语,爹爹担心的不无道理。沉默许久,赵宏又嘱咐了一句:“能否被皇上选中先暂且放下,进了宫,你切要小心着云妃,当年若非我强逼,她也是不愿入宫的,眼下她虽宫中得意,受尽恩宠,怕是还记恨着当年的事。说明http://www.95lady.com/” 云岫记下,宫里来的太监已经催着云岫进宫了,按着出身士族官家秀女入宫,可以带婢女一同进宫,赵宏让缈缈随着云岫一同入宫,身边到底算是个有信任的人。 一顶顶软轿缓缓抬进了皇宫内院,云岫未曾掀开帘子去回望一下赵府,以及不舍的爹爹娘娘,只心里将爹娘的模样记下,赵府的轮廓记下,但愿她有出宫之日,还记得回府的路…… 赵宏目光深邃的看着云岫坐的轿子渐远,事情岂是云岫想的那样简单,他心中忧虑的则是多年前皇宫之中的一段秘闻……
第二章 丑颜避宠
被选入宫中的秀女均被安置在储秀宫,由教引姑姑管着,每日要学习女工、沏茶、学习宫中礼仪,半月之后,再由皇上甄选,选中者则为妃为嫔,未入皇上眼的,则一律充当宫女,伺候主子或分配到六尚二十四司。 入宫将近半月,赵云岫与储秀宫的姐妹也大多相熟,了解了几分。姑姑是个好人,虽严厉了些许。 今日,与赵云岫同房的婉琪故意将姑姑房中的花瓶打碎了,姑姑一气之下罚了婉琪抄写百遍三字经,没抄完不许用晚膳,不许出房门。 婉琪出身武将之家,爹娘早亡,兄长是威武军的正四品参将,每日训练军队,无暇照拂婉琪识文断字,因此,婉琪只会舞刀弄枪,识得的字都不足百个,会写的更不用说了。 赵云岫躺在摇椅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婉琪关在房间里抄写三字经,玲珑与玉格儿嬉笑着在屋子外面说着风凉话。来自95lady.com赵云岫明了,这事儿,是她们两个帮弄是非,骗着婉琪去砸坏了姑姑的花瓶。 这还未成为皇上的女人,阴谋与设计就已经悄然浮出水面,这要是真的成为了主子,为争宠,将面对的是更多的阴谋与设计,步步设防。 实在嫌这两人叽叽喳喳的太吵人,赵云岫站起身来,推开房门,往屋子里进去。婉琪坐在书桌前,很认真的抄写三字经,赵云岫走过去,瞧着她写的字,歪歪扭扭的,写得极为艰难,到底是不会写字的,抄三百遍,着实为难她了。 赵云岫瞟了眼那三字经,“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玉不琢,不成器。说明95lady.com人不学,不知义。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看到这里,这一页已经完了,可赵云岫的嘴里却还一直在往下念,“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首孝悌,次见闻,知某数,识某文。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三纲者,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一直将正本三字经都念完了,念完后才知,婉琪拿着毛笔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云岫,你好厉害,这么难的三字经都会背。” 婉琪崇拜的说道,而玲珑与玉格儿不屑的哼了一声,玲珑说,“就算是才女又如何,生得如此丑颜,皇上连看一眼都不会,不过是当宫女的命!” 玲珑也跟着奚落了赵云岫一句,“姿色如此平庸,也妄想得皇上宠爱,有些人就该有自知之明,可千万别闹了笑话!” 赵云岫不予理会她们,二人无趣,只好冷哼一声走了。 玲珑与玉格儿算是储秀宫里略有姿色的美人了,又出身世家,自然心高气傲,瞧不上已经家道衰落的赵云岫。且,赵云岫确实容貌丑陋,肤色黝黑,五官不出色,面色亦无光泽。 赵云岫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望向窗外那两株开得正艳的茶花,前几日雨势颇大,如今这花儿再艳,也抵不过颓废的时光,这花儿,自开的那日,便注定了凋落的结局。赵云岫走出屋子,到那两株茶花边,悄然的摘下被大雨摧残凋零的一朵败花。 婉琪瞧着赵云岫,疑惑她为何不去赏看那开得正艳的茶花,偏偏留心已败的花。 姑姑来了,瞧见婉琪正发呆,便训斥了一句,“婉琪,还不赶紧抄写,没完成是绝不能用晚膳!”又转眼看向云岫,说,“你跟我来。” “是。”赵云岫低头颔首,慢步紧跟着姑姑的后面。 姑姑的房间布置得很简单,唯一锦上添花的花瓶让婉琪给打碎了,便显得略微简朴了些。姑姑命小宫女关上房门,屋子里就只剩下云岫和姑姑二人。 “云岫你是心气儿高的人,也聪慧懂事,明日皇上应了云妃娘娘的邀,会往御花园里一走,我会安排你与婉琪去御花园里采花瓣。” 云岫愣住,但还是恭敬的问,“姑姑这是要提拔我?只是云岫姿色平庸,丑颜何以见天子?云岫在此谢过姑姑的好意了。” 姑姑叹了一声,对云岫很是失望,道,“我在这宫中教引过多少批的秀女了,唯有你是最不想争宠的,虽然你容貌并不出色,可你聪慧伶俐,得圣宠,于你而言,绝非难事。” 云岫婉拒,“姑姑抬爱云岫了,云岫粗鄙之貌,如何入得天子圣眼。” “凡事皆有可能。”姑姑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 辞别了姑姑,回到自己屋中,见婉琪仍在用心的抄写三字经,眼下这都到了申时了,婉琪才抄了二十来遍,晚上可是要饿肚子了。 云岫唤了缈缈,“缈缈,你去将文房四宝摆上。” 缈缈很快摆好了文房四宝,以为云岫要练字或是写诗词,却见云岫拿起一张婉琪抄好的三字经抚平放在书桌上,又盖上一张白纸,提起毛笔,就行云流水的写了起来。 “小姐,你好聪明啊!连这都能想到!”缈缈简直不敢相信,心里更加的佩服云岫了。 婉琪感动得不得了,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谢谢你,云岫,在这里,就你对我好了。” 有云岫的帮助,晚膳之前,婉琪便抄写好了一百遍的三字经,交到姑姑那里看了,姑姑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第二日,晌午的阳光暖暖,和着微风轻轻的吹,御花园里,云岫和婉琪两个人在花丛中细心的采着花瓣,云妃和皇上从一边走过来,又走进一边的凉亭里呆了许久,至始至终未注意过采花瓣的云岫和婉琪。 姑姑给云岫这个机会,是希望云岫把握机会引起皇上的注意,而云岫虽然来了,却什么都不做,高高在上的天子,自然不会将一个丑颜女子看在眼里。
第三章 云妃刁难(1)
  姑姑等到云岫采了花瓣回来,都未见有任何的旨意下来,再去问婉琪,御花园中,皇上可有看过她们一眼,或是与她们说话。婉琪摇头,仍心有余悸,在御花园遇到皇上,可把她吓慌了。   第二日,云妃身边的小铃来了储秀宫,说云妃娘娘甚是想念云岫小主,特邀云岫小主去寿安宫小聚。   临去寿安宫前,缈缈悄悄的将云岫拉到一边,告知道,“奴婢总觉得小姐装病一事,是云妃告的密,此次她定然是针对小姐而来,小姐你一定要小心应对。”   云岫给了缈缈一个放心的眼神,说,“我会小心的。”便跟着小铃去了寿安宫。   走过长长的青石板巷子,云岫跟在小铃的身后在一扇宏伟的朱漆大门前停下,抬头便见一块牌匾上写着“寿安宫”三个金光灿灿的大字。云岫抬腿跟着小铃走进寿安宫,经过一条曲曲折折的长廊,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花草,再往里走些,便看见气派的府宅。   门外候着四个太监,院落里几个太监宫女搭理着花花草草,小铃领着云岫进了屋子里,屋子里布置得极奢华,紫金的香炉里燃着奇香,两个宫女伺候在云妃的身侧,另外有四个宫女各忙着各自的事情。   云妃坐在贵妃椅上懒懒的看了云岫一眼,云岫不失规矩的行礼,“见过云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云岫跪在地上许久,云妃都未理会她,只安逸的吃着宫女剥好的瓜子,之后又伸了个懒腰,无意之中,将桌子上的瓜子壳扫落在地上,便嗔眉不悦的道了一句,“看着地上的那些脏东西,本宫便觉得心里堵得慌。”   云岫跪在地上不言语,云妃装作这才注意到云岫,连忙说道,“姐姐是何时来的?你们这些奴才竟不会支会本宫,白害得姐姐在地上跪了这么久!”说着,连忙站起来要去扶云岫起来。   云岫自然不敢让云妃来扶,便赶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可能是跪得久了,腿脚有些麻,站起来时摇摇晃晃的。   云妃瞧着云岫那一张脸,可惜的叹了一声,“想姐姐生得花容月貌,怎病愈后变成了这番模样,妹妹原还想将姐姐引给皇上,只是妹妹害怕皇上见到姐姐这副尊容会龙心不悦,反倒害了姐姐。”   云妃的话说得得体,虽明眼人都瞧得出云妃在欺负云岫,那一番话也不过是风凉话,但是,云岫此时不过一个小小的秀女,而云妃却手握后宫的生杀大权,云妃要弄死她,就跟碾死一直蚂蚁一样。   “云岫与云妃娘娘奶云泥之别,不敢妄想与云妃娘娘以姐妹相称,云岫自知容貌平庸,不曾想过得皇上青睐,只愿能在宫中平安孤老此生。”云岫直言表示她无心争宠,也无能力争宠,但愿云妃能够念在同为赵氏一族的姐妹之情,放过她。   云妃妩媚的笑,却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那姐姐便要为宫女,打扫擦地端水伺候主子,做错了一丁点儿事,便要受主子的打骂,妹妹怎能看着姐姐受这样的罪。”云妃说完,又朝身边的一个 宫女使了个眼色。
第四章 云妃刁难(2)
  那宫女立即开口说道,“若云岫小主为宫女,擦地是免不了的,咱们娘娘最不喜欢不干净的地方,这地上的瓜子壳还烦请云岫小主帮着给打扫干净。”   云岫知道这是云妃给她设的一个套,表面说得好听,不过是想羞辱她罢了。她也不言语,听话的蹲下身来,将散落一地的瓜子壳都捡起来,云妃又不小心的推翻了桌子上的一盏茶,茶水顺着桌角一路流下来,地上湿了一片。云岫倔强的咬着牙,闷声不吭的跪在地上用衣袖去擦地面,很用力的擦,直到将地上的水都擦干了,才站起来。   云妃假意心疼的道了一句,“姐姐你乃是赵府的千金之躯,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只要妹妹一想到姐姐若是在别的宫里当宫女,受到这样的罪,妹妹就难过的很。姐姐放心,若姐姐真没被皇上选上,妹妹一定将姐姐要到寿安宫里来当差,妹妹如何看得姐姐吃苦受。”   云岫恭敬的行礼,道谢,“云岫谢过云妃娘娘的好意。”   云妃也算是给了云岫些教训了,不想再继续演戏下去,便说,“姐姐还是先回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姐姐若想妹妹了,便来这寿安宫里看看妹妹。以前妹妹刚入宫的时候,没有说得上话的人,如今姐姐来了,妹妹高兴得很!”   云岫赶紧的离开了寿安宫,刚回到储秀宫就撞上了玲珑与玉格儿,她们二人见云岫一身狼狈,衣袖还有一大片的污渍,便嘲讽道,“原以为你攀上了云妃这样的亲,可见云妃娘娘对你却不如何,去了趟寿安宫,竟如此狼狈的回来了。”   “云妃娘娘如何瞧得上她!”玉格儿趾高气扬的补了一句。   云妃自然瞧不上她,而云岫也瞧不上她们,面对她们二人的嘲讽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回屋子里换了身衣裳。出来时,小铃正领着两个宫女送来了许多的东西分给了储秀宫的各位秀女。   “云岫小主乃是云妃娘娘的堂姐,在储秀宫还得各位小主多照料,这些礼物不成敬意,望各位小主笑纳。”小铃笑着说道。   众位小主接下礼物,喜不胜收,忙行礼道谢,“谢云妃娘娘!”   小铃带着更多的礼物往云岫房里去,两个宫女将礼物放在桌子上,小铃向云岫行了个礼,道,“娘娘说了,云岫小主入宫时,家道中落没有件像样的首饰,这些首饰都是娘娘最喜爱的,都送给小主了。”   “谢云妃娘娘赏赐。”云岫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小铃走后,云岫瞟了一眼,桌上的首饰,心里冷笑一声,云妃如此张扬的来储秀宫送礼物,一来是笼络这些秀女,二来,是料定了云岫不会被皇上选中,最后只能沦为宫女,她是要告诉所有人,云岫是她的人,恐怕没有哪个宫敢要云岫了,这样一来,云岫最后只会被分到寿安宫里当差,三来,拿着这些首饰打赏她,不过是告诫她,她已家道中落,再无翻身之日。
第五章 不幸中选
  之后,云妃又遣人来为难了云岫几回,可能是想着在宫里的日子还长,并没有太为难云岫,不过是奚落羞辱,再让她干些粗重的活罢了。   五月十五,这一日,储秀宫的所有秀女都好生的打扮了一番,随着司礼监遣来的公公去太庙拜过祖宗后,才引去休元殿去拜见皇上、皇后娘娘,进行殿选。   皇后因为身子有病的缘故,并未出现在休元殿,此刻,皇上一人端坐在正位,两侧分别坐着昭妃和云妃。云岫在众秀女之中,一同拜见了皇上、昭妃、云妃之后,便认命的低头跪着,因此,她并不知有不少秀女悄悄抬头看向高位之上的皇上,作娇羞状,期盼能引得皇上注意。   将来如何,是成为受伺候的主子,还是伺候主子的宫女,就看今日了,尽管在御前贸然抬头是犯了大不敬,可是若不给皇上留下点印象,那这辈子就只能是任人驱使的宫女了,谁不想当主子,谁不想荣华富贵、恩宠隆眷。   皇上恹恹的道,“都抬起头来!”   这才,云岫与一众宫女恐惧有带着期望的抬起头来。皇上随意的看了几眼,并没有挑剔谁,也没有特意夸赞谁。一会儿,便说还有奏折要批阅,就大步的离开了休元殿,另一干心怀期待的秀女心中神伤不已,一个个的黯然失色。   回到储秀宫后,自然是等消息。   玲珑一直在说,方才在休元殿的时候,皇上对她笑了,所以圣旨还未下,玲珑便自持了一股宛然是主子的气派和脾气了。   秀女紫凝不过是一不小心将茶水洒到玲珑的手帕上,便被玲珑一派说教,还赏了几个耳光,紫凝还想分辨几句,却不想又被玲珑拿捏着主子的架子要紫凝跪下。最终这一场闹事还是引来了姑姑,姑姑分别罚了玲珑和紫凝在房中抄写十遍《女戒》,不许用晚膳。   姑姑雷厉风行,在宫中资历老,多少宫妃都是她调教出来的,玲珑再当自己是主子也不敢违逆姑姑的话,只好回房中抄写《女戒》。   皇上封赏的圣旨第二日申时才传到储秀宫来。   婉琪被封了琪贵人,玉格儿封了玉贵人,就连姿色平庸的云岫也被封了云贵人,其中还有紫凝封了宁常在,林沁和张姿分别封了林常在和张常在,唯独自以为一定会被皇上看中的玲珑,封赏的圣旨里却没有提及她半分。   传旨的公公还没走,不少的秀女就已经嘲笑起玲珑来,还真不知道这玲珑是不是魔障了,居然站了起来,伸手去抢公公手里的那道圣旨,道,“这不是真的!一定是你假传圣旨!皇上不可能没有封我!”   姑姑立即唤身边的粗使宫女将玲珑拉下去,向传旨的公公歉意的道,“扰着公公了,玲珑小主近日有些疯症,望公公别与她计较,饶她这一回。”   公公冷哼了一声,鄙夷的看了眼被粗使宫女制住双手却仍喊着,“这圣旨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姑姑朝制住玲珑的两个粗使宫女使了个眼色,喝道,“还不将玲珑小主带回房间去,别扰怒了公公!”   传旨的公公瞟了一眼玲珑,阴阳怪气的道,“如今,可不是小主了。皇上的圣旨都下来了,姑姑在宫中多年,怎这规矩还不明白。”   姑姑维诺的道,“是、是、是。”悄悄的递给公公一些碎银子。   被封了贵人及常在的云岫几人恭敬的接了圣旨,方才还颐指气使的传旨公公立即低眉顺眼的道,“恭贺几位主子,得皇上恩宠,福泽绵延。”   接着,他又道,“片刻安置几位主子住处的旨意就会下来。”   云岫福身谢了公公,着了个眼色给缈缈,缈缈立即领会过来,塞了一锭小银子给公公。其他几位封了贵人和常在的小主纷纷让贴身的丫鬟塞了银子或首饰给传旨的公公,公公这才高兴的离去。   不一会儿,安置几位被封的小主的旨意下来了,婉琪是长寿宫的陵熏斋,玉格儿是长寿宫的幽兰轩,紫凝是咸福宫的寒澈堂,另外林常在和张常在则安置在了景阳宫的偏殿,唯独云岫不是安置在东西六宫,而是在较为偏远僻静的绯色阁。   姑姑着了几个宫女太监帮着六人收拾东西送去各自安排的住处,因着云岫住的绯色阁是最远的,云岫和缈缈到的时候,已近正午时分,云岫想请那两个帮她提着行李的宫女进来喝杯茶,可见绯色阁一片狼藉,灰尘纷飞,也不好开口,便赏了她二人几块碎银,打发着她们回去了。   缈缈皱着眉,泄气的看着屋子里东倒西歪的桌椅,屋檐上还挂着蜘蛛网,素碧色的帘幕脱落了一半,半垂在地上,再看内寝殿里的帷帐也是破旧的,梳妆台上的铜镜被打碎了仅剩下一半。   “这……这绯色阁怎么是这副光景,我瞧着比宫女住的地方还破乱些!”缈缈急着跺脚道。   云岫玲珑心思,休元殿上,皇上并不知道她们都是谁,这第二日封赏的圣旨就下来了,可见,不管那时有没有去休元殿,这圣旨上该有谁的名字早就定下了。不然,云岫可不觉得皇上会看上她这副丑颜而偏偏弃了容貌出色的玲珑。   既来之,则安之。   云岫笑着安慰了缈缈一句,“我们先自己打扫着,这里虽偏远了些,但清净自在。”   缈缈想想也是,便动手打扫起来,她像是又想到什么,转身问道,“小姐,如今你都已经被封为贵人了,迟早是要侍候皇上的,这容貌……”   缈缈的话还未说完,六尚分配下来给绯色阁的两名宫女和太监已经到了。   云岫领着缈缈出来,尚宫局的人领着两个太监和宫女向云岫行礼问安后,尚宫局的五品女官才指着跪在地上的四人向云岫道,“春喜、冬贵、夏凉、秋香四人是分来伺候云贵人的。”   跪在地上的四人立即开口道,“奴才(婢)们见过云贵人,云贵人安好。”   甚是喜庆有趣的四个名字,云岫让他们起来,尚宫局的五品女官这才道,“臣还要带人去景阳宫两位常在那儿,先行告退了。”   云岫卑谦的道,“大人慢走。”   云岫吩咐着刚来的四人一并去收拾绯色阁,四人也一一领命,只是神色间却多有怨色。   寿安宫中,云妃秀眼轻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问,“许司簿,人都安排好了?”   许司簿跪在地上连抬头看一眼都不敢,恭敬的道,“臣已按照云妃娘娘的吩咐,将春喜、冬贵、夏凉、秋香四人分给了绯色阁。”   云妃点头露出笑意,道,“很好。”   云岫会被皇上选中,是云妃没有想到的,不过一个小小的丑颜贵人,自然不可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她要捏死云岫,比捏死蚂蚁还容易。   宫里的日子还长,每个日日夜夜都长,长得人心渐渐的冷了,扭曲了……
第六章 见过皇后
  宫里的人都知道,皇后一直身子不好,后宫的大事早已交付给昭妃和云妃襄理,云妃见到册封的圣旨上有云岫的名字,先是一惊之后,便想将云岫安置在她的寿安宫里,却没料到昭妃横插一手,率先将云岫安置在了绯色阁里。   绯色阁自从先皇那时起便废弃在那儿了,是后宫中最为偏远的宫殿,许久未有人踏足,里面也是糟乱一片,云岫被安置在那儿,倒还算合云妃的意思。   枕在翠玉枕上午睡醒来的云妃,唤了伺候的小铃,吩咐了一句,“你去尚宫局传句话,让尚宫局将云贵人的月俸按着常在的份例发。”   按着宫里的规矩,新册封的妃嫔要先去坤宁宫见过皇后娘娘。云岫一早便起了,让缈缈帮她梳妆,不知为何,云岫怎么都学不会梳这些繁杂的发髻,好在缈缈自小就伺候在她身边的,衣食起居的事,从没让她操心过半分。   缈缈犹豫着,问,“小姐可要擦去脸上的黑面?这可是要去见皇后娘娘。”   云岫伸手摸着自己的那张粗糙黝黑的脸,想了想,道,“算了吧,这样也好,这张脸虽不能得恩宠,却能让我们在后宫之中安度一生。”   缈缈不再言语,动作熟练的给云岫梳妆,一个简单的发髻,佩戴一支通体莹白的玉簪坠子,发髻上再别一支金钿花,清冷的气质中又添了一分贵气。因着绯色阁离坤宁宫极远,云岫一梳妆好,便就要去坤宁宫,缈缈担忧着云岫没用早膳,怕她半路上会饿,出门时,愣是让云岫吃了几块糕点才走。   皇后娘娘一身华贵的明黄凤袍,金丝线绣八只彩凤,彩凤的羽毛皆镶各色宝石,烨烨生辉,彩凤之间襄穿插数朵牡丹,牡丹的颜色静穆素雅,衣襟袖口均以金丝襄绣缝合,严谨而庄重。尽管这一身严谨华贵的凤袍之下,皇后娘娘许是因着久病未愈的缘故,脸色略显苍白,温和的笑着,对恭敬的跪在地上的云岫等人起身。   皇后娘娘给六人看了坐,温和的道,“你们被皇上选上册封了,便都是姐妹,日后要相互扶持,和睦宫闱,尽心侍奉皇上为首要,切莫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不休,嫉妒吃醋,这是后宫里最要不得的!”说道最后一句,皇后的语气重了些,带着威慑力。   云岫六人立即站起来行礼,回道,“臣妾等谨遵皇后娘娘教导。”   皇后满意的点了头,招手唤了声身边伺候的宫女,“寒菊,你去将本宫要送给六位新主子的礼物拿过来。”   寒菊恭敬的应了声,便往内殿里去,一会儿,引着两位宫女,二人手上各捧着三个精美的礼盒过来。寒菊领着一个宫女先是走到宁常在、林常在、张常在三人面前,让宫女将手里的礼物一一分发给三位常在,接着又领着另外一名宫女到云岫、玉贵人、琪贵人跟前,将礼物分别分送给她们三人。   六人谢了皇后恩典,皇后这才抿起一个满意的笑,道,“本宫素来身子不大好,今儿也算是见过各位妹妹了,无事便都回吧,安心的等着皇上的召幸。”   云岫六人起身,行了个退礼,“臣妾等告退。”   还未走,宫女芳菲已上前来行礼对皇后道,“娘娘,昭妃娘娘、云妃娘娘、兰贵嫔、襄贵嫔、董婕妤、丽嫔和几位贵人在外头来向您请安。”   皇后嘴角带着笑意,道,“想必昭妃妹妹她们是想来见见几位妹妹,也好,便让她们都进来吧,外头热得很。”转而又跟正要告退离开的云岫六人道,“你们且先留一留,与其他姐妹见上一见,相互认识一下,以免往后碰上叫不出名讳来,失了礼仪。”   “是。”六人恭敬的道。   一群打扮华丽的女人鱼贯而入,纷纷向皇后行了大礼之后,皇后说了看座,才起身依次坐在两侧的椅子上。云岫等六人恭敬的向在座的人行礼。   皇后道,“你们也别多礼了,也别太拘着,有空就一块而走走,一块儿吃个茶聊个天,日子也好打发。”   董婕妤笑着道,“皇后娘娘说的是,臣妾瞧着这几位妹妹模样俏丽,各有特色,想必很得皇上喜欢。”   林常在和张常在是安置在景阳宫里,自是早早就拜见过景阳宫的主位董婕妤,此刻董婕妤说了话,二人立即朝着董婕妤行了个浅礼。   董婕妤又看到一旁的云岫,笑道,“臣妾听闻云贵人与云妃娘娘是堂姐妹,当年,皇上原是属意云贵人进宫,却没料到云贵人突染恶疾,这才让云妃娘娘入宫。如今倒好,这姐妹俩都入了宫里,总算有个陪伴说知心话的人,倒不似我们,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董婕妤这一说,大伙儿的眼光都落在一旁姿色平庸的云岫身上,皆惊疑她如此容貌竟能被点为贵人,细下一想,这其中有云妃的缘故,况且,两年前皇上便是要迎她入宫为妃,可没那样的福气,竟病了,让云妃捡了个便宜,这病才一好,便让立即下旨让人进宫了。   只是云妃却变了脸色,这屋子里但凡有点眼力见的人,都不敢提当年这事,偏偏董婕妤是个没脑子的,想提醒其它诸位云贵人是云妃的人,却先把云妃给得罪了。   “这在座的不都是姐妹么,董妹妹说得可真见外。亏得本宫昨日才得了上好的茶,便邀妹妹一同品茶。”   兰贵嫔当下接过话茬,道,“这几日皇上可都是宿在了寿安宫,听说昨儿可是赏了不少好东西给寿安宫。”   说道这里,皇后想起了拘束的站在一侧的六个新面孔,向坐在她左侧的昭妃问道,“云贵人几人的绿头牌赶制好了没有?”   昭妃恭敬的应道,“已经赶制好了,今儿应该就会呈上去。”   襄贵嫔的贴身宫女进来,见过皇后之后,急切的跟襄贵嫔道,“主子,小公主病了,闹着要您呢。”   皇后显然也是听到了这话,眼见襄贵嫔一脸的急色,便道,“本宫身子有些乏了,都先散了吧。”

与帝为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与帝为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赏盆友新作感悟: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

    ▲福建泉州石耕黑松盆景【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有一个好的心态才容易有一份好的心情,心情好,一切才是真的好!▼江苏徐州@孙凌峰-艾纳盆景自荐盆景新作如下:▲黑松盆景▲赤松盆景▼福建泉州石耕黑松盆景欣赏▼广东河源盆友@阿界大排档自荐雀梅盆景如下:精彩回放:广东茂名滨海新区新春盆景奇

  • 醉在唐风宋雨里韵味人生组诗

    文/李玉莲醉在唐风宋雨里轻倚岁月,浅读流年,一份禅意,一份清浅,只想用柔情绵绵去铭记,只愿用淡淡情怀去温润。拾一抹岁月静好,种一份懂得,光阴漫过秋日,收获一朵嫣然于心中。诉一段心声,颂百次心经,让一纸素念随风随雨,散落,心语悠悠,心意遥遥。守一帘风月,蘸一池墨香,把日子过成如一首带着清露的小诗,婉约在唐风宋雨的平仄里朦胧的念意,醉了神,也迷了心。记忆的醉意里,任岁月翩蹴觥筹,期许着下一次的明媚,重逢。水墨画默默的氤氲着没有彩色点缀纹理黑白足以展示那一抹清韵淡淡水痕流淌一副独享的记忆找回楼兰情谁的

  • 春暖花开时节,盆景养护君须会

    【盆景人感悟】文福建厦门@周英志一个人心中有多少恩,就有多少福;一个人心中有多少怨,就有多少苦:要相信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原因,并有助于你,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相信宇宙中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来帮助你实现目标和梦想的,要么为了考验你,要么为了成就你,心存感恩才会获得源源不断的能量!【经验交流】春暖花开时节,盆景养护君须会荐文万时兴荐图肖传阳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在植物生长最旺盛的春季,有的树桩已经吐芽抽枝,后来却枯萎死亡!所以说,并非勤快的打理,就能养好盆景,一盆精美、健壮的植物,还需要“察颜观色”

  • 现在不是寒门难出贵子,而是穷家富养出太多败家子!一针见血啊!

    在中国当下的社会中,富人的孩子是富二代,衣食无忧,生活优越。但是许多的工薪阶层,收入并不高的家庭也把自己的孩子当富二代养,满足孩子的奢侈要求:手机电脑非苹果不要,衣服鞋子一定要耐克阿迪。(1)在中国这样的父母实在太多了。他们不顾家庭资源的差异,百般努力,倾尽所有,让孩子享受最好的生活条件。家庭不宽裕,他们觉得自己亏欠了孩子,担心自己孩子被别人比下去,产生自卑心理,所以更加娇惯、宠溺孩子,再苦再累,也舍不得孩子吃苦受罪。于是大多数的孩子都过着一种极其享乐的生活,用着最新的电子产品,穿着时兴的大牌,

  • 80年代中国最浪漫的样子,都被这个老外拍下来了

    1985年,北京,北京站说到拍摄过过去的中国的国外摄影师,也许你可以例举出很多,但有一个摄影师一定不能不提,他就是阎雷。从1980年到1990年,如果你在北京某条大街或者胡同里看见一个身挂徕卡相机,脚蹬一辆破自行车还时不时按着快门的“老外”,那八成就是阎雷了。阎雷阎雷原名YannLayma,1962年出生,是法国布列塔尼人,属于法国的少数民族。作为继马克·吕布之后又一位长期生活在中国的法国摄影师,他用自己独特的视角记录了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人的生活状态。阎雷拍摄的中国照片大多温暖明亮,充满善意。

  • 如何加入视觉影像的交流群?3条群规请您谨记!

    视觉影像交流群为免费摄影交流群,本着提供更优质交流平台的目的,我们为交流群制定了以下三个群规:1.新入群的摄友需在入群3分钟内修改群昵称,否则直接将您请出本摄影群。格式:小白/高手/大师+城市+昵称,例如大师+上海+叶子。2.群内禁止任何有意或无意的推广,是任何形式、任何目的,无论是否有关于摄影,只要在群里发出链接、二维码、微信号等,立即将您请出本摄影群。3.勺水安能容神龙?群如何管理不劳烦大家进行操心了,请直接退出我们的摄影群或者我把您请出我们的摄影群,您单独自己建群自己玩。4.二次申请入群,

  • 深情岁月:吴双《小山屯的夜》朗诵 路芳

    ◆◆◆《小山屯的夜》作者:吴双小山屯宫家街是个仅有30来户人家的自然屯,它座落在山的怀里,守着一片原始湿地的大草甸子,每天看着日出与日落,和这里的村民一样朴实而本分,小山屯带着原生态的美。小山屯最热闹的时候是夕阳西下。当家人的挂念和等待都挤到了村口,收工的人群和归圈的各种牲畜一起齐刷刷地拥进屯子里,场景就像是几桶水一起倒进了水缸,人叫马喧、羊欢猪跑、狗吠猫跳、鸡吵鹅斗,小山屯沸腾了,连拌嘴声也显得那么亲切祥和,热腾腾的生活音律搅动着着家家户户的炊烟,勾勒出一幅农家乐的自然画卷。其实,小山屯最让人

  • 讲真,三十年前《新闻联播》里的春节,太有年味了!

    大年初一喜气洋洋还记得小时候怎么过年吗?穿新衣,戴新帽,燃鞭炮,讨红包小时候过年可是“天大的事”今天让我们一起怀个旧从30年前的《新闻联播》里追寻我们记忆中的年味儿↓看《新闻联播》里的春节,感受30年前的年味儿过年,最开心的就是逛庙会!△1982年《新闻联播》画面80后们,儿童三轮车你们有骑过吗?记得当年最流行的是红色过年款,如果能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儿童车,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别提多神气了。△1985年《新闻联播》画面庙会上各种娱乐小游戏,总是吸引小朋友和大朋友们挪不动脚,游戏者仿佛自己是明星一

  • 李修平朗诵 | 我的岁月,你在哪里

    作者:国风朗诵:李修平岁月作者:国风我寻找着不停地寻找着在老树的枯枝间在磨损的石阶上在剥落的断壁里在发黄的象册中执着的寻找着可我怎么就找不找你呢逝去的岁月你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我在故乡的泥土中寻找儿时的指印我在校园的曲径上寻找青春的梦想我在饱经沧桑的容颜里寻找少年的万丈豪情可我怎么也找不找我的留恋的岁月只有在无奈的叹息中惆怅彳亍着我也曾在大漠边关的古战场寻找金戈铁马的悲壮我也曾在六朝古都的深宫中寻找哀怨的低吟我也曾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寻找打开智慧之门的钥匙可我还是没有找到我思念的岁月只有磨破了的双脚

  • 霸气,农村仿古牌楼设计效果图施工图,专业才是硬道理!

    农村仿古牌楼施工图设计,农村路口牌楼设计,古建牌楼设计,貌似简单的图纸设计,实际上并不简单。仿古牌楼有的地方也叫做仿古牌坊或者叫仿古门楼,也有地方叫做仿古古建牌楼,本期由多年古建筑设计施工经验作者老夏(项目经理,国家注册建造师,园林设计师,古建筑设计师),带领大家大概的领略一下仿古牌坊效果图设计施工的精髓,从设计牌楼的角度基本结构构件是:牌楼基础设计,牌楼斗拱设计,牌楼屋顶设计,牌楼的彩绘装饰设计,这四项基本包含了古建筑设计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其实,对于单排牌楼的设计施工,需要对于基本进行强化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