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一步之遥1章(上篇)

2017/12/18 19:19:0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一步之遥

上篇
她初一的时候,他初二;她初二的时候,他初三;他初三的时候,他俩便同班了。阅读95lady.com
   她性格内向,他寡言少语,明明同在一个屋檐下,却不怎么说话。
   ‘颜寒,老班叫你去办公室。’他只是一句话。
   她没在意,然而与他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停滞了。怎么回事?他竟然认识她??而她却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你认识我?’积压了好久的话,终于涌到了嘴边。
   ‘你?当然!’他抬头,看她愕然麻木的脸上浮出‘为什么’三个大字,轻声解释:‘你初一是B类班的,因为期末成绩优异被换到A类班,特长是写作。版权95lady.com校刊上好多颜寒的名字,还出过一本名为《颜习》的书。’他低头看向自己面前的习题,比飞速的转动,在他的指尖画出一圈圈优美光滑的弧线。
   ‘你调查我?’她充满疑问的脸变了色,眉头紧锁。语气有些愠怒。
   他没说什么,只是突然间放下了手中的笔,头也不抬,紧盯着米黄色书本上的奥数。
   她就站在他身边,看着残阳的余晖从窗户间的玻璃上,一缕缕地斜射进来,很不是滋味。好啊,想用习题来躲我的目光是么?看你平时一脸老实,指不定心里面有多变态,有多阴暗。推荐95lady.com怎么办?要告诉老师么?
   她一直站在那里,看汗珠滑过他的额头,脸庞,索颈。
   紧张了么?
   ‘会了!’他迅速地猛一拍桌面,顺手抓住了腾空被叹气的笔,头也不抬,只顾在课本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公式和论证。
   然后她一脸尴尬的抬脚往回走。脚都麻木了......到底是站了多久?
   仿佛没有后来,也没再说话。
   ‘刘禹然,颜寒......一组第五排......’
   调位置了,新同桌,新学期。
   哎?怎么是他?
   刘禹然?这是他的名字?
   ‘老师!我看不见黑板!’她极力地想要调开。
   老班瞟了他俩一眼。一步之遥1章(上篇)透过那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倒像是在翻白眼。
   ‘这样啊,那你坐到第二组第三排吧!’
   她收拾着东西。
   他没有理会,没有反应,没有反对的态度。
   第二天。
   ‘你怎么在这?’她诧异的想说些什么,却将话语停留在‘儿’这个字眼上。
   ‘啊?老师怕我看不见。’他来得早,班里还没几个人。95女性网
   刘禹然。感觉不是那么爱耍小心眼的男生吧。
   ‘似从云端来,恰是流水去。’他念着,转了转手上的笔。将这一句划下来。‘你觉得,吧‘是’字改为‘随’字怎么样?是不是更贴切?’
   她愣住了。初一下学期期末,又要应付出版社,还要备考,在一些细节上,到是没有注意。版权95lady.com
   他合上书,抬头看向她,扶了一下眼镜。松手时,左手压住的那本名为《颜习》的书渐渐放开。
   ?什么?他一‘理科生’怎么海东诗词文赋?
   也许,他是脑筋搭错了......
   她下午去办公室见了老班。
   泛黄的旧报纸铺在窗户旁那张堆放着杂物的木桌上。
   ‘颜寒同学为我校争光,于昨日出版《颜习》一书......据校方透露,她在入学时,是初一二级部的学生,却通过自己的努力,踏进了一级部的大楼,下文是颜寒同学的期末作文。
   ............
   ............
   以后书香校园板块便用来刊登颜寒同学的新作了,希望各位同学点赞吧!’
   报纸的半部分被压住了。
   去年的。
   她出神地看着那油墨印上去的字,一个一个。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也不知道。
   ‘颜寒?颜寒!......你这孩子怎么了?发什么呆啊?’老班透过眼镜框射来毁灭性的唤醒激光。‘我刚才说的你都明白了么?’
   ‘啊?’木然。
   ‘哎,我说你发什么呆啊?你现在是初三了,要是上课也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考上好的学校?’老班有点生气,端起桌上的杯子,咕噜一口气全喝个精光。‘介于你是初三了,马上就会毕业,校方希望你在下个学期末为全校开一个演讲会。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的过程。其中半个小时是你的佳作展示,其余你自己发表讲说。’
   ‘啊?我不会......’
   ‘说不会也是没用的。’老班轻轻放下水杯,‘这样,你先写个稿子给我,我帮你弄一下版块。’
   他每天看着她在写稿子。
   课间、午休、放学后......
   三天。她写完了长达十页的讲稿。
   他默默的看了三天。
   三个星期。她一字不差地背完了讲稿的内容。
   他静静的听了三天。
   但是......
   ‘怎么还是觉得怪怪的?’老班听着颜寒背诵的内容:‘你要带上感情,这是演讲,不是叫你背八股文。’
   ‘感情?’
   ‘对!你可以笑一下,微笑着讲,放轻松!’
   她茫然了,也麻木了。甚至有那么点害怕。
   笑?
   怎么笑?
   她脸上的表情,从未出现过笑,在她的微表情中,只有淡定和一些极细微的愠怒与诧异。
   ‘笑?怎样子呢?’她还在念叨着。
   对于同桌的歉意,她还是无法说出口,自然也不奢望他能够原谅她的无礼。
   或许......是不敢开口吧。
   也许,这样子,一年不说话,待到毕业之际,不会有太多不舍与牵挂,不会有难吐的再见,不会有一切,只留沉默......安好。
   ‘笑?’他仍然转着手中的笔。‘是这样么?’
   他双唇微微拉开,与嘴角形成一条温和的曲线。整齐洁白的白牙八兄弟探着头留着位置,互相闪着刷白的光。
   她试着张开嘴,却麻木的抽搐了两下,额头紧紧地,眉间勒出一个愁字。
   呃。他吓了一跳,也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笑容全失,像是在看一道不知如何下手的奥数题。
   也许,像一个杰出的玉匠无可奈何地盯着一块资质不错的朽木吧。
   ‘很丑吧?’她怯却地咬了咬下唇。‘不好意思,我实在是不会......抱歉,吓着你了。’
   他轻轻一笑,敷衍而过。
   ‘还好,不是很丑。’他极力的用手掩着脸,下意识的揉了一下鼻子。
   是么?
   难道就真的这么丑?
   她吃力的叹了口气。
   他又低头在看题了,她也继续沉思着‘笑’的问题。
   一个小纸球从他那里滚到她那里。
   纸条?
   他给的?
   她打开了。
   是她!是他画的她。
   脸上很吃力,露出一股难而不好意思的委屈。言语很难描绘出来。
   她看着,紧咬着嘴唇,憋着似得。
   很像啊,画的很像。
   只是哪里怪怪的。
   他看见的,只是在一秒内转瞬即逝的喜悦与上扬了只有几毫米的微表情。
   ‘很美!’又是一张纸条。
   她憋着,但始终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进。脸红红的,白里透红。
   ‘不是说画的美,是说你笑的美。’再一张纸条。
   她嘴角扬起了,但仍抿着嘴。依旧,双颊红红粉粉的。
   他单手托着侧脸,看向她。晰白的侧脸,竟不经意的学起了她的表情,暖暖的。
   也许,这就是陪她一起笑吧!
   次日。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他轻声说着,笑的很甜。
   ‘嗯!讲。’她说着话,还不忘再拿着稿子,痴痴的盯着。
   ‘一次考试的时候,两个好朋友商量好要对答案。可是他们分别坐在教室的两个对角上。考到一大半的时候,A还是什么都不会写,就坐在那干等着B的答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B的纸条在班里传了一大圈才传到A的手中。A兴致勃勃地打开一看......你猜,纸条上写了什么?’他,笑的开了,是美;笑的浅了,是魅。
   她浅浅地,抿着嘴。
   ‘如果我是B,我会写:你的答案呢?我都等半天了。’他补充了一句,手中灵活地转着笔,大镜框中,透出暖男阳光的气息。
   ‘噗嗤’地一声,她笑了。
   是啊,她笑了,无论是因为那笑话,还是因为他的笑容。
   他看着她绯色的脸,她的脸。他也笑了。
   他笑的很轻,很轻。
   他开始喜欢,甚至爱上了她的笑。
   ‘我这么笑自然吗?’她有点担心。‘万一到时候,我笑不出来怎么办?’
   他拿住手上旋转的笔,举到她的脸庞边。‘叼着它,只需要叼着,就会只露出八颗牙齿。美的自然。’
   ‘真的假的?’她半信半疑地接过笔,叼在嘴里。
   透过他的瞳孔,真的是八颗。
   ‘怎么咸咸的?’她拿出笔,舔了舔双唇。
   ‘啊?我经常拿它写数学题......所以......’
   ‘是......’她惊愕地摇着头。
   ‘......没错......’他憋着笑,用纸巾擦了擦手心,也擦了擦她残留在笔杆上的......口水。‘是汗!’
   她无语了,细细的回想着那咸涩的味道。汗吗?
   是他的汗。是男生的味道。
   他尴尬地笑着,看着她苦涩的表情、那白皙地脸......最终停在那红唇上。
   怎么办?
   我好像,真的无可自拔了......
   我好高兴......颜寒......
   我是喜欢上你了,还是爱上你了呢?
   她的心里很乱吧,男生的味道,第一次知道的这么清晰。
   也许只是我想多了吧,刘同学......禹然......
   嗯!他是个很好的人呢!
   是个她喜欢的人吧。

一步之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一步之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福建漳州举行盛大拜天公典礼

    2018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初九,福建漳州天宝镇珠里村玉尊宫举行盛大的拜天公传统习俗,广场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几百多张桌子,桌子上摆满各色供品,拜祭的信众们以此祭拜天公,场面蔚为壮观。视觉中国图

  • 花花公子三部曲

    花花公子三部曲――致可爱的小鹏鹏过去青春年少多痴狂,敢和日月比光芒;也曾梦中挽雕弓,西北望处射天狼。现在佳人处处有,囊中时时无;怀揣女儿红,笑卧花丛中。将来月黑雁飞星沉,边境密布战云;谁敢横刀立马,唯有鹏大将军。

  • 欣聆度:成功路窄个人心宽

    在困难时,人们常常说,“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不但能帮让你们在困难面前解脱,更能让人们称为一个生活的主宰。很多人认为,人活在世上,最基本的生存能力就是适应环境。今天,当人们越来越不愿意适应环境,而单纯地选择自身发展,并用知识、能力和认知来为自己事业铺展道路时,“适应环境”变得不再重要。因为,适应是一种精神力量,而真正的知识、能力和认知却可以改变它。在此基础之上,才有一种不需要装点,不需要过多文化性的东西。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眼前,那就是在不需要“适应”因素过成功路上,是否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

  • 《年啊年》写得真好!

    旧灵歌日丽小时盼过年,如今怕过年。一年又一年,不觉到晚年。想想这些年,眨眼几十年。天真在童年,理想在少年。艰辛在青年,奋斗在中年。定型在壮年,休闲在老年。抬头快暮年,珍惜每一年。养生在全年,争取活百年。2018愿每个人都幸福康安!新春快乐—end—

  • 知识 | 再穷,家里也要挂张画!

    再穷,家里也要挂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当代艺术或者是版画,总有你喜欢的并且买得起的。画是家中最棒的装饰,但挂画其实很讲究,挂不好就容易有不伦不类的效果。黄永玉白荷不要沦为暴发户如果你说“我觉得复制品看起来效果一样”“装饰店买的行画也挺好看的”所以你退而求其次?那么不管你家里装修花了多少巨款,铺金贴银,极尽奢华,请几个有见识懂品味的朋友来打分,一定不及格,没有文化体现,最多算个暴发户。石鲁卷舒荷花月入5000,也要有品位不要一味追求昂贵的画,并不是所有好的艺术品都是天价!月入5000你也可以有自己的品

  • 看了就赚了 | 绿松石和佛教究竟有啥渊源?

    绿松石和佛教的渊源,还要从我国藏族人民说起,在青藏高原上,每一个藏民都拥有自己的绿松石,他们认为佩戴绿松石是天意。在西藏的大街小巷,我们经常会见到身着民族服装的藏族人的发带、发饰、腰带、念珠、项链等,都是由绿松石,珊瑚等制作而成的,异常美丽。藏王的子民不得把绿松石丢弃在水里,否则人的灵魂就会离开肉体而消亡。自古以来,绿松石就在西藏占有重要的地位。它被用于第一个藏王的王冠,用作神坛供品以及藏王向居于高位的喇嘛赠送的礼品及向邻国贡献的贡品。在本世纪拉萨贵族所戴的珠宝中,金和绿松石仍是主要的材料。在许

  • 怀念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1980年的日子,00后看了都想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2017年上半年,成都有一群好朋友,因为偶然的机会,拿下了南二环高楼大厦中一块难得的空地,用了3个月时间,把这改造、还原为成都八九十年代的平房大院。这群70后、80后的成都戏精,这还不罢休,大家带上自己的小孩、父母,穿上上个世纪的旧衣服,按着记忆中1980年代日常生活的样子,自编自演,拍了一组“重返80年代”的大片!那时一大家人的饭香和笑声,是日子里最甜蜜的部分80年代,拥有一台双卡收录机就是摩登青年没有智能手机,小时候玩的是弹弓、铁环、木头玩具

  • 15个新鲜冷知识,光棍节和夫妻节原来是同一天

    时间过得真快,新的一年已经来到,又到了每周六为大家带来冷知识的时间了。冷知识,顾名思义,知道的人很少,通常用一句话总结出一个知识。那么最冷的冷知识,你知道多少呢?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掌握了丰富冷知识的人,在与朋友沟通上定会更高效更自如,使他们更喜欢你、信任你,从而生活更轻松。现在就打开你的脑洞,一起恶补这些奇葩冷知识吧。在夏天,我们一天内会蒸发约700毫升汗液。鸡精其实不是在鸡身上提取出来的。人的脸上约有43块表情肌,能做出7000种表情。每年的3月12日植树节其实是为了纪念孙中山。解文胸最快

  • 老爸把女儿装进国画里,连人民日报都点赞转发!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有一双手那手心的舒适和温暖,让我们一生无法忘怀。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山样的身影。我知道,那不单单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种恒久的爱。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也说,父爱如灯,照亮前路。可下面这位爸爸,如一缕阳光,能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感到温暖如春。人民日报也为他鼓掌,数万名网友点赞转发……他用“魔法”将女儿装进了国画里!这些画作的创作,出自一位叫万里的青年画家。他拥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大女儿叫朵朵5岁半,小女儿叫萌萌3

  • 每年去阴间办事十几次的奇人!

    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眼睛是肉眼可以看到我们生活中能看到的事物肉眼谁都有,但天眼却不是人人都有有的人天生就开天眼他们有通灵的能力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更容易得到佛祖的感应如果学佛之人勤加修炼也能够开通天眼开了天眼能看见什么??生命究竟有多奇妙?真相令人震惊!王翠明是一位能与灵界沟通的居士,她通过自己的通灵能力,能与天界、修罗界、冥界等不同层次空间的,高级灵性生命,进行交流沟通。下面是她亲身与灵界沟通后,获悉的信息。王翠明与灵性生命沟通的报告,已得到了出家法师的印证。这些灵界传递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