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终是离别伤情时 大结局

2017/12/17 2:16: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终是离别伤情时

第一章 偷渡出国

在中国内地,很多人听到偷渡这个词汇,大概会有些恐惧,毕竟,是犯罪的。95女性网

不过,对于生活在边境地区的老百姓,偷渡已经成为一种家常便饭。

我叫钟璃,22岁。

从未出过国的我,在好友的怂恿下,跟着好友偷偷从瑞丽偷渡到了缅甸密支那。

密支那,缅甸国度的第一大城,盛产翡翠,也是东南亚金三角毒品的转移点。

1956年之前,密支那是属于中国的,之后由于全国人民的生产需要,与缅甸政府达成共识,用密支那交换云南西双版纳的大片橡胶林。

由此,密支那成为了缅甸的翡翠生产大城。

来到密支那的第三天,一件很不巧的事情发生了,缅甸战争爆发。终是离别伤情时 大结局

原本打算出国游玩的我们,在枪火炮弹的围攻之下,我和我的朋友走散了。

人到倒霉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会遇到。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暂时落脚的地方,却遇上了一场现场直播的爱情动作片。

这是一处有些年代的老旧房子,由于战争的原因,房子里已经没有人了。

我躲在杂物堆后面,透过缝隙看着外面的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做着什么。

“oh,Comeonbaby,do`tstop.”(喔,加油宝贝,别停!)

“Darling,Callout,Comeon.”(宝贝,叫大声些!)

借着月光,我勉强看清楚纠缠在一起的两人,一个金发女人和一个泰国男人。

两人欢愉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着,男子光裸着身子,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的在索求。版权95lady.com

我抱着身子窝在杂物堆后,寻思着,这两人还没完没了不是?

房子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我身子一震,本能的以为是战争延续到了这里。

琢磨着怎么逃跑,以免被战争殃及。

“呯!”房门被踢开,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

紧接着,几个强壮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直愣愣的站在刚才纠缠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身边。

随后,一个身形修长,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跟着走了进来,屋子里的灯光太暗。

我有些看不清男人的长相,不过,看他的身形和轮廓,我大概能肯定,这个男人,长得一定很好看。原文http://www.95lady.com/

“老板,这两人要怎么处理?”站在一旁的其中一个男人开口。

原本欲仙欲死的两个人在几人冲进来的时候,已经吓得半死,脸色白了大半。

金发女人卷缩着身子,颤抖着看着那黑衣男人,用英语说着些什么。

因为那个女人讲的是英文,我听不太懂,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在求饶。

“都得死!”黑衣男人开口,声音低沉暗哑,带着嗜血的味道,话音刚落。

“呯!”

“啊.....”

枪声和女人的惊叫声一同响起,我躲在杂物堆后,还未回神,目光便看到地上躺着的泰国男人。

死得真难堪,一双眼睛冒着白珠,俨然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鲜红的血液从他的眉心流淌着,恶心又恐怖。终是离别伤情时 大结局

黑衣男人手中把玩着手中的枪支,神色轻松慵懒,好像刚才那一枪和他没有关系。

金发女人颤抖着,裸露着身子朝那黑衣男人爬去。

“蚂蟥,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金发女人用蹩脚的中文跪在那黑衣男人面前求饶。

第二章 嗜血的场面

手死死的抱着那个男人的腿,一边求饶,一边虔诚的亲吻着男人蹭亮的皮鞋。

男人微微蹲下了身子,借着光,我看清男人的长相,俊朗刚毅的五官,一双如海般深邃的眼眸。

冷酷又冰冷!

好英俊的男人。95女性网

“不想死?”男人嘴角上扬,似笑非笑。

我看得头皮发麻,这男人给我感觉太.........嗜血!

“蚂蟥,别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金发女人不停的求饶,

裸露在空气里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森。

黑衣男人起身,随后猝不及防的掐住女人的脖颈,阴冷道,“背叛我的人,都得死!”

“咔!”是脖颈被扭断的声音。

金发女人头一歪,瞬间没了呼吸,黑衣男人长手一甩,将金发女人的尸体远远甩了出去。

随后他拿着一块手帕仔细擦着手,仿佛,刚才杀了那金发女人,是脏了他的手。

连续看着两个人相续被杀,我早已吓得屏住了呼吸,死死的躲在杂物之后。

我不傻,若是让这些人发现我,恐怕,我的小命在这里也就可以交代了。

“老板,尸体要怎么处理?”说话的是那黑衣男人的手下。

黑衣男人没有开口,倒是一双黑眸朝杂物堆的方向看了过来,我心里一顿。

他发现我了?

一时间吓得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把黑五带进来。”黑衣男子突然开口,黑眸扫了一眼我所在的方向,嘴角上扬。

“是!”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黑衣男子的手下出去没几分钟,就抱着一个玻璃罐走了进来。

“老板,黑五来了!”

黑衣男子扫了他一眼,轻飘飘的恩了一声,随后道,“让它出来透透气!”

我抬眸看向那玻璃罐,看到那里面的东西,一时间吓得手脚冰凉。

是蛇,一条黑色的大概有两根手指那么宽的蛇。

我怕蛇,从小就怕,这种黏黏的软体动物,不说它还会攻击人,就是它的长相,也足够吓人了。

玻璃罐的盖子被打开,那东西从玻璃罐里爬了出来。

“嘶嘶........”

屋子里太过于安静,都是黑蛇挪动的声音,还有它吐舌信子的声音。

我头皮发麻,身体在一瞬间像石头一般僵硬又冰冷。

“最近没好好喂养它,让它好好享受一下。”黑衣男人将手中的手帕一扔,优雅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双腿交叉搭在一起,随意又慵懒,语调闲散。

“是!”

接下来的画面,是我活了22年,见过最恶心的事情。

几个壮汉将金发女人的尸体摆放在地上,在尸体口中塞进了一粒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蛇缓慢的爬行,慢慢地爬到了金发女人的身体上,撕咬着……

……

“呕!”我胃里一阵恶心,干呕了出来。

“谁?”

第三章 暴露了

我一惊,暴露了,连忙捂住嘴巴,死死朝杂物堆后面躲。

但,来不及了。

一个壮汉粗鲁的将掩盖着我的杂物推开,看到我,用缅甸语骂了一句脏话,便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提了出来。

将我丢在那个黑衣男人的面前,开口道,“老板,是个女人!”

黑衣男人几不可闻的恩了一声,壮汉站在一旁,我趴在黑衣男人的面前,三魂七魄都吓散了。

从硝烟战火中捡了条命,但却没能躲过黑道老大的手,天要亡我啊!

那条被称作黑五的蛇,吐着蛇信子在我身边爬行,蛇身上不属于它的血液在地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血迹。

它时不时的仰头看我,好像在找机会再次表演刚才那令人作呕的一幕。

我整个身子几乎都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半响,黑衣男人点了支烟,淡淡吸了一口,畅快的吐了口烟圈,低沉着嗓音道,“不打算抬头让我瞧瞧么?”

我低着头,身子不停的颤抖,心想若是我求饶,会有用么?

咬着唇抬眸看他,猝不及防的撞见那双墨黑的眸子里,我愣住,怎么说呢?

这是一双极其黑暗的眼睛,仿佛是宇宙中的神秘地段,容不得人探索,容不得多看一眼。

可却极其的吸引人,看了,就再也难移开目光。

看到我,他微微愣了半秒,随即眼眸一眯,别有意味的将我下巴勾起,嘴角上扬,“中国人?”

我点头,小心翼翼。

他突然笑了,笑得极其冰冷,“有意思!”

我有些懵,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能强力保持着镇定,声音抖得不成样的开口。

“刚才的事,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是来旅行的,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第一次向别人这般低声下气的求饶,我已经尽量将自己放得足够卑微了。

面对生命,我是恐惧的!尤其是这般鲜血淋漓的死法,太恶心,太丧心病狂了。

男人的手指在我下巴处摩挲,冰凉阴森,“起来!”

我愣住,却还是听话的起身,他坐着,我站着,这样俯视着他,让我极其的不安。

腰间一紧,我猛的被他拉入怀里。

“你......你要干嘛?”

他将手按在我胸口上,脸上似笑非笑,妖孽无限,“我的女人脏了,不如你来顶替她,如何?”

我不傻,他那么残忍的杀了金发女人,变态嗜血,想来,那个女人估计是背着他和这个泰国男人搞上了。

所以,他才会将他们都杀了。

目光停顿在他的脸上,我抽筋般的点头,随即猛的回神,我怎么能被男色诱惑呢?

生死关头,我倒是看着这个男人的脸入了迷。

“我......”

“不想?恩?”这男人的话少得可怜,却也冷得令人毛骨悚然。

说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他不可能对我动什么心思,顶多是刚杀了人。

觉得无趣,正好遇上我这么个倒霉鬼,所以想要借我来找点乐子。

这世上变态的人那么多,变态的方式也多种多样。

索性,我只能呆呆傻傻的摇头,随后沉默。

“不愿意?”他低吟。

不等我考虑,他猛的将我推在在地,冷冰冰看着几个壮汉道。

“黑五还没有试过活体,就用她开个头吧!”

五雷轰顶,真的是五雷轰顶啊!

终是离别伤情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终是离别伤情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好丈夫,才配有一个好妻子!说得太有道理了!

    老话说:“一代好媳妇,三代好儿孙。”在一个家庭里,妻子肩负多重责任。她要学会怎样做好媳妇、好妻子、好女儿、好妈妈。还要能言善道,学会人情里的你来我往。不可否认,妻子的位置不可替代,她掌握着一个家庭幸福的风向标。当一个妻子在家里的地位得到体现时,这个家庭自然顺风顺水,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若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妻子,整日唉声叹气,失去了女人的光泽,家里也充斥着一股戾气。而很多丈夫不明白的是,真正能决定妻子地位,让妻子能安心把家打理得有条不紊的人,是他自己……丈夫尊敬妻子,孩子也会尊敬她当她嫁入家门,她就做

  • 他的世界里没有声音,却有斑斓的五彩在喧啸!

    《骏马图》、《展翅的鹰》《梅花鹿》、《山水画》《虎啸图》……这一幅幅生动、美妙的国画作品向人们呈现了画者热爱生活执着追求的内心世界这些画作均来自武安市工业园区清化村的一位聋哑绘画爱好者——刘万里出生时,刘万里与其他孩子无异,然而七八月大时的一次重病,因用药不当而导致了失聪,从此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刘万里的妈妈雷素梅向记者诉说很快到了入学年龄,刘万里只在特教学校待了3个多月,就跟着村里正常孩子上了村里的小学。因为听不到老师讲课的内容,他每天坐在书桌旁画画儿,后来,老师发现他画的画儿特别好,于是

  • 端午节丨“仲夏端午。端者,初也。”

    五月五日午,赠我一枝艾,故人不可见,新知万里外。今天,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民谚云端午节,天气热五毒醒,不安宁在这里,愿大家端午安康端午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在我国已经存在了上千年西晋《风土记》说“仲夏端午。端者,初也。”这是“端午”一词最早的出处大家更熟悉的节日源头是为了纪念楚国名士屈原相传屈原于五月五日投汨罗江而死百姓纷纷到江边凭吊,流传至今端午节还与东汉孝女曹娥有关传说曹娥见父亲溺水遇难也在五月五日投江后人便在每年此时纪念她据闻一多等专家的考证端午是我国古代南方百越的祭祀日这一天,他们以龙为

  • 屈原

    屈原作者丨王剑诵读丨红韵你是暗夜里的一条江。把三千年的孤独和痛,攥成盐。攥成泪。攥成血。从香溪,到郢,到汨罗,文字是你妖娆的刀锋。你血液中熊熊的火焰或者雷霆,在诗行中闪光,飞驰。暮霭沉沉楚天阔。你企图用一颗心去滤掉雾霾,去洗净那些污浊的眼睛。你剥开心脏,掏出一瓣一瓣的爱,没有人知道。你关上自己,怀抱一片国土,从岩石上跳下,也没有人知道。只有汨罗江腾起的浪花,在掀起一场场灵魂的风暴。死了,也要化成一颗树。一颗黑暗中的橘树。站在楚国的宫门前,燃起火红的蕾。像独自醒着的灯,一盏盏伸向时间的深处,把黑夜

  • 他的超写实油画作品造型严谨、色彩雅致,画中美女栩栩如生

    苏新画笔下的这位美丽少女,不同于平常所见那种轻歌曼舞女孩形象,从她端庄秀雅的神情中透露出的是一种高贵却不失优雅的神韵。正如在我们心中无数次勾勒过的完美女性形象,第一次相见就让人获得一种穿刺心灵的震动!苏新的油画作品给人的总体印象是造型严谨、色彩雅致,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神态富有个性化特征,艺术家没有采用大题材或重大主题性绘画那种营造方式,而是以看似平常的“闺苑”情结来表达深刻的文化寓意和美学诉求,以一种婉约、含蓄的诗意对重大文化问题予以个性化的解答,可谓于无声处听惊雷,在“润物细无声”中蕴含着“狂

  • 第七届“我圆爸妈婚纱梦”活动在龙凤山庄举行

    6月16日至17日,恰逢“父亲节”和“端午节”,由中国文保会民族服饰文化艺术委员会、东莞市志愿者联合会、凤岗镇人民政府指导,广东省婚庆行业协会、东莞市婚庆行业协会联合主办的第七届“我圆爸妈婚纱梦”中老年集体婚禧活动(志愿者专场)在凤岗龙凤山庄举行,为双节献上了大礼。来自全国各地100对志愿者和志愿者亲属们参加了本次活动。其中金婚(50年以上)的有8对,珍珠婚蓝宝石婚(30-50年)的有35对。6月17日上午,市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市志愿者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培琦、凤岗镇有关领导及中国文保会民族服饰

  • 五月初五端午节,毒月始九毒首,祈福纳福好时节!

    2018年6月18日,农历五月初五,是中国传统节日之一——端午节。端午节又被称为端阳节,有吃粽子、赛龙舟、挂艾草、涂雄黄、戴香囊等习俗,端午节一直被视为纪念屈原的日子,殊不知,其真正起源见于佛典,在佛教中,端午节又被称为“续命节”,其真正原因是有恶鬼作祟,需要驱鬼斩魔。民谣说:“端午节,天气热,“五毒”醒,不安宁。”农历五月,斋月。古人认为五月为“恶月”,又称之为“五毒月”,在这个月阳气到了极盛的状态,阴气开始产生。民间认为此时是五毒出没之时,要用各种方法以预防五毒之害。一般在屋中贴五毒图,以红

  • 与梅相恋,姜夔情史揭秘

    暗香(姜夔)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楔子梅是中国士大夫最钟意的绘画题材。这一幅梅花,从绘画技巧上来说,未必能够侧身传世经典的行列,但它却是一位铁血英雄一生痴恋的见证。这幅画的作者是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的彭玉麟。不同于老成持重的曾国藩、足智多谋的胡林翼以及恃才傲物的左宗棠,一手缔造了湘

  • 第十五期:我的二十年——田园高中

    伴随着《我的二十年》已经进入后半段了,下一部小说已经在筹备中,不过作者不是杨小二啦,由“三爷”来为大家更新,小二刚好可以偷个懒啦!高一下半个学期,为了方便读书,父亲把家搬到了学校。教学楼往食堂方向上去是两栋楼,一栋是教职工宿舍,一栋是住宅民区,再上去,是三栋楼,一栋是男寝,一栋是女寝,一栋是食堂。我的家,就是那栋住宅民区中的一间。也正是如此,高三时,学校为了学生们晚自习后的安全考虑,硬性规定每位学生必须住校时,我愣愣地问了班主任,“我需要住校吗?”班主任开玩笑道,“你家住得比学校宿舍还近,就不用

  • 朱自清:背影(必读经典)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