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警花的贴身高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16 18:44:11 来源:网络 []

书名:警花的贴身高手

第2章 火辣小妞儿
  靠,死老头,连机票都一早定好了,肯定是早有预谋啊。95女性网
    罗耀叹道:“老头子,别忘了把薪水给我结了,你可是拖欠了很久了。”
    罗耀这些年来接了不少任务,佣金全是老头收着,每个月只给他一两千块生活费,十分苦逼。按理说,罗耀做的这些任务都是难度极高的,可是老头就是故意克扣罗耀的薪水,竟然每次都不给他钱,搞的他只能租破屋,吃泡面。
    肯定是老头想坑自己的钱,罗耀咬牙切齿得想道。
    “知道了,我已经把这些年你的工资全打你卡里了,做完这个任务你就可以直接退休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也不打扰你了。”老头话一说完就想挂电话。
    “等等……”罗耀眉头一皱,老头有阴谋,连忙问道:“你给我打了多少钱?”
    “什么?两万……老头……”
    老头子报了个数字就马上把电话给挂掉了,罗耀气不打一处来,这抠门老头,这么多年来,自己帮老头子完成了这么多危险的任务,怎么才这么点钱?
    原本罗耀以为,这么多年的薪水存下来,不说几百万,几十万总是有的,要知道,罗耀曾经接了一个营救任务,单是那一次的委托金就要上亿啊……
    “不行,这死老头,不能就这么算了。小说警花的贴身高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罗耀不爽的拨了老头的手机号码。
    “嘟……”电话一接通,听筒里传来了彩铃的声音:“啊……哦……罗耀啊……咦,你在办事啊,那我晚点再打来吧……”
    罗耀目瞪口呆得挂掉了电话。
    老头子实在太绝了,竟然把自己隔壁的叫床声给录了下来,搞得就好像自己在办事的时候被老头子撞破了一般,而且马上就做成了电话铃声。
    自己的薪水看来是要不到了,罗耀很清楚老头子的龌蹉程度,如果他再追问下去,很可能下一刻,这段录音就会全世界皆知。
    罗耀知道,老头子有这个能力。
    “妈的,死老头,算你狠!”
    罗耀被老头子打搅了心情,也没兴趣再吃面了,回到床上蒙上被子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罗耀就收拾了东西去了机场,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衣服都烧光了,也没有其他东西好带,孑然一身,好惬意。说明95lady.com
    “罗先生,这是您的机票和证件。”
    从机场取了机票,是头等舱,罗耀倒是有点受宠若惊,想不到老头子这次倒是大方。
    不过一想到自己昨天被老头子摆了一道,几百万薪水都被黑掉了,坐个头等舱也是应该,如此一想,罗耀心里也就没什么了。
    “咦?有美女?”正当罗耀准备进候机室时,身后的一个极品的美女吸引了他的目光,高挑的身材,素雅的面孔,粉红的连衣裙腰间被皮带束紧,使得玲珑的身材凹凸尽显,前凸后翘,看起来十分的养眼。
    罗耀也忍不住多回头多看了几眼。
    “你好!先生。”
    正当他自顾自的看美女时,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叫住了他,言辞虽然十分的客气,不过那语气却是一般。网站http://www.95lady.com/
    “嗯?”
    罗耀被人打扰了看美女,有点不爽,转头看了一眼拍自己的人,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名牌西服,还打着领结,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脸上挂着温煦的笑容。本是看起来印象还不错的人,却因为眼神中的嫌弃而破坏了全部美感。
    “什么事?”罗耀不高兴的问。
    “先生,是这样的,头等舱的机票卖完了,我想和你换一张机票,不知道可以么,当然了,我会支付一笔令你满意的补偿的。”陈锦南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儒雅一些,心里却是十分的不屑,这乡巴佬一个劲得盯着前面的妍儿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一身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打扮,蓬松的头发,好像几个月没洗一般,白色的汗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衬衫,袖子高高的卷起,下身套着一条灰色的七分卫裤,这一身装扮,除了比民工干净了点,简直土的掉渣。
    听了他的解释,罗耀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跟那美女不是一路的啊,看来是头等舱的座位卖完了,这家伙看上自己手里的票了。95女性网
    罗耀好笑得看了小白脸一眼,还没开口说话,那个粉裙美女已经走回来挡在他的面前对小白脸不客气的说道:“陈锦南,你别这么烦好不好,我走到哪你跟到哪,现在只不过是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也要缠着我,我已经跟你说了几百次了,我不喜欢你这种小白脸,你怎么都不死心呢!”
    好香啊!
    美女正停在罗耀身边,看着进在咫尺的美人,罗耀努力的用鼻子吸了吸,十分好闻的气味,不同与那种俗气的香水味道,而是少女本身带着特有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从这个角度看去,白皙的脖颈,如玉般晶莹,薄丝质感的粉裙贴服在美人的翘臀上,看得罗耀一阵悸动。
    嗯,好平滑,肯定是穿了Tback,罗耀心里想道。
    陈锦南被薛妍儿当众喊小白脸,顿时脸一阵红一阵白,眼中闪过一丝狠历,不过很快的被他压制下去,笑吟吟得说道:“妍儿,我这不是为了照顾你么,万一飞机上有人劫机的话,我也能保护你呀!”
    陈锦南话音刚落,惹来周围一阵白眼。
    出门都讲究个一帆风顺,像陈锦南这么欠揍的,还真是少见,大家看着他,纷纷表示着:小白脸,你丫乱说什么,要是你像牛耿那么嘴贱,小心揍的你比王宝强还丑。
    “别叫的这么亲密,就你那怂样,还保护我呢,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薛妍儿彪悍得甩了甩拳头,威胁完陈锦南后,回过头对罗耀道:“你不准把机票换给他,小心我也揍你!”
    “呵!”
    罗耀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耸了耸肩膀,这美女看起来不像外表那么清纯啊,挺彪悍的一个小娘们,有意思。
    看着罗耀那灿烂的有些邪气的笑容,薛妍儿目光短暂的失神,突然醒悟过来,顿时感觉脸上有些烧,狠狠剐了罗耀一眼,转头走开。说明95lady.com
    看着薛妍儿背影走向候机室,陈锦南收回了阴冷的目光,心中恨恨的念道:哼,臭婊子,等我把你弄到手,一定要你尝尝我的手段,这些羞辱,我迟早会要回来的。
    薛妍儿不在场,陈锦南也懒的装绅士,直接拿出皮甲,掏出一叠钱在罗耀面前晃了晃,道:“怎么样,只要你把机票换给我,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陈锦南手里那叠钱数目不少,最少也有一万了,别说换一张头等舱的机票,就是买几张都有余了。
    边上的人看到那一叠钱,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这民工可真是好运,就这么白赚了一笔。
    罗耀看着陈锦南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心里暗笑一声,接过钱在手里掂了掂,面上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少了点啊。”
    “什么?”陈锦南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一万块换张机票还少?你丫有病吧。
    “小子,你脑子没病吧,这可是一万,头等舱的机票也就一千多点。”陈锦南脸阴沉了下来。
    罗耀满不在乎得一咧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座位应该是那个美女边上的吧?一万块买个陪坐,好像不够吧。”
    陈锦南这是看出来了,这民工看起来是要趁火打劫,想要敲自己一笔啊。当下心里不由有些好笑,要不是大庭广众,自己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一个臭民工,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条命啊。
    本来从常州到华海的飞机,也就两个小时的路程,就算不坐在薛妍儿身边也没什么,不过一想到要让这个臭民工和薛妍儿坐在一起,陈锦南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拿出皮夹里所有的现金,陈锦南也没数多少,全递给了罗耀,道:“小子,全给你了,见好就收,要知道,不是谁的钱都那么好拿的。”
    罗耀嘿嘿一笑,接过钱来满意地点点头,跟陈锦南去前台办理了机票改签,又重新定了一张经济舱的票,笑呵呵的进了候机室。
    一走进候机室,一阵香风扑面迎来,罗耀抬眼一见,正是刚才那个粉裙美女俏生生得站在自己面前,脸色有些不好看。
  
第3章 脑残富二代
  薛妍儿虽然在候机室里,不过外面的事情她还是看在眼里的,见罗耀真的将机票卖给了陈锦南,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冲冲得对罗耀吼道:“不是说了叫你别把票卖给他么,你听不懂人话?我可真揍你的!”
    看薛妍儿双手抱胸,圆香鼓鼓囊囊得呼之欲出,精致的脸庞硬是摆出凶狠的模样,罗耀双眼直勾勾地盯在那饱满之处,喃喃道:“好胸啊,好凶。”
    “哼……怕了吧”薛妍儿还以为罗耀被自己给凶到,心里有些得意,等看到罗耀眼睛看的地方,顿时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抱胸的双手。
    “臭流氓!眼睛往哪看呢!”薛妍儿恶狠狠得瞪了罗耀一眼。
    罗耀习惯性的耸耸肩,摊了摊双手,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这时候突然后面有人撞了他一下,另他不由自主得往前踉跄了一步,摊开的双手下意识得往前一撑。
    两人的位置站的太好,刚好就挡住了登机室的半个门口,后面有个兄弟一手拉着手提箱,一边打着电话,也没注意到,就这样不小心撞了罗耀一下。
    “啊!”
    一声高分贝的尖叫声霎时响了起来,罗耀一双贱手,好死不死的刚好按在了薛妍儿的胸前,还把她推得后退了几步。
    “啊,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尖叫声,倒是先把那个打电话的哥们给吓了一条,看着罗耀和薛妍儿撞在一起,知道自己好像撞出事来了,连忙道了声歉,一溜烟的跑了。
    罗耀眼神一闪,快速的站直了身子,缩回了手,盯着自己的手,一脸怪异。
    薛妍儿抱着胸,愣愣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她怎么也想不道,自己守身如玉的身子,今天就被眼前这个臭流氓给摸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人……”罗耀习惯性的耸了下肩膀,倒是没敢再摊手,挺认真的道了声歉。
    “混蛋,臭流氓,你去死吧……”
    反应过来的薛妍儿,两眼冒着怒火,恨不得把这个臭流氓给剁碎切丝,想也不想得冲了上去,伦起拳头就朝罗耀一阵乱打。
    “混蛋,流氓,禽兽,我打死你……”
    罗耀无奈得站在原地,手不经意得挥动着,抵挡住薛妍儿的拳头,心下也不由有些吃惊,眼前这个长的清纯无比的美女,打起人来力气不小啊,一般人还真经受不住几下。
    不过这点力度在罗耀身上,无异于挠痒了,但是大庭广众之下,被这疯女人老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原本罗耀还想着让她打几下消消气,谁知道薛妍儿发疯似的打个没完了。
    “喂,够了啊,你再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罗耀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双手瞬间将薛妍儿的两只手给抓住,顺手将她拉了过来,紧紧贴在自己身上,以防止她乱动。
    薛妍儿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震剧痛,再也使不上半分力道,心里的委屈,加上疼痛感,让薛妍儿忍不住要掉下泪来。
    罗耀看她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手上稍微松了点力度。
    “喂,我说了不是故意的啊,我也跟你道歉了,怎么就不讲理呢。”
    “你下流,禽兽,不要脸,你耍流氓还有理了,你给我放开……”
    薛妍儿不依不饶的,虽然手被拿住,却依旧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开罗耀的控制。
    两人挨得紧紧的,火热的身躯,玲珑有致的曲线,薛妍儿这一扭,差点没把罗耀给爽死,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好了,我放开,不过你可不能再动手了,你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
    大庭广众之下,罗耀也不想做的太过分,趁着薛妍儿还没发现以前,说了一句后便松开了薛妍儿,退后了两步。
    不过刚才那一下贴身的感觉可真好啊,这小妞的身材真火辣啊……
    薛妍儿也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刚才她也明显感觉到,那个家伙竟然用那个东西顶了自己。
    “你……你!”薛妍儿气得一阵头晕目眩,话都说不出来,直觉就把手伸向了腰间,咋一想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外面呢。
    两人纠缠的时间说长也不长,很快,换好机票的陈锦南已经走了进来。
    “妍儿!怎么了?”看见薛妍儿和罗耀对峙的模样,连忙开口询问,说完眼神不善的看着罗耀。表现出一副你敢欺负妍儿,我就揍死你的样子。
    罗耀淡淡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机票道:“刚才这位小姐是我是不是把机票换给了……”
    陈锦南下意识的点点头,接着罗耀的话道:“没错,我是换了机票,然后呢?”
    罗耀嘴角微微一翘,快速说道:“我说陈先生为了这位……小姐花这么多钱,我让给他也是应该的。”
    薛妍儿和陈锦南都没听出来,罗耀说到“小姐”时,语气微微变了变。
    陈锦南脸上笑开了花,看向罗耀的眼神顿时柔和了起来,心道:你小子果然上道,这钱果然没白花。
    薛妍儿心里恨死了这臭流氓,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报复的时候,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哼!臭流氓,你等着,等到了华海,总有你犯在我手里的时候。
    “呵……,这又算得了什么,不就是点钱嘛,保护好妍儿是我的责任呀!”陈锦南一副谦和的翩翩公子状。
    “谁要你保护了,自作多情!”薛妍儿白了陈锦南一眼,心里更加的反感起来,气呼呼的走出了候机室。
    要不是这死皮赖脸的混蛋硬要跟着自己,自己哪里会被这个臭流氓欺负。
    “妍儿,飞机快起飞了,你去哪呀?”陈锦南见薛妍儿跑了出去,连忙追上去问道。
    薛妍儿也不理他,径直走到登记台,白了陈锦南一眼哼道:“换机票!”
    “什么?”
    飞机没多久就起飞了,罗耀发现那个疯女人还真的换了机票,把头等舱换成了经济舱,而且坐的位置只和自己隔了一条走道。
    薛妍儿冷着脸一言不发,左右两边都坐着让自己恶心的家伙,一个死皮赖脸,一个下流痞子,真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
    从头等舱换到了经济舱,陈锦南虽然改签了一次机票,无法再改,不过登机以后还是如愿得坐在了薛妍儿身边。
    用头等舱的位置换薛妍儿身边经济舱的位置,还是比较容易的。
    薛妍儿身边刚好坐着一位中年妇女,十分贪小便宜,一听说陈锦南要跟自己换位置,那位大妈就十分乐意的去豪华头等舱享受去了。
    陈锦南看罗耀也坐在边上,瞟了他一眼,心里十分的不爽。
    刚才他已经回味过来那句“小姐”的意思,而且自己花几万块钱,结果还坐回了经济舱,真TM就便宜了这个土包子啊。
    从登机以后,薛妍儿一直冷着个脸,看见罗耀坐在自己边上,也好像不认识一般。
    罗耀却不知道,薛妍儿心里一直在诅咒着:臭流氓,死流氓,等到了华海,一定要你好看。
    飞机升上了高空,距离华海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过了不久,有空乘过来发放飞机餐。
    罗耀要了一份鳕鱼饭,尝了尝味道还不错,飞机就是飞机,比火车上的快餐可强多了,只是用叉子吃饭比较不爽,不过想想这架飞机又不是国产的,他也只能将就了。
    “这样的东西叫人怎么吃!”陈锦南看了看送来的便当盒,一脸的嫌弃,当即丢在一边:“给我来两份顶级牛排,再开一瓶红酒。”
    对空姐说完之后,陈锦南转过来向薛妍儿问道:“妍儿,吃牛排好吗,或者你想吃些什么?”
    “对不起,先生,经济舱不供应这些的。”空姐很有礼貌的拒绝道。
    薛妍儿白了陈锦南一眼,一副看白痴的样子,也懒的说话,接过空姐递过来的餐饭,慢慢的打开吃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看我像吃不起么,我给你双倍的价钱就是了。”陈锦南见薛妍儿独自吃了起来,更觉得空姐落了自己的面子,十分不爽的拿出钱包。
    “不是这样的,先生……”空姐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不过良好的素质依旧让她笑容依旧,不过等看到陈锦南拿出一个名牌钱包,打开里面却空空如也时,忍不住莞尔笑了一下。
    陈锦南打开钱包才想起,自己的现金都给了那个民工换机票了,当即也有些发窘,狠狠得瞪了罗耀一眼。
    罗耀正吃的津津有味,感觉到陈锦南的目光,头也没抬,嘴里嚼着饭菜,咕哝道:没钱就消停点,丢人都不知道……”
    “你说谁没钱呢!”陈锦南脸顿时阴沉了下来,心中大恨道:死民工,吃你的饭,没人把你当哑巴!
    罗耀无视陈锦南的脸色,从兜里掏出他给的那叠钱,甩了甩:“我这么多钱,还不是吃便当。”
    陈锦南气的差点当场跳起来,掏出一张卡来对空姐,提升了音量,道:“老子有的是钱,给我刷卡!”
    “噗……”
    陈锦南的声音一落,周围的乘客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哄笑。
  
第4章 遭遇劫机!
  薛妍儿实在忍不住,感觉身下坐如针毡一般,拉下脸来,对陈锦南沉声道:“姓陈的,少丢人现眼了好不好,坐在你边上,我都觉得好丢人。”
    陈锦南见薛妍儿嫌弃的样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问道:“妍儿,怎么了?”
    “飞机上能刷卡吗?白痴!”薛妍儿白了陈锦南一眼说道。
    陈锦南听了之后一愣,见周围的人都在笑自己,不由十分尴尬。心中却是大恨:臭娘们,老子真是热脸贴冷屁股,有什么好拽的,总有一天……
    心下这么想,表面却没有表露出来,陈锦南讨好的说道:“妍儿,我也是为了保护你嘛,这万一有个劫机什么的……”
    “砰。”他的话声刚落,一声枪响突然传了过来。
    所有人都惊了起来,不过乘客们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尖叫,而是目光齐齐得瞪向了陈锦南:果然是乌鸦嘴,简直比得上《人在窘途》里的牛耿了,怎么就这么嘴贱呢?
    “砰!砰!”
    四个头上带着面罩的男子走进经济舱,有点奇怪枪声怎么没在第一时刻引起哄乱,当下又连续开了两枪。
    “啊……”
    乘客们终于慌乱了起来,一些胆子小的女性更是吓的尖叫了起来。
    “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一下。”
    这时,广播里突然传出一个浑厚的男性声音:“请允许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黑熊,当然了,这只是个代号,接下来,我很不幸的告诉各位,你们被打劫了!”
    这个叫黑熊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语气很柔和,听起来像和朋友在聊天一边,不过很明显,劫匪已经第一时间控制了飞机。
    经济舱里四个劫匪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黑星手枪,控制了经济舱的各个方向,慌乱的人群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一时间也不敢乱动。
    罗耀随意扫了一眼,这批劫匪看起来很有经验,明显是老手,虽然偌大的经济舱只有四个劫匪,不过他们的站位十分的巧妙,顾及了每一个角落,没有一丝的空挡。
    很快,那个黑熊的声音又从广播里响起:“当然了,我也很庆幸的告诉各位,你们遇到了一群有素质的劫匪,我们只是求财,只要你们好好配合,我保证不会伤害任何人,并且保证飞机按时抵达。”
    “切,劫匪还装什么绅士,真虚伪。”薛妍儿倒是没有太过慌张,听了广播后,还小声的讽刺了一声。
    “嘘……”见薛妍儿还这么大大咧咧的,陈锦南十分的紧张,连忙示意她不要说话。
    “切,胆小鬼!”薛妍儿鄙视得看了陈锦南一眼。
    罗耀看了一眼神色慌张的陈锦南,用脚尖踢了他一下,笑道:“小白脸,你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
    陈锦南听到罗耀的话吓了一跳,看了劫匪那边一眼,见他们朝这边看过来,顿时暗忖不好。
    “不许说话!”一个矮个子的劫匪朝把枪口对准了陈锦南,冰冷的眼神瞪了他们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好好好,我们一定配合。”陈锦南吓了一大跳,连忙摆着双手,连声说道。
    “很好!”也不知道是赞许陈锦南的配合,还是稳定的局势让那个黑熊十分满意,广播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很感谢大家的配合,接下来,请大家讲身上所有的财物,用你前面的呕吐袋装起来,放在自己的面前,我们会有专人来收。”
    黑熊的声音顿了一顿,语气突然转为冰冷的说道:“请听清楚,是所有的财物,请尽量不要做一些令我们不满的事情,虽然我们不想杀人,但是,也不介意杀鸡敬猴。”
    冰冷毫无感情的言语令人心悸,罗耀暗自感叹,这个叫黑熊的不去做演员实在太可惜了。
    接着,黑熊的语气又突然一转,绅士十足的说道:“好了,朋友们,现在就开始吧,请快点准备好你们的财物,很快我们的人就会过来收取的。”
    黑熊的声音刚落,乘客中便有人拿起呕吐袋,将自己身上的现金,首饰等东西放了进去。
    不一会从门外又走进来两个劫匪,每个肩膀上背着一个大背包,一人一边开始收取乘客们摆在面前的袋子。
    乘客们都相当的配合,虽然倒霉遇上劫机的,不过不幸中的大幸,遇上一群“有素质”的劫匪,只要不丢了性命,一点钱财又算得了什么。
    飞机控制室里,黑熊放下手里的话筒,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黑牙。
    “怎么样了?”微微转头,他朝着身后的人问了一句。
    “都已经搞定了。”旁边一个手下连忙上前来说道:“飞机已经设置了自动巡航,炸弹安装完毕,已经启动,一个小时后爆炸,降落伞除了我们用的,已经全部销毁。”
    手下报告了一个个令人心惊的消息,飞机上的乘客们还在以为只是花点钱财消灾而已,却不知道,死神即将降临。
    “呵呵……很好,又是一次完美的演出,实在太令人兴奋了。”黑熊露出满口的黑牙,大笑了起来。
    “你的东西呢!”
    劫匪很快就走到了罗耀这边,不过显然罗耀这一身民工打扮直接被他忽略了过去,冰冷的目光直接看向陈锦南。
    陈锦南连忙将自己的袋子递了过去,不过因为他的现金已经全给了罗耀,自己的那个袋子里只有一只欧米茄钻石手表和一只手机。
    虽然单是那只手表就价值20多万,不过劫匪显然不是很识货,看陈锦南一身名牌,穿的光鲜亮丽的,只是拿出这么一点点东西,显然十分不满意。
    黑洞洞的枪口缓缓地对准了陈锦南的脑袋,那名劫匪显然很懂得用气势压迫别人,手指慢慢地拨开了保险,冰冷的眼神另陈锦南心里发寒。
    “别,别,别,我真的没有了,不信你看。”陈锦南连忙掏出钱包,拉开对着劫匪说道。
    “山鸟,快一点,黑熊在催了。”这时,另外一边的人已经收完了财物,两个劫匪拿着两个大袋子走去了控制室。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这个劫匪虽然应了一声,不过明显不想放过陈锦南,在他身上搜了一下,果然没有什么收获,顿时心中十分的不爽,举起枪托在陈锦南身上用力砸了起来,边砸边骂道:“王八蛋,没钱穿这么漂亮干嘛,我最恨爱装逼的了,混蛋!我叫你装……”
    “哎呦!哎呦……大哥,别打……有钱……大哥别打了,我知道谁有钱……”陈锦南一手抱着头,一手指向罗耀:“他,他身上有钱,我的现金,有两万多全给他了。”
    劫匪收回手,看了一眼旁边穿着像民工一样的罗耀,用枪指了指他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警花的贴身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警花的贴身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贺州荣登广西卫视!连播一个月,5000万人都能感受贺州深藏强大的文化底蕴!

    贺州即是粤港澳的大花园,又是深藏强大文化底蕴的历史名城。养生八步,休闲平桂,生态昭平,慢城富川,灵秀钟山总有一个是你所偏爱的。据悉,1月16日起,寿城贺州通过广西卫视这个大平台,集中一个月播放形象宣传片,走向广西,走向全国,让更多人直观感受到贺州的无穷魅力!大家不要错过喔!2018说干就干,干就干好!本期至此谢谢观看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世界长寿市广西贺州”

  • 完整版《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小说分享

    爱一个人,爱到恨毒了他秦欢被白瑾昊抱进卧室,压制在床上,并亲手给她打了那么一阵麻醉后,她望着他,凉凉的说:“白瑾昊,我恨你!即便你们认定了是我害死白茜茜的孩子,要我用这个孩子来偿还?那么我付出的爱,谁来偿还?你们这四年对我的残忍,谁来偿还?”爱一个人,爱到恨毒了,是怎样的感觉?是恨不能将所有对他的爱都从骨血里剥离,然后在每一个细胞里都写满仇恨!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麻药,秦欢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只觉得冷,那种冷,就像是从地狱里而来……一个非专业家庭医生将她这个最专业的妇产科医生禁锢在床上,在这种充满

  • 闺蜜大手笔捎回一块翡翠原石赌石,切开后直接晕过去!

    今天小编跟大家分享一块翡翠原石。这块原石体积不大,只有900多克,是小编的闺蜜3万元从瑞丽捎回来的一块据说是翡翠的黑石头。出自莫莫亮场口的一块料子,她说在瑞丽很多人都在玩这个东西,甚至成为了一种行业。他们称之为“赌“为赌石。仔细看,这块原石还真是与其它石头有些不同。皮壳看起来有很多年分了,很老。皮壳紧凑光滑,另一面翻砂均匀又细腻,完整无裂痕,拿在手里也是分外的重。作者慧慧“L15,915,2601,86”只是这块石头长得有点丑,奇形怪状,坑坑洼洼的。闺蜜顺手又拿出来个手电筒比划着,我问:“你这是

  • 精品小说《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全文免费阅读

    她想要彻底毁了她“秦欢,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白瑾昊听见自己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阴冷,却分明带着丝丝的颤抖。秦欢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这是我刚刚打印出来的三份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完字了,你签字之后,即刻生效,笔,我也给你带来了!”说着,她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笔也递给了白瑾昊。白瑾昊将离婚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上面娟秀的笔迹,“秦欢”两个字一笔一划写的端端正正的,才知道秦欢竟然是真的想要和他离婚了!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终于让她死心了?他应该高兴的,只要他签上自己的名字,他就可以马上摆脱这个恶

  • 盆友,看你脑洞非凡,这个读书神器送你了!

    流量话费大派送本文转自湖南移动微厅以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湖南移动所有

  • 有什么理由跟一个不爱的人结婚?

    楔子爱情结了冰有个词叫春寒料峭,即便是到了草长莺飞的季节,寒流过境还是会把人冻个半死。不知怎的,江城市今年遇到了罕见的春寒,那些刚刚吐出的嫩芽,在这一阵寒流中幸存不多,何况是人的感情?对于沈迦因来说,她人生第一次爱情,也在这场春寒中结了冰。这几天下班的时候,她总是会借故在办公室加班,很晚回家。每每接到他的电话,她只骗他说加班。暖气已经停了,当漆黑夜色爬上天空时,沈迦因关了办公室的窗户,继续坐在电脑前发呆。而桌上的电话,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奇怪,都下班了,谁会打办公室的电话呢?“喂,您好,请问是哪位

  • 时令 | 盼望着!进腊月啦!春节的脚步近了……

    盼望着!盼望着!进腊月啦!春节的脚步近了……这一进了腊月便有了年味儿,大家伙也开始“忙年”了,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准备大采购了!咱先别忙活,你知道腊月为嘛叫腊月吗?↓↓↓之所以叫“腊月”,是因为“腊”是古代祭祀祖先和百神的“祭”名,有“冬至后三戌祭百神”之说,即每逢冬至后的第三“戌日”,南北朝时期固定在十二月初八日,先民都要猎杀禽兽举行大祭活动,拜神敬祖,以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这种祭奠仪式称为“猎祭”。因“腊”与“猎”通假,“猎祭”遂写成了“腊祭”,因而年终的十二月被叫做腊月。此风俗起源于秦汉时期,

  • 腊月至,欲还乡

    今天2018年1月17日丁酉年腊月初一一进腊月门便有过年来腊月是农历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一进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辛苦工作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家的温暖故乡的一切随风而至归心似箭这时侯冬季田事已经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已“闲”但人们生活的节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而是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加快了向春节迈进的步伐腊月·由来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自上古时起人们就在腊月祭祀祖先参拜神灵依照传统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猎祭”猎杀野兽,拜神敬祖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腊”,通“猎”因此“猎祭”后来

  • 月薪3000的你,为什么比月薪3万的还忙?不懂这些,你将来会更忙

    俗话说,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很多人都觉得没钱会很惨。其实,最惨的不是没钱,而是又没钱又没时间,月薪3000比月薪3万还忙!还记得那句话吗?曾想仗剑走天涯,后来工作太忙没有去!看看老板,又去美国玩了一圈回来了……看看经理,刚去南方休年假……看看自己,经理布置了好多工作,今天又得加班了!人生最可悲的莫过于此了!对年轻的你来说,有没有这3000无所谓,而是月薪3000比月薪3万的还忙,比年薪500万以上的还忙!没钱没时间没前途,工作不仅剥夺了现在,连未来也被剥夺了!如果工资不高,还天天加班,工

  • 邓洪律师事务所举办“不忘初心,勇往直前”周年庆典

    2017年11月18日,邓洪律师事务所在广州举办“不忘初心,勇往直前”为主题的周年庆典,来自邓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共聚一堂,回顾历史,畅想未来。邓洪先生在庆典讲话中谈到:“过去未去,未来已来,此刻的庆典翻开了邓洪律师事务所历史的新一页。邓洪律师事务所拥有众多杰出的合伙人和律师精英,有理由期待一个更加辉煌的明天,并在新的征程中不忘初心,追求卓越,守正创新,奋斗不息,以无愧这个伟大的时代!”邓洪律师事务所对刑事案件的调查,采证及起诉有丰富的经验。专家证人对重大的刑案来说至关重要,邓洪律师在过去从事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