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风住尘香花已尽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16 18:42:51 来源:网络 []

小说:风住尘香花已尽

第2章 ,陆其琛?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怀瑾是真挺累的,大脑涨疼,迷迷糊糊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触景生情,想到了3年前的一些过往。阅读95lady.com

她在A市,可是鼎鼎大名秦家的大少奶奶。

秦家大少爷秦正阳,那是出了名的纨绔少爷,而且很是嫌弃自己,和她结婚3年,现在算算,她在国外的3年时间里,和自己的丈夫一次都没见过吧?

当年为什么要和秦正阳结婚?

怀瑾自嘲笑一笑,还不是为了钱。她没有办法,当时的她,没得选。

其实说起来,3年前那个晚上,她当时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梦里有一张模糊的男性脸庞,她一直都不认为那是秦正阳,因为她上学的时候,就认识秦正阳了。

他们以前还是朋友。

想都不敢想,她睁开眼的时候,伴随着记者的涌入,她竟是和秦正阳躺在一张床上。网站http://www.95lady.com/

当时的秦正阳正是在上位期间,而秦长风是完全支持他们结婚的,所以一个迫于家族事业,而怀瑾呢?

当时妈妈身体有问题,需要大量的医药费,她一个穷学生,书都要读不起了,哪还有选择的余地?

秦长风找上她的时候,告诉她,“只要愿意嫁给正阳,所有的一切都不用担心,包括你的学业。”

她和现实低头。

只是,她被嫌弃了3年,就连新婚宣誓的时候,秦正阳冰冷刺骨的声音,到了如今,依旧历历在耳——

“就你这样的女人,也配当秦家的少奶奶?你想嫁给我,是不是已经想疯了?”

“顾怀瑾,你对得起唐钰吗?”

“我告诉你,就算我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我也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手指头,你就等着守活寡吧!”

………

怀瑾深吸了一口气。

侧头看了一眼窗外,云朵七七八八挂在外面,如同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她美眸微微一眯,心里默念着——

秦正阳,你估计都快忘记我长什么样了吧?

不过没有关系,这次回去,我就会成全你和唐钰,主动提出离婚。

**

A市,入夜时分。

鹅黄色的吊带真丝睡裙,包裹着女人妙曼的身姿,茶色的长发微微有些卷,夜色之下,透出慵懒妩媚的韵味儿。原文http://www.95lady.com/

女身体就这样散漫倚在阳台的护栏上,夜风吹来,裙角飘飘,背影透着一种凄美又无限旖旎的味道。

只是夜风之中,她清冷的嗓音,却不怎么温柔。

“办好了是吗?嗯,按照我之前的吩咐,把照片都弄出来,尾款会到你的账上,你要回来,还是要继续留在那里,随便你自己选择,但记住我的话了么?…很好。”

电话刚一挂断,就听到阳台的移门被人刷一声打开。

女人已是完美收敛起脸上的表情,一转身,撞入男人结实的胸膛口。

她声音柔软,“刚刚是你父亲来电话,是吗?”

秦正阳五官凌厉,身材挺拔,眉宇之间却是有着一股不羁的味道,“嗯。”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就是正好听到了,是她……回来了吗?”

秦正阳挑起长眉,“宝贝,你说谁?”

唐钰就是那种属于五官精致的女人,大学的时候,是学校出了名的校花,那时候秦正阳和她是一同一个学校的,秦正阳是她的师兄,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网站http://www.95lady.com/

其实那几年,他们恋爱关系一直都很甜蜜,如果不是之后出了意外的话,现在秦家的少奶奶,就是她唐钰。

而不是那个,挂了名整整3年的女人——

“顾怀瑾啊。”唐钰皱眉,脸上写着不悦,但一副努力去克制的样子,“你还想瞒着我吗?”

秦正阳就是喜欢,她有什么都会和自己说的态度。

果然,男人并没有生气,大掌温柔地抚了抚女人的长发,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就将她朝自己的怀里压,“她来不来,有什么关系?”

“可是……”

“可是什么?她回来了正好,3年前刚一结婚,她就跑去国外,要不是家里的老头子给她当靠山,我有可能会纵容她拿着我们秦家给的钱,在国外吃喝玩乐?现在回来了,也是时候好好算一算这笔账了。”

唐钰心念微微一动,这3年来,哪怕是拥有了秦正阳的宠爱,却始终都得不到秦家少奶奶这个位置,其实她什么都不缺,一个头衔而已,却已是成为了她心中的执念。

她不服气。

她认定了当年的顾怀瑾就是一朵白莲花,一边和自己说着,对正阳没有任何的企图,一边却……破坏他们的关系。版权95lady.com

得到了秦家少奶奶的头衔之后,就施施然出国,在英国潇洒了3年,什么好处都让她给占了,现在回来了,是应该好好算一算总账了。

“毕竟曾经我们都是朋友。”心里如是蛇蝎,嘴上,却依旧是善良大度,“等她到了,我也想见一见她,和她好好谈一谈。”

秦正阳蹙眉,“有什么好谈的,我还怕她伤害到你。”

唐钰微微一笑,“没事的,有事的话,我就打电话给你呀,正阳……”她娇滴滴一声呼唤,秦正阳眸色顿时暗沉几分,“你抱我好紧。”

秦正阳邪魅一笑,直接就将人打横抱起来,走进房间丢在了床上,“怎么我觉得是你在勾引我呢,嗯?”

“正阳,讨厌啦……”

“你明明很喜欢。乖乖的,我好好疼你。95女性网

“那你今天晚上,别回去了好不好嘛。”

“好,不回去。”

………

秦家。

“少爷的电话打不通?”秦长风脸上都是温怒,管家已是打了好几通电话,但秦正阳那边一直都不通。

秦长风冷哼一声:“继续给我打过去,让他今天晚上一定要回家!不知道明天少奶奶要回来了么?”

楼梯口这个时候传来一阵嘲讽,一阵略略有些刻薄的女声插进来,“不就是一个顾怀瑾要回来,瞧你紧张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的妻子要回来了。”

秦长风脸色陡然一变,厉声呵斥,“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口没遮拦,就是你这样当妈的,才会让正阳越来越目无尊长!”

“呵,所以呢?所以你就让你的那个弟弟回来好压迫你的儿子?”女人大概是40几岁的样子,不过看得出来,保养得不错,只是五官突出显得很是锋锐的感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秦长风,我看你真是疯了,你竟然让陆其琛回来,这么大的事,你和我商量了么?”

陆其琛?

刚刚从机场回来的顾怀瑾一时,有些尴尬地站在了客厅的正门口,本来到了嗓子眼里的那一声“爸爸”也卡在了嗓子眼里。


第3章 ,艳照门女主

她本来是要明天上午才会到的,不过因为到了机场飞机临时改了航班的问题,所以提前了。

怀瑾是不想麻烦秦家的人,就自己打车回来了。

这个时间点,秦家的佣人还都没发现少奶奶回来了,一路走进来,正门口,花园都没佣人在,结果到了门口,就正好是听到了秦长风和她的婆婆,穆琳染争执的声音。

就是这个陆其琛,她似乎,也没听说过,公公还有一个姓陆的弟弟。

里屋两人还没有发现门口站着的人,秦长风很快就说:“你胡说八道什么,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太好,你不知道吗?何况其琛他,早晚是要回来的,你耿耿于怀什么?他回来也没什么不好的,公司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你的那个宝贝儿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和那个……怀瑾,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长风说到激动处,眼角余光一扫,竟是见到了门口拉着行李箱的怀瑾,连忙打住,“你回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们?好让司机去接你啊。”

穆琳染顺势朝着门口望过来,自然也是看到了怀瑾。

不过和秦长风比起来,她脸上可丝毫不见什么热情欢迎,有的都是浓浓鄙夷和厌烦。

怀瑾都习惯了,没朝心里去,笑吟吟上前,“爸爸,妈妈,我就是临时改了航班的关系,反正我们家距离机场也不是太远,我就自己打车回来了。”

“回来就好。”在秦家,的确也就只有秦长风对怀瑾的态度最为可亲,他上前,让佣人帮怀瑾拿着箱子,又吩咐下人,“赶紧的,带少奶奶上楼去,房间都整理好了吗?”

佣人回,“是的,老爷,上午都已经整理好了。”

“怀瑾,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先去洗洗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怀瑾的确是有些累了,当然称好。

不过上楼的时候,经过穆琳染的身侧,她都来不及打个招呼,这个婆婆就趾高气扬地快她一步上了楼。

还是秦长风考虑到她的感受,又妥帖安抚她:“别和你婆婆一般见识,她今天心情不太好,你先上去休息休息,那个……正阳他,公司有点忙。”

怀瑾哪会不知道?

其实在国外的时候,也经常可以看到秦正阳的新闻,这个秦家的大少爷,吃喝玩乐样样都来,花边新闻也挺多的,但女主,一般都只有一个——唐钰。

估计自己离开的3年里,他和唐钰的感情,该是更好了吧?

上了楼,佣人带她去的自然是当年结婚的新房,不过一进房间,怀瑾就知道,这里,肯定是没住过人,她倒一点都不觉得落寞,这么清清爽爽的,她还求之不得呢。

她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还不出现认床的迹象,估计是真的累了,直接就睡着了。

怀瑾是被脸颊一阵刺痛的感觉给惊醒的。

有什么东西生生打在自己的脸蛋上,她闷哼了声,睁不开眼,因为有东西挡着了她的视线。

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一道凌厉讽刺的男声,在自己的上方响起:“顾怀瑾,你很厉害啊,偷人都偷到国外去了,怎么,3年我不满足你,你就到处找男人厮混?”

这声音,说实话,怀瑾是真觉得有些,陌生。

但隐约的,怀瑾又好似能猜出来,声音的主人是谁,脸颊被刮得生涩,她伸手一抓,似乎是抓到了照片……之类的?

她直接将那些脸上的照片拿下来,眼前逐渐有了光亮,赫然出现的那张男性脸庞,正以一种绝对俯视的姿态,看着她。

这个人,可是自己的丈夫呢。

其实结婚之前,她偶尔见到了他,还会甜甜叫他一声“正阳哥哥”。

那时候,他还是自己的学长,两个人的关系比较淡薄,不亲密不疏远,偶尔会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而现在……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是完全的嫌恶。

看来3年的时间,他对自己的反感程度,丝毫不减。

怀瑾睡觉也幸亏是有穿睡衣的习惯,但他们婚后,并未见过几次,更不要说同房了,她多少是有些不太适应,拉扯着胸前的被褥,遮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了一颗脑袋,拧起秀眉看向床边站着,气场凌人的男人。

“我还没有起床,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可以吗?”不知道叫他什么比较合适,她跳过了称谓,也没手腾出来去拿照片看个究竟。

秦正阳见她竟还对自己一副防狼的样子,嗤笑着眯起眸子,“装得还挺像的,顾怀瑾,你这个荡妇!不如好好看看这些照片,再决定是不是要装清纯。”

怀瑾心头微微一动,总觉得有什么大事不妙。

秦正阳让自己看的照片都在床头柜上,七七八八散落了一地,她侧头一看,就可以看到有几张照片……

怀瑾心陡然一沉,因为已是看清楚,其中几张照片,都有自己……一丝不挂?躺在……男人的身下?

她如临大敌一样,什么都顾不上,弯腰就去捡照片,随手抓起来几张看,果然都是!

怀瑾脸色巨变,一张一张全都捡起来看,几乎都是差不多的,角度不一样而已,但她……却好似一瞬间成为了“艳照门”的女主。

那里面,不管是痛楚,享受,或者是……放荡的表情——

都是属于她的,而照片里,那个占有她的男主,却始终都看不清楚正脸。

怀瑾心尖猛地颤抖起来。

她竟是瞬间想到了,自己回国之前做的那个梦。

………

“要不要解释解释?”秦正阳见她许久不吭气,自然更是笃定了这些照片的真实性,当然,铁证如山在了,她还敢狡辩?

“不过你也不需要解释,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顾怀瑾,你倒是好能耐,3年前上了你的男人也不是我对不对?你让本少爷帮你背黑锅,你这个荡妇!”

3年前……

怀瑾被他一口一个荡妇说得脑袋要发胀,她不是包子,当然是要反驳,“我不知道这些照片你哪来的,但我现在要说的是,我没做过,你总觉得我3年前设计陷害你了,我也是被陷害的人!”


第4章 ,还不快和你叔叔打招呼?

“你拿着秦家少奶奶的名义,吃喝玩乐都是秦家给的,还要养着你的那个药罐子母亲,你敢说你被人陷害?”

“麻烦你说话放尊重点!”侮辱她就算了,她不允许他还侮辱自己的母亲,那难道不是他的长辈?

秦正阳冷哼,“尊重是要对人,你就是一个小荡妇,你让我尊重你?”

“你——”

两人正争得面红耳赤,大概是因为房门没关上,家里的佣人忽然在外面叫了一声:“少爷,楼下陆先生到了,老爷让你们赶紧下去。”

怀瑾哽着一口气还没咽下去,听到“陆先生”3个字,更是有些消化不良。

哪个陆先生?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但那种不安的感觉,怎么越发强烈?

秦正阳似乎对这个“陆先生”,也是一脸不满又不屑的样子,怀瑾看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侧头看了她一眼,冷冷道:“这件事还没完。顾怀瑾,我告诉你,我虽是不屑碰你一下,但你公然给我戴绿帽子,你看我,会怎么收拾你。”

丢下这些话,男人拂袖而去。

门口站着的佣人犹豫了一下,才上前,对还处于怔忪状态的怀瑾道:“少奶奶…那个,老爷特地吩咐了,陆先生是少爷的叔叔,也就是您的叔叔,让您起来了之后,赶紧下去打个招呼。”

叔叔……?

怀瑾这才隐约想起来,昨天自己回来的时候,好像是有听到自己公婆在客厅吵,似乎就是说道了什么……陆其琛?

但,这个是表叔吗?不然的话,秦长风的弟弟,也不应该是姓陆吧?

“我知道了。”

其实秦家的佣人也不是多看得起怀瑾的,她就是离开了3年了,更是有一层陌生,但这些怀瑾都不太在意。

刚刚秦正阳闹了一下,也不知佣人是不是已经偷听到了什么,怀瑾心里已经是做好了准备,估计是没多久,整个秦家都会传遍。

但秦正阳那样好面子的人,这事顶多就只是在秦家内部传。

等佣人走了之后,怀瑾重新拿起了那些照片,仔仔细细对比起来。

镜头都处理得很好,这照片,似乎不像是什么PS合成之类的,而且那照片里的自己,她为什么总觉得那些表情,动作…也不陌生?

怀瑾心头一阵阵冰凉的感觉,因为她不自然的想到了,回国之前的那一晚。

脖子上的痕迹已消退得差不多了,但其实洗澡的时候,她还是可以看到,大腿根部都有一块红一块紫的印记。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当时不是一场梦,现在再看看手里的这些照片,怀瑾如同是骤然跌入了深渊之中,岂止是措手不及的感觉?

完全就是粉身碎骨。

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翻遍了所有的照片,竟然都是看不到那张男性脸庞?

怀瑾闭上眼,努力去找点线索,那张脸,若隐若现,却好似可以画出点轮廓来。

“少奶奶,您还没好吗?”

门外的佣人竟是没走,大概是见她一直都没出来,又在门口叫了一声。

怀瑾仓促回过神来,忙不迭将那些照片收拾起来,也不好随便乱放,就直接放进了自己的手袋里,匆匆忙忙洗漱了一下之后,终于是下楼。

※※

楼下。

怀瑾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已是敏锐察觉到了,这房子的一整个气氛都有些……不太寻常。

陆先生?叔叔?陆其琛?

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突然这个时候回来了?而且很显然秦家的人似乎都不太欢迎他?

是个和公公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

还是……

“其琛,你哥也是昨天才通知的我,说是你要回来了,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会愿意住在秦家呢。”

这怪里怪气的女声,是穆琳染的。

怀瑾人已经是走到了客厅门口的转角处,看不到里面的人,但声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正收敛了一下情绪要进去,一道低沉浑厚的男性嗓音如同是从另一个世界飘然而至——

低沉浑厚,说不出的好听性感。

硬是让怀瑾脚步生生顿住。

“嫂子无须挂心,我只是过来和大哥打个招呼,不准备住下来。”

隔着一定的距离,都感觉到,穆琳染被呛嘴之后的尴尬。

自己的婆婆平常多尖酸刻薄的一个人,这会儿被男人不温不火一句话给呛住,怀瑾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瞬间,还挺暗爽。

只是这声音,余音缭绕一般,怀瑾也不知为什么,心头竟是咯噔了一下。

为什么耳蜗处嗡嗡的,一直都在跟着循环这种浑厚稳重的男声……仿佛,似曾相识?

怀瑾拧起秀眉,觉得自己可能也是疯了,刚刚的事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了吧?毕竟前后不到十几个分钟,她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

虽然婚姻形同摆设,虽然3年前,她真的不是故意要爬上秦家大少爷的床,虽然她一直都是有苦难言,还莫名其妙被秦正阳嫌弃了3年……

但这些,她都不在意,也不想解释。

当年她的确是为了帮助母亲资助医药费,帮助自己的妹妹上好的学校,也可以让自己完成学业,牺牲掉了婚姻,吞下了那个苦药。

所以她从来不埋怨秦正阳对她的刻薄,哪怕秦家的人对她不好,她也认。

但这种赤裸裸的艳照,直接摔在了自己的脸上,而她这个女主角,却是毫不知情,她要说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害怕秦家的人会借题发挥,要离婚,至少自己也不能莫名其妙背黑锅。

这会儿她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你杵在这里做什么?还等着别人八抬大轿来抬你么?”穆琳染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发现怀瑾就站在客厅门口不远处,刚刚被陆其琛堵了一句话,正好没地方撒气,过来就直接一炮,“还不快过去和你的叔叔打招呼,我们秦家来了尊贵的客人。”

穆琳染这话,显然是有点讽刺的味道的。

不过这个讽刺,是针对那个叫做陆其琛的…她的叔叔的。

/n

风住尘香花已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住尘香花已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图片报道

    腊八节将至,1月22日,来自巴基斯坦、牙买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的江苏大学留学生走进镇江市和平路街道金山水城社区,与社区居民一起制作、品尝腊八粥,感受中国传统文化。图为留学生与腊八粥“合影”。新华社发《人民日报》(2018年01月23日03版)

  • 开工了!

    早安,吉祥:人无论做什么,打好根基才是根本。学习更是如此:老老实实的下工夫,默默地积攒能量,在不声不响中养精蓄锐,当你的根基远远超过别人时,生命的奇迹同样会发生在你身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七

  • 老祖宗修心对联30副,终生受用!

    1好花半开;美酒微醉。曾国藩很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七个字,认为是惜福之道。花一旦全开,马上就要凋谢了;月一旦全圆,马上就要缺损了。而未全开,未全圆,让人仍然有所期待,有所憧憬。人要有节制、有收敛,就像酒喝微醉的状态最好,大醉的话既伤身,也可能会惹祸。2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不俗”的意思不是清高绝俗,而是不离世间,却又能不为世间所困扰。佛不是让我们冷漠无情、不食人间烟火,而是让我们对世间万物、花鸟草虫都含情。所以,多情最是佛心。3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唐代诗人白居易说:“权门要路是身灾,

  • 中国京剧音配像《陈三两》(李世济)

  • 【圣言分享】元月24日 腊月初八 星期三

    一月二十四日常年期第三周星期三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圣师)(纪念)进堂咏贤明之士要发光,有如穹苍的光辉;那些引导多人归于正义的人,要永远发光如同星辰。(达12:3)集祷经天主,你为拯救人灵,曾使圣方济各沙雷氏主教,为一切人成为一切;求你恩赐我们效法圣人的榜样,常能欢欣地为弟兄姊妺服务,以显示出你的温良慈善。因你的圣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和你及圣神,是唯一天主,永生永王。亚孟。读经一(我必在你以后兴起一个后裔,我必巩固他的王权。)恭读撒慕尔纪下7:4-17那时候,上主的话传于纳堂说:「你去告诉我

  • 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便是惨淡的人生(精读)

    月牙儿在天上孤零零悬着。四野黑黝黝的,静出一种死寂。走了一阵,血液拍向大脑的幅度渐渐慢了。猛子停下脚步。“凭啥?凭啥死?”他晃晃脑袋,“你驴撵的发了横财,在城里泡女人。老子给你女人解几次闷,就死?呸!”猛子觉得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你个贼砍头的,把人家扔家里,管也不管,叫人家活守寡。人家也是个人哩,又不是土牛木马。……哼,都旱成戈壁滩了,老子替你浇几次水,凭啥死?我偏不死。怕啥?头掉不过碗大个疤。”他开始自言自语了。前行难,回头也难。一往回走,猛子又感到摆在他面前的是无法忍受的羞耻。他最怕妈知道

  • 为什么人人都被忽生忽灭的情绪所控?(值得一读)

    《区别营养与毒药》“即使某个信息被冠以一种似乎非常神圣的名头,它也未必像自己所标榜的那样神圣。其区别在于,它倾注大部分力量所表达的东西,有着怎样的内容,这内容所激活的,是人类内心美好博爱的那部分,还是人类内心丑恶暴力的那部分?假如是前者,它就是营养;假如是后者,它就是毒药。”《让生命在苦难中升华》“经历苦难也罢,目睹苦难也罢,感受那份‘苦’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因此而懂得,如何在爱与智慧当中,消解一种愤怒的、欲望的、懦弱的东西,让自己挺直了腰板站起来,让生命在‘苦’中升华,为世界做出更多

  • 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你的妄想的根被你拔掉以后,你的罪业就开始改变了。我讲实在话,你要忏悔业障,你要对治烦恼,你一个一个对治,你一辈子对治不完。蕅益大师说:你今天用念佛的法门要对治烦恼,每天念佛十万声佛号,念一百年,念佛一声能够消你很多很多…的罪障,就这样念了一百年,每天念十万声,这样子一百年下来。蕅益大师说:你消的业障如爪中土,你没有消的业障如大地土。所以他说你只是事相的修学,你改变不了你自己。我们不懂正确的方法修行,真的是效果差很多,因为你还是活在自我意识当中,你还是用自我意识,来

  • 不可思议有多大?10的64次方|睡前科学故事

    我们知道在阿拉伯数字传入我国之前,古代中国人是用别的符号和文字表示数字的。比如0-10可以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表示分数,小数用的是几分之几或是X/Y这样的形式;如果表示很大的数,用的是10的次幂那样的形式,比如1048。那么在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古代中国,怎么表示很大的数,以及很小的数呢?实际上,至少从夏、商、西周开始,古代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特殊符号表示数量。比如,公元前14至11世纪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是这样的——殷墟甲骨文卜辞中的数字和它们对应的阿拉伯

  • 【每日一帖】第441篇|《东方朔画赞》颜真卿

    《颜真卿书东方朔画赞碑》简称《东方朔画赞碑》,晋夏侯湛撰文。颜真卿书,楷书。碑额篆书。为颜真卿四十五岁时所书。大楷字径约十厘米。平整峻峭,深厚雄健,气势磅礴。是颜真卿楷书个人风格还没有成熟时期的作品,比起颜体成熟时的《麻姑仙坛记》等楷书的大巧若拙显得生动灵秀,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习惯。苏东坡给予此碑高度评价:“颜真卿写碑,惟《东方朔画赞》最为清雄。后见逸少本,乃知鲁公字临此。虽大小相悬而气韵良是,非自得于书,未易为之言也。”苏轼对此碑的评价,点明了颜体是胎息于王羲之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