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拿痴心换情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16 18:38:16 来源:网络 []

书名:我拿痴心换情深

第11章 灵魂战栗

她不能喝酒!

脑中警钟敲响,她立即死死闭住唇,不想让酒从他的口中渡过来,可他的心中却更为恼恨。我拿痴心换情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她为了那个男人,现在碰都不想让他碰吗?

这样想着,他捏住了她的牙关,强迫她张开嘴。

他的唇舌逮住这个机会,攻城略地,他含着她的唇舌,口中全是香槟的气息,他故意让沈子成看到,伸手扶上了她的腰。

“你要干什么!”她终于推开了他,转身就要走向沈子成,他的愤怒更浓把杯子往旁边一放,然后直接就将她横打抱起,走进会所电梯。

“放开!”江念遥挣扎着,刚刚喝了酒,无论是对肚子里的宝宝还是对她的胃都不好,虽然他都不知道。

他按了直达顶层的按钮,然后松开了她,可却在下一刻吻住了她。

她推拒着他,可他却根本不理会,反而一把将她的裙子给撩起,并且将她给抱起,对着电梯壁,就这样顶进去。

“你不能……啊!”

可他却扯开她的领口,咬住她的锁骨。来自http://www.95lady.com/

这个电梯虽然是封闭的,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四周都光亮如同镜子,从江念遥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

真是让人脸红……

并且如果万一有人中途按了电梯,电梯打开,那会是什么情况?

陆奕延根本不理会,心里的那一团火几乎把他焚烧殆尽,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眼里就再也没有他,反而处处都是那个叫做沈子成的男人,沈子成有什么好,值得她背叛他投入对方的怀抱?

他出去了这么多天,她一通电话也没有打给他,反而一能出门就在找其他男人!

越想,他心头的那把火烧得越是厉害,身下也就更为用力。

感受着她在他的耳边轻喘着,他似乎才有了些许好转。

不够,还不够……

“叮!”

电梯的门打开,进入顶层,他就这样抱着她出来,她没有着力点,只能环住他的腰。

“你……放我下来……”她求饶着。

可他却没有理会他,就这样托着她来到了中央的大床上,把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让她对着那边的镜子,要她。

他没有告诉她,这间会所是他名下的产业,那个电梯是他的专用电梯,没有摄像头,也不会有人进入,顶层更是他的私人场所,除非保洁,否则不会有人进来。95女性网

他要惩罚她,要让她记住,她是他的!

她还想要逃,可他却扣住了她的腰,不让她躲开。

不够,还是不够,他要让她记住……

他扯下领带,把她的双手给绑住,然后把她摁在墙上,狠狠地要着她。

“看清楚了没有,我是谁?”他逼问着她,可她却根本无法回过神来。

他弹击着她,让她尖叫着达到了gc,她缩在他的怀中颤抖着,求饶着,可他却一声又一声地逼问她。

“我是谁,你告诉我,我是谁?”

一声又一声。

江念遥觉得自己就要焚烧起来了,透过眼前的水雾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喘息道:“奕延,放过我好不好,我真的快不行了……”

“你还知道我是谁啊。”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却含住了她的耳朵。推荐http://www.95lady.com/

身下用力,她尖叫着,灵魂战栗。

不行了,真的不可以再继续了,肚子里还有宝宝,再照这样下去,宝宝会有危险。

“奕延,我求求你,够了,我不要了,我求你……”

可是他却不放过她,趁着她gc的时候,抱着她坐在那边的扶手椅上,把她的双腿架在扶手上,空出双手来刺激她另外的敏感点。

“还不够,还要更多……”

第12章 两不相欠

说着,他还探过脑袋来,含住了她的……

江念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她不断地收缩着,嗓子都要叫哑了,可他依旧在肆意玩弄着她。

再一次战栗着,他的口中一直说着不够,许久之后又将她从扶手椅上抱到了中央的那张床上,压着她,疯狂地顶撞着她。

“奕延,我好……疼……”

她说着,声音很小,他根本没有听到。

她的肚子好疼,他们不知道已经做了多久,从电梯到床,到墙上,阳台中途也去过一次,还有刚刚的扶手椅……

她觉得眼前恍惚一片,在他的大力顶撞中,她再一次达到了gc,无能为力,只能颤抖着,收缩着……

忽然,好像什么打开了阀门,而她脑海当中的某一根弦也这样崩断。我拿痴心换情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大量液体流出,她似乎感觉到,肚子里的某个小生命,就这样没有了。

她哭了。

无声地哭了。

眼泪把她的烟熏妆给晕染开来,从眼角,流下了黑色的眼泪……

她好疼。

肚子好疼,胃也在灼烧着疼。

身上的他还没有察觉到,而她则是怔怔地看着装修华丽的天花板。

是要死了吗?

为什么她好像回到了当初?回到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天是个雨天,她和念儿一起在那家书屋躲雨,正好看到了皱着眉站在一边等人的陆奕延。我拿痴心换情深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只是因为多看了那一眼,他爱上了念儿,而她,则爱上了他。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那她,一定不要再遇到他。

陆奕延在一声低吼中发泄了自己,刚刚忽然涌出的大量液体,他没有怀疑,还以为是她gc的时候流出的体|液,等到他抽身而出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

空气当中洋溢着一股血腥味,他下意识地看向他们的下半身,血,都是血。

他的心脏似乎停止了,看着染红了一大片床单的血,还有她眼角的泪。

“念儿,你怎么样了?”

他慌了,忽然披了衣裳,一边用薄被把她包裹起来准备下楼,一边打120。

心跳似乎停止了,他抱着她在所有人的注视当中冲出了会所,救护车赶到,他和她一起上车。

“奕延……”她用仅存的力气轻声说。

“念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手上全都是血。

她看着他,泪水不断地流淌着,一滴又一滴:“还给你……”

“念儿死了,这一条命,还给你,从此之后,你我,两不相欠……”

“不要胡说,坚持下去,我等你,等你好了之后,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他哽咽道,泪水从他的眼角流下,这辈子,他从未如此慌张过,可是她的眼神已涣散。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医院,医生把江念遥抬到了滚动病床上,快速往手术室推去。

她看到的只有一大片一大片快速闪过的冰冷的光,在这一瞬间,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四年前那一天。

那天……

第13章 四年前的真相

那天,念儿搂着她的手,讨好着说:“姐,这一次让你做一次坏人好不好?这份契约,你去找奕延哥签了,然后我就可以扮演柔弱的小绵羊啦!”

她把念儿给扯开,古怪地看着她:“虽然我很喜欢奕延,但是你要告诉我这样做的原因,否则我不会去做。”

念儿双手搅在一起,许久之后才抬起头来,说:“我在温哥华遇到了一个人,姐,我很喜欢他,但是你知道奕延哥的,如果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他叫什么?有没有照片给我看看?”她立即就问道。

江念儿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一张图过去,说道:“他叫沈子成,人很好的,目前还在温哥华,我想要今后去到那边留学,然后就能够和他在一起了,对了,我和子成约好了,今天要去视频的,姐,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她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既然事实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么她……

那时候的她想,就让自己做一次坏人,就像是念儿说的那样。

之后没多久,陆奕延就来了,就像是之前计划好的一样,他们签订了契约,而她也正好看到念儿拿着手机甜甜地笑着,穿过马路……

一切就在瞬间发生。

江念遥看着眼前出现的场景,她伸出手去,想要抓住这一切,想要抓住念儿,可是最后抓到的只有一手空。

她是要死了吧,听说,只有即将死亡的人,才能够看到过往的一切。

这样想着,似乎力气也在渐渐流逝,眼前的一切全都模糊,周遭只有一些杂乱的声音,她似乎听到谁在撕心裂肺地吼叫着,可是都没有关系了。

她欠陆奕延的都已经还上了,从此以后,她和他,再无牵连。

……

陆奕延眼睁睁地看着江念遥被送进手术室,但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

活生生的等着。

他讨厌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喜欢所有的事情全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可是他却不懂医学,只能让别人来帮忙。

正在外面等着,忽然,一个护士匆匆地走出来,她神色匆匆,看起来好像是出了什么问题。

“谁是病人家属?”护士四处看着,陆奕延立即就走上去,说道:“我就是。”

护士将一张病危通知单塞到了他的手中,说道:“病人大出血,加上胃癌,所以,还是把这一份给签了吧。”

胃癌?

为什么他一点儿也不知道?

“赶紧签,还有,病人流产,大出血,不知道医院的血库是否够用,最好去联系一些和病人同血型的人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陆奕延刚刚签了这一张病危通知书,又听到了一个重磅消息。

流产?

所以刚刚,他是亲手将他和江念遥的孩子给杀掉了?

他一下子愣在原地,她是什么时候怀孕的,为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

想起之前她对他求饶的模样,他回想之后才觉得不对劲。

其实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的,可是她为什么要瞒着他?

“她是害怕你想要打掉你们两人的孩子。”沈子成的声音忽然传来,陆奕延下意识地回过头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沈子成。

第14章 后悔了?

陆奕延一个拳头就挥过去:“你早就知道!”

沈子成避开,看着气急败坏的陆奕延,说道:“我当然早就知道,我还知道,在你们的别墅的桌子下面,有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已经签了她的名字。”

陆奕延不可置信地看着沈子成,对方则是继续说道:“本身今天我们的计划是,离开这里,帮助她人间蒸发,从此之后,不再见你。”

“你怎么可以……”陆奕延一把就抓住了沈子成的衣领,厉声道。

“呵!”

可是沈子成只是冷笑一声,皱着眉头看着陆奕延,道:“怎么不可以?”

“这四年以来,你是怎样对待她的,整个A市的人都看在眼里,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人尽可欺的人,她忍受了多少的白眼,你知道吗?”沈子成一把就拿开陆奕延揪着的他的衣领,反而走近一步。

“你一直以为念儿的死是江念遥一手造成的,我告诉你,那真的是一场意外,而你所认为的将你绑在她的身的那一份契约,也是你最心爱的江念儿一手策划。”沈子成看着已经乱了阵脚的陆奕延,毫不留情地说道。

如果说平常的陆奕延是个帝王,没有任何人可以打倒他,那么现在的陆奕延,就只是一个男人,一个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担心的男人,现在的他是脆弱的。

“你还知道什么,一起说出来。”陆奕延双眼赤红,看起来疯狂而又悲哀。

“我凭什么告诉你?”沈子成转身就要离开。

陆奕延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子成,道:“你就这样走了?你不是念遥的情夫吗?”

“那种鬼话,只有你会相信。”

沈子成顿了顿,站在原地,他没有转过身来,而是直接这样说道:“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她爱你,愿意为你付出所有,但你却视而不见,你践踏她对你的爱,她是你的妻子,你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让她成为整个A市的笑话。”

“现在是怎么了?后悔了?”

沈子成冷笑一声:“晚了,她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查出了早期胃癌,但是同时也知道自己怀上了你们的孩子,她为了生下这个孩子,连自己的命都不管不顾,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她的?”

“我听说,你正和一个叫做张思思的女人卿卿我我,还让她去给那个女人送房产证明?”

“陆奕延,世上没有后悔药,我劝你最好好好去弄那个血源,以防万一。”

沈子成说完之后直接就离开,没有带有一丝留恋。

他本身来到这里,也只是因为江念儿的忌日,可却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而当初江念儿口中经常说的那个为爱痴心一片的姐姐,他也见到了,之所以帮助她,不过是因为想给陆奕延添堵。

而此时,给琳达打电话让她处理这一切之后,他又亲自一个一个地确认,确认他们都会来到这里献血之后,他才稍微踏实一些。

但是手术中的字眼依旧在亮着,他就不能有一刻的放松。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想起刚刚沈子成说的话,他的眉头狠狠皱起,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第15章 我不想见到你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他之前所认知的范畴,为什么江念儿会弄那样的一份契约呢?他猜不透。

这一切他现在都不想去想,因为,他只想让江念遥好好的。

他在手术是前面走来走去,心急如焚,焦急担心让他失去了以往的理智,他没有发现,这一切,全都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张思思的双眼危险地眯起,想起刚刚所听到的一切,她不由得微微翘起一边嘴角,对于陆奕延,她势在必得,这些东西,看来都要好好利用利用了!

只要是她张思思看上的人,只有她不要的,没有别人抛弃的!

……

江念遥醒来的时候还有些儿恍惚,这是怎么了?

眼前是白苍苍的一片,空气当中还有着消毒水的味道,这里是……医院?

她不是记得她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吗?

她还看到了许多以前发生过的事情。

“你醒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可是一眼却看到了双眼赤红,胡子拉扎的陆奕延。

“你……”

她还没有说完,他就握着她的手道:“没事就好。”

一切记忆全都回到了脑子里,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把自己地另外一只手给抽回来,转过身去。

她不想要见到他。

他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陆奕延站在她的病床旁,就这样看着她,他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所以才会这么邋遢。

“念遥……”

“我不想见到你。”他还没有说完,她就开口说道。

“当年的一切……”

“我想安静一下,可以吗?”他刚开了个头,她就截断。

陆奕延终究还是点点头,说道:“好,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情你叫我。”

江念遥没有说话,陆奕延当她是默认,于是走了出去。

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她忍了许久的泪,终于决堤而出。

她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拳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孩子,没有了……

她拼死也要生下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他会怎么想她?

他们今后会怎样?

她回想起这四年以来的点点滴滴,一切都恍若大梦一场。

她为他付出的一切,而他给她的一切,全都在她的眼前过了一遍。

他……不过是凭借着她爱他。

这一次她相当于重活了一次,这一次,她不要重蹈覆辙。

……

江念遥出院了,她的手术非常成功,今后只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出院的当天,陆奕延把她接回了别墅。

可是她却是从抽屉里面把上一次没有给成的那一份离婚协议递给了陆奕延,说道:“奕延,我们离婚吧。”

他皱着眉,说:“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我们大可不必去计较当初的那些,念遥,我们……重新开始吧。”

可是她却摇摇头,道:“我不会再回头。”

她把协议放在这里,说道:“你签也好,不签也好,就像是上一次我和你说的那样,我们两人再不相欠。”

第16章 心里面空了一大块

这样说完之后,她竟然敢还会伤心,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留下来,可以吗?”陆奕延开口说道。

可江念遥只是转过身去,她将早就让人收拾好的行李给拿出来,不说一句话,转身离开。

陆奕延想要挽留,可是却没有借口,毕竟当初是他伤她那么深。

是他自己亲手造成了这一切,现在她受伤想要离开,他……

江念遥一步一步地往外面走,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其实她真的好想有人会冲上来抱住她,告诉她这里是她的家,她不需要离开。

但是他没有追来。

这明明就是她想要得到的结果,最后得到了,却会觉得伤心,江念遥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踏出房子的大门,最后看了它一眼,然后就伸手拦了一辆的士,离开这里。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个房子越来越远,她忽然觉得心里面好像是空了一大块。

不是疼,而是空。

空荡荡的感觉,会让人格外的寂寞。

她回到了江家,虽然在四年前,江家已经宣布和她断绝了关系,但是前些时候她住院时,爸妈还是去看了她。

当初他们一直都以为是她把念儿给逼死的,现在终于真相大白,她想,爸妈的怨也渐渐消失了吧。

“念遥啊,回来就好。”江母双眼含泪,对着她张开了双手,江念遥走了过去,抱住江母,说:“妈……”

一走四年,感谢他们还肯收留她。

他们一起回到了家里,江家父母做了一桌好菜,三人终于回归了之前的关系,温馨一片。

可江念遥不知道的是,陆奕延的车子正停在不远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来,或许是因为想要见她吧。

明明才分开不久,可他却那么想念她,他想他真的是疯了。

一阵刹车声传来,陆奕延回过头去,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沈子成。

他微微皱起眉头,下车来,来到沈子成的面前,冷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沈子成微微挑起一边眉毛,饶有兴趣的看了陆奕延一眼,道:“看来念遥还没有告诉你。”

“什么?”陆奕延心中烦躁,为什么每一次她都会告诉这个叫做沈子成的混蛋,却不告诉自己。

“她下个月要和我一起去加拿大的事情。”沈子成微微翘起一边嘴角,看起来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看来你在她心中的地位不高,否则这样的事情都不告诉你,我看,她其实是想要远离这个伤心地,远离让她伤心的人,重新开启新的人生吧。”沈子成不咸不淡地说道。

可是这每一个字都打在了陆奕延的心上,因为造成所有现在的一切的人,就是他陆奕延。

“你不是喜欢念儿吗?”之前他已经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调查清楚了,当初是因为太过于相信江念儿所以才没有深究,现在回头一看,其实问题到处都是,只是他故意忽视不见罢了。

“我喜欢念儿,我就不能喜欢念遥吗?”沈子成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现在觉得念遥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就凭借当你她喜欢你那个劲头,我也会好好照顾她。”

第17章 我们重头来过,好不好?

“她要的不是照顾,而是感情。”陆奕延立即就开口反驳道。

但是沈子成却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笑得前仰后伏,好不容易停下来,他看着眼前的陆奕延,道:“这话还真不像是你说的,当初她对你付出真心的时候,你把它踩在脚底下,现在她收回了,你却在这儿大谈特谈感情,陆奕延,你真不要脸。”

“彼此彼此,你根本对她不喜欢,却要特意帮助她,为的就是找人不痛快,你的脸皮也没有薄到哪里去。”陆奕延反唇相讥。

两人表面上彼此都没有占到好处,可是谁伤的更深,只有自己知道。

“你今天来这里干什么?”最后,是陆奕延开的口。

沈子成把脑袋歪歪,指向房子的方向,说道:“来和江家父母说一声,说他们的女儿,今后就有我照顾了。”

陆奕延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子前,打开门,坐到了驾驶座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沈子成摸不着头脑,但是对方并不打算说的样子。

……

时间飞速流逝,很快就要到了江念遥离开的日子,如果这一次去了加拿大,那么短期之内是不会回来的。

毕竟要在外地发展,就要坚定一个工作,在本地发展的机会会比较大,除非是拓展国际市场。

明天就要离开了,江念遥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想着曾经她和江念儿曾一起趴在这儿画画,他们姐们两个还经常说一些悄悄话,还一起在这里偷看过来家里做客的男孩子,可是这一切现在都一去不复返了。

今后就要和这里的所有东西告别,想想还真有些儿舍不得。

“轰隆隆……”

一条闪电撕裂长空,雷声隆隆,不一会儿,大雨倾盆而下。

没来由的,她忽然就想起了不久之前的那个雨夜,她看着他跪在江念儿的坟墓之前的那个雨夜。

她想,如果那个时候,她更坚决一些,现在是不是是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可是忽然,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在对着她挥手,那个人好像还是陆奕延?

她觉得是自己眼睛花了,于是走近窗子,打开窗子,往下面看去。

真的是他。

“念遥!我们能谈谈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陆奕延在楼下大声叫嚷着,虽然是在雨里,但是声音还是能够清晰地传到了她的耳中。

她的心一下子就慌乱了,其实刚刚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就变得很紧张。

即便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可是她爱他的心依旧不变。

“念遥,我们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了现在,就差最后一点点了,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们重头来过!”陆奕延的声音依旧很大声,听得江念遥眼眶微微湿润。

她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因为她深深地明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哭是没有用的,还是要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但是最近她却像是耗尽了这一辈子全部的眼泪。

其实,没有任何女人愿意当一个女强人,他们都希望能够待在丈夫的臂弯里面,有人可以让自己依靠。

但是有些人不得不坚强,如同江念遥。

第18章 下午三点的飞机

陆奕延还在楼下叫嚷着,她闭上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一次打开窗户,对着下面的他说道:“你走吧,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如果你还在这里吵闹,我就要叫保安了!”

“念遥……”他还想说什么,可是她已经直接就把窗户给关上,不管现在他说的是什么,她都听不到。

不起听,不去看,不去想,这样慢慢的,有些事情就能够淡忘了吧……

江念遥摸摸自己的心口,可是为什么,这里还是会痛。

许久之后,下面已经没有了声响,她微微一怔,然后打开窗户,往下看,他走了。

为什么他还有一些遗憾?

她甩甩脑袋,不要再有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早点儿离开这里,今后的事情再说。

爸妈好不容易才同意了自己出国的想法,其实她也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年经典了总是会希望自己的儿女会留在身边,可是在这个熟悉的城市里,她总是会想起当初那些不堪回首的曾经。

她需要一段时间来疗伤,就让她再自私一次吧。

……

江念遥是第二天下午3点的飞机,第二天早上8点,她却被一阵喧嚣声给吵醒。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一点事情都办不好,你们知不知道那一批货很紧急,对方不过多久就要货物了,当初我们可是签署了协定的,如果指定时间之内不能交货,整个公司都要赔进去!”是江父的声音。

江念遥微微皱起眉头,疑惑地推开门走出来,正好看到江父就站在楼道口那儿,现在还在絮絮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江母从一边走出来,正好看到了她,江母赶紧就拍拍江父的肩膀,道:“你这个老头子,去你的书房去说!”

江父这才注意到了一边的江念遥,立即就点点头,道:“我去书房说,你们娘俩好好聊聊。”

江念遥看着江父这样子,觉得十分地奇怪,于是看向旁边的江母,问道:“妈,发生了什么事情?爸怎么气成了那个样子?”

江母的眼神躲躲闪闪的,然后拉着她就直接走到一楼去,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你知道的,你爸就是那样的急性子,所以才会吼几句。”

可是江母越是这样说,江念遥就越是觉得奇怪,爸的脾气是急了一些,但是从刚刚她听到的话来看,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被办砸了。

“妈,你和我说实话,不然这一次我离开家心里面都不踏实。”江念遥一把就握住了江母的手,郑重的说道。

江母看起来十分的为难,江念遥则是加上了一把柴:“如果你们不说清楚,我就不走了。”

江母这才勉为其难地说道:“念遥啊,其实这几年你不在家,不知道,我们家的公司虽然看起来挺好的,但是其中的艰辛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唉……”

江母指指江父的方向,道:“刚刚你爸之所以生气,都是因为一批货物,本身过几天就要交货了,现在运送的那些原材料竟然搞丢了,如果不能够按期交货,可能我们的公司,就完了。”

我拿痴心换情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拿痴心换情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无删节美娇妻爱上我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美娇妻爱上我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美娇妻爱上我目录预览:第一章公交上的意外第二章诱人身段第三章是你?第四章技惊四座第一章公交上的意外“他妈的,这狗日的天气,热死了!”今天是宁纪失业的整整第一百天,但此刻他依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手里拽着一叠面试需要的相关文件,没错,如果今天能面试成功,他将结束现在这种狗娘养的屌丝生活。宁纪的心情有些烦躁,他蹲在公交车站旁边,抬手擦去快要流到眼睛里的汗水,低头看了下手表。“都快下午两点了,我还没能成功挤上一辆公交。唉!我的房租啊,这回肯定又要被疯婆

  • 无删节穿越之冰山王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穿越之冰山王妃免费阅读全文书名:穿越之冰山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回忆第二章穿越第三章穿越第四章穿越第一章回忆黑色奔驰内,一袭纯黑衣的她双眼冰冷,眉头微皱,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快速转动着,油门踩到了底,车子也在她疯狂的举动下快速的穿梭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中。她是慕雪,慕氏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所有人心中完美的代言词。从小便拿下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奖项,现在年仅25岁便有不少专业的博士硕士学位。自从24岁接手了父亲一手创建的慕氏集团,慕氏集团就在原本雄厚的基础上更加如虎添翼。她伫立在大铁门外,手里提

  • 无删节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目录预览:第1章:买醉第2章:做了件坏事第3章:还不肯罢休第4章:上了他的当第1章:买醉第1章:买醉刚刚用钥匙打开自家的门,屋内的一幕让宫晩儿脸色瞬间苍白,身体僵直的站在门口……大床上,男人和女人激烈的滚在一起,完全没有意识到门口的来人。宫晩儿清楚的看着自己男友疯狂的亲着卖弄风情的女人,他对她可从未这么热情过!心一点点的发痛,她多么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她仍然能躲到杜洋的怀里,而他会想往常一样紧紧的抱住她,抚摸着

  • 无删节总裁爱妻:情深不悔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总裁爱妻:情深不悔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总裁爱妻:情深不悔目录预览:第一章苏柠挽,你找错人了第二章这是霍先生的意思第三章不用你管我第四章被逼应酬第一章苏柠挽,你找错人了C市。一家星级酒店的一个不起眼的房间外,厚重昂贵的红木门被擂得“嘭嘭”作响。“开门,快给老子开门,臭婊.子,快开门!”落地窗大肆地敞开着,凌冽的寒风呼啦啦地涌进来,苏柠挽缩在衣柜和墙壁之间的小角落里,身体随着撞门声不停颤抖着。耳边撞门声、猥琐下流的咒骂声噪杂一片,她不敢伸头去看,捂着耳朵死死盯着还未接通的手机。屏幕反

  • 无删节此爱无岸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此爱无岸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此爱无岸目录预览:第01章先生求你救救我第02章肩上的红色胎记第03章这个女孩我买了第04章让她把衣服脱掉第01章先生求你救救我雨夜小镇,一道纤瘦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拔足狂奔。她身后,一男一女快步追来,口中不停的咒骂着什么。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晚饭前她高高兴兴的和爸妈一起庆祝,还喝了一杯甘甜的葡萄酒。谁曾想,晚饭后一切全都变了!镇长带着傻儿子上门,他爸妈直接将她卖掉,让她给镇长的傻儿子当老婆。她

  • 无删节盛世狂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盛世狂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字:盛世狂妻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猪笼第2章手枪消失第3章装疯卖傻第4章灵犀药水第1章穿越猪笼天奇大陆。摩罗国,青安城。“就凭你也想当继承人?还想嫁给慕容风?先对着猪粪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吧!丑八怪!”凤家大小姐凤无心正手持火鞭,眉宇间是根本无法遮掩的怒意,一鞭子抽在被囚禁于猪笼中的那个面色苍白,身形弱小的女子脸上。凤无邪疼得几乎晕厥!瞬间,火焰顺着鞭子蔓延开来,凤无邪脸上的伤口开始灼痛,一道黑乎乎的血痕就这样硬生生地毁了她原本被世人称赞过的花容月貌,被灼伤

  • 无删节神级状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神级状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神级状元目录预览:第1章雷打的状元第2章路小雅之爹第3章清纯小美女第4章大胆的路小雅第1章雷打的状元张小龙躺在床上,胸口处再一次涌来炽热的感觉,好像有把火在那里烧一样。这已经是第五天,不,准确地来说,是他有意识之后的第五天,之前他昏迷了多久,连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只记得那天坐着江二哥的电三轮,原本是要到县城赶车去燕京。当时他怀里揣着燕京大学的入学通知书,旁边坐着跟他一同去燕京,只是另外一所大学报道的路小雅,后面还有一大群给他们送行的乡亲。这些年来,农村已

  • 无删节偏爱二手王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偏爱二手王妃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偏爱二手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倒霉的穿越第二章:后悔一辈子第三章韩烟的挑衅第四章:逃跑第一章:倒霉的穿越韩凝接到好友的电话便气冲冲的赶去××度假村,真是岂有此理,士可忍熟不可忍,百里傲风,你竟然出去偷人,看姑奶奶不将你打成王八蛋。根据好友提供的线索,韩凝一下车就奔着游泳池去了,这个时候也忘记晕水了,果然看到她那小白脸男朋友正和一身材火辣的女子打得火热,攀在游泳池边缘搂搂抱抱着,韩凝双眼喷火,虽然这个男人她不爱,但也不能容忍背着自己偷人。长腿抬起来一脚踢

  • 无删节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免费阅读全文书名: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逼替嫁第2章恶毒的七姨娘第3章死都不嫁第4章一个都不会放过第1章被逼替嫁是夜,瑟瑟的秋风中,一轮残月挂于乌云密布的半空中。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屋子中传来,声声惊悚,渗人,如同从地狱下油锅的鬼魂传来一般!听的人心里发一阵麻!一十五六岁的女子,双手双脚皆被铁链烤住,衣衫褴褛的身上,满是鲜红的鞭痕。两个奴婢抓住女子瘦如柴棒的手臂,在那几乎皮包骨头的十根手指的指缝中,已经插了有十余根细长的长针。每根插入指缝中的长针深

  • 无删节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目录预览:001:一会儿再叫002:你还不配有我的孩子003:回老宅004:我不饿001:一会儿再叫我实在找不出什么事情,比我跟你在一起,更令我心动的了——沈墨琛B市,沈家别墅,装修极其奢华。保姆站在我身后踌躇了好几次,最后走上来神色不太自然地说:“太太,要不你先去睡觉吧。”我从浓墨的夜色里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静立了一会儿,我抬步上楼回了卧室。这是我嫁进沈家的第三天,没有盛大的婚礼,新郎也没有回过家。我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