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爱是一只无歌的鸟】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6 13:11:20 来源:网络 []

小说:爱是一只无歌的鸟

第一章 去参加你的葬礼

世上的人都知道,童家有女初长成,说的就是童家的童薇安,可是这世上的人都忘记了,童家还有一个和童薇安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童安好。网站http://www.95lady.com/

二十二年来,童薇安有多受宠爱,童安好就有多备受忽视。

……

童安好做了一个梦,这场梦中,她和姐姐被困在了大火中。

大火熊熊燃烧,到处都是火苗,她和姐姐两人逃无可逃。周围的空气被大火烧的越来越稀薄,大量的烟雾呛到她肺里,姐姐离大门近,她晕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姐姐慌乱地朝着大门冲了过去。

童安好眼角溢出一行眼泪……她是不是又被抛下了?

脑袋突然一疼!

童安好猛然睁开眼睛,入眼是四面白墙,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她的脑子里还晕晕乎乎,突然有道黑色的影子朝着她飞来,最后落在了她的床上,同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既然已经醒了,就把衣服换下。”

童安好心脏豁然一跳,这声音……“傅大哥?”她扭头朝着一旁看去,那道清隽修长的侧影,果然是傅谨言。【爱是一只无歌的鸟】小说在线阅读

面对傅谨言,童安好有些举足无措。

傅谨言冷漠的望向病床上的童安好:“你只有五分钟时间。”他在提醒她换衣服。

但此刻刚刚从病床上苏醒的童安好云里雾里,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扫眼看向周围的环境,此刻童安好才确定,这里是医院。

“我……怎么在医院?”

她还没有彻底的清醒。那场大火,在她的记忆中,只是恶梦一场。说明http://www.95lady.com/

但病床边的傅谨言态度十分冷漠,“还剩四分钟。”

他根本不打算跟她解释。

童安好顺手拿起被扔在病床上的衣服……全黑的?这是……丧服?

“是去参加谁的葬礼?”童安好抬头问向一旁的傅谨言。

男人的视线淡漠落在她的身上,菲薄唇瓣吝啬的吐出四个字:“童安好的。”

轰!

童安好如遭雷击!

她……她的?

“可,可我还活……”着……

她的话没有说完,恰逢这个时候,VIP病房里的液晶电视屏上正播放一段新闻:

“昨日“夜幕”酒吧起火事件之后,童氏集团两位千金双双身陷火海。在经过医护人员抢救之后,已经可以确定,童氏集团大千金童薇安死里逃生,二千金童安好遇难。

童家二老爱女去世,大受打击,决定今日将爱女入土为安,葬礼举办以低调为主……”

后面的话,童安好已经听不见了,她神情呆滞地抬起头,望向床边立着的男人:

“傅大哥,她在说什么啊……我还活着啊。95女性网

她还活着!

“童安好死了,死于火灾,”男人神色淡漠,没有丝毫波动,一句话便将“童安好”的一切,都淹没。

“从此,这世上只有童薇安。”

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童安好。

童安好睁大了一双眼睛,清澈的眼底,缓缓涌出眼泪……她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傅谨言,一言不发。

“哦,童伯父童伯母也以为过世的是你,这件事,我没让他们知道。”

童安好紧抿着嘴唇没说话。

面前的那个背影,那个男人。版权95lady.com

是她遥不可及的梦。

对于爱情,她不敢去想。

这个儿时第一眼喜欢上的小哥哥,也只有她的姐姐——天生聚光灯下耀眼发光的童薇安,才配得上。

自卑,充斥着她。

第二章 沉默的葬礼

沉默着,童安好跟在傅谨言的身后。

坐上了车,一路上安静无声。

车往一处高档的墓地开去。版权95lady.com

车停好后,童安好默然地下车。

跟在傅谨言身后,一路朝着“她”的墓走去。

远远已经开见前来吊唁“她”的人群,童安好心不在焉地垂头往前走,“砰”的一下,撞到了一堵肉墙。

她忍着疼痛,踉跄半步,一抬头,就看到傅谨言那张冰山的脸,正对着她。

“童安好,你记住,从此你就是童薇安,我傅谨言的未婚妻。”

冷漠的话语,在耳旁响起,童安好心跳快了半拍,但下一秒,一道力道抓住了她的手臂,箍在了身前。

傅谨言修长的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墓:“而童安好,活在那里。”

童安好心脏倏然发疼……顺着那修长手指看过去,他指着的是一座坟墓。

童安好,活在那里……他说。

这一刻,童安好好像问一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为什么不让她做自己?

为什么从此她要顶着别人的名字活下去?

为什么就不能光明正大将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

她有千千万万个为什么想要问他,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跟随在傅谨言的身后,童安好来到了墓前。

这里头,是她的姐姐。至今,还不能够接受姐姐已经去世。

她在颤抖,拼命的忍着,忍到了眼眶发红,却不肯流下一滴眼泪。

她恨,恨那一场大火!

恨她不能够阻止!

牧师主持着葬礼,庄严的说:“逝者已去,节哀顺变。家属亲友,上前道别。”

久久,却没有人站上前说话。

牧师有些尴尬:“就没有谁想要最后对逝者说些什么了吗?”说着,周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上前,牧师只好看向童父童母:“两位家属,还有什么话要对逝者说的吗?”

童母推了童父一把,童父咳嗽了两声,冲牧师摇摇头。

童安好浑身一片冰冷!冷透了骨子!

她望向周围的人,望向她的父母……心如刀绞!

为什么!为什么!

她再也忍不住内心愤怒又委屈,冲到童父童母面前,她首次那么大声的像是疯了一般的哭喊质问:“为什么!为什么!那里躺着的难道不是你们女儿吗!为什么连最后的道别,你们都没什么和她说的吗?!”

她指着墓碑,哭着大喊:“难道只有童薇……”安才是你们的女儿,童安好就不是了吗?!

她想这么大喊出来,却被一只大手捂着嘴巴拉回来。

“唔!唔唔!”放开我!放开我!我只是想要为自己讨回一个说法!哪怕是骗骗她也好啊!

低沉的声音,压在她耳边:“安静。你要是敢说漏嘴试试。”

童安好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嗓子,突然的发不出声音。

傅谨言拉住童安好后,就对周围的人说道:“薇安听到安好去世的消失,受到了刺激,各位不必在意。”

傅谨言这话一说出,周围的人终于露出释怀之色,纷纷对童安好露出一副同情之色。

童安好闭上了眼睛,一行清泪缓缓滑下了脸庞,直至此刻,她才猛然发现,所有人都以为那里安静躺着的是“童安好”,可是这周围却没有一个“童安好”的朋友。

她的父母,在“她”的葬礼上,却没有请一个她童安好的朋友。

即使,她童安好的朋友并不特别多,却依然有两个十分要好的,这也是她的父母都清楚的事情。可,她的父母,就是没有请。

葬礼过后,童安好沉默的跟在傅谨言身后,在经过一处灌木丛时候。

灌木丛后几道讨论的声音,入了耳。

“这个薇安小姐实在是对妹妹太好了,她妹妹这么不成器,不学好的爱去酒吧玩儿,这一次还险些将童薇安给害死,幸好童薇安命大,这么一个天赋极高的调香师要是就因为自己妹妹贪玩儿,被烧死了,那才冤枉。”

“谁说不是啊。要不是这个童家二小姐不学好,爱去酒吧玩儿,也不会差点儿被烧死在酒吧里。可怜童薇安担心妹妹的安危,去酒吧找妹妹,却差点儿也跟着送命。”

“哎?幸好死了的是童家的这个二小姐,不然的话,新闻出来,童家薇安死于夜场那种乱七八脏的场所,一生的清誉就毁了。”

“可不就是嘛……”

童安好脸色煞白,她懂了!

她什么都懂了!

为什么傅谨言要她成为童薇安,为什么死去的必须是童安好……因为童薇安如果死于夜场那种乱七八脏的场所中,会毁了童薇安在世人眼中的美好形象!

而她童安好怎么样,就都无所谓了!

她抬头看向前面的傅谨言,那人没有停下来。他根本不在意她知不知道他的私心,根本不在意她这个人的想法。

啊……她怎么忘了,傅谨言爱着的从来只有童薇安。

而她童安好,即使有着和童薇安一样的脸,却永远入不得傅谨言的正眼。

就像二十二年的岁月一样,她童安好只是一个隐形人,于童家于傅谨言。

她也从不敢行差踏错一步,自卑也有着自知之明……所以,那份对傅谨言的感情,她不敢去碰,藏在了最深处,连她自己都快忘记了。

第三章 带来新的住处

在墓园的门口,童安好被人拦住。

“童薇安,你们不让我进墓园,不让我看望安好,你们太过分了!”

童安好张嘴看着面前的熟人:“小夏?”她下意识喊出来。

唐小夏,一个热情开朗的女孩儿,很多时候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儿,也是童安好最好的两个朋友之一。

童安好没有想到,在葬礼结束之后,会在墓园门口遇见唐小夏。

“小夏?小夏才不是给你叫的!”唐小夏怒瞪童安好:“童薇安,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要遭报应的!”

“小夏你听我……”

“你是谁?”不知什么时候,傅谨言看到童安好没有跟上他,又重新折了回来。回答恰好听到有人诅咒童薇安,傅谨言双眼冰冷的看向唐小夏,冷冷问道。

“我是安好的好朋友!”

傅谨言眼神更冷,“哦——童安好的朋友和她一个德行。”

童安好面色唰的一下,比纸还白,愤怒的咬住牙:“你何必这么说小夏。”

“童薇安,谁要你假惺惺,你以为你现在说点好话,就能够赎罪吗?”唐小夏根本不理会“童薇安”替她说话,要不是童薇安,安好怎么会被烧死在大火中?

唐小夏死死瞪着面前的人,“要不是你和安好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我早上去把你的脸挠花了!”

“虾子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说了……”童安好不知道该怎么跟唐小夏解释,她怕再让唐小夏继续说下去的话,会惹恼傅谨言,她怕唐小夏吃亏。

“你叫什么名字?”

身后,男人面无表情的问向唐小夏,童安好顿时心中一急,连忙转身,也没多想,伸手抓住傅谨言的手臂,拉着他就要走:“傅大哥,我们走了。”

她推着傅谨言上车,刚才傅谨言显然已经动怒,一个唐小夏真的不够傅谨言收拾的。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好友倒霉。

但童安好却没有发现,宾利车窗外,唐小夏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目送车子离去。

虾子,是唐小夏的别名,平时的时候,朋友们都叫唐小夏“小夏”或者“夏夏”,但是只有童安好会在着急的时候出口叫唐小夏“虾子”。

为此,唐小夏还和童安好表示过不满,说“虾子”听起来像是“瞎子”难听死了,可是童安好就是不改口。这也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

“刚刚才……童薇安喊我‘虾子’?”唐小夏眨眨眼……她确定,她绝对没有听错!

她又扭头看向墓园方向……可是会叫她“虾子”的人,已经永远地躺在那里了。

……

傅谨言将童安好带到了一处高档小区。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住处。”

童安好扭头:“我不可以不住这里吗?”

紫苑,在S市很有名气的高档住所。

一层楼一户。

可是……这里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陌生了。

傅谨言扫向童安好:“这里是你姐姐名下的房产,薇安生前有时候工作忙,就会就近住在紫苑。”

傅谨言又说:“薇安生前的东西,我都已经让人收拾起来了。这之后,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生活用品,包括服装首饰。”

童安好连忙摇手:“不用的,我有衣服。”

童安好话未说完,突然,一道冷厉尖锐的目光唰的一下,锁在她的身上,傅谨言面色幽冷:“童安好,你又忘记了,从今以后你是童薇安,童薇安的穿着品位不俗,你的那些衣服就都收起来吧。”

“还有,对外宣称你是薇安,所以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能坏了薇安的名声。薇安是我的未婚妻,虽然你现在顶替了薇安,但你我都知道,你只是一个冒牌货,不要奢望一些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我说的,你听懂了吗?”

童安好垂着脑袋,无力的点点头。

等到傅谨言离开后,她无力的软倒在沙发上。她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什么。傅谨言又何必再一次的提醒她。

四周都是薇安的味道,这是傅谨言搬走了薇安的东西后,也无法去除掉的味道。

童安好走到镜子前,伸手摸向镜子中的那张脸,“姐,我多希望,我能够阻止一切。”

不止傅谨言在意姐姐的名声,她也在意啊。

那场大火中的秘密,就让它成为她一个人的秘密,烂在心底深处去吧。

爱是一只无歌的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爱是一只无歌的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女总裁的妙手仙医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妙手仙医8章书名:女总裁的妙手仙医第八章下面给我吃“你请说。”且说陈霄在这里暗自提防,另一边的药铺老板却心潮澎湃,恭敬有礼。这药铺老板,从十年前便立下了这个解方子打折的规矩,虽然表面一向是说以药会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为的只是那常人难以窥破的第九种毒方。然而,在陈霄之前,甚至都没有提到过“毒方”这个概念。陈霄能说出方子有九种解法,就已经说明了他的能耐,所以自然不用走过场,去解答其余八种普通方子了。现在,药铺老板唯一期待的,便是药物试验的结果了,若是和他十年前遭遇的毒方效果一致,

  • 绝地求生在异界8章

    原标题:绝地求生在异界8章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八章脱身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邢山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头颅还真以为是具尸体。得嘞~这副卖相,也彻底断绝了邢山牢房内遇到江湖上久负盛名的隐藏大佬的希望,不过抱着万一的可能性,他还是试探的向着那边喊了几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你知道外边那些人是谁么?……前辈,前辈!你

  • 一品护花高手8章

    原标题:一品护花高手8章书名:一品护花高手第八章你到底是什么人?“刘总,这是你的保镖吧?任由他这样越俎代庖好像不太好吧。”许飞把目光投向刘菲菲,微微施压,语气有些不悦。“哈哈,没事的,我连性命都交在他手里过,这点事算什么,他谈就好了。”刘菲菲面露微笑,目光中隐隐竟还有赞许之意。许飞的脸色一下便沉了下去,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这边李辉却是不想与王帅干耗,直接扣住王帅的脖颈把他提了过来,提起茅台就往他嘴里倒酒。“你最好快点做决定,不然我就一直往下倒了。”现在的王帅再次喝到这酒,只感觉与毒药没什么区别,

  • 校园重生超级兵王8章

    原标题:校园重生超级兵王8章小说名:校园重生超级兵王第8章校园四大恶少林风去住处附近的健身房办了一张会员卡,上午、下午、晚上,都去坚持锻炼两个小时。到星期二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全身腰酸背痛,并且,累成了一条狗一样了。上课的时候,他基本上就是和周公一起度过的,除了曹颖,其他科任老师,已经对林风上课睡觉这件事情,习惯了,只要求,林风睡觉的时候,不准打鼾、流口水污染环境。课堂上,林风还是原来的林风,下课之后,同学们就看到不一样的林风了。一听到下课铃声,林风就会“嗖”的一声,奔出教室,然后,围着操场一圈

  • 贴身男秘有春天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8章小说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八章:有眼不识泰山这一觉箫连赫睡的非常舒服,从早上六点多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多,醒来之后箫连赫自己都是非常的震惊,睡了十四个小时,中途还不吃不喝,简直快要变成了猪。不过屁股上的伤势似乎好了很多,要用手按上去才会感觉到疼痛,本来伤口也不是很深,只有四五厘米深,由于箫连赫不顾着伤势毅然决然的参加战斗,导致伤口不断的破裂,才有了那些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箫连赫这一觉醒来之后,却发现伤口好了一大半,用手触摸间竟然可以感受到伤口结痂,难道睡觉时间的长短可以影

  • 我和绝色女上司8章

    原标题:我和绝色女上司8章小说名称:我和绝色女上司第八章实施计划任兰觉得很开心,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没有爱情,生活就像吃饭缺少调味品,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兰姐,你开心吗?”赵得三躺在她胳膊上,侧脸看着她,一脸的坏笑。“开心,谢谢你,德三,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任兰喘着气,不免有点感慨。“兰姐就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还会缺少男人呀?”赵得三甜言蜜语的说。“你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任兰满脸埋怨的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什么女人啊?和什么男人都,那么随便啊

  • 绝品透视小村医8章

    原标题:绝品透视小村医8章小说:绝品透视小村医第8章“妈,你还有事吗?”林蓉打了一个哈欠,下了逐客令,道:“我真的有点困了。咱能明天再说吗?”“好。”苗桂花志得意满,答应的倒是爽快,站起身,转身就向门口走去。呼!林蓉和牛根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林蓉还好些。双腿架在牛根的肩膀,夹着牛根的脖子,不是很吃力,可牛根就不一样了。半跪在林蓉的两条大腿之间,再被林蓉的腿这么一挤一压,刚开始还挺爽,可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苗桂花前脚刚走。牛根就迫不及待的动了动,想要从被窝儿里面钻出来。而郁闷的是,牛根刚动,苗

  • 夫君请笑纳8章

    原标题:夫君请笑纳8章小说名:夫君请笑纳第八章虚拟生活系统饭桌上异常的沉默,几人吃着吃着,时不时的抬头瞄胡蔓几眼,眼光中均带着好奇与探究。胡蔓再怎么心大也受不了被人这么围观,把筷子一放:“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武青赶紧道:“大嫂,你怎么知道五姑是耍了花招的?”她堂堂的大学生会不知道这点儿化学反应?胡蔓轻咳了声:“实不相瞒,以前救过一个摔下山的人,他给了我一本书,是本医书,我都是从书里看的,所以其实我对看病不在行,但对于药材是很懂的。”武原看过来:“大嫂念过书?会识字?”“额。”胡蔓摸摸耳朵,以她

  • 私房男医8章

    原标题:私房男医8章书名:私房男医8、女鬼压床有姿势四肢僵硬,胸口发闷,全身感觉阴气阵阵,好像有冷空调对着胸口呼呼吹一样。跟上次被女鬼嫂子压床一模一样。但刘长青可以确定的是,这次他没睡着,他醒过来了,还看到了坐在自己胸口上的人……呃,女鬼,他就心里郁闷了,怎么女鬼都喜欢把屁股坐在自己的胸口,难道自己的胸口特别香?正在刘长青一阵心塞,寒气从脚底一个劲往上冒的时候,胸口上的女鬼开口了:“小叔子,小叔子……”“我擦!”刘长青又是一惊,怎么又是个女鬼嫂子,穿着衣服不一样啊,难道大哥在地下换女朋友了?地下

  • 青春之痒8章

    原标题:青春之痒8章小说名称:青春之痒第八章群架不要看吴晨表面上有些消瘦,但是打起架来却跟身强体壮的梁硕五五开,丝毫不落入下风渗湿,在一定程度上还压制着梁硕再打。这确实着实不容易,打头的这两个人一动手之后,周围的十几号人全部散开,疯了一样的厮打在一起,人数上,我们这面的人数要比他们多几个。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王凯朝着我冲了过来。幸亏我旁边的老鼠手疾眼快,一把将我推开,就在我躲开的那一瞬间,王凯一棍子朝着我原来所在的位置抡了过去,风声呼呼的,如果被这一棍子打中了,我脑袋肯定得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