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凤舞风扬】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6 13:02: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凤舞风扬

第一章 一路打不停
电影院总是一个热闹的地方。【凤舞风扬】小说在线阅读
  这个地方总不会缺少人的,尤其是热恋之中的青年男女,他们就是电影院之中的常客。当然,这个属于公共场所。的地方,总会有那么些个小地痞出现,玷污人们的视线。
  欧阳清儿早早的就买了电影票,在这里等着她心目中的那个他——杨元震。
  他和杨元震两人约好了看电影,可是现在电影早就开始了,可是杨元震却依旧还没有出现。欧阳清儿 不由得掏出了手机,就要给杨元震打电话。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地痞走了上来,眼观略带不善,看向了欧阳清儿。原文http://www.95lady.com/
  “呦,小妞,等得人没有到啊,要不哥哥陪你去看电影吧,看完了电影,哥哥还可以陪你去爽一下,哈哈!”
  “滚开!”欧阳清儿吼道,同时向后边退去。
  地痞:“给脸不要啊。”上前就是一巴掌,将欧阳清儿手中的手机打飞了出去,又是一巴掌,欧阳清儿脸上肿起了一大块。
  “啪啪!”
  连连被小混混打了好几下。欧阳清儿流出了委屈的泪水,可是来来往往的人,就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
  “住手!”
  一个雄厚的声音传来。一个青年一把就将地痞打翻在地,一脚将地痞踏在地上,难以动弹,地痞挣扎了几下,就在口中开始求饶。说明95lady.com
  欧阳清儿看了一眼,来人是他的熟人——风清扬。
  “滚!”
  风清扬狠狠的踢了地上地痞几脚,把欧阳清儿扶上了一辆车,开车走向了医院之中。
  不一会,欧阳清儿就直接躺在了医院之中。
  而风清扬则是浑身都被大雨给淋湿了……
  “放心吧,我弟弟就在这间医院之中,会好的。”
  欧阳清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忽然间想给杨元震打一个电话,可是这个时候吗,才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被摔坏了……
  “可以借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吗?”欧阳清儿道,自己的手机坏了,就只能厚着脸皮朝风清扬借手机用!
  风清扬听到欧阳清儿弱弱的询问声,知道她是想继续给杨元震打电话。那焦急的好像一刻钟都不愿意等的样子,看的风清扬心生不悦。
  不过,他还是掏出手机,递给了欧阳清儿。说明95lady.com
  欧阳清儿接过手机,正要拨打杨元震的号码,就听到风清扬突兀开口提醒道:“刚刚打了他的手机无人接听,你还是拨打杨少雨的吧。他们兄妹必定是在一起的,打她的肯定有人接!”
  欧阳清儿‘哦’了声,在电话簿里面翻找出杨少雨的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后,很快就被接了起来,欧阳清儿心头一喜,才刚要开口,那边已经劈头盖脸的朝手机吼过来了。
  “风清扬,你就是个白眼狼!你凭什么这么作践我妹妹?你当我们杨家的人都死光了是不是?”
  欧阳清儿愣住,因为她听出来这是杨元震的怒吼声。
  她讪讪的低唤道:“元震,是我!”
  闻言,电话那端怔了下,随即询问道:“欧阳清儿?怎么会是你?你跟风清扬在一起吗?你们现在在哪里?风清扬那个混蛋在哪里?”
  欧阳清儿被杨元震吼的浑身一抖,低声解释道:“是的,我一直在电影院里面等你,可是你没有来。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然后我……”
  不待欧阳清儿说完话,杨元震就在那边怒声吼道:“别跟我说这些,我不听!现在,马上,立刻告诉我,风清扬那个混蛋在哪里?他在哪里?”
  欧阳清儿紧紧地捏着手机,抬头看了眼风清扬。
  风清扬眸子幽深,也在定定的看着她。原文http://www.95lady.com/很明显,杨元震在手机那端呼喊的声音那么大,风清扬听到了。
  他冲欧阳清儿微微的点了点头,欧阳清儿立刻会意,冲手机里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们在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的高级病房里!”
  杨元震听见欧阳清儿这话,又问:“哪间病房?”
  欧阳清儿抬头看了眼墙上的病房号,“108号!元震,你……喂!元震?”
  欧阳清儿正要询问杨元震关于杨少雨的情况,却发现手机已经被单线挂断了。
  她抿唇,将风清扬的手机递过去。
  风清扬接过来,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这时候,病房门被推开,风元冥拿着一堆处理伤口的必备品走进来,胳膊上搭着一套男士衣裤。
  他将处理伤口用的东西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然后将自己带来的男士衣裤递给浑身湿透的风清扬,“哥,这是我的衣服,干净的,你去换上吧!”
  风元冥是脑科医生,有时候做手术要几个小时之久甚至是熬夜奋战,所以办公室里面有两套换洗的衣服。
  风清扬也没矫情,没有人愿意穿湿哒哒的衣服不是?他点头,接过干衣裤走进卫生间。来自http://www.95lady.com/待卫生间的门关闭上了,风元冥才将视线落在床榻上坐着将自己围在被子里的欧阳清儿。
  他看到她的脸颊红肿,明显是被人打的,心下一疼。他冲一旁的小护士摆摆手,那小护士立刻转身离开病房,还贴心的关上了病房的房门。
  风元冥看着欧阳清儿,一边伸手取了消毒水,一边拿出药棉花沾湿。
  他将药棉花涂抹在欧阳清儿的脸颊上,低声询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哥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坏人打的你?”
  欧阳清儿‘嗯’了声,没有拒绝风元冥给她上药。风元冥拧着眉头又问:“这么晚了,你怎么会被人打?”
  好吧,他怀疑是风清扬打了欧阳清儿。
  欧阳清儿意识到风元冥似乎是那样想了,连忙摇头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身上的伤真的是被坏人打的。那个人……那个人他要强/暴我,是你哥……救了我!”
  闻言,风元冥的眸子紧了紧,“你说什么?有人要强/暴你?那人是谁?”
  欧阳清儿仍旧摇头,“我不认识那个人,我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时候,那个人对我不规矩。然后我就离开,结果他跟着我,把我扯到垃圾箱后面……”
  余下的话欧阳清儿没有说,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幕,说不后怕是骗人的。至今想一想,她浑身都不可抑制的在颤抖。
  真的很恐怖,她差点……差点被人强上玷污了!差点……差点被那个男人打死了!
  风元冥看到欧阳清儿这样,又听了她说的话,心中知道她没有必要替风清扬撒谎。她说的那事儿,一定是真的了!
  他轻手轻脚的给欧阳清儿擦拭脸上的红肿,用消毒水擦拭一遍后,拿出消肿的药膏均匀的涂抹上。
  风清扬换好了衣服走出来时,就看到风元冥满脸柔情的在给欧阳清儿脸颊涂药。
  他眸子一紧,面色不悦的上前夺过风元冥手中的药膏,“我给她上药就可以了,你去忙吧!”
  风元冥看着空空的手,不得不站起身。
  才刚站起身,病房的门‘砰’地一声被人从外踢开。
  病房内的两男一女纷纷循声看向病房门口,但见杨元震一脸黑沉站在那里。
  欧阳清儿面上一喜,低声唤道:“元震!”
  然而,杨元震并没有看欧阳清儿,也没有回应她深情的呼唤,而是目光凶神恶煞的瞪视着想要给欧阳清儿上药的风清扬。
  风清扬自然也看到了杨元震,他面色不悦的哼道:“你终于知道来了?”
  言下之意是在谴责杨元震这个名义上所谓的痴情男人不够格儿!
  但是杨元震并不知道欧阳清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没有注意到欧阳清儿是坐在病床上,脸颊红肿受伤的状态。
  他现在满心想着的都是杨少雨喝多酒,导致胃出血被送进手术室的事情。他气急了风清扬这个罪魁祸首,怒极了这个白眼狼混蛋!
  他冲上前,不由分说拎住风清扬的衣领子,抬起拳头就朝风清扬的脸颊砸过去,“风清扬你这个混蛋,你害我妹妹差点死掉,你去死!”
  风清扬没防备,脸上重重的挨了一拳,整个人倒在床榻上压到欧阳清儿,害的欧阳清儿倒抽了一口气。
  几乎是在风清扬压到欧阳清儿的同时,他就弹跳起身,远离开病床。他知道自己刚刚被打倒时压到了欧阳清儿,也清楚听到了欧阳清儿倒抽气的闷哼声。
  他扬起拳头,毫不客气的回给杨元震。这一拳打的很漂亮,正中杨元震下巴。
  “啊!”欧阳清儿吓的尖叫出声,到目前为止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端端的两个人说打就打起来了呢?
第二章 刮目相看
风清扬和杨元震两个人各自打了对方一拳,横眉倒竖怒瞪着对方,眸底蓄满了熊熊的火焰,好像对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
  杨元震指着风清扬,怒声斥责道:“风清扬,你太过分了!你明知道小雨爱你,却还那样伤害她。今天我就替小雨讨个公道!”
  他说完这话,再次朝风清扬扑过去,想要揍风清扬。
  风元冥眼疾手快,上前直接抱住了杨元震的粗腰。
  他急躁的呼喊道:“元震哥,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跟我大哥动手呢?我们两家的交情,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难道是用来互相殴打的吗?”
  杨元震奋力挣扎,怒声吼道:“烈冥,你放开我!今儿个我一定要把风清扬这个混蛋揍的脑袋开花,他这样玩弄我们家小雨的感情,揍死他都是死有余辜!”
  风元冥死死抱住杨元震的腰,不让他冲上前,“元震哥,我不知道我哥哥和少雨姐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咱们之间有话不能好好说么?为什么要动手呢?”
  杨元震情绪激动的看着对面同样满脸阴霾的风清扬,脸上满是嘲讽的笑意。
  他淡淡地说:“好,那咱们就不动手,好好说道说道你这个混蛋大哥和我家小雨的事情!”
  他不再挣扎,不再朝风清扬身上冲,只是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风清扬,“风清扬,你摸摸你的良心,你对得起我们家小雨吗?她小小年纪就跟了你,一跟就是五六年,没名没分,可曾要过你一分钱?可曾无理取闹的要你娶她了?”
  风清扬掀了掀眼皮子,淡声回应道:“没有!”
  杨元震点头,继续问道:“那么,你是怎么对待我们家小雨的?我们家小雨爱你,满心满脑子装的都是你。只要你高兴,让她去死她都心甘情愿。可是你呢?你一声不吭的就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然后奉子成婚,之后对她爱答不理,真当她是你暖床泄欲的工具了,想要就随手拿来发泄。不想要就随手一丢,连她的生死都不管是吗?”
  风清扬面色一沉,“杨元震,请你注意你的措辞!我跟小雨之间的关系没你说的那么龌蹉。是,我跟她。但是你应该清楚,她跟我的时候已非处子之身,我那是被她灌醉了设计到床上去的。说白了,她自愿跟我,自愿跟我保持男女关系,互相满足对方作为成年人的生理需求,仅此而已!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却很简单。你说我不顾她的生死,将她随手一丢。没错,今天我的确接到她喝醉酒的电话没有赶过去。那又怎样?我有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小雨不是我的妻子,我没有必要为她牺牲我宝贵的时间。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喝醉酒引我前去,然后找尽借口留我不许离开?”
  顿了顿,风清扬继续说道:“扪心自问,从我结婚后,饶是我不喜欢我的妻子欧阳清儿,但是我做到了做丈夫的责任。我没有背着欧阳清儿跟你妹发生过一次关系,没有跟她上过一次床。而你妹知道我是有妇之夫,就该坦然放下我们之间曾经有过的暧昧关系,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只是一场各自资源的游戏,仅此而已!所以,我们不需要对对方负责任,不需要为对方的过错买单,更不需要外人来干涉我们的关系。杨元震,我说了这么多,你可听懂了?”
  杨元震捏着拳头,因为风清扬这些话而气的额头青筋暴露。
  他咬牙切齿的低吼道:“风清扬,你太过分了!”
  在杨元震看来,就算风清扬说的句句属实,但是听在他耳畔,每一句话都是在嘲讽杨少雨的不自量力和不识时务,还有……厚颜无耻,下贱银荡!
  这让杨元震如何能不气、不恼、不怒?
  风清扬听到杨元震的低吼声,不怒反笑,“呵呵,杨元震,你有脸说我过分?我过分,难道还能有你过分?当初是谁拉着欧阳清儿站到我面前,深情款款堪比情圣似的说爱慕欧阳清儿,要与她在一起,要等她与我的契约婚姻结束的?是你!可是你看看你对欧阳清儿做了什么?”
  他问完这话,突然走到床边,将欧阳清儿的下巴捏着挑了起来面向杨元震。
  欧阳清儿此刻心绪有些不在状态,她一直在听杨元震和风清扬吵架,心中在消化着风清扬和杨少雨的事情。
  此刻被风清扬突然挑起下巴面向杨元震,欧阳清儿才回过神来,面色一紧。她现在这样糟糕的样子,要怎么面对杨元震啊?
  杨元震看了眼欧阳清儿,错愕的发现欧阳清儿的脸颊红肿,好像是被人打了。
  他意识到这一点,忙上前关切的询问道:“清儿,你的脸怎么了?风清扬打你了吗?”
  欧阳清儿一愣,随即摇头,“不是的,我……”
  才刚开口,话就被风清扬打断了。
  风清扬冷声笑道:“呵呵,杨元震,我是不是该夸你想象力真丰富呢?欧阳清儿今天跟你出门约会看电影,我怎么可能会打到她?或者,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妻子跟你出去一趟,结果就夜不归宿,还在大街上被臭男人险些强/暴了,嗯?”
  杨元震一怔,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来。欧阳清儿夜不归宿?在大街上险些被男人强//暴了吗?
  “清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杨元震上前,想要抓住欧阳清儿的手细细询问。
  然而,这时候风清扬却挡在了他的面前,不准许他靠近欧阳清儿。
  他冷冷的瞪视着杨元震,声音阴森森的倾吐道:“杨元震,你觉得你有资格询问这种问题吗?”
  杨元震横眉倒竖,怒视风清扬。
  就听风清扬嗤的一笑,而后缓声说道:“哥哥关心自己的妹妹,这无可厚非!可是杨元震,你将欧阳清儿一个人丢在电影院六个小时。她给你打电话,你不接。你也不给她打电话报平安,走的时候还让她呆在那里傻呵呵的等着你回去接她。你可真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啊?”
  “你!”杨元震气急败坏的瞪着风清扬,竟是被堵的一句话说不上来。
  风清扬眯着眼睛,再次开口说道:“杨元震,相比较于我这个混蛋,你更是混蛋至极。至少我没有对你妹欧阳清儿过什么,不需要对她负起责任。而你,却是真真切切在我的面前许下诺言,会对欧阳清儿如何如何好。话说,你的诺言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杨元震听到风清扬的讥讽,心头难免紧张。
  他不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欧阳清儿为什么会受伤。想到自己那个计划,他心头更是紧张的不得了,生怕欧阳清儿听到风清扬的话误会了他什么。
  他目光关切的看向欧阳清儿,焦急地解释道:“清儿,你听我解释,我手机落在车里了。小雨她胃出血要做手术,所以我就陪在她身边,我……”
  风清扬直接打断杨元震的话,“你的这些理由,在我这里都不值得原谅!因为你若对欧阳清儿有心,那么小雨做手术期间,你完全可以到车里取手机给欧阳清儿回个电话让她不要等你。”
  杨元震听到这话,忙开口反击道:“那时候小雨生死未卜,我作为她的哥哥,骨子里流淌着与她相同的血,在没有确定她安危的情况下,当然要守在手术室外面!”
  风清扬点头,“好,就算你这个亲情牌过关了!那么我再问你,小雨手术结束回到病房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你为什么不去取你的手机给欧阳清儿打电话?或者你也可以用小雨的手机给欧阳清儿打电话报平安,顺便告诉她你不能赶过去找她对不对?”
  杨元震张张唇,他总不能说他不记得欧阳清儿的电话号码什么的。一时间,他开始在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比较合情合理的借口。
  没待想出好的借口,就听到风清扬冷冷的哼道:“杨元震,可是你没有那样做!你没有给欧阳清儿打电话,忘记了那个在傻傻等你的女人。而正因为你没有那样做,所以造就了欧阳清儿今晚被一个男人殴打,险些被强/暴的厄运,甚至差点被弄死在垃圾箱后面。杨元震,你知不知道我赶过去的时候,欧阳清儿浑身都是伤,只剩下一条内衣裤在身上勉强遮羞。啧啧,杨元震,我今儿个真是长见识了,你所谓的对欧阳清儿的好,原来是凌驾于你妹之下的!在你妹的面前,欧阳清儿她连个屁都不是!”
  “别说了!”在风清扬指责完杨元震的同时,欧阳清儿突然大声呼喊起来。
  她皱着眉头,目光沉痛的看着风清扬,“你出去!我跟杨元震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
  风清扬听到欧阳清儿驱赶他离开,眉头一挑,唇角划过一抹自嘲的笑容。他是疯了才会替这个蠢女人出头教训杨元震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瞧瞧,人家根本都不领情啊!
  冷冷的瞪了一眼杨元震,风清扬当真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出病房。而那厢,整个懵了的风元冥也讪讪的跟在风清扬的身后离开病房。
  今晚突然被风元冥知道了太多事情,以至于他的脑子有些不够用,完全消化不了他知道的事实。比如杨元震和欧阳清儿怎么扯到一起了的事实!比如风清扬似乎知道并且允许杨元震与欧阳清儿在一起的事实!
  病房外,风元冥愣愣的看着风清扬,目光中透着继续祈求之光。他在求风清扬告诉他杨元震和欧阳清儿的事情!
第三章 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风清扬看出风元冥的意思,也不瞒着,淡声回应道:“就像你刚刚看到和听到的那样!欧阳清儿喜欢杨元震,杨元震也对我说他喜欢欧阳清儿,他们要在一起,神佛都不能阻止他们相爱。我自己给自己扣了一顶绿帽子,允许他们在一起了,就是这样!”
  闻言,风元冥情绪很激动,他将风清扬的衣领子猛地拉住,然后将风清扬按到走廊的墙壁上,“为什么?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既然你能放的开清儿,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我?你为什么要阻止我跟欧阳清儿在一起,为什么?”
  风清扬目光沉痛的看着自己的亲弟弟,无奈的扯了扯唇角,“冥,难道你不明白哥哥的苦心吗?欧阳清儿她可以跟杨元震在一起,甚至可以跟其他任何的男人在一起。但是你,不可以!”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风元冥几乎是喊出来的。
  风清扬笑,“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因为欧阳清儿给我生了孩子。如果你喜欢她,兄弟乱/伦的骂名会毁掉你,毁掉风家。”
  风元冥一愣,哑然。
  风清扬又说:“而且,我确定欧阳清儿对你并无男女之情。她对你的那点儿好感,是因为你是小云的叔叔,她把你当成弟弟来看待的。至于杨元震,她说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对杨元震一见钟情,情根深种。而小云对我更是乞求威逼加利诱,让我给欧阳清儿一个快乐的空间。我可以无视欧阳清儿的感受,但是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对我失望,更不能让我的儿子不开心。所以我答应让欧阳清儿和杨元震私底下秘密交往,如果五年后他们感情仍然情比金坚,那么我成全他们!”
  风元冥手下一松,整个人踉跄着后退数步,而后苦笑着离开,没有再回过头。
  风清扬看着风元冥离开时萧瑟难过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可是他终究没有开口叫住风元冥!
  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他爱他的弟弟,所以不介意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借杨元震打击风元冥,让他对欧阳清儿死心!
  是的,他在变相的告诉风元冥,欧阳清儿只喜欢杨元震,只爱杨元震。风敛云接受杨元震,而他也愿意将欧阳清儿交托给杨元震!
  虽然,这只是假象……因为,他风清扬从不是那么大方的男人,他不会将自己的妻子,自己孩子的母亲,分享给其他男人享用!一切,都只是他唬弄风敛云和欧阳清儿的,同时用来观察杨元震最终目的的……假象而已!
  病房内,只有欧阳清儿和杨元震两个人。
  杨元震坐在床边,目光深情带着心疼的看着欧阳清儿。
  他伸手,轻轻的摸上她的侧脸,那里很红肿!
  “很痛吧?”杨元震轻轻地询问着。
  欧阳清儿鼻子一酸,重重的点头。
  杨元震伸手,将欧阳清儿纳入怀中,大手轻轻的隔着病号服拍抚她的后背。
  欧阳清儿眼眶红红,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下来。
  她的心里在乎着杨元震这个男人,所以这个男人只是一句小小的慰问,一个小小的拍抚动作,就能让她心头酸楚的想哭。在这个她在乎的男人面前,欧阳清儿不想矫情,不想故作坚强。
  所以,她伸手抱住杨元震的粗腰,任凭自己的泪水一颗颗砸在他的胸前衣襟上。
  “元震,我好害怕,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欧阳清儿抽泣着,艰难的开了口。
  杨元震听到欧阳清儿抽泣哽咽的哭声,心头莫名的一酸。
  有一种闷闷的疼痛感,在悄然的蔓延着他浑身的每一根神经线!
  他双臂一沉,将欧阳清儿抱的更紧密了些,声音低低的抚慰道:“清儿不要怕,没事了!都过去了!我跟你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真的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今晚是我不好,是我疏忽了,我实在是被小雨吓坏了,所以脑子都空了。你不要怪我!”
  他亲吻欧阳清儿的额头,语气中很愧疚自责。那种真实的感情流露,想来杨元震自己都未曾察觉到。
  欧阳清儿感受着杨元震温暖的怀抱,心中莫名的好受了许多。
  她轻轻摇头,哽咽着应道:“没有!我没有怪你,你不要自责了。今晚是个意外,我只是……只是很后怕!”
  杨元震目光纠结的看着欧阳清儿红肿的脸颊,脸上写满了心疼和懊恼。
  “对了,小雨,她还好吧?”欧阳清儿突然想起杨少雨。貌似她一直都没询问过杨少雨的情况!
  杨元震听到欧阳清儿提及杨少雨,浑身一僵,“小雨啊!她,她还好,已经脱离危险,在病房观察呢。”
  欧阳清儿抿抿唇,抬头看杨元震,“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小雨今晚这样,是因为风清扬吗?”
  杨元震眸子沉了沉,点头,“嗯,那个混蛋吃完不认账,是我见过最不负责任的混蛋。”
  欧阳清儿见杨元震这样说,便好心提议道:“元震,你跟我都看得出来,风清扬那个男人其实很冷情的,他对小雨也不可能动真感情。既然如此,你做哥哥的为什么不劝劝小雨放弃风清扬呢?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她这样将青春浪费在风清扬的身上,不值得啊!”
  “不可能!”杨元震直接否决出声,“小雨喜欢风清扬那么多年了,为他付出的青春,牺牲掉的快乐,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收回来的?风清扬那个男人,薄情寡义,不知道珍惜我们家小雨。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让他付出代价。我们家小雨不是他之前玩弄的那些个女人,想不要就不要,没门儿!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家小雨,一定要进风家的门,做风家的少奶奶!”
  “……”欧阳清儿听到杨元震发狠儿似的话语,徒自愣住了。
  心头突然闪过什么东西,快的抓不住。不舒服,因为杨元震这番话,很不舒服。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病房内诡异的沉静下来,少顷,杨元震对欧阳清儿说:“清儿,你今晚吓坏了,好好地睡一觉。我去肠胃科照顾小雨,等明天我家里的人过来接应,我就能来陪你了。”
  欧阳清儿心蓦地一沉,“你要走了?”
  杨元震点头,整个人已经站起来,“是啊!小雨刚做了手术脱离危险,我不放心。她真的很严重,所以我得过去守着她。你,不会生气我不在你身边陪着你吧?”
  欧阳清儿咬着唇,轻轻摇头,“当然不会啊!小雨比较严重,你去守着她是应该的。”
  嘴上是这样说的,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这么酸楚?其实,她的确不生气,但是却很介意。她介意杨元震不陪在她的身边,她今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魂儿都吓飞一半了,只想有个人好好的陪陪她,跟她说说话,安抚安抚她。
  她也是一个胆子小的女生,需要有人疼爱,需要别人给予她温暖。幸而……幸而杨少雨是杨元震的妹妹,亲妹妹。不然,欧阳清儿觉得她会酸死,会吃醋吃的酸死!
  饶是这样,她都很酸楚了。她竟然在吃杨元震亲妹妹的飞醋,真是无法理喻吧?
  杨元震见欧阳清儿开口,一字一句说的通情达理,倍感欣慰。
  他凑上前,在欧阳清儿额头印下一吻,然后淡笑着说:“清儿,那我就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欧阳清儿点头,目光柔柔的目送着杨元震离开病房。
  杨元震接触到欧阳清儿那含着泪花儿的柔柔目光,心头有些堵,呼吸都有些许困难。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他觉得他似乎看到欧阳清儿眼中的不舍得,似乎看到欧阳清儿心中所想,知道欧阳清儿不愿意让他走!
  然,想到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知的杨少雨,杨元震终究还是狠狠的转过身,大步离开了欧阳清儿的病房。
  他确定自己直到离开病房的那一瞬间,欧阳清儿还在目光柔柔的,痴痴的看着他。那炙热的光芒,令他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心头说不出的惭愧!
  抬脚大步朝胃肠科的病房走过去,至转角处的时候,风清扬突然走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杨元震看到风清扬,目光唰的燃起熊熊烈火。

凤舞风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凤舞风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谷雨!春渐远,夏将至!德州再迎降雨+降温+大风天气

    今日谷雨这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谷雨一过我们就入夏了谷雨,二十四节气的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最后一个节气。每年4月19日~21日时太阳到达黄经30°时为谷雨,同时也是播种移苗、埯瓜点豆的最佳时节。“清明断雪,谷雨断霜”,气象专家表示,谷雨节气的到来意味着寒潮天气基本结束,气温回升加快,大大有利于谷类农作物的生长。谷雨取“雨生百谷”之意也就是这天起浪漫的下雨天是少不了这不德州气象台刚刚发布天气预报21日早晨到22日上午德州就有一次降雨天气重要天气预报21日早晨到22日上午全市有一次降雨天气过程降水量1

  • 乐活 | 在顺义,即将发生这样的“马拉松”!

    第23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由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主办顺义新华书店联合承办“阅读马拉松活动”招募读者了!八十一年新华书店给你疯狂打CALL!阅读马拉松此次活动由北京市阅读季组委会主办、北京市顺义区新华书店联合举办。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大力推进全民阅读、推进阅读空间建设,构建“书香京城”,举办第八届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4·23”世界读书日全城尚读活动。活动宗旨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裕,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

  • “水墨SHUIMO”世纪变革与艺术新路:丰子恺徐悲鸿傅抱石吴冠中

    “水墨SHUIMO”世纪变革与艺术新路北京站展览机构: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9号恒通国际创新园-C7策展人:朱小钧学术主持:范迪安主办单位: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协办单位:北京保利拍卖北京大道融元北京跃海新宇参展人员:曾健勇晁海丰子恺傅抱石高茜关良黄丹梁铨林风眠刘琦彭薇齐白石秦艾谭军吴冠中徐华翎徐累张见周思聪展览介绍“水墨SHUIMO,世纪变革与艺术新路”大型水墨艺术展将于2015年4月30日至5月12日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约60位艺术家的150件作品将覆盖美术馆所

  • 8个超经典的小故事,很短,却值得所有中老年朋友深思!

    1老先生常到一家商店买报纸,服务生总是一脸傲慢无礼的样子。朋友对老先生说,为何不到其他地方去买?老先生笑着回答:“为了与他赌气,我必须多绕一圈,浪费时间,徒增麻烦,再说礼貌不好是他的问题,为什么我要因为他而改变自己的心情?”感悟不要因为别人的不好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也不要因外界的不如人意而影响了一生的幸福快乐。人到老年,多想想美好的一面,心情就会很快乐。2禅师问,天空大吗?弟子说,大。树叶大吗?弟子说,不大。禅师接着问,天空能挡住人的眼睛吗?弟子说,不能。树叶能挡住人的眼睛吗?弟子说,能。感悟挡

  • 长城探奇|中国长城与罗马帝国边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三) |张依萌

    今天小编带大家走走英国的长城。哈德良长城,全长不到130千米。一天的时间,磨磨蹭蹭,走走停停就走了一半但是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意思。△哈德良长城示意图,看看走一天能留下多少个小钉子(图片来源:谷歌地图,张依萌标绘)小钉子1:沃尔森德Wallsend(拉丁名:Segedunum)关键词:展示槽点:还是展示Wallsend,位于哈德良长城的东入海口附近。顾名思义,就是Wall(城墙)的End(尽头)。欢迎来到哈德良长城的“山海关”。△沃尔森德Wallsend(赛格杜纳姆Segedunum)要塞(图片来源

  • 克里姆林宫迎来中国明代文物主题展

    当地观众在克里姆林宫观看《大明王朝:文人时代的光辉》明代文物主题展。本报记者吴焰摄位于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作为世界著名景点和建筑群,总是游客如织。4月17日,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迎来了一次特别的展览——来自中国的《大明王朝:文人时代的光辉》明代文物主题展。此次是克里姆林宫博物馆首次迎来中国主题文物展。展览由克里姆林宫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合作举办,将持续到7月25日。展品共计83组156件,年代多集中于明代,既有官窑瓷器,也有金银玉器;既有文房四宝,也有青花瓷景泰蓝。一只出品于明成化年间的鸭形香熏,瓷器质

  • “三月三”文化丝路行活动走进越南

    本报河内4月19日电(刘刚、庞革平、沈泉池)2018“三月三”文化丝路行活动走进越南,中越民众共叙友情,共度节日。18日,中越民族歌舞展演在越南河内举行,中越两国艺术家联袂为越南观众献上了一场颇具特色的民族风情演出。广西“三月三”文化丝路行组委会还组织100多名中越边民,开展民俗交流活动,唱山歌、抛绣球、吃连心宴。17日,在越南河内文化大学,来自中越两国的近200名青少年参加了主题为“读好书、讲好故事、交好朋友”的读书交流会,通过朗诵、分享等形式交流读书心得,讲述中越两国友好故事。《人民日报》(

  • 劳尔·卡斯特罗:“革命的拳头”

    新华社哈瓦那4月19日电劳尔·卡斯特罗:“革命的拳头”新华社记者马桂花在古巴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劳尔·卡斯特罗办公室外,有两尊雕像:堂吉诃德和桑丘。劳尔曾对中国前驻古巴大使刘玉琴开玩笑说:“您看他们像谁?个儿高的像不像菲德尔(菲德尔·卡斯特罗)?个儿矮的像不像我?”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曾将卡斯特罗兄弟比作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和桑丘。一个天性浪漫、无所畏惧,另一个踏实能干、保驾护航。如今,“堂吉诃德”已经仙逝,“桑丘”也将卸任古巴国家领导人职务。在革命中成长劳尔·卡斯特罗于1931年6月

  • 这位大咖来哈尔滨了|22-23日,阎崇年在这里和您聊聊“东北地域文化与森林帝国的崛起”

    “清十二帝疑案”“明亡清兴六十年”“康熙大帝”和“大故宫”系列讲座,您听过吗?作为百家讲坛的主讲人,这回不用在电视上,在哈尔滨友谊宫就能看到这位大咖。22日、23日,道里惠民公益大讲堂开讲,道里区文体局从北京邀请阎崇年老师,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在友谊宫剧场面对面为百姓们送来精彩讲座,一起和您聊聊“东北地域文化与森林帝国的崛起”。此次活动阎崇年先生携最新力作《森林帝国》与冰城市民见面。讲座现场将向读者们讲述中华文化五种形态之一:森林文化,并和大家分享近年来的研究心路及学术研究的变与不变。讲座之后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