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凰妃诛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10:41: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凰妃诛天下
第1章 丫鬟惨死
残阳如血,从锈迹斑斑的地牢天窗投射进来,渐渐下移照在纪夕颜的脸上,晃的她眯起双睛,她被关在这里整整三天,滴水未沾,神智已经开始恍惚。说明http://www.95lady.com/
  三天前,六年四王夺嫡终于结束,二皇子傅凌天登基为帝。她满心欢喜随父母置备嫁妆,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凤冠霞帔,而是满院子的皇宫禁军。
  难道是傅凌天出了事儿?这个问题一直扎在她心里,每一分每一秒都焦灼着她的心。
  “吱呀!”一声,铁门发出沉重闷响在安静阴沉的地牢里格外的刺耳,纪夕颜却仿佛听见最后一丝希望一般,猛地抬起头。
  是生是死,她都不在意,她现在只想知道傅凌天到底有没有出事儿。
  “小姐!小姐!你没事儿吧?”一抹粉红色身影扑了过来,纪夕颜定了定神,一见是自己的贴身丫鬟翠竹,急速的喘息一下,立马向前扑去扣住她的双臂,沙哑的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凌天……凌天有没有事儿?”
  纪夕颜双眸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翠竹,生怕错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当看见翠竹听见傅凌天的名字立马红了眼睛,纪夕颜的心宛如被利刀刺穿,扣着她肩膀的手缓缓滑落,心里无比的绝望。
  翠竹看着自家小姐伤心欲绝的表情,眼里带了一抹恨意,咬牙切齿道:“小姐……”可是还未说完,大门再次打开,涌进来一些士兵,围在四周,紧接着穿着一身明晃晃的龙凤同和袍的苏翩然走进来时。原文http://www.95lady.com/
  纪夕颜愣了一下, 瞬间更大的惶恐不安涌上心头,如果不是傅凌天夺嫡出了变故,尚书府的嫡出大小姐苏翩然怎么会成为皇后!
  “凌天……凌天呢?你怎么成了皇后,凌天是不是出事儿了!”纪夕颜作势想要扑过去,还未动,站在苏翩然身后的一个红衣女子就窜了出来,直接一脚踢在纪夕颜心口,把她踹的仰头倒在地上,好在翠竹及时扶住了她,否则这一下够纪夕颜的呛。
  “你个商贾贱女,既然敢侮辱皇后,活的不耐烦了吗?”这红衣女子正是大将军府的嫡女战晓薇,此刻带着一脸的嘲笑鄙夷俯视着纪夕颜。
  “我们家小姐才不是贱女!”翠竹看不过去,挣着吼了一句。
  “放肆,你一个贱婢也敢插嘴,来人,给我打!打死为止!”战晓薇挑眉一喝,双眼瞪圆,满是杀气,今日让这个贱婢进来就是为了折磨纪夕颜。
  “不要!不要!”纪夕颜死死的拉住翠竹的胳膊,却耐不住两个老嬷嬷的生拉硬拽,指甲都断了,仍旧拉不住翠竹。看着翠竹的衣袖一点儿一点儿的从她手中脱开、
  纪夕颜凄然的看向苏翩然,现在她所有的希望都在相交十年的苏翩然身上,只能祈求她顾念一点儿旧情:“翩然,你救救她!救救她啊!”
  战晓薇一皱眉头,直接一脚踢在纪夕颜手臂上,把她踢开:“贱人!当今皇后娘娘的名讳岂是你能叫的!”
  翠竹被拖到门口,看着她们道貌岸然的欺负自家小姐,眼里带着一抹决绝,啐了一口:“苏翩然,你不得好死,你们都不得好死!我们小姐带你们不薄!你……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
  “啊!啊!”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每一声都好像针刺在纪夕颜心中一般。
  “翠竹……翠竹!翩然,你救救她!救救她!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纪夕颜双腿发软,被两个老嬷嬷拉扯着半跪在地上,她的眼里的绝望越来越浓重,,打在翠竹身上发出的每一声响都让她的心跟着颤抖一下。凰妃诛天下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这才是贱人该有的样子,哈哈!”战晓薇笑的得意,还不忘继续羞辱纪夕颜。苏翩然突然转过头看了纪夕颜一眼,那眼里带着浓浓的轻蔑,就好像看着最卑微低贱的蛆虫一般,樱桃小嘴却勾着一抹得意的浅笑。
  突然门口再没有发出一声,她茫然的看向那血肉模糊的一团,话就那么卡在了喉咙里。
  紧接着两个老嬷嬷拖着一个血淋淋的身体,“碰”的一声,直接扔在纪夕颜面前。
  纪夕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血肉一团是自己亲如妹妹的翠竹,拉扯着她的两个老嬷嬷松了手,她立马跌倒在地上。
  纪夕颜半趴在地上,颤抖的伸出手,放在翠竹的鼻息间,确定没有一丝气息的时候,她浑身猛地一颤,紧接着如疯了一般向战晓薇冲过去,却又被她一脚踢了回来。
  “碰!”的一声,这一回,纪夕颜趴在地上,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仰头看着一直在旁边儿看戏的苏翩然,咬牙说道:“苏翩然,从认识开始,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让给你。推荐95lady.com当年你苏家有难,我央求父亲两天两夜,才求得父亲出资救你们苏家,填补了你父亲的亏空。我自问待你不薄,真情真意,你怎么忍心杀我丫鬟!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第2章 商贾贱女
纪夕颜不傻,如果没有苏翩然这个正宫娘娘的默许,战晓薇哪儿敢如此嚣张!所以矛头直指苏翩然。
  苏翩然这才如恩赐一般低头看着纪夕颜,她伸出白净细腻的手轻轻拢了拢自己头上象征皇后身份的九尾凤簪。
  “让我?”她说完轻笑一声,声音如泉水叮咚,温柔如水,再开口话却恶毒如蛇蝎,“纪夕颜,你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女,凭什么说让我一个堂堂尚书府千金?再说了,污蔑当朝尚书府亏空,你该当何罪!”
  苏翩然一声低喝,斥的纪夕颜脸色一白,没想到她相交了数年的朋友,如今她家飞黄腾达,居然恩将仇报。
  此刻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安危,只想知道傅凌天到底有没有事儿:“凌天在哪儿?他……”
  “啪!”战晓薇一个耳光结实的打在纪夕颜脸上,嘲讽道:“陛下的名讳其实你能叫的?”
  那一声陛下,简直如一柄利剑直接插入纪夕颜的心脏,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如果傅凌天登基为帝了,他为什么娶得是苏翩然?
  “陛下心中一直有的只是我,纪夕颜,是你一直下贱的缠着陛下。如今他登基为帝,我就是皇后!”苏翩然语不惊人死不休,此话一出,纪夕颜惊呼一声,“怎么可能!凌天……不可能……”
  纪夕颜眼里带着震惊、慌乱,她下意识的向苏翩然扑过去,去又被两边儿的老嬷嬷抓住,用力按在地上,她的脸紧紧贴在地上,心却越来越惶恐,:“不可能!如果他不爱我,为什么要和我相处三年,难道那三年都是假的?”
  这时一直隐在苏翩然身后的景语蓉也走出来了,她是内阁大学士家的嫡女,一脸娇媚,看着纪夕颜充满了讽刺的笑意。
  “纪夕颜,你自己不都懂了吗?你除了满身铜臭,可以帮助陛下招兵买马之外,你还有什么作用呢?这三年真是委屈陛下,和你虚与委蛇了,也真是委屈了皇后姐姐,看着你这个贱人缠着陛下。95女性网
  景语蓉字字珠心,纪夕颜咬着唇,心里还带着期望,她费力的看着苏翩然:“我在这儿,凌天……凌天知不知道!”一字一句,宛如泣血。
  苏翩然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勾唇一笑,宛如百花盛开,可谓一笑倾国倾城,她看着纪夕颜的眼神儿里带了浓浓的嘲笑和同情:“这都是凌天的意思。”
  “不可能!”纪夕颜低吼一声,刚吼完,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苏翩然侧过身子,当纪夕颜看见那明黄的靴子时,顿时心中五味繁杂,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
  “翩然,你身子不好,这儿的事儿交给我就好。”熟悉的声音,即使看不见人,她也清楚的知道进来的是谁,他居然不和她称朕,可见其宠爱。
  这一瞬间纪夕颜的呼吸仿佛都停止了,紧接着疼痛如巨浪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全身,似乎只是轻微的喘息一下就宛如万箭穿心,一直隐忍的泪水顿时如泄了闸一般涌了出来。
  纪夕颜眼里含泪,遥遥看着一心只在苏翩然身上的傅凌天,费力的挤出几句话:“可有……真心?”
  傅凌天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脚狠狠的踹在她的后背上,直接用行动回答了纪夕颜的问题。95女性网
  “朕怎会对你这低贱的商贾之女有真心?朕的真心都在翩然身上,从三年前那一次相遇,便被她的风姿才情所吸引。”他话锋一转,言语犀利了一分,“翩然温柔善良,你纪夕颜,算个什么东西!”
  纪夕颜的存在是他这一生的耻辱!这一句他没有说出口,但是却时时刻刻绕在心头,不除了纪夕颜、纪家,他的耻辱便一直都在。
  “咳咳!”纪夕颜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讪笑一声,然后无声的大笑起来,满口的血顺着自己的嘴角溢出,显得格外的狼狈疯癫却不失骨子里的清高。
  低贱之女!低贱之女!
  那一句仰慕你天下第一商女,只怕自己配不上你的话还在缭绕在耳边,不想登基数日,她便成了他口中的低贱之女!
  这一句,仿佛千万根小刺一般狠狠的戳在纪夕颜的心上,痛的她身体微微抽搐。
  可是她眉眼弯弯,只是无声的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原来一切都是为了她纪家的财!
  什么百花大会一见倾心,什么大雪纷纷,在纪府外站了三天三夜求娶她,原来都是为了财!
  “傅凌天,你喜欢的只是一个蛇蝎女人,你瞎眼……”
  “贱人!翩然是你能侮辱的!”傅凌天一听,心中一怒,紧接着“咔蹦”一声,还不等纪夕颜说完,直接捏碎了她的下颚骨,他容不得有人污蔑苏翩然半句。
  尤其他最讨厌的纪夕颜这云淡风轻的笑意,仿佛从不把任何事情放在眼里。
  看着她眼里露出的绝望、痛苦、震惊,傅凌天露出一抹笑容。这回再也听不见让他恶心的声音,看不见让他厌恶的笑容。
  
第3章 灭门之灾
剧烈的疼痛钻心而来,纪夕颜登时起了一身的冷汗,痛呼声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立马呕出一口血。
  苏翩然淡然的看着纪夕颜,眼里透着一点儿幸灾乐祸,她靠在傅凌天身边儿,吐气如兰的说道:“臣妾记得夕颜曾说过,想要追随陛下一生,可是陛下已经有了翩然,这可怎么办?”
  傅凌天厌恶的看了纪夕颜一眼,冷哼一声:“凭她也配!”
  苏翩然却摇了摇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个恐怕是夕颜最后的心愿了,如果不帮她实现翩然心里实在是不忍。”
  苏翩然说完向战晓薇使了一个眼色,战晓薇立马会意,行了一礼说道:“陛下,让阿郎吃了纪夕颜的脚,阿郎是娘娘的爱宠,以后自然陪在陛下左右。”
  傅凌天一听,眼里闪过一抹冷意,随即一笑。
  苏翩然却睁大双眼,有些犹豫的说道:“凌天,这样好吗?”伪善的模样表现的淋漓尽致。
  傅凌天安抚的摸了摸苏翩然的头,“这算是给这个贱女的恩典,来人,把阿郎牵来。”
  不消一刻,大门再次打开,一只半人高的灰狼被牵了进来,灰狼闻到地牢里的血腥味儿,顿时兴奋低嚎起来。
  “把这贱人的脚喂了阿郎。”傅凌天冷冷吩咐,然后站在一旁,长身直立,纤尘不染,他默然的看着纪夕颜
  纪夕颜只觉得身体一颤,这一瞬间,牵着灰狼的绳子松了一分,这灰狼腾的向纪夕颜窜了过去。
  “唔!”巨大的撕扯里,险些把纪夕颜的半条腿都扯断了,她霎时瞪大双眼,闭不上的嘴剧烈的呼吸着,发出“嘶嘶”的沙哑声音,额上的冷汗簌簌成股的往下流,身体因为疼痛痉挛着。
  即使下颚骨已经碎了,她也发出一声惨烈的哀嚎,“啊!”这一声哀嚎凄婉惨烈,震得一旁的老嬷嬷都心惊肉跳一阵。
  傅凌天微微蹙眉,似乎觉得这血腥的场面脏了苏翩然的眼,挥了挥手,那个侍卫才牵着意犹未尽的灰狼离开。
  “朕就给你最后一个恩典,让你们一脚老小,地下团聚!”说完傅凌天一挥衣袖,抚着苏翩然转身离去。 
  乌云密布,狂风肆虐,城东刑场,纪夕颜被钉在木柱子上,鲜血顺着钉在身上的钢钉缓缓流出。
  纪夕颜却紧张的抬起头,看着被绑在自己前面邢台上纪家一家老小一百二十三口。
  “纪家密谋造反,私通敌国,纪家满门凌迟处死!”
  “呜呜!”父母冲着她的方向跪着,她看着父亲母亲一夜白了的头发,她发不出一声呼唤,只能呜呜的叫着。
  对面母亲泪如雨下,却一直闭口不言,父亲也隐忍着眼里的泪水,只是冲她摇摇头,眼里却没有半分怪罪,反倒透着浓重的心疼。
  这一刻她心如刀割,她到希望他们能恨她,恨她不分善恶,恨她引狼入室,而不是连一个怪罪的眼神儿都没有。
  “行刑!”一声低喝,手起刀落,一片儿一片的肉掉在地上,霎时间浓重的血腥味儿充满刑场。
  “呜呜!”一刀一刀下去,刑场发出凄惨的哭叫声,父母亲人再也忍不住,张口想要呼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纪夕颜这才发现,他们的口中鲜红一片,舌头居然都被拔了。
  “呜呜!呜呜……”她眼眶欲裂,却发不出半分声音来,疯狂的挣扎,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钉入自己身体的钢钉都被晃动一分。
  傅凌天,你好狠!
  苏翩然,你好毒!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映着满地鲜血,狰狞痛苦的人脸,偌大的刑场,宛如地狱。
  原本看热闹的人顿时觉得一阵阴寒,纷纷散去,纪夕颜却耗尽最后心力一直一瞬不瞬的盯着对面侩子手中的刀。
  整整一千一百一十一刀,她和傅凌天认识三年多,一天他便还了她亲人一刀。
  她为他殚精竭虑,他却心狠手辣至此!
  纪夕颜恨!恨的浑身痉挛,身体抽搐,恨不得亲口咬断傅凌天的脖子,吞噬他的血肉!
  又是一道闪电下来,倾盆大雨顷刻而来。
  纪夕颜突然仰天压抑的如野兽低吼一声,她在心里呐喊:“傅凌天!苏翩然,你们好!真是好!若有来世,我纪夕颜发誓,必不轻信他人!绝不心慈手软!”
  紧接着用尽全力一挣,钉在她身上的钉子只浅浅的入木,她这一挣便挣开了,纪夕颜想都没想,发了疯一般抢了身边儿一个没反应过来士兵的刀,拼了命的向高台上傅凌天和苏翩然的方向奔去,她要杀了他们!
  因为脚掌被狼咬掉,她只冲了几步便栽倒在地,合不上的嘴发出呜呜的吼叫声,阴森诡异,傅凌天垂眸轻蔑的扫了她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薄唇轻启:“乱刀砍死!”
  话语刚落,围上来一圈儿的士兵,手起刀落,纪夕颜霎时血肉模糊,死无全尸。
  那一日,这一声如野兽一般的低吼一直缭绕在刑场,满地的鲜血深入刑场,染红了石板砖,染红了整个刑场。
  那一日,天气骤冷,倾盆大雨霎时变为鹅毛大雪,市井谣传,纪家有滔天冤屈,钦天监却道纪家是妖星将世,去之必有异象。逝者已去,是非曲直也无人查证,只当是饭前茶后的趣儿谈了。
  
第4章 包藏祸心
这雪洋洋洒洒的下了七天,纪夕颜也在床上躺了七天,今天终于能下地,猛地推开窗子,看着外面昭示冤屈的大雪,她眼里带着让人看不清道不明的冷酷和期待。
  头七!今天是全家人的头七,也包括自己。
  想到这里心脏暮然一痛,一股怨气涌了上来,纪夕颜心里一酸,这身体的原主人也是被自己以为的亲人利用陷害,坠马惨死。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幽幽说道:“沈珞漓,你我都遇人不淑,遭受卑鄙小人所害。以后我就是你,我就是平定将军府的嫡长女沈珞漓!我就是知道庶母、庶妹阴险狡诈的沈珞漓!我就是清楚傅凌天、苏翩然蛇蝎心肠的沈珞漓!他们,一个都跑不了!”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窗棂,关节泛白,“不死不休!”
  话毕,心中那股堵塞瞬间消失,这身体里原主人最后的一点儿怨气也已经散去。
  沈珞漓脸色带着刚刚病好的苍白,望着城西的方向,轻声呢喃:“等我……”说完刚要转身,就听见身后有动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沈珞漓蹙了一下眉头。
  人未至声先到。
  “哎呀,大小姐,您这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怎么就起来了。”伴着略带尖利的声音,身着暗红色大袄,一脸赘肉的刘嬷嬷进来了,细小的眼睛里满是紧张慌乱。
  沈珞漓回过身来,平了平自己有些褶皱的衣袖,勾唇淡淡一笑,这一笑让刘嬷嬷愣了愣,沈珞漓少了平时的嚣张跋扈、怪异的男装,虽然容貌略显稚嫩,可是这安静美好的样子,一颦一笑的样子,实在是一个美人痞子啊!
  “刘嬷嬷,怎么无缘无故的下起雪来了?本大小姐养伤这几天发生什么了什么有趣儿的事?”沈珞漓装似不经意问了一句,刘嬷嬷回过神儿来。
  她笑嘻嘻边把端着的食盒摆到桌子上边说:“大小姐你可不知道,第一商贾纪家,那一家子居然是妖星降世,要祸害圣上的天下,这不惹怒了老天,所以才出了这异象!”
  “妖星?居然有这等妖孽,这场大雪一下,一定得耽搁父亲回来的日子,实在是可恶!”沈珞漓说着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刘嬷嬷手一抖,汤差点儿洒了,不过看沈珞漓又恢复到以往暴躁易怒的样子,心里暗笑一声。
  “可不是!真是该死!”刘嬷嬷顺着沈珞漓说了一句,然后把手中的汤递了过去,“大小姐,快趁热喝,上好的补药,老奴特意抓来给大小姐补身子的!”
  沈珞漓轻轻嗅了一下,带着一股淡淡的特殊花香味儿,如果不是她这种贩卖过药材的人根本不会闻出来。
  这种花,平时也做药物,吃了不会致命,但是如果天天吃,那就会渐渐影响智力,并且让人易怒。
  放在嘴边儿的碗又被她放下,搁在一旁的桌子上,刘嬷嬷一见沈珞漓把药放下了,脸立马僵了一分,不过随即凑了上去试探的问道:“大小姐,这是您平日最爱喝的汤药,今儿这是……”
  “刘嬷嬷,这药是母亲吩咐的?”沈珞漓装作不经意问了一句。刘嬷嬷立马奉承道:“可不是吗?大夫人一直关心大小姐身体特意吩咐的。”
  沈珞漓一听,勾唇一笑,特意吩咐的,吩咐的好啊!沈珞漓的父亲是平西大将军,她去世的生母是三朝元老当朝太傅最疼爱的小女儿。
  母亲去世后大夫人面上对她十分的宠爱,但是心里却一直把她当做眼中钉,处之而后快,只可惜沈珞漓的身份地位太高,别说父亲疼爱,就是外公那一家她也招惹不起。
  如今外公到别的国家处理事情,看来父亲要从边关回来,大夫人终于装不下去,着急要除掉她了,话锋一转:“这药是你亲自抓的?”边问边敲了敲桌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嬷嬷。
  刘嬷嬷一愣,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大小姐您忘了,老奴会一点儿调理之术,平日里您的药可都是老奴管的。”
  “哦?那可真是辛苦刘嬷嬷了。”
  刘嬷嬷扫了一眼那一碗药,心里有点儿慌乱,但是面上却依旧谦恭:“哪儿的话,老奴从大小姐六岁起就照顾您,自然尽心尽力了。”
  “嗯,既然这样,以后这补药,做两份,一份儿就赏给你了,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沈珞漓说着把这碗汤药端了起来,递了过去。
  

凰妃诛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凰妃诛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章 卖身契【10】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十章卖身契【10】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十章卖身契鸟鸣,伴着晨曦暖暖的光辉,慢慢爬上床单。苏沫就是在这样的美妙中醒来。她一向贪睡,身体也总是比意识先清醒,长长的睫毛就好像两把小扇子,颤动着慢慢打开,露出一双睡眼惺忪。眼前放大的,是一张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完美的脸,成熟的男人气息包裹着她,就好像六年前的那个早晨,吓得她差点就要忍不住尖叫。足足迷顿了一分钟,苏沫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她在暗夜的酒吧差点失身,然后被这个男人救了回来。当然,也不算是救,他比那些人也好不多哪里去,顶多就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10】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10】小说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章:你就这么护着她?(晚上还有一更,求收藏,求评论,求票!!)她的隐私,在易云睿嘴里如数家珍般的说出来,听得夏凝目瞪口呆。就像一滴水滴进了她的心湖,然后慢慢的散开。“你怎么知道这些?”夏凝抿了抿嘴:“你调查过我?”“没。”易云睿回答得很干脆:“观察过。”观察?!怎么观察?怎样观察?!“我俩都在英国留过学。”易云睿话锋一转:“难道我就不能为自己的妻子做些什么?”看来军长大人,是真的有为她做过些什么。“对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章 找工作(下)【10】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十章找工作(下)【10】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章找工作(下)冷清溪觉得自己很倒霉。一个早上,原本通过了自己网申的几家公司,都在面试中一律将自己排除了,起初冷清溪还检讨自己,是不是条件不足,后来她开始渐渐怀疑起来,明明有好几个不如自己的都录用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刷掉?冷清溪在最后一家公司面试结束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在公司的茶水间拐角停留了一会儿,果然中间休息时,几个面试官在茶水间休息,随意谈起了她,“那个冷小姐的条件真的很不错,要不是慕氏有交代,我可能当场就拍板录用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思君不见【10】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思君不见【10】书名:相思君知否思君不见段灵儿觉得眼前模糊,几乎看不清赵献的表情,眼泪积满了,不堪重负,终于簌簌落下,她却依然死死咬住他的手,越咬越重,似乎要将所有仇恨一并报了,作誓要咬下一块骨肉来。“快来人!护驾!快护驾!”若妃大声呼喝,御林军鱼贯而入。“都滚出去。”赵献额上青筋绽出,神色却十分平静,继续说,“把它给朕,段灵儿。”山雨欲来风满楼,他极力按捺。血混杂眼泪,顺着她的下颚滴落,献帝伸出另一只手,费力地从她怀里夺过那盒子来,若妃适时上前,以簪子别开铜锁。锁孔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0章 承欢【10】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0章承欢【10】小说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0章承欢“不是让太医好生照料吗?”阎清鸣勃然大怒。那女人腹中是他的血脉,是死是活也得他来决定!德公公跪在地上:“回皇上,今早应雪桃偷偷服下了滑胎药。现在还昏迷不醒,太医正在努力医治她。”“可恶!”阎清鸣一拳捶在书案上,恨不得将那女人撕碎。他咬牙道,“无论如何,让太医救活了那贱人!没有朕的允许,她休想死!”————应雪桃死里逃生,被阎清鸣软禁在了宫内。身体虽然好了大半,她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低落。自从得知了容羽就是阎清鸣,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0章 帅哥相助【10】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0章帅哥相助【10】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10章帅哥相助吃过晚饭后,乐悠悠开着车带着林语嫣回到了家。因为东宫是夜场,还是高级场所,穿着上班服自然是不合适。乐悠悠走进衣帽间,在一排夜店装里给林语嫣挑衣服。“宝贝儿,我觉得你哪天抽空有时间,咱们去置办些行头,我都一星期没买新衣服了!”林语嫣头上包着浴巾,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她走近衣帽间,拿下浴巾擦着头发:“最近恐怕没时间,我刚进新公司肯定要积极点!我听GT的其他设计师说,平时她们都经常加班……反正我现在是失婚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0章 赶出家门【10】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0章赶出家门【10】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0章赶出家门她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过分了,可是她现在已经是陆温泽的妻子,不能传出任何的流言蜚语。像陆温泽那样占有欲强烈的男人,如果知道她在林远的家里睡了一晚,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别墅的大门紧闭着,当初为了清静,她一个佣人也没请,陆温泽不怎么回来,她宁愿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也不愿被他人看笑话。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的确是有先见之明。大门紧闭着,她的行李被扔了一地,散落在地上,像是陆温泽清理出来的垃圾。她就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0章 和其他男人调情【10】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0章和其他男人调情【10】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10章和其他男人调情“哪位?”沐攸阳正在签署下属送过来的各种文件,看到陌生号码冷冷问到。听到对方一如既往极具磁性又淡漠的冷言,方小鱼心中一阵打鼓,还是硬着头皮开口。“穆先生,是我,方小鱼。”“发个位置,我派人去接你们。”沐攸阳以为方小鱼下班了,打电话来让人去搬家接人的。“不不不,穆先生,我还没下班”方小鱼赶紧答,继而又一脸难色说道:“我今天要加班,能不能麻烦您去星星幼儿园接一下乐宝儿,我今天要加班,实在是没人拜托了。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0章 帅哥相助【10】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0章帅哥相助【10】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0章帅哥相助吃过晚饭后,乐悠悠开着车带着林语嫣回到了家。因为东宫是夜场,还是高级场所,穿着上班服自然是不合适。乐悠悠走进衣帽间,在一排夜店装里给林语嫣挑衣服。“宝贝儿,我觉得你哪天抽空有时间,咱们去置办些行头,我都一星期没买新衣服了!”林语嫣头上包着浴巾,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她走近衣帽间,拿下浴巾擦着头发:“最近恐怕没时间,我刚进新公司肯定要积极点!我听GT的其他设计师说,平时她们都经常加班……反正我现在是失婚状态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0章 亲自验一验身体【10】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0章亲自验一验身体【10】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0章亲自验一验身体我没有动,不知道傅言殇的体贴入微和这个拥抱是什么意思。强烈的男性气息蔓延着我的呼吸,肌肤紧密贴合带来奇妙触感的同时,我甚至可以拆分他一下紧接着一下的心跳声。“傅言殇,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体贴入微?”我憋红了脸,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他的眼眸微微缩动了下,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作出这种反应,好一会才说:“不是。”我怔怔地看着他,他的眸光依然从容疏冷,可微微拧着的眉头,又我感觉到自己是被关心、被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