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书名:乡野小春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16 6:28:26 来源:网络 []

书名:书名:乡野小春医

第一章 大汗淋漓
艳阳高照,今年的夏天极其炎热。推荐http://www.95lady.com/

    张家村的一个果园里,有一个简陋的茅草棚。树荫下,小风一吹,还挺凉爽。

    张伟躺在茅草棚里的凉席上,从枕头下边掏出一本翻烂的小黄书。这么热的天,果园又远离村子,肯定不会有人来偷果子,何不趁机好好的“放松放松”。

    张伟把裤子脱掉,翻开那本书,很快进入状态,他的那家伙比他还迫不及待的进入状态……

    在茅草棚的边上,有一条小黄蛇“嘶嘶”的吐着蛇信,快速的游动。突然,它看到了一个目标,一个浑圆的、饱满的、红红的柱状物,在它的视野里上下翻动,似乎在挑衅。

    小黄蛇突然加速……

    “啊!”

    一阵剧痛从张伟的胯间传递上来,小黄书砸在胸口上,他努力抬头去看自己的胯间,只能看到一条小黄蛇远去的尾巴,眼前一黑,晕倒过去。来自95lady.com

    李春梅是张伟的后妈,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漂亮寡妇,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夜里扑在自家婆娘身上的时候,幻想着身下承欢的是李春梅。

    李春梅的运气很不好,嫁的第一个男人还不到半年就死了。被婆家骂做扫把星,后来没办法嫁给了张伟他爸,那时候张伟已经十二岁了,没料想,一年后,张伟的爸爸也死了。

    李春梅对张伟很好,两人相依为命,幸亏张家还有这个果园,不至于两人衣食无着。

    今天因为其他事,李春梅耽误了一点时间,所以来果园给张伟送饭的时间晚了点。

    李春梅性格温柔,非常腼腆,大夏天的她身穿一件雪纺的碎花半袖,虽然连最上边的扣子都扣着,也不能掩盖她胸前的山丘。

    李春梅走的很快,胸前的荡漾也很大,反正是村外,路上没人。来自95lady.com多年的守寡生活,让她很压抑,却不知道怎么释放,所以她很喜欢村外自由“晃荡”的这段路,让她觉得很轻松,甚至有一种想彻底释放一下的感觉。她心想:如果能够在荒郊野外和一个男人大干一场,肆无忌惮的叫,酣畅淋漓的做,该有多好?

    李春梅脸一红,赶紧压下刚才的想法,还为自己刚才“淫荡的想法感到羞耻。

    她加快了脚步。

    很快,李春梅来到了自家的果园。平时张伟都会出来迎她,今天竟然没有,她感到很奇怪,也没在意就走进茅草棚。

    眼前的一幕把她吓坏了。

    张伟晕倒在床上,胸口上放着本书,重点是他的裤子没穿,两腿之间的那物件肿胀的像一根老茄子一样,又粗又大又长,老茄子的顶端,有两个针眼一样的小孔,却没有渗出血来。无删节书名:乡野小春医免费阅读全文

    李春梅也是经历过两个男人的女人,从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恐怖的家伙事儿,脸一下子红了,心里有种极度的渴望。

    可下一刻她就明白,张伟出事了。

    她赶紧跑过去,扫了一眼那本书就明白了大概,肯定是看小黄书的时候,被虫蛇咬了子孙根。

    李春梅急急忙忙把张伟的裤子套上,抱起他,往村里的卫生所跑去。

    如果张伟这时候醒来,就能看到他在小黄书里看到的情节:李春梅胸前的山丘在他的脸上、嘴边不停的晃呀晃,实在是太诱人了。

    张家村只有一个小诊所,诊所里也只有一个人:张春兰。

    张春兰是卫校毕业,当年在学校里也是一枝花,追求者无数。无删节书名:乡野小春医免费阅读全文后来跟一个穷小伙在一起,被上了之后却被抛弃。她一怒之下,跟许多自己的追求者都上过床,起初是为了报复,后来就爱上了那种高潮巅峰的感觉。

    张春兰从学校毕业之后,由于名声不好,也没有找到心仪的对象。后来就远嫁到张家村,她老公是张家村的村主任。手里有点权力。张春兰也是利用老公的职权,她才在村里弄了个卫生所,平时事也少。

    张春兰的老公张建国利用职权之便,睡了村里不少女人,被掏空了身体,所以在那事上根本满足不了欲女张春兰的需求。阅读95lady.com

    大多数时候,张春兰都只能靠自己解决。但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只能越用让她越想。

    李春梅抱着张伟来的时候,张春兰刚好把自己从城里买来的那方面用具放入下面。李春梅来的急,几乎是破门而入,吓了她一跳,根本来不及把那东西取出来,只好在里边放着。她急急忙忙把护士装弄好,从里间走出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张春兰名叫“兰”,却没有兰花的高洁典雅,反倒浑身充满了鸡冠花的热情炽烈。

    张春兰看到李春梅抱着一个人进来愣了一下,来不及说话就听见李春梅说:“春兰妹子,一定要救救小伟啊!”

    张春兰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让她把张伟抱到里屋的病床上,问:“怎么回事?”

    天本来就很热,又抱着一个人跑了这么远的路,李春梅大汗淋漓,浑身湿透,她上身的粉红内衣能够被看到,还能看到胸前的鸿沟。她的脸红扑扑的,增添了几分媚态。

    张春兰的老公一直想睡了李春梅,可以李春梅表外柔弱,但把名节看的极重,让他从没有机会揩油。不过,在张春兰看来,哪有能够耐得住寂寞的女人?尤其是这个正是如饥似渴的年龄。

    李春梅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

    这让张春兰忍不住想,肯定是她跟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发生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张伟也到了躁动的年龄,血气方刚,长得又帅气,就连张春兰看了,也想把他“吃掉”。
第二章 今晚记得来我家里哦
张春兰说:“嫂子,我是医生,如果你不想小伟有事,那就一定告诉我实情。”

    李春梅知道这是实话,这才断断续续把她看到的和猜到的告诉了张春兰,说的时候还时不时看看张伟鼓起的裤裆,最后说:“春兰妹子,你可一定要救救他,我们张家已经三代单传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他爸?”

    张春兰更加笃定自己的想法:李春梅肯定跟张伟有一腿。不过,他的那里那么大,难道真的那么大?

    张春兰莫名觉得有些兴奋,感觉自己两腿之间的东西动了起来一样,她赶紧给李春梅说:“嫂子,你先出去吧,我给张伟好好看看。”

    李春梅知道自己再着急也没用,又看了一眼张伟,依依不舍的出去了。

    “砰!”

    张春兰把里屋的门关上,心里充满了兴奋,忍不住还夹了夹腿。

    张春兰来到张伟面前,用手在他的鼻子前探了探,又掰开他的眼睛看了看,发现他一点问题也没有,这才忍不住往他的胯间看了看,眼睛发亮。

    这时候张伟慢慢清醒过来,他想睁开眼睛,眼皮却特别沉重,使劲睁也就眯了个缝。

    眼里一片白,“难道我已经死了?这是天堂吗?”他再一迷糊,这才隐隐察觉,那团白色是一个女人的胸脯。

    “呀,竟然是张春兰!妈的,这胸真的是好大啊。”

    张春兰长得骚,这是村里一直的评价,张伟在打飞机的时候也不止一次的幻想,穿着护士装的张春兰趴在病床上,被他从后边操的不要不要的。可惜,这可是村主任的女人,他可哪儿敢啊!

    自己的拉链被拉开,扣子被解开,打断了张伟的思绪。他只觉得自己的那家伙弹了一下就自由了。刚才在裤子里实在是憋的难受。

    “哇,果真是极品啊!”

    张春兰看到眼前的庞然大物,禁不住赞赏道。瞬间就感觉自己的那里暗流涌动,已经开始顺着自己的腿往下流水了。

    张春兰回头看了一眼张伟,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人小,家伙事儿可真不小,啧啧,老娘一定要好好尝尝。”

    张春兰在张伟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这一亲不当紧,张伟顿时血脉喷张,他浑身还不能动,但他的那家伙猛然翘起。

    张春兰忍不住往他的胯下那里移去。

    张伟觉得张春兰移动过的地方就像过了电一般,汗毛乍起,一股麻酥酥的感觉直达心里,让他欲罢不能。

    张春兰终于移到他的那家伙事儿那里,她的嘴巴距离他的那家伙只有一寸不到,她的呼吸喷到他的那家伙上,让他的那家伙又粗大了一圈,又增长了一分。

    “嗯!”

    张春兰又忍不住娇喘一声,说道:“能被这样的极品大家伙弄一次,那还不得爽死。”

    张春兰说着,就用手抓住了张伟的那家伙,张伟的那家伙上血筋凸起,像一个凶恶的怪兽,在张春兰手里,却兴奋的不住颤抖。

    她的另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下身。

    护士装下,只穿了一条小花内裤,兜住插在她那里的假东西,此时那里的水已经将内裤完全湿透。张春兰摸着腿上的水,一路往上,手到之处,让她兴奋的差点叫出来。

    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兴奋的一次。

    “啊!”

    张春兰和张伟同时喊了起来。

    这一声“啊”是张伟和张春兰同时叫出来的。

    张春兰由于太兴奋了,没想到她的手刚摸到那里塞着的假东西,就彻底泄身。

    这一次的泄身是张春兰这几年来最爽的一次,所以在她到达顶峰那一刻,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东西。

    张伟的那家伙真的是异乎寻常的粗大,张春兰一手都握不住,她只能抓住三分之二的位置,一用力抓,手指甲就抓在了张伟的那家伙上。

    张春兰这一抓实在是太用力,张伟吃痛,这才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过正好,张伟这声惨叫啥好将张春兰的淫叫声挡住,让屋外的李春梅没有听到,不过她听到了张伟的惨叫声,赶紧敲门道:“春兰妹子,怎么了?小伟他,他没事吧?”

    张春兰浑身酸软的扑在张伟的身上,这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张伟,眼睛里充满了刚刚泄身后的柔媚,以及更多的渴望,她勾了一眼张伟,这才对着房门说:“嫂子,没事,马上就好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

    李春梅不明白屋里的情况,听说没事,也就差不多放下一半心。

    “小子,想不到你已经醒了啊?”

    张春兰当年在卫校,没少勾引男人,面对这样的场面,她可不会不好意思,这会反倒更加挑逗的在张伟的那家伙事儿上勾了一下。

    经过刚才的疼痛,以及李春梅的问话,张伟的那家伙已经平复下来,不过他恢复正常状态下的那家伙,目测也有十几公分,异常粗大。

    “春兰婶,我可是什么也没看到呢!”这会儿张伟已经彻底清醒,力气也恢复了,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妈的,原来你这娘们儿这么骚,看老子那天真的把你摁在病床上给操了,靠,还勾搭老子。

    “哟,听说你小子胆子贼大啊,小小年纪都敢去偷看女人洗澡,怎么现在怂了?”

    张春兰想着这小子真是个极品啊,这么大的家伙事儿,就连老娘也没见过,也就上卫校的时候,在那种美国的成人片里见过,当年真真是羡慕的很,没想到今天终于见到了,老娘一定要吃了他,给老娘彻底败败火。
第三章 暧昧情事
“春兰婶,我可是来看病的,你不知道,我的那家伙被一条小黄蛇给咬了。你赶紧给我看看呗!”

    张伟现在也不敢确定这骚娘们儿现在的路数,毕竟她老公可是村主任,万一给自己下套,他可就完蛋了。他要先忍忍,如果这骚娘们儿是真骚,肯定会急不可耐的。

    “你就吹吧,还被蛇咬了,我看你八成是打飞机过度,给自己打晕了。”张春兰也不介意现在来回的摆弄张伟的大那家伙,刚才还是软的,现在又再次硬起来。

    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让她爱不释手,这会儿,她感觉自己的哪里又开始痒了,不行不行,一定要上了这小子。

    “我明明记得……”

    张伟赶紧爬起来,他这才看到自己那家伙的全貌,嚯,真的就像一根大茄子一样。

    可之前被蛇咬过的伤口竟然没有了,他心里一阵奇怪,不过既然没有了,而且又变得这么大,是他之前的几倍都不止,管他呢,老子越大越爽,以后一定要弄遍整个张家村,看谁还敢不服老子,妈的。

    张伟一用力,就猛然从张春兰手里弹出来,惹的张春兰一阵春心荡漾。

    “啊!”张春兰忍不住一声娇喘,还想去抓,张伟却将裤子提了上去。

    “小伟啊,婶是医生,婶儿可告诉你,专家们都说了,老是打飞机对身体可不好,很容易就阳痿早泄了。到时候你就是看上了哪个小姑娘,三秒钟就射了,那还不丢死人了?”

    张春兰看这小子不上道,估计是怕她的老公,她就换了种套路。

    “婶儿,你可别吓我啊,我现在还是个孩子,要是阳痿早泄了,那可咋整?”张伟虽然平时看一点小黄书,但哪能知道这些事,一听会阳痿早泄,就有点急。

    “你甭怕,婶儿不是医生吗?救死扶伤可是我们医生的天职。你是我的病人,我怎么不管你?”

    张春兰心里洋洋得意:哼,小子,老娘还套不住你?接着说:“这样吧,你今晚就去我家,婶儿给你彻底检查检查!”

    张伟一听就知道这骚娘们儿安的什么心,心里想道:果然够骚,看今晚老子怎么干死你

    ,嘴里却说:“婶儿,我建国叔在家,我可不敢去。我建国叔可是村主任,咱们村里的大官呢,我们都怕他呢!”

    “你放心吧,你建国叔这几天去镇上开会了,还得几天才能回来,你怕啥,他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张春兰心里想:老娘才是老虎,看今晚老娘的那张嘴,把你吃掉。

    “好,那我今晚就去你家找你。”

    张伟一边鄙视这个骚娘们儿,一边又很期待今晚的邀请,说完,张伟在张春兰的胸前看了一下,咧嘴一笑,然后鬼使神差就伸手在那里摸了一下,我靠,真的好大,好软,这可是这辈子第一次摸女人的胸,虽然隔着衣服,有点隔靴搔痒。

    “哼,小流氓现在就忍不住啦?那你晚上可要记得来找我。”张春兰笑的很柔媚,她自以为已经俘虏了这个极品那家伙的小家伙。

    张春兰打开门,两个人还来得及出去,李春梅就冲了进来,拉住张伟的手问:“怎么样?那里没事……”

    李春梅一想到她说的是一个男人的那家伙,不,一个男孩儿的那家伙,可他那里真的好大啊,一想到这里,她就眼前就是看到张伟躺在凉席上的场景,还有他那条超级大家伙事儿。

    李春梅突然觉得心里痒痒的,又觉得不该想,脸一下子憋的通红。

    “春梅婶儿,我已经没事啦,让你担心了。”张伟从一开始就没有喊李春梅妈,一直喊她婶儿,她也一直接受,不过在心里,还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

    “春兰妹子,这次多谢你了,那个,多少钱?”李春梅为了把脑子里的旖旎忘掉,转移话题。

    “嗨,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稍微抹了点碘酒消了消毒,什么钱不钱的。”张春兰不在乎钱,在乎的是那条大宝贝。

    “那怎么能行呢!要不是你把小伟治好了,将来他有可能就……”李春梅又想起了那个大东西。

    “好吧,既然嫂子执意要给,就随便给五块钱吧!”张春兰随口说道。

    “额,这个今天出门急,没带钱……不过你放心,一会儿给送过来。”李春梅今天是给张伟送饭的,没带钱。

    “天这么热,急什么呢?要不晚上天凉了,让小伟给我送过去吧!”张春兰又看了看张伟,在他的裤裆那里瞟了几眼。

    靠,这个骚娘们儿,还怕老子今晚不去,老子今晚就去,一定把你干的不知东西南北,骚货,哼!张伟想着,嘴上说:“好的,那就谢谢春兰婶了。”

    张伟跟着李春梅回到家,这一路上李春梅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回到家两人吃饭的时候,李春梅说:“小伟,明天我去买点肉,你想吃什么跟婶子说。”

    张伟说:“春梅婶儿,这不逢年过节的,买什么肉啊?咱们果园的果子还没有熟,现在家里也没啥钱。你做的菜可好吃了,买什么肉啊!”

    李春梅又说:“小伟,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太劳累,明天买点肉好好补补。”

    李春梅说这话时候,心里有想起了那条大家伙,不知怎的,她有点欢喜今天看到它。

    “那就听春梅婶儿的。”张伟也没多想,他现在有点期待天黑。

    吃完饭,张伟又去了果园,来到一棵最大的苹果树下,他解开裤门“哗啦啦”滋了一泡尿,拍拍那棵树,进了他的茅草棚,想想晚上就要大干一场,他就兴奋,又掏出自己的那家伙端详一番,真是越看越喜欢,“今晚就要试试你的威力了,哈哈!”张伟自言自语一番,躺在那里睡着了。

    在果园里睡了一觉,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从果园往家走。

    “滴滴……”

    张伟回头一看,是一辆电动车。不用问,车上坐的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黄文竹,她这辆电动车可是村里第一辆电动车,整天见人就“滴滴”。

    黄文竹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少妇,总是打扮的素雅可人的。听村里的人说他们夫妻生活不和谐,黄文竹为人温和柔顺,别人嚼舌根子她也从不回嘴。但是她的男人确实是不行,因为他在工地上工作,他的子孙根被大铁锤给砸坏了。

    她现在相当于守活寡。

    “哟,这不是小伟吗?”黄文竹对这个平时口碑不太好,传言色胆包天的家伙从来都没什么好感,不过今天她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觉得这家伙挺顺眼的,对了,看他的裆里鼓荡荡的那是什么?

    “呀,是黄主任。”

    张伟对这个颇有几分姿色的黄主任还挺有好感的,尤其她那个大大的屁股,和鼓鼓的胸,他之前打飞机的时候也没少把她当成意淫的对象。

    “小伟,你这是要回家吗?”黄文竹问。

    “是的啊,黄主任,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刚走了几步路就浑身湿透。”

    张伟说到浑身湿透又看了看黄文竹一眼,发展她穿的白衬衣也有些湿,能够看到里边粉紫色的内衣。

    “上来吧,我带你一路。”黄文竹盯着张伟鼓鼓的裤裆,鬼使神差说了这句话。

    “哦?那个,黄主任没事,我自己走就行。”

    张伟也不明白黄文竹今天怎么这么热心,她平时可是傲娇的很,这辆电瓶车谁都不能坐,连她老公都没有坐过。

    “你走回去还不得半个多小时?我这小车一会儿就到,还能吹着小风,凉快一点。”黄文竹每到月事前那段时间总是非常暴躁,而且特别想男人,如果有个男人安慰安慰她,她就很舒服,可惜,她男人是个那方便的残废,别说什么三秒哥了,他连硬都硬不起来。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想要。实在是想到不行的时候,她也会用手自慰,可手终究不是男人的家伙啊。今天看到张伟裤裆里的家伙,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对张伟这么好。

    “哦,那好吧,多谢黄主任。”张伟这才发现,原来黄文竹一直盯着他的裤裆在看,原来文竹婶儿也是个骚娘们儿,也是想要老子的大宝贝,哼,有机会一定干死她。

    黄文竹的电动车并不大,他坐上去之后,他的裤裆刚好顶住黄文竹的屁股。

    黄文竹明显感觉有一团弹性十足的东西挨着她的屁股,她知道那是男人的东西,没硬的时候就是有弹性的,只不过能有那么一团,她可是真没见过。黄文竹还算是个保守的人,她男人虽然不中用,她也没有找过别的男人。

    “嘟……”

    车子发动以后,黄文竹把速度控制的不快不慢,她想让那团大宝贝在她的屁股那里多停留一会。

    进村的路况并不好,在车上上下颠簸,张伟的那家伙隔着裤子摩擦着黄文竹的大屁股,没一会儿就硬了起来。

    黄文竹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好像被一根大铁棍顶着,很快她就想明白这是张伟的那家伙,她心里一下子有些慌了,车子稍稍一扭,吓得张伟赶紧抓稳了。

    黄文竹这时候心里愈发渴望,渴望能有一条大宝贝插进她渴望的洞穴里。她感觉到自己的洞穴开始流水了,黏唧唧的,她坐在车上叉开腿,有点风吹到她洞穴那里,有点凉凉的,让她更想了。

    黄文竹现在脑子里只有自己的水帘洞,还有屁股后那条大宝贝,其他的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她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屁股翘起来,好渴望屁股后那条大宝贝能够从屁股下面,伸到她的水帘洞里。

    张伟也发现了黄文竹的小动作,心里骂着:这骚货真是骚。

    张伟想着,他往前又靠了靠,让他的那家伙跟黄文竹的屁股靠的更近了。

    黄文竹觉得自己的屁股沟摩擦着张伟的大家伙,她也越来越不满足于屁股沟的摩擦,她的屁股沟贴着张伟的大那家伙慢慢往上靠。

    张伟双手抓着电动车的后座,有意配合着黄文竹的动作。

    黄文竹几乎都已经坐在张伟的那家伙上。黄文竹的水帘洞跟张伟的那家伙贴在一起,那种一颠一颠、一碰一触的若即若离之感,让黄文竹快要疯狂了,她内心里的极度渴望,让她真想停下车,把张伟扒光,来一场天昏地暗的大战。

    “突突突……”

    在远处的路上传来一阵拖拉机的声音,一下子把黄文竹的思绪打断,她赶紧往前靠了靠,坐在车位上。

    就刚才那一会儿,就让她大汗淋漓,心力交瘁,这会儿猛然停下来,竟然觉得有点累。

    张伟看到她停下来,心里鄙视道:哼,胆小鬼,这个臭婊子想要老子又不敢,真是个老骚货。

    张伟眼看着拖拉机走进了,他故意往黄文竹那里又靠了靠,让他的大那家伙从黄文竹的屁股沟处,一直贴到她的腰背上。

    “我的天哪,这小子的那东西竟然这么大!”黄文竹震惊了,她的屁股沟到腰背部,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散发的热量让她极度依赖,她已经忘记了马上要过来的拖拉机,使劲往后贴靠,想距离那个大东西更近一点。

    张伟故意往后靠,黄文竹使劲往后追。

    黄文竹已经什么也顾及不到了,只有去追,追上它,抓住它。

    张伟心里走在笑了:嘿嘿,骚货,看你还不落入老子手里。

    张伟不在往后,黄文竹贴到极致,又扭了扭腰肢。

    这时候拖拉机从他们身旁经过。车上的邋遢大叔色眯眯的瞪着黄文竹,一直到看不见了,才扭过头去,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说了句:“操,这娘们儿真他娘的够味儿,老子那天也要上一个,他妈的。”

    张伟等拖拉机过去了,一把抱住黄文竹,两只手毫不犹豫的就抓住了他的奶子。

    “你……”黄文竹吓了一跳,本想骂他,可从她的胸前传过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她忍不住“嗯!”一声娇喘,身体一软,她的下身猛然喷出一股热流,她就被摸了一下胸,竟然泄身了,照她的感觉,这次应该是喷水了……

    黄文竹这一泄身,身体顿时软了,电动车再也控制不住,歪倒在地。

    黄文竹和张伟两人从电动车上掉了下来。

    “你,你这个小混蛋!”黄文竹恢复一点力气,这才站起来,骂了张伟一句,她的腿现在都是软的。

    “我……”张伟心里大骂:臭婊子,刚才那么享受,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哼,老子迟早有一天,让你在老子的胯下求饶。

    “你什么你?你先走吧。”黄文竹让张伟先走,她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哦,好吧!”反正也没多远了,张伟又看了看黄文竹,这才发现她夹着裤裆,那里已经湿透了,心想:这骚娘们儿不会尿了吧?会不会被老子给爽到了,嘿嘿嘿!说着,又捻了捻手指头,心想着:奶子还挺软,妈的,老子今天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一连摸了两个骚货的大奶子。

    等张伟走远了,黄文竹这才泄了一股劲,蹲在电动车旁边,喃喃道:“今天可真是爽死我了,唉,要是能跟这小子睡一觉,那就……”

    黄文竹看了看湿乎乎的裤裆,感觉自己的水帘洞还在颤抖,她脸一红,骑上车子快速回家去了。
第四章 换个姿势
张伟心情愉快的回到家里,天已经变暗了,夏天天黑的晚,可依旧热得很。

    张伟进门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春梅婶儿,他也没在意,在屋子里就开始脱衣服,把上衣和裤子、内裤都脱下来,扔在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条大裤衩,他准备去村头的河里洗个澡,这几乎是夏天他每天都干的事。

    “嗯嗯,啊!”

    张伟听到一个非常奇怪的声音,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非常轻,几乎听不见,如果不是屋子里非常安静,不仔细听,真的就听不见什么,可这么轻的声音竟然像锥子一样往他的心里钻,钻的他心里有些痒痒的,自己的那家伙竟然因为这几乎听不见的声音翘了起来。

    张伟想找声音的来源,一不小心踢到了凳子,“哐当!”

    声音不算大,不过张伟正在聚精会神的寻找声音的,被自己踢到的凳子吓了一跳,“呀!”叫了一声。

    等他在去听的时候,已经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这时候,李春梅从里屋出来,一下子就看到了浑身赤裸的张伟,尤其是他那家伙事儿还一跳一跳的翘着。

    “咦,春梅婶儿你在家呢?我还以为你没在家。”张伟看到李春梅面色潮红,他虽然平时看看小黄书,打打飞机,可他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对于男女之事也不太了解,看到李春梅脸那么红,还以为是热的呢!也没在意,还不慌不忙的套上大裤衩,自己的那家伙就对着李春梅。

    李春梅在屋子里到底干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她一出来就看到张伟崛起的大家伙儿,内心的火腾一下燃烧起来,本来就躁动的心,更加不安起来,她知道张伟虽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可一直当做自己的儿子看,这会儿竟然产生了奇怪的绮念,她赶紧转移话题说:“小伟啊,你已经不小了,以后别总是这么随便的脱光。”

    “这有什么啊春梅婶儿,我是你养大的,我还怕你看?”张伟根本没有多想,套上裤衩,就出了屋子,边走边说:“春梅婶儿,我去大牙河洗澡啦!”

    李春梅现在屋里,一手扶着门框,一手不自觉的捂着点自己的下身,双腿夹的紧紧,半天没有动弹,最后“唉”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屋了。

    张伟从家里出来,直奔村头的大牙河。大牙河在周围几个村的中间,夏天会有很多人到河边洗澡、洗衣服、游泳。

    “哎呦,这不是张伟吗?你怎么那么搞笑,在裤裆里塞条黄瓜干嘛?”村里的二赖子看见他,笑了他一回。

    “你懂个屁!”张伟懒得给他一般见识,心里却想着:老子这可是天下无敌大宝贝,还黄瓜,你个傻逼二赖子连偷看女人洗澡都不敢,老子今晚就要开荤了,还是张春兰那个骚娘们儿,想想都他娘的让人兴奋。

    “你他妈的张胆子了,敢跟老子说脏话?”二赖子比张伟大几岁,整天游手好闲的,总是跟其他几个小混混吹牛逼,自己看过谁谁谁洗澡,谁的奶子最大,谁的屁股最圆,摸过谁的屁股,谁偷偷找他要跟他睡觉等等。直到有一天,另一个混子拉着他去偷看另一个混子的姐姐洗澡,结果还没看成就被人家一群人给揍了,对方猛揍一顿以后,他什么都说了,都是吹牛逼的,一个都没看过,这是第一次偷看,太紧张了,才被对方发现了。

    被对方猛揍的时候被发现裤裆那里湿了一片,还以为是尿裤子了,扒下来一看,这小子竟然因为偷看女人洗澡太兴奋,自己先射了。这事一直成为二赖子的笑柄,他们私下里都嘲笑他“软射男”。

    张伟心里正为晚上的事激动呢,所以才不跟二赖子一般见识,他扬了扬拳头,骂了一句:“赶紧滚蛋,不然老子揍死你!”说完就走了。

    二赖子喜欢来河边,是因为可以看到大姑娘小媳妇儿在这里洗衣服,甚至也有洗澡的,如果运气好,还能看见一两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不过,他还真没这个运气,只能盯着一个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穿着衣服的屁股和鼓鼓的胸,流口水。

    张伟今天来的稍微晚点,这会河边的人不算非常多,他准备找个好地方幼一段。突然,眼前一亮。

    在河边,张伟看见一个靓丽的背影,她长发披肩,身穿浅红色吊带,露出两个肩膀,从后边看,肩头的皮肤很白,很滑,跟剥开的熟鸡蛋一样。吊带就到半腰处,大半个腰身露在外边,腰很细,看着就像让人去抓一把。下边穿一条超短的牛仔短裤,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两条腿又长又直,深入水里不停的晃荡着。

    “娘的,这个小娘皮是谁呀,这条子真他娘的正。”张伟舔了舔嘴唇,在心里赞了一句。

    “呼呼……”张伟从后边吹了两声流氓哨。

    那女的听见声音,扭头看了一眼,看到张伟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白了她一眼,“哼!”一声又转过头去。

    速度太快,张伟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的脸。

    “小娘皮,穿的那么骚,在河边勾引男人,还装什么装,哼,老子倒要看看你的正面。”张伟心里说着,就直接往那个女的背影处冲了过去。

    那女孩感觉到后边有人跑了过去,扭过头,看见张伟向她跑去,她吓了一跳,大叫到:“你……”

    没想到张伟突然一跃,从她的头顶飞了过去,“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

    “哗!”

    张伟溅起的水浪洒了那姑娘一身。

    “你这个臭流氓!”那姑娘赶紧抹点自己身上的水。

    这时候张伟从水里探出头,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那个姑娘,“乖乖,这身材真他娘的好啊!”

    别看这个姑娘瘦,可她胸前的两个山包可真不小,把她穿的吊带都撑了起来,鼓鼓囊囊的,上边能露出一点点乳沟,下边都已经翘了起来,根本没有贴着她的肚皮。她那圆圆的小肚脐也看着非常可爱。再往上看,鸭蛋脸,粉红色的嘴唇,精致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眉毛不深不淡。给人一种清纯的可人的感觉。

    “身材这么火爆,长得却又这么清纯,极品啊!”张伟在水里的那根大家伙都有点翘起来的感觉了。

    “张伟你个臭流氓,调戏调戏本村的娘们儿就够了,怎么还开始调戏外村的姑娘?”一看原来是本村的张大柱,这厮就是个杀猪的,自己胖的也像头猪。他在说张伟的时候,也色迷迷的盯着人姑娘的胸前山丘使劲看呢,恨不能用眼神把人姑娘给扒光。

    “原来是大猪叔啊!”张伟故意把大柱叫成大猪,要看这头臭猪看人家姑娘了,他心里想这是老子看上的,你个大肥猪也配?然后说着:“大猪叔啊,听说你最喜欢吃带粪的猪大肠,不知道是真是假。”

    “滚你妈个蛋,你才最喜欢吃猪大粪呢,难怪嘴巴这么臭。”张大柱大怒。

    那姑娘听两人说的恶心,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皱了皱眉头,站起来就走了。

    姑娘站起来,张伟更加不淡定了,她两腿笔直,又长又直,并在一起,没有缝隙。

    “靠,极品极品,老子,老子……妈的!”张伟连人家叫什么,是哪个村的都不知道,只能心里骂了一句。

    张大柱也看的眼睛都直了。

    直到那个姑娘走远了,张伟才收回目光,他记下了,那边是刘家湾方向。

    张伟又瞪了一眼张大柱,心里骂了一句:“臭肥猪!”便一个猛子扎入水里,往远处游去。

    大牙河下游的中心有个小岛,小岛上长满了草和树,由于地方稍微有点偏僻,基本上没有人到那里去。

    张伟很喜欢游泳的时候游到小岛上去,歇一会儿再回家。

    今天张伟心情不错,游的很开心,一连游了这么久一点也不觉得累,他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说话。

    “小心肝,快点,我都等不及了!”这是男人的声音。

    “看你猴急的,老娘等憋了半个多月了,要不把老娘伺候好,有你好瞧的!”女人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两人亲在一起的“唧唧”声。

    “我靠,竟然有人打野战,老子来的正是时候啊!”张伟在小黄书上看过,在野外干那事儿就叫打野战。

    张伟地形熟,他在水里悄悄的往岛上去,很快就看到两个白花花的肉体抱在一起。两个人他都不认识,应该不是张家村的人。那女的倒还有几分姿色,大胸大屁股,估计是生过孩子了,奶子有点下垂,不过身材还不算变形。那男的就是个小白脸,细胳膊细腿的,看见他胯下的那活儿挺翘翘的,可比起张伟的胯下大枪,简直就是火柴棒。

    那男的躺在一旁的草地上,厚厚的青草像一个垫子,绿地衬着白花花的身体,非常明显。

    “来,快上来!”那男的急不可耐的说道。

    “死鬼,就会省力!”女的说着,就凑了过去,现在他的翘起的火柴棒上弹了一下,这才用手扶着,慢慢地坐下下去。

    “啊!好爽。”

    张伟虽然看过小黄书,小黄书也描述过,可他从来没有见过活春宫,今天这不仅仅是一饱眼福,更是一个活生生的教材。

    看着两个身体交叠在一起,那女的一上一下的运动,奶子一上一下的晃荡,她闭着眼睛,嘴里哼哼着,十分享受。

    张伟看着这活色生香的一幕,耳朵里钻进来淫声淫语,他的那家伙已经硬了起来,他的手也不由自主握住了那粗壮的家伙。

    要搁以前,张伟肯定就自撸起来,可今天不一样了,一来张春兰说了打飞机多了,容易阳痿早泄,不管是真是假,他不想自己的还没有尝过女人滋味的大家伙从此阳痿,二来,今晚上他还要好好干张春兰那个骚娘们。

    “妈的,今天老子要干张春兰那骚娘们,正好现在先学学,免得老子不会弄她,被她嘲笑了。”张伟心里想着,把自己的裤衩脱掉拿在手里,主要是大家伙硬起来憋在裤衩里太难了,便在一旁观看。他盘腿儿坐在一棵树后,他的大家伙高高的抬着头,几乎碰到他的下巴。

    “哎呀,等等,我换个姿势!”那男的起来,让女的弯着腰扶着树,他在后边使劲的撞击她的屁股。

    “啪啪啪!”

    “啪啪啪!”

    张伟所在的位置就在女人的前边不到一米的距离,由于树和草挡着,那女的眼睛半睁半闭的,一脸陶醉的样子,所以根本没有看到张伟。

    张伟看着眼前使劲晃悠的大奶子,还有那男人撞击她屁股的啪啪声,这会儿他的大家伙儿几乎快要爆炸了,就像个拳头一样膨胀。

    “妈的,老子要屌爆了一定弄死你们!”张伟心里说了一句,赶紧从旁边的草窠里舀一把水,浇在自己的大家伙上,想给它降降温。

    “啊啊,我不行了,要射要射,啊!”

    随着一阵急速的啪啪声,那男的终于“啊”的一声,射了。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老娘看你这身板还不错,怎么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用。老娘刚来感觉,你这怂包就泄了,真是没用。”那女的骂骂咧咧的回过头,在那男的头上打了一下。

书名:乡野小春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野小春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以婚谋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以婚谋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以婚谋情目录预览:第1章嫁给死人第2章不值得第1章嫁给死人今日初八,宜嫁娶。纪如栩嫁给了赵家大少爷,一个死人,成为了整个A市的笑柄。房间里暧昧嬉笑的声音不绝于耳,纪如栩在门口守了半天,直到她快把自己的手指掰断了,才终于松了松紧咬的唇,紧张的伸出手。正准备敲门,面前的门却豁然打开,赵靖川上身赤裸,仅在精瘦的腰松松系了条灰色浴巾,前额的细碎刘海滴着汗珠,五官俊朗,眼神冷漠。他的冷漠在触及面前这个女人时,尤甚。“大嫂有事?”赵靖川慵懒的靠在门上,这一声大嫂饱含

  • 超强勇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超强勇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超强勇士目录预览:1.第一章回家的列车2.第二章游子归来1.第一章回家的列车“七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列车停在安阳县的月台上,陈锋靠在窗边,看着月台上的人流,暗自感慨。下一站,就是他的老家江安,已经七年没有见到父母,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此刻,陈锋只想让父母知道,七年前冲动将一个公子哥打成太监后跑路的自己,现在已经成熟了,而且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华夏军人。上下车的乘客已经各自就位,列车终于缓缓开动了起来,陈锋心中一片火热,下一站,就是老家。“好漂亮啊……

  • 宠后养成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后养成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宠后养成记目录预览:第001章:阿眠第002章:美貌第001章:阿眠沈妩睡眼惺忪的打了一个哈欠,水亮亮的桃花眼霎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瞧着愈发是眼波流转、朦胧迷离。身为定国公府的姑娘,沈妩鲜少有机会出门。今日是上元节,前些日子她的表哥容琛约她一起去看花灯。她的确是想去的,可必须要过了母亲韩氏这一关,可未曾想到,平素不喜她出门的母亲居然同意了,这倒是让她有些惊讶。不过,能出门自然是好的。只不过她那容表哥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岂会不知?容琛对沈妙可谓是一片痴

  • 青芜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青芜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青芜传目录预览:第001章.爹不疼娘早逝第002章.父亲不会过来第001章.爹不疼娘早逝内屋墙的西北角摆放着一酱紫色的书柜,暖暖的阳光从朱红的雕花木窗透进来,零碎地撒在了窗台上两只对颈白瓷花瓶,内屋中央的香炉里升起阵阵袅袅的安神香烟,淡淡的弥漫在屋内,书柜对面一张红木雕纹的卧榻上躺着两个小人儿。大一些的女孩约莫五岁上下的年纪,团的圆圆的小脸上眉头紧皱,侧身躺着,身形像是要维护一旁比她小很多的孩子。轻微开门声传开,卧榻旁边侧身靠着的妈妈惊醒,下意识的伸手给两个孩

  • 盛世独宠之天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盛世独宠之天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盛世独宠之天玑目录预览:第001章越桃凌枝灿云仙第002章前世心殇含恨死第001章越桃凌枝灿云仙江南姑苏历来为文人墨客所传诵赞美,水乡、花坞、姑苏的景,姑苏的气质,姑苏的林立街道,往来行人,都被刻印着温润柔软的烙印,那是姑苏城独有的标记。姑苏城郊外,有一座锦翠山,山势平缓,曲线温柔,恰如烟雨江南下柔情蜜意的水流,安宁恬淡,又似仙女发髻上静静安然的明珠,熠熠生辉。锦翠山下种了一大片栀子树,如今正值花期,素华疑为霜裹叶,冰肌复类雪封枝,锦翠山方圆数里,

  • 我的极品女学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极品女学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我的极品女学生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1章我叫刘苏,今年25岁,大学毕业时,我选择了东莞作为我人生的第一站!我比很多年轻人幸运得多,得到了毕业分配的指标,被分配到东莞市东城区的光明二高任职。光明二高,是东莞市极为出名的一所贵族学校,其内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学生从五湖四海齐聚在此!作为新人,我来校一年,就担任了语文组组长。学校里面,都在疯传我跟财务主任是有关系的,而财务秦主任,却是校长的老婆。其实,这个是事实,我跟秦美玉之间,有着别人无法知晓的暧昧故事!

  • 我是红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是红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我是红模目录预览:第1章救场第2章砸场第1章救场我叫程若,在夜场工作,这是我的花名。许多人一听在夜场工作的人,大多数的女人会嗤之以鼻,男人则一面在脑子里幻想,一面冠冕堂皇;虽然说人们都开玩笑着说这社会已经笑贫不笑娼了,但是实话来说,提到夜场大多数人都是带着鄙夷的,但凡有手有脚,何必来做这卖笑的营生,所以做了夜场女,也就是不自爱,骨子里骚、浪、贱。是,道理确实是这个理。但是也有所不同。夜场有很多不一样的服务,称谓职业也不太一样。夜场有很多不一样的服务,称谓职业

  • 前妻,今晚不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前妻,今晚不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前妻,今晚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丈夫出轨了第2章那就离婚吧第1章丈夫出轨了“你老公出轨了!”接到顾如珊电话的时候,楚惜夏正在最后修改自己最近的婚纱设计图。楚惜夏手中的画笔,顿时猛然一拉,在已经接近成品的设计图上行划拉出一道难看的败笔。“你说什么?”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的空白,刹那间觉得自己听见的是幻觉。顾如珊一字一句的说:“我说你那个白眼狼老公出轨了!金晨国际酒店,1102房,你赶紧过来!”楚惜夏怎么挂的电话都不知道,她愣了至少有半分钟。直到窗外突然响起一声

  • 校花的纯情家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校花的纯情家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校花的纯情家教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1章怀着忐忑的心情,陈河跟电话那头的父亲这么说了一句:“爸,我毕业之后准备在毕周市这边找工作……”“得了,你现在羽毛硬了,就不用管我这个老爸了?好啊,你不回来经营武馆的话你就不要指望我还会给你汇生活费!”电话的那头传来了这么一句话,紧随而来的是“啪”的一声,还没有等陈河继续说话,电话已经挂断了。父亲的反应与陈河预料的一模一样。陈河是钟山大学大四学生,由于想要留校读研,所以不想回去老家。而最关键的原因是他不想回去经

  • 我曾经爱过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曾经爱过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曾经爱过你目录预览:第1章拿你当发泄的对象第2章你们准备生孩子吧(上)第1章拿你当发泄的对象怀孕了?安知夏看着孕检单,犹豫了一整个下午,还是决定要将这个事情告诉自己的丈夫陆言泽。尽管,他对她根本没有感情。陆言泽嫌弃她烦,早就将她和家里的座机号码都拉黑了,她只能陆言泽的母亲柳琴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委婉的绕了一个圈子,最后让柳琴转达陆言泽,让他今晚务必要回家。挂了电话,安知夏拿起孕检的单子,心情却有些沉重。陆言泽那么反感她,不知道会不会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