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集]《留在心底的爱》全文免费阅读晴天

2017/12/16 4:24:50 来源:网络 []

书名:留在心底的爱

作者:晴天

第七章:许天泽的谎话

  天下会所。95女性网

  是渝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在这里,只要你有钱,就没有买不到的乐子。不管是明星、还是模特,只要你想要,只要你出得起钱,他们都能给弄来。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男人天堂。

  贺云承刚和程安然结婚那会,也有段时间经常到这里流连挥霍,还传出去不少花边新闻。也就是那时,他和程安然关系不和的事才被传扬出来,闹到如今无人不知的地步。

  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举起酒杯,一仰头,杯子便见了底。

  “贺总~”

  身边传来一声嗲音,贺云承勾唇,笑得邪肆。95女性网

  怀里的女人穿着短得离谱的包臀裙,娇笑着往他身上靠,看他没有拒绝的意思,胆子更大,手也顺着衣服滑上去。

  包厢内灯开得极暗,红酒佳人,温柔乡里……

  肖华端着酒杯,一边享受美人轻柔的抚摸,一边眯着眼,看着这边。心里不由感叹,要是程安然看到眼前的场景,还不得气的发疯了?

  想着,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贺云承面色不虞的瞥了肖华一眼,心里莫名的烦躁,站起身,径直往外走。

  “贺总~等等人家嘛~”女人小跑着跟上。

  不是吧……这么急?

  肖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在后头好心提醒:“贺总,这次千万别忘了收拾尾巴……”

  门“砰”地一声关上,将肖华的话关在里头。

  包臀短裙的美女黏上来,抱住贺云承的胳膊,一对白花花的胸在他的手臂部位蹭啊蹭的……香水的刺鼻味道让人反感,贺云承眸色一冷,正想推开—-

  突然,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草泥马!贺云承!”

  拳风呼啸,掠过耳畔。95女性网

  贺云承眼疾手快的转身避开,原本应该落在他头上的拳头被堪堪躲过,砸在了肩膀上。尽管如此,肩膀上猛然传来的酸麻痛感,也还是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转身,回头,待看到那张五官硬朗、古铜色皮肤的脸,贺云承薄唇动了动:“许天泽。”

  其实,说起来,许天泽和贺云承也算是一起长大的。

  当年贺云承从几个被收养的孤儿中脱颖而出,成了程安然的伴读,天天跟在她身边。而许天泽呢,就爱缠着程安然,还天天嚷着要程安然嫁给他。

  后来又过了几年,许家发展到外省,许天泽也去了国外读大学。原文http://www.95lady.com/中间几次回来,专门为程安然庆祝生日,谁都能看出来他的心思。偏偏程安然不懂,只一门心思地爱着贺云承。

  互相看不顺眼加情敌,许天泽和贺云承,关系能好到哪里去?

  贺云承微微眯起双眼,神情异常阴翳:“你特么有病吧!见谁都咬,还真当自己是狗了?”

  “妈的!”许天泽脾气火爆,听了贺云承的话顿时炸了:“贺云承,你特么敢背着程安然出来找女人,老子今天就得嫩死你!”

  “呵!”一声轻笑,贺云承鄙夷地看了一眼许天泽,冷笑:“你以为,你是程安然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替她出头?再说了,”嘴角一勾,他是真的心狠嘴毒:“程安然那女人自己都喜欢被人作践,你替她出头,还不如回去多照照镜子,认清楚自己是谁。”

  这话,说得也忒扎人心了,许天泽的拳头攥得咯吱作响,上面青筋隐隐迸现,“草泥马!”举起拳头,就要砸,

  与此同时——

  “够了!”

  一声怒喝,在几人的身后响起,许天泽的伯父拨开保镖,绷着脸,走过来。

  “天泽!你太胡闹了。”他先是斥责,然后转向贺云承,放低姿态:“对不住了贺总,小辈胡闹,不懂事。”

  贺云承神色淡漠,许天泽一脸怒气。阅读http://www.95lady.com/

  瞥了许天泽一眼,贺云承轻笑:“不如,让他自己来。”这意思,是叫许天泽自己过来道歉。

  “天泽!”许伯父扭头,命令:“你没听到贺总的话吗?”他将贺总两个字咬得极重,是在提醒许天泽,现在程氏说话算数的,是面前这位。

  许天泽冷哼一声,根本不为所动。

  场面僵持不下。

  半晌,许天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贺云承,你他妈吃着程家的饭、花着程家的钱,就连身上流着的,都有程家的血,你就是这样!”他指着贺云承身后穿着暴露的女人,咬牙切齿:“就是这样!去回报他们的吗?!”

  众人一时愕然,就连贺云承,都沉默了半秒。随即,冷笑反驳:“你说错了,我身上可没留着程家人的血,再说,恩情?不过是逼人妥协的筹码罢了,何必说的高尚。网站http://www.95lady.com/

  “呸!”许天泽真想啐口唾沫,“贺云承你他妈是不是不记得飙车掉崖的事了?你要是不知道那我现在告诉你!那时候你失血过多,血库里刚好缺你的血型库存,最后是安然自己抽了好几袋输给你的。你他妈是不是忘了?!”

  贺云承彻底愣住。

  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怎么回事,半边身子不能动,僵直着,木木的让人难受。

  直到,许家人都走了,直到,包臀裙女人过来扶他,他才猛地一把甩开。

  不是忘了……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

  程安然……那女人,真的为他输过血?救过他的命?

  开什么玩笑!

  假的吧!对!一定是他们联合起来骗自己的吧!一定是!

第八章:他不痛快

  不出贺云承所料,他昨天深夜现身“天下”的事,翌日一早,便被人扒光了爆在网上。

  那些整日闲得无聊的人,就喜欢在茶余饭后八卦八卦公众人物的私生活,尽管接触不到,但总是自以为看透的评头论足。

  贺云承其实一点都不在乎。但今天,他无所事事,滑动鼠标兴趣缺缺的看新闻下的网友留言。

  手机就扔在旁边,静悄悄的躺着,没一点动静。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程安然那女人居然还没来电话!

  贺云承掐灭了一根烟,烟灰缸里已满是烟头。

  程安然这次又想搞什么鬼?

  评论千篇一律,一点新意都没有。贺云承没了再看下去的耐心,就像,他也没耐心再等程安然一样。

  呵,这回倒是硬气,那我们便看看谁能撑到最后?程安然,你越是强硬,最后就越是凄惨!

  心中分明在冷笑,却不知为何腾起无名怒火!

  颇为恼怒的关上网页,他拉开椅子要出去,却因为起身起的有些急,不小心,扫到了旁边的一叠资料。

  哗啦啦的纸张,惊慌失措的落下。

  一瞬间,他想起那天晚上,程安然盛了碗粥放在自己面前,他不想喝,起身离开的时候将粥给碰倒在地上。纸落无声,粥却砸在地上发出“啪”的声响。

  呵,不过一碗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贺云承回过神,心中却没来由的有些憋闷。

  随后,就是深深的厌恶,对程安然这个人的厌恶。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苍蓝天穹,一眼无尽,从不为谁而改变。一幕幕往事闪过,关于程安然,关于岳小楠,甚至关于许天泽。

  他细细理了一遍,仍是觉得自己没错。

  呵呵,输血救了他命?真可笑,他当时竟然有几分震惊。就算是真的,但程安然是什么样的人,他难道不知道吗?

  人前人后装出一副深情无悔的样子,这样的心机,恐怕已让他在暗中被千夫所指。

  那就千夫所指吧,他贺云承,不!相!信!程!安!然!

  莫名的,怒火爆发。贺云承粗暴地踢飞地上的资料,一把抓起手机,铃声调到了最大,见仍是没有动静,狠狠地摔了出去!

  就在这时,肖华推门进来,语气唏嘘地弹了弹手中的文件袋,“幸不辱命。”

  说完,才注意到贺云承阴郁得可怕的脸色,呆了呆,心里打了个突。

  “怎么了这是?哎……贺总,我发现你最近不大对劲啊,这脸跟天似的说变就变。”

  贺云承挑眉:“什么东西?”直接忽略掉了肖华后头的话。

  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袋,肖华眼底带上看好戏的神情:“关于你跟岳小楠的新闻图文,你猜猜,是谁透露出去的?”

  贺云承没猜,直接伸手。

  撇撇嘴,肖华将文件袋递给他。

  拆开文件袋,看清楚里头的调查内容,贺云承原本就黑臭黑臭的俊脸,顿时变得阴郁森寒。

  “程!安!然!”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啪”地一声,将文件袋扔在了地上。

  早就该想到的!

  以那个女人的恶毒程度,早就该想到是她的不是吗?!

  肖华默然。

  这几年贺云承和程安然两人明里暗里的斗法,他都看在眼里。程安然逼着贺云承娶她,贺云承就在婚后跟别的女人鬼混;程安然时时刻刻关注着贺云承的动态,贺云承就想方设法的让她不痛快……

  其实,坦白说,程安然对贺云承的感情,贺云承自己身处其中看不清楚,肖华作为外人,却看得明白。

  他叹了口气。

  “云承,你昨天去天下闹得那一场,就是为了今天的新闻吧?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让程安然不痛快,你就高兴了?好歹也是夫妻一场。再说了,岳小楠再好也是过去式,你别……”

  “肖华!”

  贺云承眼神阴翳,青筋突突地跳。

  肖华毫不怀疑,自己只要是再接着说一个字,贺云承立马就会冲上来给自己一拳,就像昨天在天下,许天泽给贺云承的那一拳一样。

  只是……

  在心底叹了口气,肖华最终还是没再继续说下去。

第九章:签了吧

  周三。

  程安然消失的第十天。

  贺云承准时去接了上次约好的心理专家,两人一起赶往疗养院为岳小楠诊治。

  跟以往一样,这次的诊治也没什么实际的作用。除了模棱两可的说要多注意保持心情,尽量不要受到刺激之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贺云承很是挫败。

  开车赶回市区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个陌生号码,看开头,是本省的。贺云承用蓝牙耳机接通,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女声传入耳中:

  “喂,贺云承。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谈谈吧……”

  电话挂断,贺云承的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程安然的闺蜜,约自己?是想谈什么?

  很快,当他看到对面的女人面无表情的拿出两份文件的时候,他知道,她是想跟他谈什么了。

  离婚协议书?

  股权转让协议?

  贺云承挑眉,接过,尔后直言不讳地问傅宝珠:“程安然那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上次让许天泽来骗我,这次,又想玩什么?用离婚来威胁我吗?还是,用程氏来威胁我?”程安然的父亲也是个老狐狸,知道自己对他女儿没好感,临死前立了份遗嘱,只要不是程安然主动提起离婚,程氏的钱和股份,他贺云承一毛也得不到。

  这次,程安然就是想用这个来威胁自己吗?

  贺云承的嘴角越来越多的鄙夷和不屑。

  “呵!”傅宝珠突然抬头,回以他一个更加冷而讽刺的笑:“贺总既然这么聪明,不如先看清楚离婚协议里的内容,然后检查检查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假,最后再问我也不迟。”她笑着,说到最后,却笑得有些僵。

  垂下头,专注看自己新做的指甲。

  安然……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爱着的那个男人、这就是那个你到死都还想要维护着的男人!

  值吗?值不值?!

  眼圈泛红,鼻头发酸,哽咽涌出喉咙之前,傅宝珠猛灌了一口咖啡进嘴里。

  他妈的……真苦!

  而此时,最初带着轻慢和鄙夷去看离婚协议书的贺云承,脸上的神情也微微有些冻住了。

  协议书上,第三条:财产处理下,清清楚楚地写着,夫妻双方婚后财产,全部归于贺云承所有,程安然,净身出户。甚至,连程安然名下的几套房产,也明明白白的写着:全都归于男方贺云承所有。

  再往下看,签名处,黑色签字笔写下的娟秀的小楷:程安然。

  呼……

  吐出一口气,贺云承脸上的些微波动已经不见了。

  他伸出手,将股权转让协议翻开。

  转让方:程安然;受让方:贺云承。转让方同意将所持有程氏集团旗下67%股份,无偿转让于受让方……

  这,是……假的吧?

  贺云承的喉咙有些干涩,面上,却还是毫无表情。

  薄唇微微勾起,身子往椅子上一靠:“说吧,那女人到底是想耍什么把戏?”两份合同随意往桌上丢去,提起“那女人”时的口吻,就像是在说一堆令人恶心的垃圾。

  傅宝珠搅动着咖啡勺的手一顿。

  片刻,才抬起头来:“就算是安然真想耍什么把戏,贺总只要签了,那些以后也不会再跟贺总有关系。”

  贺云承被怼得脸色难看,尔后咬牙切齿:“不可能!她想离婚,我偏不离!”

  “砰”地一声。

  桌子被狠狠拍了一下,咖啡溅出来,落在雅致的白色垫巾上,顿时晕染出一块污渍。

  “贺云承,你这话什么意思?”傅宝珠站着,面如寒霜:“你不是心有所属吗?你不是觉得娶安然是被逼无奈吗?现在她要离开了、她要成全你了,你这样算什么意思?!”

  她一吼,周围的人都看过来。

  贺云承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也怒了:“你回去告诉程安然那女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离婚的!就算是她死,她也得以我贺云承老婆的身份去死!”

  拉开椅子,站起身,转身离去。

  男人的背影如此冷漠薄情,硬生生,刺痛了傅宝珠的眼。她的眼眶泛红,鼻头的酸涩让她喘不过气:“贺云承,你简直是这世上最恶毒的渣男!”

  本来走到咖啡厅门口,已经手拉到把手的贺云承,闻言,回头看她:“没错,我承认。但程安然……”薄唇勾起,极其嘲讽:“难道不是世上最贱的女人么?”

  玻璃门被拉开,贺云承冷漠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傅宝珠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闭眼,顺着脸颊掉下来。

  程安然啊……那个傻女子,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男人,把命都要搭进去!

  傅宝珠还记得,程安然离开的那天,和她最后说过的话,她说:“爱这东西……不由天不由地、不由我,如果我活着……就不能不让自己去爱他,现在也好,我死了,我和他……都能得到解脱了。”

  十月份凄凉的晚秋,傅宝珠蹲在人群来往的咖啡厅里,哭得歇斯底里……

第十章:全部丢掉

  贺云承大步来到车前,胸膛里一波一波涌上来的怒意和烦躁差点将他的理智淹没。

  程安然要离婚?!她凭什么?

  她所欠下的罪孽不可饶恕,她对岳小楠做的事让人不耻!

  她做了那样的事后,不用下辈子的时间赎罪,竟然还想跑?

  他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脚下一踩油门,飞快的打动方向盘,车在原地打了个圈,发出尖锐的地面摩擦声,甩尾远去。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要命咯。”停车场里的老头,摇着头叹气。

  油门一踩到底,在川流的车流中,贺云承的车一路呼啸冲着程家别墅而去。

  “吱——”

  尖锐的摩擦声划过,车猛地停在别墅前。

  贺云承坐在车上,薄唇紧抿,目光盯着前方。空荡荡的别墅里,房门紧闭,和夜晚的死寂不同,白天的冷清,更加显得萧索。

  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贺云承面无表情的用密码开了院门。

  院子里,种着的花草绿植多已经枯黄,只有两颗细而稀疏的冬青,还顶着绿色。忽地,一抹深色映入贺云承的眼中,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那女人狼狈摔倒的身影……

  脚步,有点重。他走过去,拨开枯黄的枝叶,一截细细的竹条出现在面前,顶端被什么东西染了颜色,褐色的……是……血?

  瞳孔猛地一缩,贺云承还是面无表情站了起来。

  不过是摔倒了,不过是流了点血,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站起来,开了门,走进去。

  因为多日无人打扫,房间内的灰尘在白日的光线下更喧嚣得厉害,随着他走进,纷纷飞起,扑到他脸上,让他不悦。

  那女人的兔子头拖鞋还放在玄关,贺云承瞥了一眼,恶意的从它们身上踩过去。

  粉色的兔子头,顿时脏了一大块。

  他在房间内逡巡,从楼上到楼下,到处都是那女人的东西。

  看得他觉得刺眼。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他打电话给肖华:“给我叫几个保洁,你开车,把她们送来。哦对了,再弄辆能装东西的小货车。”

  “你要搬家?”肖华的声音难掩惊讶。

  贺云承的声音有些冷:“让你来你就来,一个小时内,速度。”

  电话嘟嘟挂断,肖华认命的去跑腿了。

  一个小时后,他带着四位保洁大妈到了程氏别墅。这里,他以前也来过,还是贺云承结婚的那天,他喝得烂醉,还是自己把人送回来的。

  想到这里,肖华的心里又升起一丝怅然,要是有个女人能像程安然对贺云承一样对他,他也不至于到今天还是单身狗。

  唉,人比人……得死啊。

  “五十三分钟。再给你半个小时,把这屋里,所有和程安然有关的东西都处理干净。”贺云承抱着胸,眼底闪过厌恶和不屑。

  “啊……啊?”肖华愣了。

  处理程安然的东西?“程安然她……”

  “少啰嗦。”冷冷丢下一句话,贺云承转身走出去。

  他……和程安然,闹矛盾了?

  随即,肖华又在心底否定了这个想法。程安然是谁?爱贺云承爱到了骨子里去的人,会和他闹矛盾?

  “小伙子,还给不给我们干啦?先说清楚咧,不干活你也是得给钱的勒~”一个保洁大妈,大嗓门的提醒。

  肖华回过神,无奈的点点头,扔就扔吧。反正,也不是他的钱。

第十一章:如果她死了呢

  保洁做好了活,拿了钱,又多少揣了点化妆品在怀里。反正都是人家不要的,拿了也没什么的嘛,然后,都眉开眼笑跟着车走了。

  肖华的神情有些难看,手中的小瓶像是团火,一阵阵烫的他手心灼热。

  贺云承面无表情的进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出一声冷哼。

  不动声色的,肖华将瓶子揣进裤袋里。

  “最近,你没事吧?”他不经意地问贺云承,贺云承斜睨了他一眼,抖掉手中的烟灰:“能有什么事?我好得很。”

  肖华沉默,点头,“那就好。”又看他手指尖夹着的烟,一把夺过来:“别抽了,对身体不好。”似有所指,继续说:“前几天我一个哥们就因为吸烟太多被查出得了肺癌,还不到三十,就没什么活头了。”

  说这话时,肖华认真看着贺云承的眼睛。

  贺云承蹙蹙眉,“你发哪门子疯?”说着,抢过肖华手中的烟。

  肖华舒了口气,看贺云承这反应,应该不是他得了什么绝症。那么……这药瓶……他的手不自觉伸进裤袋,摩挲着其中的东西。

  难道……是程安然的?

  “怎么了?”贺云承不满地瞥了肖华一眼:“阿姨又逼你相亲了?”说着,又吸了口烟。

  肖华被烟味呛住,躲远了点。

  “可不是,天天催,还让我跟你学,”最好,也能娶个自带资产嫁给他的女人。

  最后一句,肖华没说。

  “跟我学?”贺云承冷哼,“程安然那样的女人,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倒贴我我都觉得恶心。”他这话真心实意,肖华叹了口气。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要是程安然死了,你也不在意吗?”

  那女人会死?

  贺云承第一个不信,他身子靠在沙发上,惬意的吞云吐雾。

  他没说话,因为觉得肖华的问题实在好笑。

  肖华觉得,口袋里的药瓶烫得他眼睛都有些发酸,也可能,是被这烟味给熏得吧……他想。

  “程安然她人呢?”肖华又问,惹得贺云承不快的瞪了他几眼,“怎么,你还真稀罕那女人了?”

  “哪能。”肖华低低的笑。就算他真稀罕,恐怕程安然也不会稀罕自己,程安然的一颗心,谁都知道,全放在了贺云承身上。

  他搓搓手,站起来。

  “行吧,没事我就回去了,对了,下午告个假,得去相亲。”

  “嗤。”贺云承笑他,“行了你还用请假?去吧,眼睛擦亮点,可别娶个蛇蝎美人回去。”

  肖华走出去,直到坐进车里,还觉的烟味熏的鼻子难受,也可能,是那药瓶……

  他掏出来,又把它攥进手里。

  下午,肖华没有去相亲,而是去了中心医院。

  他掏出药瓶递给医生,医生接过,尔后,神情错愕地抬起头,又看着肖华。

  “Anticancerdrug!肖先生的朋友得了癌症?”他问。

  肖华心突地一跳,“这药,只有癌症能用得上吗?”

  “这个……”医生有些踌躇,片刻后肯定:“Anticancerdrug的种类很多,但是这种含有紫杉醇和多西他赛的植物类抗肿瘤药……只提供给癌症患者使用。”

  “那……”

  肖华的嗓子有些涩。

  “这种药一般是给哪种癌症病人使用的?哪种癌症?什么阶段?”

  医生摇头:“这个还需要面见患者才能确认。肖先生,我劝您还是尽快说服您那位朋友到医院来,癌细胞的扩散速度非常快,一旦扩散到其他临近器官或者淋巴结……回天乏术啊,唉……”

  肖华出了医院,径直转回程家别墅。

第十二章:母女

  程家别墅,空荡荡的。

  看着紧闭的院门,肖华狠狠踹了几脚自己的车。

  喘了几口气,他掏出手机,给贺云承打电话,电话才响了几声,便被接通了。

  还没等贺云承开口,“你在哪?”肖华就问道。

  贺云承此时正在珠宝专卖店的真皮沙发上坐着,等店长将他订好的东西拿过来。

  “在市里。有事?”他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肖华语气严肃:“对,有事。很重要的事,你现在先回来,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贺云承皱眉。

  用眼神示意店长将东西放桌上,一边问肖华:“什么事?”

  肖华深吸了几口气,“是关于程安然的……”说到这,他心里咯噔一下,果然……

  “肖华!你要是真稀罕那女人就自己拿去,不用跟我报告。”冷森的声音传来,下一秒:

  “嘟—嘟嘟——”

  通话被挂断了。

  肖华苦笑,他怎么就忘了,贺云承对程安然可是彻彻底底的厌恶!

  “贺总,”店长察言观色,小声询问男人:“这条项链需要给您包起来吗?”

  贺云承的脸色冷得像寒冰,闻言点点头,却是一个字也没说。

  出了商场,贺云承直接开车去了西山疗养院。

  肖华之后打来的数通电话,一一被他按断。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是关于程安然的,在今天,他都不想听。

  四年前,也是这一天。

  那天,贺云承送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份礼物。是一条对程安然来说只能算是廉价的女式手表,可就是那样一只、程安然看也不屑于看一眼的手表,却害了小楠。

  当小楠惊慌失措的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不好。可惜……赶过去,还是晚了。

  程安然,那个恶毒的女人!

  她想离婚?贺云承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他怎么可能同意呢?在没让她尝够被侮辱的滋味前,自己,怎么能放了她呢?

  西山疗养院。

  郑秀娟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儿,眼里闪烁的,却都是贪婪。

  和她以前假装的凄哀苦楚不同,她抬起头、眼眉抬高的样子,极其刻薄。

  “小楠,都四年多了,现在你再出去,谁还敢找你的麻烦?再说了,”她眼睛一勾,语气难掩得意的道:“贺云承那小子,你只要抓牢了,下辈子可就不愁了!”

  岳小楠却没理她,厌恶地瞥了她一眼,对着镜子给自己画眉毛。

  郑秀娟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小楠啊……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我是你妈,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害你是不?”

  “啪”一声脆响,眉笔断裂。

  岳小楠垂着眼睫,将地上的眉笔捡起来。

  曾经,她也以为自己的妈妈跟别人的一样,一心一意爱着自己,只对自己好,可,结果呢?

  结果就是,她的妈妈,为了钱,把她给卖了!

  恨意总是在这一天特别强烈……岳小楠沉默着,用断了的眉笔给自己画眉。

  镜子里的女人,白皙瘦弱,黛眉浅淡,薄唇略显苍白……那个男人,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自己吧?

  或者说……最能让他愧疚的……只有这样的自己吧……

  知女莫若母,岳小楠毕竟是郑秀娟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看她这样子,心里头也不禁鄙夷。一个男人而已,这傻女还真爱上了。

  不过,她喜欢贺云承也好,她越是喜欢,就越舍不得放开,也就越得对自己依仗。毕竟当年的事,谁也不如自己知道的清楚。

  郑秀娟想到这,眼底的笑意越发浓郁。

  如果岳小楠能抱上贺云承这条大鱼,她也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两人各怀心思,突然听到敲门声:

  “郑姨,小楠小姐,少爷来了。”

  郑秀娟嘴唇含笑,看了一眼岳小楠。岳小楠抿抿唇,最终,还是将手挽上了郑秀娟的胳膊。

留在心底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留在心底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落沉沦第7章孤军奋战林国栋面色铁青,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我,沈美丽一把扯住他,深明大义的劝道“国栋,悦悦年纪还小,你别和她计较。今天是小睿结婚,要教训咱也等回家再说。”林国栋闻言强压住怒意,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终究还是坐了下去。我不得不佩服沈美丽的手段,当初,她恐怕也是这样哄得林国栋将我妈和我赶出去的吧!“悦悦,你爸也是为了你好!你说句软话道个歉。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赌气的话,别学你妈,脾气太犟吃亏……”她不提我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许你一世温柔第七章离婚够了,这出戏她已经看够了。转过身,嘴角是掩盖不住的冷笑,许安然大步离开。“你站住!”身后响起了顾城带有怒气的声音。“顾先生还有事?”许安然转身,笑容恰到好处。“许安然,你不是想要离婚吗?可以,你跪下来求婉儿原谅你,只要她原谅你了,我就放过顾家,放过你哥哥许安铭!”顾城从来都将许安然的软肋拿捏得死死的,自她父母过世以后,爷爷和许安铭便是她此生的最爱,现在顾城那她最爱的两个人威胁她。她根本没有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已成陌路第7章他给的所有都叫残忍苏舒好像一直没活在许寂贤的眼睛里面,所以他只看到苏舒在叫嚣,但是没有签字,他脑海中又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苏洛,决心就如同堡垒又加强了一层。“苏舒,这是你欠下的债。”许寂贤突然就靠近了过来,捏着苏舒的下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知道吗?”苏舒却在此刻突然笑出了声音。苏落从小吃好的,用好的,任何她拿到的荣誉会被苏落加以诋毁,她度过了灰暗的童年。今天有人跟她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债还钱?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愿此生不相逢第7章冷淡虞衍真心是觉得自己疯魔了,自己居然没有把人半路上扔下去,反而打电话把自己在首都医学院客串教授的好友方年年给叫过来救急了,甚至是把人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公寓。虞衍把人抱到客厅,伸手就要把人往沙发上一丢,然而不知怎的,他最后还是轻柔的把人安置在上面,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女人脸色苍白,整个人清瘦的可怕,额头还冒着虚汗,看起来不像是要故意碰瓷的样子,反倒是像是突发了急性病一样。鬼使神差的,虞衍把挡在她额头上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高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都市高手7章九牛二虎赵云!《三国演义》中有提到,长坂坡之战,他曾在曹军百万军中七进七出,勇救幼主阿斗。试想想看,百万大军那几乎是人山人海,比现代的春运火车站的人还要多,第一次听这典故,乐毅就觉得是作者罗贯中在吹牛皮,但是现在知道了龙魂魄这东西的存在之后,他又开始觉得,若以“瞬间移动”在百万军中七进七出,也未尝不可!三国武将排名,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七黄八许九姜维!提起赵云,几乎所有人的印象里,他是一身银甲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本是白衣天使“荣总,这恐怕不妥吧,米白她。。。”随着薛家老爷子开口的,是薛静珊,她是米白的姑姑,此时的她觉得自己的女儿才配得上荣骁宇,而这个丫头,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她不是薛家人么?”荣骁宇来薛家之前,早就将薛家调查的一清二楚,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叫薛米白的女孩,是薛家如假包换的孙女,只不过从小不受宠罢了,父母早逝,才被薛家接了过来,十几年随意的养着,可有可无。而他荣骁宇,要的就是这可有可无,若真是去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武破乾坤第七章龙角山这一次,楚南没有再昏迷个三天,黎明时分,楚南便清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楚南,条件反射的,爬起来就要修练,林雪然刚好进来,看到这画面,眼睛立马变得红红,忙说道:“南儿,我们不要修练了,不能练武我们还能……”“娘亲,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没事儿的,痛着痛着就不痛了,真的。”楚南说得轻松,身体却还在不自主的颤抖,“娘亲,我饿了……”“我马上去拿糕点,马上去……”林雪然急跑了出去,楚南又练起《焰火诀》,剧烈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保安之王第7章:同学会上的名利“没办法啊,我去外地工作了,哪里像你,如今已经成为职业模特了。以后当了明星,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班长,好久不见。”几个男人与张城说话,好几年没有见到他们了,变化挺大的,有些人已经结婚,有些人不仅结婚了还生了孩子。“这位先生,请你把你的请柬给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服务员朝着张城走了过去,礼貌的说道。“什么请柬?”张城皱眉,参加同学会还需要请柬?“就是杨冰冰寄给大家的请柬,每一个同学都有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2》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2》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10022007都借给你玩两天007都借给你玩两天看到那把半米长的砍刀,金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卧槽,这么长的刀砍下去,那人还能活么?但想到之前秦川在美女面前给他的侮辱,金少就恶向胆边生!吗的,自己什么时候被这么戏弄过!不整死他,难出自己心口这恶气!“两条腿……不,三条腿,我都要!”金阳阴沉沉地笑了一声,旁边的混子愣了一下,卧槽,没想到金少还有这种爱好,喜欢收藏男性的器官啊!我去,金少不会是个变态吧!擦,管这么多,反正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6》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6》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100261-7老大太吊了贝小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挑染成橘黄色的头发一阵乱抖,“哥,小时候的事儿咱不提了,对了,你啥时候回来的,在哪干呢?”刘子光道:“回来没几天,现在志诚花园干物业。”贝小帅撇撇嘴:“志诚花园啊,那里的保安最窝囊,整天被人追着打,不过没关系,弟弟我现在玩的还不错,有事你打我电话,绝对速度赶到。”说着就写了个电话号码给刘子光,刘子光笑笑就拿着了,贝小帅又热情的邀请刘子光到平房里坐着,屋里别用洞天,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