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全集]《留在心底的爱》全文免费阅读晴天

2017/12/16 4:24:50 来源:网络 []

书名:留在心底的爱

作者:晴天

第七章:许天泽的谎话

  天下会所。说明http://www.95lady.com/

  是渝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在这里,只要你有钱,就没有买不到的乐子。不管是明星、还是模特,只要你想要,只要你出得起钱,他们都能给弄来。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男人天堂。

  贺云承刚和程安然结婚那会,也有段时间经常到这里流连挥霍,还传出去不少花边新闻。也就是那时,他和程安然关系不和的事才被传扬出来,闹到如今无人不知的地步。

  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举起酒杯,一仰头,杯子便见了底。

  “贺总~”

  身边传来一声嗲音,贺云承勾唇,笑得邪肆。[全集]《留在心底的爱》全文免费阅读晴天

  怀里的女人穿着短得离谱的包臀裙,娇笑着往他身上靠,看他没有拒绝的意思,胆子更大,手也顺着衣服滑上去。

  包厢内灯开得极暗,红酒佳人,温柔乡里……

  肖华端着酒杯,一边享受美人轻柔的抚摸,一边眯着眼,看着这边。心里不由感叹,要是程安然看到眼前的场景,还不得气的发疯了?

  想着,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贺云承面色不虞的瞥了肖华一眼,心里莫名的烦躁,站起身,径直往外走。

  “贺总~等等人家嘛~”女人小跑着跟上。

  不是吧……这么急?

  肖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在后头好心提醒:“贺总,这次千万别忘了收拾尾巴……”

  门“砰”地一声关上,将肖华的话关在里头。

  包臀短裙的美女黏上来,抱住贺云承的胳膊,一对白花花的胸在他的手臂部位蹭啊蹭的……香水的刺鼻味道让人反感,贺云承眸色一冷,正想推开—-

  突然,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草泥马!贺云承!”

  拳风呼啸,掠过耳畔。说明95lady.com

  贺云承眼疾手快的转身避开,原本应该落在他头上的拳头被堪堪躲过,砸在了肩膀上。尽管如此,肩膀上猛然传来的酸麻痛感,也还是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转身,回头,待看到那张五官硬朗、古铜色皮肤的脸,贺云承薄唇动了动:“许天泽。”

  其实,说起来,许天泽和贺云承也算是一起长大的。

  当年贺云承从几个被收养的孤儿中脱颖而出,成了程安然的伴读,天天跟在她身边。而许天泽呢,就爱缠着程安然,还天天嚷着要程安然嫁给他。

  后来又过了几年,许家发展到外省,许天泽也去了国外读大学。原文95lady.com中间几次回来,专门为程安然庆祝生日,谁都能看出来他的心思。偏偏程安然不懂,只一门心思地爱着贺云承。

  互相看不顺眼加情敌,许天泽和贺云承,关系能好到哪里去?

  贺云承微微眯起双眼,神情异常阴翳:“你特么有病吧!见谁都咬,还真当自己是狗了?”

  “妈的!”许天泽脾气火爆,听了贺云承的话顿时炸了:“贺云承,你特么敢背着程安然出来找女人,老子今天就得嫩死你!”

  “呵!”一声轻笑,贺云承鄙夷地看了一眼许天泽,冷笑:“你以为,你是程安然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替她出头?再说了,”嘴角一勾,他是真的心狠嘴毒:“程安然那女人自己都喜欢被人作践,你替她出头,还不如回去多照照镜子,认清楚自己是谁。”

  这话,说得也忒扎人心了,许天泽的拳头攥得咯吱作响,上面青筋隐隐迸现,“草泥马!”举起拳头,就要砸,

  与此同时——

  “够了!”

  一声怒喝,在几人的身后响起,许天泽的伯父拨开保镖,绷着脸,走过来。

  “天泽!你太胡闹了。”他先是斥责,然后转向贺云承,放低姿态:“对不住了贺总,小辈胡闹,不懂事。”

  贺云承神色淡漠,许天泽一脸怒气。网站95lady.com

  瞥了许天泽一眼,贺云承轻笑:“不如,让他自己来。”这意思,是叫许天泽自己过来道歉。

  “天泽!”许伯父扭头,命令:“你没听到贺总的话吗?”他将贺总两个字咬得极重,是在提醒许天泽,现在程氏说话算数的,是面前这位。

  许天泽冷哼一声,根本不为所动。

  场面僵持不下。

  半晌,许天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贺云承,你他妈吃着程家的饭、花着程家的钱,就连身上流着的,都有程家的血,你就是这样!”他指着贺云承身后穿着暴露的女人,咬牙切齿:“就是这样!去回报他们的吗?!”

  众人一时愕然,就连贺云承,都沉默了半秒。随即,冷笑反驳:“你说错了,我身上可没留着程家人的血,再说,恩情?不过是逼人妥协的筹码罢了,何必说的高尚。[全集]《留在心底的爱》全文免费阅读晴天

  “呸!”许天泽真想啐口唾沫,“贺云承你他妈是不是不记得飙车掉崖的事了?你要是不知道那我现在告诉你!那时候你失血过多,血库里刚好缺你的血型库存,最后是安然自己抽了好几袋输给你的。你他妈是不是忘了?!”

  贺云承彻底愣住。

  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怎么回事,半边身子不能动,僵直着,木木的让人难受。

  直到,许家人都走了,直到,包臀裙女人过来扶他,他才猛地一把甩开。

  不是忘了……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

  程安然……那女人,真的为他输过血?救过他的命?

  开什么玩笑!

  假的吧!对!一定是他们联合起来骗自己的吧!一定是!

第八章:他不痛快

  不出贺云承所料,他昨天深夜现身“天下”的事,翌日一早,便被人扒光了爆在网上。

  那些整日闲得无聊的人,就喜欢在茶余饭后八卦八卦公众人物的私生活,尽管接触不到,但总是自以为看透的评头论足。

  贺云承其实一点都不在乎。但今天,他无所事事,滑动鼠标兴趣缺缺的看新闻下的网友留言。

  手机就扔在旁边,静悄悄的躺着,没一点动静。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程安然那女人居然还没来电话!

  贺云承掐灭了一根烟,烟灰缸里已满是烟头。

  程安然这次又想搞什么鬼?

  评论千篇一律,一点新意都没有。贺云承没了再看下去的耐心,就像,他也没耐心再等程安然一样。

  呵,这回倒是硬气,那我们便看看谁能撑到最后?程安然,你越是强硬,最后就越是凄惨!

  心中分明在冷笑,却不知为何腾起无名怒火!

  颇为恼怒的关上网页,他拉开椅子要出去,却因为起身起的有些急,不小心,扫到了旁边的一叠资料。

  哗啦啦的纸张,惊慌失措的落下。

  一瞬间,他想起那天晚上,程安然盛了碗粥放在自己面前,他不想喝,起身离开的时候将粥给碰倒在地上。纸落无声,粥却砸在地上发出“啪”的声响。

  呵,不过一碗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贺云承回过神,心中却没来由的有些憋闷。

  随后,就是深深的厌恶,对程安然这个人的厌恶。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苍蓝天穹,一眼无尽,从不为谁而改变。一幕幕往事闪过,关于程安然,关于岳小楠,甚至关于许天泽。

  他细细理了一遍,仍是觉得自己没错。

  呵呵,输血救了他命?真可笑,他当时竟然有几分震惊。就算是真的,但程安然是什么样的人,他难道不知道吗?

  人前人后装出一副深情无悔的样子,这样的心机,恐怕已让他在暗中被千夫所指。

  那就千夫所指吧,他贺云承,不!相!信!程!安!然!

  莫名的,怒火爆发。贺云承粗暴地踢飞地上的资料,一把抓起手机,铃声调到了最大,见仍是没有动静,狠狠地摔了出去!

  就在这时,肖华推门进来,语气唏嘘地弹了弹手中的文件袋,“幸不辱命。”

  说完,才注意到贺云承阴郁得可怕的脸色,呆了呆,心里打了个突。

  “怎么了这是?哎……贺总,我发现你最近不大对劲啊,这脸跟天似的说变就变。”

  贺云承挑眉:“什么东西?”直接忽略掉了肖华后头的话。

  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袋,肖华眼底带上看好戏的神情:“关于你跟岳小楠的新闻图文,你猜猜,是谁透露出去的?”

  贺云承没猜,直接伸手。

  撇撇嘴,肖华将文件袋递给他。

  拆开文件袋,看清楚里头的调查内容,贺云承原本就黑臭黑臭的俊脸,顿时变得阴郁森寒。

  “程!安!然!”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啪”地一声,将文件袋扔在了地上。

  早就该想到的!

  以那个女人的恶毒程度,早就该想到是她的不是吗?!

  肖华默然。

  这几年贺云承和程安然两人明里暗里的斗法,他都看在眼里。程安然逼着贺云承娶她,贺云承就在婚后跟别的女人鬼混;程安然时时刻刻关注着贺云承的动态,贺云承就想方设法的让她不痛快……

  其实,坦白说,程安然对贺云承的感情,贺云承自己身处其中看不清楚,肖华作为外人,却看得明白。

  他叹了口气。

  “云承,你昨天去天下闹得那一场,就是为了今天的新闻吧?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让程安然不痛快,你就高兴了?好歹也是夫妻一场。再说了,岳小楠再好也是过去式,你别……”

  “肖华!”

  贺云承眼神阴翳,青筋突突地跳。

  肖华毫不怀疑,自己只要是再接着说一个字,贺云承立马就会冲上来给自己一拳,就像昨天在天下,许天泽给贺云承的那一拳一样。

  只是……

  在心底叹了口气,肖华最终还是没再继续说下去。

第九章:签了吧

  周三。

  程安然消失的第十天。

  贺云承准时去接了上次约好的心理专家,两人一起赶往疗养院为岳小楠诊治。

  跟以往一样,这次的诊治也没什么实际的作用。除了模棱两可的说要多注意保持心情,尽量不要受到刺激之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贺云承很是挫败。

  开车赶回市区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个陌生号码,看开头,是本省的。贺云承用蓝牙耳机接通,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女声传入耳中:

  “喂,贺云承。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谈谈吧……”

  电话挂断,贺云承的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程安然的闺蜜,约自己?是想谈什么?

  很快,当他看到对面的女人面无表情的拿出两份文件的时候,他知道,她是想跟他谈什么了。

  离婚协议书?

  股权转让协议?

  贺云承挑眉,接过,尔后直言不讳地问傅宝珠:“程安然那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上次让许天泽来骗我,这次,又想玩什么?用离婚来威胁我吗?还是,用程氏来威胁我?”程安然的父亲也是个老狐狸,知道自己对他女儿没好感,临死前立了份遗嘱,只要不是程安然主动提起离婚,程氏的钱和股份,他贺云承一毛也得不到。

  这次,程安然就是想用这个来威胁自己吗?

  贺云承的嘴角越来越多的鄙夷和不屑。

  “呵!”傅宝珠突然抬头,回以他一个更加冷而讽刺的笑:“贺总既然这么聪明,不如先看清楚离婚协议里的内容,然后检查检查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假,最后再问我也不迟。”她笑着,说到最后,却笑得有些僵。

  垂下头,专注看自己新做的指甲。

  安然……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爱着的那个男人、这就是那个你到死都还想要维护着的男人!

  值吗?值不值?!

  眼圈泛红,鼻头发酸,哽咽涌出喉咙之前,傅宝珠猛灌了一口咖啡进嘴里。

  他妈的……真苦!

  而此时,最初带着轻慢和鄙夷去看离婚协议书的贺云承,脸上的神情也微微有些冻住了。

  协议书上,第三条:财产处理下,清清楚楚地写着,夫妻双方婚后财产,全部归于贺云承所有,程安然,净身出户。甚至,连程安然名下的几套房产,也明明白白的写着:全都归于男方贺云承所有。

  再往下看,签名处,黑色签字笔写下的娟秀的小楷:程安然。

  呼……

  吐出一口气,贺云承脸上的些微波动已经不见了。

  他伸出手,将股权转让协议翻开。

  转让方:程安然;受让方:贺云承。转让方同意将所持有程氏集团旗下67%股份,无偿转让于受让方……

  这,是……假的吧?

  贺云承的喉咙有些干涩,面上,却还是毫无表情。

  薄唇微微勾起,身子往椅子上一靠:“说吧,那女人到底是想耍什么把戏?”两份合同随意往桌上丢去,提起“那女人”时的口吻,就像是在说一堆令人恶心的垃圾。

  傅宝珠搅动着咖啡勺的手一顿。

  片刻,才抬起头来:“就算是安然真想耍什么把戏,贺总只要签了,那些以后也不会再跟贺总有关系。”

  贺云承被怼得脸色难看,尔后咬牙切齿:“不可能!她想离婚,我偏不离!”

  “砰”地一声。

  桌子被狠狠拍了一下,咖啡溅出来,落在雅致的白色垫巾上,顿时晕染出一块污渍。

  “贺云承,你这话什么意思?”傅宝珠站着,面如寒霜:“你不是心有所属吗?你不是觉得娶安然是被逼无奈吗?现在她要离开了、她要成全你了,你这样算什么意思?!”

  她一吼,周围的人都看过来。

  贺云承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也怒了:“你回去告诉程安然那女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离婚的!就算是她死,她也得以我贺云承老婆的身份去死!”

  拉开椅子,站起身,转身离去。

  男人的背影如此冷漠薄情,硬生生,刺痛了傅宝珠的眼。她的眼眶泛红,鼻头的酸涩让她喘不过气:“贺云承,你简直是这世上最恶毒的渣男!”

  本来走到咖啡厅门口,已经手拉到把手的贺云承,闻言,回头看她:“没错,我承认。但程安然……”薄唇勾起,极其嘲讽:“难道不是世上最贱的女人么?”

  玻璃门被拉开,贺云承冷漠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傅宝珠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闭眼,顺着脸颊掉下来。

  程安然啊……那个傻女子,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男人,把命都要搭进去!

  傅宝珠还记得,程安然离开的那天,和她最后说过的话,她说:“爱这东西……不由天不由地、不由我,如果我活着……就不能不让自己去爱他,现在也好,我死了,我和他……都能得到解脱了。”

  十月份凄凉的晚秋,傅宝珠蹲在人群来往的咖啡厅里,哭得歇斯底里……

第十章:全部丢掉

  贺云承大步来到车前,胸膛里一波一波涌上来的怒意和烦躁差点将他的理智淹没。

  程安然要离婚?!她凭什么?

  她所欠下的罪孽不可饶恕,她对岳小楠做的事让人不耻!

  她做了那样的事后,不用下辈子的时间赎罪,竟然还想跑?

  他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脚下一踩油门,飞快的打动方向盘,车在原地打了个圈,发出尖锐的地面摩擦声,甩尾远去。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要命咯。”停车场里的老头,摇着头叹气。

  油门一踩到底,在川流的车流中,贺云承的车一路呼啸冲着程家别墅而去。

  “吱——”

  尖锐的摩擦声划过,车猛地停在别墅前。

  贺云承坐在车上,薄唇紧抿,目光盯着前方。空荡荡的别墅里,房门紧闭,和夜晚的死寂不同,白天的冷清,更加显得萧索。

  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贺云承面无表情的用密码开了院门。

  院子里,种着的花草绿植多已经枯黄,只有两颗细而稀疏的冬青,还顶着绿色。忽地,一抹深色映入贺云承的眼中,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那女人狼狈摔倒的身影……

  脚步,有点重。他走过去,拨开枯黄的枝叶,一截细细的竹条出现在面前,顶端被什么东西染了颜色,褐色的……是……血?

  瞳孔猛地一缩,贺云承还是面无表情站了起来。

  不过是摔倒了,不过是流了点血,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站起来,开了门,走进去。

  因为多日无人打扫,房间内的灰尘在白日的光线下更喧嚣得厉害,随着他走进,纷纷飞起,扑到他脸上,让他不悦。

  那女人的兔子头拖鞋还放在玄关,贺云承瞥了一眼,恶意的从它们身上踩过去。

  粉色的兔子头,顿时脏了一大块。

  他在房间内逡巡,从楼上到楼下,到处都是那女人的东西。

  看得他觉得刺眼。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他打电话给肖华:“给我叫几个保洁,你开车,把她们送来。哦对了,再弄辆能装东西的小货车。”

  “你要搬家?”肖华的声音难掩惊讶。

  贺云承的声音有些冷:“让你来你就来,一个小时内,速度。”

  电话嘟嘟挂断,肖华认命的去跑腿了。

  一个小时后,他带着四位保洁大妈到了程氏别墅。这里,他以前也来过,还是贺云承结婚的那天,他喝得烂醉,还是自己把人送回来的。

  想到这里,肖华的心里又升起一丝怅然,要是有个女人能像程安然对贺云承一样对他,他也不至于到今天还是单身狗。

  唉,人比人……得死啊。

  “五十三分钟。再给你半个小时,把这屋里,所有和程安然有关的东西都处理干净。”贺云承抱着胸,眼底闪过厌恶和不屑。

  “啊……啊?”肖华愣了。

  处理程安然的东西?“程安然她……”

  “少啰嗦。”冷冷丢下一句话,贺云承转身走出去。

  他……和程安然,闹矛盾了?

  随即,肖华又在心底否定了这个想法。程安然是谁?爱贺云承爱到了骨子里去的人,会和他闹矛盾?

  “小伙子,还给不给我们干啦?先说清楚咧,不干活你也是得给钱的勒~”一个保洁大妈,大嗓门的提醒。

  肖华回过神,无奈的点点头,扔就扔吧。反正,也不是他的钱。

第十一章:如果她死了呢

  保洁做好了活,拿了钱,又多少揣了点化妆品在怀里。反正都是人家不要的,拿了也没什么的嘛,然后,都眉开眼笑跟着车走了。

  肖华的神情有些难看,手中的小瓶像是团火,一阵阵烫的他手心灼热。

  贺云承面无表情的进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出一声冷哼。

  不动声色的,肖华将瓶子揣进裤袋里。

  “最近,你没事吧?”他不经意地问贺云承,贺云承斜睨了他一眼,抖掉手中的烟灰:“能有什么事?我好得很。”

  肖华沉默,点头,“那就好。”又看他手指尖夹着的烟,一把夺过来:“别抽了,对身体不好。”似有所指,继续说:“前几天我一个哥们就因为吸烟太多被查出得了肺癌,还不到三十,就没什么活头了。”

  说这话时,肖华认真看着贺云承的眼睛。

  贺云承蹙蹙眉,“你发哪门子疯?”说着,抢过肖华手中的烟。

  肖华舒了口气,看贺云承这反应,应该不是他得了什么绝症。那么……这药瓶……他的手不自觉伸进裤袋,摩挲着其中的东西。

  难道……是程安然的?

  “怎么了?”贺云承不满地瞥了肖华一眼:“阿姨又逼你相亲了?”说着,又吸了口烟。

  肖华被烟味呛住,躲远了点。

  “可不是,天天催,还让我跟你学,”最好,也能娶个自带资产嫁给他的女人。

  最后一句,肖华没说。

  “跟我学?”贺云承冷哼,“程安然那样的女人,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倒贴我我都觉得恶心。”他这话真心实意,肖华叹了口气。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要是程安然死了,你也不在意吗?”

  那女人会死?

  贺云承第一个不信,他身子靠在沙发上,惬意的吞云吐雾。

  他没说话,因为觉得肖华的问题实在好笑。

  肖华觉得,口袋里的药瓶烫得他眼睛都有些发酸,也可能,是被这烟味给熏得吧……他想。

  “程安然她人呢?”肖华又问,惹得贺云承不快的瞪了他几眼,“怎么,你还真稀罕那女人了?”

  “哪能。”肖华低低的笑。就算他真稀罕,恐怕程安然也不会稀罕自己,程安然的一颗心,谁都知道,全放在了贺云承身上。

  他搓搓手,站起来。

  “行吧,没事我就回去了,对了,下午告个假,得去相亲。”

  “嗤。”贺云承笑他,“行了你还用请假?去吧,眼睛擦亮点,可别娶个蛇蝎美人回去。”

  肖华走出去,直到坐进车里,还觉的烟味熏的鼻子难受,也可能,是那药瓶……

  他掏出来,又把它攥进手里。

  下午,肖华没有去相亲,而是去了中心医院。

  他掏出药瓶递给医生,医生接过,尔后,神情错愕地抬起头,又看着肖华。

  “Anticancerdrug!肖先生的朋友得了癌症?”他问。

  肖华心突地一跳,“这药,只有癌症能用得上吗?”

  “这个……”医生有些踌躇,片刻后肯定:“Anticancerdrug的种类很多,但是这种含有紫杉醇和多西他赛的植物类抗肿瘤药……只提供给癌症患者使用。”

  “那……”

  肖华的嗓子有些涩。

  “这种药一般是给哪种癌症病人使用的?哪种癌症?什么阶段?”

  医生摇头:“这个还需要面见患者才能确认。肖先生,我劝您还是尽快说服您那位朋友到医院来,癌细胞的扩散速度非常快,一旦扩散到其他临近器官或者淋巴结……回天乏术啊,唉……”

  肖华出了医院,径直转回程家别墅。

第十二章:母女

  程家别墅,空荡荡的。

  看着紧闭的院门,肖华狠狠踹了几脚自己的车。

  喘了几口气,他掏出手机,给贺云承打电话,电话才响了几声,便被接通了。

  还没等贺云承开口,“你在哪?”肖华就问道。

  贺云承此时正在珠宝专卖店的真皮沙发上坐着,等店长将他订好的东西拿过来。

  “在市里。有事?”他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肖华语气严肃:“对,有事。很重要的事,你现在先回来,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贺云承皱眉。

  用眼神示意店长将东西放桌上,一边问肖华:“什么事?”

  肖华深吸了几口气,“是关于程安然的……”说到这,他心里咯噔一下,果然……

  “肖华!你要是真稀罕那女人就自己拿去,不用跟我报告。”冷森的声音传来,下一秒:

  “嘟—嘟嘟——”

  通话被挂断了。

  肖华苦笑,他怎么就忘了,贺云承对程安然可是彻彻底底的厌恶!

  “贺总,”店长察言观色,小声询问男人:“这条项链需要给您包起来吗?”

  贺云承的脸色冷得像寒冰,闻言点点头,却是一个字也没说。

  出了商场,贺云承直接开车去了西山疗养院。

  肖华之后打来的数通电话,一一被他按断。不管有什么事,只要是关于程安然的,在今天,他都不想听。

  四年前,也是这一天。

  那天,贺云承送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份礼物。是一条对程安然来说只能算是廉价的女式手表,可就是那样一只、程安然看也不屑于看一眼的手表,却害了小楠。

  当小楠惊慌失措的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不好。可惜……赶过去,还是晚了。

  程安然,那个恶毒的女人!

  她想离婚?贺云承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他怎么可能同意呢?在没让她尝够被侮辱的滋味前,自己,怎么能放了她呢?

  西山疗养院。

  郑秀娟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儿,眼里闪烁的,却都是贪婪。

  和她以前假装的凄哀苦楚不同,她抬起头、眼眉抬高的样子,极其刻薄。

  “小楠,都四年多了,现在你再出去,谁还敢找你的麻烦?再说了,”她眼睛一勾,语气难掩得意的道:“贺云承那小子,你只要抓牢了,下辈子可就不愁了!”

  岳小楠却没理她,厌恶地瞥了她一眼,对着镜子给自己画眉毛。

  郑秀娟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小楠啊……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我是你妈,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害你是不?”

  “啪”一声脆响,眉笔断裂。

  岳小楠垂着眼睫,将地上的眉笔捡起来。

  曾经,她也以为自己的妈妈跟别人的一样,一心一意爱着自己,只对自己好,可,结果呢?

  结果就是,她的妈妈,为了钱,把她给卖了!

  恨意总是在这一天特别强烈……岳小楠沉默着,用断了的眉笔给自己画眉。

  镜子里的女人,白皙瘦弱,黛眉浅淡,薄唇略显苍白……那个男人,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自己吧?

  或者说……最能让他愧疚的……只有这样的自己吧……

  知女莫若母,岳小楠毕竟是郑秀娟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看她这样子,心里头也不禁鄙夷。一个男人而已,这傻女还真爱上了。

  不过,她喜欢贺云承也好,她越是喜欢,就越舍不得放开,也就越得对自己依仗。毕竟当年的事,谁也不如自己知道的清楚。

  郑秀娟想到这,眼底的笑意越发浓郁。

  如果岳小楠能抱上贺云承这条大鱼,她也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两人各怀心思,突然听到敲门声:

  “郑姨,小楠小姐,少爷来了。”

  郑秀娟嘴唇含笑,看了一眼岳小楠。岳小楠抿抿唇,最终,还是将手挽上了郑秀娟的胳膊。

留在心底的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留在心底的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许你一生安易》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许你一生安易》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许你一生安易目录预览:第1章出狱第2章要她回去第3章好意?第4章恩爱夫妻第1章出狱金色的阳光打在苍白的脸上,安易抬手下意识的挡了挡刺眼的阳光。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五年了,她在那人间炼狱一般的监狱里,受着非人的待遇,这五年来,她心中的愤怒和仇恨从未削减,反而与日俱增。五年前,她受人诬陷,锒铛入狱。没人同情她,即便是亲生父亲都公开与她断绝关系,一夕之间,安易如同敝屣一般引人厌恶。而今天她终于可以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了。怀揣着不到五十块钱

  • 《与你深情到白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与你深情到白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与你深情到白头目录预览:第1章还是那么贱!第2章乔圆圆,你真脏!第3章今晚造人第4章给他生个孩子第1章还是那么贱!“秦先生,别……”一推开酒店的房门,乔圆圆就被重重地压在门上,男人精壮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肌肤,骨节分明的大手,粗暴地在她身上游移,那样的力道,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捏碎。胸前的柔软,被男人揉捏成羞耻的形状,乔圆圆下意识地弓起身子,精致挺翘的臀,却是直接被那个男人托了起来。酒店房间里面,昏暗一片,那样浓重的黑,仿佛无

  • 《极品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极品娇妻太撩人》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极品娇妻太撩人目录预览:第一章醒来竟在手术台上第二章想假装不认识我?第三章说你要我第四章我就打一个电话第一章醒来竟在手术台上“唔……”一道微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声音的主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而此刻的那个女人却衣衫不整的被人捆绑在手术台上。黑暗的四周,冰冷的手术台都不断的刺激着女人的感官。女人惊讶地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和此刻站在自己远处冷眼旁观自己的两个陌生男人。很明显自己是被绑架了。一想到此,女人的神情不由得慌乱了。“你

  • 《爱你中了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爱你中了毒》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书名:爱你中了毒目录预览:第1章新婚夜的手术第2章整容第3章多割一点第4章婚戒第1章新婚夜的手术“安宁,恭喜你,终于嫁给了自己的初恋,当初我们那么多人都喜欢北城学长,最后,他还是选择了你啊。”电话里,同学用羡慕的语气恭喜着她,傅安宁抿了抿唇,眼底并未有多少喜色。挂了电话,她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雪白华丽的婚纱,艳丽的妆容,却配着空落落的,没有新郎的新房。手情不自紧紧捏住裙摆。这时候,时钟敲响了十一点。他今晚应该陪着诗雨,不会回来了吧?傅

  • 《情涩年代》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情涩年代》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情涩年代目录预览:第1章舅舅第2章小混混第3章九爷第4章秦牧第1章舅舅我刚出生没几天,我爸妈就把我扔给我舅舅,之后便没有回来过。虽然舅舅不是亲的,但他家没小孩,就把我当自家闺女带。可不知道为什么,舅妈很不喜欢我,从小就骂我,说我是拖油瓶,除了吃饭什么都干不了。索性舅舅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小东西哄我,尤其在我长大后还经常给我买漂亮衣服,叫我穿给他看。我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就把舅舅当爸爸看,可是,我没想到,哪有单纯得好,这些好不过是债

  • 《护花狂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书名:护花狂龙目录预览:第1章混乱KTV第2章男人要握住的东西第3章狂野小美女第4章美女遭辱第1章混乱KTV混乱KTV,名字当然不叫“混乱”。只不过是这里的气氛向来有点乌烟瘴气,才使得这个很不雅观的绰号不胫而走。无论是周末放纵一把的大学生,还是忍痛潇洒一回的打工仔,又或者被女友痛宰的悲催货,都是这里的常客。当然,某些挥金如土的家伙也会出现在这里。最后这一类才是高消费群体,也是包厢公主们最关注的贵宾。又是个周末,一如既往的喧嚣。一个身穿白

  • 《丁香浓浓沁心脾》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丁香浓浓沁心脾》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书名:丁香浓浓沁心脾目录预览:第1章拿钱第2章带上第3章倒酒第4章妥协第1章拿钱江心市中医院。叶清苓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神色间满是疲惫和悲伤。终于,她咬牙走了进去,穿过来往的病人、家属和医务人员,走向院长办公室。走到门口,正好叶鹏远出来。叶鹏远没穿白大褂,而是穿了一身西服,像是要出门。看见叶清苓,他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有事打电话吗?”“妈妈快不行了。”叶清苓幽幽地说。叶鹏远神色一怔,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下袖扣。叶清苓死死

  • 《早安,小逃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早安,小逃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早安,小逃妻目录预览:001不求我?看来还是学不乖002和他的初次见面003跌入他的怀里004送她回家001不求我?看来还是学不乖月色如水,轻漫如纱。城堡内一处卧室的大床上,纠缠着两具哧裸的身体,空气里充满火热、暧昧的气息。而此时,纵使做着如此亲密的举动,覆在女子上方的男人的眼神却格外的冰冷。‘嘶’?的一声,他无情的撕毁女子身上的最后一个屏障,低下头吻上女子已经被蹂躏红肿的唇瓣,霸道的撕咬,掠夺,直至出血……“夏惜柔,记不记得你的

  • 《婚久成瘾:总裁夜夜欢》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婚久成瘾:总裁夜夜欢》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婚久成瘾:总裁夜夜欢目录预览: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第2章他是疯了吗?第3章没认出她来第4章满身吻痕第1章看着她的身体盛大酒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你们听说没,黎景致回来了。”“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就算当了陵太太,这么多年还不是得独守空房。”“自从结了婚后,就一直分居两地,黎景致不过是挂个陵太太的名头。要真说起来,陵总说不准连她什么模样都记不得了呢!”众人一阵哄笑。“今天是陵家举办的酒宴,所谓陵太太既然回国了,今

  • 《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宠爱无限:总裁的爱妻萌宝目录预览:第1章母亲病危第2章五年之后第3章一对萌宝第4章爹地不在人世第1章母亲病危深夜凌晨,医院。走廊里,一个年轻女孩拉住一个即将离开的中年男子的手臂,哭着恳求,“爸,求求你了,救救我妈,求你救救她,她快不行了。”“你妈根本没救了。”男人有些冷淡的去扯她的手。“有,医生说有一百万就可以做手术,爸,求你给我们一百万好吗?”女孩泪痕湿了一张稚嫩的脸蛋。中年男人突然咬了咬牙,把女孩拉近了一些,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