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眷眷皇后7章(第7章 吾命休矣)

2017/12/16 3:13: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眷眷皇后

第7章 吾命休矣
她一路出了城,来到郊外,走了半日的路,吃力地登起了山来。网站http://www.95lady.com/刚开始时,这脚步还利索,可是渐渐走到山中,却发现这步子是越跨越吃力了。她只得走几步,歇几步,再走几步,再歇几步,饿了就吃几口齐锦添留给她的干娘。现在的她是骑虎难下,要么便是一鼓作气登上这芙蓉崖顶,要么开始就不要登山。
  她闭了闭眼儿,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玉骏飞和那些士兵都曾上来过,她东方薇龙就没有本事登上来?只因她是弱质女流么?想到此,她便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一定要走下去,一定要走到山顶,亲眼看看玉骏飞掉下去的地方!
  这样一想,她便觉得这山道却也不难走了。好不容易走到了那座芙蓉崖边,此时的东方薇龙也是累极,她便坐在一根粗大的松树树桩上,边坐下,边歇着脚儿。果然这芙蓉崖是个极其陡峭的山峰,极高,山谷也极深。芙蓉崖上全是蓊蓊郁郁的树木,间杂着红花野草,她还听得见山中传来的各色各样的鸟鸣声。眷眷皇后7章(第7章 吾命休矣)
  一道白色的溪流,正自碧绿的山腰间淙淙流过。既然芙蓉城以风景出名,那么这芙蓉崖也便例外。她脑中沉沉想着,数月前,这里还是一片血腥的战场!而玉骏飞便在这附近生生地掉下了万丈悬崖!
  想到这里,出现的一个难题便是:如何走到这深深的崖谷中去寻找一番呢!她便站起身子来,绕着这小山顶四处看着,她大着胆子走到芙蓉崖的背面,往下细细看去,只见山中是白云蒸腾的一片,这人竟似在云上了。根本就看不清这崖下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她就蹲在那儿苦苦思索,现在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已经来到了这里,剩下的事情便是如何找到玉骏飞了。
  东方薇龙不曾知道,就在她不远的身后,一双关切的眼睛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她。来人心中叹息着:傻姑娘啊傻姑娘,你可知,无论是怎样的人儿,掉了这万丈悬崖里,都是无任何生还可能的!可是该怎么劝她呢?难道这傻丫头还要亲自跳下崖一试不成?想到此,齐锦添的心儿不由狠狠揪了起来。原文http://www.95lady.com/
  忽然,在东方薇龙的头上盘旋着一个巨大的苍鹰,它拍打着黑长的双翅,在半空中飞翔。那双红色的利爪似乎只要它愿意,便能随心所欲地将东方薇龙给抓走,自己随时就有可能是它的猎物。东方薇龙一听这声音便更害怕了,她抖着身子抬着头儿,看见这样一个尖嘴黑毛红爪的大鸟,心中恐惧万分。
  她心想,难道今日她就要命丧于此么?看着这大鸟儿就在她身边徘徊,可是她的心中却毫无任何办法。眼见着这只大鸟就要疾快地向她扑过来,东方薇龙此时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大鸟张开利爪之时,东方薇龙的身子忽地给一个人的左手沉沉地抱起,她吓得睁大了眼睛,只见来人用右手挥剑,利剑刷刷刷地朝着这大鸟刺去,这苍鹰显然受了伤,腹下似乎还在滴着血,此时也就顾不上猎物了,它在半空中哀叫着,挥着翅膀在空中盘旋一阵,便一头冲着往崖的那一边去了。
  齐锦添见苍鹰终于飞远,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儿。网站95lady.com东方薇龙此时,方缓过神儿来,大着眼睛看着抱住自的人儿,她见了这死死环抱住自己的人,像是不能置信,但更多的是惊喜,她叫道:“齐大哥,怎么会是你?”齐锦添没有放下她,笑着说道:“怎么不可能是我?难道这抱住你的还能另有其人?”东方薇龙想要,可又觉得无从笑起,她想张口说什么,却也觉得无从说起,只是说道:“放我下来罢!”齐锦添听了,便轻轻说道:“好!”一边说罢,一边收起了自己右手握着的长剑。
  这时,谁也没有料到,因着山顶云雾蒸腾,看不清脚下的地儿,所以东方薇龙不知自己此时,已经站在了崖边,只要往前一步,便就坠入这万丈深渊了。而此时的芙蓉崖,前几日也落了好大的雨儿,这山顶的泥土比山脚的要松软湿滑许多,东方薇龙此时从齐锦添的怀中下来,喘了口气儿,意欲往后退几步,口中对齐锦添说道:“齐大哥,你不是说要往乌叶而去的么?”
  这话刚一出,她便觉得自己的脚下不稳,她还当是自己劳累所致,抱歉地朝着齐锦添笑笑,齐锦添此时已经收好了剑鞘,想回答她的话儿,可是看她神情不对,可又觉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得不解地看着她。只见东方薇龙口中大叫一声:“啊!”身子渐渐地就歪将下去,齐锦添敏锐地觉察到了,他赶紧向东方薇龙处走来,刚触摸到她的手儿,可是还没待抓稳,这东方薇龙便直直地往崖下坠落而去!“不……”齐锦添没料到会是这样,他大声地叫着,眼睁睁地看着东方薇龙坠入这云雾蒸腾的山谷。
  只是在刹那间,东方薇龙的身影儿便立刻消失不见,仿佛根本就未曾掉下过,齐锦添呆呆地伫立在那,一动不动,如一尊枯朽的雕塑。她……竟是死了么?齐锦添不愿相信,也不能相信。如果自己对她说出心意,好生劝阻于她,那么她的想法会不会有所改变?会不会不至有这意外发生?他心中哀恸至极,久久不愿离去,也不想离去。版权http://www.95lady.com/毕竟心中难舍,他想想还是另找法子去那山谷中,不管怎样,也要寻了东方薇龙的尸体。
  吾命休矣!这是东方薇龙在直直坠落下山崖时,内心的最后感受。其实这样的云雾托着死去,倒也是死的特别。所以当她的衣衫挂在了一棵高大的云杉枝丫上时,看着四周飘渺的云雾,东方薇龙想到:我这是已经来到了极乐世界罢!只是不知我是来到了天堂呢还是地狱?听的耳边有云雀的叫声,东方薇龙想着:是了是了,这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鸟兽百花还是都有的,如在人间一样。
  此时,天空中出现了一轮红日,将那万道金光都一一洒向这山谷之中,浓云也渐渐褪去,东方薇龙终于大着胆子看了看着四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她便倚靠在树杈上,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切,这里原是一片空旷的山谷,谷里遍栽着高大的云杉松树,还有大片大片的栗子树。以及各种说不出名字的红艳艳的野果。
  谷中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花儿,一道小溪静静地发出淙淙的响声,眼前不时有白鸟儿扑棱棱地飞过。眷眷皇后7章(第7章 吾命休矣)东方薇龙看着这一切,心中才明白过来,这里既不是天堂也不是人间,自己也没有摔死,是这万幸的云杉将她的身子沉沉地接住了!那么,玉骏飞若是从那崖下掉下来的话,不就是也该落入这谷里的么!
  想到此,东方薇龙心中觉得喜悦起来,或许,或许在这里能够寻到玉骏飞?或许他也并且死去?只是看这山谷也甚是巨大,一时之间,要找个人,也不是件易事。她心中只是不停地在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希望老天能够开开眼儿,让她能够见到玉骏飞吧!
  可是她也知道,这样的几率是微乎其微,可是现在已经来到了这谷中,唯一要做的事便是寻找,不停地寻找。因着有了前几次外宿的经验,此时的东方薇龙胆子也变得更大了,她似乎对这样的一个野外孤寂的环境,再也不会感到害怕了。她的脑中不由又闪过齐锦添的身影,都是因为和他在一起,她才变得这般的自信勇敢。
  她又朝着这谷里看看了看,嗯,不错,这里有水有果子,还有飞禽,想来自己不会在这里给活活饿死!经历了这般,她早就不是原先那个娇嫩脆弱的小姐了,现在的东方薇龙,就如同个女汉子一般。想来,若是他的父亲在世,看到这一切的话,只怕是大大的不能置信罢!
  想到父亲,她的心里也觉得阵阵的难过,可是,看着这天上的艳阳,化作万道金光,直射在这片茵茵的谷中,那些高大的树儿,影儿也显得短小了起来,想来,应该是到了晌午了罢!东方薇龙的肚子也咕咕咕地叫唤起来!她笑了一笑,就走到这附近,随手摘了几只红艳艳的果子,在溪水里洗净,就吃了起来。这些果子的味道自是十分鲜美,虽外观不似海棠,可是这味儿酸酸的,却有海棠的味道。东方薇龙本就在走这芙蓉崖时,耗了力气,吃了这几个果子,还是觉得饿的很,她便在这片野果林再寻找寻找,可还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果然让她寻到了好东西!原来这片野果林里,竟然夹杂着生了好些玉米杆儿,此时的玉米已经成熟,一个个都结着大大的棒子,露出黄色的粒儿!东方薇龙想了想,这些玉米种子可是从哪儿来的呢?她看了看着谷中四处飞翔的鸟儿,心中想着:可能这是些飞来飞去的鸟儿,吃了农田里的玉米,不慎从鸟嘴里掉落下来的罢!落入了这片谷中,倒是因地制宜的,长出了这许多的玉米杆儿!东方薇龙压抑着心中的惊喜,掰了几个早就成熟了玉米,走到这山谷的一处空地上。她将玉米包皮都掰去,果见里面露出一颗颗晶莹如玉的粒儿,她轻轻咬了一口,这生玉米吃起来,也是甜津津儿的。东方薇龙便就靠在一棵云杉下,将这三只玉米都吃完了,方才觉得体力又充沛了。看来,自己在这里是饿不死的了!待自己好好的休息完毕,便就在此好好的寻找一番,不出意外的话,玉骏飞自是在这里!
  可是东方薇龙的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脸色儿也显得是那么的哀伤:如果,她看到的玉骏飞已经是残尸一具,肉身已经给这里的鸟儿吃的七零八落,不知她亲眼看到了,是否会痛彻的昏过去?
  此时的东方薇龙倒是颇踌躇起来。她闭了闭眼睛,对着自己说道:东方薇龙,你忘记了你来时的目的了?无论是死是活,都要将太子殿下给找到!佛不是说过,所有相解释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的么!即便玉骏飞是白骨一具,自己也将这白骨带回!想到此,她反而淡定了许多。
  她决定还是靠在树下好好的打个盹,然后再在这里四处寻找。许是太累了,她只不过是闭上眼儿,就沉沉地睡去了。等她酣然一觉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天色儿已经是黄昏了,东方薇龙安安地责骂自己,黄昏若是尽了,可不就是到了夜里了么?那么这半天又是给生生耗去了。她赶紧起身,先朝着谷中前面走去。越走,她越是觉得这谷里的奇妙之处就越多。比如,这谷里的陀罗花,可比那菩萨山中的两倍还大,而且,菩萨山中的陀罗花,只会连开三日,可这谷里的陀罗花儿,在这盛夏时节,还在绽放着。
  她方才在那芙蓉崖顶时,还觉得身上湿热难耐,可是落到了这谷里,却觉得这里甚是阴凉自在。她在经过这条小溪时,发现这溪里有好些的白鱼,可是又觉得这鱼儿和别处不同,这些鱼儿全身通白透亮的,细长的身体,看不出具体的尾巴和头部,就像个长长的面条似的,在水里来回穿梭。
  她这才留心看起这飞来飞去的鸟儿来,这些鸟儿身上的羽毛,全是雪白雪白的,根本就找不到黑的和彩色的鸟儿来。有好些树上还有巨大的鸟巢和蜂窝。这蜜蜂也在这些花儿上飞来飞去的,一点儿也不蜇人。东方薇龙一面带着惊奇的神色,一面寻找着可有玉骏飞的踪迹儿。待走到前面时,东方薇龙猛地看到前方有一棵巨大的松树,时节不过还是夏天,可是这松树上已经结了好些的松子儿。
  这颗松树的身躯粗壮,似乎要五个人手拉着手儿才能环抱过来儿。这还不是令她惊奇的,更令她惊奇的是,这棵松树临地的枝干上居然有一个圆圆的用枝叶搭建而成的树屋。东方薇龙心中纳闷,这样大的一间树屋,莫不是真的有人住在这里?可她又不敢靠近,只是仰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
  只听她身后有人轻轻唤了一声:“姑娘找谁?这里是再无人的!”此话一出,东方薇龙的心里顿时激动万分!因为她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分明就是来自玉骏飞!她满含热泪,缓缓抬头,朝着身后看去,果不其然,眼前站立的人儿岂不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玉骏飞么!玉骏飞此时只是穿着件破旧的衫子,肩膀上披着一件不知用什么鸟儿的羽毛编织而成的短褂,背上扛着把自己做的木箭,腰间别着几只锋利的利刃,这副打扮,根本不似东翌国的太子,而竟像是一个山间深居的猎户!
  待东方薇龙转过头儿来,玉骏飞也似是万万不相信,他狠狠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确信这眼前的人儿是东方薇龙无疑时,口中还讷讷说道:“我竟不是看错了罢!还是老天可怜我,赐给我的幻觉?”东方薇龙擒住泪花笑道:“太子殿下,自然是我。我是特意到这里来寻你的!这一路,也走的甚是艰辛!”想到这一路所受到苦,东方薇龙心中也自是感慨万千。
  玉骏飞听了,上前拥住她,口中说道:“东方姑娘,你可真傻!你倒是告诉我,你是如何下来的?这里本就是杳无人烟的去处!不是一心寻死的人,是万万不会来这里的!”他放下弓箭,沉沉地看了东方薇龙一会,发现她从头发直到脚丫,没有一点儿受过伤的痕迹,方缓了口气说道:“你到底是怎么下来的?难不成,你竟是执意不活了,生生儿跳下来的?”东方薇龙听了这话,倒是笑了起来,口中说道:“太子殿下倒是说说,我为什么就不活儿了呢?”玉骏飞看着东方薇龙的绝世容颜,笑了笑道:“那……便是我多情了罢!我从那芙蓉崖下掉了下来时,虽万幸得以活命。可是这谷中深幽,我一时也找不到出口在哪。只是到了夜里一个人沉思着,如今这东翌国里的人都认为我死了罢!只怕我的父皇母后也认为我死了罢!当然,我最最担心的便是,姑娘你也认为我死了!”
  他笑了一笑道:“我见姑娘也在这,只当姑娘是见我不在人世,心中伤心,执意也要在芙蓉崖上掉下去,为我殉情儿呢?”东方薇龙听了,苦笑道:“这这会子了,太子殿下倒是还有心说笑儿?”她想想又叹口气,对着玉骏飞说道:“不过,我在京城里听到了太子殿下坠入谷中的消息时,也却是沉痛的不想活了!”

眷眷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眷眷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重生之鬼手狂妃14章

    原标题:重生之鬼手狂妃14章小说名:重生之鬼手狂妃第一卷第14章兵不厌诈,胳膊脱臼司马昱承示意苏芷曼先动手,苏芷曼也不推辞,手腕一甩,如凤羽翻飞,向前掠去。修长的五指划过夜色,犹如黑暗中展开一面扇翅,均匀柔美,更像是舞蹈而不是武功。在黑暗中动手更考验人的眼力与敏锐性。司马昱承的功底自然不在话下,可没想到名不见扬,反而因为一嫁一休而声名扫地的苏二小姐却像是游走在夜色中的灵猫,又时而像是敏锐的夜鹰,身手诡异而轻巧,几招下来,不用内力轻功的司马昱承竟没有讨得什么便宜。墨的眼睛也早看呆了,这种连司马昱承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14章

    原标题:鬼王独宠腹黑嫡妃14章小说名:鬼王独宠腹黑嫡妃第14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你们在这守着,若是那个小贱人回来了,立刻将她捉住,然后去通知本小姐。”墨如眉没抓到墨雪颜,扫兴的很,丢下一句话,便拿着自个的小皮鞭走了。夜幕下,趴在墙头上的那人,一双清亮的眸子,顿时划过一抹狠厉。墨雪颜神色清冷的望着墨如眉离开的地方,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了解她的人都知道,一旦她露出这种诡异的笑,肯定是整死人的前奏!天刚蒙蒙亮,府里的下人便起了身。“四小姐,您怎么在这?”香堇刚刚出了屋子,去给老夫人元氏打洗脸水,便

  • 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14章

    原标题: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14章小说名称:一夜娇宠:爹地请你温柔点第14章牢牢抓住叶云兮从厨房端着蔬菜肉粥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肉汤熬着蔬菜的碎末做的米粥香甜诱人,她推开房门的时候,方逸辰已经醒了。“饿了吧,子弹已经取出来了,医生说你要补充能量,我熬了一点肉粥,多少吃点。”她笑着说道,一边端到方逸辰的床前,一只手拿着汤匙舀起一勺,用舌尖轻轻的触碰了之后,确定不烫了这时候才送到了方逸辰的唇边。方逸辰看着叶云兮的一系列动作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叶云兮见他不张嘴,怔了怔这才发现,刚刚她

  • 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14章

    原标题: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14章小说书名:一夜情深:撩妻总裁日后见第14章给诀少敬酒包厢里的气氛因为唐诀身上弥漫开来的气息,变得有些诡谲起来。顾晋廷和萧琅对视一眼,看向唐诀。就连一直在和江沐阳聊天的路晨都拧了眉头,“老四?”唐诀没有理会路晨,只是起身走到大片的玻璃墙边儿,一双墨瞳深谙的俯视着舞台的方向。现场因为慕安安火辣的钢管舞已经撩动的全场沸腾,她仿佛天生应该出现在这里。完美的身材,在面具下撩人魂魄的眼睛,每一个灯光划过,都能杀死一片。唐诀的脸越来越黑。一个沣大医学院的学霸,原来在夜店也

  • 总裁宠妻请温柔14章

    原标题:总裁宠妻请温柔14章小说名:总裁宠妻请温柔第14章趁早定下婚事苏永贤之前还笑着的一张老脸,顿时僵得跟块石头似的。要知道,他对苏鹿这个女儿本就不见得有多上心,再加上她莫名其妙被汪家退了婚,连累得整个苏家都丢了脸面,苏永贤对她就更是不满了。这次之所以叫她回来,也是为了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给自己顺口气。可谁能想到?陆时铭竟会忽然出现在苏家,并且还点名了要娶苏鹿为妻。这让苏永贤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个女儿的价值来。虽然放眼整个景江市来说,汪家的财力跟地位皆是不低,但比起陆时铭,显然还是差

  • 六界之凰女禾锦14章

    原标题:六界之凰女禾锦14章小说名字:六界之凰女禾锦第14章所谓六界在上古时期,只有神界。神创造了人,便有了人界。人追崇神,潜心修炼,便有了仙界。万物受到灵气的滋养,有了灵性,便有了妖界。后来人被妖所蛊惑,产生了七情六欲,神惩罚他们生老病死、世世轮回,便有了冥界。神感染了人的七情六欲,自甘堕落,便有了魔界。所以其实魔和神是同源而生,他们同样拥有创造万物的能力,也同样不老不死不伤不灭。唯一不同的是,魔拥有七情六欲,而神视七情六欲为污秽,所以神魔两界世代不相融。当年禾锦的生父魔尊兀矶,便是命丧天界之

  • 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14章

    原标题: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14章书名:邪王溺爱:极品毒妃宠上瘾第14章空间卷轴这两天帝都京城响起一个小道消息也不知是从哪传来。道是那相府三小姐缘何要喊安然上台呢,是因为嫉妒其嫡姐安舒颜,知晓嫡姐实力比过她且心恋三皇子慕擎天,不想嫡姐大出风头而另外喊的安然上台。有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啊,这安然是出了名的废材,居然被指名上了台,安欣这是一箭双雕啊!自己出了风头,又打压了两位姐姐。这消息传得挤隐晦,不过坏事传千里,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了消息的另一个主人公:安舒颜耳朵里。听闻此言的安舒颜彼时正对

  • 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14章

    原标题: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14章小说:总裁缠上门:宝贝娇妻不离婚第14章颤抖的吻,为什么这么乖“霍?是他请你来的?”梁浅语很意外。“嗯哼!”乔伊点点头,又有些抱歉地笑笑,“他一周前就让我过来了,可我这次来宁市会呆很久,需要将那边的一些工作安排好才能出发,所以拖到了现在。希望你不会生我的气。”梁浅语愕然,一周前她不是和霍仲琛刚结婚么?怎么会……梁浅语猛然转身,才发现霍仲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在那儿了。“妈妈,霍叔叔怎么自己走了?他还说要给我讲故事呢!”方晨嘟囔道。“妈妈也可以给你讲故事。”梁

  • 总裁的天价穷妻14章

    原标题:总裁的天价穷妻14章小说名称:总裁的天价穷妻第14章你真要补偿我吗此时她头痛欲裂,昨天的事迷迷糊糊在她脑中飞速闪过。她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除了胸口被解开几粒扣子外没有被动过。还好自己打扮得如此雷人,那个可恶的男人没碰过自己。顾念念刚走出酒店,一辆黑色林肯就停在酒店门口。仿佛专门等她似的,她一出现,一个黑衣保镖就拉开车门,一双穿着高跟鞋的纤细双腿落了地,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走了出来。那女人看起来年纪稍长,却仍然是风采夺人,美得让人叹息。“顾念念。”林采晴尽量笑得可亲。顾念念一愣,眼前这个

  • 摄政王的金牌宠妃14章

    原标题:摄政王的金牌宠妃14章小说名字:摄政王的金牌宠妃第14章怎么我也是个官夫人“不行!”就算是等死,也未必能回到现代?想一想那些看过的穿越小说,穿越电视剧,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为什么回不去的原因。据说穿越的媒介是什么,那就可能从媒介穿越回去。她穿过来的媒介是床,应该也要在这床上回到现代。可她已经在床上睡了一夜了?为什么不行?难道还少了什么条件?日期或是什么?“看来要好好的查清楚原主人的事情,想办法回忆起昨天的记忆,不然她就真的等死了。”心中下定了决心,柳笑笑也有了方向,现代的她是一个魔女,就爱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