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书名:如果爱忘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16 2:57:4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如果爱忘了

第2章死也要生
    “呵!你这个心机深重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娇娇比!”蒋季辰鄙夷地冷笑一声,咬着牙继续着身下的动作。95女性网

    每一下,都恨不得将她贯穿!

    “对,我就是心机深重,我要是不心机重,怎么会让你娶了我?又怎么会让你睡了我!蒋季辰,我赢了!哈。”慕天星笑着笑着,眼泪就滚了出来。

    “果然够贱!”男人狠狠地骂了一句,身下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更加用力。

    慕天星闭上眼睛,一边承受着他的粗暴,一边在脑海里想象着他曾经温柔待自己的样子。

    心上的痛,很快超越了身上的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季辰身体里的药效终于散尽,他起身抓起笔快速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慕天星,你让我恶心!”摔掉手里的笔,蒋季辰转身就要离开。阅读95lady.com

    慕天星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么草率就签了,看来我又得逞了!”

    男人脚步一滞,转身过去,一双阴鸷的眸子落在慢条斯理穿衣的女人脸上,“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慕天星拿起离婚协议,冲他扬了扬,“此后三个月,你每个月回来两天睡我,三个月后我们去办离婚!白纸黑字,你可别想抵赖!”

    闻言,男人鹰眸骤然一凛,腾地上前掐住了慕天星的脖子,咬牙切齿地道,“慕天星,你怎么这么阴险!”

    慕天星被她掐得快要窒息,但仍然努力冲她笑着,“蒋总,你可以不同意……你知道的,我逼不了你。只要你的慕娇娇愿意继续等你,我……我无所谓!”

    蒋季辰怒不可遏,锢住她的脖子狠狠将她摔到沙发上,“贱人!娇娇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姐姐!”

    慕天星咳了咳,直起身子,依然笑得灿烂,“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不离婚。反正我们的婚姻是双方的爷爷当年早就定下的,我不同意离婚的话,没有人可以逼我。”

    说完,故意挑衅地冲他挑了挑眉。

    蒋季辰怒气攻心,上前一把撕开了她身上的衣服,将她的身子粗暴地翻转过去,再次从身后强行进入了她。

    一边狠狠撞击她,一边咬牙道,“不就是让我睡你么,别说一个月两天了,天天都可以!我看你这个贱女人有多强烈的欲望,求着男人干你!”

    身子一下下被顶到了头,慕天星只觉喉头有一团腥甜慢慢涌了上来,她连忙抿紧了唇。

    手机铃声猝然响起,听到熟悉的铃声,蒋季辰一下从慕天星身体里抽离出来,接起了电话,“娇娇。95女性网

    那声音,别样的温柔。

    慕天星只觉心口一阵绞痛,那团隐忍了好久的腥甜,突然从嘴里喷了出来。

    一口鲜血吐在了沙发上,鲜红刺目!

    慕天星连忙擦了擦唇,随手抓起抱枕遮在了那滩血上。

    脑癌,呵呵。

    两个月前,从她突然吐出第一口血的时候,她就料到了自己不会有好结果。

    果然如此。

    “怀孕了?好,我马上过去。网站http://www.95lady.com/

    蒋季辰惊喜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慕天星的思忖。

    她蓦地转眸看向他,“慕娇娇怀孕了?你的?”

    蒋季辰挂了电话的同时,俊脸上的温柔也瞬间消失殆尽,“娇娇怀孕了,我得尽快把她娶回来。你的条件我答应你,每个月两天,你想要我什么时候回来,提前打电话给秘书预约!”

    男人边说边整理衣裤,满脸的雀跃。

    慕天星看在眼里,只觉心口痛得窒息。

    “蒋季辰,我才是你的妻子,你想要孩子应该是我给你生不是么?你为什么要一个小三为你生孩子?”慕天星拉住他的手,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慕娇娇,她的好妹妹,不知道给他灌了什么迷药,让他对自己恨之入骨。

    “呵呵!慕天星,你有什么资格?”蒋季辰像是听到了很蹩脚的笑话一样,冷笑两声之后,用力一把甩开了她,“想为我生孩子,做梦!”

    冷厉地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来自http://www.95lady.com/

    门“嘭”得一声被甩上,慕天星忍了良久的眼泪,顺颊而落。

    蒋季辰,我一定要为你生个孩子……死也要生!

    因为,只有留下一个孩子,才能让我对你的爱,延续下去。
第3章不要脸
    半个月后。

    慕天星在自己排卵期这天给蒋季辰的秘书打了通电话,“说我找他,让他回来交公粮。”

    蒋季辰果然信守承诺,一句话不多说,很快赶了回来。

    进了门,他连鞋都没脱,扯了扯领带,直接把坐在沙发上的慕天星压在了身下,动作粗暴地扯掉她身上的衣服。

    慕天星皱眉,“蒋季辰,你不能温柔点吗?你这是做爱吗?你这是强暴!”

    蒋季辰咬牙冷哼了一声,挺身没有任何前戏地进入了她的身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别给我装!”

    他的动作里,带了十足的恨意和羞辱,一下又一下,恨不得将她直接贯穿!

    慕天星咬牙承受,心里酸涩无比。版权http://www.95lady.com/

    五年前,在他们结婚前夕,俩人出了车祸,她严重毁容,他深度昏迷醒来后失忆。

    待她被家人强制带出国恢复容貌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记忆,但记忆里那个和他相爱的她竟全都变成了慕娇娇!

    而她,成为了那个恶毒心机的女人!

    季辰,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们曾经的一切?

    “娇娇!娇娇!”身后的男人在到达顶峰的时候,忘情地叫了慕娇娇的名字。

    慕天星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呵,他的心里,只有慕娇娇。

    蒋季辰完事之后,直接拿出一盒避孕药扔给了慕天星,“把药吃了,别给我们双方找麻烦!”

    语气冷漠,一脸的嫌恶。

    慕天星抠出一颗药,当着他的面吃下,“放心,想让我生我还不生!”

    蒋季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关门的声音传来,慕天星快速跑进洗手间,撕心裂肺地抠了半天喉,终于把那片粉色的药片吐了出来。

    惨白的脸上,两行眼泪顺颊而落。

    季辰,我们说好了,要生三个孩子的……

    对不起,三个可能没时间了,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生下属于我们的孩子。

    之后的一个多月,蒋季辰信守承诺,只要慕天星联系他,他就回来。

    但每一次回来,都是一句话不多说,上了她就走,干脆利落。

    蒋家老爷子过86岁大寿这天,慕天星接到电话,回了慕家老宅。

    等她来到热闹非凡的餐厅的时候,竟然看到蒋季辰把慕娇娇领了回来,还坐在了他和婆婆何以宁的中间。

    三个人言笑晏晏,怎么看都像是一家人。

    慕天星笑着走过去,拍了拍慕娇娇的肩膀,“妹妹,今天是爷爷的大寿,你是客人,坐在这里不合适吧?”

    慕娇娇看都没看她一眼,挽住了蒋季辰的胳膊,眨着楚楚可怜的眸子道,“辰,你看姐姐,赶我走呢!”

    “慕天星!”何以宁一把将慕天星拉到了一边,拧着眉不爽地叱责,“你不去厨房帮忙,来这里做什么!”

    慕天星不着痕迹地推开她,语气淡然,“妈,慕家连佣人都请不起了么?让我这个少奶奶去做饭?”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引起客厅里那些客人的目光。

    何以宁被气得不轻,正要开口,蒋季辰站了起来,攥着慕天星的手腕,拉着她走出了客厅。

    男人像扔垃圾一样,甩开了她的手,压低声音怒吼道,“慕天星,你明知道娇娇怀孕了,还要气她!你是不是故意的?”

    慕天星穿着高跟鞋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她也不恼,慢悠悠爬起来,对着他笑,“我一天没和你离婚,就还是你的老婆。和小三做斗争,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蒋季辰不屑地冷笑一声,“慕天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全家上下,除了爷爷,谁把你当成我老婆了?你要脸的话,赶紧走!”

    “慕娇娇难道要脸?”

    慕天星刚说完,喉间一口腥甜又冒了出来,她连忙抬手捂住了嘴巴,转身低头跑进了洗手间。

    关上洗手间的门,她转身一口鲜血吐进了洗手池里。

    水龙头打开,哗哗哗地冲刷着溅在白磁水池里的血迹,慕天星的脸色苍白如纸。

    抬眸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慕天星兀自笑了,笑容格外凄凉。

    是啊,慕天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没有一个人喜欢你,你还要赖着不走!

    “哟!姐姐,你这样子,不会是怀孕了吧?”

    突然,一道揶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第4章她的报应
    慕天星慌忙抬手抹去了嘴角的一点血渍,挺直了身子。

    “胃不好而已,你用不着紧张,没人和你肚子里的私生子抢父亲!”慕天星一边洗手,一边从镜子里挑眉淡淡地看了一眼慕娇娇。

    慕娇娇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蓦地一红,突然上前,扬手一巴掌“啪”得一声,狠狠打在了慕天星的脸上。

    “贱人!”慕娇娇一脸怒意,瞪大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戾气,“都要离婚了,还不要脸地爬到季辰的床上!真特么不知廉耻!”

    慕天星被打得脑袋偏到了一边,瞬间眼花耳鸣。

    她却没有一丝怒意,嘴角淡淡地勾了勾,抬眸看向恶狠狠的慕娇娇,“慕娇娇,教养是个好东西,可惜你妈没教会你!蒋季辰是我老公,我睡他天经地义!倒是你,名不正言不顺,生的孩子难道不是私生子?”

    “你这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说我和季辰的孩子!”慕娇娇说着,扬手又向慕天星挥了过来。

    慕天星这次没有退让,直接抬手攥住了她的手腕,眼神犀利地盯着她,“慕娇娇,我不是私生女!在我爸遇到你妈之前,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真正的小三,是你妈!”

    说完,用力甩开了她。

    慕娇娇的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扶住了门框。

    她正要站直身子,余光看到不远处蒋季辰走了过来,心念一转,手从门框上滑落,身子直接坐在了地上。

    “哎哟……”慕娇娇一声惨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起来,“我的肚子,我的肚子……”

    慕天星懒得看她演戏,“慕娇娇,你有意思吗?”

    话音刚落,只见蒋季辰飞奔跑到了跟前,蹲下身扶住了慕娇娇,“娇娇,没事吧!”

    “季辰……姐姐说我不配生你的孩子,她要我做掉肚子里的孩子……”慕娇娇伏在蒋季辰肩头,哭得梨花带雨。

    慕天星睁大了眼睛,“慕娇娇,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了?”

    蒋季辰怒不可遏,放下慕娇娇,腾地站起来,不由分说地上来就狠狠地打了慕天星一巴掌。

    “啪”得一声,声音巨响,让闻声赶来的宾客都震住了。

    “贱人!娇娇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好看!”蒋季晨一双深邃的眸子里被愤怒填充得慢慢的,红得骇人。

    慕天星被打得暂时失聪,等她转过来的时候,只看到蒋季辰抱着慕娇娇匆匆离开。

    她的手扶在洗手池上,才支撑着身子没有倒下,心如刀绞。

    季辰,你什么时候才能看清慕娇娇的真面目!

    何以宁气冲冲地赶来,看到慕天星,攥着拳头忍住了上去动手的冲动,“慕天星,你怎么这么恶毒,娇娇肚子里怀的可是我蒋家的孩子,我孙子要是没了,我跟你没完!”

    慕天星无力地轻笑,“妈,我才是您儿媳妇,您要孙子,难道不应该是我生吗?”

    “呸!”当着众人的面,何以宁啐了一口,鄙夷地道,“你一个私生女而已,不配!”

    “妈,那我可要提醒您了。如果我一直不和季辰离婚的话,她生的孩子也是私生子哦!”慕天星故作挑衅地勾了勾唇,无视众人那各色的眼神,准备离开。

    何以宁被气得忍无可忍,狠狠将慕天星推搡在门上,拳头不停地落在她身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儿子,当初给他换肾的时候,你却跑了,还是娇娇毫不犹豫地给季辰移植了一颗肾!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不配和我儿子在一起了!”

    慕天星任由何以宁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挣扎抵抗。

    眼泪,无声地滚落。

    是啊,都怪她!

    当年车祸后,她根本不知道季辰损伤了一颗肾,也不知道慕娇娇给他移植了一颗肾。

    等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只是每次想起这事的时候,她都会感到左肾的位置,隐隐地痛。

    所以后来她才会得了癌症吧!

    一切都是她的报应!

书名:如果爱忘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如果爱忘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人生就是一场海选 时间荏苒 定格童真

    时光如流溪般不变,当我们觉得时光急速流逝之时,我们那颗心也变得躁动不安。如何定格心中那思童真,又会有哪一帧的童年回忆唤醒你往顾的初心?时间终会流逝而过,童年的那丝期许,与其说变成另一种关爱放在了下一代的身上。不如说,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如今身份转变,为人父人母,作为过来人的你们理应知道,时下大潮流的变迁,已经超越了年龄的侵袭。我们一辈子都在不停的比赛,时时处处都有人在给你“打分”。为何有人可以顺利晋级,为何有人却提前出局?如何登顶“成功”这座金字塔的顶端,就必须懂得如何赢得每一场“战役”。不输在起

  • 肃竹: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

    夏天的旋律(肃竹长篇爱情散文诗连载98)486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风越大,乡愁越乱。487“匆匆归去的鸟儿啊,为何每一次归巢都会那样兴奋地欢唱呢?”“因为永远不会厌倦的是家,永远不会衰竭的是爱!”488“这个世界如此平淡,为何你却将它看的如此美好呢?”“如若爱它,平淡也会无限美好。如若不爱,一切都是索然无味。”489向晚的天空中,那些缓慢飞翔的鸟儿,不是放弃了翱翔的激越,而是在享受比翼的柔肠。490我仰望的天空在阴云中沉默,它静寂如咆哮的江水。我沉思的大地在步履中高歌,它激昂如轻盈的

  • 从旅游管理到自媒体,青年作家曲玮玮的“焦虑”与“不畏惧”

    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每个人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情绪,过于严重的焦虑会影响个体的社会功能,形成焦虑障碍。国家卫计委今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焦虑障碍患病率为4.98%,也就是说每二十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焦虑障碍。近日,壹心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生而真实·焦虑时代的意义》),青年作家、同时也是知名自媒体人的曲玮玮以“职业焦虑”为题,分享了她的职业历程与感悟。一上台,这位年轻的演讲者直言自己此刻就非常焦虑,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给了她极大的肯定。尽管年仅二十出头,但她的职业经历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加丰富精

  • 张强教授的裸体书法,是艺术还是炒作?

    张教授何许人也?或许有人对其不甚了解我们先来看一张图▽张教授首创的人体“踪迹学”这张早在多年前风靡网络的图片曾被各大网络平台疯狂转载许多人只见其图,未知其人继续看图▽张教授的女体水墨舞蹈早在2006年此图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有人夸:“应该是大写的!大写的就是优秀的”当然,更多人骂:“老流氓,老Yin棍”据说张教授以行为艺术为由专找女大学生作为模特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她们能看懂此艺术吗?面对铺天盖地的唾沫星子张教授摆出一副:“你们懂个屁!”沉寂多年后有些憋于公元2018年5月张强与比利时艺术家Li

  • DEPAPEPE 2018巡回音乐会拉开帷幕

    HIFIVE合作艺人DEPAPEPE,是德冈庆也和三浦拓也于2002年建立的日本二人吉他组合。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组合,来自优雅浪漫的港都神户,创造当地街头传奇的双吉他组合DEPAPEPE,仅用2把空心吉他,就能表现出变化多端的心象风景以及喜怒哀乐,以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轻快曲风旋律,弹奏出舒缓人心的音乐空间,如此以吉他歌唱的效应正在迅速蔓延扩散中!从神户到大阪、京都以及东京,随着街头表演的经验累积,DEPAPEPE瞬间开启了知名度及人气。在他们正式发布自己的专辑之前,曾发行过3张小制作的独立专辑,总

  • 莱西喜获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团体亚军、女单季军

    2018世界杯落下帷幕了不少足球迷都大呼看的过瘾只是这足球赛虽然精彩但少了中国队对中国球迷来说多少都带着遗憾不过提到这个“球”中国人绝对是自信满满↓↓↓乒乓球说起乒乓球运动员咱大莱西的小运动员也很棒哟7月17日,由青岛市文明办、青岛市教育局、青岛市体育局联合举办的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在全民健身中心举行,来自莱西的九名中小学生参加了本次比赛。此次活动为期1天,共有5支代表队、49名学生参加。男单比赛进行中男子组选手于淼比赛掠影经过激烈角逐,我市参赛选手取得了团体比赛亚军、女

  • 亲戚成本价卖给你翡翠,到底应不应该买?

    翡翠商想赚钱,却很少愿意卖翡翠给亲人,即便亲人不还价也不太愿意卖,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卖翡翠会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价钱。这个价钱不仅仅指销售价格,还包括成本以及浮动的差价,而翡翠作为玉石之王,它的价格不仅和多种现实因素有关,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价格也会有很大的浮动。那么问题来了,翡翠商该以什么样的价格将翡翠卖给亲戚呢?成本价:很多翡翠商顾及到面子问题,一般会以成本价将翡翠卖给亲戚,但这样一来,可能会惹得两方都不开心。为什么呢?其一:翡翠作为首饰,属于奢

  • 他娶了绝世美女为妻,面对各种绿帽,他的回击方式很特别

    作者:M·辰#希腊篇-82#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火神赫淮斯托斯》)上篇说到:长相丑陋且腿有残疾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娶了绝世美女爱神维纳斯。一个是风华绝代、风情万种,一个是老实憨厚、风情不解,这样两个容貌、秉性如此悬殊的人结为夫妻,他们的日子过得怎样?相亲相爱?还是同床异梦?今天,咱们接着说火神赫淮斯托

  • 齐派画家、齐白石书画院-汤发周谈:画作滴上墨汁怎么办?看齐白石怎么处理!

    齐白石绘画中很多人在学习画画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将墨汁洒在纸上,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无奈,毕竟一个小小的目的,往往会成为一幅画作的污点,从而影响整幅画的美观,不过对大师而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小菜一碟,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反倒可以成就一个奇迹,齐白石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处理的!有一次齐白石画牡丹醉春图《牡丹醉春图》,在即将完成这幅画作的时候,齐白石却不小心把墨点滴在了画上,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觉得太可惜了,一副好好的画,被一个小墨点给毁了,但是齐白石

  • 王进玉:书画的真传统是什么

    当今书画界,几乎人人都在谈传统、标榜传统,甚至肆意地、过度地消费传统,那么书画的真传统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去更好地学习、继承和发扬它呢?一本古帖、一幅古画就完全代表真传统了吗?临摹得像就算得到传统的真经了吗?显然不是这么简单。首先务必要清楚,传统不是死的,它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是我们在书画用笔用墨过程中自觉体现的,是在整个研习、创作时自然流露出的那股真正契合古人的精神,而非仅仅只是最后所呈现的那个简单图像,更非做作出来的虚假样式。当今有很多所谓的传统派书画家,在创作时总是喜欢对着古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