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帝王醉5章(第五章∶暗访获真相)

2017/12/16 1:51:39 来源:网络 []

小说:帝王醉

第五章∶暗访获真相
武流年最大的优点就是拥有鱼的记忆,昨晚的事情她并没有多想,只是稍微的打扮了一下就走了出去,今天家里没有人,父亲早上找人传话来说可以放她一天的假。网站95lady.com
    武流年知道父亲做出这个决定有多么的不容易,这么的容许她可以出去,只能代表父亲也不希望他的宝贝女儿进宫受苦。
    武流年终于不用去后院跳墙了,她可以大摇大摆的出去了,这种心情就是不一样,谁像以前一样干事情是偷偷摸摸的,总感觉自己是在做贼。
    武流年一出来就来到了云端酒楼,她在门口停了下来,云端酒楼,她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自言自语道,“还是觉得这个名字有特别的意思。”
    于是某人就摇着折扇潇洒的走了进去,“小二,本公子今天来是冲着轻云姑娘来的,想要与轻云姑娘一同喝酒可好。”
    小二认出了是上次的那位贵公子就微笑着说道,“是您啊,公子,我们店里的轻云姑娘不是那么容易就见任何人的,可能有点困难。”
    武流年明白了过来,说钱是身外之物,可是到了哪里不得用钱啊,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她立即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锭金子。
    小二是见钱眼开的主,只要有银子,他什么难事都肯去办。推荐95lady.com“我保证帮公子办到,公子稍等。”
    武流年摇了摇折扇,这里这么多的客人,有好多都是看客,都是冲着轻运姑娘来的,这个轻云姑娘究竟是何许人也。
    小二急急的赶来的时候,武流年已经喝了有两杯茶了。“怎么样了?”
    小二高兴的说着,“轻云姑娘答应见公子你了。”
    “那就好。”武流年又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锭金子仍给小二,“赏你的。”
    武流年进来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背影,那个背影是多么的熟悉,“轻云姑娘。帝王醉5章(第五章∶暗访获真相)
    轻云听到声音的时候转了过来,她看到武流年的一瞬间长大了嘴巴。“你是流年?”她试探的问道,害怕认错,又觉得很像。
    武流年在轻云转身的时候就认出了她,是静儿,原来她没有认错。“静儿,是你,你怎么会沦落到这里卖艺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轻云带着哭腔,其实她早已经不是以前天真善良的静儿了,贫穷让她明白钱是非常重要的,为了赚钱她不得不拼命的练习着舞步,因为她除了跳舞就什么也不会了。
    武流年看着静儿这个样子有点于心不忍了,“静儿,这些年来你到底受了多少苦啊。”
    轻云过来抓住了武流年的手说道,“流年,这些年来我一直过着飘泊的生活,经常没有钱生活,为了赚钱就只好拼命的练舞,现在好了,我可以卖艺养活自己了。帝王醉5章(第五章∶暗访获真相)
    对于静儿的遭遇,武流年是深表同情的,她觉得一个弱女子要想生活下去真的很难,静儿又是病泱泱的,她十分的担心。“静儿,告诉我你的病好些了吗?还有没有在继续喝药。”
    轻云好不容易见到了武流年,她是十分高兴的,起码在她被赶走的时候,她还偷偷的在她手上塞了一张十两银子的银票,正是因为这张银票让她从病魔中走了出去。“我好多了,现在我的身体比以前强多了。”
    那就好,武流年在心里默默的说着,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了,静儿已经长大了,是可以照顾她自己的。“静儿,以后不要在这里跳舞了好吗?”
    “为什么?大家都说喔的舞步很美妙。”轻云忽然又明白了什么,“再怎么练习,我也比不上姐姐的舞步,大家都知道京都的武小姐舞步天下第一。版权95lady.com”轻云尴尬的说了一声。
    其实武流年没有想那么多,她原来那样对龙泽予说是因为她怀疑这个舞步是个熟人的。
    “不要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了,静儿你这么有造诣,一定会和我一样的。”武流年是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话的,可是往往都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轻云拉着武流年坐了下来,“流年姐,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轻云很奇怪一个问题,就是在跳舞的时候脚明明是脚尖踩着地的,可是腾空的时候还是没有借力飞的更高。“我总是腾空的高度太低。”
    “这个简单,哪天我亲自教你。帝王醉5章(第五章∶暗访获真相)”武流年看到静儿就任何防范也没有了,就是因为这样她以后才会后悔,可是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轻云点点头说道,“我现在不叫静儿了,叫我轻云,云儿吧!”
    武流年总觉得叫静儿好,很适合她的性格,可是既然她已经这么说了,那么就叫她云儿吧!“云儿,我们喝酒如何,我好长时间没有碰酒了。”
    “好啊,我愿意陪你一起喝酒。”轻云很干脆的说道,“我们这里有女儿红,五十年的哦。”
    一听到这样的美酒,武流年高兴极了,好不容易能够不受束缚的出来喝酒,怎么能不喝上它一壶呢!“好,我喜欢喝酒时候的感觉。”
    与此同时木楚在暗处看着武流年,这位武小姐和其他的小姐还真不一样,这么率真,木楚背上的剑开始变得沉重。
    他想起了一件事情,今天他应该去练剑的,不然就不能练成最好的武功了,只好恋恋不舍的离开武流年。
    在一片鲜花盛开的地方,木楚练起了剑,可是刚练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某人打断了,此人正是他的师父。
    “你这么不专心,什么时候才能练成绝世武功。”一位戴着头纱的女子从高出落下,花瓣全部都飞上了天,接着就变成了花瓣雨落了下来。
    女子立即拔出剑来,嗖嗖的两下就将十几片花瓣穿在了剑上。
    “师父,您怎么来了,我有点事所以来晚了。”木楚愧疚的说道,“我会好好练剑的。”
    说练剑,哪有那么容易就能练成的,他苦练了那么多年才将剑术发挥到了七成,还有三成,就是这简单的三成,他却一年都没有练到。
    女子背对着木楚说道,“练剑不是蛮练,是要讲究技巧的,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事,心事不宁的。”
    木楚被说到这里的时候有点心虚,他确实是因为遇到了事情无法平静自己的心情,可是没有办法,他已经陷在了里面,就在他看到她的第一面起就深深的陷在里面无法自拔了。
    “师父,我……”
    女子腾空而去,只留下一本剑谱。
    木楚走过去将剑谱捡了起来放在衣服之中,他觉得他有点愧对师父了,可是自己的心是无法收住的,他也做不到逃避现实。
    木楚背着剑一个人走在了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的,隐约间听到一些声音,有人在喊救命,找到叫声的方向之后,木楚就跑了过去。
    是一个小男孩在被一个胖胖的男人拉扯着,周围站着许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解救孩子的。木楚听到孩子凄惨的叫声之后再也忍不住了。
    “住手,放开那个孩子。”
    胖男人听到声音之后看了木楚一眼说道,“最好少管闲事,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男人不顾木楚的话继续的拉扯着孩子,甚至是扇了孩子一巴掌,孩子稚嫩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大家都唏嘘者还是没有人肯去救孩子。
    木楚觉得这个人非得教训不可了,这么过分一定会不得好死的,“住手,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知道吗?”
    男人继续拉扯着孩子的衣服,“这孩子是我买来的,除非你给我钱。”
    终于说到真实目的了,这么狠心的人能照顾好孩子吗?木楚在地上扔了一些碎银子就喊了一句,“滚。”
    男人拿了钱就连爬带滚的跑了,只剩下一直坐在地上哭闹的孩子,那孩子哭得十分悲惨,身上也伤痕累累的,木楚不忍心的上前蹲了下来。
    “别哭,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被卖,还有没有什么亲人。”木楚温柔的摸着孩子的头说道,“告诉哥哥好吗?”
    孩子的哭声渐渐的小了,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木楚,眼神很天真,并带有一丝丝的恐惧,他到底在害怕着什么。“哥哥。”
    “慢点说,不要怕。”木楚拍了拍孩子的背说道,“有什么事情就和哥哥说,哥哥会帮你的,总之不要哭,哭就不是男子汉了。”
    小男孩听到这样的声音再也不害怕了,“哥哥,你会带我走吗?我没有亲人,是个孤儿,我今年九岁了,我叫七子。”
    木楚仔细的打量着孩子,这个孩子满脸都是伤痕,而且又是一个孤儿,不如他就带着他一起闯荡江湖吧!“七子,愿意跟哥哥闯荡江湖吗?”
    “哥哥,什么是闯荡江湖啊,好玩吗?”七子擦完眼睛奇怪的说道。
    “闯荡江湖就是可以去很多地方玩,而且有许多有趣的事情要做,喜欢吗?”木楚不知道自己怎么学会了逗孩子开心了。
    “好啊,哥哥好棒。”七子高兴的抱住了木楚的脖子说道,“长大了我一定要报答哥哥。”
    “我不想逼迫别人,可是我能有一个要求吗?”木楚轻轻的说道,“我希望你跳一支今天那位红衣女子一模一样的舞步。”
    这点要求对她来说很容易,可以说跳舞对她来说很容易,“好吧!”
    武流年没有穿舞衣,可是舞艺好的人是不必在乎它的,没有舞衣的她照样能跳出来这样的舞步。“以前我跳舞是为了兴趣,现在却是为了解闷。”
    说着武流年就跳了起来,她的身体越来越轻盈舞步偏偏,每走一步都好像是能生出花一样的神奇,忽地腾空而起,弯腰的瞬间她看到了木楚的眼神。
    稍微的碰触就让武流年走了神,这个男人的眼神明明就是,就是亵渎,想到了这里,武流年一不小心失误的落了下来。
    幸好有一个怀抱来承受她的重量,木楚准确的接住了她,“姑娘怎么这样的不小心。”
    武流年第一次被男人抱在怀里,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不习惯,男女授受不亲,这是古人常说的道理,武流年原来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倒是觉得了。
    “放我下来。”武流年毫不避讳的盯着木楚绵绵情意的眼睛,“男女授受不亲。”
    “哦。”木楚小心的放下了武流年,“姑娘不介意在下刚才冒犯吧!”
    废话,明明就是故意的,怎么还好意思问她介意不介意,这个人真是奇怪。“至少我要谢谢你,但是男女授受不亲,所以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好。”
    木楚没有再说话了,他在想这样舞艺精湛的女子刚才又怎么会失误呢!难道是她心乱了,胡思乱想导致的失误,木楚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爱胡思乱想了。
    武流年看着楼下意犹未尽的人们,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这一切像是一场不太真实的梦。
    当今皇上是个仁君大家都知道,可是三宫六院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没有那个男子是不喜欢美女的,在如今这个时候,几乎人人都是三妻四妾。
    武流年骨子里的一双人是难以实现,况且这次的对象是皇上,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太可笑了。江山自古都是君王的最爱,当然美人也是,而不要江山要美人的却是少数,武流年只希望进了宫门之后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她讨厌无休止的斗心。
    人何必活得那么的累,既然有些事实不能改变,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改变它,最后只能落得狼狈无救。
    “小二,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实回答。”她早在桌子上放好了几锭银子,“关于这个轻云姑娘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小二见了银子什么都说了,“轻云姑娘是扬州人,后来到了京都,最后就到了我们的店里,还有这位泽予公子,他每天都来,可是他一直待在轻云姑娘的房里,想必他们是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扬州?那么很明显了,这个红衣女子就是静儿,而这位公子却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总觉得他很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
    天渐渐的黑了,武流年离开客栈的时候门依然是紧闭着,它看了一眼之后就匆匆的离开,又是黑影,在武流年快到了府邸的时候他出现了。
    “木楚。”
    “姑娘记性不错,能记得我的名字。”木楚依然是黑衣,可是不再是夜行衣,“堂堂的宰相之女居然在云端酒楼吃一个舞女的醋,值得吗?”
    武流年奇怪了,这个人口口声声说她吃醋,她哪里吃醋了,再说她没有喜欢的人怎么克能那么轻易的吃醋。“公子是在和我开玩笑,我只是觉得那位红衣女子似曾相识而已,哪里来的吃醋一说。”
    木楚看着武流年说道,“她跳得运部如你,而那个男子却抱着她扬长而去。”
    木楚是故意这么说的,刚才他一直在一个角落观察着她的表情,他觉得她有点在意那位蓝衣公子了。“姑娘马上要大婚了,心里想着其他男子不太好吧!”
    “莫名其妙。”
    “没有莫名其妙,或许在下可以帮帮姑娘逃离进宫的命运。”木楚很有自信的说道。
    武流年本来要离开的,因为他觉得这个木楚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可是听说可以帮她摆脱这样命运的时候,她心动了。“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自然有,只是姑娘是否愿意一试。”木楚看着武流年说道,“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我有一种药水可以让人暂时毁容,一段时间后喝了解药就可以恢复容貌。”木楚说得很清晰,可是说的时候总有一些顾虑。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万一你骗我,那么到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武流年很警惕这个人,这个人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刚才在哪里跟踪她的,所以他的话不要轻易相信,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姑娘可以考虑一下,毕竟离婚期还有四个月,可以慢慢考虑。”木楚一脸轻松的说道,其实他是希望可以带着她走,他总觉得这样的女子不适合待在那个金丝牢笼里面,会害了她的一生。

帝王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帝王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舌尖3》要凉,我口水都准备好了你给我看这个?

    过年前,最让我热血沸腾的消息不是王菲和那英二十年后再上春晚,也不是正版吃鸡上线,再也不用吃山寨鸡,而是《舌尖上的中国》要在初四晚上回来了。这下,不仅一到春节就会与那几样菜相遇的胃可以与天南海北的美食隔空相望,而且被各路亲戚提审的肉体和灵魂也能在各种美食中获得放松的机会。我就指着《舌尖上的中国》在春节期间抚慰无辜可怜的自己了。可是,谁能想到,谁会想到,谁敢想到,《舌尖上的中国3》没能拯救我,我倒是想拍桌而起,冲进电视机里救救它。这一季的美食价值观变了味,这是这一季最大的问题。前两季的美食价值观是质

  • 湖口流泗镇新增江湾社区

    流泗镇行政区划又多了一个社区,2个村,原长江村撤销,分为永和村、砂洲村、长棉村继流泗桥社区之后,江湾中心村正式升级为江湾社区!至此,流泗镇行政区划现为2个社区、16个行政村。流泗镇,别名“流泗桥”,隶属于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是“江南古镇”、“全国重点镇”、“湖口县中心镇”、“湖口县人口地域大镇”、“江西省经济发达镇”、“江西省工业重镇”、“江西省首批百强中心镇”、“九江市重点示范镇”、“银砂湾工业园核心区”、“九江市沿江开放开发建设示范镇”。享有“赣北第一镇”、“中华诗词之乡”等荣誉称号。流泗镇

  • 423 空间迷像(小说的小说)之三

    3电话来了,不常来的电话。不是真正的电话,而是梦里的电话。不是别人的电话,是我的电话。这头是我,那头也是。电话带着影像,那边的我头戴军帽,一个中年的国家元首的面孔,戴着元帅的草绿色红五星的军帽。喂,谁呀?我,是我呀!我?哪个我?我,你不认识?是呀,你得说清楚。你是哪个的我。难道,你还有好多我吗?除了我。谁都可以说是我,我是不可以谁都是,这个你不懂吗?我,我你个屁。再不说清楚,我放电话了。别,别。你真的连我的声音,我的语调,也就你自己的声音,你自己的语调,也分辨不出来了?我可是你中,无数个你中,最

  • 沁园春诗咏时代新人之吴寅慧

    文/家奴百鸟翻空,鲤跃龙门,远志弃遐。是春耕秋实,安居乐业,求丰达远,冬菊犹葩。又是春来,谁家娇子,出手弹琵翻手琶。争新意,看杏红桃粉,遍地初芽。争当学院娇花,测评一流专业敢夸。碧波流今夕,浪高他日,痴书醉墨,曲奏中华。识比文昌,技超神武,欣慰平生天满霞。休多虑,此前艰辛路,非是担枷。吴寅慧:不负时代,不负你中北大学主要事迹学姐的故事打动了她。学姐张丹被成功推免至清华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在校三年来专业均分第一,综合素质测评第一,大学期间所获奖学金累计11次,共计3.6万元,也是学院唯一一个在大三

  • 原创漫画 || 不缠缚不纠结,正是这一程又一程的前行。

    2018的春风扑面而来,日历翻进崭新的日子,每个人都生活在这时光里,有时候却觉得,烦恼和麻烦也一同翻进这新日子,偏偏跟这时光纠缠不清,原本满心期待,眨眼又要满心戚戚。行走在这时光里,千万不要忘记生命原本的力量与荣光,生命确实有太多需要面对的责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但这既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也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当我们从更多一个的角度去理解生命,就会明白,那些我们觉得挥之不去的烦恼和麻烦,恰恰是生活对我们幸福的提醒,也是生活对我们的恩赐。烦恼和麻烦里总是埋着彩蛋,面对责任,不能丢了西瓜捡起

  • 朱新建|笔正了以后,随便什么破笔,都会有锋

    画家朱新建有一本书叫《打回原形》,全书收录了朱新建这辈子散落在各处的话语,有关千年画史,文人往事,古今中外,世事纷呈……,精选几段,与诸位分享。色情性我不喜欢看女人穿裙子,就喜欢看女人穿裤子,觉得性感,觉得色情,色情最重要,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张竹坡说读《金瓶梅》,生仿效之心的是禽兽,生欢喜之心的是小人,生厌恶之心的是君子,生悲悯之心的是佛。不知道老张生什么心,我不敢诘问自己,怕沦为小人或者干脆就是禽兽。色欲本身确实没什么意思,就像部队里吃的压缩饼干,除非你快要饿死。爱情这事也挺悬,至今弄不懂含金

  • 《唐人街探案2》中的Q到底是谁?

    豆瓣实时评分7.2,春节期间累计票房将近22亿,数字很吓人了。这个春节,《唐人街探案2》可以说是赚到盆满钵满。这回故事发生在纽约,王宝强和刘昊然又一次让观众笑出眼泪,120分钟剧情紧凑。每次剧情转折,都是一个万万想不到。白痴和天才的组合不是偶然的,刘昊然饰演的秦风负责演绎推理,王宝强饰演的唐仁则负责推进剧情的发展,可以说这很符合陈思成导演预想的“本格推理”了。第二部延续着第一步的欢乐与紧凑的剧情,开始了属于“唐人街神探”系列大电影的城市地图,而且拜托,“世界名侦探大赛”和“侦探排名”这种梗,简直

  • 一念禅 | 心净则国土净

    点击以上图片即可保存和收藏身体的行为主要由心决定,我们如果能够调伏内心的负面情绪和思想,外在行为自然会随之改变。负面情绪是指会给自他带来痛苦的内心活动,如愤怒、仇恨、嫉妒、贪婪以及焦虑、抑郁、恐惧等等。——希阿荣博堪布主播:听默有声,自由媒体人,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电台主播。喜爱文字、音乐及一切静美的事物,分享敬、静、净、境,温暖、理性及其他。微信公众号:听默有声或tingmoys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念一清净,心是莲花开。

  • “世界最美的书”揭晓,这次中国的园林和茶惊艳了全世界

    2018“世界最美的书”评选近日于德国莱比锡揭晓,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中国最美的书”评委会选送的两部作品《园冶注释》(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和《茶典》(商务印书馆出版)分别荣获“世界最美的书”银奖和荣誉奖。由莱比锡市政府和德国图书艺术基金会主办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评选每年一届,每届评出包括“金字母”奖一名、金奖一名、银奖两名、铜奖五名、荣誉奖五名等共计14种获奖图书。这些获奖图书都会在当年的莱比锡书展和法兰克福书展与读者见面,并在世界各地巡展。作为当今世界书籍艺术设计界

  • 席慕蓉 | 人到中年,无怨也无尤,只保有单纯的希望。

    我已经知道,世间的美是无限的,而终我一生,我所能得到的却只是有限中的有限,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在我能得到的有限之中,我甘心做一个无限专注热情的观众。——席慕蓉今夜,在我的灯下,我终于感觉到一种中年的心情了。这是一种既复杂却又单纯,既悲伤却又欢喜,既无奈却又无怨的心情。这是一种我一直不完全知道的心情。在那个时候,在十几年前,当船停靠到旅程的最后一站,当我在法国的马赛港上岸的时候,世界曾经以怎样光辉灿烂的面貌来迎接我啊!我,一个艺术系的小小毕业生,一个年轻的东方女子,是怀着怎样一颗热烈如朝圣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