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乡村艳福 最新章节

2017/12/16 0:23: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乡村艳福
01陆云.陆小英
    6云骑着自己的铁驴牌自行车,疾驰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道上,车尾巴上的半袋小麦,跳大神似的颠个不停。推荐95lady.com

    “小婶越来越难伺候了,这一次居然nòng了一个小时,都要把老子给吸干了。”

    6云,十三岁,清平县成太监村人,自小父母双亡,跟着三叔过活。

    说起来,6云并不是他老子6丰的亲生骨ròu。

    6丰二十五岁娶妻,到四十五岁还没留下个一儿半nv,不是他老婆的肚子不争气,而是6丰自己的家伙已到ròu搏的时候,就像战败的士兵,仗还没开始就蔫了!真没辱没在‘成太监村’这个响亮的名号。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6丰和老婆反复商量,决定hua钱买个男婴,虽说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把他养大g人后,怎么也会奉养自己老两口子吧。

    就这样,两口子从人贩子手里hua两万块钱买来个男婴,这男婴就是6云了。

    6丰夫妻见到6云的第一眼,就打心眼里喜欢,真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宝贝疙瘩似的供着。阅读http://www.95lady.com/

    转眼间,小6云已经两岁了,一家三口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岂料,天灾横降,6丰夫妻在一次去县城办事的路上,由于驾驶不慎,拖拉机翻进了五米深的大坑里,夫妻二人连带着村里几个搭便车的小伙,全部一命呜呼,魂归九泉。

    被亲爹亲娘卖掉的小6云,转眼间连后爹后妈都没有了,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儿,幸亏邻居赵三叔好心把他收留了下来,当做亲生儿nv一般照顾,供他上学读书,如今6云已经十三岁,今年年初,刚刚考上镇中学,着实让老实憨厚的赵三叔高兴了一把。

    6云车座上的半袋小麦,就是他一星期的口粮。

    嗤!

    一声轻响,后车胎冒出一股白烟,车马上慢了下来。6云跳下车子,看了一眼瘪下去的车胎,咒骂道:“成心跟我作对是不,我踢死你这头破铁驴。”咣当一声,把本已破烂不堪的车子狠狠摔在了地上。推荐95lady.com

    成太监村到乡中学,有十多里路,这才赶了一半不到,剩下的路难不成要走过去?

    6云郁闷的坐在地上,看了看天sè,最多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上晚自习的时间了吧!今天可是班主任那老家伙的课啊,想到老头整人的手段,6云简直要哭出来了。

    “咦,6云你在这干嘛,马上就到上课的时间了,你还不赶紧走,小心班主任收拾你呀。”

    就在6云抱着头,暗叫倒霉的时候,一声莺啼般动听的话音传来,jing神顿时为之一振。

    “小樱啊,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我车胎爆了,走不了了,你能不能带我一程。”6云跳起来,可怜巴巴地望着面前的nv孩。

    这nv孩,名叫6小英,是成太监村村支书6炳林的宝贝nv儿,也是十三岁,是6云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小丫头不仅长得水灵,学习也很bang,小学六年一直是6云的顶头上司——班长。来自http://www.95lady.com/

    6小英皱了皱眉,说道:“你这么重,我可带不动你。再说我带着你你车子咋办?”

    “车子我可以赶着啊。求求你了小英,你要不帮我,我肯定会被班主任收拾的很惨的。”

    “那我试试吧。不过先说好了,我如果带不动你,你不能勉强我啊。”6小英俏皮的说道。

    6云兴奋的叫道:“那是当然,我怎么能让咱们学校的第一校hua下苦工呢。推荐95lady.com”扶起自己的铁驴,二话不说迈tui跨在了6小英的后车座上。

    “哎……你慢点。”6小英一声惊呼,车把一晃险些栽倒。

    幸亏6云个子够高,长tui一伸矗在地上,立时稳稳当当,笑道:“班长放心,有我6云在,你是不会有事滴。”

    6小英回头白了他一眼,佯怒道:“在喷嘴,你给我下去。”小心翼翼地骑上车子,向前驶去。

    都说回头一笑百媚生,这小丫头回头翻白眼,也是美的紧啊,我以前咋就没现她这么漂亮呢?6云看着6小英的后背,怔怔出神。95女性网

    三伏天,即使有风也能蒸死人,6小英穿了一件纯白sè的短袖,很是清爽。

    十三岁已经到了青v们无论是心里还是生理,都在悄然生着变化,6云忽然邪恶的想:以前咋没觉这妮子这么mí人呢。

    “你真重,累死我了。”6小英气喘吁吁地埋怨,殊不知身后正有一个小sè狼,打量着她完美无瑕的身体。

    “要不要换我带你。”

    “才不,这是我爸刚给我买的新车子,你máo手máo脚的,nòng坏了你赔得起么。”6小英已经大汗淋漓,身上透出一股带着处子香味的气息,“到学校,你请我吃根冰棍吧,都快热死我了。”

    “没问题。”6云爽快的答应,忍不住把脸贴向6小英的后背。

    咣当!车子进了坑,猛颠了一下。

    6云一声惨叫!

    “你怎么了!”6小英吓了一跳,回头问道。

    “没什么,硌了一下。”6云手呲牙咧嘴的回道。

    “真的?可是你的手……”小姑娘停下车子,见6云手捂裆部,一脸的痛苦,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小脸一红,怒道,“6云,你……你刚才是不是对我动了坏心思。”

    6云吓得一哆嗦,赶紧把手挪开,起誓道:“天地良心啊,你好心帮我,我怎么会对你动歪心思。”

    “谅你也没这个胆,不然我让我爸打断你的狗tui。”6小英狐疑地望着6云,yù言又止,半天才憋出一句话,”6云,你是不是真的和你三婶有那层关系啊?”说完,小脸涨得通红。

    “哪层关系啊?”6云暗叫不好,难道自己和三婶的事情,被外人知道了!

    “就是……”6小英羞于启齿,挥挥手道,“没事。不过,我爸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离你远点。”

    靠!原来是村长这老家伙!三婶咋连这事都敢告诉他!

    老家伙竟敢败坏我的名声,等找机会非要把你和村里那些寡fù的丑事,宣扬的满村皆知!

    ……
02刘寡妇
    “6云,你下来吧,这离学校也就几百米了,让别的同学看见,会说闲话的。”6小英停下车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对6云说道。

    6云点点头:“嗯,谢谢你了小英,你去学校的小卖部等我吧,我请你吃冰棍。”

    “一会见。”6小英打了个招呼,飞快闪人。

    6云看着6小英离去的背影,咂巴咂巴嘴:“nv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妮子这么小就开始变了,长大了那还了得。”

    推着破铁驴,一摇三晃的向学校走去。

    小卖部就在学校大mén旁边,6云感到的时候,里面人v多男少,买东西的不买东西的拼了命的往里挤。为啥?还不是因为人多的时候,有猥琐男趁机揩油呗。

    6云就读的中学名叫福来镇中学,这偏僻的小乡镇教学质量不咋地,就一个好nv学生贼多,个个身材匀称,貌美如hua。而学校的小卖部和食堂是公认的揩油集中地,6云在这两个地方也没少吃豆腐。

    还有十分钟才上课,6云放好铁驴,也顾不得把半袋小麦送进食堂,睁大眼在人群里寻找6小英的身影。

    “6云,我在这里。”

    6云在人群里看到一个nv孩向自己挥手,认出是小英,马上挤了进去。

    “小英,你先出去吧,小心被人揩油,我买完给你拿过去。”这人真***多,6云费了半天劲才挤进去。

    6小英听到这话,小脸顿时羞的通红,点点头道:“那好吧,你可要快点了。”

    6云嘻嘻笑道:“放心,就我这体格,随便一拨拉,他们就得立马靠边站。行了,你赶紧出去吧,一会吃了亏,别怪我没提醒你。”6云也不是什么好玩意,被他三婶调教的那叫一个技术娴熟,只不过6小英是学校里有数的美nv,这豆腐他都没吃着,怎么能被别人捷足先登。

    6小英转身往外走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在兜里掏出一块钱塞给6云,红着脸道:“三叔家里不富裕,还是我请你吧。”不由分说塞给6云,挤了出去。

    “这小丫头真会疼人,该不是看上我了吧。”念头刚起,随即想到她当村支书的老爸,娘的,就算小英看上了自己,她家的老家伙也看不上自己啊。三婶,你说咱俩的那点破事,你跟那老不死的说啥!

    6云生xìng豁达,对于自己是买来的孩子,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买的又咋了,买来的孩子就不是人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要不是nv多男少,可以过过看漂亮nv孩过过眼瘾,老子早就跑路了。

    “让开,让开……”6云一路叫嚣着闯进小卖部里面,叫道,“刘婶,给我来两根冰棍,一根五máo的,一根两máo的。”

    有认识6云的男生,惊讶的看着他,嘀咕道:“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吃五máo的冰棍?”

    6云懒得理他们,伸长了脖子死命往里挤,管你是男生还是nv生,现在小英最重要,你们统统靠边站。

    “小云啊,你就不能慢点,这些可都是我的客人,被你挤跑了,损失你来陪?”小卖铺的老板娘一看6云突破人墙,冲到近前,笑骂道,“咋了,今天有钱了,那你欠我的五块钱该还了吧。”

    小卖部的老板娘三十多岁,这是nv人最有风韵的黄金年龄,只可惜红颜薄命,年纪轻轻便做了寡fù,而罪魁祸就是6云那倒霉老爹6丰。这该死的地方有个规矩,凡是第一个明媒正娶的nv人,就算新婚当夜男人死了,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在嫁人,偷汉子可以就是不能再嫁人,也没人愿意娶你,算起来刘寡fù已经守寡1o多年了吧。

    起初几年倒也本分,奈何村里光棍数不胜数,慢慢勾搭成jian,成了村里有名的风流寡fù。

    据6云得到的八卦,刘寡fù和镇中学的校长有一tui,要不然在学校开小卖铺这么有油水的美差,能轮到她刘寡fù?!

    6云嘻嘻笑道:“刘婶,你就别拿我开涮了,我们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五块钱还是改天再还你吧,我这次可是帮别人买的。村长家的丫头小英你该知道吧……嘿嘿。”

    村长和刘寡fù的风流事,村里几乎尽人皆知。

    刘寡fù听他越说越不像话,擂了他一拳,笑道:“臭小子,啥时候敢调侃起老娘来了。得,既然是村长的千金要买,婶不收你们钱了,拿了冰棍赶紧走人,老娘还要做生意。”

    “婶,我代表村长谢谢您了。”6云美滋滋的接过两根冰棍,临走还不忘招呼一声。只是这招呼换来的却是刘寡fù的笑骂:“哎,对了,6云下课后过来帮我一下,我自己都快忙死了。”

    6云应了一声,大呼小叫的挤了出去。

    “怎么这么长时间,该不是你看见刘婶走不动路了吧。”6小英看着满头大汗的6云向iji跑来,忍不住埋怨道。

    “人太多了,没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学校的那群狼们有多可恶。”6云摇晃着脑袋大喊冤枉,把手里的冰棍递给小英的时候,顺带着把那一块钱也塞给了她。

    “不是说我请你吃嘛,你怎么又自己1uànhua钱,三叔供你上学不容易,你还1uànhua钱。”6小英满脸的不高兴。

    6云得意地笑道:“我知道三叔把我从小拉扯大不容易,怎么会1uànhua钱呢,。实话告诉你吧,这两根冰棍没hua钱,是刘婶送的。”

    6小英闻言,忽然把送到嘴边的冰棍,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地上,气呼呼地道:“你跟我过来,今天晚上我也不上课了,你过来。”

    6云搞不明白这太监村的大小姐了哪mén子疯,乖乖地跟在6小英身后,走向一片学校外一片树林里。

    “6云,你告诉我,刘婶那么小气的人,为啥会送东西给你。”6小英坐到草地上,气呼呼地质问。

    “这个……我不是经常帮刘婶照顾生意吗,你也知道刘婶之所以守寡,全是拜我老爸所赐,我帮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6云说的倒是实话,自己的倒霉老爹,自己倒霉不算,一下让村里添了好几个漂亮年轻的寡fù,6云幼小的心灵里多少也有些愧疚。

    “真的吗?”6小英仰起头看着魁梧的6云。

    “我骗你是小狗窝、天打五雷轰、出mén被狗咬死……”6云几乎吧所有能想到的恶毒誓言全说了一遍。

    6小英却沉默了下来,半天不说话。

    6云心里小鼓敲的叮咚响,猜不透这小妮子到底在想啥,忍不住开口道:“小英,快到上课的时间了,我倒没什么,你一直是老师重点培养……”

    “6云。”6小英忽然站起身,直视着6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刘婶有不正当的男nv关系?”

    “小英,我才十三岁,怎么可能和刘婶有那种关系。你这是怎么了,为啥老是问我这种……那啥的问题。”6云现在真是丈二和尚mo不着头脑,啥时候这小妮子又把自己和刘婶联系到一起了。

    6小英依旧沉默,只是低着头向树林深处走去。

    6云没有办法,这黑漆八火的树林子,要是出来个流氓,娇嫩嫩的小英不就……不敢再往下想,6云紧紧跟着她。
03陆小英的表白
    百十米宽的的树林子已经走到了尽头,6小英终于停下了脚步,开口道:“你跟着我干嘛?"

    6云心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嘴上依旧笑嘻嘻地说道:“你可是学校有名的校hua,这黑了吧唧的地方,要没有个护hua使者,指不定会生什么事。”

    “去。”6小英轻叱一声,满腹心事的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胡1uàn的划拉着,“6云,你喜欢过我吗?”

    6云脑袋嗡的一响,整个人似乎被焦雷炸的四分五裂,大半晌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道:小……小英,你……你说啥?”

    6小英抛开了少nv的,没好气地道:“你聋了,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6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诧异的问道:“小英,你这是怎么了,为啥这么问?从小你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对你是又爱又恨……”

    “谁问你这个了!”6小英生气地道,“我是问你,你从内心深处有没有喜欢过我,就像电视上的恋人一样?”

    呃……这算表白么?!

    6云小心翼翼地道:“小英,就算我喜欢你,也不敢说出来啊,你老爸对我意见颇深啊》”开玩笑,这要冒冒失失的吃你豆腐,我回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不管,只要你喜欢我,我老爸那里还不是我说了算。”6小英娇嗲道,“我只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小英,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只是我是一个买来的孩子,而且现在收养我的三叔,家里条件并不好,所以我一直不敢对你表白,我……”

    “6云,你别说了,我都知道,可是家庭条件并不能成为我们相爱道路上的阻碍。只要你喜欢我,真心的爱我,哪怕和你吃糠咽菜我都愿意。”6小英幽幽地说道,昏暗的光线里,十三岁的少nv,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小英……”6云莫名的一阵冲动,忍不住俯身将6小英紧紧抱在怀里。

    “云,你轻点,我喘不过起来了。”6小英娇羞之下,呼吸已然急促起来。

    “小英,我爱你,我……。”

    “云,别这样。”6小英及时阻止了6云的进一步侵略,樱口微张,吐气如兰,“云,你不能像对待你三婶一样对我……en我……”

    晕!小丫头片子看来是真知道自己和三婶的事。美nv有令,莫敢不从。

    6云熟练的en上了6小英薄薄的樱,被三婶调教出来的功夫,此刻有了有了用武之地,这一en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直到6小英快要窒息的时候,才被迫停了下来。

    “小英,你真的像电视上的香妃一样,全身无一不散着令人mí醉的香味。”6云轻咬着6小英的耳垂,右手慢慢滑向她的……

    6小英初尝爱的滋味,已然mí失了自己,轻轻应了一声,陡然觉刚刚育成形的,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握住,mí醉的脑海马上清醒过来,用力推着6云道:“6云,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6云,你被三婶带坏了。”6小英慌1uàn的整理着被6云撩上去的衣服,柔声道,“云,你以后只可以和我在一起,不许你碰别的nv人……包括你三婶……”

    6云眼见和三婶的的那点破事以藏不住了,只好陪笑道:“小英,我问自小不知道亲生爹娘是谁,6丰老爹把我买来没几年,就一命呜呼,幸亏无儿无nv的三叔把我收留,我才能长大g人。你也知道咱们村好像遭受了某种诅咒,男人在那方面根本就不行,三叔又比三婶大了十岁,所以……”

    6小英打断6云的话,叹口气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和三婶的事情,我老爸还不是在外面拈hua惹草,我娘为此跟我爸闹了不止一次了。你可不要枉费了我一番情意啊。”

    6云en上了6小英的头,轻轻道:“我的心中只有你,哪儿还容得下别人”嘴上说得好,手却不老实,跟条泥鳅似的。就想往小英的衣服里面钻。青涩的少nv那吃得消这番接触。当下轻呼起来:“别,别这样,别人看到了不好”6云早就是沙场老兵,某个地儿反应十足,眼看双手就要占领高地,一碰到,就如触电一样,少nv清醒了。脸上的红晕跟朝霞一样。同时捂住了6云的手。

    “嗯……云,你……你别……嗯”第一次被异xìng侵略,6小英不知不觉间坦然承受,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6云现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疯狂的进行着侵略。

    “小英,我……我需要你,真的需要你……”6云只觉得全身火热,身体里仿佛有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在撩拨。

    “6云,你……你欺负我……呜呜……”6小英陡然哭出声来,nv孩子的羞涩令她在6云惊愕的瞬间,飞快的将短kù提到腰间。

    “小英,我……”6云的满腔火焰骤然冷却下来,望着那张梨hua带雨美到极致的脸庞,痴痴道,“小英,你……你太美了,我一时忍不住,你、你不要生气,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6云,你如果真心的喜欢我,十八岁的时候,你找媒人来向我提亲,我的身子只有和你进入dòng房的那一刻,才能真正的jiao给你。”

    说完这句话,6小英一把推开6云,飞快的站起身向树林外跑去。

    6云无比郁闷,这y的不是成心祸害我幼小的心灵么,车开一半中途熄火,这叫一个难受。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冰棍,一把捂在了xiong口,都要开锅了,先冷却下……
04 引诱
    经6小英这么一耽搁,早过了上课的时间。6云郁闷的出来树林,心想反正去上课也是被班主任收拾,干脆旷他一节课,爱咋咋地吧。

    把车子锁好,提着半袋小麦,进了刘婶的小卖部。

    “小云,你怎么没去上课。这要让你三叔知道了,非揍烂的屁股蛋子。”正忙着收拾货物的刘寡fù,听到有人进屋,抬眼一看居然是6云,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6云可不敢告诉他自己旷课,脑袋一转,皱着眉道:“刘婶,我……我肚子疼、疼的厉害,你这有yào吗?”

    刘寡fù一听,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大步走过打量着6云道:“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咋咋会肚子疼呢,不会是吃冰棍……”猛然看见他xiong口的污渍,惊道,“你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nòng的身上这么脏。”

    “没有,我真的肚子疼……哎呀,疼死我了,刘婶你赶紧找找,你这有yào没。”6云哎呀一声,装着疼痛难忍,弯下腰去,额头竟真给憋出了密密的汗珠。

    刘寡fù一看,慌了神,忙扶着6云坐到小板凳上:“你等等啊,婶这就给你找找。”

    刘寡fù翻箱倒柜,愣是连个yào片máo都没找着,不由急道:“小云,你在这等着,婶出去给你买。”

    “算了,这儿到镇上还有三四里路呢,这么晚了你一人出去多危险啊。”6云小嘴贝甜。

    “那婶先给你沏碗红糖水吧。”

    刘寡fù说着搬过一个小板凳,站在上面,伸手往货架上mo去,口中嘀咕道:“我记得好像是放这儿了,怎么没有了。

    刘寡fù今天穿得很简单,一条碎hua长裙,1ù出截白嫩的小tui,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跟十八岁的大姑娘家一样。她寻了半天,没有找着,便站上了柜台,挨个的货架找。一步一步,走得缓慢,却不想这裙子宽大,一不小心,6云看了个底朝天。6云心燃起了火苗,这刘寡fù的身材,前凸后翘,是个mí人的货sè。尤其这种姿势,该看到的,看了,不该看了,也看了。眼睛都不眨,小兄弟就抬起了头。努力的吞了口口水,突然被刘寡fù的声音一惊。原来找到了。东西隔着有点儿远,刘寡fù抬起了一条tui,单足而立,伸长了手,一心一意的想拿东西,没有注意到6云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了。刺ji,太刺ji了。6云脑子里只有这词。线条被勾勒的紧紧的,起起伏伏,nv人的魅力,一览无余。6云的呼吸更加沉重,心中已经抑制不住冲动,差点就要掏枪上阵。

    “找到了。”刘寡fù高兴地叫道。

    “小云,你眼睛往哪看呢?”刘寡fù拿了红糖,刚要下柜台,却看见6云仰着头,一脸mí醉的看着自己。想到刚才自己拿糖时的姿势,一张脸顿时红的如熟透的苹果。

    “呃……”6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道,“没、没看什么啊。”马上低下头,在地上画起了圈圈。

    “小鬼头,máo都没长全,就学会了偷看nv人,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寡fù想到自己那被无数男人挂念的地方,无意间被眼前的小鬼头给看了透彻,心里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咯咯笑了起来。

    6云低头不敢回话,生怕她告到班主任那里。

    “怎么不说了,有胆子看,没胆子承认么。”刘寡fù笑着来到6云面前,蹲下身子,两条雪白的大tui就那么胡奥无遮拦的叉开着,“想看就看个够呗,婶又不是什么良家nv子。”

    6云偷偷的瞥了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婶,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6丰老爹,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刘寡fù惨笑一声,叹道:“红颜薄命啊,你肚子还疼么,要是不疼了,赶紧回去上课吧。”

    “婶,我现在还疼得厉害,根本没办法去上课,我在你这歇会行不。”6云满头大汗,一般是憋出来的,另一半却是被吓出来的。

    “那好吧,婶先给你倒碗水喝,一会去里屋躺会吧。”刘寡fù站起身,沏了碗红糖水递给6云。

    6云咕咚咚几口喝完,跟着刘寡fù进了里屋,躺在一张单人g上。

    刘寡fù和他说了几句话,出去收拾货物了。

    6云躺在g上眼珠子滴流1uàn转,被小英那妮子勾的火起,现在又被刘寡fù给撩拨的yù火焚身,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家和三婶痛快淋漓的来上一回。

    “小云,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婶给你下点面条怎么样?”

    刘寡fù的声音传来,6云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痛呼道:“婶,我……我疼的厉害。”

    “怎么,还在疼?该不是起痧子了吧,婶给你推推。”刘寡fù急忙跑进来,看着在g上疼的打滚的6云,急声说道。

    6云乖巧的趴在g上,刘寡fù也没多想,直接骑到6云身上,双手在他背上,自上而下用力推了几下。

    咔咔几声脆响,6云叫道:“婶,还真是起痧子了,我现在好多了。”

    “你还真是个麻烦虫。”刘寡fù笑骂着,一巴掌拍在6云脑瓜子上。

    6云闭着眼,笑道:“婶,你的手真软,打的一点都不疼。”

    “不和你废话了,婶还要去忙,你自己躺着吧。”刘寡fù说着就要从6云身上下来。

    “婶,别。”6云猛地一翻身,急道。

    刘寡fù猝不及防,哎呀一声,身子倒在了g内侧,骂道:“你这臭小子,翻身都不说一声,摔死老娘了。”

    “婶,我憋的难受……”6云睁着血红的双眼,饿狼似的抱住刘寡fù。

    刘寡fù有片刻的惊愕,随后咯咯笑道:“早就知道你小子赖在这里,没安好心,mén还开着,你就不怕突然闯进个人来,把你要做的事情捅给校长,开除你?”

    6云笑道:“婶,你刚才拿红糖的时候是故意,让我看的吧。你教唆未成年人犯罪,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臭小子,心眼还ting多啊。不过现在婶可不能给你,等放学吧,你来我这,婶好好教训教训你。”刘寡fù挣扎着起身。

    “那好吧。”6云蔫头耷脑的叹着气。

    ……
05 有种咱出去打
    “叮铃铃……”

    刺耳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6云一个鲤鱼打ting翻身而起,来到外间屋,看着忙碌的刘寡fù道:“婶,我帮你看着摊子点吧,有些家伙会趁着人多偷你东西。

    喵了个咪的,6云这话说得一点也不掺假,因为他就这么干过。

    忙着收拾货物的刘寡fù,闻言直起腰,看了一眼6云,关切地问道:“你肚子不疼了么?要不要在歇会,我自己能应付过来。”

    “嗯,我已经没事了,闲着也是闲着,说不定还能给你抓个贼什么的,呵呵。”6云接过刘寡fù的手里的一箱汽水,打开后摆放在货架上。

    “那也行,你要是渴了饿了的话,就自己拿东西吃,甭跟婶客气。”

    和以往一样,晚自习后,小卖部里很快人满为患,好像刘寡fù卖的东西不要钱似的。

    夏天就是好啊。

    6云无限感叹,目光在拥挤做一团的nv生身上扫个不停。

    “这不是初三一班的张婷婷吗,这小妮子穿这么少,难不成想勾引个相好的……”

    “哎呀,张婷婷,你个小1àng货,被吃豆腐了还笑得那么高兴,我擦……早知道这样,哥一早把你给办了。”

    “靠,李楚,你他y的平时人模狗样的,咋这会竟然伸手抓着咱班长的小屁屁不放……”

    6云瞧得心火直冒,恨不得立刻加入拥挤兵团,大过一番手瘾。不过想到一会就可以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蠢蠢yù动的念头,立时压了下去。

    6云站在柜台内,不停的递着食品máomáo虫似的爆米hua、五鲜方便面、玻璃瓶装的汽水……时间不长,满满登登的货架上空了大半。

    6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心道:在学校里开个小卖部,还真不是一般的赚钱啊。

    “6云,你在这给刘婶帮忙啦。”

    人群里一个俏生生的nv孩,满头大汗的挤到柜台前面,冲着6云招呼道。

    6云微微一笑,这nv孩是和他一个村的,叫魏丹,小丫头身材不高长的水灵灵的,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会说话大眼睛,再配上白皙俏丽的小脸蛋,活脱脱一个小美人坯子。

    “是啊,丹丹你要买什么,我给你拿。”6云热情的招呼,毫不避嫌的喊着nv孩的小名。

    魏丹微微娇喘道:“给我拿一瓶汽水就成,快点啊,都被挤成yù米面饼子了。”

    6云拿过一瓶汽水,呵呵笑道:“拿着赶紧出去吧,小心被吃豆腐。”

    接过6云递过来的汽水,魏丹小脸一红,把钱塞到6云手里,也不答话,使劲往外挤去。

    人cháo依旧汹涌,6云往人群里又细细搜索了一遍,没有现6小英的身影,把钱jiao给刘寡fù,继续忙碌着。

    就在这时,几个男生挤到6云面前,嚷嚷着道:“赶紧拿五瓶汽水,两袋方便面,麻痹的,又热又饿上个máo课。”

    6云一听这几个男生的口气,就知道是高年级的小破máo们,不禁心里留了意,这帮家伙打架偷东西,可都称得上是一把好手啊,一个看不到,指不定被他们mo去多少东西。

    “等一下啊。”6云稍稍侧转了下身子,迅拿了他们要的东西,转身的时候仍是现了一个男生,伸长了手臂越过柜台,在货架上chou了一包火tui肠,chou身就想走。

    麻痹的,6云心头火起,当着老子的面就敢头东西,nòng不死你y的。

    “你站住,你手里拿的什么?”6云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汽水和方便面拍在柜台上,瞪着那男生吼道。

    那男生本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冷不丁听到6云的吼声,脚步立时停了下来。

    “嘿,你瞎叫唤什么,还卖不卖东西了?”四个男生一字排开,挡住6云的视线,有人朝偷火tui肠的男生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离开。

    那男生做贼心虚,挤开人群就走。

    “你他娘的给我站住。”

    这五个男生明显是一伙的,6云却丝毫不怕他们,人多咋地?小破máo又咋地?捋了老子的虎须,照样干他娘的。

    6云这一嗓子比先前更加响亮,1uàn哄哄的屋子里,马上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男nv生都望向6云和一字排开的四个男生。

    忙的晕头转向的刘寡fù,在听到6云的吼声时,便急忙赶到了6云身边,拉着6云问道:“小云,怎么了?”

    6云指着藏在后面的男生怒道:“这家伙偷了一包火tui肠,被我逮了个正着。还有这四个,他们都是一伙的。”

    刘寡fù看了面前一脸痞子相的四个男生,把6云拉到身后,笑道:“偷东西可是不应该的,让你的同伴把火tui肠拿出来,我不告诉你们老师就是了。”

    “艹,你哪只眼看见我们偷东西了,啊——”四人中居左的一个男生,冲着刘寡fù和6云大骂道。

    6云在成太监村就是以爱打架、打狠架臭名,此时被这家伙一骂,马上恼羞成怒,抡拳头就要隔着柜台给他一拳。

    “小云,你干嘛,一边去。”刘寡fù轻叱一声,拦住了6云。

    刘寡fù也是泼辣的xìng子,生这事原本是不能善罢甘休的,但是6云一人打他们四个,这眼前亏可是吃不得的,看着几个横鼻子竖眼的男生冷笑道:“我告诉你们,一包火tui肠算不得什么,可是今天这事我要是告诉了你们老师,后果可不仅仅是一包火tui肠就能够抵消的了。”

    “切,你有能耐随便去,不就仗着和校长有点破事么,哥要怕了你个破鞋,往后也别在学校里ho;n了。”说话的依旧是居左的男生,貌似这家伙是几个人的头头,嚣张跋扈的简直不是人_.

    刘寡fù本想拿学校里的老师压他们一下,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不识抬举,居然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来,粉脸猛地罩上一层寒霜。

    “我艹你妈的。”6云再也忍不住了,随手一拨拉刘寡fù,脚步向前一垫,抡起拳头冲着拿家伙的脸砸了过去。

    啊——

    6云出其不意,兼之出手奇快,拳头实打实的砸在了那男生的脸上,顿时让他出一声惨叫,捂着脸蹲下了身子。

    一屋子看热闹的学生,一看6云动了手,呼啦一下子全部向屋外蹿,生怕祸及己身。

    那偷火tui肠的男生一见事不好,也跟随着人流躲了出去。

    “满嘴喷粪的家伙,老子今天nòng死你。”6云极为敏捷,双手一按柜台面,蹭的一下蹿上了去,抬脚便踢向被惊呆了的三个男生,真够劲,想一脚退三敌呀这是。

    那三个男生本身也是学校里的小破máo,打架对他们来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见老大被打,先是一惊,又见6云嚣张的跳上柜台想要一打三,三个小破máo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避开6云踢出的一tui。

    6云这厮就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管你几个人先打了再说,跳下柜台一脚跺在了还蹲在地上痛哼的小破máo脑瓜壳子上。

    “艹你妈的,你三个有种跟我出去打。”6云凶神恶煞般瞪着三个小破máo,怒叫道。

    三个小破máo同时一愣,这话是他们经常说的,今天没想到被别人先说了出来,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人。

    “走,今天打不出你屎来,我跟你姓。”

    三个小破máo同时怒叫道,扶起同伴,出了小卖部。

    ……

书名:乡村艳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村艳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守婚如玉:Boss宠妻无度1章(第001章 被算计了)

    原标题:守婚如玉:Boss宠妻无度1章(第001章被算计了)小说名称:守婚如玉:Boss宠妻无度第001章被算计了沉静的夜风带走了白日的炎热,入夜后的m市,处处璀璨迷离。“盛世华年”二楼的更衣间里,秦雨季靠在衣柜门上,大口的喘着气。陪了一晚上的酒,她都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进去,此刻只觉得头晕眼花,看什么都是重影的。好在,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可以回去一觉到天明了。换好衣服,秦雨季刚出更衣间的门,迎面遇上了那个脑满肠肥,一副暴发户模样的客人。“秦小姐啊,知道你下班了,这是咱们最后一杯酒,如何?你知道的

  • 虐爱:画地为牢1章(第一章)

    原标题:虐爱:画地为牢1章(第一章)书名:虐爱:画地为牢第一章想起来曾经的家暴,薇娅就浑身颤抖。薇娅是一所大学的硕士生,花一样的年纪,水一样的温柔,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梦想。可是,就在不久前,她却因为家中的突然变故,不得已嫁给了一个富商。这富商开始对她还比较好,百依百顺,可是时间久了,也就玩腻了。薇娅再也不是他心中的小公主,富商开始在外面寻欢作乐,几乎不再归家了。薇娅虽然心里难受,可是却并没有去阻止富商。她心里面很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玩物罢了,就像是一个洋娃娃,被玩的腻了,倦了,也就可以扔在一边

  • 不爱江山爱美人1章(第1章满门抄斩)

    原标题:不爱江山爱美人1章(第1章满门抄斩)小说名称:不爱江山爱美人第1章满门抄斩“轰隆!”一抹闪电撕裂了夜空,大雨滂沱。“夫人,咱们回去吧,身子要紧啊!”沈家主院外面,跪着一个女人,女人面色蜡黄,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了进去,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样。她身旁站着一个给她打伞的婢子,那婢子都快要哭了,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女人,可女人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夫人……”“吱呀。”婢子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主院院门打开的声音。那一直静静跪着的女人,忽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折现出了一抹希翼的光芒,看向了那边。“玉儿,小

  • 情深无眠夜不眠1章(第1章 出狱)

    原标题:情深无眠夜不眠1章(第1章出狱)小说书名:情深无眠夜不眠第1章出狱冰冷的牢房,四周除了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三年了,这三年里她总是问自己,值得吗?“108号,明天你就出狱了,你想做什么?”同牢房的是一个四十岁的大妈,三年里只有她会偶尔跟自己说说话。抬起头来,空洞的眸子渐渐的聚焦,看着那张褶皱的脸,嘴角牵起一抹冷笑,声音沙哑无比,完全无法想象曾经的这副嗓子被誉为天籁之音。“开始一场游戏。”翌日,走出监狱,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的她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第一次感觉是那么的珍贵。“暮

  • 灵车1章(第001章 停产的香烟)

    原标题:灵车1章(第001章停产的香烟)小说名字:灵车第001章停产的香烟每个人每天都在忙,每只蚂蚁每天也都在忙,问题是人在忙什么,蚂蚁在忙什么?人和蚁,无非都是寻求食物果腹,但总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为了让自己享用更好的食物,来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真实新闻一:14路公交车司机,生前连续上班43天,每天仅休息四个小时,意外猝死。(司机是好样的,但身体健康的人为何突然猝死?)真实新闻二:女子在公交车上当众小便,掏出卫生巾甩司机脸上。(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可谁知道那个女子是否突然精神失常?)真实新

  • 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1章(第1章 售后服务专员)

    原标题: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1章(第1章售后服务专员)小说书名:我和女顾客的那些事第1章售后服务专员宋吉是女性高端定制内衣公司的一名售后服务调查专员,他时常被一些美女客户纠缠,尤其是那些欲求不满的少妇!这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一名客户反应刚买的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他必须尽快处理。按照客户提供的地址,他来到了盛世龙岸小区。盛世龙岸是新田县最高端的住宅小区,房价动辄六万起步,能住盛世龙岸的人,非富即贵。3栋,6号,是这里没错了。宋吉看了一眼手机里记录的地址,再三确认,然后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一

  • 余生只爱你1章(第一章借精生子)

    原标题:余生只爱你1章(第一章借精生子)小说名字:余生只爱你第一章借精生子冬日的房间里,暖气不足,森森的寒。乔念雨僵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的化验单,看得久了,眼睛发涩发疼。薄毯恰时覆盖在她肩头,她单薄的身子感觉到微弱的暖意。眼角有些冰凉,她轻轻拭去,并没有回头,结婚两年了,她不敢喝酒,不敢化妆,不敢过长时间坐在电脑前,甚至远离二手烟。可是,备孕这么久,突然发现丈夫是性无能,现在还让她去“借精生子”,她所做的这些都是个笑话,她怎么承受?她拒绝了老公的要求,并且去医院找闺蜜做了试管婴儿,孩子虽然有了,

  • 私房小木匠1章(第1章 桃子熟了)

    原标题:私房小木匠1章(第1章桃子熟了)小说书名:私房小木匠第1章桃子熟了夏日傍晚的凉风,顺着大清河岸边树林,徐徐吹入村长家的后院。院子里,蜜桃正是成熟时,一棵挂满了娇嫩无比,鲜艳欲滴桃子的桃树下,村长的老婆唐金莲正在树下冲凉。这时候,村长家后院墙外的一棵大柳树上,陆军咽了一大口口水,刚才他爬上大树,本打算趁着村长不在家,跨越墙头去村长家偷几个桃吃。没成想,正好看到村长的老婆冲凉。陆军本来是想偷几个桃子吃,没想到村长老婆不但在家,而且还在冲凉,看来,这桃子不好偷了。不过,村长老婆的身子真好看,那

  • 表姐的极品闺蜜1章(第1章柳香姐)

    原标题:表姐的极品闺蜜1章(第1章柳香姐)书名:表姐的极品闺蜜第1章柳香姐在我第一次去柳香姐姐家里的时候,就被她的诱人的身材给迷住了。那时,正是夏天,她穿着吊带裙,有点薄,可以看到那里面的黑色文胸,裙子的领口很深,可以看到那雪白的饱满,长长的大腿上套着黑丝,看上去,好不诱人。我是农村的,第一次到这么大的城市,看到那么漂亮的女人,又穿着那么性感,忍不住吞咽一下口水。她也听到我吞咽口水的声音,不仅没生气,反而用手摸了一下她那长长的大腿。“我的腿是不是很美?”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嘴唇带点湿意。我不知

  • 腹黑萌宝俏娘亲1章(第1章:不择手段受孕成功)

    原标题:腹黑萌宝俏娘亲1章(第1章:不择手段受孕成功)小说名字:腹黑萌宝俏娘亲第1章:不择手段受孕成功三月,翰城。冰冷的病房。黄昏的暮光从窗户口洒落进来,默然无声地笼罩着病床上瘦得惊人的中年男子。凌向天温和地望着一旁穿着校服的凌晚晚,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没有那么虚弱,“晚晚,我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医生说了,可以出院了。”凌晚晚小心翼翼抱着熟睡的弟弟,瞪了凌向天一眼,“胡说什么,要出院,也要等你先做了手术。”凌向天眉头微皱,“每天呆在医院,没病都待出病了,等我出去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做手术。”凌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