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梅动雪前香2章

2017/12/16 0:23:3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梅动雪前香

二 寒弓引万军
  草原上的人若是围着火堆与你喝酒,茶楼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手托着下巴,眼神呆呆的看着楼下人来往的人群,说道:“父皇也太糊涂了!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这么就下了贬为庶民的指令呢!”
    
     对面的少年面目冷峻,脸上没有丝毫神情,一言不发。网站95lady.com
    
     那面目清秀的少年,眉头一皱,道:“话说那天我在门外,隐约听见有人怒吼,听着像是五哥的声音,到底怎么了?”
    
     那少年正是凌易。
    
     凌易道:“五哥性子平和,从不生一点小气,是不是我听错了?”
    
     凌夜仍然不答,面目似有所思。
    
     当今朝政三分势力,皇帝、凌悟、凌嚣。皇帝自然还是掌控大局,但凌嚣表面谦恭,实则狼子野心,不知何时又会做出什么阴损的事来。
    
     凌夜军功显赫,即使从不理朝政,但手中的实权远远大于凌嚣。凌夜一走,无异于让凌嚣少了一份威胁。日后,朝中大臣及众皇子都必须步步为营,惊心胆颤,也怨不得凌悟会发怒。95女性网
    
     “我可是抛弃了锦衣玉食追随你的,你还这般态度。”凌易双手肘撑在桌边上,一脸不高兴。
    
     当日,皇帝宣布圣旨后,凌易也一并站了出来,请求和凌夜一起离宫。皇帝知道二人自幼情深,凌易性格虽温和纯良,但为免除后患,皇帝一并罢免了凌易。
    
     凌夜眼神冷冷的看着街上过往商贩,喝着民间的粗茶。
    
     看来权势当真很重要,只要是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一点点火苗也要熄灭。不止凌嚣,皇帝也是如此。网站95lady.com
    
     凌易道:“没想到父皇对自己的皇儿心机也是如此之深。”端起茶杯,似是杯中的茶水能化解她的不满,仰脖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重重的将茶杯砸回桌面。
    
     凌夜冷道:“他没有食言,至少我已经出宫了。”
    
     看了看两人的服装,堂堂皇子既然穿着普通的素衣,凌易也不免摇了摇头:“凌嚣这手段也实在太.....”话还未说完,凌夜冰冷的眼神便又投向了凌易。
    
     凌易默默的闭上了嘴,平民直呼皇子姓名,是犯了律法的。
    
     十年前,年幼的凌夜因为从没有见过母亲。网站http://www.95lady.com/从小就比一般人来得成熟,暗中打听有关生母的事情,但是皇帝将消息封锁的很严密。
    
     多年来,凌夜也只知道,代妃在一场宫殿大火中失踪了,下落不明。唯一确定的是宫殿里没有发现尸体,宫女太监的也没有,所以代妃可能还活着。
    
     也就是在十年前,凌夜向还是魏王的皇帝请求出宫寻找代妃。
    
     当时的凌夜提出了一个条件,只要让她出宫,就帮他登上大魏的帝位,并让大魏成为列国中最强大的国家,让他成为大魏史上最伟大的帝王。
    
     魏王诧异的看着这个身材矮小,眼神却锐利无比的孩子。
    
     皇位本是他想要的,凌夜若做到了,他便会是最强国的皇帝。推荐http://www.95lady.com/凌夜若做不到,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魏王答应了。在皇位跟骨肉之间,他选择了皇位。
    
     凌夜走后,魏王才发觉自己是多么愚蠢,竟然会跟一个孩子立下契约。但当时凌夜的眼神,让他有预感,大魏将会是最强国,他将是一代帝王。
    
     皇帝的心机,凌夜早在十年前就已知道了。她早已看清了自己的父皇,大魏如今的帝王是个怎么样的人。95女性网
    
     至今,中原、西域、塞外,任何地方都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个身材不足五尺的小将,在短短十年内,便将大魏周围的国家一一扫平,而这些国家兵力财力都不弱于大魏。
    
     大魏国力在几年内瞬间增强了数十倍。从边关传回的战报,每战必是大获全胜。
    
     凌夜究竟运用了什么战术,至今也没人说出来,只是朝中的老将纷纷赞叹不绝。就连闻名于天下的大魏战将也声称,自己之前打的仗,用的兵法,原来不过都是儿戏。
    
     十年,凌夜只用了短短十年。
    
     大魏强盛的原因,除了先皇的励精图治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凌夜的骁勇善战,敌国不是被扫平就是主动请降。
    
     大魏拥有了各国的财力,当凌夜凯旋之时,大魏的宫殿已是金碧辉煌。那个幼小的少年,脸上的稚气也已全部消去,转眼已是变得高大挺拔。
    
     但回朝后,皇帝总是以国务繁忙为由,拒绝接见凌夜。直到那晚偏殿的会见,皇帝也是无奈之下,才让凌悟和凌嚣会见她。而后,便下令废了凌夜。
    
     “来了来了,等了老半天,这老先生终于肯出来了啊!”茶楼中的小二对着几桌客人高声喊道。
    
     而座位上的客人也都停止了各自谈论的话题,直起腰板聚精会神看着那个老先生。
    
     角落旁的座位上,一个膀大圆腰的人,扯着粗嗓门高声喊道:“老头,您可出来了。今天你要不让爷们高兴,你可别想走出这个大门!”
    
     一个头发有些散乱的老头,举起酒葫芦往嘴里倒了一口,笑着说道:“放心放心,今儿的故事一定让大爷们满意,你们的赏钱今天可是少给不得咯。”
    
     另一桌的客人说道:“哟!这疯老头还说起大话来了。那你倒说说看,是什么故事,凭什么值得爷的赏钱。”
    
     老头冷笑了一声:“堂堂巾帼,十四皇子的故事,不知道值不值爷的赏钱啊!”说完便得意的半靠在门边上。“你们今天若是不先给赏钱,小老头我还不说了。”
    
     满茶楼的人一听,便开始指点起老头来,不住的抱怨。
    
     一位年纪不过二十的年轻人笑道:“就凭这个老头你也想赚爷的赏钱,十四殿下的事,爷打小就听,耳朵都快长茧了!”
    
     十四皇子打天下,十年前到现在,无论说了多少遍,说书先生还是可以讲得风生水起,听的人还是听得如身临其境,即使这段故事已听了不下百遍。
    
     半响,众人便纷纷掏出几文钱,扔到老头面前:“行了!钱在这,快说吧。爷等着呢!”叮呤当啷的一阵响声,地上已是积满了一小堆铜钱。
    
     老头一见地上的铜钱,便两眼放光。弯腰趴在地上拾着地上的铜板,嘴中还发出得意的笑声。
    
     “这小老头不会为了骗几个钱,拿你出来胡说吧?”凌易疑惑的看着这蓬头垢面的老头,很难想象他能讲出什么正经的事情。不由担心凌夜的名声会不会就被这样给抹黑了。
    
     凌夜道:“这茶楼里的人看样子跟这老头很熟,应该是经常来这里说故事讨赏钱的。坐在这的人又不全是无知乡民。想来这老头说的东西是有几分道理的。你若怀疑,就跟着听。”一副事不关自的样子。
    
     凌易也不好再说什么,反正说的又不是自己。于是便扭头准备听那老头讲故事,心中暗暗想着:如果那老头说的不好的话。本殿下就上去揍他一顿!
    
     老头将钱全收进怀里后,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便开始缓缓道来。
    
     十年前,当同龄的孩子还在母亲怀里撒娇时,凌夜已披甲上阵。第一个交手的便是最容易作乱的突厥。
    
     突厥不除,大魏冒然出兵,就等于给了突厥可乘之机。突厥人对异族一向凶残,凌夜当然不能让突厥隔岸观火,有趁火打劫的机会。
    
     但是,实际上魏军并没有跟突厥人开战。凌夜与突厥立下协议,自己将与突厥邻近的江国开战,若是突厥不插手,江国的财物尽归突厥。
    
     当然,突厥人并不会轻易的相信外族人的话,正在犹豫之际。凌夜说出了一句令突厥使者大为震惊的话:“我要与你们突厥王决战,若是我胜了突厥必须答应!”
    
     草原篝火旁,突厥王与凌夜二人四目相对,眼里都带着杀气。突厥王见一个身材矮小的孩童竟然向自己宣战,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敬佩。
    
     突厥王是突厥人心中的神!而这一代的王,武艺更是在老突厥王之上。老突厥王曾经一拳便将猛虎的头骨打碎,单手便可跩倒一头发疯的蛮牛。
    
     但这一代的王,当年不出十招便已将老突厥王打倒在地。
    
     观战的突厥人没有发出丝毫助威的呐喊,因为他们已看呆了。他们从未见过有人能与王斗这么长的时间。就连突厥第一勇士,也只能接下突厥王四招。
    
     决斗之时,凌夜和突厥王斗得难解难分。
    
     其实,早在三招过后,突厥王就已发现凌夜并未使出全力,每一招威力最强的地方,凌夜总是设法撤去劲力,使这一招威力平平,让二人看起来像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二人最后自然是以平手告终。
    
     决斗之时有意退让,在习武之人的眼里这是一种侮辱。但突厥王却已深深的被凌夜折服,他是突厥人心中的神。若是他输了,受到侮辱的不止是他,而会是整个突厥!
    
     凌夜的退让,也只不过是为了让双方更好的和谈,并没有侮辱的意思。突厥王不是只有蛮力的莽夫,如何不懂。
    
     “若是再斗下去,只怕凌夜是招架不住了。”凌夜双手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此时,凌夜正坐在突厥人的营帐外,和突厥各部落的人一同喝着酒,围着火堆看歌舞,脸上的表情欢悦。
    
     这绝不是对敌人会展现的。
    
     更何况还伴着歌舞,脸上带着笑容,那就足以说明,他们已不把你当敌人了,对你甚至还会有些尊敬。
    
     突厥王精通蒙古语和汉话,夹杂着突厥口音,以不纯正的汉话说道:“哪里哪里。皇子才是让人佩服,小小年纪就有这番胆识和魄力,看来大魏真如传言所说的人才满地啊!”
    
     突厥王指着草原上走来走去的士兵,双眼放着光彩,对豪爽的凌夜也是十分爽快:“我看皇子你跟那些汉人不同,既然你答应将江国的财物都给突厥,我信你!但是我们突厥也绝不白拿你的东西,我的勇士就这么多,你想要多少都拿去吧!”草原上的汉子本就是爽快仗义的。
    
     凌夜摇头冷笑道:“可汗言重了。小小的江国,哪能劳烦勇猛的突厥勇士呢,这简直太浪费了。用我们汉人的话说,就是杀鸡用牛刀,大材小用。”
    
     突厥王不知道什么是大材小用,但杀鸡用牛刀,这字面上的意思突厥王自然是懂的。闻言仰天大笑,当下便拍着胸脯说要和凌夜一同前去攻打江国。
    
     突厥王道:“这江国三面都是水,你们中原人大多都不识水性。若是我们突厥兵从后面偷袭。你们在前面吸引主力军队,难道还怕攻不破这小小的江国!”
    
     突厥王毕竟是征战多年。江国地势奇骏,三面环水,本来就是易守难攻之地。而被突厥王这么一点,这易守难攻的水,反而成了致命伤。凌夜的一手好箭法便是在和突厥王并肩作战时学来的。
    
     攻破江国,凌夜按照约定将属于突厥的全部给与突厥。
    
     突厥的使者将财物货物清点了七八遍,确认无误后,才真的相信,这个皇子果然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江国的财物很多,就算突厥什么也不做,也足以富裕的过上三四年。自此大魏边境安宁,再也没有突厥犯境的事。
    
     正因如此,大魏边境上的过往商贩也越来越多,交易繁盛。每年大魏的商税,比起往年,足足翻了三倍。
    
     草原上,看着箭靶红心上的数支箭,突厥王不由得佩服道:“你们中原有句话,叫青出于蓝胜于蓝。今天我终于知道什么意思了!”
    
     凌夜再次放出一箭,冷道:“是可汗教得好。”准确无误,正中靶心。
    
     攻破江国,只用了不到半年。
    
     “小老头,你糊弄人是不是!这哪有突厥人帮着别人打仗的道理啊!要是照这么说,突厥人自己怎么不去打江国啊。还靠我们做什么!”听着老头说故事,身边的众人也不由得生出了疑问。
    
     老头笑着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你想啊,一个身材不满五尺的孩子,穿着盔甲单枪匹马的到敌人的阵营去,明着说要和人家的王决斗。你说,这份胆识,谁不佩服啊。突厥人最佩服硬骨头的人了!再说了,突厥人那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江国这等不成气候的,他们如何看得上!”听见有人反驳自己,老头也激动的回答道。
     ---------------------------------------------------------------------------------------------
     江国富裕,但国家奢侈,文强武弱。突厥人向来不喜欢跟没有战力的国家动手,因为他们不配。这就是草原人的傲气。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觉得有道理。“这么说那十四殿下是一个人去的突厥?”即使不相信,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凌夜清楚,突厥人骁勇善战,而且都是不怕死的勇士,不拼到最后一人绝不罢休。若真的和突厥开战,只怕损失会相当的惨重。
    
     同时也很清楚,突厥人最喜欢有勇气的人,绝不以多欺少。凌夜抓准了突厥人的心理,只身一人到了突厥领地,大胆的向突厥王挑战,即使输了,突厥王也不会杀了自己一个幼童,若是突厥王身手不如自己,那么正好就可以拉拢突厥。
    
     不能开战那么就只能结盟,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策。然而突厥王主动请求一同去江国,这倒是凌夜没有想到的。
    
     “你真一个人去的突厥领地啊?”凌易将身子移向凌夜,压低声音,悄悄问道。
     凌夜不答,脸上的表情既不是承认也没有否认。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真正厉害的是十四皇子打里鹰国的时候!”似乎这段真的很精彩,老头的脸瞬间便激动的红张起来。
    
     “有精彩的,怎么不早说!个糟老头,尽吊人胃口!”茶楼中又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这次不等老头开口,众人纷纷又掏出几个钱丢给老头,似是已经知道了老头的规矩。而老头也是看着地上的钱,边捡边笑着继续说:“那年啊......”
    
     里鹰相比江国那可是强太多了。江国无非是有了优越的地理位置,国家丰裕,以至于没有亡国。
    
     但是里鹰国不同,不但兵力稍强,就连军饷也是比一般国家要多得多。若说江国是文强武弱,那里鹰便是与江国相反。
    
     两军对阵之时,对方将领是个年约四十的将军,名叫孙急。里鹰国所带领的军队人数约是大魏的三倍之多。
    
     孙急见领头的是一个脸上带着稚气的少年,便有些飘飘然了,心中冷笑:大魏难道没有人了吗,竟然派一个孩子出战,便高声喊道:“小鬼头,还是快些回家吧,你娘亲等着给你喂奶呢!”说完便放声大笑起来。身后的军队也都跟着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
    
     而对面的凌夜听得是清清楚楚,但并未当一回事。看着孙急身后的军队,面色冷若冰霜,一挥马鞭,坐下的飞骥便奔了出去。
    
     孙急见那稚气的孩子竟一个人冲了上来,便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倒有些胆量!”
    
     孙急五个字还未说完,便已倒下了。眉心上插着一支箭,箭身上刻着一个字。“夜”
    
     周围副将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恐。他们只听见破空之声,连箭的影子都没看到。直到孙急倒下,他们才看到那眉心的箭。
    
     回过神来,只听又是一阵破空之声,三支箭以不同的速度飞来。最快的一支直接射向一名副将,正中眉心。
    
     那名副将未料到这箭速竟是如此之快,倒下马来。双眼瞪大,眼里满是恐惧跟惊疑。他从未想到世上还有如此快的箭,他连手指都没来得及动一下。
    
     另外两支箭,速度稍慢的一支,射中了一旁正惊愕着的另一名副将的眼睛。若不是马儿惊动,那支箭绝对会穿过他的眉心。第三支箭带着火,射中了里鹰国的旗帜。
    
     燃起的旗帜,火光成了一个标志。大魏的精锐,呼喊着冲杀上来。这阵呼喊之声,似是将天地震动了,同时也吓破了里鹰国士兵的胆。上万的里鹰士卒,一把丢下手中的武器喊叫着抱头鼠窜。
    
     瞬间,地上只剩下一堆刀枪。
    
     凌夜第一战就俘虏了近六千的士兵。而失去如此庞大军队的里鹰国,自然也抵挡不了多久。一个月不到便自动打开了城门。
    
     凌易已是张大了嘴,万分惊讶。她在宫中时常听闻凌夜在战场上有多勇猛,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等夸张的事情。
    
     众人也都发出了和凌易一样的疑问,那老头笑道:“里鹰国重武,国库大多都把钱花在军队上,但军队的人都贪图享乐。早就已经失去了战力,即使再多给他几万人,也敌不过几千的枫林军。主将副将被杀,军心早已大败,别说是让他们投降,就是要他们喝粪水,学狗叫,只怕他们也会照做的。”
    
     枫林军是凌夜亲自训练的一支军队,只有三千人。现在天下平定,枫林军已被凌夜安排在各个都城守卫着城县的安全。有枫林军的地方,百姓安居乐业,皆是夜不闭户,一个盗贼也没有。
    
     听到老头的话,凌夜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那个老者。这个老头,不但清楚突厥人的性格,还清楚里鹰国的国家状况。衣衫破烂看似骗吃骗喝的无赖,但说的具是机要。
    
     但一个这样的老头怎会知道这些。
    
     老头瞪大了眼睛,大声道:“正是这一战,十四皇子“寒弓引”之名,闻名于天下!”
    
     那膀大圆腰的人说道:“老头,爷多给你银子。你一并都给爷说了吧。”说着,那人便出了一串钱。
    
     老者见客人来了兴致说道:“老头我还要加一壶酒。”
    
     等小二拿上酒,老头才开始说:“要说这攻城,用时最少的还是通冥国。”
    
     通冥是列国中最凶残的一个国家,穷兵黩武,就连五岁的孩童、妇女也一并抓了从军。
    
     面对通冥国,凌夜没有丝毫手软,但也没有滥杀无辜:“传军令,老幼妇孺一概不杀,违者军法处置。”
    
     老幼妇孺,皆是临阵磨枪的兵。连武器都拿不起来,更别说是打仗了。这一战,出战的只有枫林军,而三千人中每人手上持的武器都是长棍。而三千人回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处受伤。枫林军“救”回了通冥大部分的“兵”。
    
     通冥国虽说以老幼兵居多,但剩下的军队都是好杀残忍的士兵,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人,要攻打下来实属不易。
    
     正在凌夜冥思苦想之时,副将左言擒获了一个通冥国的探子。而这个探子却来得正是时候。
    
     就在当晚,凌夜换上了探子的衣服,骑着马狂奔向通冥国。
    
     通冥国的守城士兵一见是本国的探子,便毫无顾忌的打开了城门。
    
     奔马经过城门的一瞬间,六个开门的将士已是惨呼着倒下。
    
     通冥国城墙上的守将发觉不对,正要吹响号角之时,凌夜的箭已经射穿了他的喉咙。
    
     守将的喉咙里发出格格的声音,他已经吹不响号角了。在守将倒下的一刻,一支火箭已经将旗帜点燃,旗帜正熊熊燃烧。
    
     一见火光,左言知道凌夜成功了,随后便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呼喊声,枫林军从四面八方群涌而上,气势如虹,一时间如潮水般涌入了大开着的城门。
    
     深夜入城杀敌,无论是如何训练有素的军队,此时也只能是被杀得措手不及。
     凌夜站在那被俘的士兵之中,傲然挺立着,眼中带着天神一般的光彩,沉声道:“通冥王残忍,你们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弟都惨死沙场,难道你们就为了这样的帝王宁愿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
    
     通冥国的士兵闻言,也是面色忧伤的低下了头。其中失去父母亲人的不在少数,只是通冥王定下的军法严厉,以至于没有人敢说一句话,但是心里早已是怒不可言,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杀了通冥王。
    
     见到士兵们的神情,凌夜心知士兵的心已经动摇了。一挥手,前月俘虏的老幼便一齐出现在面前,当中没有人受伤。即使有受伤的,伤口也是经过极其细心的包扎。
    
     士兵见了当中的亲人一时间激动的不得了,眼中含着泪花。凌夜轻微的点了点头,示意松开这些被俘的士兵。
    
     一松绑,所有人便扑了上去,亲人之间哭着相拥。
    
     一个士兵见亲人完好,便走到凌夜面前道:“将军仁慈,不伤我亲人。我庆昭誓死追随你了!”说完便抱拳下跪。其余士兵见状,也是纷纷效仿,下跪发誓效忠。
    
     凌夜见状,面目冷峻,拔出了腰间的利剑,直指通冥王宫殿,高声喊道:“那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是战士就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夺回你们应有的一切!”
    
     繁华的宫殿和城中的破屋对比鲜明。
    
     将士们看着那繁华的宫殿,眼神中充满了忿恨。群雄响应,呼声震天。只怕通冥王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竟会被本国的士兵所杀死。
    
     三个国家,就这样瓦解。
    
     常人眼中难如登天的事,在凌夜手里竟是如此的轻易。在老头的言语之中,听起来也是那么的轻易。
    
     茶楼内,众人听得是热血沸腾。
    
     “这么说来,这十四殿下还真不是一般人啊!单枪匹马的闯突厥又攻通冥。难怪只用十年就平了天下。”
    
     但这当中还有人听不过瘾。“老头,这大国之中不是还有个代国吗。听说十四殿下从不杀俘虏,就连那残忍暴虐通冥王的亲戚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我听说她将代国人可是杀得一干二净,凡是跟皇室沾边的都死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凌夜脸上的神情有所动容,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杯子落在了桌子上。但只是一瞬间,凌夜便恢复了过来。一脸从容的扶起了杯子,神色自然。
    
     凌易听到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仔细的听着老头的回答。
    
     这代国就位于大魏东边不到千里。原本这个国家凌夜是不打算攻的。她答应皇帝的,只是让大魏成为最强的国家,并未许诺过要攻打哪些国家。
    
     代国世代都以商贸和各国友好往来,天下列国都因与代国经商而获取了不少财物。
    
     各国每年的国库收入,大部分都是和代国的交易所得。因此,没有一个国家动过攻打代国的念头。
    
     代国国王宽厚仁慈,城中百姓丰衣足食。总是以国库内的钱财来平定蛮夷,绝不动用百姓一分一毫。
    
     当凌夜兵临城下时,看到代国的军队一个个文文弱弱。就算是正面交锋,想必代国也撑不过半年。
    
     之后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凌夜都没有出兵。这样的国家,这样的仁君,战争只会给代国的百姓带来灾难。
    
     于是凌夜下令撤军,但皇帝的魏军仍没有撤退。她知道,定是皇帝下达了什么旨意了。
    
     皇帝下令,剿灭代国,不许投降。左言接到密旨,对于凌夜的命令,他无须再听从。
    
     代国的军队不是能作战的军队,左言没有告知凌夜,独自出战,只一战便让代国溃不成军。
    
     第二日,代王便穿着一身素衣,举着白旗跪在沙场之上。
    
     一位年约四十的男人,双目含泪。
    
     凌夜独自走到那人面前,只听那中年人脸上闪过一丝凄楚,颤抖的声音说道:“将军仁厚,我代国愿意献出国库中的所有财物。只希望将军不要伤害城中的百姓!本王死而无憾!”说完便是泪流满面,以头叩地。
    
     凌夜眼神冰冷,但内心已是不忍。身后传来了左言的声音:“皇上有令,不许代国投降。格杀勿论!”左言一刀挥下,直击脖颈。
    
     凌夜身形一闪,以腰中佩剑架开了左言的刀。与左言交手的过程中,凌夜只觉得脖颈上微微一痒,似是被蚊子叮的感觉,瞬间只觉得眼前发黑,当下便晕了过去。
    
     待醒来之后,只听闻代国军队拼死一战,可惜这只是以卵击石。左言带领着大魏军队,横扫代国。
    
     皇室中人一一处斩,代国官员皆忠于代王,无一归附。朝中无论文武,皆举剑自刎。
    
     之后凌夜走进代国城门时,只见一片狼藉衰败,代国已成了废墟。尸横遍野,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凌夜望着眼前着荒芜的一切,眼中仍是冰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回到军营,凌夜便骑马回了代国,一句话也没有交代。
    
     每一次入宫求见,都被回绝。凌夜想不到,皇帝会如此对待代国。不仅诛杀皇室中人,还下令屠城。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老者看了看左右,走到人群之中低声说道:“我悄悄告诉你们,我听的人家说啊。这皇帝之所以灭了代国,是因为他那细作的老婆是代国的长公主啊!”
    
     代妃是代国的公主,凌夜早在十年前就知道了。但听这老头说出了,神色又是变了变。
    
     老者随后又摇摇头,叹息接着说道:“哎呀。只是可怜了公主的孩儿了,打出生就见不着娘一面。”
    
     一人说道:“诶?我说你一老头从哪知道这么多事儿啊?难不成,你也是细作?”客人打趣着老头。
    
     老头笑道:“是又如何,你又不是皇帝老爷,难道还要拿我不成。”老头也豪不示弱的还以颜色。
    
     其中一个客人说道:“说真的,这皇帝老儿也真太狠了。人家十四殿下替他打的天下,没想到说废就给废了。”
    
     说完后,喧闹的茶楼也是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面色都显得沉重。对于凌夜被废,每个人心中都觉得不平。
    
     那膀大圆腰的人听了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老头,爷给你五两银子,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吧。”
    
     老头却连忙摆手道:“不说了不说了,你就是给金子我也不说了。老子挣够了酒钱,这就要喝酒去了!”说罢便提着一壶酒,大笑着走出了门。
    
     这个老头真是奇怪,方才还为了几个铜板不惜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去捡。现在有现成的银子,他却又不要了。
    
     待老人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凌夜将茶钱随手扔在桌子上,起身迅速追了出去。
    
     但一到门外,只有人来人往和随行的车辆,老者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凌夜握紧了拳头,狠狠的捶了一下门沿,门上应声裂开几道深缝。
    
     小二见了,连忙上来不住的理论,凌夜似是没看见这样一个人,径直走到马厩牵马。
    
     小二并没有追上来,因为凌易已用一锭银子堵住了他的嘴。
    
     凌夜木然的牵出马,猛然发现马鞍上竟夹着一封书信,抽出书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只写着三个字:暗卫门。
    
     除了那封书信外,信封内还有着一块羊脂白玉。上面隐隐约约的刻着一个字。‘代’。
  

梅动雪前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梅动雪前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风云帝王代嫁妃》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风云帝王代嫁妃第017章不知廉耻屋子里静默了片刻,男人道:“就算我不亲自动手杀你,在这里你也会有许多你意想不到的死法。”“你可当真是无情,吃干抹净了不说,竟然还畏罪潜逃。可惜第二天太后来没能抓住我的奸夫,要不然你和我一起被打入这冷宫,岂不快活?”林青薇又道,“你看你,真狠心,难不成你还真想杀我?”男人一声冷笑,道:“林相家的长女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大抵谁也想不到,却是如此不知廉耻之人。即使留着你这条命,林家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总裁的私助:奶爸别过来015:成为秦子琛身边的第一人“嗯。”苏昀也不知道秦子琛那儿是个什么态度,但是既然奴隶她开车了,应该还是把她当员工的吧:“就是那个演王子的,是秦总的侄女,他今天也来看孩子,就撞到了。”“你也够倒霉的。”安心由衷的“啧”了一声,又说:“我看啊,你的资历,根本不只当一个什么小助理,我就搞不懂,你为什么偏偏要去秦氏,找个小公司,凭你的文凭,履历,怎么也是个经理。”“你不懂。”苏昀抢了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名门佳眷:因婚成爱第16章:她又误会了他帝江酒店,本市最大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顾家的产业。一个总统套房内,喝得神志不清的温暖歪倒在软软的大床上。床边,站着的男人脱去沾了呕吐物的外套,然后半扶着温暖,将她脏兮兮的外套也扒了下来,扔在了一边。外套下是纯白色的衬衫,没能逃过呕吐物的侵染,变得又脏又臭。衬衫上面的一个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开的,随着温暖的呼吸,一双饱满上下起伏,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可能从紧绷的衬衫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夜店风流事》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夜店风流事第十五章升职正说着,胡姐电话响了,有人找她出去有事。胡姐放下电话笑呵呵的对我说,“小弟,你一会儿送小芸回去吧!我告诉你,你可不许欺负她啊……”胡姐的话让我有些尴尬,我呵呵傻笑两声,也没说话。芸姐没开车,送她回去时,我本打算打车。但芸姐却说想走走。我俩就并排在大街上走着。而撸你乖乖的跟在我身后。这一路,我和芸姐基本都没怎么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单独和她在一起,就特别的紧张。平时和别人怎么闲扯都行。但和芸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撩人骄妻不将就》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撩人骄妻不将就》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撩人骄妻不将就第015章慕少住隔壁“啊——”“怎么了?”听见尖叫声,朱朱在电话里问道。谭璇很镇定地转过身,将空间留给趴在地上龇牙咧嘴哀嚎的那个男人,对电话里道:“朱朱,你真是出息了,居然和李明喻勾搭上了,你说的男人居然是他?”朱朱在电话那边有点紧张:“唉,不是,不是的,年年,你听我解释啊。不能因为陆翊是渣男,我就不能和他的室友谈恋爱,对吧?李明喻虽然是长得一般了点,但是他安全啊,用起来也还行,凑合着用用吧。咦,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此爱成劫:BOSS的小妖妻第15章不敢跟他讲条件封萧萧是进入公关部后才知道她的酒量相当不错,一瓶红酒对她来说不在话下,所以她二话不说,接过来仰头灌了下去。放下酒瓶,她面不改色地看着杜云峰:“杜总,请指教我应该怎么做?”“酒量不错,”杜云峰食言了:“不过这种指教得在醉意朦胧的时候才有效果,你直说,你喝多少酒能醉意朦胧?”“三瓶。”“那就六瓶。”这只狡猾的狐狸,她本来就长了个心眼少说了两瓶,没想到他直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虐宠少妻:撒旦的诱惑》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虐宠少妻:撒旦的诱惑》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虐宠少妻:撒旦的诱惑第15章:她很乖“啊……!”只见凯西从那搭建足有一米高的床上城堡上摔了下来,那搭建的假城堡下面虽然有泡沫气垫,但冲击的力道有些大,这么小的孩子还是会摔得生疼的。简凝安想也不想扑过去,一把把凯西拽起来,又替她拿开了头上沾着的亮片,关心询问:“凯西,有没有摔疼?”关心的话语,配上简凝安那焦急的神情,凯西看的愣神。她调皮捣蛋,从这城堡上摔下来已经很多回了,可是从没有一个人,如此焦急的担心过她,

  • 书法正道 人行善举------ 对话正善居写字课堂总裁金连希

    本报记者宋延涛冯小刚的影片《芳华》热播,一个影迷这样感慨:没想到,居然是冯小刚拍出了中国人的致青春。比起那些狗血淋漓的爱情,《芳华》的三观正到令人发指!”电影有着张艺谋式的色彩,陈凯歌式的悲悯,姜文式的黑色幽默,也有冯小刚从《集结号》《1942》延续下来的战争的血腥残酷的暴力美学,它还有懵懂的爱情,年少的傲慢与偏见……对于曾经的岁月,如今暮然回首,在《芳华》中金连希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段懵懂岁月,那段青春的回忆,以及自己目前创办正善居写字课堂所经历的种种历练。金连希用自己的人生岁月告诉自己,也

  • 从佛经中看饮酒、醉酒的三十六种过失

    不饮酒是五戒之一,注意,不饮酒戒指的是滴酒不沾,一丁点酒都不喝,不是说只要喝少许酒不醉就不犯戒了。下面佛经中开示:只要喝酒了(心念已不清净),不管自认为有醉还是没醉,都将有三十六种过失!《佛说分别善恶所起经》:佛言人于世间。喜饮酒醉。得三十六失。何等三十六失。一者人饮酒醉。使子不敬父母。臣不敬君。君臣父子。无有上下。(没大没小)二者语言多乱误。(语无伦次)三者醉便两舌多口。(搬弄是非)四者人有伏匿隐私之事。醉便道之。(自曝隐私)五者醉便。骂天溺社。不避忌讳。(粗口连篇)六者便卧道中。不能复归。或

  • 北漂船长图说四十年之199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