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20:23:3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

第1章 醒与寐

东方玲觉得耳边嘈杂不休,有雨声,有丧歌声,有女人的哭声,还听见有人遥遥喊起“盖棺”二字。推荐http://www.95lady.com/

她挣扎着起身,想看个究竟,只是头剧烈疼痛起来。

眼前所见莫名熟悉却又陌生。堂下跪着数十人,皆丧服素冠上身,停止了哀哀恸哭都惊讶的看着自己,而他们跪着的方向……也是自己?

“家、家主?”

东方玲循声望去,正巧看进对方乌黑眼里。那女子眼中还朦胧着泪意和几分疑虑几分惊喜,她亦是素缟一身,柔亮乌黑的一把长发绾髻只斜入几只素净的白玉钗环,却因为模样出众仍是教人见之不忘。

都说“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这句话用在她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东方玲刚要开口,一颗白玉珠子从口中掉落,她盯着珠子半晌,饭含之礼?

这么说,自己死了?明明之前的记忆是在车祸现场,怎么再醒来就成了古时丧礼?

女子又唤了她几句,她这才回过神来。脑海中的混沌清晰起来。95女性网

身体的主人名为东方凌,东临国首富东方家族嫡子,女子名司徒雪,毒医世家司徒传人,当年司徒遭难,司徒雪流落街头,被东方凌相救,在外称是东方凌的妻子。

可自己明明是女子,东方玲清楚地感觉到。

半晌,她露出笑容,这可比整天坐办公室有趣多了。

东方凌拍了拍司徒雪的手,给她安心的表情,司徒雪在刹那间落下泪来。

“雪儿别哭,我不是回来了么?”

司徒雪抹了抹眼泪,扶东方凌从棺木中出来。

堂下的人还是呆愣,在有人发出一声尖叫后终于乱作一团。

“都嚷嚷什么!有没有一点东方家的样子!”一声暴喝如平地惊雷,人群纷纷垂首站定一边,似乎对来者颇为忌惮。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东方凌挑眉,打量着来者。按理今儿是东方凌出殡的日子,可来人一身海棠色长袍在素白丧服间格外显眼。

此人正是东方凌的叔父,与她的庶出弟弟属一丘之貉,盯着东方家家主位置许久。东方凌原先性子软弱,对二人明争暗斗,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想着可以安稳度日,却不想落得惨死。

东方晋看见东方凌站在他面前,多少会有些许疑惑的,只是不动声色,仍旧转着自己拇指上的翡翠扳指。

“凌儿,你是有心愿未了么?已死之人就不要来吓唬我们这些生人了。”

东方凌闻言笑起来,“您虽是我的叔父,但到底是在东方家,您该称我一声家主才是,你说可对?叔父。说明95lady.com

东方晋变了脸色,话是没错,之前叫东方凌凌儿时,东方凌是敢怒不敢言,怎的这死而复生之后懂得以权制人了。

“笑话,我是你的叔父,你死都死了,还想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不成?”东方晋瞪着东方凌,恨不得在她身上烧出窟窿来。

“谁说我死了,我这不是好端端站在这里么?叔父这么激动,莫不是做贼心虚了?”东方凌笑意更甚,眼里是冰冷和狡黠,不等东方晋说话,便向司徒雪说,“雪儿,我乏了,扶我去歇息吧。”

刚走了几步,又转头向着东方晋道,“劳烦叔父盯着下人们把灵堂收一收,我东方凌回来了。”

东方凌住在东方府东面的镜园,取如镜清明之意,多植翠竹及芳香清雅的时令花卉,园后还有一池药温泉。镜园除家主,家主夫人以及仆役外,其他人不得私自入内。

司徒雪吩咐人端来了热水,东方凌换过衣服从内室出来。【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小说在线阅读白玉冠束起一把青丝,一派干净爽利的模样。若是换上红妆,活脱脱一个俏佳人。

司徒雪见她脸色还苍白着,扯了一件玄狐大氅为她披上。

“凌儿你身体还虚着,我吩咐厨房做了你薄粥,你多少吃一些。”

“不妨事,还是先来解决我们的内忧好了。”

司徒雪是何等聪慧,怎会不知东方凌说的是谁。

“那天二老爷和三爷为了城东绸缎庄的归属来闹事,虽说你身体孱弱,可平时有药吊着,再加上保养得宜,不该那么轻易就气血攻心断了气。网站http://www.95lady.com/二老爷和三爷见你没了,当即要把你入殓发丧,我以礼数不周死守着不放,三爷不得已才同意再多停放三日。可是我也查过了,无论是药材还是药盅汤匙都没有被下药的痕迹。”

“园子里的仆役呢?”东方凌盯着园子外扫洒和修建花卉的仆役,悠悠问道。

司徒雪随她看向窗外,“这倒是未曾注意过。”虽说镜园的仆役都是自己精心选过的,可日子久了,难免有几个生了外心也未可知。

“可以先从负责我衣食的人下手,有问题大抵也就出在这两处了。”

司徒雪颔首,看向东方凌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探究。

“家主,你可饿了?不喝粥可需要我去做一些点心来么?我记着家主最喜蜂糖小点了。”

东方凌闻言看向司徒雪,笑意流转,“雪儿可是对我死而复生有所疑问?”司徒雪面色一白,摇头。

“家主误会了,我只是想家主经过这一番折腾,定是身心俱疲,想着能为家主做些什么以为分担。”

东方凌看着在她面前垂首的司徒雪,这姑娘也是个顶个聪慧之人。只是她的长久沉默,让司徒雪难耐不已。

她确实不是家主,家主虽有心思,但不会如此细密,可她一醒来开口就唤对自己的名字,又不像是冒名顶替。看来若是想知道真相,定是要让眼前的“家主”自己开口了。

东方凌见司徒雪额上冒出冷汗来,多有不忍,叹了口气道:“我累了,明儿再说罢。这坏了心的人,一时半会也改不好的。”

司徒雪这才如释重负,替她掩了窗,在鎏金狮口香炉中添了一把安神香,方才出去了。

第2章 汤药与奸细

东方凌再醒来时,和暖的日光正透过蒙了描梅细纸的窗格洋洋撒下。

司徒雪敲了门,端着熬好的汤药。司徒雪换下丧服,着青色撒花长褶裙,翠绿色暗纹锦缎的腰封将姣好的身材显现出来,站在晨光下,似最精致的白瓷。

司徒雪将药放在床头的小桌上晾着,自己则拉过东方凌的手,为她把脉,脉象稳定,看来恢复得不错。

“我睡了多久了?”东方凌觉得日头不对,转首问她。

“两天两夜,二老爷和三爷那边派人来问过几次,不知他们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司徒雪伸手将桌子上的药碗端起,用汤勺轻轻搅了搅,连贯的舀了一勺,吹温了,递到东方凌面前。

东方凌静静的看着司徒雪熟悉连贯的动作,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浅笑。这么多年,也多亏了司徒雪精心照料,且处处护着东方凌才活到今天。

边喝着药,东方凌边整理着有关原主的所有记忆。正想着,窗外传来细碎的言语,听口气便知道是有人在嚼舌根了。

“听说了吗?家主是被鬼附身了。”

“眼看要进棺材了,结果直勾勾的又坐起来了。”

“快别说了,我觉得这园子里都静的可怕……”园子里的廊檐下几个丫鬟窃窃的议论着。

东方凌不为所动,只是嫌药苦不愿意喝。她显然听到了这些话,司徒雪眉头微皱,看了眼窗外,又转脸看着东方凌。

“平日里家主待他们不薄,可就是揪着家主死而复生之事一直说闲话,没大没小。”司徒雪愤愤道,继而拔高了声音,“让我知道是谁在传闲话,我定要拔了他的舌头!”

此言一出,外面登时便没了声响。

“雪儿,园子里的仆役查过了?”东方凌喝完药,接过司徒雪递来的腌渍梅子,去除口中的苦味。

“未曾,明目张胆去查容易打草惊蛇,可私下查又查不出东西。”司徒雪顿了顿,“家主可有什么想法?”

“现成的方式放在眼前,你还来问我?”东方凌笑起来,眼里尽是狡黠的光。司徒雪似懂非懂,东方凌笑言她关心则乱,俯身耳语几句,司徒雪眸光亮起来。

东方凌觉得时辰不早了,想着总躺在床上也不是事,正要起身,却被司徒雪一把抓住。东方凌看着司徒雪抓过被子凑到自己的鼻尖。只见她的脸色微微一变,眉头渐渐的皱在一起。

“有什么不对吗?”东方凌看到司徒雪这一举动,有意无意的压低了声音问。

“是我疏忽了!这被子被人动了手脚,缎面用与你服用的相克的药液浸泡过,味道很淡,你又常年靠汤药养着,被浓重的药味遮掩着,让人不易觉察。我一直仔细着入口的东西,竟没防住这贴身用的。”司徒雪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将被子换掉。

“雪儿,不急!”东方凌拉住司徒雪,司徒雪抬眼看向东方凌,东方凌迎上司徒雪疑惑的目光淡淡一笑。

“熬好的药还有吗?”

“有。”司徒雪起身将盛药的药罐端到东方凌面前,不解的看着东方凌。

东方凌从司徒雪手上接过药罐,将汤药倒在缎被上。接着又将药罐和药碗砸向地上,二者被摔得粉碎。

司徒雪也被吓了一跳,而后便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家主,家主不是家主!家主不是东方凌!”司徒雪叫喊着冲出门外,院子里当值的丫鬟仆人都听到了东西摔碎的声音,又见一向和东方凌亲近的司徒雪脸色大变惊慌失措的从屋里冲了出来,更加验证了东方凌被鬼附体的话,都惶恐不已。

司徒雪冲到院子里,早有丫鬟上前扶住。

“夫人,怎么了?”一个名叫青儿的丫鬟忙扶着问。

“家主,家主不是东方凌!”司徒雪说完,抬起眼睛飞快的扫了一遍围在周围的几个大丫鬟和园子里常用的几个丫鬟。

“夫人先不要慌,家主虽死而复生,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家主就是家主,估摸着是在下面受了惊,有些防人罢了。”青儿替司徒雪顺气,安抚道。

这时一名丫鬟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红儿,做什么大惊小怪?在夫人面前没个样子!”青儿呵斥道。司徒雪细细打量着红儿,只见她脸色铁青,闻言哆哆嗦嗦站起身,垂手立在一旁,不敢正眼去看司徒雪。

司徒雪嘴角露出冷笑,红儿,这不是二老爷指派到东方凌园子里的丫鬟吗?当时自己和东方凌多留了个心,只分派她做粗使,不曾想还是没有防住。

“青儿你找人去封了园门,任何人不得出入,家主需要静养。”司徒雪顺着青儿的话,淡淡的吩咐一句,又扫了一眼摊坐在地上的红儿转身向东方凌的房间走去。

“对了,家主的被子被汤药弄脏了,一会儿进来换洗一下。”司徒雪走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冲着青儿说着话,眼睛却盯着红儿不放,红儿瞧见了,脸色越发惨白。

第3章 灯与真相

东方凌听着外面司徒雪等人的言论,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个笑容。

她突然觉得无趣,这件事一过,东方府里也就会少个心头大患了。只是一定要想办法将杂草除净才行。

东方凌正想着,司徒雪进来时,见东方凌一身中衣的坐在窗前,忙取了大氅为她披上。这时青儿也进来为换了床上的缎被,收拾了地上的碎碗出去。

“饿了么?我吩咐厨房做了几样小菜,你就着薄粥吃一些。你身子还虚弱,需要仔细将养着。”司徒雪扶了她坐下,拿了梳子将她头发束起,“家主就该有家主的样子,你现在与往日不同,需要树立威信,我命人做了几件袍子,平日里多出去走走,一来消除那些流言,二来对身子也有好处。”

“雪儿,你来。”东方凌若有所思,只拉住司徒雪,司徒雪会意的将脸贴向东方凌。

东方凌在司徒雪耳边嘱咐了几句,司徒雪微微一笑直起身子,说了句“我去安排”便出去了。

折腾了一上午,东方凌觉得身子乏得厉害,她没想到自己身子竟然这么弱,看来平日里还需要司徒雪多加帮衬疗养了。

知道了是谁投毒,对于东方凌而言,这不是她要的结果,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半晌,司徒雪回来了,正巧厨房的薄粥小菜也一同送来了。东方凌由司徒雪服侍着用过了午饭,因为身子孱弱,又昏昏睡去了。

过了掌灯时分,东方凌还未醒来。司徒雪端着汤药来到东方凌床边,准备服侍东方凌喝药。屋子里青儿和两个丫鬟各自忙着事情。

“家主,该吃药了。”司徒雪轻声的叫着东方凌。

东方凌猛地坐起,身子直愣愣的,一扬手将药碗打翻在地,眼睛呆呆地看着司徒雪。

“家主是谁?谁是家主?我怎么会在这里?这副身躯困的我好难受!”东方凌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下床。

屋子里的青儿和几个丫鬟顿时愣住了,司徒雪忙将东方凌抱住。

“家主,我是雪儿呀!家主,你到底怎么了?”司徒雪紧紧的抱住东方凌,哽咽道。东方凌不停的挣扎着,嘴里依旧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言语。

“青儿,带几个丫头进来帮忙。”司徒雪抱着东方凌吩咐着。青儿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应声出去。

东方凌的身子突然又摊了下去,双眼一闭,没了声响。

“家主……”司徒雪叫了一声没有反应,连忙将东方凌放倒,手指伸到鼻尖,试了一下。这时青儿带着红儿等几个粗使丫鬟进来,看到司徒雪这一举动都吓了一跳。

“家主!”青儿紧张的叫了一声,看向司徒雪。

“家主只是昏睡过去了。”司徒雪说着起身来到众人面前。

“家主这次醒来情况不大好,脉象几乎摸不着,又一会儿醒一会儿睡的,只怕过不了今夜了。”司徒雪说着话,眼泪早已“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青儿也垂起泪来。几个丫鬟呆愣地站在一边,只有红儿脸色惨白,紧紧的攥着拳头。

“青儿,你带着两个人你去请族长和长老们吧,我一个外人,家主若真有什么,也得靠族长和长老们做主。”司徒雪含着泪吩咐着。

“是,夫人。”青儿含泪离去。

“红儿,你先帮我照看着家主,我去知会二老爷和三爷。”

“夫人,天色已晚,路不好走,奴婢代替夫人去请二老爷和三爷吧。”红儿连忙叩头请命前去。

“事关重大,只怕你去了交代不清楚。”司徒雪扶起红儿,眼底划过冷意。

红儿无奈,不敢再多说什么。司徒雪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东方凌,用衣袖拭了下腮边的泪水转身出了房间将门带上离去。

昏暗的屋子里只剩下红儿,静悄悄的房间里隐约能听到东方凌均匀的呼吸声。红儿害怕的直哆嗦,一心只盼着青儿和司徒雪能快点回来。

这时,东方凌的床头一盏灯突然灭了,红儿骇了一跳,大着胆子端了桌子上的烛台走向东方凌的床边,准备将灭了的烛台点燃。刚到床边,东方凌忽然从床上坐起,吓的红儿一声尖叫将手中的烛台扔到地上,自己也瘫倒在地。

“我死的冤,还我命来!”东方凌直愣愣地下床,状似僵尸,站在床边眼睛盯着红儿。

“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家主,不是我!”红儿吓得魂飞魄散,背后冷汗涔涔。

“我是被害死的,我死的好冤……被子,这被子真香……”东方凌面部僵硬的说着,一回手将床上的缎被揭起拖着递向红儿,红儿吓得口不择言。

“不是我,不是我!这被子,这被子我已经烧了,不可能!”红儿被吓的语无伦次。

“为什么要害我?”东方凌扯着被子一步步逼近红儿。

“不是我,是二老爷要害你!二老爷让我将你的被子在浆洗过后用药液浸泡,因为家主常年吃药不易觉察,就连司徒姑娘也不会查出原因……家主不要找我,真不是我……”红儿早就被吓破了胆,一口气将所有事情招供的一干二净。

“你胡说!”突然门外一声怒吼,门被推开。院子里灯火通明,族长和长老以及东方凌的叔父东方晋和庶弟东方行都站在门外,司徒雪在众人身后向东方凌微笑。东方行几步向前,扯过红儿低斥道。

“放肆!”老族长迈步进了屋子,扫了一眼东方行。东方凌向老族长福身施礼,哪有半分疯癫的样子。

红儿到这时,才发觉自己被算计了。

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誓不为妃 或 君王请下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19章(第19章 江湖骗子)

    原标题: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19章(第19章江湖骗子)小说名: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第19章江湖骗子“不用那么麻烦。”沉默不语的小七突然出声,抬眼看了下紧闭的朱漆大门,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去。“当……”地一声巨响,那扇厚重的铜皮大门竟然被小七这一脚生生的踹了个大洞。“里面的人,不想死的就给我滚出来!”小七的声音又冷又酷,整个人往那儿一站,一股强大的冰寒之气散发出来,小桃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脸崇拜的看着小七。原来,人家不开门,还可以这样叫门的!果然不愧是绝顶杀手,这股子凌厉的气场当真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9章(第19章 又被坑了)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9章(第19章又被坑了)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第19章又被坑了贾静容喜滋滋地笑了起来,从电话本里找到了段凌希的号码。段凌希第一次见简烙心,就送她一千万的名画!他一向不是爱为女人花钱的主,虽然刚刚回国没什么绯闻,可是今天贾静容就看到了段凌希和一个女模的绯闻。贾静容相信段凌希虽然冲动地送简烙心名画,但也是有一点喜欢她的。“段少,你好,我是简太太。真是打扰你了,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段少……”贾静容焦急地开口,声音还带淡淡的忧虑。那边顿了一下,“原来是简太太,有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9章(第19章 我以为你抛下我了)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9章(第19章我以为你抛下我了)小说名字: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第19章我以为你抛下我了“不!”提到离开,慕初夏猛地抬头,头摇的像拨浪鼓。慕亦风早就猜到,她会这样回答他,他这妹妹的性格,他最了解了,和父亲大吵一架后,她绝对不会,先回头……慕易风沉了沉眸子,盯着她问:“为什么?那个男人有那么好?你倒是给我说说,他什么工作,月薪多少,让你这么痴迷。”面对他的质问,慕初夏又低下头,此刻心底,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在问她。陆景乔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提到要离开他,她的心里就会这

  • 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9章(第19章 解决水患)

    原标题: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9章(第19章解决水患)小说:皇后在上:朕心甚悦第19章解决水患一个三进宅院,足够他们母子几人住了。叶青梧本以为叶南砚会休息几天,谁知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她的门外,才不过五更天,叶青梧刚拉开房门,准备练功。“南砚,你怎么在这儿?”“娘说来了河南之后教我练功。”“……”叶青梧嘴角抽了抽,拉过他的摸了摸他的脉象,“连日赶路不累吗?怎么不多休息休息?”“儿子不累。”叶青梧没办法,带着他去了后院,后院连着一个小树林,连日的大雨冲毁了庄稼和房屋,却没有冲毁这一片树林,叶青梧之前让

  • 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9章(第19章 彻底的倒胃口)

    原标题: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9章(第19章彻底的倒胃口)小说书名: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第19章彻底的倒胃口嘴角勾起浅浅的自嘲,下了楼。“妈,我先去上班了。我去跟那个老中医约一下时间,回头你抽个空,我陪你去看看。”拢了拢披肩,说实话,常年久居高位,不管什么时候,她对自己的着装仪态要求都很高,习惯了一板一眼的沈安然有点不太习惯此刻这种过于女人味的装扮。“早饭都做好了,吃过了再去上班吧。”曹桂兰放下手里的鲜花,然后起身走了过来,拉了拉沈安然的手。“呀,这么凉,怎么不多穿点衣服?你在这儿坐会儿,我让六

  • 浮生运途19章(第十九章 欺压太久)

    原标题:浮生运途19章(第十九章欺压太久)小说书名:浮生运途第十九章欺压太久第十九章欺压太久从刘光振的办公室里出来,不知是怎么回到三楼的办公室的,陈功感到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秘书长的话余音绕耳,让他有些不能自持。眼看着就要让郑芳芳给调出秘书一处,任人宰割,突然之间却是要成为市长的秘书,这让他感到有一种眼看要在云端跌落,突然让人给扶了一把,最后青云直上的感觉。秘书长不但向他宣布了市长的决定,而且还向他讲了几点身为高义珍秘书需要注意的事项。这些事项,陈功平时都知道,身在秘书一处,其实全都是高义珍的秘

  • 潮流天王19章(第十九章 我们那时候比你惨)

    原标题:潮流天王19章(第十九章我们那时候比你惨)书名:潮流天王第十九章我们那时候比你惨宋铮怎么都没想到,接下来,他们要拍戏的地方居然会是他曾经刨食的地方一一梦缘夜总会,那个曾经对宋铮百般不待见的经历薛胖子这会儿正拉着张园的手,唾沫横飞的说着什么,听他的意思,好像是要让张园在电影里,给梦缘夜总会打打广告。“就这样,先给这门脸儿来一远景,然后层层推进,最后就在我们这招牌上,来一大特写,怎么样?您要是能答应,什么场地费不场地费的,全免了!”宋铮注意到,张园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嘴角一个劲儿的抽抽,这个

  • 女神我来也19章(第十九章 有星爷那样的传奇人物吗?)

    原标题:女神我来也19章(第十九章有星爷那样的传奇人物吗?)小说:女神我来也第十九章有星爷那样的传奇人物吗?“小凡,你要干嘛?你可不能再做傻事了。”“没事,我自有分寸。”项少凡知道刘萍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他已经不再是十年前的那个年少无知的少年了。周慧此刻也一脸担忧,听了项少凡的话,急忙问道:“少凡,你要干嘛?”“没事,我以前不是十年前的我了。”项少凡对着周慧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周慧看着项少凡的笑容,不知为何微微一愣。“呵,你想多管闲事,路见不平啊?”这时黄毛怪叫一声,刚刚被项少凡看了一眼,浑身不由

  • 至尊归元18章

    原标题:至尊归元18章小说书名:至尊归元18震惊楚王,混沌丹经!夜已深,客人们相继离去……楚轩和楚啸天打了一声招呼,就要回他的青竹园好好休息,毕竟今日他也累了一天。“轩儿……”可,楚啸天却忽然叫住了他。“父亲,还有什么事?”楚轩停住脚步,疑惑的问道。“臭小子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的?”楚啸天没好气的瞪眼,旋即朝外面走去,背着楚轩招了招手。“呃……”楚轩表情一滞,在几经犹豫之后,却是快步跟了上去。没有下人陪同,父子二人很快来到了一处花园中坐下,四周夜凉如水,在楚啸天的吩咐下,没人敢靠近这里。“说说

  • 冬季恋歌18章

    原标题:冬季恋歌18章小说:冬季恋歌第18章青梅竹马是最短命的恋情“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今天就提前下班。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准时在机场回合。”经过了几天黑白颠倒的忙活后,总算是把竞拍的方案完美地写完了。林寒让下属都回去后,才拿着手上的文件走进了总裁办公室。“这里份是完整的方案,你看一下吧。”林寒把文件放到顾离川的桌面上。顾离川正坐在办公椅上假寐,听见林寒进来,才睁开了眼睛,拿起文件翻了几页,“我非常相信林副总的能力。”林寒挑挑眉,不以为然地说,“还是请顾总签个名,今天就要发往洛杉矶备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