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乡村那些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31: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乡村那些事

第一章山美水美人更美

时值深秋,夕阳西下,微风中带着深秋的丝丝凉意,和煦的阳光泼洒在玉溪泛起粼粼金光,山水风景如画,一条小船乘着风向前行,打破玉溪平静。【乡村那些事】小说在线阅读

赵铁柱奋力拉起水中的渔网,随后扔在船上,渔网中偶尔挂着一些倒霉的鱼虾,身后的美妇用巧手从把猎物解出来,扔进桶里。

赵铁柱看着这片山水,心中一叹,自己读了个四流大专,毕业了在城里也找不到工作,到头只能无奈选择回村耕田打渔。

“柱子,累了吧,先喝点水。”

身后的美妇,擦了擦光洁额头上的汗水,笑着递给赵铁柱一瓶水。

这美妇是玉溪村有名的寡妇林秀娘,早年嫁给一个病秧子,才生了个孩子丈夫就病死了,一个人艰辛的拉扯孩子,颇得村里人的关照,同情这娘俩生活不易,更何况林秀娘还是个美人儿,不少单身汉踊跃献殷勤。

赵铁柱接过水瓶仰头喝起来,林秀娘抬头望向赵铁柱那上下滚动的喉结,身材健硕,身上的汗衫被汗水打湿,显出结实的胸膛,让她一阵脸红心跳,心里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赵铁柱喝完水,把水瓶递给她,看到林秀娘脸有些红,便疑惑道:“秀娘嫂子,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

“没事没事,柱子,去城里上学处过对象没?”林秀娘放下手里的活计,休息一下,就攀谈起来。版权http://www.95lady.com/

“哪能呀,城里的姑娘眼光高着咧,哪能看上我这穷瓜子。”赵铁柱自嘲道。

“穷咋滴,人穷志不穷,总有一天柱子也能娶个城里姑娘。”

“谢嫂子吉言咯,是不是城里的倒是无所谓了,要是能找到像秀娘嫂子这样的我也满足。”赵铁柱居高往下瞟了几眼,林秀娘丰满诱人的曲线展现眼前,秀丽的脸庞上白皙水嫩,一对水汪汪大眼,勾人心魄。

“你胡说个啥,像嫂子哪样的?”林秀娘白了一眼赵铁柱说道。

“嫂子贤惠呀,人又善良,又能持家,还・・・・”赵铁柱说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乡村那些事】小说在线阅读

林秀娘被他说得有些害羞害臊的,但还是好奇问道:“还什么?”

“还长得真好看!”

“就你嘴巴甜,真不知道哄了多少姑娘。”林秀娘红着脸白了一眼赵铁柱,心里忽然泛起一丝涟漪。

赵铁柱一屁股坐到林秀娘旁边,在河鲜味中还能嗅到淡淡体香,说道:“哪能呀,我说得可都是真话,这村里我还没看到比嫂子你漂亮的呢!”

赵铁柱一副认真的表情,倒是把林秀娘逗乐了,用手打一下赵铁柱结实的臂膀,笑骂道:“你嘴巴是不是抹了蜜了?还不去收网,太阳都快下山了!”

“是不是抹了蜜,秀娘嫂子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赵铁柱嘿嘿一笑,连忙站起来说道。

“好呀,你还敢调戏我,看我不告诉赵家大嫂。”林秀娘腮帮子一鼓,假装生气的说道,赵铁柱连忙求饶,老老实实收起网来,偶尔还回头瞟几眼。

林秀娘其实年纪也不大,村里人结婚都比较早,林秀娘现在也才是二十四五左右,相貌还如此美艳,赵铁柱哪能忍得住不多看几眼?

林秀娘坐在船尾,弯着腰处理网里的鱼获,有些宽松的领子,里面的峰景,让人看着就会情不自禁的陷入进去。

真他娘漂亮,要是能跟她睡上一晚,少活一年都愿意!赵铁柱心里感叹嘀咕道。【乡村那些事】小说在线阅读

林秀娘偶尔也抬头起来看,就看到赵铁柱转过头去,就知道这小子时不时偷看自己,心跳加速,红着脸低头处理手里活计,但胸口还能感受到那有些温度的视线,放佛有无数蚂蚁在她胸口爬来爬去,心里越痒,一股酥麻的感觉往下走。

林秀娘特意避开赵铁柱的目光,就像没抓到赵铁柱偷看那样,好在太阳快下山,天色渐暗。

“柱子,还有多少网?”林秀娘抬起头问道。

“还有十米左右咧,很快就拉完上来了!”

“柱子,要不是你帮我,我还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呢,改天来嫂子家吃饭,嫂子给你做顿好吃的。”林秀娘感激道。

“嫂子不用那么客气,都是村里人,帮衬一下是应该的,更何况帮的是秀娘嫂子你,多少人都排队等着呢!”

林秀娘又是给赵铁柱翻了一个白眼,笑骂道:“柱子你就会油嘴滑舌的?”

赵铁柱不服气了,回头抬起双臂,露出健壮的臂膀,说道:“瞧我这身材版,不止能说,还能干。”

不过这话一说出口,咋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林秀娘愣了一下,立马脸红啐赵铁柱一声,双腿间一股酥麻的感觉涌上来。95女性网

就这这个时候,船忽然剧烈摇晃起来!

毫无征兆的摇晃,赵铁柱一个脚下没站稳,踉踉跄跄的,一下子扑倒在林秀娘身上!

“砰!”

赵铁柱的头一下磕在船板上,磕出一个口子,鲜血直流,赵铁柱暗哼一声,趴在林秀娘身上,感受到温热柔软的触觉。

林秀娘被忽如其来的赵铁柱压住,扑面而来的是一种特有的男人味道,顿时让她有些心慌,想把赵铁柱推开,但自己力气又不够,只能任凭赵铁柱压着!

赵铁柱磕到脑壳,头还有些晕晕乎乎的,摇摇头,发现身下正压着林秀娘,沁人的体香钻进鼻子里,很好闻,赵铁柱鼻子抽动一下,吸得有些贪婪。

“还不起来,想压着我到什么时候?”林秀娘压抑心里的慌乱,见赵铁柱清醒过来,连忙说道。

赵铁柱不敢继续放肆,赶忙起来,这个时候脑袋一阵刺痛,鲜血又开始流了下来,真他娘疼!

林秀娘坐了起来,这才看到赵铁柱捂着额头,流出了鲜血。

“柱子,你怎么了?没事吧?”林秀娘紧张的关心道。

“没事,就是一点小伤。”赵铁柱拿开手,发现已经不流血了,但还有些隐痛。说明95lady.com

“给我看看。”

林秀娘说着,踮起脚尖看到赵铁柱的额头开了一个小口子,血已经止住了,但还是有些触目惊心,林秀娘下意识用嘴巴向伤口吹气。

“还疼不疼?”

赵铁柱低着头看到,起伏的风景,心神荡漾,哪里还注意脑袋痛不痛?

林秀娘见他没回答,往下一看,就看到赵铁柱正盯着自己的胸口,俏脸一红,这人怎么这样?

连忙把赵铁柱推开,这个时候船又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咚咚咚!”

船底传出撞击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撞床底!

第二章湿润的触觉

赵铁柱怕林秀娘摔下来,一把拉过林秀娘的手,扯到自己的怀里抱着,温香软玉,林秀娘下意识的双手环抱紧赵铁柱的腰躯扶稳。

船晃得很厉害,就像快要翻船似得!

忽然又开始恢复平静,船慢慢的稳下来,林秀娘见自己抱着赵铁柱,强烈的男人气味侵袭着她,心慌意乱,脑子里涌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赵铁柱也没注意,放开她跑到船头去查看一下,发现又毫无动静,水面很平静!

“柱子,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是玉溪神出来了?”林秀娘从小生活在村里就听说这玉溪住着玉溪神,有时候会打翻来这里打渔的船,这些都是村里老人的话本儿。

赵铁柱是出去见识过的人,哪里信这些怪力乱神,笑说道:“哪有什么玉溪神,指不定是有条大鱼呢!”

“咱们还是赶紧收了网回去吧!”林秀娘心里打怵,害怕说道。

赵铁柱应了声,继续去收网,没想到忽然网的另一头生出一股巨力,一下子把赵铁柱拉进水了!

赵铁柱在掉进水里,下意识就要游上来,他自认为自己的水性还是不错的,但无论他怎么游竟然都无法游上去,发现自己在原地不停的划水!

忽然赵铁柱眼前一黑,他的意识就沉入无限的黑暗当中了,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一道亮光刺破黑暗,在黑暗的意识中从远到近,光亮逐渐放大,一条金光灿灿的锦鲤鱼,散发着神圣的光辉游到赵铁柱黑暗的意识近处。

在意识里赵铁柱睁开双眼,他浑身光秃秃,望着这条奇怪的神圣锦鲤鱼,锦鲤鱼在他面前游来游去,然后轻触过赵铁柱的额头,额头的伤瞬间愈合!

锦鲤鱼忽然化身一颗散发圣光的珠子,停留在赵铁柱的双唇上,赵铁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其中温润的触觉,而且散发着非常诱人的香味!

赵铁柱不自觉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忽然珠子咻的一下转进他的嘴巴里,消失不见,黑暗袭来,传来林秀娘的喊声。

“柱子,你快醒醒!”

赵铁柱慢慢睁开双眼,却林秀娘俯身吻下,拉开自己的嘴巴,一阵温热呼吸吹进来!

赵铁柱下意识的舌头伸出来,顿时又把林秀娘惊吓起来,看到赵铁柱终于醒了,焦急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想到刚刚赵铁柱无意识的时候,竟然舔了自己,顿时就觉得有些心慌燥热!

“柱子,怎么样?你没事吧?”林秀娘压下心思,紧张问道。

赵铁柱恋恋不舍的吧唧吧唧一下嘴唇,这才反应过来,说道:“没事没事,我这是怎么了?”

林秀娘一看他这模样,甩给他一个白眼,不过脸红心跳的,因为双唇还留有一些余味。

林秀娘扶着赵铁柱坐起来,赵铁柱现在觉得浑身轻松,头脑清晰,刚刚脑袋上的伤口也不痛了,用手摸了一下,发现一家结痂了,难道刚刚在水里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林秀娘看他呆愣模样,担心道:“柱子,你怎么了?”

“嫂子我真没事了,不用担心”赵铁柱心里疑惑,但这事先放在一旁,连忙说道:“嫂子,现在天已经快黑了,咱们赶紧先收拾东西回去吧!”

他站起来,这才发现林秀娘早已浑身湿透了,肯定是刚刚下水救自己弄湿了,衣服都粘着身体,更显得身材丰满,凹凸有致,让赵铁柱看得一阵眼直!

赵铁柱压下心底的热气,把最后的渔网收了,然后撑着小船回去,赵铁柱还帮忙提着鱼获,扛到林秀娘家才算完事,全部忙完林秀娘想留赵铁柱下来吃个便饭,但赵铁柱忍住诱惑还要回家里帮忙拨苞米粒,老头子自己一个人肯定做不完的。

回家途中,天色已暗,圆月初升,赵铁柱凭着依稀的月光,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林秀娘家住在村尾,离村头还有一段路程,乡下有没路灯,怪阴森森的。

赵铁柱哼着小曲壮胆,忽然前头几个人影,传来一声娇叱。

“王癞子你想干嘛!”

赵铁柱赶过去看看发生了啥事。

“这不是看你背得辛苦嘛,我们来帮拿点,不用客气!”

王癞子嬉皮笑脸道,但眼睛就盯着眼前那女孩的背后的一朵灵芝,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只见那灵芝足足有小孩儿的头颅大小,一看就不是凡品!

“不用了!麻烦你们让开!要不然我就告诉爹爹!”女孩警惕的看着王癞子,王癞子是村里出名的二流子,专门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他跟隔壁几个村子的二流子也有关系,甚至传跟县城里的混子也有关系,没人敢得罪他,任凭他在村里为非作福。

“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也是好意,你们说是不是啊?”王癞子嘻嘻哈哈的跟身后的王二狗和孙二蛋说道。

孙二蛋留着鼻涕,哼哼唧唧的说道:“额・・・・恩,对对!”

“孙二蛋你敢跟着王癞子,回头我爹爹就会教训你!”女孩握紧背篓的带子,瞪了一眼孙二蛋说道。

孙二蛋连忙紧张的说道:“不・・・不要”

“你这丫头,跟着我就咋滴,还怕你李家不成?赶紧给我拿来!”王癞子脸皮挂不住,怒火上来,直接动手就抢,王二狗也跟着动手。

女孩死死护柱,但经不住王癞子动手抢,女孩被推倒在地,灵芝从背篓掉了出来,黑暗中王二狗一脚踩上灵芝上。

咔!一声灵芝变了两瓣,女孩好不容易摘下灵芝,顿时眼眶就红了,泫然欲泣。

“你个狗腿子,怎么不看着点,现在也不值钱了!”王癞子敲了一下王二狗的脑袋,王二狗吃痛一声。

“几个大男人就这样欺负个女孩有意思吗?还是欺负同村的,你们还药店碧莲吗?!”

“谁!”

黑暗中赵铁柱走出来,还是晚了一步,看到到女孩跌坐在地上一副要哭的模样,王癞子手里拿着碎成两瓣的灵芝。

“我说是谁呢,这不是我们村的大学生铁柱吗?”王癞子笑道,嘴角勾起一丝狠笑,警告的意味非常明显。

“铁柱?铁柱你回来了?”孙二蛋一看是赵铁柱开心喊道。

“二蛋,你怎么跟这样的人渣混在一起?也不嫌丢份?”

“铁柱,他说能带我吃香喝辣的,所以・・・・・”孙二蛋擦了擦鼻涕,弱弱的说道。

“赵铁柱你说谁呢,找削是吗?”王癞子怒瞪了一眼赵铁柱。

“还能说谁,你不是应了吗?”赵铁柱最看不起这些霸凌乡里的人渣了,说话也不用客气。

“我看你是皮痒了!”

王癞子抬手就是一拳直冲赵铁柱面门,赵铁柱心里没害怕的,他一米八的大壮汉,而王癞子身材瘦,打架可不怕,一把抓住王癞子的拳头,反手关节一扭,骨头咔擦一声响!

“啊,放手!你快放手!”王癞子手腕一阵剧痛,连忙叫喊道。

赵铁柱忽然就惊觉自己的力气大了不少,一下子就能把人的手腕掰折了!

“扔下灵芝,滚!”他继而用力,王癞子直喊疼,连忙放下手里的灵芝。

赵铁柱把手松开,王癞子捂着手吃痛,抬头狠狠瞪了一眼赵铁柱,孙二蛋犹犹豫豫下被王二狗拖着离开。

赵铁柱捡起地上的灵芝,忽然一道光从他手掌射出,映在灵芝上,灵芝破碎的地方竟然开始生长粘合!

第三章容易害羞的小妮子

灵芝碎成两瓣,三分之一的地方已经重新生长粘合在一起,也就是刚刚的一瞬间的事情!

赵铁柱丈二摸不着头脑,难道刚刚的梦境是真的?

刚刚也发觉自己的力气大了不少,可以一下掰折人的手腕,加上刚刚那道奇异的白光,他娘的忽然发现自己拥有特殊能力了,不禁心喜,但想继续修复灵芝,但无论怎么摆弄,都毫无反应了。

赵铁柱放下继续研究的心思,有时间再好好研究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转身看到那女孩还坐在地上。

“你没事吧?”

“我・・・・我脚扭到了。”

女孩可怜兮兮的望着赵铁柱,指了指自己扭伤的左脚。

赵铁柱蹲下来直接卷起女孩的裤脚,脱掉女孩的鞋子和袜子,一只秀美的玉足救像拨开的荔枝一样白莹如玉展现在面前。

握在手里一片滑腻,小巧可爱的脚趾头也毫无角质,赵铁柱不禁心中暗动,但看到脚腕处一块红肿起来的地方,还真是扭伤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筋骨。

女孩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握住脚看,脚心一阵酥麻赶,脸就开始发烫起来,害羞的低下头,但还是好奇的双眼还是偷偷看着,赵铁柱虽然长得不帅,但刚刚赶跑王癞子的时候还别有一番魅力!

“我帮你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赵铁柱端详着玉足,一脸正经的说道,不过他确实会看,在学校的时候,打架也是常事了,伤筋动骨也不少,自己也就会一些这方面的技巧,还真是书读得不多,反而学了一堆杂本事。

把玉足轻轻抬起来,因为光线不足,他要靠得更近,才能查看筋骨的位置,靠近了才闻到脚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毫无汗臭味,难道女人的脚都这么香?

忽然热乎乎的鼻息喷到脚上,女孩脚心一阵瘙痒,感觉脚上有些敏感,一股酥麻的电流传遍全身,让她不禁轻哼了起来。

“怎么了?弄疼你了吗?”

“没・・・・没有”女孩觉得自己脸快要发烫烧起来一样,顿时红的像个熟透的小苹果。

“你的脚是不是喷香水了?”赵铁柱调笑道。

“才没有呢,是我爹爹给我做的泡脚药!”女孩摇摇头说道。

赵铁柱不置可否,按了按脚腕处,女孩疼得吸了口冷气,赵铁柱按了之后才知道筋骨没伤到,只是伤了肌肉,消肿了就没事了。

“好了,你没伤到筋骨,我背你回去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赵铁柱提议说道。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女孩感激的看着他。

赵铁柱转过身,双手一拉,就把女孩拉上了背,顿时就从背部传来柔软的感觉,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赵铁柱就这样背着美女往村头赶,女孩双手紧紧环抱着赵铁柱,感受后背的健硕有力,心底涌起丝丝甜蜜羞意。

“对了,美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段路程,两人都不说话,怪尴尬的,赵铁柱打破沉默说道。

“李碧莲”女孩靠着赵铁柱的背轻声说道。

“我是赵铁柱,你不是这个村里的吧?我从小在村里长大,看着你是个生面孔。”

“嗯呢,我跟着爹爹才搬到玉溪两年,爹爹说这边野生草药多,在村里开了家草药铺,但经常会有人来找爹爹麻烦!”说起药铺李碧莲嘴巴一鼓,村里那些做官的看到李家药铺靠着采摘野生草药,赚了一些,就经常会登门敲一些钱。

“村子里穷惯了,看着谁家过得好就像要打大户,那些做官的从来不想解决实际问题。”赵铁柱感叹的说道,玉溪村坐落在深山里,道路又不通,只有一条危险的盘山泥路,要不然是经常还有一些物资交流,村子还真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

玉溪村从未摆脱过县里贫困村的名头,每年都有市里扶贫资金拨付下来,但村子里从来没看到钱的影子,就算拨付下来,还真没有落实到村子的建设上,现在村子里大都靠着几亩田地养活全家,再做点零手工赚些微薄的钱罢了。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不禁长叹一声。

“铁柱哥怎么叹起气了?”李碧莲伸出小脑袋,看着他好奇问道。

“我在想以后村子什么时候才能脱贫致富,这个恐怕极为困难了”赵铁柱摇头苦笑道。

“铁柱哥以后肯定能带领大家致富的!”

“你这么相信我?”

“因为・・・・・因为铁柱哥是好人呀!”李碧莲红着小脸柔声说道,又羞涩的把头埋到赵铁柱的背后。

“你都说几次谢谢了,我耳朵都要起茧了。”赵铁柱觉得这小妮子还真是够天真的。

两人就这样聊着天很快就到了李家药铺了,赵铁柱把李碧莲从背上放下来。

“铁柱哥,真是麻烦你了!”李碧莲感激的说道。

“不用跟我客气了,快回去吧。”

“以后・・・以后铁柱哥记得过来找我哦!”李碧莲鼓起勇气,但又因为羞涩的原因,声音又变小了。

“恩,会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就先回去!”赵铁柱心情愉悦的跟她告辞,转身回去。

回到家里时间都快晚上九点多了,赵铁柱刚踏进家门,就看到老妈双手叉腰等着他。

“你小子又去哪鬼混了?都这个点了才回来!”

“妈,我下午去帮秀娘嫂子收渔网去了。”赵铁柱看着老妈怒气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说道。

“光帮别人家忙了,今天你爸他一个人辛苦剥了苞米,手都裂了!你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送你去读书,就想你在城里混个人样,现在回来了也不知道多帮忙!”

老妈唠唠叨叨的训斥着,赵铁柱就一边乖乖低头受训,老妈说的内容无非也就是家里多辛苦供他读大学,期望多大之类的。

赵铁柱也实在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也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听训了,但心里每次听到这些训斥,也确实心里觉得对不起父母,也就更像做一番事情!

“得了得了,还有完没完了,先让孩子吃饭去,别饿着。”赵父在屋里听不下去,出来帮赵铁柱解围。

赵铁柱如获圣旨,连忙小跑去吃饭。

这一晚赵铁柱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家里也过上好日子!

乡村那些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乡村那些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牌老公宠妻上瘾15章(第15章 她是他舅母)

    原标题:大牌老公宠妻上瘾15章(第15章她是他舅母)小说书名:大牌老公宠妻上瘾第15章她是他舅母车子开了十几个小时才停了下来,佟少澜回头看了陆丽丽一眼,说:“下车。”陆丽丽“哦”了一声,下车看见是医院。佟少澜也下了车,转身往医院里走去,保镖们扶着昏迷不醒的徐芊芊跟着他走,陆丽丽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佟少澜把徐芊芊和陆丽丽带进医院,简短地安排了一下,陆丽丽听见他叫医生给她们检查身体。检查过后,医生说徐芊芊被注射的药物剂量比较大,需要住院排除。陆丽丽的身上有许多伤,也需要住院治疗,她们被送进了特等

  • 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15章(第一卷 浴火重生第15章 家宴)

    原标题: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15章(第一卷浴火重生第15章家宴)书名:锦绣凰图:重生侯府嫡女第一卷浴火重生第15章家宴入夜,侯府清园灯火明亮,房内长桌上饭菜香气扑鼻,下人们端着饭菜不停的在屋内穿梭,侯飞凰去清园前喊来清泉清海吩咐了几句才过去入座。侯老爷上座,顺下来左侧是赵姨娘,柳姨娘,侯文煜,侯青莲,侯明溪,而右侧则是叶姨娘,侯飞凰,侯云锦,侯倾歌。因着难得一家团聚,所以即使侯明溪在关禁闭也是将她请过来了,一家十口坐在饭桌上心思各异,身后站着各自的丫鬟婆子。“二姐姐,几日不见你又好看了。”说这

  • 暗夜盛宠:老公么么哒15章(第一卷 重生醒来,再续前缘第15章 舞池)

    原标题:暗夜盛宠:老公么么哒15章(第一卷重生醒来,再续前缘第15章舞池)小说书名:暗夜盛宠:老公么么哒第一卷重生醒来,再续前缘第15章舞池“小悦,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我差点冲到厕所去救你了。”凌沐沐说话向来都是口无遮拦,动不动就喜欢乱想,估计她刚才已经给她设定了好多个故事了吧。对上凌沐沐挤眉弄眼的脸,齐悦心领神会的看了眼夜爵,表示知道有这个人物的存在了。“哎哎,看到帅哥你怎么也不表示一下啊,我刚才还以为他是小路的那谁了,嘿嘿。”说完,眼睛还瞟了一眼对面的夜爵。虽然这人是冷了一点,但是小说里不都是

  • 异世逆凰:盛宠一品邪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 公子凤离湛)

    原标题:异世逆凰:盛宠一品邪妃15章(第一卷第15章公子凤离湛)小说:异世逆凰:盛宠一品邪妃第一卷第15章公子凤离湛定远侯府那么大,她倒是知道怎么回去,此番出来也只是想要提前去风月阁定点查看一下,明日云贵妃和公主有没有可能耍什么把戏。结果出师不利。一大波的人流蜂拥了上来,差点把她整个人都挤散了。“京城第一美人放宫灯,大家都去看看啊!”京城第一美人儿,不是云若雅,云若天的妹妹?好好相府的千金,怎么跑出来放河灯了呢?这边秦七七兀自在狐疑着,那边又有一群女子的尖叫声。“快看快看,辰王,端王,安王殿下都

  • 盛宠33天:首席情有独钟15章(第15章 故意的疏离)

    原标题:盛宠33天:首席情有独钟15章(第15章故意的疏离)小说:盛宠33天:首席情有独钟第15章故意的疏离“恩,一直都有。”最终,顾南笙点点头,大方的承认。然后她解释道,“不过你别误会,刚刚那条微信,我不是利用你故意给别人看的,我是真的想感谢你而已。”霍然坦诚的笑了笑,“我明白,你不用解释。”顾南笙只觉得有些尴尬,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很晚了,我们回去吧。”“恩,我送你。”两人走出来的时候,霍家的司机已经等在酒店门口。奢华的奔驰房车,霍然先一步打开车门,顾南笙也不矫情,直接上了车。也许是因为有司

  • 索爱成婚之帝少宠妻无度15章(第15章 相信我好吗)

    原标题:索爱成婚之帝少宠妻无度15章(第15章相信我好吗)小说:索爱成婚之帝少宠妻无度第15章相信我好吗她没有着急的冲出去,而是等着他上来,再偷偷进他的房间,不然惊动了他的父母,事情会更糟糕。慕言希根本不知道家里多了一个人,回到卧室便脱了湿淋淋的衣服疲惫的进了浴室,等他洗完出来,正背对着房门擦头发时,突然一个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女人纤细的手臂紧紧的抱在他精窄的腰间。“什么人?”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毕竟大半夜的突然被一双冰冷苍白又枯瘦的手从背后抱着,换做谁都会心里一惊吧。“言希,是我!

  • 婚途漫漫:总裁追爱108式15章(第15章 你别乱来)

    原标题:婚途漫漫:总裁追爱108式15章(第15章你别乱来)小说名字:婚途漫漫:总裁追爱108式第15章你别乱来米洁茜终于正视麦可卿,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垂在身侧的双手握得紧紧的,娇笑着的脸顿时像萎掉的花一样难看。麦可卿这一段话没别的意思,卓皓霆让她不好过,他也别想着好过。当然,如果这位米小姐真的能够因为嫉妒真把她弄出龙庭园那就再好不过了。果然啊,卓皓霆这么能忍的人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还真是在乎这位米小姐呢。接下来的剧情是超乎麦可卿想像的。在麦可卿的想像中应该是卓皓霆真怕这位米小姐吃醋,把她送出龙

  • 绯色豪门:老婆跟我回家15章(第15章 根本就是个恶魔)

    原标题:绯色豪门:老婆跟我回家15章(第15章根本就是个恶魔)小说:绯色豪门:老婆跟我回家第15章根本就是个恶魔陆离就是一只老狐狸,喜欢别人畏惧他、把他捧得高高的,说白了,他就是变态,心里有问题。顾笙歌以为南黎川是个谦谦君子,在势力上应该和陆离抗衡,但是她再一次错了,提起裙摆,转身要出舞池。手腕被陆离一把扣住,他那老谋深算的眼神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的胸口,她伸手挡住,怒骂道,“看什么看!将你的狗眼收好。”他笑的更好看了,“又不是没看过?我还摸过,而且我今晚还要继续摸。”她很想骂他一句,去死吧!可是那

  • 老公好可怕:萌上麻辣小鲜妻15章(第15章 爸爸)

    原标题:老公好可怕:萌上麻辣小鲜妻15章(第15章爸爸)书名:老公好可怕:萌上麻辣小鲜妻第15章爸爸紧张望向打开的房门,洛情川心都提到了嗓门上,大气也不敢出。“情川别害怕,是爸爸。”房里走出来的男人,看见她惊喜叫了声。父亲?看着有些时间没见,人好似苍老许多的父亲,洛情川在心里叹息一声,便妥协的点了点头,走进屋子里。“您怎么找到这里来呢?”给父亲切了茶,她安静的问。来这里的事情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更没有跟父亲说了她在这里住。父亲的确是父亲,千真万确。还能怎么办,赶走吗?在最危难时是这个男人救了她一

  • 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15章(第一卷 风华帝都卷第15章 让你死翘翘)

    原标题: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15章(第一卷风华帝都卷第15章让你死翘翘)小说书名:狂凤逆天:邪王蚀宠小毒妃第一卷风华帝都卷第15章让你死翘翘美人,怎么招呼都不打就打算走了,跟本少爷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华服青年伸出手就摸上东方天曦的小手,脸上露出沉醉的神色,这小手那滑嫩。东方天曦的脸上始终是淡淡的笑容,只是那双眸子之中一片的冰冷,这家伙,简直就是找死。她半眯起眼睛,笑的那是一个灿烂万分,柔声开口:“少爷,奴家的手摸起来舒服不?”“舒服,舒服。”华服青年不住的点头,还没说完,就被东方天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