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仙侠奇缘:欢情薄】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34: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仙侠奇缘:欢情薄

第一章:再相遇

入夜了,晶莹的月光洒下来,映得山间斑驳一片。【仙侠奇缘:欢情薄】小说在线阅读夏虫鸣唱,充满了一片宁静的气息,这是一个美好的夏夜。这样的夏夜无疑是使人心情愉悦的,隋风牵着马走在林间,不急不缓地,并无休息的意思。他慢悠悠地走了一会,渐渐听到了水声。马儿轻轻打了个响鼻,似是对主人倾诉自己的“渴”望。隋风笑着摸了摸它,颇有些宠溺的说了声:“知道你渴了!”随即牵着马儿向前走去。

  不多时,他们的眼前便豁然开朗了起来。那是一个幽静的水潭,其上一挂白练似的瀑布宣泄而下。推荐95lady.com潭边夏花烂漫,青草依依,一阵微风拂过,粉嫩的花瓣悠悠落于水中,在明亮的月光中,微微泛着荧光,形成一幅绝美的画面。然而对于游遍名山大川的隋风来说,这景色虽怡人,却也司空见惯。可是当他走近前时,他的视线却胶着在水潭的中央不能自拔。

  一个女子伏在一块突出水面的岩石上,专注的盯着潭水。一头乌黑的长发倾泻在她的身上,一路蜿蜒铺泄在石上,甚至洒落在幽深的潭水中,微微飘荡。几滴晶莹的露珠颤巍巍的粘在她卷翘的睫毛上,那般的空灵魅惑。莹莹的月光仿佛全部聚拢在了她的身上,莹白的肌肤似乎有微微的光晕流转,美得让人无法直视。网站http://www.95lady.com/那一刻,隋风甚至屏住了呼吸,下意识的,他甚至觉得只需他轻轻的呼气,这个如精灵般的女子便会随风飘散。

  只是一人一马闯入的声音终究惊动了她,女子抬起长长的睫毛,微侧头看着他们,神色有少许的惊讶。她的眼睛似乎把漫天的星光全部揉碎了盛在里面,带着不可抗拒的引力将人深深地吸引。奇妙的是,隋风在这绝美的女子眼里竟也看到了一丝欣赏。

  月光下,一身素净衣袍的隋风长身玉立,乌发用一根白玉簪子随意的挽在脑后,顺滑的直披到腰际。直飞入鬓的剑眉下,是一双灿若星辰的凤目,熠熠的闪着光,摄人心魄。挺直的鼻梁下,微微上翘的薄唇带着一丝洒脱和不羁。网站95lady.com他的神情似笑非笑,眼光灼热,毫不避讳地紧紧盯着她。这是她这辈子见到的第二个如此貌美的男人,而第一个——想到这,女子的眼里多了一丝笑意,眸光流转,不可方物。

  突然,一条巨大的水柱从潭中直冲云霄,女子飞身而起,堪堪避过水柱,双手紧紧攀住崖壁。这时水柱中出现了一条巨兽,蛟头蛇身,全身黑色的底子上有密密麻麻的金线缠绕,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夺人眼目。巨蛇冲出水面后,张开巨口仰天长啸,其声震耳欲聋,令人难以忍受,随后便咆哮着向那女子咬去。剧变突生,隋风尚来不及反应,却见那女子如柳絮般轻盈一跃,飘飞至岸上,再次避开了巨蛇的攻击。而巨蛇则用力过猛,轰的一声撞在了岩壁上,顿时石屑水花四溅。推荐95lady.com趁此档口,女子迅速掏出一杆翠绿的笛子吹奏起来,笛声悠悠,婉转千回,听来却是极迷惑人的心智。隋风警醒,忙收敛心神,运功抵御。笛声中,凶猛的巨蛇竟微弯蛇身,驯顺的低下头,慢慢游至女子身边,静止不动。女子满意地笑了笑,将笛子收起,伸手在蛇头上拍了拍。一个娇小人儿拍着一个如此巨大的凶兽,这景象看在人眼里当真是颇为惊悚。随后,女子掏出瓷瓶,凑近蛇口,巨蛇乖乖的张嘴,几滴涎液流将下来,滴入瓶中。做完这一切,女子收起瓷瓶,回身意味深长地看着隋风,突然开口道:“虽不知你是谁,不过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三个数内速速离开!一,二,三!”话音一落,只见女子手一挥,撒出一把粉尘,与此同时飞速的掠入了林中。95女性网隋风心知不妙,也急忙掠起,紧跟在女子身后掠入了林中,身后是巨大的咆哮声惊天动地......

  隋风的功夫无疑是惊才绝艳的,只一眨眼的时间,他便追上了女子。他想也没想便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女子吃了一惊,挥手便是一掌拍出,迫其放手,趁机挣脱了他的束缚。

  女子又惊又怒,星光迷离的眸子略微圆睁的嗔道:“你做什么?”

  “姑娘不觉得欠在下一个解释?”隋风笑的不羁,眸光闪烁,却丝毫没有被人质问的尴尬。女子看着这个如此放荡不羁的男子,怒极反笑,上下打量着他,慢悠悠的问:“阁下想要什么解释?”

  隋风思量许久,却只问了一句:“看姑娘的行为举止如此非凡脱俗,不知姑娘是人还是......”

  “呵呵呵......”银铃般清脆的的笑声响起,女子笑眯了双眼,如玉般的青葱细指轻拍,说不出的妩媚风情,纯真可爱。这短短的时间内,这女子的神态变化丰富,或静或动,或嗔或笑,她的一颦一笑不经意间便能掳获人心,确然如精似魅,不似人间产物。“你不会以为我是妖精吧?”隋风笑笑,不置可否。看着眼前这玉树临风的男人,女子突然觉得今晚的一切好生有趣,不觉便玩心大起。卷翘的睫毛一扇一扇的,眼底是浓浓的戏谑。

  “你胆子可真大!”她边笑边将身子前倾,凑到他脸前直直地盯着他,“既然觉得我是妖精,怎么还敢如此纠缠于我。你不知妖精可是要吃人的么?”

  她的发梢犹自在滴着水,一身柔软的衣服几乎湿透,曼妙的身姿玲珑有致,就这样如此近地凑在他眼前,一缕淡淡的幽香袭来,如梦似幻,令人无法自持。看着眼前这玩火的魅惑精灵,隋风薄唇轻抿,猛地向前跨出一步。果然,那魅惑人的小妖精吃惊后退,只轻轻一跃,便远离了眼前这个颇为无赖的男子。这次女子真的怒了,只见她素手轻扬,瞬时一阵粉尘漫天飞扬。隋风忙闭气躲避,却听远远地传来女子悠长的声音:“你既知我非常人,便莫多纠缠,再有触犯,后果自负......”

  烟雾散尽,眼前是恢复平静的幽幽山林,夏虫啁啾,明月依依,方才的一切仿似梦一场。隋风沉默良久,唇角轻笑......

第二章:梦流年1

“谷樵!谷樵?”丝雨气呼呼地闯进屋,发现自己要找的人不在,只有一个小侍童在药炉前慢悠悠地扇着炉火。听到丝雨的大呼小叫,显然已经习以为常,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兀自忙自己的。

  丝雨也不以为意,“你家先生呢,小兔子?”她自己边说边在屋里找了一圈。

  小侍童颇为无奈,“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兔子?”

  “不叫你小兔子叫什么?你家先生呢!”听到抗议,丝雨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他的小总角揪来揪去。

  小侍童吃痛告饶:“哎哟哎哟,姑娘放手!先生进山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的!”丝雨仍不放手,小侍童眼珠骨碌一转说道,“对了,刚刚我看到梦姨了,她好像在找你啊!”这一招很奏效,丝雨果然松了手,一句话没说,眨眼没了踪影!

  精致的竹门被轻轻的推开,探出的半个脑袋上一双迷魅的眼睛眨呀眨的,充满了狡黠。发现没有状况,丝雨闪身溜进屋子,蹑手蹑脚的逃进自己的卧室。她长吁一口气,拍拍胸口,飞快地换下湿漉漉的衣服,梳妆打扮。三下五除二,丝雨的手飞快的挽着头发,一个精致的发髻刚刚梳好,便听到一个妖娆的声音响起。“哟,这是谁家小妖精啊?我怎么瞧着好像是彻夜未归啊?”

  门外走来一个妖娆的妇人,如云的发髻层层叠叠,发髻上珠光宝气,一张惨白的脸,厚厚的不知堆了多少层粉,生生把一张脸堆得如木偶般僵硬。许是方才说的话动作幅度有些大,那些厚厚的香粉扑簌簌的往下掉,场面颇为惊悚......

  丝雨见状,赶忙拿着粉扑走上前去,“哎呀,姨娘,您看您这香粉都掉了!最近这天气干燥,赶明我给您再制些滋润些的粉,可不能耽搁了您的花容月貌啊!”

  “少来这套!你昨晚去哪儿了?”梦姨一翻白眼,嗔怒的看着丝雨,脸上的粉又有要掉的趋势。

  丝雨故作迷茫,“姨娘说的什么话啊,我这几天不是一直和谷樵研制新药吗?”为了增加效果,丝雨还无辜的眨了几下眼睛,那双能挤出水来的眸子我见犹怜,“姨娘,您看,我这不刚回来梳洗了一下嘛!”

  “不说实话?”梦姨的白眼更多了,斜斜的睨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妮子,“谷樵昨天一早就到山里去了,你是跟哪个谷樵研制的新药?嗯?”

  看样子是真的穿帮了,丝雨如泄了气的皮球,只好哀哀的求饶。“姨——娘——”

  “说——!”威严的声音不容她侥幸。

  “姨娘您别生气哈!生气了对皮肤不好哈!”丝雨讨好的嬉笑。

  “孽障!还不快说!”梦姨说着作势便要打。丝雨灵巧的躲开,再不敢嬉皮笑脸。

  “姨娘,谷樵的新药还差一味很重要的引子,这药引子又很是稀罕,我们谷里没有啊!所以,我就......”

  丝雨这话不说还好,梦姨听了顿时气得手直抖,“所以你就又私自跑出谷去,这次又是要去找什么稀罕物?!”

  “金...金线螭......”看着梦姨的神情,丝雨心知这次完蛋了。

  “你......金线螭这般凶悍之物你也敢......”梦姨怒极生悲,惨白的脸上竟生出一片悲戚之色。她颤抖着唇,口不能言,忧伤绝望的样子吓坏了丝雨。丝雨语带哭腔,慌忙跪下扑上前去抱住梦姨的双腿,一叠声的叫着“姨娘,姨娘,我错了,我错了,您怎么了?您别吓我啊!姨娘!”

  两行清泪在梦姨的脸上蜿蜒而下,把厚厚的香粉冲出了两条沟,隐隐的露出里面光滑细嫩的肌肤。梦姨扶着丝雨的肩头,眼中是浓浓的哀伤,她讷讷良久,只是哭泣,最后一甩手,匆匆离去,只远远撂下一句“这个月你就呆在房间里吧,再不许出去!”

  “姨娘!姨娘!”丝雨苦不堪言,她怎么也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偷跑出谷,梦姨都会大发雷霆。梦姨为什么那么哀伤?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从小到大,她就像一只困在笼中的金丝雀般处处被梦姨限制,梦姨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丝雨越想越气苦,失魂落魄的倒在床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仙气蒸腾的天河边,丝雨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光着脚逗弄着水中鱼,这些娇俏的鱼精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地啄着她的脚,弄的人痒痒的,丝雨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一阵微风拂过,柔软的发丝拂过她的脸颊,在这美丽的仙境中,她却使这仙境都褪去了颜色。恍惚间,似有人在耳边轻轻的呼气,丝雨回头,身后是草木葱茏的河岸,空无一人。

  她疑惑的回过头来,却忍不住惊叫出声——面前的河面上,一个男子正飘飘然的站在那里,脚下是翻腾的河水,却丝毫沾不到他的身上。氤氲的雾气在他身边游荡,他的发丝轻扬,衬得一张脸越发的丰神俊朗。他的嘴角噙着一丝不羁的笑,那双黝黑的凤目,正放肆的直盯着他眼前的河水,而河水中,正有一双白玉般小巧精致的脚。

  意识到他不正常的视线,丝雨飞快的跳了起来,掩住双脚,恼怒地叱道“你看什么?!”

  看到眼前的美人惊慌的样子,男子笑得戏谑,“本君在看这些鱼啊,仙子有意见?”

  “你……”丝雨气结,“你是谁?既然号称仙君,我却怎么从未见过你?”

  男子不答反问,广袖轻扬,眨眼便飞至丝雨眼前,慵懒的笑着凑近,邪魅地上下打量着她,“小仙子必是附近雨神殿的吧?这般灵秀,想是颇受雨神殿的雨露滋润。”

  丝雨从未见过这般放浪的男人,她皱着眉躲开他灼热的视线,待要出手教训,却隐隐觉得此子不易招惹,在这天上,不论是神是仙,她还没见过一个敢对她这般放肆的。丝雨从不是个争强好胜的主,她银牙轻咬,只叱了一句“登徒子!”便转身飘飞而去。身后传来男子放荡的大笑,恨得丝雨牙根发痒……

  缥缈的白云上,烟气缭绕,五彩的霞光笼着一座殿宇,殿前的广场上,仙鹤悠闲地踱着步子。三三两两的珍禽异兽散落各处,欢歌热舞,一派仙家气象,殿门上方赫然篆着几个古朴的文字——雨神殿。

  大殿上隐隐传来女子的娇声软语:“风神君,这是我们雨神殿特制的香兰玉露,请品尝。”大殿主座上,是一个长相空灵飘渺的女子,神色淡淡的,一如天边悠悠千载的白云,然而她的眸底却有一缕浓郁的化不开情愫闪烁,只是被她长睫微垂,隐隐的遮了下去。而客座上的男子却只一味轻笑,丰神俊朗,洒脱不羁。

  女子见客人不说话,略沉吟了一下,便又轻笑着说,“上次一别,已有千年未见神君。不知神君这些年都游历了哪里,可否讲来,也让我增长一下见识?”

  “多年未见,云姬怎么还是这般客气?谁不知你云姬博览万物,何来长见识一说?我这些年并未四处游玩,只是到北海海底闭关去了。”风神一番话说的极是敷衍,云姬听得神色黯然。正在此时,殿外却冒失矢地闯进一个人来,她刚要开口对云姬说话,却发现有外人在场。待回头定睛一看,不由惊得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是你!”

  云姬见状,忙疑惑的说道,“丝雨竟认识风神君吗?”听了姐姐的话,丝雨不可思议的看着号称风神的大人物,不由有些语结“风......神?”

  刚刚还一脸疏离的风神此时却充满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个精灵般的女子。丝雨的眼睛平素都是迷蒙魅惑的,而此时她盯着风神的眼睛却晶晶发亮。她收起惊讶的表情,忽然走上前热络的说道:“神君的茶凉了,丝雨帮您换一杯!”说完不等风神答复,便自顾自重新斟了一杯茶递上前去,娇媚地说道“神君请喝。”

  风神玩味的笑,眼神热辣的看着丝雨,丝雨被盯得脸有些发烫,却仍旧强撑着不动声色。一旁的云姬被这莫名的气氛搞得有些不知所以然。

  最终,风神轻轻嗤笑一声,接过茶杯,微微啜饮一口,果然,这茶的味道很是......销魂。丝雨暗地里观察他的神色,风神沉默良久,只目光灼灼的盯着丝雨,唇角噙着一抹邪佞的笑,却没有让人看出一丝端倪。

  丝雨不禁有些惴惴,心里生出些许失望,索性不再理会他,回头对云姬说道:“姐姐在这里好生陪着贵客吧,我累了,先告辞了!”说完扭头走了出去,只留下尴尬的云姬,不知所谓。

  这厢云姬刚想赔礼,风神却一摆手,起身告辞,“本君这便也不叨扰了,告辞。”

  望着风神远去的身影,云姬只觉一头雾水......

第三章:梦流年2

“岂有此理,什么风神?根本就是个登徒浪子!无耻之徒!哼!”后殿花园中,丝雨气恼的“蹂躏”着一颗可怜的仙柳,其他花木见了不由得瑟瑟发抖,恨不得生出脚来立刻逃离此地。仙柳哀哀的求饶,丝雨却毫不理会,继续扯着它的几根柳枝,甩来甩去。

  猛然间,丝雨觉得好像又有人在她耳边吹气,便立即警醒的回过头去,一张放大的俊脸映入眼帘,近在咫尺。“啊!”第二次被吓,丝雨气急,“又是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丝雨连连后退,生怕他又做出什么无礼的举动。

  风神还是那副慵懒的笑,亦步亦趋的跟着丝雨的脚步向前走,“小雨儿,想不到你竟是神女呢,方才在天河边,倒是本君走眼了。”

  小雨儿?听到他肉麻的称呼,丝雨心中警铃大作,她忍住转身想逃的冲动,硬着头皮与他周旋,“我与神君素不相识,神君会认错也情有可原。若神君无事,还是请回吧。”

  风神眉毛一挑,继续向前逼近,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要逃到哪里去,“小雨儿刚刚还亲自为本君斟茶,怎么现在却如此冷淡了呢?小雨儿不知,你亲自倒的那杯香兰玉露,滋味真是说不出的美妙呢!”看到丝雨转身欲逃,风神闪身上前,一把抓住了丝雨的手。“小雨儿这是要去哪?不再为本君斟杯茶吗?本君很想与你一同品尝。”

  再次被轻薄,丝雨怒不可遏,掌心冲出一道法光,直扑风神面门而去!风神却只是挥了挥衣袖,丝雨的攻击便消弭无形,姿势说不出的潇洒。

  巨大的实力差距,令丝雨愣在当场,眼前的男人让她心生恐惧,她本能的挣扎,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莹白的肌肤上立时展现出五个手指印。

  这意外的一巴掌,让两个人瞬间都愣住了,丝雨惊呆了,而风神脸上更多的是意外——他纵横天界几万年,上至神仙下至精魅鬼怪,还没见过与人争执不用术法直接动用肢体的。这女子是天界的吗?

  脸上有股火辣的感觉,这感觉,真新鲜。他定定的望着面前女子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粉嫩唇瓣,那一双琉璃美瞳晕着水汽,瞬间把他的理智全部吸走,就这样下意识地一把将她扯入怀中,低首吻住了她的唇,辗转反侧,欲罢不能……

  那一刻,丝雨的神智轰然崩塌,脑中一片空白——这个男人在做什么?他怎么可以……她忘记了挣扎,口唇一片酥麻,鼻端一股清冽的气息,熏得她头晕脑胀。

  他的唇很薄,微微的有丝凉意,星眸半睁半闭,看起来很是享受。丝雨的神智终于从崩溃中起死回生,她猛地挣扎起来,一把把他推开,口中气愤的大喊:“放开我!你这混蛋!”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混蛋……”熟睡中的丝雨突然双眉紧皱,神情激动,口中喃喃呓语。谷樵急忙伸出手轻轻地推着她,口中柔柔的呼唤“丝雨,丝雨,醒醒……”

  丝雨慢慢地睁开眼睛,眼神迷茫了半天,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这是一个俊美如同神诋的男人,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深邃的眼睛总是那么的温暖平和,他的鼻梁挺直,微微上翘的唇角常常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的人,温润如同美玉,和煦、安宁,只要待在他的身边就会觉得莫名的心安。这个人,就是一直陪伴着她的谷樵,她这辈子认识的第一个美男子……

  “谷樵!”从梦中惊醒的丝雨显得很是惶恐不安,她坐起身,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谷樵,身子微微的颤抖,不住的唤着他的名字。谷樵温和地摸摸她的头发,柔声安慰,“魇住了吗?莫怕,莫怕,我在呢……”

  谷樵的怀抱透着融融的暖意,丝丝缕缕淡雅的清香让丝雨莫名的心安。她的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却久久不愿离开谷樵的怀抱,她缩在他的怀里,将脸枕在他的肩膀上。谷樵似乎习以为常,也不说话,就那么任由她缩在怀里,只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她的头发。

  静下心来后,刚刚那离奇的梦中情节自然而然的涌上了丝雨的心头。丝雨呆愣良久,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让她难以接受的事实:是他!梦中那无耻放肆的风神竟是他——那个昨夜在林中极为无礼的男子!

  她猛地抬起头来,口中讷讷半天却说不出一字。注意到她的异状,谷樵正想询问,却听她终于从嘴中蹦出了两个字:“风神?”然而这两个字却像一道晴天霹雳,谷樵瞬间只觉得心乱如麻,耳中嗡嗡作响。他强自镇定的扶住丝雨,声音却微微颤抖着问:“丝雨,你说什么?”

  不明所以的丝雨犹在出神,只喃喃地说:“谷樵,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我梦到了一座大殿,名叫雨神殿,我还梦见一个仙子,我管她叫姐姐……还有……”

  “还有什么?”谷樵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古怪。

  “还有,还有一个无耻之徒,号称什么风神!他说我是神女,而且他……”丝雨有些说不下去了,梦中的情形还是那般清晰,她的脸不禁有些灼热。可是手臂上越来越强烈的痛感却把她拉回了现实,她低下头,发现谷樵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手上青筋暴露。她急忙抬头看谷樵,只见谷樵脸上全无血色,眉头紧皱,一脸惊慌的神色。

  “谷樵你怎么了?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丝雨从未见谷樵有这般模样过。谷樵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敛心神,他摇了摇头,苍白着脸回道:“没什么……”短短的三个字,却让他觉得每说一个字都那么艰难。

  丝雨是何等玲珑剔透之人,谷樵这般模样,让她觉出了事情的蹊跷。“谷樵,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和姨娘今天都那么失常?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谷樵失去了往日的平静淡然,他有些无法自持,面对丝雨的质问,他完全不能收敛心神来思考作答。他沉默的看着丝雨,眼神中的痛苦几乎喷薄而出。这一切看在了丝雨的眼里,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怀疑。

  “谷樵,你和姨娘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知道吗?我梦到的一切好真实,我潜意识里觉得那些什么姐姐、神女都是很理所应当的,包括那个风神,我似乎就是知道他就是风神,毋庸置疑!谷樵,是不是其实那些都是真的?”丝雨越想越激动,“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从小到大你和姨娘都不赞同我出谷?你们……”

  “丝雨!”就在谷樵即将崩溃的时候,一声怒喝拯救了他。梦姨脊背僵直的慢慢走了进来,神色中带着一丝决然。

  “一个梦而已,这般信以为真,你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吗!”梦姨的呵斥让丝雨冷静下来,她瑟瑟的缩回床里,只听梦姨犹自愤怒的叱道:“我不让你出谷,自有我的道理!你屡次忤逆我,现在到了连我和谷樵都要怀疑的地步了吗?你这般说话,让我们情何以堪?”

  “梦姬……”梦姨还待要说,却被谷樵出声阻止了。只见谷樵对梦姨摇了摇头,回头凝视丝雨,看着丝雨泫然欲泣的样子,终究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梦姨沉默地走到丝雨床边坐下,抬手拢了拢自己鬓边的发髻。虽然她的穿着打扮总是那么艳俗,虽然她总是自称老人家,但是她的举手投足间,总会不经意流露出一份曼妙妩媚,既不艳俗,也无一丝老态。

  丝雨默默地端详着梦姨,不由得想:姨娘脸上厚厚的脂粉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梦姨静静地看着她,眼中迷茫一片,似是沉入了回忆。

  两人沉默半晌,梦姨叹了口气,只说了一句让丝雨更加郁闷的话:“这一世,你最好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你就能永远无忧无虑地活下去。我仅此一个心愿,丝雨,你听话可好?”

  “姨娘,浑浑噩噩的活着便是无忧无虑吗?我这样一辈子活在这寂寂山谷中,毫无乐趣可言,这样的活着有何意义?”丝雨的一番话说的梦姨哑口无言,那个无知的婴孩终是长大了……

  “姨娘,外面的世界那么广阔,您让我读那么多书,让我知晓天下那么多的奇闻轶事,却又将我牢牢禁锢在这里,甚至连山脚边的小村子都不许我去,我没有朋友,没有生活,姨娘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丝雨……”梦姨仓皇失措了起来,丝雨的话句句敲打在她的心上,犹如擂鼓,敲得她心慌意乱,“丝雨,这些年我虽不许你随意外出,可是你毕竟也跑出去见了不少世面,你也应该知道,你与常人并非一样啊!且不说别的,光你这幅样貌,若是被世人得见,必会引起波浪,这些都不是你一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能处理的了的啊!”

  “姨娘说我并非常人是什么意思?”丝雨敏锐地抓住梦姨的话中深意,“姨娘,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您能不能别再瞒我了啊?”梦姨面上的恐慌再也难以遮掩,她慌忙起身,“丝雨你莫要胡闹了!”说着便落荒而逃,任凭丝雨在身后如何呼唤……

仙侠奇缘:欢情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侠奇缘 或 欢情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此文在无数同学聚会上被朗读!

    我的老同学,你是我最想感谢的人!送给老同学老同学如一杯香茗,相伴儿时的芳香;老同学如一壁暖炉,温暖孤寂的心菲;老同学如一块方糖,丰富平淡的生活。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昨日的憧憬,早已随岁月淡忘。但是当年的同窗友情却永远铭记在心。这是一份永恒的回忆,也是一种无价的财富,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多少年过去,物是人非,容颜变老,我们能还在一起,保持着切不断的联系,一起保存最珍贵的回忆。只要想起,就温暖心底。我的老同学,我要感谢你,虽然我们天各一方,但你却总在节日给我送来祝福,总在寒冷的早晨跟我说早安

  • 这篇文章整整影响了中国三四百年!

    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以“修身”“齐家”为宗旨,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义博大精深。《朱子治家格言》通篇意在劝人要勤俭持家安分守己。中国几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达出来,可以口头传训,也可以写成对联条幅挂在大门、厅堂和居室,作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铭。因此,很为官宦、士绅和书香门第乐道。自问世以来流传甚广,被历代士大夫尊为“治家之经”,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南怀瑾:我八岁起就会背这一篇,对我的影响之大,很多已经变成了习惯……我们那时的

  • 人生八度,你有几度?

    说话要适度“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了解别人,你是智慧;了解自己,这是高明。当你渐渐克制,朴素,不怨不问不记,就能体会生命盛大。做事有气度处事,一张一弛,轻重缓急分寸要拿捏的合适。太过用心,不仅自己劳心费力,别人也会怨声载道。家庭有温度家不是房屋,不是彩电,不是冰箱,不是物质堆砌起来的冰冷空间。物质的丰富固然可以给我们一点感官的快感,但那是转眼即逝的。试想,在那个空间中,如果充满暴力和冷战,同床异梦,貌合神离,“家”将不成为其家。交往有弧度不要过份介入朋友的私生活,远则疏淡,亲则

  • 放下昨天 ,珍惜今天!

    :在生命里,不管有多少遗憾,多少酸痛,幸也好,不幸也好,都是过去,全是曾经。放下,就会轻松。于人生中,不管多少辉煌,多少精彩,多少波折,多少失败,都不会尽善尽美。努力了,就应该无怨无悔!人生如梦不是梦,因为太真实;生活如水不是水,因为有苦涩。在生命中,许多事情在于自己,很多感受在于个人,心大路则宽,心小事则难。做人需要下心,做事需要埋头。心胸需要拓宽,心态需要放平!珍惜身边的幸福,欣赏自己的拥有。背不动的就放下,伤不起的就看淡,想不通的就丢开,恨不过的就抚平。人生本来就不易,生

  • 博医立春送健康 欢欢喜喜迎狗年

    博医堂2月份大型买赠活动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即春天的开始。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为了让博医有缘人过一个“健康、祥和、快乐”的春节,博医堂特举办“博医立春送健康欢欢喜喜迎狗年”大型买赠活动,具体内容如下:活动时间:2月3-5日为期3天活动一:全系口服产品买四送一3000档:买四送一产品满3000元可赠送以下产品之一1.维生素硒2瓶2.牛肉粉2桶3.人参山葡萄酒2提(4瓶)5000档:买四送

  • 蒋勋: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

    我在等风,也在等你作者:蒋勋历史上有两位很让我佩服的老师。第一位是基督教《圣经》的布道者耶稣。耶稣讲过一句很精彩的话。他带着十二个门徒走路,看到路边有野生的百合花,就说,你们知道吗,即使在所罗门王一生最富有的时候,国库的宝藏都比不上这一朵野百合。我觉得这是《圣经》里了不起的一句话。不知道那十二个门徒领悟了多少,可是这句话留在《福音书》里,变成一个对善与美最高的解读。他的意思是,生命的生长高于帝王的权力和财富。这也是儒家讲的仁的原点。第二位是在印度菩提树下讲课的佛陀,也就是释迦牟尼。他每次讲课,学

  • 村田乐——中国绘画中的乡村休闲生活(二)

    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佚名故宫博物院藏踏歌图局部(国画)宋马远故宫博物院藏田畯醉归图局部(国画)宋刘履中款故宫博物院藏倘若不限定在夏季,那么对于农村休闲生活的描绘早在宋代就已经是个重要的艺术主题了。存世宋画中,有一类表现的是乡村的生活景象,如《田畯醉归图》(故宫博物院)、《春社醉归图》(波士顿美术馆)、《花坞醉归图》(上海博物馆)等,都描绘了醉醺醺的簪花老叟骑在牛背或驴背上,被人护送回村的景象。此外,《踏歌图》(故宫博物院)中也有醉酒簪花、踏歌而行的老少妇孺。画中的时间都是新年伊始的春天,放在

  • 赏读:燃亮心灯,温润自己

    文肖洁·主播阿郎·摄影菲菲·编辑一白回望往昔,时过境迁,物换星移。身边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擦肩的多少,相伴的多少,你可曾忆起?经历的事一茬又一茬,成功的多少,失败的多少,你可曾细数?脚下的路一道又一道,平坦的多少,坎坷的多少,你可清楚?人生短短数十载,寒来暑往弹指间。身边的人,经历的事,脚下的路,犹如一个个细小的点,汇聚成人生的景,是苦是甜都得尝,是喜是悲都得过,承受是人生的必修课。脚下的路,走走停停,停留的多少?路过的多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相识的多少?擦肩的多少?向往的事,追逐的梦,成功的

  • 早读:舍得是快乐,放下是幸福

    文麦香田野·主播念念不忘·摄影水天镜界·编辑一白岁月带走了纯真,时光苍老了容颜。人生短暂,有得有失,生活艰辛,有苦有乐。快乐是心的愉悦,幸福是心的满足。一个人快乐与否,取决于计较多少,幸福与否,取决于付出多少。山一程水一程的奔赴,坚定中洋溢着笑容,的中走向成熟,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不为外物所扰,不为牵挂所动,方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人生只有拼出来的精彩,没有等出来的辉煌。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善行天下,快乐无边。幸福是一种心境,不在于拥有多少,而在于放下多少。命由已造,相由心生,境随心转,

  • 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看见即改变(深度好文)

    来源洞见(ID:DJ00123987)·编辑一白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10年前而后就是现在:20182018年的曙光早已照亮了你崭新的一年,别总说年龄渐长,一切太晚。对于一个真正有所追求的人来说,生命的每个时刻都应该是年轻的。就像下文的这三位奶奶一样:人生从来没有太晚的开始。摩西奶奶:76岁学画,80岁成名,享年101岁,一生留下1600多副画。经典语录:人到底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并没有谁明确规定。如果我们想做,就从现在开始,哪怕你现在已经80岁了。人生启示:想明白了一万遍,也不如动手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