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一夜倾情】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3:48:03 来源:网络 []

小说:一夜倾情

第一章被人设计

将一身酒味儿的周兰扶在床上坐下后,我立即为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原文http://www.95lady.com/

“阿兰,喝点水,要不你的胃该难受了。”

我将水送到阿兰嘴边,可她却没张嘴,醉眼迷离地看着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虽说他们是客人,作为小姐你必须得满足他们的要求,可也不能这么不要命地喝埃”

“阿念,你不懂,我做小姐这么多年了,什么办法没有想过,可是没有用的,客人让脱,你就得立即当众脱光,更何况只是喝酒!”

周兰自嘲一笑,美丽的眼角滑过颗颗晶莹,那样子别提有多沧桑和无奈了。

我心疼地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周兰16岁就被赌鬼老爸卖到会所做了小姐,难能可贵的是她在这纸醉金迷的地方还保持这一刻善良的心。

我和周兰是邻居,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尽管她做了小姐和我的关系也一直很亲密,甚至在我最困难、无助的时候,伸手帮助了我。

我妈突然生病住院,需要一大笔钱,会所里来钱快,周兰就把我带进了会所,做卖艺不卖身的舞娘,虽然收入是低了些,但好歹是清白的,也不妨碍我以后结婚生子。

对周兰为我做的一切,我是感激的,却无以为报,所以跳完舞本该立即离开的我,仍旧滞留在会所,等着随时接应被客人纠缠的她。原文95lady.com

“你怎么还是没有学乖,会所里的东西也敢乱喝?”

周兰坐了起来,推开我的手,在她的大挎包里翻出了两罐没开封的王老吉,丢给我一罐,她自己留了一罐。

跳了一晚上的舞,我早就渴得不行了,接过王老吉拉开后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一口气灌完了整听王老吉,我才喘了口气,看向正盯着我笑得诡异的周兰,莫名其妙地问道:“怎么了?”

“余念,你还是这么傻!”

周兰起身,利索地站在地上,明亮的双眸早没了醉酒的迷离,一点醉意也没有,比正常人还要清醒。

“会所里的东西不能喝,难道我给你的东西就能喝了?”

周兰走到墙边,将手里的王老吉丢进了垃圾桶里,看着前后截然不同的她,本来我还有些迷糊的,可体内渐渐腾起的燥热让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给我下药?”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周兰,找不到词来形容我此刻心里的震惊和恐慌。

“阿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是最好的姐妹……”

紧咬着下唇,我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带着轻蔑笑容,居高临下看着我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周兰原本云淡风轻的脸骤然就冷了起来,满是憎恨的眼神瞪着我,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近,看着如同一摊软泥的我,恶狠狠地说出最残忍的话语:“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以为而已。”

我一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口下去。95女性网

“你想知道为什么对吗?”阿兰嗤了一声,脸色突然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冲我吼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江少的目光为什么总是停留在你的身上!我哪点不比你好?”

没想到就为了一个男人,周兰居然能这么恨我,还给下药!

我一点一点地收紧攥着的拳头,指甲深深嵌入肉里,手心里充满了冷汗,丝丝的疼痛让我还能勉强保持几分神智,可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久。

“你知道我每次看到江少痴痴地盯着你跳舞的时候,有多嫉妒、多恨你吗?就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他的眼里,也只容得下你。可是啊,明明最先认识他的人,是我!”

“你说我是你的好姐妹,却在勾引我喜欢的男人,你就这么回报我的?”

深吸一口气,我突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陌生,好像认识这么多年来,我一刻都没有了解过她。

我从来没有想过,阿兰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恨,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即便在这样的场所里。

是我太天真了吗?

药效的作用让我越来越难以保持正常的思绪,可是一股莫名的悲凉还是从心底慢慢蔓延腾升上来。

周兰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你也知道的,我们这样子的人,能碰到一个喜欢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我以为他也是喜欢我的,不过是在等着合适的时机就带我离开,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我把你介绍给他认识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再没有一刻停留在我的身上。【一夜倾情】小说在线阅读

“说白了,我们都是出来卖的,你又何必每次装的这么清高,明明可以躺着卖,非得要站着装清高,怪的了谁?”

说到后面,阿兰的声音慢慢平静了下来,她低下身子,抬起我的下巴,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你不是不卖身吗?没关系,别害怕,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我的瞳孔突然就放大了,这些话的意思我又怎么会不明白。

我朝夕相对这么多年的闺蜜,竟然真的要如此对我吗?

顾不得太多,我想要挣扎,我想要说话,想要解释我和江少真的没什么,可是努力地张开了嘴,渐渐难受的燥热却让我连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只能死死看着阿兰,希望她突然良心发现,打算就此罢手。

可是事实证明,这真的只是我的痴心妄想而已。

阿兰站直了身体,不屑地看着此刻这样面色苍白并且充满了恐惧的我,勾了勾唇角,满脸的无情,她冷笑了一声,“好好享受吧,作为好姐妹,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

接着,我看到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推开了房间的门,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从门外探头进来。

阿兰一边朝外走,一边没有起伏地说,“这个婊子的初夜就是你的了。”

紧接着,“嘭”的一声,房间里只剩下没有任何力气的我和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男人的脸颊微红,眼神迷离,看到我如待宰的鱼肉一般躺在床上,露出嘿嘿的猥琐笑声。阅读95lady.com

他一笑,脸上的肥肉便一颤一颤的,一股恶心的情绪从我心底滋生。

我的第一次,真的要被毁在这个老男人身上吗?

第二章这么急不可耐

不……

我攥紧了拳头,不断思考着如何才能脱离危险。

男人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娴熟地脱了衣裤朝我扑来。

身体的燥热在肢体接触的那一瞬间得到了缓解,不自觉地想要更多。

药性正慢慢发作,理智在这一刻逐渐瓦解。

我很想挣扎,哪怕是动一动身子,滚到一边,可是却如何都做不到,就连动一动手指,对此刻的我来说都是难上加难,意识正在慢慢飘远,我用力咬了咬舌尖,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身子被扳正,没有任何意外的,我被死死压在了身下。阅读95lady.com

瞬间,一股酒气和男性气息环绕在周围。

男人肥厚的嘴唇丝毫没有犹豫地重重印在我的脸上,脖上,仿佛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一般的饥渴。

鼻子呼出的气息均匀的撒在我的脸上,让我愈发的恐慌起来。

“求……求你,放……放过我……”

眼泪顺着脸颊一点点的滑落,我有气无力地恳求道,听起来却更像是呻吟喘息。

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催情的话一样,脸上的笑容更加深,吻的更起劲,根本没有放过我的打算。

他的手攀上我的胸口,不断揉搓挑逗。

许是嫌衣服碍事,他抓住我穿着的裙角一处,一用力,“嘶啦”一声,裙子从下到上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缝,春光乍泄。

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不……不行……该怎么办……

慌乱中,我看到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玻璃烟灰缸,身体燥热到意识越来越涣散,我咬着牙,在关键一刻,挣扎着拿起它,拾起最后一丝神智,狠狠地砸向埋头我胸前的脑袋上……

“嘭--”

整个房间刹那就安静了下来,男人僵硬地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我。

原本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失去了生气一般。

他动了嘴唇,神情狰狞,似乎是恶狠狠地想要说什么。

我咽了咽口水,紧紧盯着他,呼吸变得急促,额头不断渗出冷汗。

突然,他阖上眼睛,重重倒了下去。

神智拢了几分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也松了几分下来,我挣扎从男人的身下爬出来,再不敢去多看一眼他如何,跌跌撞撞地走到门边,匆忙跑了出去……

强撑着身体,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就是觉得很累很累,好想找个地方能停下来,休息一下。

眼皮越来越重,重心一个不稳,眼见自己就要跌倒在门边,却不料那扇门并没有关紧。

我的身体倒在了房间里,吃痛的闷哼一声,药效依旧还在,力气没有一点儿恢复,刚刚那一切,仿佛就像回光返照一般。

体内的灼热翻腾,有越来越强的势头,我知道再不想办法解了药效,我一定会生不如死,被那灼热折磨得发疯的。

好在会所的客房几乎都是一个布局,即使没有开灯,我也还能勉强找到方向,只是身上没力,费了好大的功夫,我才摸索着躺进了浴缸里。

身上早已被汗水湿透了,这会突然被刺骨的冷水包围,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外冷内热,这感觉真的是冰火两重天,煎熬得我在装满水的浴缸里像泥鳅一样的扭来扭曲,过了好一会,体内的燥热才慢慢地被压了一些下去。

这么一番折腾后,我也累得够呛,身心放松后浑身更加的无力,软得像堆烂泥一样。这会儿,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酒精上头昏沉的厉害,只想就这么安静的睡一觉。

“怎么?凉水会比男人更有用?”

突然,一个轻佻的男音砸在我的头顶,强行将昏昏欲睡的我拉回了点点意识,难道我跑进客人的房间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是借着外面的照进来的光亮,我隐约只见浴缸边站了个男人,高大魁梧的身影,赤裸着上身,腰间围着一条白浴巾,正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躺在浴缸里急促地喘息,神情漠然。

不知道是没开灯的缘故,还是因为我意思涣散的缘故,我始终没能看清他的脸,只记得在黑乎乎的浴室里,他有双炯炯有神的眼,里面灼灼生辉,像星星一样好看。

可就凭着他刚才那一句话,我感觉到这男人很危险。

我下意识地躲开他的目光,会所里有规矩,无故打扰了客人是要受罚的,更何况是我这样衣衫不整的突然闯入,很容易让人误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我一面挣扎着要爬起来,一面不停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有人,我马上就走!”

浑身奇软无力,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沙沙哑哑的嗓音娇媚得厉害,连我自己听了都感觉浑身发麻。

听了我的话,男人明显一愣,似乎很是不满,浑身散发着冷气。我不敢多留,赶紧的双手攀着浴缸边缘想爬出去,却每次都刚好爬了一半就扑通一声又掉了回去。

水花四溅,连那男人身上也全被溅湿了,我却无暇顾及,只想赶紧爬起来赶紧离开。

可心里越急,手上越是没劲,又接连掉在水里好几次。

终于,男人在一旁看我累得像狗一样,只能趴在浴缸边缘大口大口喘气的时候,出手拎着我的腰带将我高高地提了起来。

浑身上下没一处着地,打着圈晃悠的时候是很没安全感的,顾不上被撕破的裙子会让我春光大泄,我急忙伸手拽着他腰间的浴巾,才阻止了自己像陀螺一样的自转。

“你就这么急不可耐?”

男人对我抓他浴巾的行为很不乐意,冷着脸,看着我四肢大张、狼狈不堪地悬在空中的样子,轻蔑地嗤笑出声。

“谢谢!”

我无力去计较他的嘲讽,只想赶紧落地,然后离开。就在我就抓他身上的浴巾挣扎地要落地的时候,他突然松手,将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疼痛袭来,最可怕的是离开冷水后体内那一股燥热难捱的热浪滋生出来,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整个人被那股燥热支配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甚至特别殷切的想要去触碰眼前的男人。

第三章快穿衣服

他身上围着的浴巾也被我拽落,男人就那么笔挺地站着,不该入眼的风景就那么猝不及防地闯入视线里,待我反应过来时,想叫却发不出声音,更易不开视线,只得一手去挡那突兀的景色,一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混蛋,你快穿衣服,穿衣服!”

明明是凶狠骂声,却因为被药力折磨得没了力气,连我的叫声都好像是撒娇一般,半点没气势,软绵绵的。

那人慢条斯理地弯腰捡起浴巾,重新围上,看着我慌乱无措的样子,邪魅地勾了勾唇角,淡淡地问道:

“你就是这样伺候客人的?”

是的,他就是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被看光的人是我一般,他一点也不在乎,一点羞耻感都没有。

我想说我不是小姐,不会伺候客人,可却不敢张嘴,怕从嘴里发出的是更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干脆咬紧了唇,强忍那一波波越来越强劲的热气。

刚刚身边没有这个男人,我还能忍,可现在满脑子都是他掉了浴巾时的样子,嘴唇几乎被咬破了,可体内的燥热没有削弱反而更加凶猛,一点一点地蚕食着我仅有的一丁点意识和思维。

再这么下去,我肯定会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灵光一晃,我干脆趴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将浑身滚烫的肌肤贴上沁凉的地板,终于抵消了一点点逼人的热气,让我忍不住舒服的喟叹出声。

那男人似乎没想到我会突然趴在地上,就那么站在一边,看着我不雅地变换着姿势,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来回滚动,随即弯唇而笑。

“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我都这样狼狈地打滚了,怎么就是邀请了呢?巡着男人的视线看去,我才发现自己早已美观不在的裙子,此刻就连遮羞的作用也没了,皱巴巴地躺在我屁股下,两条白花花的腿,彻底地暴露在了撩人的夜色里。

羞耻上脸,却抵不上体内的温度,我赶紧坐起来,双手抱膝,将脸深深的埋进了腿间。

完了……完了……我被人看光了……以后还要怎么见人碍…呜呜……

“哟!还会害羞呢?刚刚看光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羞愧呢!”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沙哑得让我听不真切。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的就又想起他光溜溜的样子,修长矫健的身姿真的很诱人,一想到当时的画面我连抱住膝盖的力气都没有了,一直徘徊在体内的热浪直逼脑际,彻底吞噬了我最后的神智。

见我不理会,男人抬腿在我的腰间踢了两下,不疼,反而在他冰凉的指尖挨着灼热的肌肤的那一瞬间,我有种想抱住他的冲动,很强烈!

事实上,我的确伸手去抱了,只要抱住他我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可他的动作太快,试了好几次我都抓不住他。

“我要抱抱……不要跑……抱抱……”

终于抵抗不住体内的灼热,我嘶吼出声,双手也终于如愿以偿地抱住了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

他的冰冷,我的高温,贴合在一起正好可以相互消融,我顺着他的腿攀爬,想得到更多的慰藉。

男人低眸看着我没脸没皮的动作,底底地吼了一声:“这可是你自找的!”

好像他有点不高兴了,一心寻找清凉的我却不想理会了,不管不顾地抱上了他精壮的腰。

男人伸手,再次抓住了我的腰带,一提一扔,一瞬间的天旋地转,我被扔在了柔软的床上。大手一挥,男人扔了浴巾,跨步上床,微凉的身体随之俯下,将我体内四出乱串的热气都给压了回去。

舒服得我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越发用力地抱住了身上的男人,他不屑地冷哼一声,然后低头啃在了我的脖子上,双手也攀上我的腰肢。肌肤相贴的慰藉,让体内的火弱了不少,却让想得到更多更多的慰藉,于是便手脚并用地紧紧缠住了他。

男人从我胸口抬头,看着我白痴一样的傻笑和树袋鼠一样的姿势,不禁冷哼:“笨死了!”

可我明明感觉他的嘴角的翘起来的,不知道他为什么明明很高兴,却要做出一副不满的样子来。

可是很快,他给的清凉便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比我温度还高的灼热,这样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可是他却把我压得更紧了,无数的吻落了下来,我推,推不动,躲也躲不开,直到一股刺痛袭上脑海,我才惊觉自己在干什么!

热泪顺着脸颊滑落,我闭着眼不敢看他近在咫尺的容颜,他伸手来为我擦掉眼泪,却被我侧脸躲开了。

来不及悲伤,所有的感官都已经完全被他掌控,被他带入陌生而刺激的美妙世界里。

当我醒来的时候,仍在会所的客房里,深色的厚窗帘遮住了光线,屋里很暗,静悄悄地,给我的感觉却不是很安稳,像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对了,昨晚的男人呢?

我慌张地用被子裹着身子,顾不得浑身的酸痛,坐起来四处张望。

屋里没有,浴室里也没有,都没有,难道跑了?跑了也好,省得见面尴尬。

我一下子松了口气,抱着被子呆坐在床上,说不清心里是失望还是难过!

二十多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稀里糊涂的居然就被个脸都没看清的男人捡了便宜,让我心里莫名地很不爽,心情有些烦躁还有些低落。

裹着被单,我进浴室上上下下地搓洗了三遍,直到全身都快掉皮了才围着干净的浴巾出来找衣服。

将地上所有的衣服捡起来,才发现昨天的裙子根本就没法穿了,这下怎么办?

没衣服怎么出去?难道要在这里困一天?

我茫然地看向屋里所有的布料,希望能找到一块能被当做裙子用的。

可是我没想到一旁的沙发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套女士长裙,波西米亚的风格,

虽然不是我一贯喜欢的风格,但是我却不得不感谢昨晚那男人的体贴。尽管我记不得他的样子,但此刻我却对昨晚的男人没那么讨厌了,甚至有了一丝好感。

一夜倾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夜倾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冷少擒爱:驯服不乖小甜心7章(第7章:变态,你看够了没)

    原标题:冷少擒爱:驯服不乖小甜心7章(第7章:变态,你看够了没)小说书名:冷少擒爱:驯服不乖小甜心第7章:变态,你看够了没“你就不允许他为了把妹而隐婚?这年头不稀奇。”杨小萌白她一眼,微微眯起眼睛,“如果你还怀疑的话,一会我让他下来和你解释一下,现在我进去了。”不理会自己的话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杨小萌抿唇一笑,一鼓作气冲向电梯间。来到四十七层,她二话不说,直接越过众美女秘书,一脚踹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结婚了?新娘没有请我?”一道携带着丝丝冰冷的慵懒邪声,几乎是在她踹门的那一刻,落

  • 邪心首领别碰我7章(第7章:千万别用手去摸)

    原标题:邪心首领别碰我7章(第7章:千万别用手去摸)小说书名:邪心首领别碰我第7章:千万别用手去摸“哈哈!难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白白嫩嫩小白脸……哈哈……”“是……吗?”龙绍炎快速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单手锁住他的喉咙,大力把他逼到墙边:“你知道我生平最讨厌的一点,是什么吗?”“你……”那个男人喉咙紧锁,别说说话了,就连呼吸都已成问题。“就是你刚刚所说的那三个字,我想,你应该不需要我再作提醒了吧?!”话语间,龙绍炎的手变得更加用力,而那个男人的脸色则逐渐由红转为白……见状,躲在龙绍炎怀里的可云,

  • 重生之侯门毒妃7章(第七章 退婚,狂怒!)

    原标题:重生之侯门毒妃7章(第七章退婚,狂怒!)小说名字:重生之侯门毒妃第七章退婚,狂怒!云歌眼角也湿润了,心口微软,上世她跟秦沛山并不亲近,对于这个父亲,她心底是有怨言的,母亲死时他并不在,死之后半年便又续了弦,对她这个女儿,大多也是不闻不问,可直到她嫁人之后,对于她的丈夫,却尽心扶持着,甚至将其推上了四品的位置!只是他并不清楚文云浩虚伪无耻的嘴脸,她之后病入膏肓的消息也一直瞒着,那个时候的她对这个父亲是十分疏远的。她朝他走了几步,又停下,神色之间有些犹豫又有些害怕,秦沛山情不自禁的朝她走去,

  • 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7章(第007章 全都绑了!)

    原标题: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7章(第007章全都绑了!)小说书名: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第007章全都绑了!苏璃抱着苏凡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自己住处,扫了一眼跟苏凡差不多情况的院子,然后目不斜视的走了进去。大小姐火烧祠堂,还把两个婆子给整残的消息,早就传了过来。这会那些婆子和丫鬟们一个个的都唯恐避之不及,看着她抱着五少爷回来,众人的心提了起来。想了想平日里的怠慢,众人都感觉头顶上悬挂着一把刀,一把随时会掉下来把他们肢解的刀。“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大小姐准备热茶点心备着……”有婆子机灵的催促着丫鬟快去

  • 我的男票神经病7章(第七章 恶心的前男友)

    原标题:我的男票神经病7章(第七章恶心的前男友)小说名称:我的男票神经病第七章恶心的前男友婚礼的排场很大,将近一百二十桌的宴席在装潢奢华富贵的大厅铺陈开来,大厅里衣香鬓影,名流云集。吕胜男和江熠刚走进宴会大厅,从四面八法投来的隐晦目光便向他们投来,其中不乏一些中年男性对看上去清纯可人的吕胜男想入非非,露出的贪婪眼神。幸亏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吕胜男真的很庆幸有江熠陪在自己身边,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种场面。江熠牵着吕胜男的手,察觉到她的掌心微湿,握着她小手的宽厚手掌稍稍用力:“别怕,有我在。

  • 萝莉大人会御风7章(第七章 战)

    原标题:萝莉大人会御风7章(第七章战)小说书名:萝莉大人会御风第七章战“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我真的很不甘心啊,多久了,多久了?为什么每次我和她的战斗都是这样的结束,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安德烈和栗风原本是同级,但是对栗风可非常的不服气,所以,每次见面都是战斗,当然基本上每次都是安德烈挑衅然后被栗风打败。而栗风每次都是扮猪吃老虎,弄得安德烈这个火爆脾气每次都是暴跳如雷,这一次,已经时隔一年了,居然又是这样。安德烈彻底的怒了,愤怒与不甘心让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力,浑身颤抖,火气爆发,这一刻,安德

  •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7章(第七章偷袭计划)

    原标题: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7章(第七章偷袭计划)小说: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第七章偷袭计划龙唯一躺在地上玩了会儿手机,才磨磨蹭蹭地抱着衣服去洗澡。还别说,躺在地上玩手机真的随便翻滚,完全不用担心边界的问题。她洗过澡换好睡衣回到卧室的时候,吊灯已经关了,只有景炎床头的台灯亮着,散发暖暖的黄光。景炎穿着她买的睡衣在她床上躺着,肚子上搭着被子,长手长脚露在外面,她平时睡在这张床上,脚离床尾还有一段距离,他睡在上面差不多就把床占满了。龙唯一脱掉鞋子蹑手蹑脚走到床里侧,脚尖先挨地,小心靠近,想看看他有没有睡着

  • 魅舞危情7章(第七章二次接触)

    原标题:魅舞危情7章(第七章二次接触)小说名字:魅舞危情第七章二次接触“取悦我。”楚钦闭着眼睛,嘴角还带着势在必得,高傲无比的笑。“不可能。”我扯过毯子遮住自己的身体,伸手就要去拿衣服。既然他不需要,我也不会主动去迎合。反正合同已经签了,要杀要剐随他便。“哦,你不想救何志虎了吗?”楚钦淡淡说道。我心中一紧,扭头看着他,说道:“你要做什么,别忘了志虎哥是警察。”楚钦眉头皱起,似是有些愤怒。“志虎哥,警察?你叫得倒是挺亲热。小时候,你也是叫我楚钦而已。”楚钦比我大一岁,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晚上了两年学,

  • 单挑吧王爷7章(第7章沉思)

    原标题:单挑吧王爷7章(第7章沉思)小说名字:单挑吧王爷第7章沉思管家说完,便躬身退了出去。留着夜翎晖一个人在房内沉思。这女人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若不是看到那天救她的时候发现她耳朵后面的胎记,或许他早已怀疑换了个人潜入王府。只是,一个人撞了脑袋后反差会如此之大吗?这令他十分不解!看来他有必要进宫一趟去太医院问问。夜翎晖决定还是先观察她一段时间再说,且看着女人是真的变了亦或者都是在自己面前演戏!朝堂上,云尚下朝回府,刚落座下人就前来告知林府的人去了秦王府,怕是对小姐不利!“林府?哪个林府?”云尚听

  • 家有恶妻7章(第7章: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原标题:家有恶妻7章(第7章: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小说:家有恶妻第7章: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刚刚她的那句话到底想说的是什么?!‘本’什么……?!离开包厢,沐薇无力的依靠在了墙壁上,她揉了揉太阳穴,迷茫的看向了自己的双手,为什么她会本能的做出那些打斗动作呢?当那些人袭击过来时,脑子里好像形成了回击的画面,身体也会不受控制的跟着行动!难道……她以前学过功夫吗?可没有听妈妈提起过啊……不过不管怎么样,还好她失忆前是个练家子,要不然今天非得被那群人给打死不可!!说起来,这都是败季尘封所赐!!紧咬着贝齿,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