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兵神战斧】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2:55:41 来源:网络 []

小说:兵神战斧

第一章 近乡情怯

第一章近乡情怯

所谓近乡情怯,雷东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95女性网

还有三十公里,只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雷东望着车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八年了,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从懵懂的少年到英俊伟岸的帅小伙,从一个每天旷课去网吧打游戏的坏孩子到一个纪律严明的特种兵,雷东经历了太多血与火的洗礼。

一步步走来,雷东已经成了令全世界地下势力都闻名丧胆的杀手,绰号狼牙。意大利的黑手党,日本的三合会,南美的麦德林都对他发出了追杀令,暗花高达一亿美金。

辉煌过,骄傲过,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式。

一个月前,当雷东第五十次出任务,成功的将一个横行东南亚多年的大毒枭击毙在湄公河岸边之后,终于完成了入伍时候对组织的承诺,迎来了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是继续在军方服役,还是退伍?雷东选择了后者,并且拒绝了组织上安排他以正科级待遇进入地方公安系统工作的建议,而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回到老家天海市。

为了家人的平安,必须和过去的刀光血影做彻底的切割。原文95lady.com

因此,雷东随身携带的灰色的帆布包里面除了几套换洗衣服,一张银行卡,一个特制化妆盒之外,就只剩下一份军方为他伪造的证明文件了。

兹证明:雷东,男,某年某月某日出生,籍贯……于某年某月某日遭犯罪分子绑架,被迫在某省某地黑砖窑做苦工,期间与世隔绝。某年某月某日,警方在打黑除恶行动中++将雷东解救……经查,雷东在黑砖窑工作期间无犯罪行为,特此遣返,望有关单位重新为其登记户口,核发身份证……证明信上有某地派出所和民政部门的公章,而且都是真实的,不怕查。

雷东这个失踪人口要想重新获得合法身份,就全靠这封信了。

黑砖窑?雷东想到这个名词不由笑了起来。

真是风马牛不相及,雷东这些年执行任务所去的任何一个地方,其凶险程度都比黑砖窑何止高了十倍?为了配合自己现在的身份,雷东还刻意进行了伪装,胡子半个月没刮,头发半个月没理,迷彩服上还撕了几个窟窿,整个人看起来和街头流浪汉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形象和这辆豪华的空调大巴极不相称,要不是雷东动作快,下飞机之后第一个登上机场大巴,并且直接塞给乘务员两百块钱的话,早就被赶下车了。阅读95lady.com甚至在几个小时之前,雷东不得不拿出那份官方证明信博得安检人员的同情心,否则连飞机都上不了。

即便如此,雷东也很不招人待见,比如身边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

金丝眼镜男从上车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抱怨,“怎么回事,机场大巴怎么可以让要饭的坐?”“下车去,下车去,这不是你该坐的地方。”“哎呀呀,你怎么这么脏,别碰我的衣服,这是名牌,你赔不起!”“居然和一个臭叫花子坐一排,倒了八辈子霉了,下车一定洗个澡,臭死了!”

诸如此类的话,尖酸刻薄,无礼至极,如果是在过去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雷东完全有可能拧断他的脖子。

然而今天,雷东却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还装作胆怯的直往窗口靠。

既然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个遣返人员,那就有一点遣返人员的样子。

既然已经决定告别过去的刀光血影做一个普通人,那就轻易别用暴力解决问题。【兵神战斧】小说在线阅读

雷东的退让却更助长了眼镜男的嚣张气焰,他不但用一个大皮箱挤占了雷东一半的座位,还拿出手机肆无忌惮的和家人聊天:“小丽啊,想我了没?我下飞机了,在大巴车上,半个小时就到家了。小丽啊,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倒霉,我身边竟然坐了一个臭烘烘的乞丐,那头发乱的啊跟油毡似的,上面还有虱子爬来爬去,恶心死我了……”

靠,这太过分了吧,我天天洗澡哪里臭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满脑袋虱子乱爬了?雷东的手逐渐攥紧了,一分钟,再给你一分钟,如果不住口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突然,雷东发现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从两张座椅中间的缝隙中钻了出来,锋利的刀片划开了眼镜男的皮箱,正在一点一点的将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夹子往外拽。

有小偷?雷东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你就可劲骂吧,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可怜的眼镜男还不知道自己被盗,兀自肆无忌惮的和那个叫小丽的女人聊天,偶尔投向雷东的目光也充满着鄙夷和厌恶。

几分钟之后,大巴车驶入天海市二环路和东风路的交汇口,雷东身后的那个人突然站起来,喊道:“司机停一下,我下车。”

大巴车很快在路边停了下来,那个偷东西的络腮胡子夹着一个皮包,貌似很平静的向车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大巴车的前中后三个位置又站起来两男一女,也面无表情的走向门口。95女性网

雷东一愣,居然有四个小偷?眼镜男早就在等待这一刻,立刻说道:“喂,后面有座位了,你到后面去!”

“我不去后面,我也下车。”雷东同情的冲眼镜男笑了笑,拎起自己的帆布背包,晃晃悠悠的向车门口走去。

“总算清静了,刚才熏得我差点吐了!”眼镜男一脸轻松,迅速占据了雷东刚才的座位。

下了车,雷东装作等出租车的样子,站在一棵大树下面。

先前下车的三男一女果然是一伙的,大巴车开出去还没有一百米他们就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向一条小巷走去。

花衬衫的高个男子显然是这一伙儿的头头,一边走一边问道:“胡子,怎么提前喊下车,再过一分钟,我绝对能把那小子的钱包切到手。”

“豹哥,咱今天大丰收了!一万多块现金,一条金链子,一个玉手镯,还有一张信用卡。说明http://www.95lady.com/咱快点走,去华仔的店,要是卡能用,就给他的卡刷爆了!”叫胡子的那个人拿出眼镜男的皮夹子,兴奋地在几个人面前显摆:“那个傻帽光顾着和那个要饭的斗气了,一点都……咦,你怎么跟来了?”

四个人突然发现,雷东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顿时意识到不妙,表情都警惕起来。

雷东来到距离几人三四米的地方停住脚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我来黑吃黑,可以吗?”

++++++++++

第二章 黑吃黑

第二章黑吃黑

所谓黑吃黑,只不过是个借口,雷东不缺这些钱。

这更不是雷东正义感泛滥,想要替民除害。几个小毛贼而已,根本入不了雷东的法眼,他可是赫赫有名的狼牙,值得他出手的人无一不是恶贯满盈的重刑犯。

雷东之所以出手,完全是为了自己的身份。

虽说雷东手里拿着一份官方开具的证明信,虽说开具证明信的单位都在雷东战友的控制之下,但这件事情毕竟有些不合常规,以雷东对国内制度的了解,很清楚自己要想重新获得合法身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问题的关键,就在派出所的户籍部门。

为了日后办事方便,雷东决定抓了这四个小偷,权当是给派出所送一份大礼,先混个脸熟再说。

雷东的话,却直接把四个小偷逗乐了。

“哇靠,你不但是个要饭的,神经还有问题?”大胡子乐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就你还黑吃黑,你他妈的除了头发黑,哪里黑了?”

“我的手也很黑。”雷东上前一步,说道:“和我一起去趟派出所,把你们今天偷的东西交给警察同志,做个笔录,聊聊天,喝喝茶,可好?”

“他妈的哪来的神经病?”瘦猴哭笑不得,一脚踹了过来:“滚犊子,要不是爷爷今天切了肥羊开心,打断你的腿信不信?”

“我不信。”雷东右手一抄,直接抓住瘦猴的脚脖子,说道:“我这人脾气不好,好话只说一遍,你们几个还是乖乖跟我走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你他妈的找死!”瘦猴气疯了,抡起拳头就要打雷东。

只可惜他的脚脖子在雷东手里,拳头根本够不着,力量很大却只能打击空气。

“既然你们不听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雷东双眼厉芒一现,猛地将右手抬起,同时左脚横踹出去。

“砰”的一声,瘦猴的身体飞出去四五米远,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一旦动手,雷东就不再迟疑,速度快若闪电,左掌横切,瞬间击中那个女小偷的后脑,女小偷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瘫倒在地。

紧接着雷东向左跨越一步,右手闪电伸出抓住胡子的手腕往怀里一带,同时脑袋如同一柄重锤似的迎了上去。

“砰!”两颗头颅相撞,雷东毫发无损,胡子却立刻昏了过去。

雷东的动作太快了,短短两三秒种时间,豹子的三个手下就全躺下了,豹子又惊又怕,“唰”的抽出一把匕首,喝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以前是个搬砖的,在黑砖窑干了七八年。”雷东笑呵呵的,似乎对自己的假身份很满意,说道:“我说,你最好把匕首扔了,否则待会儿警察问起来,你随身携带凶器,可是罪加一等哦!”

虽然拿着刀,但手却不住的颤抖,豹子根本就不敢往前刺。

“不会玩刀就别玩,弄不好会扎着自己。”也没见雷东有什么动作,豹子的匕首就到了雷东手里,随便耍了几个刀花,然后随手一甩,匕首就扎在一棵十几米高的树冠上下不来了。雷东抬手在豹子肩膀上轻轻一拍,豹子就很自觉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凶器我给你扔了,不过你要是舍不得,可以让警察找回来,我无所谓。”

让警察找回来,那不是有病吗?豹子哭丧着脸,说道:“大哥,我认栽了,能否告诉我,我们哪里得罪你了?”

“你们没得罪我,就是倒霉了。”雷东在马路牙子上坐下来,说道:“我想找派出所办点事,又舍不得花钱,只好随便抓几个小偷送给他们,权当是送礼了。”

豹子差点气晕了,倒霉也不待这么奇葩的吧?可是虽有怨言,豹子却一点也不敢显露出来,而是做出一副可怜样哀求道:“大哥,有什么事,兴许我们能帮忙?或者你送礼需要多少钱,你说个数,要多少我都给。”

雷东拿出一部老款的诺基亚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道:“那不行,我可是个守法公民,怎么能接受小偷的贿赂呢?”

任凭豹子变着花样的哀求,雷东却始终不为所动,几分钟之后,终于等来了一辆警车。

来的一共三个警察,看到这一幕顿时糊涂了。

110指挥中心的消息说这一代发现小偷,已经被见义勇为的好市民给控制住了。

现在看的确是这么回事,地上躺着两男一女,显然刚醒过来,龇牙咧嘴的样子的确不像好人。在马路牙子上坐着一个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而在他身边,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汉子表情紧张,似乎要哭了似的。

在这五个人之外,还有几十个人,都是看热闹的群众。

厉害啊,一个人控制了四个,这家伙是个练家子!

为首的警察大步走过去,握住豹子的手说道:“刚才是你报的警吧?谢谢,谢谢,我代表东风路派出所全体干警对你见义勇为的行为表示钦佩和感谢!天海市就需要你们这样的好市民啊!”

“我……”豹子真的哭了。

太憋屈了,不带这么寒碜人的好不好?自从这个警察走过来的那一刻,雷东的眼睛就亮了,看到对方认错了人才站起来,以无比同情的口吻说道:“豹子,胡子,你们几个今天真是太不走运了。我要是早知道派出所里有这小子,根本就不会搭理你们。哎,点背啊,你们就认命吧,谁让你们手脚不干净呢!”

警察怒喝一声:“说谁呢?老实点,蹲下!”

“啧啧啧,几年不见,你小子出息了,敢吓唬你东哥?”雷东笑眯眯的说道:“当年你被陈二狗欺负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牛气,为什么整天哭鼻子?过山炮抢了你的饭钱肚子饿,是谁连续一周把午饭分一半给你的?你追求孙小美被情敌打,是谁帮你打回来的?”

“你?”警察呆住了,因为雷东说的这些事情的确发生在他身上。

“你什么你?”雷东抬手锤了对方一拳头:“见了东哥还不立正行礼,以前的规矩都忘了吗?”

“东哥?”警察更糊涂了,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面前这个流浪汉。

突然,一个曾经熟悉的影子跳了出来,警察惊呼道:“雷东,你……你怎么还活着?”

++++++++++

第三章 老同学

第三章老同学

都说女大十八变,其实男人也一样。

彬彬有礼的乖宝宝长大后可能会变成无恶不作的流氓恶棍,粉雕玉琢的美少年长大后也许会变成眼歪口斜的丑八怪,见了老鼠都能被吓尿的小男孩长大后没准会成为在枪林弹雨中谈笑风生的勇士。

在时间这把雕刻刀下,一切神奇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比如雷东的同桌张扬。

上学期间的张扬家庭条件差,胆子小,身体弱,学习成绩也不咋地,这样的人在天海市第一中学就是个被欺负的命。然而从初一到高三,整整六年时间,张扬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有一个好同桌雷东。

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雷东的庇护,张扬根本就上不到高中毕业,更别说考上大学了。然而世事难料,就在雷东十七岁那年,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三天的一个夜晚,雷东却神秘的失踪了。

八年后,当两人再次相聚,身份却发生了巨变。

懦弱的张扬不但身体变得健壮起来,还成了一名警察,眉宇间竟然已经有一股上位者才会有的气质开始凝集。而昔日的天海一中小霸王雷东则变成了胡子拉碴,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世事无常,果然如此。

雷东笑着说道:“什么叫还活着,难道大白天你见鬼了?”

张扬双目中闪过一丝激动,但旋即就被迷惑所取代,愣了几秒钟问道:“这些年你跑哪去了,怎么变成这副摸样?”

“一言难尽,有机会再解释。”雷东指了指豹子等人,说道:“我帮你抓了四个小偷,怎么样,东哥够意思吧?”

“四个,你抓的?”张扬更迷惑了。

作为一个警察,张扬一眼就看出豹子等人绝非善类,但是相比之下,雷东的样子却更像是坏人。因此一见面张扬就认定,是雷东偷东西,而豹子他们是抓捕小偷的人。

正因为如此,张扬在见到雷东的时候显得比较矜持,毕竟他是警察,而雷东是偷盗嫌疑人。

怎么现在全反了呢?一个打四个,这可能吗,那个胖子和手臂有纹身的家伙明显是练家子,他们怎么可能束手就擒?“不信你可以问问啊?”雷东蹲下身子,在几个人的口袋里随便一摸,七八个钱包和手机就被摸了出来:“看到了吧,这些都是他们偷的,失主肯定报案了,你回去一查就知道。”

人赃并获,还有什么好说?“这些都是你们偷的?”张扬还是有些不相信。

豹子长叹一声,主动伸出双手:“警察同志,我认栽,你这个同学太能打了。哎,想不到我豹子居然会在小河沟里面翻船,窝囊死了!”

事情很容易调查清楚,雷东在抓人的时候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张扬简单了解了一下就不得不承认,昔日那个天海一中小霸王即便是落魄成了流浪汉,打人的功夫却一点都没丢下。

打电话又叫过一辆警车,张扬押着豹子等人直奔东风路派出所而去。

雷东作为抓捕小偷的好市民,自然也需要一起去做个笔录。

刚到派出所大门口,就发现一辆机场大巴停在院落中央,几十个人积聚在案件受理大厅,神情激动的说着什么。

“从上车到现在,中途只有东风路口下过一次人,小偷一定是他们!”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眼圈红润,抽抽搭搭的说道:“我在乎的不是钱,而是包里的一张相片,那是我和我家死老头子结婚五十周年纪念照,他人已经没了,这是我们最诡异一次合影照,千万不能丢了啊!”

“不用问,肯定是那个穿迷彩服的家伙,他一上车我就觉得他不是好人!”

“绝对没错,那家伙贼眉鼠眼,上车之后就盯着别人的皮包看。”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更是义愤填膺,拍着胸脯说道:“我是美术学院的,给我十五分钟,我能把他的相貌画出来。”

“咦,你们办事效率太高了吧,这么快就把小偷抓回来了?”

警车驶进院子,张扬和雷东先后下车,立刻就被那群人发现了。

“就是他,看他还往哪里跑!”眼镜男损失最为严重,因此显得格外激动,一看到雷东就扑了过来,飞脚踹向雷东的面门:“踢死你这个小偷,还我的钱包来!”

“砰!”一脚正中小腹,眼镜男呼的一声飞出去三四米。

“打人了,小偷在派出所打人了!”眼镜男尾椎首先落地,疼的在地上不住的翻滚:“警察,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小偷为什么不铐起来?”

雷东怒不可遏,冲过去再次一脚将快要爬起来的眼镜男踹翻在地:“你给我闭嘴,再啰嗦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怎么回事?”派出所所长薛战冲了出来。

“薛所长,他不是小偷,真正的小偷在后面。”张扬连忙上前一步,挡在雷东和眼镜男中间,指着后面一辆警车解释道:“一共四个小偷在车上偷东西,结果被发现都抓住了。”

“都抓住了?”薛战望着从另外一辆警车中下来的豹子等人一时难以相信,问道:“他们刚来报案,我没让你去找人啊?”

“是110指挥中心提供的消息,我正好在附近巡逻。”张扬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一个人抓了四个?”薛战看着张扬,实在无法把这个流浪汉似的人和警民合作好市民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与此同时,那个眼镜男被雷东连续踹了两脚,虽然不敢继续找茬,但却躲在一边打起了电话:“喂,三叔,我是仲明啊,我在七一路派出所,我被人欺负了!”

++++++++++++

兵神战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兵神战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夫随你魂牵梦绕19章(第19章 回到过去)

    原标题:夫随你魂牵梦绕19章(第19章回到过去)小说:夫随你魂牵梦绕第19章回到过去林牧晓已经完成了三个位面的任务,收集齐了萧然的三魂,林牧晓开心的飞起。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已收集齐,七魄被系统稳定下来,只剩回到属于自己的位面,让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当朝丞相萧寒复活起来。想到这里,林牧晓就已经等不了了,告诉系统,让他们快些复活萧寒,自己已经等不及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骨感的。在林牧晓告诉系统自己已经集齐三魂想要快些复活萧寒时,却却被系统告知,复活需要代价,需要他们抹除相识之后的一切记忆,一切从零

  • 战都帝者19章(第19章 魏雨柔的晚餐)

    原标题:战都帝者19章(第19章魏雨柔的晚餐)小说名字:战都帝者第19章魏雨柔的晚餐“江……江总?”原本还在笑着的佟言,听到江勤勤的名字,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佟言是吧?之前就听江总说,你是一个喜欢嚼舌根的家伙。你放心好了,回去之后我会和江总建议,给你一个适当的处分!”魏秘书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也不理会完全傻眼的佟言,接着对着销售部中的众人道:“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因为程浩特别的表现,为公司带来了巨大利益,经过江总和人事部考核,决定对程浩进行职位调整,从今天开始,程浩被正式任命为销

  • 纯情人生19章(第二十章 无奈的救人)

    原标题:纯情人生19章(第二十章无奈的救人)小说名字:纯情人生第二十章无奈的救人站在一旁的三个人转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萧逸风,其中一人走到萧逸风面前冷冷问道:“你就是这个小胖子的老大?”萧逸风刚才被他们打架阻挡了道路,本就有些不爽。要是在魔州大陆,就凭这家伙对自己那冷冷的语气,自己就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了。不过现在自己可不想动不动就打人啥的了,再说林雪茹还在旁边呢?自己如果要再惹事就被骂了,刚才在公交车上的事。林雪茹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看着林雪茹当时的脸色,自己能感觉出来她在生气。便耐着性子说道:“不

  • 染指千红19章(第十九章 机关算尽)

    原标题:染指千红19章(第十九章机关算尽)小说:染指千红第十九章机关算尽为甩开跟踪者,曲凝香特意走了去南风馆截然相反的岔路,待甩开那人,再绕一圈回来就是。曲凝香一走,坐在茶铺内的人果不其然起身跟了上来,曲凝香故意走向人潮拥挤的街道,用点小伎俩便将跟踪之人甩开。原以为跟踪自己只有这一人,曲凝香走到另一条街没多久,再次察觉有人尾随,曲凝香只得再想办法把狗皮膏药般的人甩开。如此几次下来,曲凝香算晓得,兰姨娘定是想抓住她的什么把柄,不然绝不会安排人处处盯着自己。猫抓耗子的游戏曲凝香不感兴趣,何况当耗子的

  • 剑锋耀世19章(第19章 终于等到你)

    原标题:剑锋耀世19章(第19章终于等到你)小说书名:剑锋耀世第19章终于等到你“哎呀,你是什么人?”叶泉着急之下,问了一句来人,还不知道是人是鬼。白影也不说话,携着叶泉飞过一片葱郁的树木之后,来到一片空旷地带,在一大片绿地之中,有一栋竹屋,两层的小楼建在水畔,格外的幽静雅致。白影落地,叶泉才看出来,这个人是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头发梳的齐整,戴着一个兽形玉冠,双眉挺立,目光如炬,一身的白衣显得超凡出世。“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掳来这里?”叶泉觉得此人定是不简单,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就选个一个比较

  • 贴身绝强至尊19章(第十九章 离开)

    原标题:贴身绝强至尊19章(第十九章离开)书名:贴身绝强至尊第十九章离开“晚上我会来接你的,对你,把你的手机给我!”林川伸出右手,看着陆雨漫。“你要我的手机干嘛?”陆雨漫一脸警惕的看着林川,两人这才见面多长的时间,这就要跟自己要手机,再说了,即使是很熟悉的两人,对方跟自己要手机,也会有所犹豫的吧!林川见到陆雨漫没有就没有要将自己的手机给自己的意思,于是林川抬起头对着陆雨漫说道。“看有飞机!”陆雨漫白了林川一眼,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海鲜骗到自己?但是下一刻陆雨漫便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只见林川低着头正在

  • 耀世高强猛人19章(第19章 香甜小萝莉)

    原标题:耀世高强猛人19章(第19章香甜小萝莉)小说名:耀世高强猛人第19章香甜小萝莉“滚!”林凡没有再跟这个女人废话,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而那个女人也不敢再趾高气扬,刚才那是什么眼神?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恐怖的眼神!女人颤颤巍巍地走回林慕阳的沙发旁,添油加醋的说着这里面的经过。“你就不害怕被他找麻烦吗?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谁吧?林氏集团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呢!”李铭烟本来也十分高兴,可是冷静下来之后却发现这样确实不太妥。“节目已经开演了,你还不赶紧看?”林凡显然不想再说这个问题。林氏集团,

  • 不屈强都花者19章(第十九章 媚姐出马)

    原标题:不屈强都花者19章(第十九章媚姐出马)小说名字:不屈强都花者第十九章媚姐出马“对了,丽姐,问你一件事可以不?”忽然,李枫问道。“你有什么问题啊?如果是问我的三围,我可不会说的?”张丽丽很是冷静的说道。听到张丽丽的话,李枫额头之上顿时出现一条黑线,心里呐喊道:“我在你的心中难道就会想这些问题吗?”“丽姐,我想问你,你认识媚姐有多久了?”在这种话题上,李枫选择了最好的方法,岔开话题。听到李枫的话,张丽丽一呆,道:“我从十三岁就跟在媚姐身边,已经有十一年了,怎么了?”顿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意

  • 妖国帝王妻19章(第十九章 赘婿的名头)

    原标题:妖国帝王妻19章(第十九章赘婿的名头)书名:妖国帝王妻第十九章赘婿的名头“哼!”在听到赵立见到自己只是想要见赵颖她们,白灵儿瞬间将脸拉下了。“亏我还在为你担心呢,真是根木头。”白灵儿暗暗生气,但是她也是知道,要是赵立没有见到赵颖她们的话,他的心,是不会安定下来的。看到白灵儿这瞬间就变得脸,赵立对此颇感无奈,但是如今他又有事要求到人家,只好低声下气的做起了安慰的活儿。对于赵立的做法,白灵儿还是挺消受的,本来她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既然赵立都这样了,她也不是太过无理取闹的人,就这样,他么决定了

  • 道惊鬼神19章(第19章 王东来(二))

    原标题:道惊鬼神19章(第19章王东来(二))小说名称:道惊鬼神第19章王东来(二)这是王东来求师于陈楷的第10天,这10天内,他遭到了陈楷的无数次拒绝,但每一次的失败,只能给他带来满满的动力。今天是第十一天,王东来依旧满手提着礼物走在通往陈楷家的路上。一路上,对王东来指指点点的人非常多,但王东来依旧面不改色,气昂昂的向陈楷家中走去。“啧啧啧,这傻孩子。”王东来路过李叔身边时,李叔说了这句话。“算了吧,你也很好啊,何必呢!”王东来路过庆嫂身边时,庆嫂说了这句话。“……”王东来路过二狗时,二狗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