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妙手回春】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2:38:5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妙手回春

第一章 要不要这么屌,拿针扎自己脑袋啊

当周辰刚刚醒转的时候,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接着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原文95lady.com那疼痛犹如潮水一般差点让他再昏过去。

过了半天之后,疼痛渐消,意识恢复之后,周辰恍惚间觉察到双手好像抓到一个很大很软的的东西,鬼使神差的使劲捏了捏。慢慢睁开眼的时候,周辰就看见一堆饱满的双峰遮住了自己所有的视线。

毫不夸张的说,眼前绝对是胸器,起码也有36D。

“碍…”一道高亢的尖叫声在耳边响起,这一叫顿时将周辰震的清醒过来。

洛烟双颊绯红,像是染上了两片火烧云,一双玉手环住了胸部,恶狠狠的盯着病床上满脸无辜的周辰,呵斥道:“臭流氓,你干嘛。”

谁知道病床上的周辰却压根没有理她,眼神之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环视着眼前这个不大的病房。【妙手回春】小说在线阅读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洛烟见病床上的周辰压根不理自己,明明侵犯了自己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很是生气。

半晌之后,周辰的眼神才慢慢聚焦到了洛烟的脸上。

这是一张堪称完美的脸庞,琼鼻柳叶眉,瓜子脸蛋,皮肤白皙如玉,即便是以周辰的眼光来看,洛烟也是不可多得美女。更让人浮想联翩的是,洛烟的身材简直好到爆,配合上一袭白色医生制服,拥有别样的魅力。

“听见了,有事么?”周辰盯着洛烟看了半天之后,开口说道。

这一下轮到洛烟愣住了,她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在犯了事之后居然能够做到如此的坦然,脸上更是看不出半点的愧疚。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洛烟强压住内心之中的愤怒,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辰,“现在躺下,我给你做下检查,那么严重的车祸,你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真是奇迹。【妙手回春】小说在线阅读

“不用!”周辰径直坐起了身子,皱了皱眉后,左手飞快的按住了右肩肩闸骨,接着右肩猛的一抖,瞬间将错位的骨头复原。

看到这一幕,洛烟愣了愣,她听见一声清脆的闷哼声,以为周辰是在乱来,刚准备呵斥周辰别动的时候,就看见周辰已经抬起手臂晃了晃肩膀。

“你……你怎么……”

洛烟刚想问话的时候,周辰的声音同时响起,“帮我去拿一副银针来,快去。”

“哦,好!”洛烟点点头,朝着房间外走去,直接出了房间后,才反应过来,“我干嘛要听他的?”

周辰一个人留在房间内,深呼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隐隐有着兴奋。

没想到遇到这么惨烈的车祸,自己居然没有死,反而因祸得福。

摸了摸胸口的玉佩已经不在,周辰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胸口处多了一个龙形胎记,和玉佩的形状一模一样。

周辰没想到这个祖传的玉佩之中居然有一个被封印的灵魂,属于家族先祖的灵魂,在关键时刻救下了自己一命,而其中更是蕴含了诸多的记忆!

这个先祖灵魂乃是一名修士,是闻名修真界的清医门主,眼看着要得到飞升,却在最后关头被仇家暗算,功亏一篑。来自http://www.95lady.com/为了保佑自己的后人,这名先祖将自己即将溃散的灵魂注入龙形玉佩之中,一代代传了下来。

却因为周辰的血液打开了封印,使得先祖灵魂入体,和周辰的记忆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周辰正在沉思的时候,洛烟已经带着银针走了回来。好歹是个中医院,一副针灸用的银针还是很好找的。

“喂,你要银针干嘛,可别乱来,不然我担不起责任。”洛烟狐疑的看着周辰,她觉察出周辰的古怪。一般人遇到了这么惨烈的车祸,哪里可能这么完好的坐着。95女性网

周辰只是摇了摇头,随即从针灸盒中抽出了五根长约四寸的银针,手指翻飞之间,已经将银针悉数插入了脑内。

“啊,你干什么,不要命了?会死人的!”洛烟惊恐的捂住嘴巴,尖叫出声。

然而周辰充耳不闻,对着插入百会、通天、太阳、阳白、人中五处的银针,轻弹尾部。顿时,银针以奇怪的频率震颤起来。

看到这一幕,洛烟已经认定周辰疯了,生怕这么玩下去,周辰真的会玩死自己。一边朝门外跑去,一边说道:“你要自杀随便找个地方都好,但是别在医院里,别在我眼前,我要担责的!”

周辰也不理她,手上的动作依旧未停。银针急速的颤抖,久久不衰,片刻之后可见周辰的脸色急剧泛红,脸部充血。版权95lady.com一条条血线从百会穴自上而下,经太阳阳白二穴,直达人中。

外表看上去,那血线就像是皮下血管竟然还在隐隐跳动……当洛烟带着一名男医生走进诊疗室的时候,两人就看见周辰坐在病床上之上,面色安然。他脑袋上的银针依旧被悉数拔出,正拿着纸巾轻轻擦拭着不断从鼻孔冒出的两条带着黑色血块的淤血。

“这是淤血?脑子里的?”洛烟带来的男医生看着周辰,惊讶的问道。

“不错,你倒是不像那个女的那么白痴,有点见识。”周辰点点头,“对了,这是哪家医院?”

第二章 让你们见识见识!

被人骂白痴,洛烟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掐死周辰的心都有。

男医生有些尴尬的道:“这里是市中医院。对了,保险起见,你最好还是跟我们做个检查吧。”

“不必了!”周辰摆了摆手,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已经没有大碍。

男医生有些不舍得放周辰走,毕竟能用几根银针就驱除了脑袋里的淤血,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不多时,男医生就叫来了主任医师和几位专家。

众人将周辰围在病床上,一脸惊奇的看着周辰。为首的五十多岁的副院长秦明狐疑的看了眼周辰,转身问洛烟道:“这人不是才送到咱们急救室的嘛?我让你给他做个CT,可他怎么就好了?”

洛烟有心说话,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倒是一旁的男医生道:“洛烟看见的,是他自己用针灸驱除了脑袋里的淤血。”

“……”

众人大眼瞪小眼,一阵无语。

这也行?片刻后,专家队伍里一个四十来岁长相猥琐的男子冷笑出声,“逗我呢?自己能给自己脑袋针灸?背着脑袋连穴位都找不准,更不要说针灸了。而且我学中医多年,可从没听说仅仅靠几根银针就能把颅内的淤血给引导出来的。”

一群人连连点头,纷纷同意男子的说法。这样的手段实则是有些匪夷所思,让人无法相信,他们就算相信周辰是自己稀里糊涂就好的,也不会相信他是被自己治好的。

周辰皱眉冷笑,“现在的中医已经没落到这种地步了么?谁告诉你们颅内淤血用针灸法就治不好?无知!”

一番话引起轩然大波,几个自称专家教授的家伙脸色顿变,纷纷看着周辰,脸上带有愠色。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你说谁无知?”

“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口出狂言。”

“针灸之法治疗一些慢性病还不错,对于颅内出血这种急症能否治愈,我持怀疑态度。”

……最终,还是秦明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众人的话语。“洛烟,你带这位先生去做个CT。”

洛烟点头称是,周辰也没有拒绝。

不多一会儿,CT结果出来之后,和之前洛烟给周辰做的CT一对比,结果很明显。原先CT上的黑点已经消失不见。

这一下众人再也无话可说,倒是之前的猥琐男子韦中越依旧不死心般冷哼,“我还是不相信仅仅靠针灸就能治疗脑部淤血,那样的话还要动什么手术?随便扎几针不就好了?”

“你以为扎针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敢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一步!”周辰的眼神里满是自信。开玩笑,他的身体可是有先祖灵魂以及关于医学知识的全部记忆的!

秦明沉吟了片刻后,抬头对周辰道:“小伙子,不知道能不能给我演示一下?”

结合前后CT图的对比以及洛烟的佐证,秦明以及相信了七八成,但终归还是有些怀疑,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有够骇人听闻的。但他内心有有些期许,眼下医术界中医式微,西医横行,让他这个从小在中医世家长大的人很有些不是滋味。

“无妨,我就帮你一把,也给你们见识见识我中华医术的博大精深。”周辰冷哼一声,模样有效嚣张,让在场的几个专家恨的牙痒痒的,差点没找块板砖拍死他!

一群人很快就在秦明的引导下来到了脑科病房,按照秦明的说法,明天正好要给一个脑溢血患者做手术。这名患者眼下因为脑部淤血压迫住了神经造成一侧肢体的功能丧失,如果再拖下去的话,甚至会造成半身瘫痪。

病床上躺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正瞪大眼睛看着众人,不过样子看上去并不太正常,有明显的意识障碍。病床边,老人的子女看到一大群医院领导走过来,也是愣了愣。

“秦主任,这么做有点不妥吧?这小子的医术我们还没亲眼见识过,万一出了意外,那就是重大的医疗事故啊,医院要担责的。”一直看周辰不爽的韦中越皱眉道。

秦明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而是转过头对周辰道:“病人就在这里,事先说好,如果你失误的话,出现的任何问题由你一人承担,而且你还必须征得对方家属的同意才能治玻”

这个条件已经是相当苛刻了,等于什么责任都推倒了周辰身上,而中医院坐收好处。治好了,好处是医院的;治不好,周辰来背锅。

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但周辰却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没问题!”

人群外的洛烟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周辰,这个家伙不是有两把刷子就一定是个疯子,人躲都来不及,他还往上凑。

病人家属听到几人的对话,也大致清楚了缘由,一时间脸就黑了,嚷嚷着嗓子叫喊:“你们中医院什么意思,是把我们家老爷子当小白鼠,给你们试验?”

秦明笑了笑,道:“放心吧,先让这个小伙子试一试。不管结果如何,你父亲的治疗费用都会全免。”

听到秦明这么一说,病人家属犹豫了。对于经济拮据的一家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

就在这时候,周辰径直走到了病床前,打开了针灸盒,速度极快的掏出三根银针,眨眼之间就分别扎进了病人的百合穴、人中穴、太阳穴。

第三章 中医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周辰的速度极快,病人家属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刚准备闹腾的时候就被周辰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不想你们父亲有事的话,就乖乖的站着。”

几个病人家属一见这架势也的确不敢再说话,生怕打扰了周辰。

三根银针插入三处大穴之后,周辰手指翻飞,居然像是拨动琴弦一般拨动三根银针,片刻后一到血线从头顶蔓延至病人的额头,随即朝着两侧太阳穴蔓延而去,最终在人中穴交汇。

这一幕的出现引起人群的一阵轻咦声,针灸疗法出现这样的场景他们从没见过。

“这……有些诡异了。”

韦中越虽然皱眉,却依旧冷笑不止,“这小子惹麻烦了,那血线一定是把病人的血管戳破了,哈哈!”

唯独众人之中中医水平最高的秦明没有说话,用惊奇的眼神看着周辰的手法。

听到韦中越的嘲笑声,周辰却看也不看他,讥笑了一声,“好歹是中医院的医师,却连堂堂的明阳针法都认不出,也是有够丢人的。”

“你!”被周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奚落,韦中越的脸面顿时挂不住,想要发作却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周辰手指连点,迅速将三根银针悉数收回。

轻吁一口气,周辰笑了笑,对病人家属道:“你们老父亲的颅内淤血已经全部清除,神经没有了血块的压迫,身体很快可以活动。”

似乎是为了印证周辰的话,病人的鼻孔很快流出了黑色的淤血,甚至脸眼神也清澈起来。

“快!”秦明强行压抑住内心之中的兴奋,不断挥动手臂对旁边的小医生道:“快带他去做CT,看看颅内淤血是否清除了。”

没过多久之后,医生拿着片子过来,秦明拿起一看,顿时喜上眉梢,看着周辰的眼神满是佩服。

“小伙子,你这针灸的本事真的是神乎其技啊,居然真的就把颅内淤血给清除了。了不起,了不起啊,没想到我们中医居然也可以这样强大。”秦明的高兴,一方面是因为见识到了这么高深的医术,另外一方面则是学中医出身的他见惯了中医式微之后,陡然见到这么神奇的针灸之法,觉得扬眉吐气。“这真的是阳明针法吗?这种针法已经失传了近千年埃”

周围的其他专家们也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周辰,连连惊呼。病人鼻孔流出的淤血再加上CT片子的佐证,证明其颅内淤血的确被清楚。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

就算是西医动开颅手术,风险大不提,也未必见得能够百分之百的将淤血清除干净。

骤然间,一群人将周辰围了起来,生怕放跑了他一样,问东问西。

唯独韦中越表情尴尬,脸色胀红,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谢谢,实在是太谢谢您了。”几个病人家属则算是众人之中最激动的。 毕竟是他们家的老爷子,省下一大笔钱不提,还治好了病,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恩赐。

周辰摆了摆手,风淡云轻的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就想要离去,却被秦明死死的抓祝

“周辰周先生是吧,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中医院的副院长秦明,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够当我们中医院的客聘医生,如果遇到什么疑难杂症,希望你能够出手相助。”秦明刚说完就看见周辰脸上浮现出犹豫神色,生怕周辰拒绝,连忙跟着说道:“当然,你放心,报酬方面我们医院不会小气的。

周辰想了想后,道:“可以,但是我不要钱,只需要你们中医院药房内的中药随便我用就行了。”

秦明愣了愣,没想到周辰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药材撑死了能用多少,总不能拿着药当饭吃吧。留下了这么一尊大神,帮医院创收都还是其次的,最主要是一旦中医院的名气打出来了,以后患者必然络绎不绝。

说话的当口呼啦啦从外面涌进来一大笔人,有的穿着病服,有的是衣着光鲜。这群人一看到周辰后,立即眼前一亮,指着周辰大喊:“就是他!”

秦明吓了一跳,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群人,感觉头皮发麻,连忙朝人群喊话,“大家这是干什么?”

谁知道没人搭理他,全部朝着周辰涌去。

“小神医,求求你救救我父亲,他也是颅内淤血,上次动了手术后,淤血没有清干净,现在眼瞅着人就要瘫了埃”

“医生,帮我看看我的手吧,鞘膜炎折腾死我了。”

“神医,我肾不好,阳痿碍…”

妙手回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妙手回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老公太霸爱10章

    原标题:老公太霸爱10章小说名字:老公太霸爱第十章带她回家“老头怎么样了。”他的声音冰冷的令人发指,他依旧是呆呆的看着窗外。“身体还不错,就是……”由于没有开灯,看不清眼前这个男子的相貌。透过隐隐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挺拔的鼻梁,一头咖啡色的头发,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煜煜的光泽……男子欲言而止,“说吧。”西贝宇轩转动沙发,面对他。“一切都还好,就是有点想您。”想我?西贝宇轩皱紧了眉心。他居然会想我?一阵冷笑。他可是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他是怎么对待他母亲的,他想这事是可能他这辈子都不

  • 与你不期而遇10章

    原标题:与你不期而遇10章小说名:与你不期而遇第10章:等你回家“等等,柚子茶放勺草莓酱。”我喝柚子茶放草莓酱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我自己都已经记不起柚子茶的味道了。“谢谢。”我对楚枋点了点头。不远处的角落里,秋千椅晃啊晃的没停,恍然隔世的人坐在眼前。“你变了好多。”以前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是怎么变成了今天这番柔厉的样子?她疲惫地笑了笑,“希望你没变。”如果我没变多好,拿的起放的下,做我一个人无忧无虑的白日梦,记起陆齐川就是个笑话了。“你,能不能不要靠齐川这么近?”这是在商量吗?你们都好

  • 王妃训夫10章

    原标题:王妃训夫10章小说名字:王妃训夫第十章证据“冽烨兄,你消消气吧。”墨无双拍拍他的肩膀。“哼!你刚才没憋出内伤吗?”南宫冽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在下是觉得这三王妃很特别,很,很机灵,不像大家说得像花痴,没想到离开京城一年多,忽然发现这里有趣多了。”墨无双边说边跟在三王爷后面走进桂花楼。“哼!你再笑话我吗?她已经不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跟她势不两立,以后少提起这个下贱的女人!倒足了胃口。”南宫冽烨只能骂骂出出气,他总不能当街把丞相之女打一顿吧,虽然他很想这么做。墨无双笑着摇摇头,转回身去,想再

  • 花房姑娘10章

    原标题:花房姑娘10章小说书名:花房姑娘第十章陈瑶的来电毫无征兆的电话铃声突然打破了这种气氛,我冷静了一会,接通了电话。“喂,你哪位?”“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到快要陌生的声音。我整个人突然就僵住了,这个声音如此的熟悉,大脑里迅速翻找她的样子。先说说她吧!毕竟曾经我喜欢她那么久,我和她是大学同学,记不得我们到底恋爱过没有,反正我以前挺喜欢她的。她有所有女人的优点也有所有女人的缺点,大学的时候追她的男生可以从食堂一直排到宿舍,曾还有大老板用一套别墅来收她做干女儿,她拒绝了,甚至还有

  • 王爷,轻点爱!10章

    原标题:王爷,轻点爱!10章小说名:王爷,轻点爱!第十章腐败啊真是腐败兰嫣带着云舟来到后院,又一次到了那口枯井近前。看着那口枯井,云舟的后背一阵阵的冒凉风,大眼睛来回的转动,想着脱身的办法。只见兰嫣立在井前,幽幽的凝视着井口,并不说话。云舟镇定心神,终于开口道:“不知兰嫣姑娘要小的搬什么?”兰嫣伸出细嫩的手指,轻轻指向井边的一个木桶,幽然开口道:“小舟,这个木桶是你素日用来擦洗桌椅用的吧,怎么会在这儿呢?”云舟的心跳漏了一拍,瞳孔瞬间放大,但是还好,她此刻正垂着头,可以将一切的表情隐藏起来。难道

  • 异人傲世录10章

    原标题:异人傲世录10章小说名字:异人傲世录第六章身上还带着最后一丝落日余辉的我风一般的“刮”进了总督府的大门,在距饭厅一点点的地方停了下来。不是说因为我肚子突然不饿了。是因为……我撞在一个大个子身上啦!揉着已经有点变形的小脑袋“我说大哥,你可不可以在每天等我的时候都待在一个地方啊?这已经是第几次撞到了啊?”“你还说呢,你今天又把一个大学士气走啦。看看以后谁还敢教你。”说话的是我的大哥力克·凯达。力克有一头火红的头发,一张坚毅的脸和最好看的蓝色眼睛。虽然只有十岁,但是已经决定了将来要做一个魔武双

  • 女秘书的隐秘情事10章

    原标题:女秘书的隐秘情事10章小说书名:女秘书的隐秘情事心醉热吻“嗯……”她点了点头。然后把纸条放进了口袋里。“去吧……开门去……”他松开手,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端起茶杯慢慢喝茶,很快又恢复到了刚才平静时的样子。梁晓素走到门口,却发现,杜秀青站在那儿,旁边站着李成鑫的秘书小关。杜秀青看到她的那一刻,笑了笑,很自然地走了进来,说:“晓素,茶泡好了吧?”“嗯……好了……”梁晓素应答着,却不敢看她,更不敢看站在旁边的小关。她感觉自己的脸上热辣辣的,心也跳动得很厉害。杜秀青立马闪了进来,然后转头朝着小关笑

  • 灵车夜行10章

    原标题:灵车夜行10章小说名:灵车夜行第十章易名道人可是……可是……尼玛,老卜什么事情也没有。只见附身了的老卜一只手将我举到了半空,随后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洪兰。洪兰被老卜这么盯着,手中的木棍掉落在了地上。“别着急,等他死了,很快就是你了……”老卜身形一闪,很快的出现在了洪兰的身前,抬起手,一把掐在了洪兰的鼻子上,也将洪兰举到了半空中。“完了,这次……真的要死了么……”大脑的眩晕感越来越强烈,只要老卜再稍微一用力,我感觉我的脖子就会断掉。“呔!”就在我快要被抓的失去意识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

  • 霸爱首席么么哒10章

    原标题:霸爱首席么么哒10章书名:霸爱首席么么哒第十章沈久久恐惧症“啪!”一声清脆的耳光重重地落在林珞可白皙通透地脸上,林未哲愤怒地攥紧拳头,狠狠地扇了林珞可一巴掌,她嘴角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五个指痕和嘴角的血在那张美丽的脸上显得触目惊心。林珞可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犹如怒兽一样的林未哲,委屈的表情显得那么不知所措,而我也被林未哲的举动感到深深震惊。这还是那个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家人的那个林未哲吗?为什么对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下手如此之狠,为的也仅仅是我这个如此不相干,而且老是给他带来麻烦和痛苦的女生?眼

  • 宠妃成瘾10章

    原标题:宠妃成瘾10章小说名称:宠妃成瘾第十章:古代的父母书娴一脸的茫然看着她,千万不要是古文呀!那多枯燥啊!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最讨厌文言课,只要一听到那之乎则也时,脑子里面就开始打结。“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贤者狎而敬之,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积而能散,安安而能迁迁……”越不想学就偏学。Ohmygod头上已经开始有鸟在飞了,书娴完全没有听明白其中的意思,只觉得他老人家像是在念经一样。宁太傅两眼早就瞧见书娴在那里昏昏欲睡的样子,走到她跟前:“公主,老夫讲得不好吗?”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