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白衣诱惑】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2:33:1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白衣诱惑

第一章:瞎了

傍晚的河堤上,距离闹市很远,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回去做饭或者吃饭,周围没有一个人。版权http://www.95lady.com/而在河堤上面,三个人身穿黑色短袖魁梧大汉正对着一个少年不停的挥拳。那名少年被打得鼻青眼肿,头上,脸上、鼻子上、嘴唇上,不停的流出鲜血,可是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擦拭。不停的试图逃跑,没跑出几步,就让三个大汉给揪回来继续一顿毒打。

在旁边有一辆白色的卡宴CayenneTurboS停在那里。一对男女站在车头边上,身体将一个车头灯给遮祝女的倚偎在男的身上,对前面的情况好像没看见。

男的手里夹着一支烟,胸前敞开的碎花格子衬衫露出一条拇指粗的金项链。不过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条金项链,而是那个有两指大的鹅卵石般的钻石吊坠。版权http://www.95lady.com/在夕阳的余晖中,泛着刺眼的光芒。

男的一只脚踩在价值不菲车子前面的安全杠,抖着手指挥着那三个大汉:“给我狠狠的打!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跟老子抢女人,死字都不知怎么写。”

三个大汉听到命令,下手再次加重。

倚偎在男的那个女的,目光往血肉模糊的少年脸上看一眼,有点不忍,往男的身上蹭了下说:“霸哥,你看是不是算了,再打下去,可能要出人命了......”

被叫做霸哥的人捏着女的光滑下巴,眉头微微往上扬了扬有点不满的说:“你是不是心软这小子了?”

女的感觉到下巴有点吃疼,不过还是连忙的摇头:“霸哥你不要误会,我对他一点意思都没。在学校里,只是看他挺好玩的就故意逗下他,没想到他真当真了。”

霸哥吐了一口唾沫冷声说:“马小跳,你要记得你的身份。我能够玩你,是因为看得起你。推荐http://www.95lady.com/如果你觉得跟苏哲这样的人是表现真爱,我不阻拦你。不过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一概不负责任。”

女的不再说话,眼睛瞥了眼被打得神质不清的少年,最后将头埋进男的怀里,没再去理会前面的事情。

少年听到那个女刚才说的那句话,在被一名大汉一拳打中鼻梁往后倒退几步跌坐到地上。片刻后,少年站起来,不过这次他没有选择逃生,而是拼了最后一口气往站在车头前面那一对男女的面前冲过去。

然而他最终没能够靠近,在距离还有五米的距离,一名大汉一个横臂,少年被震得后退几步。由于是在河堤上面,少年脚步没站稳,整个人就往右边有十米高的斜坡滚下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

在伤势这么重的情况下,少年从这么高滚下去,必定是活不了。那男的望下面看了一眼,底下是一片树木,少年的身影看不见。 本来想教训一下,突然弄出人命,男的也有点害怕。将手中的烟丢到河里,催促其他人赶快离开。

女的神情呆滞片刻,知道可能发生命案,颤抖着坐上车。

在车子往前行驶时,女的往下面望了眼,目光氤氲:“苏哲,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快快让开!”

一名护士在前方开路,几个医院的救护人员推着车快速的往急救室那边过去。【白衣诱惑】小说在线阅读在医院里排队看病的人群连忙散开,在看到躺在上面全身鲜血的急救着,纷纷感到触目惊心。

在急救室的大门关上,亮起红灯,一个穿着很普通碎花布子的女人脸色苍白的冲进医院。她在大堂上焦急的看了几眼,然后拉住一名护士问道:“医生,刚才送过来的急救伤者现在情况怎样?”

护士在女人脸上淡淡的看一眼说:“正在急救,你是伤者家属?那先过来缴下费。”医院每天病人、伤者不知有多少,重病的,救不回来的,每隔一两天就会有一例。有时甚至连续几天会出现重病转危,最终救不回来。

死者已矣,但是医院要经营,不可能人救不回来,这费用就不结。

女人这时候担心伤者的情况,顾不得护士在这种时候提交钱的事情,连忙跟过去缴了费,然后站在手术室前面心急如焚的走来走去。版权http://www.95lady.com/

“怎么会这样子,小哲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我日后怎么到下面跟你爸妈交代。”女人掩面哭了起来,低泣无声的悲伤,最让人觉得心痛。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红灯暗下来门被拉开。女人连忙上前问:“医生,情况怎样?”

一名医生解开口罩着说:“已经渡过危险期,不过身上出现多处骨折,而且脑部受到重创,有没有后遗症要等伤者醒过来检查过才知道。”

女人松了口气,连连点头:“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从手术室转到重伤看护病房,女人坐在病床前,看着用绑带包裹得密实的伤者,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

苏哲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身体动了下,传来巨大的痛楚。

“蔼—”

全身的伤,让苏哲忍不住叫一声。

“小哲,你快躺着别动,你身上有伤。”

这是堂嫂夏珂的声音。

“嫂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在哪里,屋子里没开灯吗?”

夏珂正在倒汤,听了苏哲的话愣了下,手一愰,汤溅落到桌子上面。

堂嫂突然不说话,苏哲听到有声音,想了下急忙问:“嫂子,我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

夏珂将保温瓶放下,忙安抚着苏哲的情绪:“小哲你先不要慌,我去叫医生。”听到嫂子脚步走动,苏哲躺在床上回忆起一些事情。他记得在从河堤上面掉下去时伤势已经很重,在昏迷之前,他好像看到一只眼睛发出亮光的动物从他面前经过,之后的事情再也记不起来。

嫂子出去一会,有几个脚步声进来,然后感觉一双手在他眼皮上翻了几下,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耳中:“这种情况应该是从河堤上失足掉下来撞到脑子,导致视网膜脱落。”

苏哲心里沉下去,忙问:“医生,那我会不会以后都变成瞎子?”

“你这种情况不好说,视网膜脱落本身是可大可校但由于你是在高空中掉下去,伤到眼睛内部的角/膜,情况稍微严重一点。”沉吟一会,医生又接着说道,“如果是简单的视网膜脱落,医治会比较容易。要是角/瞙受损,估计得做角/膜移植手术,这个就比较复杂一点。”

医生离开后,苏哲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原本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庆幸的事情,现在想一想,若是他永远失明,对嫂子来说却是永远的负担。

夏珂见苏哲不说话,安慰他:“小哲,你不用担心。医生刚才不是说了,可能视网膜脱复明的机会很大。你现在不要想太多,最主要的是先养好伤。”

乐观一点是这样说,可要是后者的话,角/膜受损,真有合适的角/膜的话,哪会轻易轮到他?先别说高昂的手术费,恐怕现在的医药费就是嫂子拿出所有积蓄才免费缴齐的。

“嫂子,你不用担心。刚捡回一条命,只是失明而已,我不会想不开的。”苏哲心里苦涩的笑了笑,不想让嫂子发现他此时内心的情绪,摸了摸肚子转移话题,“嫂子,是不是带了汤过来,我肚子饿死了......”话没说完,苏哲眼前突然一亮,看到嫂子正在擦拭着脸上的泪痕。眼睛有些红肿,估计是哭得过多的缘故。

苏哲满脸惊讶,问道:“嫂子,你今天是不是穿着那件浅蓝色的衬衫?”

夏珂正在盛汤,听了苏哲的话怔了下突然兴奋起来,连忙将碗放下去问:“小哲你能看到了?”

看到苏哲摇摇头,夏珂脸上的兴奋突然消失得荡漾无存。苏哲感觉到嫂子情绪的转变,笑了笑说:“嫂子不是说最喜欢这件衣服嘛,所以我就猜一下。而且我觉得嫂子穿这件衣服的确很好看,简直比电视上那些大明星还漂亮得多了。”

夏珂脸红起来,没好气的说:“嫂子都担心死了,你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看着躺在床上的苏哲,夏珂暗暗做出决定,不管要花多少钱也要将他的眼睛治好。

第二章:夏珂

在医院只是躺了一个星期苏哲就被“请”出去,因为他们付不去高昂的医药费,自然没道理霸占着病床。苏哲身上有多处骨哲,左手和右脚伤得最重,导致行动不方便。不幸中的大幸是其它部分没有伤得很严重。就算不用在医院,在家里也可以养伤。

根据在医院一个星期遇到的怪事,苏哲发现大难不死他没有倒霉到家。虽然最后让医生确诊断为角/膜受损失明,而不是视网膜脱落暂时的失明情况,不过眼睛居然能够时不时看到东西。而且让他诧异的是在眼睛能够看见东西的时候,不单单仅是看与平时看到一样的东西,还能够透视。

不过这种透视能力不知是不是受角/膜受损的影响,每个小时会出现一次,每次持续的时间从一开始是一分钟,随着他身体各方面机能恢复,目前可以达到三分钟。苏哲怀疑如果能够恢复视力,透视能力可以再加强。这样想着,苏哲心里充满期待。

转而又想,按他的家境环境,想要等到合适的角/膜移植的情况,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小哲准备吃饭了。”

嫂子夏珂的喊声让苏哲的思绪收回来,应了一声,搭着旁边的桌子小心的下床。

“小心一点。”

走进房间的夏珂看到苏哲自己下床,连忙小跑上前。

握着嫂子滑晳的手,苏哲低声说了句:“谢谢。”

这几天,每个小时透视能力出现,苏哲总有几分钟看到嫂子在他面前忙来忙去。

嫂子是个美人儿,见过的人都会承认。虽然平时没有经过粉墨施妆,素颜朝天的模样,比很多浓妆粉墨的女人要好看得多。一张瓜子脸配上水灵的丹凤眼,只要盯着看几眼,都会让人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

如果不知道实情的人觉得他堂哥苏光能够娶到嫂子是几世修来的福,知道实情的人绝不会那样说。因为在结婚那天,在去迎娶嫂子的路上苏光出了车祸。只是见过两次面的新娘子还没接回家,就人鬼殊途。

苏光去世后,夏珂虽然在真正意义是还没过门,却过来守寡。

夏珂是个苦命的人,算命的说她八字里伤宫、七杀属性过强,一辈子是克夫命。这种命相的事情夏珂娘家的人开始并不相信,在夏珂达到许配的年纪,托媒人找了几户人家。双方都见过面,彼此有好感,很快就张罗着准备挑个吉日办大事之事。

可没想到,前后两个都是那样,一个在提出婚讯的前一个月,突然犯病,撑了两个月后最终不治身亡;另外一个只是商量着婚事,还没有选日子,却因为救落水的学生最终人救起来,他却没再起来。

经过这两件事,大家开始相信夏珂是克夫命,一传十,十传百,接下来两年尽管夏珂长得很漂亮,让不少男人垂涎,却没人敢冒那个险。

苏光是农民的儿子,在讲究房子、车、三金一银哪一个都少不了的年代,按他的家境自然达不到这种要求。在媒婆介绍夏珂让他见面,苏光是一眼就看上。可是夏珂的事情他也知道,最后考虑很久,苏光决定冒险。在苏光看来,如果能够娶进家门,说不定就娶一个美貌如花的新娘子回家。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苏光最终没挺过这一劫。

苏光出车祸后,夏珂对于嫁人的念头完全死心。既然生不能共枕,死了后她也想尽下孝道帮苏光照顾他的家人。

苏哲从小跟着大伯生活,在很少的时候,父母双亡,是大伯可怜他才收留养大。不过大娘是个犀利的人,到底不是己出,就算是侄子平时他有一点做错,不是罚不能吃饭就是一顿毒打。

堂哥出车祸去世后,大伯大娘白发人送黑发人,脾气变得更坏。特别是大伯,受周围人话的影响,将罪全加在夏珂的身上。如果喝了酒,连同苏哲也不能幸免。每一次苏哲看到夏珂让大伯和大娘说着难听的话辱骂,苏哲听不下去会顶一句,然后两个人手中的棍子就从他身上落下来。

直到一年前,喝得醉醺醺的大伯回到家看到夏珂正在擦桌子,一时起了歹念,居然要对她施暴。从外面回来的苏哲看到后,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从门角落里拿起一根扁担直接就往大伯后脑勺砸下去。

望着倒在地上血流不止昏过去的大伯,苏哲和夏珂慌了起来,最后从家里逃出来,没再回去过。这一年来,叔嫂一直相依为命。当时高考刚过,苏哲学习成绩也争气,考上东海大学。在打听到大伯当时只是被他打昏,没出人命,苏哲就没再想过要回去。

在夏珂的掺扶下,苏哲坐到饭桌前闻到香味,流着口水说:“嫂子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夏珂在苏哲头上轻戳一下没好气的说:“就你嘴甜。做了你最喜欢的葱花炒蛋、青椒土豆丝,你多吃一点。”

苏哲点点头,摸着右手边的筷子,尝试着伸过去夹菜。夏珂望着苏哲没有一点精神的眼睛,心里又难过起来,如果当日不是因为她,他们就不用逃出来,或许苏哲就不会遭受这样的罪。

觉察到夏珂的情绪不对,苏哲轻声说:“嫂子,不用担心,只是暂时看不见。等手和脚复元后,到时我说不定还是可以像之前那样过正常的生活。”

夏珂收住准备从眼眶里掉下来的泪水,吸了下鼻子让自己露出笑容:“对,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来,嫂子给你夹了你喜欢的葱花炒蛋,你今晚多吃点。”

吃过饭,苏哲在夏珂的帮忙下坐到一边。而在这时,眼前突然一亮,每天最让苏哲期待的几分钟时间来了。今天夏珂穿的是一件带着卡通图片的黑色T恤,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下半身是条牛仔裤,虽然洗过很多遍后颜色变得发白,却很干净。

避免让嫂子发现他可以看见,苏哲挪转身体。没注意到旁边的一张桌子,碰到骨折的脚,痛得他直咬紧牙关。

夏珂听到声音,又看到苏哲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连忙走过去:“怎么了,是不是撞脚了?”

苏哲咬着牙吸了一口冷气连连咬头。

“先将脚放平,我看看有没有将夹板弄松了。”夏珂小心翼翼的示意苏哲腿伸直。

第三章:买彩票

“嫂子......”

苏哲喉咙有点艰涩的叫了声。夏珂抬起头在苏哲脸上看了眼问:“小哲,是不是碰疼你了?”苏哲摇摇头,突然嫂子那张温柔得让人心疼的脸在眼前消失不见,知道时间已经到了。

扶着边上的藤椅,苏哲小心的坐下去,感觉到嫂子的手一直小心扶着,他心里感到无比温暖,同时为自己刚才产生那种龌龊的念头深深自责。

“嫂子我没事了,你去忙吧。”

夏珂站起来,确定苏哲没事后,才继续将拾碗筷。

耳边传来嫂子在厨房洗刷碗筷的声音,苏哲暗暗的握紧拳头发誓,一定要让嫂子幸福,快乐起来。

过了半个月,腿上的伤恢复得七七八八。失足掉下河堤,腿部的骨折并不严重,说是骨折其实只是骨头脱臼,手臂上却是真正的骨折。然而只是过了半个月,大腿的脱臼好得很快,去医院拍照,之前负责医治苏哲伤势的那位女医生都认为这恢复程度简直算是一个奇迹。

手臂上换作其他人,哪怕是过了半个月,夹板还是不能拆,苏哲骨折的位置在拍过照看过后,骨折的地方正在慢慢合上去。

伤势能够好得这么快,最开心的莫过于夏珂。这二十多天来,她无时无刻不在祈祷着苏哲能够赶快好起来。

“江医生,小哲眼睛的情况怎么样?”

在去取药时,夏珂还是忍不住问道。

夏珂知道负责苏哲复健的这位叫江子涵的女医生一直在留意着有没有人捐赠角/膜。如果她有任何好消息,夏珂知道她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但是夏珂希望能够早一点听到让她兴奋的消息,而且真的找到合适的角/膜,也需要提前准备动手术的钱。

如今在夏珂和苏哲身上能够值钱的东西不多,最值钱的就是苏哲父母留下的一阵地契。那时候逃出来,苏哲顺手将地契找出来拿走。

一年来,夏珂一直担心苏光父母派人来找他们。不过有托人打听到,在他们逃走后,苏光父母那边完全不去理会,反而认为他们两个扫把星走掉是件高兴的事情,最后他们死在外面就更好。

话虽如此,一旦让他们发现地契在她手中,事情肯定就会变得不同了。

若是这一次等到合适的角/膜,夏珂心里清楚,哪怕是回去让人毒打和羞辱,为了治苏哲的眼睛,任何的羞辱和痛楚都可能承受。一年前,如果不是苏哲将她从苏光父亲苏兆明手中将她救下来,恐怕她的身子早已经让当时喝得酩酊大醉的苏兆明给玷污了。

如今剩下叔嫂两个相依为命,而且苏哲今年刚读大一,如果眼睛治不好,让他日后该怎么办。

江子菡当医生多年,病人家属的心情能够体会,苏哲的伤势是恢复得让人觉得是奇迹,可是眼睛一点起色都没。按照这种情况,要是不尽快得到角/膜移植,拖得太久,很有可能日后就真瞎,没办法复明。

“我会一直帮你留意这事情,不过在这期间你们也要尽量准备好费用,不然.......”后面的话江子菡没继续说下去。夏珂是个聪明人,这话说得这么浅白岂有听不出其中的意思。

“江医生那麻烦你了,手术费的话,我会尽量去准备的。”

回到家里,换好药,苏哲感觉在旁边收拾东西的嫂子心不在焉似的,问道:“嫂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夏珂思绪收回来,捋了下秀发到耳根后面说:“没事。”将手中湿漉的手珠擦干净,站起来小心的将苏哲的腿抬起来,“江医生说再换两次药,腿上的伤势基本没大碍了。至于手臂的伤,可能还要大半个月。”

苏哲伸了伸脚,早已经没有任何痛楚,跳了两下说:“嫂子,其实就是不敷药都没事了,你看我现在都可以跳了。”

“小哲,小心一点不要乱动。”夏珂连忙阻止他,这时候要是再让愈合的伤口复发,就不好办了。

苏哲也不想让嫂子担心,没再乱动。虽然眼睛看不见,不过嫂子站在旁边,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香味,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眼睛看不见,苏哲哪里都不能去。 本来学校大一第二学期刚开学,出了这事情嫂子已经帮他跟学校请了假。在嫂子上班后,苏哲一个人在家里无聊透顶。

经过半个月时间的熟悉,苏哲发现这个透视能力不是不能控制的,它可以分为三种情况,一种是像平时那样看路;其次是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运用透视能力可以看得清楚,像装在盒子里的东西;最后一种情况便是能够隔着一件不是很厚的东西看到另外一边。

在时间长短方面苏哲也作过分析,像第一种情况,如今他看不见,在不运用另外两种功能下,能够持续三小时。单用第二种功能,持续的时间是在半小时左右,至于最后一种,最耗时,只要一用,能撑十分钟已经是最厉害了。

嫂子在一家公司当前台,这个月因为苏哲受伤,将一个月四天假跟对班调完,又请了几天假,接下来要一直上班到下个月中旬。

嫂子上班的公司并不远,距离他们住的地方只有几百米,当初就是因为贪这边上班近,而且苏哲距离东海大学比较近,就算这里的房租比其他地方要贵一半,嫂子还是咬咬牙租下来。

苏哲虽然还只是一名在校学生,也知道嫂子一个前台的工资不会很多。平时又要兼顾他的伙食费,再加上房租,根本不剩多少。如今因为他受伤恐怕将仅有的积蓄花光,如今交租的日子就在后天,苏哲知道他不能一直在家里坐着。

以前他只有趁着假期做临时工攒学费,至于其它的,在学校开学后,能够帮上忙的时候有限。如今不同,他拥有透视能力,要是还想以前那样子,这一次死里逃生的大难不死就白经历了。

避免时间消耗得过多,苏哲出门后一直没启用透视能力。反正这一带他熟悉,不说马路在哪一边,单是附近有多少个坑,是怎样形成的都了解得一清二楚。手里拿着一根盲人棍,苏哲准备往嫂子上班那边去的,等到时她下班可以给她一个惊喜。

转而想了想,要是让嫂子看见他在等她,肯定会担心不已,然后一阵训斥。思索过后,苏哲往另外一边去。

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在喊着:“抽奖,两块变十万,两块起家,支持慈善事业......”

吆喝的声音苏哲不陌生,这是一家在这边经营一年多的福利彩票店。只要经营的是即刮即中那种福利彩票,每一张两块钱。苏哲也有买过几张,后来发现这家店在这里经营一年都没有出个大奖,感觉里面有猫腻就没有再抱着这种像暴发户一样的发财梦。

今天情况不同,苏哲走到这边就像试下透视能力的效果。

将盲人棍放到一边,苏哲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块的纸币叫道:“老板,给我来五张即刮即开的。”

“来咧!”

经营这家福利彩票店的老板是一个中年人,与他合伙的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生意不忙时就他一个人,碰上星期天,两个人都在。

老板见到苏哲手在上面摸来摸去,一眼就看出他是盲人,但是打开门做生意,这些他不管。苏哲在一沓彩票上摸了下,最后数出五张。

“老板,这里面是不是有大奖的,我都没有听过有人中过。”

一听这话,老板就不高兴起来,声音有点不友好:“朋友,话不能这样说,我做生意是童叟无欺,就算是身残人士,一律以贵宾的态度对待。彩票这东西你也知道,讲究的就是一个彩,我可以老实告诉你,大奖肯定是有的,至于到底是哪一张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早就自己刮出来拿奖了,哪还轮到你。”

“这话倒也在理。我看看今天我有没有这个彩运了。”苏哲拍拍手,然后将五张彩票刮开。

“没中,真可惜,有一张是差一点就中一万块了。”老板看了一眼有点惋惜。

苏哲看不见,有点不相信老板的话,感觉到旁边有人在站着,拿着彩票问道:“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有没有中奖。”

“没中。”

声音是一个女生,很干净,宛如黄莺出谷,就是不知人长得怎样。

苏哲叹了声,假装可惜,又掏出十块钱:“再给我五张!”

白衣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白衣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超级小农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小农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超级小农民第三章王百万没走那天下了大暴雨,石头和小花没法回家,手上没钱给他们开宾馆,我只好带他们去了张冰冰家。张冰冰没在,我自作主张把石头和小花安排下了,夜里不断的打雷,小花推开我的门,浑身打着哆嗦:“天哥,我害怕打雷,你,你能抱着我睡吗?”“抱着你睡?”我当时懵了,这孤男寡女大晚上抱在一起睡,就算不发生什么,要别人知道了,也说不清。小花主动走了过来,眼睛湿润快哭了,我这辈子,最不见得就是女人哭了,我就答应了。小花躺在我怀里,我能清晰闻到她身体散发出

  • 小说黄河鬼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黄河鬼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黄河鬼妻第三章:争吵爷爷“啪”的一巴掌拍在了西装男的手背上,鼓圆了眼睛瞪了他一眼,右手放在我后脑勺推了一把,怒道:“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你给我进屋去。”我往前跌走了两步,害怕的回头看,发现爷爷和大家正看着我,爷爷看我停下不走,火急火燎地走过来拉着我往屋里走,打开我的房间一把将我推了进去。“爷爷!”我扑上去时,爷爷已经把房门关上了,外面传来了铁链的响声,爷爷愤怒说道:“娃子,你给老子老实呆在屋里,你要是敢跑出来,老子打死你这个不孝子!”听见爷爷的话,

  • 小说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三章姐姐温柔的惩罚盖娇柔看着愈渐远去的出租车,嘴角微微扬起,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最新款的苹果8,按了两下,没多久一辆最新款的劳斯莱斯幻影就停在她身边。车里走出一个穿着黑色ol制服的美女,盖娇柔瞥了眼这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林影影,我说过多少次了,你离我远点。”林影影展颜一笑,道:“娇柔,你还真是心急啊,当初明明说好了,等萧何回国在一起出手,谁追到就是谁的,没想到你居然在飞机上就下手了。”“哼,还说我呢,你们林家的人在

  • 小说温柔的背叛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温柔的背叛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温柔的背叛003陌生号码的主人说着龚主任还伸手去解孟馨衬衫的扣子,孟馨这个时候好像也害怕了,连忙用双手捂住了胸罩,可怜巴巴的求龚主任说别这样,我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也在思考这个时候该怎么办。情急之下,我立刻到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门,然后大声的喊道:“龚主任,那个学生贫困补助申请的事情,我来找你商量一下!”屋子里立刻传来了龚主任的声音:“噢,小林啊,你等下啊,我这手头上有点事情!”很快龚主任办公室的房门打开了,孟馨匆忙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跑了出去,明显孟馨

  • 小说谢谢你,不娶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谢谢你,不娶我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谢谢你,不娶我第3章我迟早都要讨回来周围顿时响起一阵抽气声。“阮棠!”经理拨开人群冲过来,一把将我推开,一边给陆箫仪擦拭脸上的酒液,一边骂我,“你是不是疯了!存心给酒店找不痛快是吗!”我冷眼看过去,陆箫仪一脸寒气,薄唇紧紧地抿着,肃杀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我,暗红的液体从他头发上滴下来,落在脸上,又从脸上滑到衣服上,黑色的西装外套不显,雪白的衬衫却留下一滩暗色的痕迹。经理不住的赔罪,“陆先生,真的对不起,要不您先上楼换件衣服?这个员工是临时工,您放

  • 小说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三章:不平等条约刚巧韩小雨打扫好房间,出来扔垃圾,突然看到一个猥琐的人趴在自己的门外,顿时韩小雨确定了这个合租人肯定是猥琐的大色魔,于是韩小雨很生气的就爆发了……“呃…不是,我没有想偷看你的,不不,我没有要去偷窥你。”“你还敢狡辩,我都亲眼看到你这么猥琐的来到我门外,你不需要解释,我已经给房东打电话了,我不能和你这样的人合租在一套公寓里,简直是引狼入室!!!”显然爆发中的女人是不管谁先住进来的,只有发泄……叮咚,叮咚。随

  • 小说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三章背三级包的伏地魔童浩的汤姆逊是全自动模式,按着不松手就是一顿狂扫,朴娼腩只能用身体接子弹,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朴娼腩怒吼一声,大骂阿西吧,还有各种思密达,接着有开始怒扔鼠标:“挂逼!绝对是挂逼!”而他的直播间粉丝们则都在骂他菜比。听到附近语音频道里传来朴娼腩的怒骂生,童浩暗道原来是个棒子,被自己杀了还bb,真是不要脸。对于朴娼腩说的其他韩语童浩是一句没听懂,但阿西吧他还是知道意思的,他

  • 小说好色嫂子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好色嫂子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好色嫂子11:精华交易“其实我也可以不打电话。”苏晴看了我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她这句话让整件敲定的事情有了转机,她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但是从今往后,你得什么都听我的。”“我听!我听!”看到苏晴不打电话,我整个人就如同惊弓之鸟,哪里还敢扑腾,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不论苏晴说什么,我都听,哪怕是让我舔她的脚底都行,只要不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怎么侮辱我都行。“那把昨晚的事情跟我说一遍!”苏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把将我推回了床上,那眼神就好像

  • 小说妻欲迷情:恋上女总裁的床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妻欲迷情:恋上女总裁的床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妻欲迷情:恋上女总裁的床先办了再说张萍的一系列做法已经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她对我感兴趣,而且如果我愿意,今晚就能把她搞定。可我不想,一来她是王斌的马子,让我心里有顾忌,二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换了李玉那个马子李扬,我会毫不犹豫去迎合她。其实说穿了,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机会占便宜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张萍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没太大兴趣的女人惹祸上身。可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让我

  • 小说凶猛大叔不要停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凶猛大叔不要停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凶猛大叔不要停再次见他周一,顾雨薇返回春江上班。生活和工作涛声依旧。顾雨薇觉得,她和赵牧晨之间,或许就这样永远的过去了吧。他未来将成为更大的人物,或许将主政江油集团,或许要调到最高集团去,和她就更是天壤之别了!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交集了!不过,她潜意识里还是会想起他,想起那个让她怦然心动的“赵王”。那一夜,她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赵王。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霸气的大王,那么霸道,却又不失成熟男人的优雅和风情。他拥着她,和着音乐曼舞。她能感觉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