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7:23: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

第1章 梦比现实真

  初秋的夜晚。网站http://www.95lady.com/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亲人。

  只是当亲情拨开云雾见光明之时,还能剩下多少。

  落寂的走在人群后面,看着面前的亲人们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她的心,也只是再也没有不平凡的跳动了。

  偶尔见前面的人回首对她说着什么,应付般的点头示意着。

  恍惚间投来一束白光,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抬头望去,见小区门口的石阶上,赫然坐着她日思夜想的人。那人在对她笑,那笑容,竟比她记忆中任何的笑容都要灿烂,那笑容,充满了幸福的味道。说明95lady.com

  她看着那人的衣着,不禁的一顿,紫色的短衫,黑色的长裤,粉白色的绣花鞋,可能因为她太过瘦小了吧,裤子在她身上仿佛是挂在衣架一般。齐耳长发梳的整整齐齐,只是偶尔冒出来的白发还是那样的熟悉,她的脸色和她记忆中蜡黄不同,此刻的她脸色红润有光泽,耳上戴着一副金耳圈,右手上还戴着她以往戴着的那枚老旧金戒指,只是此刻的戒指却像新的一般,左右手臂戴着一对全新的金镯子。

  嘴巴张了张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心里的悲戚声传达她的全身,只能用尽所有的力气在心中呐喊着:奶奶。

  她就坐在那里,对着她笑,灿烂的笑着。

  可她自当看见她的那一刻起,泪已经布满了她的精致的小脸。

  缓缓向自己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她的背不再向以往那样佝偻,她的手指也没有残缺,就那样昂首挺胸的向自己走来。看着奶奶此刻好强的模样,她的泪,再一次决堤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直到奶奶停在了她的面前,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将面前的人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这个拥抱,比任何记忆中的拥抱都来的满足。她才知道,21年都没有这样正面的拥抱过这个比任何人都要爱她,宠她,包容她的人。

  无声的拥抱,却比任何话语都要来的实在,直到奶奶的手轻拍了她的背,她才缓缓让俩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些。

  看着奶奶大步的向前面一群人追去时,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落下了这么长的距离。大步的向前跟上他们的步伐。

  看着奶奶走在他们之中,左看看,又看看,回首,对着她笑了笑。说明95lady.com

  可眼前的一群人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什么异样都没有,难道他们看不到?

  甩了甩头,跟着他们往家的方向继续前行着,她和奶奶就一步之遥的距离,她守着她,陪着她。

  走着走着,面前的白光越来越淡,面前的亲人也越来越恍惚,之至最后消失。可两旁的行人,商铺却完好无损,不由心下大惊。

  “奶奶,奶奶,奶奶…”一次次呼唤着,一声声的撕心裂肺。

  “奶奶…奶奶!!”倏然,床上的人儿睁开了眼睛,却迟迟没有起身。泪,却越来越不可控制的倾出。直到耳边的长发沾在了脸颊上。95女性网

  都说日思夜想,可往常再过思念也不会梦的这般真实。

  梦里奶奶的样子,笑容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我好想你…

  好想你好想你…

  你在那边,还好吗?

  努力控制着泪腺,缓缓起身进行了简单的洗漱,将齐腰黑长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额前被打湿的刘海随手揉了揉便任由他们停留在额上。

  半小时之后~

  偏僻的山脚下,一身黑色休闲装,脚踩白色运动鞋,背着白色双肩包,正在稳健的向目的地走去。看着近在咫尺的墓碑,她的心,还是会抽着般的痛。

  相对无言…

  “沙沙沙”风吹打树叶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她不由得抱紧了双臂,小心翼翼的向周围看去,夜色渐渐的暗了起来,除了此刻自己站立的地方,还敢去哪里。

  “啊…好痛!”坟墓旁倒地的人双手紧紧的捂住胸口处,努力的抬了抬眼眸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95女性网

  如果此刻有人在她身边,那一定可以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只见她周身雪青色的光芒一层层向她心口处袭去。直到所有光芒都散去,她才停止了抽搐,也悠悠转醒了。

  “……”站起身拍了拍沾染的灰尘,活动全身,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不舍的再次看了眼墓碑,良久,转身离去。

  难道又是梦?可刚刚那痛~

  不像梦…那到底怎么了?

  好奇怪。

  打了个冷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在坟地里睡着。

  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她刚刚站着的地方,一男人出现了。

  “嗤嗤~美人儿好像还不简单呢。”摸着自己的下颚,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她消失的道路,深深的嗅了嗅,仿佛空气中还能闻到她的幽香。

  回头看着她一直陪伴的坟墓,开口道:“喂,我给你当孙女婿怎样?”

  “……”半晌,仍旧什么声音都没有。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话落,便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了。

第2章 莫名的项链

  第二章:莫名的项链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的爱情…”一手拿着浴巾擦拭着仍在滴水的长发,一手拿着在叫嚣的手机。

  “喂~”

  “苏木凝,你是死的嘛,到现在才接电话!”

  咆哮声震麻了苏木凝的耳蜗,她立马将手机拿的远了一些,待耳朵恢复时,才开口说道。

  “林希言,有你这样当着面诅咒人的嘛!”不满的回击着这个多年的闺蜜。

  “你干什么去了,手机一直都打不通,打通了又一直没人接!”

  “我还能干什么去啊~”

  “你不会又去…”

  “是是是,我又去了!”经常一个人去看望奶奶,对于林希言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可每次让她知道以后她总是会用各种理由来安慰,来开导,拜托,我没有魔怔好不好!

  “我到你家楼下了,你快点。小心一会上班迟到被扣工资!”

  “嗯。”

  苏木凝下楼,林希言果然已经到楼下了,上车后,车子便极速的向KISS驶去。

  KISS,本市响亮的夜场,没有之一。规模比不上有名的高端场所,环境也有很大的差距,可偏偏人气是最旺的。

  至于人气为什么会那么旺,我能回答给你的也就是帅哥美女云集,每每一到营业时间,瞬间便会爆满。

  哈哈~当然最开心的还是苏木凝,人多好啊,人多工资高啊!

  车子停下,两人便直接奔向了换衣间。

  “话说你为什么非要在KISS工作,大材小用。”林希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歇,嘴巴也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她是真的很郁闷好嘛,话说你一个持有几本证的人为什么非要窝在一家酒吧上班。

  “以前是为了奶奶而活,现在没有挂念了,我想为自己活一次。”平淡无奇的话语,看不出她所说的为自己而活到底是在哪里。

  “啊!”林希言一把扯住即将被苏木凝扣住的白色衬衣:“苏木凝啊苏木凝,你这妮子到底怎么回事啊!”

  “什么?”犯什么病啊,工作服也要换着穿?

  “你还有没有把我当好姐妹啊,你去纹身为什么不带上我,亏我还把你当做唯一的姐妹,你就这样对我,你怎么…”

  我擦,林希言你这么能演你爸妈知道么?不把你送进娱乐圈他们后悔么?演技这么实力,不拿奖还真是屈才了~

  “纹什么身!你知道我不喜欢那个东西的!”

  “喏~这下你不想承认都不行了!”林希言右手直接伸了过去。

  咳咳~

  看着林希言的动作,还真是让苏木凝有一丝丝的小震惊,平常两人闹也是会有一定的分寸,眼下看着希言的动作。还真是让她不小心紧张了一下~眼神也跟着她一起看去。

  嗯!?

  紫色的水晶项链!

  “这什么东西!!?”用手搓了搓,完好无损,用毛巾擦了擦,依旧完好无损!

  “纹身啊,还能是什么!”

  “你是猪么,我自己纹身没纹身难道我自己还能不清楚啊!”皮肤被虐的发红,可那东西依旧停留在那里,任何动作对它都没有影响。

  “你不知道?那怎么回事啊?”看着苏木凝的眉头越皱越深,她也实在开不起她的玩笑了。

  “昨天我去……”原原本本的将那梦境和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林希言,两人得出的结果就是,一切正常!

  …………

  “阿迪,这杯是哪的?”看着吧台上放着的烈性酒,出于好奇,苏木凝开口问道。

  “喏,看到没,豪华卡座那个怪人!”'阿迪指着那个男人坐着的位置,淡淡的说到。

  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能看到一个男人得轮廓,可从发型和气质上来看,应该还算一枚极品。

  冲着阿迪淡淡一笑:“怪人?”

  “是啊,那个人坐那好长时间了,我就没见他动过。”

  “好吧。”应付了声,端着酒杯向男人走去。

  “嗨,美女~”这套路在这种场合见得很多,可从来没见人说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苏木凝随即在心里轻微的鄙视了一把。

  “等等…”苏木凝没有停顿的意思使他着急了,伸手拉住了苏木凝的手臂。

  只能被迫的停下脚步,看着紧紧捏着手臂的手,她的眉轻轻的皱了起来,将手臂从男人的手里抽了出来才看向阻止她的人。

  利落的短发,细而长的桃花眼,刚毅的脸庞,灰白色西裤,崭新的白色衬衣,他眼里的情感她看不懂,只是这人的脸,好白!

  可白的好不正常。

  是哪种白呢?一时她却想不起来。

  “有事吗?”苏木凝咬牙切齿的说着,如果不是上班时间,她一定不会这么客气。

第3章 他是个什么玩意儿

  第三章:他是个什么玩意儿

  男人只是看着她笑,这笑包含着的内容,她同样的看不明白。

  “你先去忙吧。”美人,不着急,我们慢慢来。

  “……”苏木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继续着她的工作。

  “先生,您点的酒。”从托盘里拿下酒稳稳的放在他面前。抬头却瞄见了他的容颜,褐色的长发,皮肤白皙,鼻如玉葱,唇薄而血红,他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眼眸,可尽管如此,却没有给他任何的减分。

  夜夜笙歌的工作环境,早已让她见惯了各种帅哥,可眼前的帅哥却是帅到了另一种境界。

  “呼~”一阵阴风吹来,苏木凝立马站的笔直,连思绪也被瞬间拉了回来,这风给人的感觉好熟悉,双手紧紧的抱着托盘,慢慢的转身。

  天,她看到了什么?

  一个男人,一个超级恐怖的男人,他周身包围着黑色的瘴气,瘴气像似着了的火焰一般挥舞着,他的眼睛圆瞪,血红色的瞳孔,不知他眼睛本就是红色还是血丝布满了眼瞳,他的脸色苍白,白的堪比墙面了,浓浓的眉毛,紫黑色的唇。他恶狠狠的盯着苏木凝身旁的男人,而男人似乎一点都不为所动。

  只见那男人一步一步稳稳的向他走去。

  苏木凝心里大惊,可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此刻,她觉得她浑身的毫毛都竖起来了,连腿脚都感觉已经僵硬了,隐隐能听到“嘚嘚嘚”的响声,那是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直到男人离他们越来越近,苏木凝才一点点的找回自己身体的所有触觉,艰难的拿起桌上的酒瓶,照着桌子用力摔了下去,将酒瓶脖子紧紧的捏在手里,直到感觉手心膈着的痛时才不在用力,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

  突然,男人的手高高举起,他的手背青筋暴突,手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疯狂长出,就连指甲盖也变成了黑色,带着雾,黑色的雾气将他笼罩,直直的扑向仍在呆坐的男人。

  苏木凝却在此时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男人挥舞着她的武器。

  双眼紧紧的闭着,可她感觉手里的武器是实实在在的划过他的身体,每触碰他一下,还能听到“噗呲噗呲”的声音。

  “你…”男人痛苦的声音传来,苏木凝的眼睛打开了一条缝隙,看着雾气越来越浓,男人的身体极速飘至空中,‘噗’的一声爆开了,雾气瞬间散去。

  苏木凝瞬间跌坐在地。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看着刚刚男人站立的地方,连一丝血液也没有留下,这才想起来仍在呆坐的男人,刚想开口怒斥,可看到的却只是放在桌上的一叠人民币,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桌上的钞票提醒着她刚刚发生的事情,低头看着自己手掌,还有些玻璃碎片深深地扎在她的肉里,血还在一直往外冒着。

  “小凝,你怎么受伤了?”闻声赶来的林希言将苏木凝的手臂轻轻的捧在手里,急切的问道。

  苏木凝抬起头,便对上了她担忧的眼神,感觉到四面传来的各异眼神,苏木凝缓缓站起身,牵着林希言的手离开了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男人缓缓的走了出来。如果此刻苏木凝看到他,那一定会认出他就是刚刚突然消失掉的妖孽男人。

  “小凝~”嘴里喃喃出声,可眼神却紧紧的盯着前方,那蓝色的眸子带着疑问,带着不解。直至有人朝他的方向走去时,他才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KISS休息室…

  林希言小心翼翼的将苏木凝手心里的玻璃碎片夹了出来,随后进行了清洗,消毒,包扎。

  “小凝,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林希言一边收拾着带血的棉签一边问道。

  “算了,说了你也不会信。”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希言你又怎么会相信呢。

  “到底怎么了!?”林希言认真且严肃的看着苏木凝。

  “我好像看见魔鬼了。”

  嘎~

  “我说你到底受什么刺激了!这个时候还跟我开玩笑。”林希言牵强的扯动了一下嘴角,她要相信什么?

  “就知道说了你也不会信。对了,问你件事,你上次说男人脸白分几种,再给我讲讲呗。”突然想起来那个白脸男人,她总觉得他脸白的不正常。

  “好吧…分为这几种…”林希言说的那叫一个滔滔不绝,可当苏木凝将那个男人的脸色对号入座,找到答案以后,再也听不进去其他了。

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难尽 或 鬼夫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14章

    原标题: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14章小说名: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第14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久久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痛感,伊澄萱偷偷的将手指分开了缝隙,却看到戚梓瑜坐在自己身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戏虐的模样显而易见。知道自己是他设计了,不禁有些气愤,一把抓起自己身旁的鞭子,准备反过来好好教训一下戚梓瑜的时候。“怎么?原来你也喜欢?而且喜欢主动?不过……我也喜欢。”戚梓瑜恍然大悟的样子,语气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伊澄萱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看着自己手里的鞭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看着她在自己手足无措

  • 我的女鬼老婆14章

    原标题:我的女鬼老婆14章小说书名:我的女鬼老婆第十四章鬼压床可能是我最近见了太多的鬼物,神经过敏了也不一定,我总觉得舍管大妈有古怪,赵大宝呸了一声,说我就是神经过敏了,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地就见到鬼了。“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赵大宝哼着歌,还哼得忒他妈的大声儿,我离赵大宝远了一些,免得被赵大宝那魔音洗脑一样的声音给震得心肝脾肾肺疼。我身后凉嗖嗖的,赵大宝浑然不知,边哼就边做蛙跳

  • 与婚有染14章

    原标题:与婚有染14章小说名字:与婚有染14:试着慢慢接受她想起家,谌彦航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没想到,他这就成家了。虽然有点意料之外,可是好像这个结果也没有让他觉得很糟糕。他好像在慢慢地试着接受这个女孩儿。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试着去接受,就好像他们会有未来一样。车子停靠在别墅外面,所以从别墅外面跑到别墅的屋檐底下,多少还是淋了一点的雨。看着谌彦航优雅而不疾不徐地行走在雨中,严森诺不禁又在心里暗骂这个男人是神经病!都这种时候了还那么顾及自己的形象……“你倒是快点啊!

  • 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14章

    原标题: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14章小说名:情夫,听说我们领证了第14章情妇契约瑞皇国际这次的建筑设计主打别墅群,材料质量是最为重视的,这次他们是要建造海城最有标志性的建筑,建筑结构风格方面,时代的设计稿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称赞。温若瑶白天忙的要死,晚上却陷入了失眠,每次闭上眼睛,脑海里总会闪现一双阴鸷恨意的黑眸,或者是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缠绵。黑眼圈也越来越重,她每天只能对着镜子抹上厚厚一层遮瑕膏。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迫下,温若瑶终于坚持不住,在茶水间昏倒前一刻她还在想,这次真是丢人丢到瑞皇国际了。“

  • 男神不好惹14章

    原标题:男神不好惹14章小说名:男神不好惹第14章无处可去这几天来,他觉得自己疯了,从来没有过的疯狂,那女人从他的锦绣居偷偷溜走后,他竟然大费周章的让吴一凡为难她的上司陈队长,以及为难区交通局的局长,要求他们把罗云妩挖出来,当然,他也让吴一凡去找,晚上时下属来报说在世纪广场附近有见到她出现,于是他便亲自出马了。停下来买包烟,便见到一名扒手抢包,吴一凡追了上去,自己便坐在车上等吴一凡,没想到碰上偷车的罗云妩,肖楚狂的内心翻腾着,呐喊着,心也莫明其妙地乱跳,自己竟然如此的渴望见到她!靠在椅背,眯着眼

  • 恋了爱了14章

    原标题:恋了爱了14章小说:恋了爱了第十四章对不起我真的吐了然后忽然想到什么,秦雯丽猛地看向他怀里的唐语欣,蓦地瞪圆了眸子,眼神里一片惊疑不定。顾正祁放在唐语欣身上的手微微收紧,他不动神色的眯了眯眼,曼声道:“原来是秦家的女儿。”他看着秦雯丽瞪大的眼,深深的说:“秦家都是聪明人,我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是吗?”秦雯丽瞳孔微缩,连忙点头,“我知道,知道!”再抬头时,她看向唐语欣的目光,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厌恶。唐语欣皱了下眉,觉得秦雯丽现在看她的眼神比之前还要让她不爽,可怜?她有

  • 老紫砂壶的收藏价值

    老紫砂的收藏有难点,因为它年代久远,很多流传说不清楚,多数老紫砂还没有底款,鉴别真伪优劣的难度比较大。但也正因为如此,老紫砂有“漏”可捡。只要有一些无款的精品在拍场上出现,都会被具备眼光的有识之士收入囊中。而且,有专家认为新紫砂无论是从文化含量还是技艺水平,都要比老紫砂好,更何况老紫砂完整器少,赝品又太多,鉴别难度特别大,实在不适合大部分藏家介入。真正的老紫砂是具备收藏价值的。上百年的时间沉淀,让老紫砂褪去了火气,哪怕当年只是一件普通的实用器,但漫长的岁月让它沾染上很多前人的痕迹,成为“有故事”

  • 紫砂壶价值和作者职称有关系吗?

    紫砂壶更多的是实用消费品,而不能成为投资收藏品。除了那些对紫的艺术进程做出特殊贡献的紫砂艺术大师,和某个时代的少数个别代表人物的力作具备收藏投资价值之外,其他绝大部分的紫到艺术家作品都是消费品,或者叫实用泡茶工艺品。紫砂壶市场最近30多年来价格一直在上扬。但当代紫砂从业者却出了一些问题,网络和实体商家帮助紫砂成型从业者来忽悠消费者,出现代工泛滥,赝品充彻市场,把实用品卖成艺术品的价格,这种忽悠模式彻底违背了商业文明,缺乏基本的生意逻辑。强调职称升级,买家手中的紫砂壶就能升值,这是紫砂行业的最大谎

  • 语录10则,有喜欢符合你心情的就发你朋友圈吧

    情绪,是智慧不够的产物Iwouldn’thavenothingifIdidn’thaveyou.(如果没有你,我将一无所有)喜欢某人,并不一定要成为恋人,有时候,能做朋友就已足够。朋友是一辈子的事。很喜欢这句话句话:“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就像是我爱你,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如果有一天我不会主动联系你了,不是我不想你,只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不知道和你说什么了,怕一不小心就让我们不再联络。一个人的自愈的能力越强,才越有可能接近幸福

  • 传奇投资者威廉•卢恩:做敏锐的雄狮,也要做待宰的羔羊

    王存迎丨华研数据讲到价值投资,我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巴菲特,事实上除了巴菲特还有很多优秀的价值投资者,威廉·卢恩就是其中一位。威廉·卢恩,红杉基金(SequoiaFund)的经理。自1969年成立以来至2005年,红杉基金扣除管理费后获得了15.48%的年回报率,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在同一时期只有11.68%的年回报率。与华尔街大多数的投资者喜欢用牛熊自喻不同,威廉·卢恩认为自己是一只害怕被宰的温顺的小羔羊。由此可见,威廉·卢恩是极其厌恶风险的,但他也不推崇一味的保守,因为作一个小羔羊不会让人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