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鬼妻来压床】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4:56:01 来源:网络 []
小说:鬼妻来压床
第1章:鬼压床

大学刚放寒假,就被哥们大腿和小白拉出去喝大酒。原文95lady.com

我们喝的是“小二放牛”,一瓶一斤装的红星二锅头里,倒进四个红牛去,好喝是好喝,仨人喝了三斤二锅头之后,我便醉倒了。

躺在床上,半夜的时候,我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房门突然响了两下,好像被人推开了。一开始我以为是我妈,她总是不放心我,我都老大不小了,她还经常半夜来给我掖被子。

我听到了脚步声响,很轻,有点像穿着拖鞋的那种踢踏之声。然后只感觉有什么东西跳上床上,把我往一边挤了挤。

我突然想到了,我妈和我爸都到城里的姐姐家去了,留着我一个人看家。

这大半夜的,我家没别人啊,我有些发懵了。阅读95lady.com

这跳上床来的东西,爬到了被子上面去了,我能听到被面被什么东西划过的嘶嘶声。同时感觉有一个重物压在身上,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我的脑子里轰的一下,突然明白了,这是鬼压床了。

可是虽然知道是鬼压床,但却身上却没有一点力气,甚至也醒不过来。

我愤怒地挥了一拳,结果这一拳还真挥出去了。

我只听见一声哼哼声,然后身上一轻,我醒来了。

一身冷汗,酒也醒了许多。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伸手开灯,灯一亮,屋子里没有任何异常,房门也关着,窗户也关得严实,上面还有一层白霜,这说明它是一直关着的,室内温度高,这才上了霜的。

我确定了这就是一场梦魇,也就是俗话说的鬼压床。

鬼压床就是邪气上身,只要起床尿泡尿把邪气冲走就行。

尿完了之后,又回到房间里,一下子钻进热被窝里。正要关灯的时候,我的眼睛往被面上一瞥,这一瞥把我给吓尿了。

被面之上,竟然有一道道的划痕,这种划痕明显不是我挠出来的。

我越想越害怕,那一晚上愣是没敢关灯睡觉。版权95lady.com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屋子,屋子没有任何异样,就连晚上被子上的划痕都没有了。

我怀疑这可能是一场梦中梦,可是我又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呢?

打电话给在城里卖手串的冰哥,跟他说了这事儿,冰哥说弟啊你少抽烟少看些小片少撸两发,有空多出去走走,这是阳气虚了,多吃点韭菜,一会哥给你请个琥珀手串儿,你戴着。

我自己下厨房找了找,又给冰哥打电话说哥啊,韭菜没有,小葱行吗?

冰哥骂了一声完蛋玩意儿,一会我给你带点去。

十点来钟,冰哥便来了,手里提溜着一大袋子韭菜跟我说:我把菜市场里的韭菜全给你包下来了,吃出狐臭来你可别怪哥。

我却直盯着冰哥手上的那串琥珀看,冰哥把它解下来,套我手上说:这琥珀是亿万年前的松明,天生带着阳气,有它镇着你就放心睡吧。

我让冰哥留下来陪我,冰哥骂了我一句完蛋玩意儿,说他媳妇儿怀二胎了,离不开人。我只好悻悻作罢。【鬼妻来压床】小说在线阅读

冰哥走的时候告诉我,一般来说在子时阴气盛之前进入深层睡眠,就不会被魇到。

连给好几个哥们打电话,他们都推说不来,最够意思是的小白,说他在微信上陪我,我一旦有事情就语音他,我只好接着独守空房了。

晚上的时候,我吃了一大锅韭菜炒蛋,吃得自己都嫌弃自己了,然后反锁了房门不刷牙不洗脸,往被窝里一钻,吃多了韭菜放了一被窝的韭菜屁,我却在这臭烘烘的气味里稍稍有些安全感。

在被子里蒙着,或许是缺氧了或许是缺觉了,我很快就迷糊起来。

看了一下被窝里的手机,手机时间是九点过几分,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动静。

我心下稍安,但还不敢翻身,一直侧对着床外侧。

乡下的冬天十分宁静,听着被窝里自己的呼吸和墙上的石英钟轻微的嘀嗒声,我的眼皮渐渐沉重起来。版权95lady.com

就在我的眼皮将要完全合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啪嗒一声。

这一声说响不响,却仿佛一颗炸弹在我脑袋里炸开了,我的心狠地一沉,手紧紧握着手机,心想着只要那东西一来,我就把手机当手雷给扔出去。

然而啪嗒一声之后,屋里再没了动静。

我等了好一会儿,这才壮起胆子把灯打开,灯一亮,我看到我的裤子落在地上,这啪嗒一声正是皮带扣落地的声音。

一场虚惊。

都说疑心生暗鬼,人越是害怕的时候,越是容易把所有东西都当成鬼怪。

我关了灯,把手缩回被窝里,在被窝里把被子掖好了。

看了看手机,时间过了九点半了,眼皮重新沉重起来,嘀嗒嘀嗒的秒针走字声成了催眠曲。

我给小白发了条语音说哥们我想搂你睡,小白很快给我回了个自撸。

我把手机放在手边,手机的电量指示灯闪着微微的红光,电量不足了。不过我的电池一向抗用,这点电到明天早上是没问题的。

闭上眼睛,我实在是太困了,我甚至听见了自己浅浅的鼾声,人没睡着怎么会打鼾呢,我却无力思考这个问题。

突然屋子里再次传来一声巨响,这次是咣啷一声。

我刚要睡着,一下子坐了起来,手机差点就顺手撇出去了。

按亮灯,我四下查看,却发现是墙上的石英钟掉落了下来,平躺在地上,但是秒针还是十分倔强地走着,只不过不再是嘀嗒,而是嘶啦的划动声,听上去有些惨人。

我骂了一句靠,心说怎么今天这些都赶一块儿了,看样子我不被那幻觉中的鬼怪弄死,倒要先被这些声音给吓死了。

强行爬起来,去地上捡那钟,摇了摇,它又恢复了嘀嗒走动,我把它靠墙放着,寻思早上再寻个墙钉把它钉上去。

回到被窝里,关了灯,我伸手掖了掖被子。

嗯?被子怎么这么沉?我脑子嗡的一下,再伸手去按灯,可是这灯的开关明明就在一伸手能够得到的地方,却怎么够也不够不着。

我慌了,拿起手机打算给小白发个微信,可是手机却完全摁不亮了。

完了,这该死的东西还是来了,这不是梦。

我想起身逃走,可是身子却是动弹不得,情急之下我再次挥拳,可是这一拳却没挥出去。耳朵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哼哼声。

我吓得要命,只感觉身上越来越沉重,有一个什么东西往我身上不停地拱来。

我拼足了全身的力气,却只抬起了一只手,我把它抬到被面上,往边上用力一推,突然啪的一声,我手上的琥珀串子突然断开了,琥珀珠子扑扑拉拉掉落在被面上。

可是琥珀珠子却根本没有作用,这东西似乎一点也不怕这珠子,相反它压过来的力量更大了。

我绝望了,眼睛一闭,放弃了反抗,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手机一响起来,那东西突然不见了,身上的沉重感再次消失。

我的身子能动了,打亮了灯。

灯光照射之下,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钟在墙上走着字,我的裤子还放在椅子上。

手机还在响着,我接起来,却是小白,小白焦急地说:哥们你干啥去了,是不是真在撸呢,时间够久的啊,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条语音,你一条也不给我回啊。

我有气无力地说滚,你哪有给我发语音。

小白说没事我挂了,你接着跟你的五个媳妇儿缠绵吧。

这一言不合挂我电话的毛病一直没改啊,我看了看手机,微信上的确有十几多语音,播放了一段,却是小白拿手机语音当麦克风的鬼吼。

虽然这声音很难听,但是兄弟对我的关切我却收到了,微微一笑,我把手机按灭了。

就在摁灭手机的那一瞬间,我突然看到了被面上那散乱的琥珀珠子。

第2章:治梦游

这是梦游,放心,梦游我会治。梦游从中医学的角度来说是魂魄不宁阳虚所致,这个只要用烧山火之法就可以给你补回来。

说话的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老吴头,我小时候身体弱,我妈又宝贝得很,一点小伤风就得拉着我在老吴头家打三天点滴,后来干脆就把他这儿当成我的托儿所一般,在这儿吃在这儿住,所以我跟老吴头关系非同一般。

我给他递了一根烟说道:大爷你可别蒙我啊,你这么笃定的样子就说明你心没底。

老吴头敲了我一个爆栗说道:你大爷我现在可是有执照的,你看看,中医师执照。你大爷我最近在研究针灸减肥,已经颇有成效了,要不给你扎两针减减肥,再给你扎两针补补气。

我说大爷你扯远了吧,针灸减肥我倒还听说过,这针灸还能补气?

老吴头见我不信他的,拿出他的针灸包来哗一声展开在我眼前,我侧着脸摆手:别介大爷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打小晕针。

老吴头一拍脑袋说我把这茬忘记了,那我不能在你身上用补泻法了,这个这个该怎么办才好?

我早就知道他这是三板斧多一招就不会的人了,我说:大爷你就别忙乎了,我这是来给你作伴的,不是来看病的。

老吴头儿子儿媳妇在城里买了房,让他去帮带孙子,可是他却老放不下家里院前院后的那几畦草药,在城里呆不住,便回乡下来住了,平时他一个人生活,不打麻将不打牌,唯一爱下几局象棋,几个老棋友还都先他一步早登极乐了。

所以老吴头相当孤单,听我说要跟他作伴,高兴得不得了,带着我欣赏了一遍他的药草园子,我脑子里却是一片混乱,想着昨晚的事情,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

老吴头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便拿药锄挖了一些块茎出来,跟我说:这东西是地伏苓,回头给你弄点鸡肉来炖了,花雕伏苓鸡,宁神静气一味好药。晚上你就安安心心睡着,包管你一觉睡到大天亮。

晚上我俩喝了点酒,吃着刚炖好的鸡肉,聊了一会儿天,我便去睡觉了。

老吴头家的床单跟被罩都是从乡卫生院里弄回来的,干净的白色,上面散发着一股洗不掉的苏打水味道,或许是两宿没睡,又或许我有了伴儿有了胆气,很快我就睡着了。

果然这个晚上连梦都没做,我睡得那叫一个香啊。

就在半夜的时候,我打算翻个身,可是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动弹不了了,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紧紧缠住了。

怎么又魇着了?不是说吃了花雕伏苓鸡之后,宁神静气就没事了吗?

我试着睁开眼睛,结果便看见白花花的月光照进屋里来,一张消瘦的脸正贴着我的脸,似乎在欣赏我的脸庞,我不由一阵胆寒,大叫道:大爷。

这次我却分明能喊出来,说明不是在梦里。

回应我的,却是老吴头的声音:你动也没有用,不用挣扎了。

他的声音过分平静了,没有一丝感情色彩,仿佛是个机器人一般。

一听到这声音,我寒毛一下子就枪起来了,手脚被绑,我试着挺起身体来,用牙齿去咬那绳子。可是一挺身子,却发现我自己实在不够柔韧,根本就没有那个运动能力啊。

努力挺了几下身子,始终都没有办法咬到绳子,有一次还差点咬到舌头。

老吴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我,看我折腾够了,停下来喘气了,老吴头才说道:你不用折腾了,就你这两下子,还想弄断我绑的绳子?

说着他伸手在我脑袋上敲了两下。

难不成他是想替我治梦游?可是没听说过梦游用捆手捆脚来治的啊。只见老吴头伸出手来,往我脸上按了按,又在我脑袋上敲了两下,那样子仿佛在挑西瓜。

西瓜,我曾经听说过一个梦游症的传说,说有人梦游,一手拿刀一手敲室友的脑袋一边还说这个不熟,这个不熟。

这老吴头不会也梦游了吧。我生怕他下一秒就拿出刀来把我脑袋给开了。

叫醒一个梦游的人,会使他受到很大的伤害。虽然老吴头一直对我不错,但是现在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我不伤害他,他就得伤害我了。

我大叫一声:大爷,你醒醒。

老吴头突然怪笑起来:我醒着呢。

醒着?那就不是梦游。这显然比梦游更糟糕,因为我现在除了一张嘴能动,其他地方都动不了。

我说:你不是吴大爷。你到底是谁?

老吴头却嘿嘿一笑说:你说呢?这细皮嫩肉的,脑子还挺灵活,难怪五大王看上了。

说着便把一块布给塞进了我的嘴里,显然连听我说话的兴趣都欠奉。把我往肩膀上一扛,他便要带我出门。

刚走了两步,他的身子就开始佝偻起来,身上的肉往外一撑,把厚厚的衣服给撑裂了,竟然一下子撑出六只手来,他由老吴头变成了一只八脚怪物。

这怪物腾出一只手来扶着我,另外七只手脚着地,向着河边奔去。这一跑如同走平地一般。

我又不能喊,又不能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看着这怪物就要把我拖过水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哼哼声。

这哼哼声一传来,怪物竟然被施展了定身咒一般,站在那里不动弹了。

月光之下,我便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影子突然踏水而来,那怪物站在那里,却是浑身哆嗦,许是害怕极了,怪物突然吼了一声,这吼声又杂着人声,好像在说,我是五大王的人。

白花花的影子却并没有停下来,哼哼了两句,似乎在跟怪物交流。

怪物不甘心地吼道:五大王不会放过你的。

这怪物突然将我一摔,然后转头奔向山里去了。这时候白花花的影子已经快跑到我身边了,我这一摔,身上的绳子被河边的石头给蹭了两下,竟然松动了,我急忙抽出手来,几下子把这绳子整根都脱了去。

跌跌撞撞地跑起来,身后那白花花的影子在后面追我。一边追我一边哼哼着,速度相当之快。

我心想它一定是对我不利,这下子才出虎口又进了狼窝,我可真是倒霉透了。

我这长相一般没人疼没人爱的穷屌丝,什么时候成了香饽饽唐僧肉了?这要是被追上了,估计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吧。

长时间在外面上学,村子里的地形倒有不些不熟了,我也不分南北,一个劲儿往我认为家的方向跑,等我察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离家已经很远了,来到了一个山湾里。

这下子我傻了。

突然远处有人带着颤抖声道:谁谁在那里,我可没做对不起您老的事情啊。

我听这声音仿佛是村里的二混子许水林,按辈份我得叫他小叔。他平时除了电鱼就是打鸟,再不就是下兽夹子,大的夹子夹野猪,小的夹子夹兔子。估计我这下子把他也吓得不轻。

其实平时我最看不惯他游手好闲的样子,今天却比见了亲爹还亲,连叫道:小叔,我是许东。

许水林骂了一句娘,然后拿电瓶灯晃了我两下说:别往前了,我这里下夹子了,你跟着灯走。

我跟着灯光一路走了过去,来到许水林身边的时候,一口气喘不过来,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第3章:催债的来了

头疼,我感觉脑子快要裂开了。

心中害怕,难不成我还是被那个怪物老吴头追上了,他正要开我脑袋?

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仿佛被502给粘住了,倒是耳朵很灵敏,可以听见有人在客厅里说话,他们说的话都很响,很吵,带着嗡嗡的回声。

我听见老吴头叹气:CT都做过了,就是肿瘤,压迫神经了,所以才会产生各种幻觉。现在既然接回来了,他想吃点啥就吃点啥,想干点啥就让他干点啥吧。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肿瘤压迫神经才让我产生幻觉,我倒觉得松了一口气似的。

原来这都是幻觉啊,看来还是应该相信科学才对。

然后我听到我妈的哭泣声,我这才想到一个词,肿瘤,我得肿瘤了?怎么这么不真实呢?

我爸在一边轻轻拍我的妈的背,说了一句:不行就让他跟他干爹走吧。

我妈突然跟疯了似的:走,跟他走?你老许家就这一个男孩,你舍得让他走?你再说一个走字,我跟你拼命。

我爸沉默下去,半晌才又说了一句:还有一年了,怎么都是绝后,说不定……

我妈嘶吼道:我现在就给他说亲,我儿子可是大学生……总会有人嫁的……就怕来不及啊……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得这种病了呢。

然后是掏心掏肺的大哭之声。

我爸劝道:孩子多陪了咱二十年了,知足吧。

我妈只是哭,哭到最后连声都哭不出来了。

我爸又劝了一句:不行就让他干爹带走吧,说不定他有法子。

我妈不再作声。

过了很长时间,我房的门开了,我妈跟我爸走进来,我睁开眼睛,虚弱地想说话,我妈却按住我的嘴唇:别说话了,省点力气。、

她转头对一个矮个子腰板笔直的老头说:他干爹,你给看看吧。

那老头把脸凑到我面前,我看到他没有鼻子,整个鼻子只有两个朝天的黑窟窿,样子有些恐怖。

他伸手在我脑袋上按了两下,按到痛处,我不由大叫,虽然这声音在别人听来只不过是微微呻吟。

我妈问老头:是不是那事发了?

老头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确定,不过脑子里的确被种了一颗东西。

我妈问:那不是瘤子?

她似乎突然看到了希望,连连追问道:不是瘤子是吗?能治好是吗?能活好几年是不?能长命百岁是不。

老头拍了拍胸脯说道:大嫂子你给我一年的时间,我把小东带到我那儿,保证帮你治好他。

我妈眼睛亮起来:一年就能好是吗?一年以后我可得管你要人啊,他干爹。小东叫干爹。

我虚弱地叫了一声干爹。

干爹拿出一颗黑不溜秋的丸子来,对我说:咽下去。

我犹豫了一下,我妈却心急地催道:快点,对你好的,咽下去。

我只好皱着眉头把这颗丸子拿嘴含住,这一含住,只感觉一股腥气顶着脑门往上冲,我差点吐出来了,干爹在一边命令道:莫吐,使劲咽。

我强压着想往上翻的胃液,生生把这东西给咽了下去。

说也奇怪,咽下去之后,我只感觉身体一阵发热,力气倒是恢复了不少。

干爹却不满意,他看看我说看来你这气虚得太厉害了,一时半会都难调回来,跟我走吧。

我问上哪儿去。

干爹说你妈把你许给我当徒弟了,你得跟我回家。

我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爸妈之间的谈话,知道自己阳寿不多了,如果跟着干爹回去,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于是我就这么跟着干爹来到了他家。

干爹的房子是砖瓦平房,一共三间,带厨房带茅房,小院子里种着花草,其中一棵大大的樟树很是惹眼。

到了樟树底下,干爹让我拜拜,跟我说这是他的樟树干娘,算起来就是我的干奶奶。

我也诚心拜了拜,樟树叶子哗哗响,像是对我的回应。

进了屋,却见屋里十分敞亮,正堂之上,左边挂着毛爷爷,右边却挂着一张画卷。

干爹把厅里的八仙桌往外推了推,点了三根香,让我给祖师跪下。

我问干爹,怎么毛爷爷也是祖师爷了。

干爹说,毛爷爷是咱的底气,右边才是祖师爷。

我偷偷拿眼睛瞄了瞄,这祖师爷的画卷底下写着四个墨笔字:华佗仙师。

拜过了祖师,干爹转身下厨房,给我端来了盘菜,放在我面前让我吃光。

我看了看这盘子里的东西,白花花圆球,闻一闻有些骚气,问干爹这是什么。

干爹说这是鬼不怕,吃了阳气壮,鬼不敢近身。

我也不管啥玩意,拿筷子戳起来放进嘴里嚼起来,一个接一个,很快吃完了。

干爹喝干了碗里的老酒,把酒碗往桌上一扣,把一双筷子平摆在上面,让我去睡觉。

可我吃完了这什么鬼不怕之后,却只感觉身上燥热,根本睡不着了。

这时候只听到一声轻笑,一个怯生生的女人声音叫我的名字,问我睡了吗?

我猛地坐起来,这时候只见窗外有人轻轻敲了敲窗户,我往窗外一看,的确有人站在外面,只不过天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突然有一股冲动,就想去开窗户,而且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似乎根本无法抵制。

我站起来,光着脚就往窗户走去。

就在我的手搭在窗户上的时候,突然干爹突然出现,一把拽住了我,我吓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差点喊出声来。

干爹低声命令我去床上装睡,不管这女人怎么叫我都不要睁眼。

我只好上床,却忍不住偷眼看去。

随着冷风一起进来的,却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这女孩长得有点小丰满,竟然有点像演员李小蕾。

女孩走进来,轻轻在我耳朵边吹了一口气,一股清香往我鼻子里钻,我心跳加快,这少女身体的幽香不停地往我鼻孔里钻,让我心荡不已。

我想着干爹的话,却不肯睁眼,假装睡得死死的。

她见我不醒,便伸手来揭被子,揭开被子一角想往里钻。

就在这时候,干爹突然跳起来,他手里拿着一张网,猛地往我床上一甩,就把她套在当中。

她一被捆住,立刻变了个样子,鼻子跟嘴巴也开始伸长了,她发出哼哼之声,不停地挣扎起来,可是她越挣扎这网就越紧。

这竟然是一只猪妖,回想起那几天晚上的耳边响起的哼哼声,我都有些无法面对了,我竟然被一只猪妖给瞧上了,而且它上了我的床。

干爹走过来,从腰后面掏出劁猪刀来,手一按就按在了小猪的身上,小猪拼命挣扎,可是无论怎么挣扎,却逃不开他的手。

拿刀轻轻一划,小猪的皮肉就开了,它痛苦地嘶鸣。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目光里充满了哀求之色,我不忍心看下去,让干爹停了手。

干爹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不是看到她的样子了,心软了?

我问干爹说我脑子里的东西是不是这猪妖种进去的?

干爹摇头:一开始我还当是它呢,看来你还被别的什么盯上了,这东西跟你有姻缘,它是想再救你一次。

我没理解这姻缘的意思,也没理解这再字的的含义,但却清清楚楚听到了救我一次四个字,于是我说:你看也不是它害的我,而且它还救了我的命,咱不能恩将仇报不是。

干爹沉着脸对我说,慈心生祸害,你自己可要想好了,它救你是因为你的命必须从它手里害去,它才能占有你。

我说不会这么玄吧,反正它现在没害我不是。

干爹说:到时候它来磨你,你自己去担吧。

说着他拿劁猪刀挑开了那张网,这小猪连忙往床下一跳,腾空跳到窗台上,再不见了踪影。

鬼妻来压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妻来压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第二届内容生态峰会成功举办!嘉宾金句频出,参会者收获满满干货

    5月27日,由栗子公会和苏宁易购联合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内容生态峰会在徐庄苏宁诺富特酒店成功召开。大会现场集合了众多有趣的灵魂,内容创业者、媒体人、传统媒体、新媒体爱好者等各行业人员与分享嘉宾们一起,共襄盛会。28位嘉宾结合2018年新兴内容风口分享观点,小程序、短视频、用户裂变、垂直风口等词被多次提起,现场金句频出:“自媒体人需要遵守‘三条底线,两条谨慎’:真实性的底线、法律法规的底线、公序良俗的底线,谨慎蹭热点、谨慎打擦边球。”“互联网时代日新月异,但有一点始终没变:得女人心——信者,得天下!”

  • 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安徽宿州展开幕

    开幕式现场6月19日上午,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全国巡展安徽宿州展在宿州博物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由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宿州市委宣传部、宿州市文联主办,宿州书画院、宿州博物馆承办。嘉宾合影开幕式由宿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谢福来主持,宿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总工会主席何春来,宿州市政府副市长马杰,宿州市政协副主席魏建华等领导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上,宿州市文联主席杜青代表展览联合主办方致辞;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主持人、丽江师专东巴艺术学院副院长潘宏义介绍了项

  • 2018中国形象大使全球选拔赛参赛选手——马永进

    (中国记录通讯社记者:黄美)“水美美在黄河水,人美美在心灵里......”不求拥有丰富的物质财富,只求为百姓服务、诚实做人、忠实做事是2018中国形象大使全球选拔赛参赛选手马永进的做人原则。马永进是生在黄河畔,长在保德县的地道道的保德汉子。是唱响三晋大地的大师级民歌王、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山西省音乐家协会理事、山西省文化艺术协会秘书、太原市非物质遗产传承人。他2013年荣获中国达人秀山西赛区一等奖,2015年荣获全国影视歌手大赛银奖,2016年在武装部拍摄的电影《当兵的天空》担任主演,2017

  • 南红玛瑙鉴定方法从品质到真假,新人轻松上手。

    了解南红玛瑙的朋友也许都发现了,现如今的南红已经在2016年国家标准定义为石英质玉。在整个收藏品市场已经和翡翠、和田玉并驾齐驱。因为需求量大,很多朋友都开始关注南红玛瑙鉴别的问题。那么如何鉴定南红玛瑙,这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技能了。特别是对于看中南红玛瑙收藏投资的人来说,掌握鉴定方法至关重要。所以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鉴定南红玛瑙。一些简单的鉴定方法,只要学会了,可以让你快速的甄别南红作品的好坏。本文需要从两个大方向为大家讲解南红玛瑙的鉴定。第一个板块是鉴定南红玛瑙的优劣,第二个板块式鉴定南红

  • 盘点一波让人又爱又恨的毒舌男主文,嘴里说不好不好,心里宠溺的不行~

    嘴炮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盘点一波让人又爱又恨的毒舌男主文,你最喜欢谁?1,书名:《乖乖待在我怀里》作者:明月像饼小短评:这文的男主是病娇款的,腿是残疾还有精神洁癖,加上毒舌嘴炮不喜欢的时候冷淡喜欢了更冷淡,各种作逼戏精比女生还要各种拿乔矫情,哈哈,每次在我想抽死男主的时候,又很心疼他从天之骄子沦落到这样。我们女主也有受不了的时候,那就看我们男主如何各种打脸追老婆了,里面好多打脸梗,前期各种狂拽炫酷吊炸天,后期变身忠犬追妻奴,这反转不要太过瘾。作天作地死傲娇的梁大少爷X扮猪吃老虎小可怜沈妹妹,嘴炮

  • 善良的种子,会在暗处开花

    善良是春风化雨,有着潜移默化的力量。在我的记忆里,一直珍藏着一段往事。记不清那年我几岁了,春节前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回娘家,母亲一个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还有两大包行李,非常吃力。那个年代人多车少,车来时大家一窝蜂地往上挤,等车厢内爆满,行动慢的人就有可能搭不上车,所以母亲很担忧。在等车的大军里,母亲一手拖着行李,一手牵着两个孩子,常常顾此失彼,母亲担心年幼的我在人流中走散,或被人抱走。母亲一只手抱起我,让姐姐紧紧地牵着她的衣角。就在母亲张皇失措的时候,一个穿军装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年轻的叔叔和母

  • 中华文化促进会书院联盟成立仪式隆重举行

    【中国记录讯】2018年6月17日,由绍兴市人民政府、中国文化院、北京三智文化书院共同主办的主题为“唤醒良知此心光明”的第二届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绍兴闭幕论坛在中华文化促进会书院联盟揭牌仪式中拉开了序幕。中国民间组织对外交流促进会副会长、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王石,绍兴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顾涛,中华文化促进会书院联盟主席、中国文化书院院长、北京三智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中华文化促进会书院联盟执行主席、北京三智文化书院理事长高斌,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执行副秘书长蒋晔,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秘书长陈钢,稽山书

  • 玄关装饰画如此选,不仅美观雅致更寓意吉祥

    玄关,进门的第一道风景线,不少人都会花费心思来装扮,毕竟中国人都知道,第一印象很重要。那么在对于玄关装饰画的选择上,我们真的只注意印象的好坏就可以了吗?实则非也,要知道,进门第一眼的位置,乃家居风水重地,玄关空间正处风水关键位置,那么,玄关装饰挂什么画风水好呢?国礼书画家石开四尺竖幅新作《碧玉紫云》添富贵迎吉祥玄关装饰画风水,花鸟画,作为中国字画的传统经典分支,画面美观,寓意吉祥,通常是富贵繁华、清新雅然的代表,选择适合的装饰画,点缀的不仅是玄关的环境,更影响着玄关的风水,有些能祈福纳瑞,有些能

  • 别再蝈蝈、蛐蛐、蚂蚱、蚱蜢、蝗虫傻傻分不清了!

    蝈蝈?蝗虫?还是蛐蛐?你认得出这是什么昆虫吗?夏日的成都田野里,我们经常会看到很多昆虫,它们埋伏在绿油油的庄稼下,若要寻找它们,只需从草丛中随意地趟过,这时除却一脚湿漉漉的露水外,就是上窜下蹦,惊慌失措的各类昆虫了。那么要是把蝈蝈、蛐蛐、蚂蚱、蚱蜢和蝗虫这几种昆虫同时放在你眼前,你还能准确的分辨出它们吗?一起来了解下吧~蝈蝈蝈蝈是昆虫纲直翅目螽斯科一些大型鸣虫的通称,个子较大,外形和蝗虫相像,身体草绿色,触角细长,食物主要是豆类、菜叶、蚂蚱等。雄虫的前翅互相摩擦,能发出“括括括”的声音,清脆响亮

  • 徐悲鸿文化艺术网上线,徐庆平等出席北京上线仪式

    2018年6月13日下午,在徐悲鸿任教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100周年之际,由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发起,苏州华兴尚品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运营的“徐悲鸿文化艺术网”上线仪式在北京举行。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100余名文化、艺术、教育、慈善、媒体等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参加了仪式,并为“重走悲鸿之路·艺术之旅”活动发起联合倡议。嘉宾致辞▲北京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徐悲鸿大师之子徐庆平先生▲联合国国际交流合作与协调委员会高级项目官员、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