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我曾经爱过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9 3:11: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我曾经爱过你

第一章 旧事、故人

夜,很深。说明http://www.95lady.com/

风卷起窗上的帘子,发出呼呼的沉闷声,伴随着沙沙的树叶声。

天边时不时的响起声声惊雷。

“哗”,一下,天空一道闪光,照亮了黑冷的房间,但随即又恢复了黑暗。

紧接着,传来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声响,打雷啦!

“啊!”床上的少女压抑的惊叫,脸色因害怕而变的煞白,用被子紧紧的将自己卷成一团,蜷缩在床上。

她很害怕,很害怕,她不敢去开灯,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只敢静静的蜷缩在被窝里,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听外面的动静,可是除了风声,和偶尔夹杂着的打雷声,屋子里静的可怕。

突然她听到“哐铛铛”一声,有东西被打碎了一样,声音是从隔壁卧室里传出来的。说明95lady.com

最开始,她以为是风太大,连带着将花瓶也带倒了,而外面还在哗哗的刮着大风,随时都会有惊雷打下来,所以她不敢动,更不敢去看。

只是时间越久,她越是不安,心神不宁的,她总觉得会出什么事一样,“妈妈,妈妈?”

她试探的叫了两声,回答她的除了那风声,再没有别的了。

而那房间里,除了刚刚那一声,再也听不见其他的动静。

秦姝心里的不安莫名的加大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直奔隔壁的房间。

“妈妈妈妈你开门,妈妈!”秦姝用力的锤着门,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她慌了,使劲的将门撞开。

卧室里开着灯,她能清楚的看到房间里的一切,那大大床上躺着的中年妇人,右手自然垂在床边,血从她那手腕中流出来,极快极快,满满的一地,红红的,艳艳的,还在往她的脚下蔓延,直到将她的脚黏住……

“唰”一下,秦姝被惊的弹起,动作之大,将周围的人也惊了一跳,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网站95lady.com

秦姝尴尬极了,抹了抹额头上的密汗,才发现她还在飞机上,对周围的人抱以歉意的微笑。

秦姝抬手看了看腕表,时间差不多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到a市了。

难怪,她很久都没有再梦到那天的场景,今日在飞机上才眯了个把小时不到,又梦到那天了。

距a市越来越近了,秦姝生出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她双手紧紧的握成拳,看得出,她有些紧张。

紧张的让她又禁不住想起了那段让她险些崩溃的时光。

那时候,他们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而她的母亲也因自杀而离世。

而他,那个她最爱的男人……想到那个男人,秦姝不由得咬了咬唇。95女性网

嘴角嘲讽的勾起。

最爱的男人?

呵。

场景换到那天。

她记得那天,原本连续下了几天的暴雨也慢慢的变小了,只下着毛毛的细雨,天却还是灰蒙蒙的。

那天,是她为妈妈送葬的日子!

母亲去世的第二天就下葬了。

安顿好母亲,她就赶去顾知的公寓。

她甚至还来不及换件衣服,也因走的太急,裙摆已经半湿了,幸好她穿的是黑裙子,尚且看不出狼狈。版权95lady.com

到百合园时,秦姝停了下来,捋了捋微微湿了的发鬓,扯出一个微笑,“幸好我还有你,顾知。”

她再次捋了捋头发,平复好心情才按了电梯。

现在的她,急需要他的安慰。

她想要见到他。

只是当她开门时,看见房间里的凌乱,皱了皱眉。

特别是看到地上的女装和高跟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微微颤抖的打开了卧室的门,看到这一幕,她不敢相信,她最爱的男人竟然和何欢颜那个女人滚在了一起,两个人躺在床上,平静安逸,还能隐隐的看到何欢颜脖子上的红痕。说明95lady.com

“啪”的一声,手中的包掉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也惊动了正在沉睡中的男女。

顾知猛地惊醒,转过头来,对上秦姝不可置信的眼睛,他一吃惊,“秦姝……”

又想起何欢颜还在他怀里,慌忙将她推开。

何欢颜暗暗不满的瞪了眼突然出现的秦姝,慌张的用被子将自己裹好,受了很大的惊吓,又往后缩了几分,脸色又发白,脆弱的不堪一击。

只是那慢悠悠的动作表明,她并不像表现出的那样紧张。

只不过面对秦姝的怒火,她还是有些害怕和心虚的,谁不知道秦姝是个疯子!

“秦姝,你你怎么来了?我……”

秦姝不说话,只是冷冷的走到他们面前,“啪”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何欢颜脸上,立马就红肿一片。

何欢颜惊住了,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秦姝这泼妇竟然真的敢动手!“秦姝你怎么……”

而秦姝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决绝的毫不犹豫,看的顾知心慌,急忙跑过去将她拦住,“小姝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不是我看到的哪样?顾知!”秦姝停下脚步,红了眼睛,眼底尽是失望和绝望,“你说啊?刚刚我看到的那个人不是你?刚刚和她接吻的人不是你!和她上床的人不是你?你敢说吗?!”

面对秦姝的质问,顾知竟无言以对,这事是他的错,他也不知道何欢颜怎么会在这里,一时失语,“对不起……”

除了这句话,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看到他裸露在在的身体,布满了暧昧的红痕,一条又一条的,秦姝突然觉得恶心,很恶心!

“对不起?呵呵……”秦姝冷笑,“除了对不起你还能说什么?”

你只会说对不起!

“顾知,我们完了!分手吧!”秦姝轻闭双眼,她不能容忍背叛,也不会去忍受!

“不!我不同意!秦姝你不能这么自私!”你不能自私的当我爱上你时就说分手!

他不会同意分手!特别是在他爱上她之后!

“我自私?”秦姝退了一步,哀伤又绝望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脸的不可置信,竟然说她自私?

看吧,这就是男人,还真是……一样的让人恶心。

她冰冷厌恶的眼神让顾知不由得皱眉,那种仿佛在看一个垃圾一样眼神,他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等顾知说话,又听到秦姝嘲讽的冷笑,“呵呵,顾知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是我自私还是你冷血?既然和我在一起了,为什么又要和她……”

秦姝指着他身后的何欢颜,再次看到房间里的凌乱,她红了眼睛,哽咽的半晌说不出话,最终只说了句,“你们真他妈恶心!”

她很难堪,她的男人,竟然爬到了这个女人的床上去了。

她的男人,竟然和她最恶心的女人勾搭上了。

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心里闷疼闷疼的,疼的她快要不能呼吸――顾知,为什么要在我最绝望时,你又给我一刀,顾知,你好狠!

她自嘲一笑,“我知道,你不爱我,是,是我要一直缠着你的,你从来没喜欢过我,可是顾知,你知道么,就算如此,我也是心甘情愿,我心甘情愿的爱你,不要尊严的爱你……

我知道,你只将我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过客,可是我却将你当成我的全部,我最后的救赎,最后的港湾!所以我用尽一切都想将你留住……只是顾知,你从来不属于我,我的整个青春,甚至……整个人都给了你,我那么爱你,可是你呢?”

“你却在我的心口狠狠的扎了一刀,破碎了我所有的希望……顾知,你不懂爱,不,或许,你只是不爱我……顾知,你知道的,我容不得别人的背叛,就算那个人是你!也不行!现在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不要你了,再见。”

秦姝说完,不留恋的转身离开,没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滴血,骄傲如她,又怎会在爱情面前乞怜?

就算那个人是她唯一的最爱,若是当爱不再了,她也不会再将就的。

――顾知,你碎了我所有的希望,灭了我所有的激情!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找你的,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你让我有多失望!

顾知皱着眉头,嘴抿的紧紧的,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他知道,要是再不说话,秦姝真的会走的,她总是这样决绝的不留余地。

想到这儿,顾知急忙跟上去,也不管裸着上身。

“对不起,小姝,今天的事是个意外,我知道我以前不好,我们不管以前了,我们可以重……”

他想说,他们可以重新开始,重新换他追她,他一定不会再让她伤心的。

今天的事他不想解释,因为他知道,解释也没用,他会许她一个未来。

让她重新对他有希望的。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就被秦姝匆匆的打断了,她就顿了顿脚步,头也不回的说,“迟了,已经迟了……”

顾知,你不知道,已经迟了……“我不想再爱你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仿佛能随风散去,却是能重重的击打在他的心上,沉沉闷闷的。

秦姝望了望天花板,凄婉一笑――我已经只有一个人了,现在竟连你也留不住了么。

听了她的话,顾知原本还算沉稳的眼睛猛缩,什么叫不想再爱他了?她要抛弃他?这怎么可以!

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身,抱的很用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会离开,“不,没有迟,小姝,是我错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的。”

他的身体还和一样的暖,只是现在秦姝却感觉不到温暖,心中一片冰凉。

然而他的体温,已经再也不能温暖她那有些冰凉的身体了。

秦姝却是很贪恋这最后的温度,贪恋的舍不得去推开他。

“秦姝,我怀孕了,求你离开顾知好不好。”

这时,不知道何欢颜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她低声的哀求,将秦姝心底最后的侥幸也打破了。

秦姝心如死灰,难堪的流了一滴泪,她这是算什么呢?

狠狠的将顾知的手掰开,飞快的跑开……

第二章 回归

而真正让她绝望的是那天,让她绝望恨,是恨点燃了她死灰的心,她永远忘不了那个男人做的一切,也永远忘不了当她躺在废墟中恨意。

“顾总说了,留她一命,也不枉跟他一场。”

呵,流她一命……

这是算施舍么?

她一直都知道顾知是狠的,只是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狠!

只是顾知,我已经要放弃你了,为什么你还不放过我?非要逼死我呢!

……

也是那天,她变成了孤家寡人。

只能带着满腔的恨意和不甘漂泊异国。

现在想起,心里还是有些钝痛,秦姝苦笑,――顾知,你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时隔八年,我还是不能将你从我心底彻底抹除掉!

哪怕是恨意。

想到这里,秦姝讥讽的笑了笑,垂下睫毛,深深的吸一口气,才能勉强的平复心情。

看着窗外的蓝天,秦姝收起回忆,心中暗叹,罢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离开a市八年,也逃避了八年,现在该放的都已经放下了,所以她回来。

“终于回来了啊,离开了这么久,我又回来了。”秦姝看了眼窗外的白云。

飞机还是在她的期待中降落在了a市。

秦姝下了飞机,站在机场的出口良久,看看一个个乘客都被亲属接了去,秦姝那明媚精致眉目间也染上了一些惆怅。

等了好一会儿,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她才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机场。

秦姝打了个的士,安静坐在车上,她将车窗摇了下去,看着两边的快速移动的景物出神。

变了,a市变了好多,如果让她一个人徒步行走,她可能连路都会找不到吧?

也是,都七八年了,a市的发展这般快,哪里还能再找到以前的影子。

秦姝苦笑,七八年后才重新踏足家乡,可是她竟然找不到一丝熟悉的地方,除了那浓厚的乡音。

秦姝将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紧紧握成拳,她的心跳的很快、很快,“扑通扑通”的,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她很激动,然而更多的是忐忑,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

“姑娘,看你的样子,你是外地来的吧?”司机的突然出声打断了秦姝的思绪。

秦姝微微一笑说,“我也是a市人。”

我只是出去的太久了,看起来竟像外地人了。

原来她已经变了这么多,连a市姑娘特有的爽朗、泼辣都失去了。

只是现在的她,真的还能算作a市人么?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都喜欢往外跑,这外面哪有家里好哦。”司机先生叹了口气,说,“我那闺女也是,大学在外地上的,现在连工作也不回来。”

听着司机抱怨,秦姝沉默着不说话,看得出,他很想自己的女儿,也很爱他的女儿吧。

那她呢?有人会想她么?

秦姝又回到以前的家里,一个简单的三室一厅公寓。

小区里的邻居也都换了一些,七八年时间了,房子也有些陈旧了。

更因为多年不住人,房子里面都上了好些灰。

所有的摆设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只是陈旧的家具召示着时间的残酷。

秦姝走到卧房,床头挂的还是那个巨幅照片,三个少女笑的飞扬,青春的气息掩盖不住。

秦姝将照片拿下来,轻轻的拭去相框上的灰尘,抚摸少女的脸庞。

轻声低喃,“八年了,我回来了。”

一个人真的好累好累,明明才二十六岁,秦姝却觉得她已经老了,不再年轻了。

泪水模糊了眼眶,透过相框,想起以前那段酸涩的青春。

她仿佛看了到那一张张肆意张扬的笑脸,青春洋溢,哭时,撕心裂肺;笑时,也没心没肺。

真实又青涩。

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一滴一滴的打在玻璃上,溅起了几许的碎片,就像她的青春一样,现在只剩下了斑驳破碎的回忆。

秦姝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将相框挂回原处,脚下“咯吱”一响,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她将东西捡起来,是一个粉红的老式mp3,几年前的老款了。

摊开p3的背面,歪歪扭扭的刻了个“顾”字。

秦姝失笑,这不是十七岁生日时,猪崽送的生日礼物么?

这个MP3承载了她好多回忆,从十七岁到十八岁,那段最困难的时期,陪着她度过了无数个寂寞的黑夜。

凭着记忆,她从床头的一个抽屉里摸出个充电器,连上P3,充了好一会儿电,才尝试着开机。

秦姝惊喜,想不到时隔八年,竟然还能开机,老牌机质量就是有保障啊。

秦姝随意按了下播放按钮,流淌出了那熟悉又陌生的旋律。

“你听大海在蔓延的声音

多像我们略带忧伤的感情

誓言是否在空气中盘旋

无奈那些事物规律的变迁

还有多少泪在眼前

还有多少失去的时间

我们还在原地放声诉说彼此的亏欠

……”

余微雪的《物是人非》,这是秦姝以前很喜欢的一首歌。

唱的一般,只是中学时期,女孩子多喜欢这些带有明媚忧伤的感觉,这就是青春的忧伤。

如今的此情此景,也算是相衬了。

听着听着,秦姝也忍不住动容,重新再听过去的歌,感触还是不同的,毕竟心境不一样了。

时间过了这么久,以前的爱与恨,痴与怨,也都随风飘散了。

可是她心中的恨意却怎么也散不去。

用力的摩擦那个“顾”字。

好久才轻笑一声,将它丢去一边。

她以前问过妈妈,为什么她叫秦姝?

妈妈是怎么说的?她忘了,她只记得妈妈说了句“静女其姝”

呵,“静女其姝”,这个曾经给予了她的欢乐与幸福的名字,现在却像个讽刺。

就像猪崽曾经说过,“我的欢乐都已经被埋葬尽了,现在我还剩多少欢乐?还有多少幸福?”

现在的秦姝,看起来很平淡安然,无悲无喜。

只是心中的恨意却是平淡不起来。

平复好心情,她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听着手机里的传来的《最炫民族风》铃声,她笑了。

“喂?谁啊。”等电话接通,秦姝还是松了口气,她的号码没变,真好。

那头还是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阿玉,是我……”秦姝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听到昔日闺蜜的声音就忍不住想哭,秦姝啊,你什么时候这般脆弱了?

“阿玉我是秦姝,我回来了。”秦姝听到那边手机掉在地的声音,她不知是喜是悲,心中五味杂陈。

一个人在外漂泊了几年,没有人知道她是有多想回来,多想打电话向她们诉说,可是她不敢,她怕她会控制不住,想要不顾一切的回来,回到那团温暖的中央。

在外漂泊的人,最想念的还是港湾里的温情。

哪怕这里曾是她的伤心之地,可是她的朋友,她心中的执念,都在这里。

挂了电话,秦姝再次拿起那旧式mp3,当她翻转到那刻字的一面时,忍不住失笑,一个歪歪扭扭的,那个“顾”字代表的是他,那个叫顾知的男人,她心中最深的执念和遗憾。

也是她心中最深的怨恨。

秦姝慢慢的把玩着p3,我回来了,顾知,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

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呐。

想起顾知,秦姝一嘲讽,八年了,他早就有了属于他的幸福了吧?她已经是过去式了。

她的初恋,也是她的执念也只是一个故人而已。

不管是恨,还是怨,已经深植在她的骨子里去了。

八年前她选择离开,不是选择放下……

幸福?呵,秦姝冷笑。“你配么!”

她不甘心,很不甘心呢,那些人凭什么拥有幸福?

在她痛苦了那么多年后,他们凭什么能有幸福!

第三章 旧友

既然回来了,那就重新开始吧,“秦姝,加油!”

还有,当初欠她的,她都要他们一一的还回来!

包括,任何人。

那年走的匆忙,很多东西都来不及收拾,房子很久没有人住,这空气里都飘了一股霉味了,她要在这里住下,肯定是要收拾的。

秦姝将自己的东西放好,又叫了个家政阿姨,仔细的将房间都打扫了一遍。

单单这卫生就搞了近五个小时,送走家政阿姨,秦姝已经快累趴下了。

瘫软在沙发上,满意的看了看今日的成果,还不错,打扫后的房子不像刚开始那样脏乱陈旧了,干净整洁,看的秦姝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至少不再像刚回来时那样沉闷,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不好好的活着,怎么能看到他们的落魄?

躺了好一会儿,秦姝才觉得有了些力气,又去浴室美美的泡个澡,她回来的消息,除了阿玉谁也没告诉,她是有私心的,她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消息,毕竟曾经与顾知的那段事,几乎全校都知道,就连a市的不少人都知道的。

要知道,秦家和顾家,可不是一般的门第。

现在她还没准备好,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消息,那种难堪,她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秦姝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回了卧室,她现在住的主卧是八年前她母亲温轻墨住的卧室,只是温轻墨故去了多年,应她的要求,秦姝将她的东西全都烧掉,她说,不想让人间留下她的痕迹。

温轻墨一生随性,临死前她对秦姝说,“将我的东西都烧掉,我不想人间再留下的痕迹。”

秦姝知道,妈妈是不想和那人有牵扯,以后她想要为自己活,带着她的东西去流浪,自由自在、再也无人能拘束她。

人都死了七八年了,秦姝也早就看淡了,再次想起来,也不会那么心痛了。

有些人,留在心里是用来怀念的,就像温轻墨。

有些人,留在心里是用来埋葬的,就像曾经的顾知。

有些人,留在心里是用来恨的,就像顾知。

她将以前住的那次卧被改成了书房,另一个次卧被空了出来,打算做儿童房间的。

……

睡在熟悉的地方,听着熟悉的语言,秦姝心里安然,很快就入睡了,实在是太累了,这一睡就睡了一天半,等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四点半了。

睡了一觉,时差也倒的差不多了,秦姝精神好了很多,从床头摸出手机,开机一看,十多通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名字。

想想也知道,在国内,除了陈寻玉,怕是没有人会给她打电话的。

可能是电话没打通,她还发了好几条的短信,“在干嘛呢,电话都不通?”

“还在睡啊?该起床了懒猪!”

“妈的秦姝你丫的在干嘛呢?玩老娘是吧?又失联!!!!!!”

“看到消息赶紧给老娘回电!”

秦姝失笑,果然是阿玉的风格,还是这般的风风火火的,急躁,手指在通讯录一点,再次拨通那个号码,一通就被人接起了,秦姝可以想象,她应该是一直将手机捏在手里等着的吧,“喂……”

“我擦,原来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又一声不响的跑了呢。”

“没有,刚刚睡醒,倒时差呢,你在a市吧?”秦姝轻笑一声说,几年没见,还是怪想念的。

那边的女人嗤笑了一声,“哟?秦小姐还记得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呢?怎么,想聚聚?你请客?”

两人是年不见的老朋友,却依旧聊的熟稔。

陈寻玉一副女流氓的语气吓到了小秘书,小秘书抱了分文件傻站着,虽然她已经习惯了陈总的流氓……

“好,今晚六点,老地方,就咱俩。”

对方的回答让陈寻玉喜笑颜开,“好,不见不散~么嘛~”

秦姝失笑的挂断电话。

有些人就是这样,就算是许久不见,可是感情仍在,时间在变,她的心,却始终对你如一。

这八年来,秦姝自认为没有对不起谁,却唯独对这个好友很是愧疚。

……

挂了电话,陈寻玉脸上的笑意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对着呆愣的秘书说,“今天本小姐有约会,晚上的行程通通、取消,ok?”

“是,陈总。”

“对了,周秘书,等下去小锦鸭给公司的员工一人订份下午茶,记我账上。”陈寻玉快速的收拾收拾东西,“现在我要下班了,有事找林副总。”

说完又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许是心情不错的缘故,就连走路都是带了股风。

“哎陈总……”周秘书突然想起她还有份文件要陈总签字的,“猪脑袋……”

恼恨的敲了敲脑袋,才认命的带着文件去找林副总了。

……

很快就到了六点了,陈寻玉早早的来了,一直站在门口等着。

她们的老地方,其实就是一家通宵营业的饭庄——清河吧,因为她们都爱吃海鲜之类的,而这里的海鲜、河鲜很出名,以前也经常来这里。

A市已经进入晚夏,夜晚还是很凉爽的。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秦姝才姗姗来迟,“阿玉……”

陈寻玉站在最显眼的地方,一如既往的穿着红裙子,秦姝一眼就看到了她。

见她呆呆愣楞的,便笑道说,“怎么,不认识了?”

陈寻玉这才会过神来,眼前这女人不就是她心心念了七八年的人,陈寻玉一把扑过去,“你个没良心的死女人!”

“这些年你都跑哪儿去了你,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八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陈寻玉数落道,将眼泪鼻涕都蹭在秦姝衣服上。

秦姝安抚的摸了摸好友的头,语气温柔,“好了好了,别人都看着呢,我们进去说,好不好?”

“哼!”果然,他们已经吸引了一些人的眼光了,陈寻玉倒是无所谓,反正她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习惯了,不过秦姝就有些尴尬,在大街上哭哭啼啼的,着实的考验她的心里承受能力。

陈寻玉拽着她往里面走,果然,她还是小孩子心性,爱憎分明的,很鲜活。

“对了,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好久了。”陈寻玉抱怨,等了近半个小时呢。

“很久没回来了,A市变了很多,一时没找到。”她是打车来的,到这里时,看时间还早,再加上她对这里又有些熟悉,就想凭着那点印象步行过来,能逛逛也好。

谁知这a市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她竟一时没找到地方,要不是问了别人,她还找不到清河吧呢。

“这边走。”连着店子都重新装修了一遍,要不是有陈寻玉自走在前头带路,她还真的找不到地方呢。

当她们走到小道的走廊时,前面正有几位穿着西装的男人朝她们的方向走来,看样子是刚刚谈完事情,他们应该是要出去的。

看到为首的年男人,不过二十六七的样子,却是成熟稳重,长的高高大大的,至少该有一米八吧,再加上他那一身生人勿进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为众。

等看清了来人,秦姝的心忍不住颤了颤,她第一反应就是要避开,可是男人已经注意到她了。

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怎么了?”陈寻玉不解的问。

顺着秦姝的眼光看过去,她也愣住了,“怎么会是顾知……”

暗骂自己猪脑袋,怎么好端端的碰上了顾知。

第四章 相遇成故人

顾知停下脚步,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女人,“秦姝!”

她的名字,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她回来了?顾知惊喜的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他只觉得他的心跳的很快、很快,他想上前去,可是他的脚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样,半分也挪不开。

幸而他平日里太过严肃,时常都是沉默寡言的,别人也看不出他的异样。

不过别人发现不了,不代表跟他多年的方特助也发现不了,方特助担忧的问,“总裁怎么了?”

“没事,走吧。”他生生的控制住想去接近她的冲动,将插在西装裤袋里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他就怕会控制不住自己,那股想要上前去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

顾知暗自咬了咬牙口,一步一步向她的方向走去,一步一个脚印,他走的特别慢,沉稳有力,天知道,其实他的腿已经在发颤了。

顾知控制住自己想要冲出来的情绪,暗暗告诉自己:顾知,你不能,她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不能再将她吓走了!

她走了,你就又会失去她的踪迹了……

相较于顾知,秦姝的反应相对来说还算是比较平淡的,除了心里的那点闷闷感之外,她竟然再也不能激起一点波澜。

陈寻玉也是知道他们两个已经分手的事情的,只是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清楚。

那年她刚好去夏威夷度假了,等她回来时,秦姝已经走了,无论他们怎么找,都毫无收获,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陈寻玉用眼神询问她,该怎么办,而秦姝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什么异常。

只是笑容有些僵硬,却是被她掩饰的很好。

在她们眼神交流之时,顾知已经走到她们前面了。

“小姝……你,回来了?”顾知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小姝说过,最喜欢看他笑的样子

小姝,你看我都记着。

只是他不知道,因为常年不笑,他笑的有多别扭、僵硬,又有多勉强!

“顾先生。”秦姝微笑点头,一脸的冷淡。

他的免不免强,跟她何干?

对她来说,他顾知,只是个故人,一个不熟悉的故人。

或许还是不能熟悉的故人,因为她知道,顾知的身上有魔咒,一旦靠近,她就会再次沦陷,像飞蛾扑火一样,明知是死路,却还是义无反顾,而她,并不想再经历一次曾经的伤痛。

定了定神,想起曾经的恨意,才让她将心里的异样压了下去。

一句顾先生,像尖锐的箭,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心里,扎的他生疼,将他所有的希望与念想都打碎。

看着她淡漠的面容,顾知才惊觉,他们似乎离的越来越远了。

他想问,也想说——小姝,你是不是真的将我从你的记忆里抹除了?甚至连恨我都不想了么?

可是他不敢,不敢问她。

他还是很懦弱的!

不过没关系,只要站在原地等他,等他去慢慢的靠近她!

千言万语,竟说不出一句,顾知也暗骂自己怂包。

他不知道秦姝是如何从他身边走过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闻着离他越来越淡的幽香,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就像八年前一样,她决绝的只留给他一个背影,而他却不敢去抓住她。

他僵硬的站着,当心脏处传来沉闷的的钝痛感时,他才感觉他还活着。

藏在裤袋里的手紧了又松。

“小姝你终于回来了。”顾知低喃道,在你离开的日子里,我度日如年,就像一只没有灵魂的机械兽一般,疯狂,却无痛感。

原来他不是没有痛感,而是他的痛感都给了她。

顾知苦笑。

“总裁您说什么?”方特助看了眼秦姝她们离开的方向,不解的问,刚刚那人,看起来有些熟悉呢。

“没事,走吧。”等再也看不见秦姝的背影时,顾知才将目光收回。

只是在临走前,他再一次看了眼他的小姝消失的方向,深情又执着。

……

秦姝和阿玉定的是一个包厢,还是她们以前常用的那包厢,一进包厢,阿玉就贼兮兮的问,“顾知好像还忘不掉你呢。”

她可不是瞎子,顾知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她!

“怎么会?阿玉你想多了。”秦姝淡淡的笑了笑。

眉间流露出连她自己都不曾发现的忧郁,看的阿玉一阵心疼,当初的顾知和秦姝,多般配的一对啊,不知道羡慕了多少人呢。

如果连他们都不能走在一起,那得那得有多凄惨啊,连她都不敢再相信爱情了。

“你们真的不能有结果了吗?”她还是不死心,作为秦姝曾经的闺蜜,她是知道秦姝对顾知的感情有多深,也知道秦姝为顾知付出了多少,她的全部青春,几乎都用在顾知的身上。

要是两人这样分了,她觉得怪可惜的,“只是就这样放弃了,你不觉得可惜么?”

“没什么好可惜的了,都已经过去了。”秦姝垂下眼眸,其实她不觉得可惜,以前都太年轻,不懂得何为爱,只知道互相伤害,她说顾知不懂爱,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秦姝有些释怀的说,“以前倒是怨恨过,只是时间久了,我也忘了那种感觉的了。”

“现在的我,这样挺好的。”

“情书,你变了。”以前她也是这样唤她情书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的秦姝,仿佛将什么都看的很透彻,这样的她让人害怕,就是不知道她是真的释怀,还是明明放不下,却要装作释放的样子。

秦姝淡淡一笑,“人都会变的,都奔三的人了,哪里还能再像以前那般的肆无忌惮的疯?”

时间让人沉静,也让人成熟了,成熟后的秦姝更有一种娴静的气质,以前的她,是秦家大小姐,张扬艳丽的让人无法直视。

温轻墨曾经说过,时间不会磨平心中的伤痛,它只是将伤痛沉寂了下来,只要稍微的碰触,就会支离破碎。

从此蔓延开,没有一处可以避免。

“切,我才二十六好吧,你要做尼姑可别拉上我!”阿玉鄙夷道,她可是永远要青春十八岁的,才不要做剩女!

气氛被她这样一调节,倒是不那么沉闷了。

秦姝轻笑了声,不再说话。

“对了情书,温阿姨呢?她没和你一起回来么?”阿玉话锋一转,突然提起了温轻墨。

她不知道秦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等她从夏威夷回来时,一切都变了,她去秦家找秦姝,发现里面的女主人是另一个。

而秦姝同温轻墨一起消失了,任谁也找不到。

秦姝脸色的笑意淡了淡,“她已经去世了,就在八年前。”

还是以那种凄艳决绝的方式离开,“在家里自杀了。”

秦姝说的平淡,可是阿玉却听的很心疼,“情书……对不起,我是现在才知道,那时候你一定很难过吧?”

秦姝笑了笑说,“没事,我妈说了,她终于可以解脱了,骨灰都撒入澜沧江了。”

我曾经爱过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曾经爱过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炊烟起,我等你!12章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2章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2章不是非你不可秦薇薇是莫夕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但这份珍贵的友情,却在三年前莫夕一意孤行要待在盛淮安身边被破坏了。秦薇薇那时候就觉得莫夕是全天下最大的傻瓜,三年后是这样,没想到三年后,更是一样。为了爱一个男人,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捞着,反而还落得一身的伤痕。莫夕在医院住了小半个月,直到突然接到盛淮安暴怒的电话。“你在哪儿?我不是说让你好好待在盛宅吗?”他回国了吗?这么快?“我……我回家了。”莫夕绝不可能说自己在医院,于是胡诌了一下。“家?胡说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2章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2章小说名称: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2章把她绳之以法“儿子,听说你名下的一所公寓发生命案了?你还好吧?”杨笙目光一沉,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消息泄露给家里的。“我没有事,已经处理好了。”杨母的语气转而变得轻松,担心儿子的心也放了下来了。“现在忙么?回来吃个饭吧,昨天是你妹妹的忌日,也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杨笙一边答应着杨母,一边转动车钥匙,缓缓地离开医院的停车场。到杨家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听到引擎熄火的声音,杨母赶紧迎了上去。杨笙松松地抱了一下母亲,努力不让烦

  • 让爱化作雨纷飞12章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2章书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2章对顾h动情车里的气味实在难以让人接受,司机不得已将窗户再次摇了下来,陆与江不悦的蹙眉,脱下自己的外套,扔在了顾玥的肩上。司机放慢了车速扭过头来,“总裁,要不要先靠边停下来?”陆与江沉着脸,“开你的车!”低调奢华的黑色迈巴赫,缓缓开进陆家别墅的专用地下停车库。车一停稳,司机便下立刻下车,为陆与江拉开了车门。就着拉开的车门,下车后,陆与江又俯身将车里的顾玥抱了出来,然后将彻底醉的不醒人世的顾玥像麻布袋一样往肩膀上一甩。来到客厅,佣人立即被眼前的

  • 陪你路过全世界12章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12章小说名: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2章冒充拿着木棍的谢河和许烟相视一笑,唇角泛着冷意。自从上次皇裔事件之后,谢家就莫名其妙破产了,无所事事的谢河差点就要流落街头,好在许烟找到他,说是他只要帮她做一件事,她就助他东山再起。沈知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寒风刺骨,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悬崖边上。一旁的许烟坐在轮椅上笑着,“醒了?”沈知微猛地坐起来,目光死死的盯在她那双腿上,“你的腿是好的!”“当然是好的。”许烟笑了,“微微,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白白承受了慕衍哥哥的恨意这么久

  • 以余生换相思12章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12章小说名字:以余生换相思第12章拿枪指着他冷少易看着在他面前不停挣扎的女人,心底的快意让他不自觉地手指逐渐收得更紧,如果不是她,当初孩子就不会被人掉包,那么他的女儿就会好好地呆在他的身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知所踪……一个小女孩,他能想象到,她一个人流落在外,会过得有多可怜。“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你。”宋颂看着眼前已经被仇恨扭曲的男人,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她想要张嘴求饶,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清晨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脸上,暖暖得令她不想醒来。宋颂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

  • 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2章

    原标题: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12章小说:嗜骨谋婚:总裁情深难测第012章不好玩,但我喜欢“你怎么了?”冉离安瞬间紧张了起来。“离安……呜呜呜……”电话那边只断断续续传来宁羽婷的哭声,然后电话便被挂断了。冉离安再拨过去,已然是关机状态。正在楼上换衣服的慕贞贞接到了冉离安的电话。“贞贞,对不起,羽婷她有事我必须要过去一趟,你自己多吃点。”慕贞贞还来不及说什么,电话便被挂断了。冉离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是着急。果然,他对她的温情,宁羽婷只需要一个电话便能打断。慕贞贞自嘲般地笑了笑,把原本要换的衣服重新

  • 广东生活:虎门人民中路商业街小食店,等你来让利

    《项目介绍》本店经营餐饮店,面积有60平方米。装修完好,店铺设备保养9成新,本店地段繁荣昌盛,人气旺盛,流动性人口大,因为是主流和商业街关系,每天大批量都会从本店经过!东莞虎门广东东莞社会房产生活服务广东东莞社会房产生活服务《店铺优势》1.地理位置极好,位于旁边是百家商场,附近基本都是商业街,车流量和人流量大,交通方便。2.本店有稳定的顾客资源,所以接店不用担心营业难题!3.店铺已经加盟,经营毫无压力,口碑好!4.店铺门口停车方便,店位置在虎门也是中心地段活动范围。5.店内设备齐全,接店直接营业

  • 害孙子被拐老妇负罪自杀,可在她头七这天,儿媳领着孙子出现了

    1公园里,跳广场舞的老阿姨们摇曳生姿,下围棋的老头们也集中了大批的看客。刚满周岁的孙儿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一刻也不得消停,在学步车里咿咿呀呀地迎合着热闹的气氛。老朱媳妇看着孙儿乖巧的模样,乐开了花,眼光也不自觉地被棋盘上的厮杀吸引。儿子小时候学过围棋,当时为了陪儿子下棋,她也学了一点。此时看着棋盘上飞舞的棋子,仿佛那些时光近在眼前。岁月不饶人啊,转眼儿子已娶妻生子,她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想着想着眼角眉梢已堆满了笑。2“老朱媳妇,你也下来乘凉啊?孙子你儿媳妇抱去了?”她回头看了眼,是楼上的女人。

  • 去考试监考官竟是前男友,众目睽睽下他问我:昨晚怎么没来我家

    1这年,谢晚第一次见到李衡,是她的嫡亲哥哥在北方战场上战死的第三年,钦王李衡也因北方战事失利,被召回了京城。那日,李衡来拜访她的父亲,她因私自翻动了父亲的藏书,而在书房外饿着肚子罚跪。她可怜巴巴地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来往路过的人,期待有哪个好心的,能去帮她求求情,再不济也给她偷偷送点吃的和水来。可不知怎的,往日她罚跪时一向殷勤的下人,今日一个个都如没看见她般,低头弯腰快速地从她身边跑过,她只来得及抓住一片空气。就在她以为她会饿晕过去时,她终于抓住了一块柔软的布料,她顺着那布料朝上看

  • 郁金香

    郁金香一朵两朵三朵朵朵娇一缕两缕三缕缕缕香一滴两滴三滴滴滴润郁金香音乐香美酒香和阳光一同饮下飘啊任水而飘快乐着没缘由的快乐着飘啊任水而飘迷茫着没缘由的迷茫着飘啊顺水而飘窒息着有缘由的窒息着游啊游水面飘荡着好多我们从水中跳起来了⋯追逐太阳奔跑的人们因为他们需要光和光带来的温暖和爱久而他们的身边也带光了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即便太阳不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慢慢学会了发光人们正在传递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