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终极教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9 2:50:2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终极教师
第二章看起来像白痴和看起来很好吃

银白色的职业套装难以遮掩那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惊险高耸的酥胸因为主人过于气愤而在激烈的颤抖。来自http://www.95lady.com/即使脸上戴着一幅看起来有些老气的厚实黑框眼镜也难以压住她的凌厉干练以及喷勃而出的成熟时尚。

作为朱雀中学的副校长,陆朝歌确实太年轻了些,也着实太美艳了些。

陆朝歌毕业于美国常青藤名校,毕业之后留在纽约最好的townsendharris高中执教,因为教学风格大胆多变在美国高中界极具名气。

据说是朱雀中学的校长三顾‘茅庐’,才把她从美国请回来担任学校副校长。

陆朝歌在读书时就迷上了插花,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这盆‘登天梯’是她失败了很多次后才灵感爆发创造出来的杰作,她对其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和感情。

现在,她最喜爱也最骄傲的艺术品被人为破坏,陆朝歌自然火山爆发,难以接受。版权95lady.com

在吼出‘你在干吗’这句话后,她便疾步朝着方炎所在的方向冲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他‘在干吗’他回答‘没’这个字眼的含意到底有多么的流氓色情。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秘书处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快给我住手。”陆朝歌只觉得自己整个小宇宙都要燃烧起来,如果她能变身奥特曼的话,一定把这个无耻下流的歹徒送到外太空让他去和外星人谈恋爱,然后根据他和外星人的爱情故事写一个剧本,在外星电视台播出,保准大火。

方炎住手了。

他转身看着那个漂亮的有些不像话的女人气势汹汹的向着自己扑过来,双手立即做出防御姿势,说道:“有话好好说,你不要冲动就算冲动你也打不过我。”

陆朝歌真的不敢冲了。95女性网

不是因为她准备和这个男人‘有话好好说’,而是,那个混蛋手里挥舞着寒光闪烁的剪刀呢。

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就怕流氓和gay。

陆朝歌退到办公室门口,大声喊道:“来人保安,来人。”

咚咚咚

办公室主任郑经快速的跑了过来,把他那球一样的身体挡在陆朝歌的前面,指着方炎喊道:“你干什么?方炎,你在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们陆校长。”

冲着你来?

看着他憋得紫红色的大脸以及厚实肥肉上的一层油光,方炎在心里拒绝:你想的美!

“我在帮忙修剪这些花花草草啊。”方炎腼腆的笑着,指着那盆被她修剪过的登天梯,一幅做好事不留名的高尚模样,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陆朝歌都快要气哭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

哪是花花草草吗?那是插花,是艺术品。

用得着你修剪吗?普通人能够修剪的了吗?

不过,听两人的对话,好像郑经认识这个无赖。

方炎?不就是自己要见的哪个新来的老师?

“方炎?”陆朝歌像是打量怪物一样的打量着方炎。这样的家伙来做老师,不会误人子弟吧?

不行,这件事情得慎重考虑。

如果这个家伙没有真才实学的话,不管他是谁的关系介绍进来的,她都要把他挡在门外。做为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要为学校负责,更要为那些学生负责。

“方炎,这是我们的陆校长。来自http://www.95lady.com/”郑经在中间做介绍人,看到方炎手里还举着剪刀,呵斥道:“还不把手里的刀子放下。你举着刀子想干什么?想吓唬谁啊?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别想动我们陆校长一根头发。”

“我又不是理发师,我动你们校长的头发干什么?”方炎解释着说道。“再说,我手里拿着的不是刀子,是剪刀。”

刀子和剪刀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对方有心追究责任的话,后果也是极端不同的。

方炎说话的时候,还是听话的转身把剪刀放回窗台上面。

剪刀归位,危险解除。小说终极教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陆朝歌快步走到花瓶面前,指着她的‘登天梯’问道:“谁让你碰它的?没有别人的许可,你怎么可以胡乱碰别人的东西?你有没有礼貌?还讲不讲素质了?”

“是艺术让我碰她们的。”方炎解释着说道。

“什么?”陆朝歌瞪大了她原本就很大的眼睛。艺术是谁啊?学校有这么一个人吗?她有什么权力让人动我的插花?

“是艺术之心,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让我情难自禁,让我忍无可忍的碰她们。”方炎一脸诚挚的看向陆朝歌:“是对作品的加工和完善,是你我喜好的心有灵犀”

天地良心,在看着他清秀认真的表情,在注视着这个男人深情坚定的眼神时,陆朝歌几乎有种被他说服的感觉。

“一定是这样。”她的心里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可惜,陆朝歌终究是陆朝歌,她是美国高中界的教育女王,是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她见过的男人比方炎见过的还多,怎么可能会被方炎这种用来哄骗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几乎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讨好方式给征服?

“不需要。”陆朝歌手臂用力的挥舞下去,斩荆截铁的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凭什么动别人的东西?是谁给你的权利?”

“我已经解释过了啊。”方炎一脸无辜的说道。

“艺术之心?情难自禁?”不提这个理由还好,提起来陆朝歌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我看起来一定很像个白痴吧?”

“没有没有。”方炎连忙否认。“你看起来一定是很好吃的样子。”

陆朝歌傻了。

这小子是在调戏自己吗?他在和自己?

郑经也傻了。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怎么可以和校长这么说话?

他难道他不知道,陆朝歌校长是学校有名的威严冷酷被称为‘冰山女神’的传说存在吗?

郑经决定发挥起来他办公室副主任的职责,快速的滚到方炎的面前,指着方炎吼道:“方炎,你在说些什么?快给我们陆校长道歉。”

“道歉?为什么?”方炎觉得自己很冤枉。“难道你觉得陆校长不好吃?”

“当然不好吃”郑经及时的闭上了嘴巴。陆校长当然很好吃了,可是,就算她很好吃我们也不能吃啊。

我为什么要和你讨论这种问题?这种问题是能够在陆校长的面前讨论的吗?

“你觉得不好吃,我觉得很好吃啊。”方炎说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人各有爱,咱们的审美品位不同。我觉得陆校长就挺好的,身高腿长,脸蛋漂亮,如果用世俗的评估标准,满分是一百分的话,我一定要给她打上一百零一分她超越了我以前对美女的认识和定义。”

“我没说陆校长不好吃”郑经急声解释。

看到陆朝歌冷洌的眼神扫向自己,郑经满头大汗,赶紧把矛头转移,指着方炎喝道:“方炎,你什么态度?你是怎么和领导说话的?你还要不要在朱雀中学当老师了?没见过这么没素质的应聘者。你这样的人还想做老师?做梦。出去,给我滚出去。”

方炎耸耸肩膀,看着陆朝歌说道:“对不起,确实是我冒昧了。但是如果你当真喜欢插花的话,你应该能够理解这样的心情。”

方炎又看向郑经,说道:“等到我长成你这样的好身材,我一定会把自己当成个球滚起来。”

“你”郑经又想发飙。

“看来我面试失败了?”方炎耸耸肩膀,笑着说道,迈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不许走。”陆朝歌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那盆被方炎修剪过的‘登天梯’,大声喝道。

第三章打打杀杀,不如看看校花

“对,不许走。”郑经又一次滚到了方炎的前面,挡去了他出门的路。“破坏了东西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我不是已经道歉过了?”方炎转身看向陆朝歌,眉头微皱。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难以对付以及肤浅。

按照电视电影里面的常用套路,女主角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发现了男主角的与众不同之处,然后拉着男主角的手一个劲儿的挽留,跺跺脚撒撒娇,还眼眸含情娇羞不已的说一声:讨厌,人家都已经说过对不起了,你就不能原谅人家嘛?你原谅人家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向上帝发誓,如果面前这个女人要是肯对他这么做的话方炎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学校的保安干什么?”郑经很是骄傲得意的说道。这小子竟然敢骂自己像个球,自己一定要把他折腾成个猴。

“这句台词已经过时了,现在用它即不能吓人也不能泡妞,你能不能换一句?”方炎看着郑经,很是善良的提出自己的建议。

“保安,保安”郑经大声喊道。文的不行,那就只能动粗了。

小子哎,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文武双全。

“这句还不错,虽然没什么文采”方炎评价道。

两名身穿绿色制服的保安快步跑了进来,问道:“郑主任,什么事情?”

“把他给我绑了。”郑经一脸气愤的吩咐着说道。

“是,郑主任。”两名保安答应一声,一左一右的朝着方言扑了过去。

两人同时伸手,却变成了手拉手。他们要抓的方言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是什么情况?那小子躲避的动作怎么那么快?

眼睛都没眨,人已经不见了。

“出去。”陆朝歌突然间发声。

“对,绑出去。”郑经大手一挥,说道。

“我是说让你们出去。”陆朝歌瞪着郑经,手指头点了又点:“你,你,还有你。”

郑经的胖脸变红脸,红脸变紫脸,紫脸之后又变白脸。

然后,他陪着笑脸,说道:“是是,我们这就出去。我守在门口,陆校长有什么吩咐招呼一声就成了。这人来历不明,陆校长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是我不明白,是女人变化快。

转身离开的时候,郑经觉得自己活的不明不白又屈辱悲壮。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房间门被关上了,办公室又恢复了宁静。

“这是你剪的?”陆朝歌指着那瓶插花说道。

“我现在否认恐怕你也不相信了吧?”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唇角微扬,阳光烂漫。

陆朝歌没有注意到方炎的笑脸,她的视线仍然入神的放在那瓶插花上面,说道:“这是登天梯?”

“这是我心目中的登天梯。”方炎说道。他知道,这个女人应该已经发现了插花的变化。

还好,不是无药可救。

“你心中的登天梯?”

“插花就像是作画,好的画家不应该受到一些条条框框的限制。再说,因为材料的大同小异,也不可能有两瓶一模一样的作品。是不是这样?”

“是的。”陆朝歌点头。这家伙是想给自己讲课吗?

“插花的第一层境界是‘形似’,只要形状和我们为它取的名字相呼应就可以了。第二层境界就是‘神似’,由内而外的散发出那种气质,这就难能可贵了。第三层境界是‘鬼斧’,我见过,但是我做不到。第四层境界是‘天工’,那就是传说了。”

“鬼斧?”陆朝歌大惊。她也是插花迷,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鬼斧的境界?“你见过?”

“见过。”方炎点头。“你的登天梯属于神似,我这么评价你不会有意见吧?”

虽然心有不甘,陆朝歌还是坦率的点头,说道:“我也是初学者”

“你去过武当山吗?”方炎问道。

“没有。”陆朝歌摇头。

“你见过登天梯吗?电视上或者图片上面,武当山上面的一条山道。”

“见过。”陆朝歌点头。

“古朴通幽,烟雾缭绕,抬起头来一眼望不到尽头。”方炎走到陆朝歌的身边和她并排站立,指着那盆插花作品,说道:“这登天梯名字的由来,就是根据武当山的登天梯取的吧?”

“是的。”

“你选的线型尤加利虽然首尾呼应,但是,坏就坏在这个首上面。什么是天?看不见摸不着的才是天。我把尤加利的那个首给剪掉,就是为了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天不应该有界线。”

“还有这黄色扶郞虽然布局懒散,轻松写意,可是,这和登天梯的主题不符合。什么地方不符合?繁。登天梯是一条直入云宵的小道,简洁,笔直,这些黄色扶郞虽然给它增加了美感,却也是它的累赘这是女性插花师在进行艺术创作时的通病,她们觉得每一朵花都美,每一片叶子都不舍得抛弃。结果就成了这幅大团圆的模样。”

“登天梯不需要太多的点缀,也不需要太艳丽的色彩。它霸道直接,干脆而有灵性,我就只要三朵花就够了。花不是重点,这条尤加利才是。”

“我明白了。”陆朝歌轻轻叹息。“我也犯了那些女人常犯的毛病。”

“很正常。”唐重笑。“因为你也是女人嘛。”

陆朝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想起自己问他在干吗他回答的那个‘没’字。

走回自己的大办公桌后面坐下来,仰起脸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方炎,说道:“你要来做老师?”

“是的。”方炎笑着点头。

“为什么?”陆朝歌问道。“你为什么要做老师?”

“我爷爷是老师。”方炎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道。在来面试之前,他就猜测到主考官可能会问这样一个有些烂俗的问题。所以,他在心里早就填好了一份完美答卷。“我爷爷的爷爷也是老师。我父亲是老师,就连我妈被我爸泡到手以前也是幼儿园老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不错,做老师很辛苦,有着吃不完的粉笔屑和批不完的家庭作业。”

“可是,做老师也很伟大。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无数的学生会打来慰问电话,更有无数的人亲自赶到家里来探望他们的恩师,甚至还有人从美国加拿大特意飞回来说实话,我很羡慕。我很羡慕他们。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立志要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老师。我要奉献出我的青春,我的才华,我的身体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

方炎眼神灼灼地看着陆朝歌,说道:“陆校长,请给我一个为学生和你做牛做马的机会。”

陆朝歌呆坐在哪儿半响没有说话。

说真的,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应付面前这个怪胎。

她从来都没经历过这么露骨的应聘方式,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从业者把自己将要从事的职业弘扬的这么高尚这么伟大。

听了他的话,让人感觉他要从事的不是老师,而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

你说他是假的话,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

你说他是真的吧,又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智商到底有几分。

“校长?”方炎等了一阵子,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忍不住出声提醒。

表演过火了?

应该不会吧。早上对着镜子练习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被感动了。

“嗯”陆朝歌的大脑这才恢复了正常,视线放在方炎的脸上,说道:“我知道了。你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老师。”

“谢谢陆校长的认可和鼓励,我一定勤勤垦垦,鞠躬尽瘁的做好教师这份工作。”

“老校长给我打过招呼,你是老校长请来的人,能力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任何人想要进入朱雀中学做老师都会有三个月的考核期。如果三个月后,你没能通过学校的考核标准那么,很抱歉。我会劝你辞职。”

“郑经。”陆朝歌朝着门口喊道。

郑经小跑着进来,陪着笑脸问道:“校长,你找我?”

“带方炎老师去办手续,然后送他去高一九班和学生认识一下。他将会带这个班的语文课。”

“是。校长。”郑经很是利索的答应着。

房门关上,陆朝歌离开座椅走到墙角,看着那盆越发形象生动的登天梯,轻轻叹息着说道:“美哭了。”

走出陆朝歌的办公室,方炎抬头看着校园碧蓝如洗的天空,忍不住出声感叹:“打打杀杀,不如看看校花。”

“你说什么?”郑经转身问道。

“我说,从背后看,你长的真像周润发。”

“你怎么骂人呢?”郑经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下子跳了起来。

第四章你们不能欺负我,我才刚刚被欺负过

“我夸你长的像周润发。这怎么是骂人呢?”

“我长什么样,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吗?”郑经觉得这家伙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他总是喜欢把别人当弱智。

我是白痴吗?

笑话,我只是看起来很好吃。

方炎觉得这人还是挺实在的。

“郑主任,你可以对自己没有信心,但是你不能抹杀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光辉伟大形象。”方炎一脸认真的说道:“成熟男人的魅力,成功男人的魅力。这种魅力不是我这种仅仅是脸蛋长的好看的男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真的吗?”被方炎这么一说,郑经不由得挺了挺自己肥满的肚子。做为朱雀同学的办公室副主任,大多数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挺有魅力的。新来的那些小文员们不经常喜欢和他开玩笑对他抛媚眼嘛?

“就是这样。”方炎无比肯定的点头。“我的人生奋斗目标就是郑主任。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像郑主任这样成为成功男人的标杆典范。怕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吧?”

“其实嘛你也不错。”郑经对方炎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不过,这里是学校,做为学校里的老师,平时说话做事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和形象。你想想,你今天去的是谁的办公室?那是陆校长的办公室。你没经过她的允许就剪了她的插花”

“哎哟我的娘亲呀,你知道陆校长有多爱她那些花花草草吗?平时都不允许阿姨进办公室帮她打扫,都是她亲自去侍候那些小宝贝。你倒好,一进去就咔嚓咔嚓陆校长没把你给咔嚓了那算是你运气好。对了,陆校长怎么就没把你给咔嚓了?”

“可能是因为陆校长觉得我剪的比较好吧。”方炎谦虚的说道。

“不可能。”郑经很干脆的否定了方炎的结论。“陆校长的眼光那是出了名的刁,一般人能够入她的法眼?我看啊,是因为你才来不懂规矩,陆校长做为领导也得体恤新职员不是?不过,有一不可以有二,你以后不能再犯二了。”

“一定不会。”方炎赶紧保证。“那个郑主任,我说,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敌意啊?我刚来,不懂规矩,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

郑经冷冷地瞥了方炎一眼,说道:“你知道陆校长是什么人吗?”

“朱雀中学的副校长啊。”

“还有呢?”

“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不用知道了。”郑经的语气有了几分凌厉,冷笑着说道:“不过,以后要尊重陆校长,说话不要嘻皮笑脸的,更不要想着瘌蛤蟆能够吃着天鹅肉。不然的话,嘿嘿”

“你暗恋她?”方炎小声问道。

郑经大惊,四处扫瞄了一圈,发现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这才放下心来,生气的说道:“方炎,你别胡乱说话。我怎么会喜欢陆校长?”

“那是有别人喜欢她?”

“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记住我的话,离陆校长远远的,别和其它的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样否则的话,只能吃不完兜着走。”

“郑主任。”方炎拉着郑经的胖手,说道:“你觉得我配得上陆校长吗?”

“当然配不上了。”郑经斩靳截铁的说道。配得上陆校长的,只能是那一位传奇人物。

他是九天飞龙,你嘛,充其量也不过是池子里的一条小泥鳅。

“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方炎笑着说道。“我这人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但是优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有自知之明。我就是想拍拍陆校长的马屁,想让她以后多照顾照顾至于其它的,我想都没想过,也完全不敢想。一个穷老师想去泡学校的副校长,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说的也是。”郑经点头。“走吧,带你去办手续,然后带你去九班看看你的学生。九班啊,那可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地方。好好努力吧,不然过不了试用期,你还是要被扫地出门。朱雀中学可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来当老师的。”

“那是。猫啊狗啊之类的怎么能当老师呢?让他们抓抓耗耗子守守大门就行了。”方炎附和着说道。

郑经走了几步,转身盯着方炎,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又在骂我?”

“郑主任,冤枉啊你是我的明灯,是我的偶像,我怎么可能骂你呢?”

朱雀中学的校服很漂亮。

女生是白色的衬衣,红黑相间的格子条纹短裙。少数女生穿着漂亮的绑腿袜,更多的女生直接露出一大截光洁漂亮的小腿出来。

男生的是白色衬衣,系着黑色的便捷拉链领带,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着白色的运动鞋,看起来即时尚又休闲。如果是秋冬季的话,外面还会配着一条深蓝色西装小外套。

方炎站在讲台上面看着台下的学生,学生们也同样眼神古怪的看着站在讲台上的方炎。

“又来新生了?看起来这家伙的年纪有些大。”有声音小声嘀咕。

“不过长得蛮帅的。”

“哇,他在笑。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是我喜欢的菜。”

郑经清了清嗓子,压住了台下的窃窃私语,出声说道:“各位同学,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站在我身边的是新来的方炎老师。方炎老师以后就负责你们九班的语文课。”

全班哗然!

“他是老师?有没有搞错?”

“我还以为是学生呢,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做我们的老师?学校不会放弃我们九班吧?”

“哇,太好了,我的愿望实现了。我昨天晚上还在祈祷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年轻帅气的语文老师”

“安静。安静。”郑经一巴掌拍在讲桌上面。原本为学生介绍新老师是教导主任的活计,但是因为他和方炎聊得比较‘投机’,所以就亲自把他给送过来了。没想到这些学生根本就不给他面子,当众质疑起新老师来了,让他觉得自己下不了台。“我告诉你们,别看方炎老师人很年轻,但是,他却是一位很有实力的老师。到底有什么能力在以后的相处过程中,你们会慢慢了解的。”

“学校没有放弃你们。学校不仅没有放弃你们,还非常的重视你们所以我们才特别邀请方炎老师来担任你们的语文老师。我希望同学们以后要勤奋努力,在方炎老师的带领下,取得更加优异的好成绩。水木大学在向你们朝手,大好的前程在向你们说hello。”

担心学生再问出什么古怪的问题,郑经决定赶紧撤离。

他转身看了一眼方炎,说道:“方炎老师,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和同学们熟悉熟悉,好好沟通。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接受并且喜欢上你的。”

“好的。谢谢郑主任。”方炎感激的说道。

送郑经出门,等到方炎再次走进教室,然后一双眼睛对上了班里几十双审视的眼神。

方炎想唱歌。

我们的学校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

大姐姐你呀快快来,小妹妹你也莫躲开

手拉着手儿唱起那歌儿,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娃哈哈娃哈哈

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不得不说,以方炎犀利的眼神,已经发现班里有几个非常漂亮的女生。这让他对自己以后的职业生涯更加充满了激情和期待。

“真的是老师啊?看起来不像。”

“完蛋了,学校果然放弃我们了。我得赶紧打电话让我爸给我转班。不,转校。”

“喂,方炎,你是观世音请来的猴子吗?你是来逗我们玩的吧?”

嘲讽质疑声不绝于耳,没有人相信方炎会是一位合格的老师。

“你们不能欺负我。”方炎心里觉得无限的委屈。他看着台下的学生们,说道:“我才刚刚被欺负过。”

终极教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终极教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隐婚神秘影后:boss,来追我!7章(第七章 boss大人(7))

    原标题:隐婚神秘影后:boss,来追我!7章(第七章boss大人(7))小说书名:隐婚神秘影后:boss,来追我!第七章boss大人(7)收到林沐的试戏邀请以后,于心就马上打电话给了杰森,让她明天早上早点来家里接自己。所以杰森一大早上就来了,于心刚收拾好准备吃饭。“杰森,你真的好早啊。”于心其实还有些没睡昨天想事情睡得比较晚。杰森听了于心的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略微有点嫌弃的说道:“还早么?亲爱的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于心看向客厅里面的钟表,现在才七点半,明明九点才试戏,她家又离的很近,八

  • 狼性总裁:潜出来的娱美人7章(第007章赚钱的机器)

    原标题:狼性总裁:潜出来的娱美人7章(第007章赚钱的机器)书名:狼性总裁:潜出来的娱美人第007章赚钱的机器曼易赶紧的拉着她坐下,心疼的给她擦了擦泪水,“你说你,和他在一起半年了,都还不知道他是个gay!”郎韵自嘲的轻笑,他掩饰得太好。“可能是……我太想离开郎家了……”离开那个地狱般的家,渴望仅有的温暖,但是,结果证明,她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孤女,是不配拥有属于她的温暖的。曼易心都紧了几分,拥住郎韵不住的叹气。“易,你说我,会不会有幸福……”话语里的凄凉,令曼易心被针扎过似的疼,她,为什么会经历这

  • 菲你莫属:总裁的绝密恋人7章(第 7 章 我漂亮吗)

    原标题:菲你莫属:总裁的绝密恋人7章(第7章我漂亮吗)书名:菲你莫属:总裁的绝密恋人第7章我漂亮吗A市最顶级的私人订制服装店内,看着站在落地镜前的少女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连衣晚礼服,裙角处绣了俩只偏偏起舞的彩蝶,勾勒出少女曼妙的身躯,单看裙子的质地和做工便知价值不菲。“思涵,你真是太美了。”周晓婕惊羡的赞叹。赵思涵笑了笑,随后轻轻拢了拢自己及腰的长发,不可否认,她的长相的确出众,高挑的身材加上白皙的肌肤,微微上挑的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饱满而又小巧的唇,一颦一笑间尽显大家之风,犹如是盛开的莲花,娇艳却

  • 总裁的落跑新娘7章(第7章 准备)

    原标题:总裁的落跑新娘7章(第7章准备)书名:总裁的落跑新娘第7章准备齐昊谦态度冷漠的离开了咖啡店,开车到了米芊芊的学校。“帮我盯紧徐姣玲这个女人,上次如果不是我正好出现的话,芊芊恐怕已经被她给算计了。最好掌握一点她的把柄,必要的时候我要让她身败名裂。”在等米芊芊下课的这段时间里,齐昊谦打了一个电话。下课后米芊芊心情低落走出了教学楼,她一边走一边叹息,然后她还没有叹息完,余光便扫见了停在小路旁的跑车,她很自觉的走了过去。“芊芊你今天没课了吧?”在米芊芊走到他面前后,齐昊谦伸出手动作亲昵的帮米芊芊

  • 意乱情迷:总裁大人轻一点7章(第七章 第一次见面)

    原标题:意乱情迷:总裁大人轻一点7章(第七章第一次见面)小说名称:意乱情迷:总裁大人轻一点第七章第一次见面他们到了单间的时候,何欣还没有到。毕竟何欣没有丁思淼这么好的座驾,住的还是比较偏远的地带,赶过来需要花费更久的时间。就这一点,就引起了赵伟易这个吐槽鬼的不满,“我觉得这位可能比何浅好不到哪里去,这明摆着就是在装矜持嘛。”丁思淼不予回应,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在车上还叮嘱他小心说话,一到了这里之后,怎么就立刻原形毕露了呢?真是担心女方来了以后,这家伙口无遮拦把计划都搅乱了。丁思淼都有些后悔,自

  • 一宠贪欢7章(第7章 爱在卑微最深处7)

    原标题:一宠贪欢7章(第7章爱在卑微最深处7)小说名:一宠贪欢第7章爱在卑微最深处7看见起身向自己点头哈腰的女人,安莫辰还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白总监,对于六年前那次让您觉得一般的意外,我本人实在是深感抱歉。为了能提升安某在白总监心中的印象,安某决定今晚好好为白总监服务!”安莫辰倾着身子两手按在白洛的办公桌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别,别啊安总,我刚才就是一时嘴欠说着玩的。况且就我这身份,让您屈尊降贵的为我服务也不合适啊!”白洛看着不断靠近的安莫辰一脸窘迫。“嗯,确实是不太合适。”安莫辰收回身子

  • 霸道总裁硬上弓7章(第七章报应)

    原标题:霸道总裁硬上弓7章(第七章报应)小说书名:霸道总裁硬上弓第七章报应“七夕!七夕!七夕!!”夏七夕迷蒙的刚接起电话,便被电话那头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给震醒了几分。夏七夕皱着眉头把手机离得她耳边远点,方才沙哑着声音问道:“我说然然,你家是着火了,还是被打劫了,一大早……呼……”夏七夕打了哈欠,那慵懒的眸子毫无焦距地盯着窗外还擦黑的天,她有起床气,还是很严重的,不管是谁,打扰她的睡眠,一律“斩立决”!“最好是严重的事情,否则,呵呵,然然,你知道后果滴~”夏七夕又继续躺下,轻咳了下嗓子,让嗓子能

  • 农门小辣妹7章(第7章:林氏受伤)

    原标题:农门小辣妹7章(第7章:林氏受伤)小说名:农门小辣妹第7章:林氏受伤季温酒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会说出断亲这样话,整个季家村还没有出现过断亲的列子,这怎么能让人不惊讶。别人是什么感受那不管季温酒的事,她只关注,季大东他们怎么想,除了最小的季博恩,众人脸上都是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了,低着头不说话,看样子也是动了断亲的心思,只是没有勇气说出来罢了。见此季温酒很是满意,也不枉费自己出头了。“三丫头啊,你可知道断亲是什么意思啊?这亲可不是这么乱断的啊。”村长有些尴尬的看

  • 田园小厨娘7章(第七章 炒西瓜皮)

    原标题:田园小厨娘7章(第七章炒西瓜皮)小说:田园小厨娘第七章炒西瓜皮只是,出乎刘翠花意料的是,夏紫鸳到了厨房把西瓜皮放在砧板上,用刀直接把外面那一层绿色硬皮削掉,那动作之快,让刘翠花这做了二十多年饭的人都自愧不如。仅仅是片刻,西瓜皮就只留下了白色的那一层,被夏紫鸳整整齐齐的摆在了砧板上。还未等刘翠花回过神来,便听到了“笃笃笃笃”的一阵声响,夏紫鸳竟然是动作利索的切了起来。看着她那流畅的动作,刘翠花瞬间瞪大了眼睛。声音停止,夏紫鸳用刀把西瓜皮收进了旁边的碗里,捏了一小撮盐进去,轻轻的颠了几下。西

  • 谋爱成瘾,冷少的独宠鲜妻7章(第7章远房的“哥哥”)

    原标题:谋爱成瘾,冷少的独宠鲜妻7章(第7章远房的“哥哥”)小说名:谋爱成瘾,冷少的独宠鲜妻第7章远房的“哥哥”放学后,于皓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在安然准备离开时,突然叫住她:“安然,我......”安然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微笑着:“有什么事吗?”“我可以送你回家吗?”这个要求让安然突然愣住了,回家?她现在住在冷苑,谁都知道那是谁的地方?她要怎么解释自己和冷傲焱的关系?“哦,这个啊,我......我家都有司机来接的,所以......”所以不方便啊!“是......是啊,倒也是,那我们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