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鲜妻十八要逃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9 0:54:32 来源:网络 []

小说:鲜妻十八要逃婚

第8章 仇家找上门来了

钟楚家住在一个老式小区里,楼道很窄也很黑。说明95lady.com

“我牵着你免得摔倒了。”钟楚站在台阶上向下伸手。

林木木把手放在他手心呵呵笑道:“这样跟你牵手还挺心动的。”

钟楚浑身一僵开玩笑似的说:“怎么,想做我女朋友啊?”

“得了吧,我知道你喜欢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

钟楚回头在她胸前扫了一眼:“你也挺大的。”

“钟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骂我笨!”

“确实挺笨的。”钟楚摇摇头,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网站95lady.com

钟楚的妈妈虽然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却也掩盖不了身上那股大家闺秀的气质,陈叔说过她娘家是书香世家。

“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喂你吃过奶呢。”钟妈妈回忆起往事有点怅然。

钟楚为了调节气氛开玩笑道:“那小时候我和林木木就已经间接接吻了啊。”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钟妈妈责怪地瞪了一眼钟楚。

钟楚嘿嘿傻笑,气氛好像比刚才更尴尬啊这个棒槌。

“阿姨看上去真年轻,和钟楚走出去人家还以为是姐弟呢。来自http://www.95lady.com/”林木木由衷地夸赞道。

钟妈妈笑着让他们上楼去玩。

这种几十平的跃层房子对林木木来说很新鲜。

“这是你的卧室吗?钟楚你居然把它放在床上!说你心里是不是喜欢男人?”林木木抓起他床上那个粉色的HelloKitty笑得前俯后仰。

钟楚脸上通红把玩偶从她手里抢过来扔到沙发上:“林木木你要是敢出去乱说我毙了你。”

“哈哈,要是让爽和秀秀知道你喜欢粉色公仔,她们肯定能给你脑补出一本BL小说来。”

“别笑了,走的时候把它带走。95女性网”钟楚恼羞成怒地踢了玩偶一脚。

这只玩偶是林木木在游乐场玩游戏的时候赢来的,因为那天刚好和秦闵吵架她不敢带它回去所以就放在钟楚这里,没想到一放就放了这么久,他还保存得这么好。

吃饭的时候钟妈妈再次提起了他们认识时的事情:“那次要不是你,我早就下去陪他爸爸了。”

“阿姨您别这样说,举手之劳而已。”

“害你进了派出所,怎么能算是举手之劳呢。”钟阿姨又是愧疚又是感激地说。

当时林木木坐着司机开的车回家,半路上遇到钟阿姨心脏病发,林木木就和司机一起送她去医院,因为情况紧急所以闯了好几个红灯。来自http://www.95lady.com/

其实最后她跟着司机去派出所纯粹是因为好奇,她长那么大还没进过派出所。

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林木木抱着个大大的HelloKitty公仔,根本看不到路。管家看了好一会才确定是她,连忙迎上去接过公仔。

“秦先生心情很不好。”

“他心情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林木木翻了个白眼。

管家没再说什么,进屋的时候林木木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冲着门扮了个鬼脸。

等她洗完澡出来突然肚子疼得厉害,这个姨妈怎么又提前了来,可恶没有卫生巾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

林木木正打算出去让人买些卫生巾回来,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秦闵靠在墙上抽烟,他看到她立刻掐灭了烟头。

林木木咳嗽着抱怨:“干嘛在人家门口抽烟,想谋害我啊?”

因为疼痛,林木木这话说得有气无力的。

秦闵看了她一眼开口:“跟我去书房。”

“没空。”林木木捂着肚子一步步往楼下挪,看着长长的楼梯她突然很想念钟楚家窄窄的楼道。

都怪秦闵,她明明可以叫管家上楼来的,现在又因为他堵在那不得不自己下楼,她才不要让他知道她来那个。

“你又要去哪?”秦闵拉住她的手,发现她手心全是汗。

再看她现在的姿势一下子明白过来:“进去等着。”

林木木没有反抗,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么。

秦闵动作很快,不一会就丢了一堆她常用的卫生巾在床上。

林木木也顾不上不好意思,拿上一个就往厕所冲。

等她出来的时候,秦闵还在屋里,手里端着一碗红糖水。

“喝了它。”

林木木上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不喝。”

“林木木!”

“说不喝就不喝,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别惹我。”林木木翻个身整个身体缩进被子里。

秦闵掀开被子把她拉出来却发现她像只受伤的小猫似的捂着脸呜呜哭泣,那样子可怜极了。

“别哭了,起来喝汤。”

“我说了我不想喝!我现在手也痛脚也痛肚子也痛浑身都痛,为什么非要逼我喝这个鬼东西?看我在你面前丢脸很高兴是不是?”林木木趴在枕头上,闭着眼睛流泪。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因为没有妈妈所以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血流了一凳子。

那个喜欢秦闵的女孩子带着全班的同学大声嘲笑她,她窘迫得哭了,却看到秦闵跟那个女生说说笑笑。

现在他又来看她的笑话了,还假惺惺地逼她喝最讨厌的红糖水。

林木木在心里骂了秦闵好一会,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身体靠进一个软软的怀抱里,她感觉有双温热的大手在她肚子上轻柔地按摩,按着按着肚子就没那么疼了。

第二天起床林木木并没有看到秦闵,心里隐隐有点失落,她昨晚该不会是梦到那个老男人抱她了吧?

她抓了抓乱成一团的头发,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在林园里,她怎么忘了因为她私自把同学招进别墅住,所以秦闵规定她周末必须回林园,否则就让司机来回接送让她一直住在林园里。

为了一周能有五天见不到秦闵,她只能屈服了。

好不容易挨过周末,星期一一大早林木木就迫不及待地回了住着小姐妹们的别墅。

“哇,木木你快看前天秦闵在学校演讲的照片出来了,好帅啊。”明爽抱着iPad犯花痴,很快苏明秀也加入了花痴队伍。

“那天晚上开房的新闻已经澄清了,是景舒贤单方面炒作,秦闵只是去那里办公而已。果然我的偶像还是禁欲系的男神。”

林木木霍地从床上坐起来:“绯闻澄清了?”

“对啊,这个景舒贤真是太过分了,居然敢拿秦闵炒作,星途算是走到头了。”苏明秀摇头叹息。

明爽跟着点头:“他娘的一看这女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得跟裴思雨似的。”

“裴思雨怎么了?”林木木好奇地问。

“这你都不知道,网上都传疯了,前天秦闵来学校演讲校长带着裴思雨一起请他吃饭,席上裴思雨想尽办法勾引秦闵,结果没勾引成就把怒气撒在一个服务员身上。”

苏明秀话音刚落,楼下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她们下去一看裴思雨一脸冷凝地站在门口说:“林木木出来。”

第9章 喝得烂醉

“干什么?”林木木刚要往门口走,被杨莘戒备地一把抓住。

“让你出来你就出来!”裴思雨不耐烦道,原本以为她们都是乡下来的穷丫头,却没想到从同学那里打听来的住址居然是一栋豪华别墅。

苏明秀一边涂着口红一边笑道:“哟,我们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又不是校长家的丫鬟,轮得到你呼来喝去的?”

裴思雨气得脸都绿了:“你又是谁?”

“她是谁关你屁事?”明爽不爽地露出胳膊上的肌肉。

裴思雨的两个小跟班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裴思雨硬撑着说:“那天在饭店的事情是不是你散布的谣言?”

“不是。”林木木坚定地回答。

“除了你还有谁?分明是你自己故意把水洒在秦闵裤子上勾引他,却在网上陷害我,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裴思雨一边说一边哭得梨花带雨。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怎么欺负她了似的。

“我根本不认识秦闵,你别血口喷人好吗?”林木木也是醉了,让她勾引秦闵,还不如让她一头撞死。

“不认识?整个B大谁不认识秦闵?”

“反正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裴小姐,如果你还有任何疑问可以找律师起诉我。”林木木有点烦了,秦闵的这些烂桃花凭什么要她来收拾?

“叫人单挑也行啊。”明爽鼓着肌肉打了一拳,霍霍生风。

“好,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我就不信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林木木很在意别人说到她的父母,这个裴思雨真的惹到她了。

“那裴小姐一定要趁着裴校长还在任的时候多多兴风作浪。”

“林木木你死定了!”裴思雨放下狠话后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了。

苏明秀摇着头满脸欣慰地抬起林木木的下巴:“看不出来你这丫头发起火来还挺有气势啊。”

明爽也收起拳头说:“刚才你那样真把我震住了,要是裴思雨真找律师告你诽谤咋办?”

“消息本来就不是我放出去的,我怕什么?”林木木拨弄着手上的绷带,想到秦闵早上给她换药时认真的样子,心里有点烦躁。

“我去图书馆了。”杨莘突然合上书本往外走。

苏明秀在她出门后低声问:“你工作那里不是只有你和杨莘还有钟楚是我们学校的吗?既然钟楚不知道这件事情,消息又不是你放出去的,那么……”

“你的意思是莘莘?”明爽说出心里的猜测。

“不会吧?”林木木不太相信杨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一向很正直啊。

“人心难测,谁知道呢?”苏明秀讽刺地笑了一下。

杨莘推门进来面无表情地拿起桌上的钢笔,再次出去关上门。

宿舍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林木木收到来自秦闵的短信:周六早点回家,有事。

她确定了好几遍真是秦闵的号码,拨了过去。

“周六干什么?我还要打工呢。”

“如果想继续打工,就早点回来。”

“你凭什么这么威胁我?”

“因为我是你丈夫。”

“狗屁丈夫!”林木木气哼哼地挂了电话。

周末打工的时候,林木木特意找到杨莘跟她道歉:“那天秀秀她们是胡说的,你别介意好不好?”

“没事。”杨莘淡淡回答。

“真的没事吗?你这几天都不跟我们说话。”林木木还是有些担心。

杨莘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们的话题我本来就不感兴趣。”

林木木想了想好像是这样的,以前她们说话杨莘也不怎么插嘴。

突然杨莘沉寂的眼睛一亮望向林木木身后:“早。”

钟楚放下包点头:“早。”

看林木木还愣在那里,钟楚拍了她额头一巴掌:“晚上去杏园吃饭,莘莘也一起的吧?”

“对呀,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莘莘我们晚上在杏园订了位置,一起去吃饭吧,就当我们给你赔礼道歉了。”

“不用了。”杨莘客气地拒绝。

钟楚笑道:“一起去吧,今晚是我请客呢。”

“为什么你请客?杏园很贵的。”林木木可不想钟楚大半个月的工资就这么给吃没了。

“没关系,莘莘你晚上一定要来啊。”

杨莘这才点头。

杏园是魔都比较高档的餐厅,为了表示诚意她们很早就订好位置了,只不过没能订到包厢,包厢实在太难订也太贵了。

开工前林木木的手机响个不停,陈叔发来的短信,简易生发来的短信,家里每个佣人发来的短信,全是提醒她早点回家的。

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注定早不了。

“莘莘,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八卦,所以那天的话真的不是有心的,你别生气了。”

“还有我,我也不是有意的,我们都很像相信你,真的。”

林木木看她俩都举着杯子,连忙也站起来举杯:“我也是。”

“你们别这样,怪不好意思的。”杨莘第一次红了脸。

她们相视一笑,干了杯里的酒。

林木木呛得直咳嗽,钟楚一边替她顺气一边笑道:“你该不会第一次喝酒吧?”

林木木点头,以前秦闵一滴酒都不许她沾,今天她偏要喝,喝到一醉方休。

“不会喝就别喝了。”钟楚抢过她的酒杯一饮而尽。

苏明秀和明爽同时起哄:“哟,钟楚心疼了呀。”

钟楚也不反驳,眼睛亮亮地看着林木木。

林木木迷迷糊糊嘟囔道:“你戴美瞳啦,眼睛那么亮。”

“果然是木头啊。”苏明秀面无表情道。

林木木压根没管她们在说什么,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

除了她明爽和苏明秀也喝醉了,杨莘好不容易才把她们扶上车,等钟楚打算把林木木也塞进去的时候,两个烂醉如泥的人大吼道:“你的女朋友,你自己解决,我们坐不下了。”

杨莘微微愣怔,钟楚笑道:“你们先走吧,我会照顾木木的。”

鲜妻十八要逃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鲜妻十八要逃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菜根香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菜根香31x45cm纸本设色2017德取延和谦则吉,功资养性寿而安山明水秀皆诗料,燕语莺啼是友声作品局部---END---私享出品特别鸣谢艺术家王德芳转载请注明主编:王成业

  • 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头一件已经作古,后两件让人心酸!

    《红楼梦》故事中,贾宝玉是贾母嫡亲的孙子,而林黛玉是贾母嫡亲的外孙女,后来,贾母又认了薛宝琴为干外孙女,这三个人,是老太太最疼的人物!《红楼梦》故事中,贾母分别给黛玉、宝玉、宝琴三人送了三件礼物,件件都是稀世珍宝。其实,老太太送给孙辈的这三件奇物,象征着荣国府的三春(三个春天),暗藏了三生石上的三世情缘!三生石上三世情缘第一春:林黛玉VS软烟罗之霞影纱之谜《红楼梦》故事中,贾母让凤姐拿上好的纱罗(软烟罗)给林黛玉糊窗子,银红色的软烟罗又叫作“霞影纱”。这个软烟罗是件稀奇物件,比帝王家用的府纱还要

  • 黄宾虹: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

    黄宾虹作品吾尝以山水作字,而以字作画。凡山,其力无不下压,而气则莫不上宣,故《说文》曰:“山,宣也”。吾以此为字之努;笔欲下而气转向上,故能无垂不缩。凡水,虽黄河从天而下,其流百曲,其势亦莫不准于平,故《说文》曰:“水,准也”,吾以此为字之勒;运笔欲圆,而出笔欲平,故能逆入平出。凡山,一连或三峰或五峰,其气莫不左右相顾,牝牡相得;凡山之石,其左者莫不皆左,右者莫不皆右。凡水,其波浪起伏无不齐,而风之所激则时或不齐。吾以此知字之布白,当有顾盼,当有趋向,当寓齐于不齐,寓不齐于齐。黄宾虹作品凡画山,

  •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

    审美还是审丑?当代中国书法的两极境遇及超越之路探索文|兰浩当代中国书坛可谓热闹非凡,组织繁多、阵容浩大、风格纷呈,从全国历届书法篆刻展、全国青年书法展、兰亭奖书法展和各种地方组织书法活动来看,当代中国书法从事队伍数量庞大,阶层广泛。从历届展出作品来看,现代中国书法呈现开放、多元立体状态,魏碑、行草、楷书乃至狂草都有书家涉足,笔法、章法形式都有对传统的创新和突破之处。总体审视当代中国书法总体风格特征,审美和审丑两极价值取向的并存现象较为突出,当代书法的两极境遇反映了时代特征、社会心理的复杂取向。曾

  • 你们的键盘里藏着多少的暗箭?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啊!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鲁迅微博关于明星出轨和各类贴标签的热搜总能上热门话题,而这些热门背后正是一些躲在键盘前的“打字幕后黑手”,常常给加害人制造某类无素质的话题,当知情者出来澄清的时候,隐私被泄露的同时,还得了一片骂声。敢问各位,键盘里到底藏着多少暗箭?1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曾经的秘密,总会在某瞬间被公布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相爱没那么容易,每个人都有ta的手机。面包不会自己跑进你们的厨房,爱情不会自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0

    城市设计1卡米罗·西特卡米罗·西特:城市设计之父,倡导人性的规划方法,最早提出的城市空间环境的“视觉有序”,推崇中世纪城市建设:《城市建筑艺术》2《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伊利尔·沙里宁:“有机疏散理论”著《城市——它的发展、衰败和未来》《形式探索:艺术的基本途径》3《城镇景观》戈登·卡伦:《城镇景观》4《城市设计》埃蒙德·N·培根:《城市设计》5《外部空间设计》芦原义信:《外部空间设计》:注重空间设计手法,空间要素及其与人的视觉相关性的研究,与舒瓦茨偏重理论色彩的“建筑意向”和“建筑现象

  • 日行一步 | 一天一点建筑理论小知识NO.71

    中建史斗栱(三)1宋铺作数&清踩数出跳数、铺作数、踩数:宋:铺作数=出跳数+3(栌斗,耍头、衬方头)清:踩数=2x出跳数+12四铺作3五铺作4宋式斗栱斗分两类:a.两个方向开槽;b.一个方向开槽齐心斗在中间位置;交互斗不在中心位置单材:材,15分足材:材+栔,栱21分;华栱一般都是足材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END-===================================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2839774148

  • 故事很短,却说穿了人性!

    故事一甲不喜欢吃鸡蛋,每次发了鸡蛋都给乙吃。刚开始乙很感谢,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习惯了,便理所当然了。于是,直到有一天,甲将鸡蛋给了丙,乙就不爽了。她忘记了这个鸡蛋本来就是甲的,甲想给谁都可以。为此,她们大吵一架,从此绝交...故事二有一年,很热的夏天,一队人出去漂流。女孩的拖鞋在玩水的时候,把拖鞋掉下去了,沉底了。到岸边的时候,全是晒的很烫的鹅卵石,他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于是,女孩儿就向别人寻求帮忙。可是这次却没有人帮助她,她忽然觉得这些人都不好,都见死不救。后来,有一个男孩将自己的拖鞋给了她,

  • 高建平:艺术怎样才能通向道德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既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变迁,两者的关系呈现出不同面貌。回顾中外历史,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会有积极的启示。在西方美学中,有一个影响巨大的传统,认为在艺术中美与道德是分离的。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从形式和信仰的角度论述美,但从认识论和道德论的角度反对艺术。他认为:艺术家摹仿人性的低下部分,以刺激欲望,不利于城邦公民的教育;艺术是一件太严肃重大的事,不能只交给艺术家;私人的喜好要让位于共同的善。欧洲中世纪早期的神学美学,也具有艺术与道德分离的倾向:

  • 夜深人静时,想一个人到流泪

    文/昕月蓝殇你说,天涯海角,再不能陪着你一起走,花开花落,谁是谁故事的主角,谁又是谁永恒的依恋,你若懂得,自是最好,你若不懂,便是一个人的孤独。往事不留痕迹,思念在诉说,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你的世界亮着,我便心安。再没有你的消息,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还一直爱着你。时光老去了容颜,一颗爱的心永远年轻。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无奈,再也走不到你身边,我在想念你,还在痴痴的等待着你的归期。有一份感情,在我心中日夜守护,哪怕注定不能圆满,日记本中散落的字句,泛着清冷的光,一滴泪零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