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醉上贼床:总裁大人请见谅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8 12:00: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醉上贼床:总裁大人请见谅

第5章 狗男女上门!

  楚莘夏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像是要裂开。来自http://www.95lady.com/

  然而比头更让她疼的却是那本不该疼的地方,那里,那里为什么会疼啊?

  昨天晚上她被董事之带去喝酒,然后……厕所……

  楚莘夏猛的掀开被子!

  真空!吻痕!麝香味道!白白黏黏的东西……

  看着白色床单上,自己身子底下的那一点红色,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她承认自己昨天受到了打击,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只是想了一下,她想玩点刺激的,她想报复董事之,她想让他后悔!可是,可是……

  她一向保守,一直想着将最美好的自己保留到新婚之夜。董事之和谷一筠的背叛是打击到了她,但是她也没想过真的用这种堕落的方式来证明什么,报复什么啊!这是报复自己好不好!

  楚莘夏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了……

  “嗡,嗡”。

  楚莘夏向着床尾望过去,裙子和内衣都干干净净的摆在那里,明显的是已经洗过烘干了。旁边的手机在那里不停的震动,她像是被惊雷震醒了一般,一把抓起手机,接着就按了接听键。

  “夏夏,你到底去哪里了啊?怎么,怎么还不回来啊……”声音里带着疲惫和哽咽,楚莘夏接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妈妈,妈妈……”

  “夏夏,你不是跟事之一起去玩一会儿嘛?怎么一晚上没回来呀……”电话中的女人无辜而脆弱,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对女儿的那种百分百的依赖,让楚莘夏握紧了拳头。说明http://www.95lady.com/

  “妈,没事。我就是在朋友家过了一夜而已。等我,我马上就回家!”楚莘夏擦干眼泪,安慰了楚妈妈一番,接着就穿上衣服。

  昨天的事情就当做是一场梦,她不会再想起了!

  不过是被疯狗咬了一下,明天就会好的。而且她根本不记得那个男人,想必他也不会记得自己。这样的话,她就当做是一次意外好了!彻底的忘记,她还是那个清清白白的楚莘夏!

  安慰好了自己,楚莘夏接着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然而她刚出门,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醉上贼床:总裁大人请见谅全文在线阅读

  陆旭谦擦着头发,因为一直在淋浴,而且这间包间的隔音效果特别好,他并没有听到刚才外边的声音。

  等一出来,发现楚莘夏不见了,他就是一愣。

  显然,他还等着那个女人醒过来问自己要些什么钱啊物啊之类的好处。

  当昨天知道她还是处子的时候,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是难以言喻的兴奋。因为那种久违的冲动,他甚至决定多给她一些钱,或者她想要宝石名车,他都可以送。

  可是他想了千万种场景,却没有一种是他一开门,而她不见了的。

  所以即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陆旭谦,也是愣在了那里。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不过随即他就没什么表情了,再回到冰冷面瘫的脸,穿好衣服也出了门。

  楚莘夏一开门,就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的等着自己。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估计是等了自己一夜。

  登时,楚莘夏的委屈又涌了上来,眼泪不争气的哗哗往下掉着。

  楚妈妈一看楚莘夏哭了起来,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过去安慰她,问她发生了什么。

  楚莘夏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把自己的事情给忽略掉了,只是说自己无意间撞见了谷一筠和董事之的事情。

  楚妈妈这辈子最不能忍耐的就是对爱情的不忠贞,眼下女儿竟然遇到这种事情,她的心里更是恼火!

  然而还没等她们停下来,却听到房门突然被钥匙插入。说明http://www.95lady.com/楚莘夏刚抬起头,就看见房门被打开了。

  “夏夏!”董事之手上还拿着一个纸袋,表情僵硬的愣在那里。而他的身后,跟着温婉如水的谷一筠。

  “阿姨……”谷一筠见到楚妈妈,似乎是被吓到了似的往董事之的身后一躲。

  “你们来我家做什么?我家不欢迎你们!”楚妈妈一见两个人,立即擦干净眼泪,脸色难看起来,“给我滚出去!”

第6章 所谓的闺蜜

  楚妈妈一辈子为人谦和,从来没有骂过人。但是她唯一的软肋就是女儿楚莘夏,而这对狗男女害的女儿如此的伤心,她现在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张嘴就要把两个人给骂走!

  “阿姨,我不过是来把这些东西放回来而已,我马上就走。”董事之伸手拉住谷一筠的手,上前鞠了一个躬,“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夏夏,请你们原谅我们。醉上贼床:总裁大人请见谅全文在线阅读

  “原谅,你凭什么让我原谅你!”楚莘夏的眼里又一次的酸涩起来,看着眼前一对浓情蜜意的情侣,她的心里一阵阵的钝痛。

  与董事之交往五年,跟谷一筠也认识了二十年,却没想到会在昨天遭到双重的背叛。

  “夏夏,我们……”谷一筠一双含着泪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楚莘夏,似乎真的很抱歉,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的心疼。

  董事之一看见她这样的神情,这样委屈的腔调,原本心里对楚莘夏的那点抱歉就全都散开了。随之而来的是不满,是排斥,所以看向楚莘夏的目光里带了一些责备和不爽。

  楚莘夏没想到自己一个受害人还能受到这样的目光!忍不住的苦笑了一下,怎么,自己现在变成了欺负他心上人的老巫婆了?

  “夏夏,我可以单独跟你说说话吗?”谷一筠似乎是下了巨大的决心才说出这么一句话,让董事之的心里又在意了一分。

  想要开口制止,却发现楚妈妈瞪着他,让他把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

  “夏夏,去跟谷一筠小姐说清楚。想必以后你们也不会再常见面了,有什么话,都交代干净了比较好。”楚妈妈一向温和,但是对劈腿这件事情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

  眼下这对狗男女还找上门来,让她恨不得把这两个人给赶出门去!

  楚莘夏点了点头,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让谷一筠跟了进去。

  董事之看着谷一筠,似乎怕她被楚莘夏给吃了似的,一脸的紧张。

  楚莘夏看见了,心里忍不住的又苦笑了一下。她从来没看见过他珍惜她,或许这场爱情本来就是闹剧,只是她从来不肯承认而已……

  “哼!”房门一关,谷一筠一反刚才柔弱的模样,看着楚莘夏,似乎眼睛长在头顶上,她才是本命女主人。

  楚莘夏愣了一下,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谷一筠。

  “你是不是没想到?”谷一筠看着自己的彩色指甲,似乎毫不在意自己的瞬间变脸,“我是不是没告诉你,六年前你遇见董事之的时候,他正在失恋?而那个对象,正是我……”

  楚莘夏瞪着大眼睛看着谷一筠,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六年前,我为了拿到学校的直升名额,可是交了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做男朋友。”谷一筠转过头来,看着楚莘夏,“后来我跟学长分了手,董事之就又开始对我献殷勤了!”

  “你,你……”楚莘夏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难道,这六年里她根本就是个笑话吗?她跟谷一筠分享关于董事之的小秘密,跟董事之说起谷一筠的乖巧懂事,他们就当自己是傻子似的玩弄自己的感情吗?

  “现在,我回到董事之身边了,”谷一筠紧紧地盯着楚莘夏,目光里像是要喷出火来,“所以,你赶紧从事之的身边滚开!”

  谷一筠就是故意的!凭什么楚莘夏拥有的她都没有?

  自从知道了那个秘密以后,楚莘夏有什么,她就抢什么!之前是偷偷摸摸的抢,现在是光明正大的夺!

  她就是要看到楚莘夏一无所有,她就是要看见楚莘夏痛苦不堪!

  “你以为我稀罕吗?”楚莘夏忍下心里的委屈,看着谷一筠,“董事之那样的渣男给你好了。”

  谷一筠愣了一下,没想到楚莘夏会说出这种话,“你就在那里嘴硬,心里一定难受的想哭了吧?”

  “我昨天晚上可是跟一位帅哥在一起的,蒋恒远你认识吗?”楚莘夏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蒋恒远,但是她知道这个人在《财富》杂志上出现过,上过头版!

  反正谷一筠也不知道,她只要撒个谎,让这个女人心里难受就可以!楚莘夏生生扯出一个笑容,看着谷一筠,“我昨天晚上跟蒋恒远在醉生梦死过了一夜,还看得上董事之?”

第7章 厕所惊魂

  “你!”谷一筠不敢置信的看着楚莘夏,她已经知道了她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用这件事来怂恿董事之今天上门,把订婚给取消掉。但是,她却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现在,请你从我家里离开!”楚莘夏十分的愤怒,恨不得这两个人渣赶紧从自己家里离开!

  是她瞎了眼,竟然还把这两个人当做朋友、爱人!

  谷一筠一时气闷,刚要破口大骂,却刚好房门被从外边推开。

  楚莘夏觉得自己就像是看变脸似的,竟然就在那么一瞬间,她从趾高气昂变成了委委屈屈,就在自己的眼前!

  “筠筠,我们走吧。”董事之脸上有几个巴掌印,神情里有不甘和愤怒,却没有发作出来。一推门看见谷一筠脸上的委屈,登时火气就大了,看向楚莘夏,目光里带着恨意。

  恨意?呵,她还没恨他们呢……

  “莘夏,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筠筠做错什么了?我们相爱,在一起,难道错了?别说我根本就没碰过你,就算是睡了你,你也不能阻止我寻找真爱!”

  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昨天还是自己的未婚夫,恐怕她能笑出来!寻找真爱?在酒吧的厕所里跟她的闺蜜大搞特搞的男人,如果不是被自己发现,可能还会继续隐瞒的男人,竟然说真爱?

  他配说这两个字么!想起那个渣男,楚莘夏心里就不痛快,索性不去想他。为了给自己找个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楚莘夏开始找工作。

  没有想到,刚刚投了份简历就有消息了,这让楚莘夏的心里好过点。

  陆氏大楼今天十分的热闹,全市的人几乎都聚集到这里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见见陆氏的总裁陆旭谦,那个用高富帅不足以形容的传奇人物。三天前陆氏突然挂出招聘启事,让大家一下子涌了过来,因为陆氏已经三年没有招人了。

  所有觉得自己能够跟需求沾边的人都来到了这里,而不太沾边的只能抱恨不已。

  “听说陆旭谦今天会来耶!”

  “是啊,所以我才来这里的!就算没有被录取,能够见他一面也好啊!”

  “就是就是!据说他连杂志访问都不接受啊!好好的看一看,也不吃亏!而且万一面试的时候他看中我,呵呵……”

  “哼,就你那样儿?你还是省省吧!”

  楚莘夏躲在厕所间里,听着外边吵吵闹闹的声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今天收到了陆氏的面试通知,所以一早就过来了。谁知道进了厕所以后,竟然就听见不断的有人进来,几乎连对话都不换一换,全都在讨论那个陆旭谦!

  楚莘夏知道陆旭谦是陆氏的总裁,今天的最后一轮面试会遇到他,但是她却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盼着外边的女人们赶紧走开,她实在是不想掺和进那些乱七八糟的争吵里。

  终于听到外边清闲了下来,楚莘夏打开门,结果就在她开门的一瞬间,厕所的大门竟然也突然被踹开!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一个黑影窜过来,一下捂住她的口鼻,把人带进了厕所间,又将门关了起来!

  楚莘夏吓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她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黑影,是个男人……

  “不要动!”男人压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楚莘夏吓得赶紧点点头,身体僵直,不敢再动弹,“不许出声,明白没?”

  楚莘夏赶紧点头,她不过是来面试而已,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情?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嘭!”

  厕所的大门似乎又被踹开了,接着就是许多人的脚步声。再然后是有男人吩咐把厕所的大门关上,不允许外边的人进来。

  “我知道你在里面,现在出来,我们哥儿几个不会对你下狠手!”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怀疑和惊觉,楚莘夏已经听见有人往这边走,并且把厕所的门一个个的踹开!

  楚莘夏已经被吓呆了,这是黑帮片吗?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的楚莘夏被吓得难以动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倒是抓着她的男人听到外边的话,似乎混不在意。

  “一会儿听我的,如果你敢随便说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楚莘夏赶紧点头,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人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

  不过她不想死,她还要好好的照顾妈妈,要妈妈过上幸福的生活,她不可以死在这里!

  男人稍微松了松怀抱,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里竟然有了一块刀片,正抵在楚莘夏的脖子上!

  “解开裙子!”男人命令道。

第8章 脸红事件

  楚莘夏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楚莘夏因为今天要面试,所以穿了西装短裙。只要解开一个扣子,裙子就会落下来。

  她知道,这个男人惹不得,而外边的那些男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如果把这个男人惹毛了,自己是不是被杀还说不准,恐怕出去以后那群男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如果帮这个男人应付过去,说不定她还能有一条活路。

  不过几秒钟,楚莘夏就想明白了利害关系。

  这个男人说的话虽然很过分,但是外边那么多人想要抓他,他,应该不会在这里乱来吧?

  男人似乎看出了楚莘夏的犹豫,竟然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俯下身在楚莘夏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没发育好的老姑娘,我可没什么兴趣。”

  楚莘夏的脸上接着就是一红,想到自己此时的情况,咬着牙解开了裙子的扣子!

  “里面的人,听见了吗?给我出来!”外边的男人声音更近了,似乎已经快要走到这边。

  “用双腿夹紧我的腰!”男人又对着楚莘夏说了一句,这次却似乎已经有些着急,等不及楚莘夏主动伸腿,他一把抱住楚莘夏,把她的两条腿挂在了自己的腰上!

  楚莘夏下意识的夹紧双腿,防止自己掉下去,却没想到这个暧昧的姿势让她难堪极了!

  “怎么,还是个雏儿?”她的表情似乎取悦了男人,他靠近楚莘夏的脸颊边,看着她的脸,“嗯,我记住你了。”

  楚莘夏瞪眼看他,示意他快一些!把外边的那些人弄走,她才好出去,也能够继续面试!今天的事情她会当没有发生过,她一点都不期待这样的电影场景!这根本就是羞辱。

  “喂,做过爱吗?”男人的声音有些暗哑,吓得她一下抓紧男人的肩膀,怕自己下一瞬间就松开腿掉下去!

  “来,试着发出点声音。”男人似乎也十分的累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脸上竟然滴下冷汗来。

  楚莘夏咬着嘴唇,她根本就不可能发出那种声音!被男人胁迫,又遭遇这种境地,她的脸色红白交加,说不出的难看。

  “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就别怪我了!”一把抓住楚莘夏的内裤边沿,用力的拉起弹了一下!

  皮筋打在皮肤上的声音十分的暧昧,让外边在搜查的人都愣了一下。

  “什么人在那儿!”

  “啊!”突然的疼痛让楚莘夏发出了声音。她一下子瞪大眼睛,捂住嘴巴,他,他怎么可以……

  似乎有血从腿上滴下来,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她能感觉到。腿上的刺痛,还有沿着大腿滴下去的温热水滴,这样的感知让她很羞辱。

  男人红着一双眼睛看着楚莘夏,把自己刚才划破她大腿的刀片拿了出来,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然后用略微变调的声音说道,“外边的大哥,我在这儿跟女朋友乐呵呢,你们能不能……”

  “快他妈给老子滚出来!”外边的人一听到里面竟然有人在女厕胡搞,嘴上都忍不住的挂上了坏笑,“赶紧出来,让老子查一查!如果没事儿你们继续!”

  “大哥,你知道的,我这儿……”伸手在楚莘夏的大腿上拍了几下,声音倒是极像是啪啪的声音,接着又把刀片在楚莘夏的大腿上轻轻划了一道,楚莘夏又疼的叫了一声!“我这儿,一时半会儿估计……”

  “槽!你们这些小年青儿,就是玩儿的刺激!”外边领头的人似乎是十分理解里面的状况,嘿嘿笑了几声,“在这儿多久了,这里来没来过别的男人?”

  “大哥,你说什么呐……”男人的冷汗一点点的滴在楚莘夏的衬衣上,此时她的胸口已经一片濡湿,全是他的冷汗,“我早一个小时就来这儿了,这不才刚上手,正准备痛快痛快呐!这里也一直没什么人来,除了几个娘们儿来这里上厕所,哪可能有什么男人啊!”

  领头的示意手下的人蹲下看看,检查检查里面是不是就俩人,等确认了确实是俩在这儿痛快的人以后,才不怀好意的一笑,接着就要走了。

  “你们好好玩儿!哎,还是年轻好啊……”说完了竟然还嘿嘿笑了两声,接着领着人就要继续往外走去搜人去了。

  然而就在这几个人快要走出门的时候,领头的老大突然一伸手,人群又停了下来。

第9章 交易中的插曲

  脚步声骤停,让隔间里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楚莘夏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身体紧绷了许多,人她也忍不住的揪住了自己的裙子。

  领头的男人慢慢的倒回来,就在男人以为他要踹开隔间的门过来检查的时候,却从缝隙中看见男人走到了镜子前,整理了一下发型。

  等他确定自己的头发十分的整齐以后,这才一挥手。

  人,真的走了。

  等听到确实没有了声音,男人这才把楚莘夏从身上放下来。

  楚莘夏吓得一把拿起自己的裙子穿了起来,推开门就要出去!

  “我劝你先别动,”男人似乎是身上有伤口,痛极,说话的时候竟然有些虚弱,“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楚莘夏吓得双腿直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样子,险些叫出声来!

  身上的褶皱和冷汗先不说,因为被男人划破了大腿,虽然只是一点血,但是却也已经把裙子和衬衣弄脏,斑斑的血迹看上去很是吓人,何况现在自己脸红红的,让别人看到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

  “别怕,我不是坏人。”男人见楚莘夏如同受惊吓的小动物一般,惊慌失措的眼神,让他有那么一丝的内疚,“我会让人给你送干净衣服过来的。你是来面试的?”

  楚莘夏吓得缩在一边,点点头,“是,是的。”

  “今天这事是意外,谢谢你救了我。”男人有些傻傻的一笑,“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吧,面试恐怕被推迟了。”

  楚莘夏不知道为什么男人会知道面试推迟了,她也不想听男人说太多。只是目前自己的样子确实不适合出去,而且她也害怕出去以后那群人还在外边,所以就只能忍着害怕躲在一边。

  男人打了个电话,过了不久,就听见有人在大门外敲门,接着才推门进来。

  “少爷。”一个看上去像是女管家一样的人进来,见到男人就弯腰。

  男人点了点头,“把衣服给这位小姐吧。”说完自己靠在墙边,闭上眼睛,像是要晕过去似的。

  楚莘夏哪里敢要他的东西?可是看见女管家安抚的眼神,加上自己这身衣服确实不适合出门,这才颤巍巍的换了下来。

  而等楚莘夏从厕所间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不见了。再看刚才他们俩躲在一起的那个厕所间也被处理干净,没有一点的血迹。

  就在楚莘夏从厕所间狼狈出来的时候,在安全通道的走廊间里,有人看到了一切,这个男人就是程建。

  “我要的东西都带来了?”程建坐在楼梯上抽着烟道。

  “当然。”刘蓉穿着一抹浅色超短裙走到程建身边,“你哪次要的东西我没给你?”

  程建不喜欢刘蓉,但是想到他要办的事情和身份,他还是表现出自己的“迷恋”,贴近她的嘴唇亲了上去。刘蓉扭转了身体,把刚才拿来的文档也丢到了楼梯上,撩起自己的裙子,把自己完全的交给程建。

  程建就算再不喜欢刘蓉,但是男人就是男人。一个女人这样热情的邀请自己,他更是不会推辞。程建猛的一个转身,把刘蓉直接给放在楼梯上,然后提马上阵!好一会,两个人这才终于完成了“交易”的前半段。

  程建坐在楼梯上抽烟休息,处理战场,却刚好看见一群穿黑衣服的男人从门口过去,直接进了女厕所。

  “蓉蓉,这衣服……”

  “还不都是你!”

  程建连忙讨好说是,“那怎么办?你下午还要上班呐。”

  “没事,公司有备用的。我一会儿去女厕所换一下就行了。”刘蓉见他“小心逢迎”的样子觉得好笑,只是笑着说。

  “算了,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帮你拿过来好了。”想到自己瞥见的事情,他都不希望自己的事情被发现。

  程建点了点头拿起文件,快步的从楼梯间直接上楼去了。

  给刘蓉拿好了裙子,又按照来的时候的路往楼下走。还没等进安全通道,就看见一个男人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

  “蒋……!”程建吓了一跳,刚要叫人,又想起这个地方不适合他们说话,赶紧拉着男人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10章 商业间谍

  这个男人正是刚刚被人围追堵截在女厕的男人蒋恒远。

  “总裁,你怎么会出现在陆氏?”程建问道,在和刘蓉交易的时候就看到他的老板进了女厕,后面还跟着几个黑衣男人,之后的过程倒是没有看到,只看到一个女人出来。

  蒋家跟陆氏虽然不是火拼似的激烈敌对,但是忌惮防备也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事情。蒋恒远偶尔会跟陆旭谦见个面,两个集团之间也有交流,但是绝对不是这种随随便便就能够在对方公司瞎逛的关系。

  “没什么,今天也是巧了。”蒋恒远捏着眉心,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人追到女厕所,而且还被迫上演一段“激情”。

  程建见蒋恒远似乎不想说,他也不多问。想起刘蓉给自己的资料,赶紧又从抽屉里拿出来,“总裁,这是陆氏接下来的半年计划!”

  蒋恒远点点头收下。

  商业间谍是必须存在的,一来可以制衡各公司的关系,二来可以制衡各公司的实力。

  蒋恒远并没有待很久,大概说了几句话,吩咐了程建接下来要注意的事情,接着就准备离开了。临出门突然想起楚莘夏,他就又多了一句嘴。

  “这批面试的人里有一个姓楚的女的。如果她面试不成功,你就想办法让她到蒋氏;如果她留在了陆氏,你就多帮帮忙。”刚刚走过去的时候听到别人叫她楚女士。

  说完,蒋恒远就离开了,倒是留下程建一脸呆滞。

  总裁从来不会说出这种话的,这个姓楚是什么人?

  刘蓉早就等急了,看见程建急急忙忙的下来,免不了的抱怨几句。

  程建轻声迎着,等她换上了衣服,这才笑呵呵的又跟她闲聊了几句。

  想起了刚才蒋恒远嘱咐自己的话,他就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

  “这批新员工里可能会有一个姓楚的女人,到时候应该是你负责的,可以的话帮我护着点!”

  刘蓉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前一秒还跟自己腻腻歪歪,这下一秒就要心疼情妹妹了?

  但是她不乐意做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所以只是脸色不好的答应了。

  另外一边,楚莘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才的事情就当做是一场噩梦,那些人已经走了,她要做的事情却还在继续!

  整理了一下妆容,楚莘夏这才强撑着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就听见面试时间推迟半个小时的广播声。楚莘夏愣了一下,想起刚才男人说的话,心里一怔。

  接着,一出厕所门,高跟鞋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崴,她一个没准备,向着旁边就歪了过去!

  这栋大厦厕所的设计男女厕所成九十度角,而楚莘夏的这一个不小心,竟然让她直接撞向了男厕所的门!

  “嘭!”

  楚莘夏捂着头从地上爬起来,却没想到头顶却突然投来一个巨大的阴影。

  “这是男厕所。”男人的声音十分的好听,但是此时听在楚莘夏的耳朵里,只有满满的窘迫。

  “对不起,对不起!”楚莘夏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跌进男厕所里,竟然还被男人看见了,丢死人了!

  “对不起要是管用,还要警察做什么?”男人有些讥讽的声音传过来,脚步声移到了楚莘夏的身边,吓得她愣在那里。

  虽然知道男人肯定已经穿好了裤子,但是莘夏还是有些不自在。垂着睫毛,不肯抬眼看眼前的男人,“对不起,我现在就出去。”

  “慢着!”楚莘夏刚站起来,男人就伸过来一只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我让你出去了?”

  楚莘夏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男人,“你……”

醉上贼床:总裁大人请见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醉上贼床 或 总裁大人请见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逆天废柴8章

    原标题:逆天废柴8章小说:逆天废柴第8章雷霆手段“你!林君河你这是在找死!”周少峰快要被气疯了,赛马场里这么多人现在都在看着这边,林君河居然让自己对他跪下?旁边,不少富二代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颇有兴趣的在看着这边。“那不是周家的周少峰么,他怎么给人跪下去了?”“咦,他对面的那个不是林家的废物林君河么?”“林君河,就是那个被吸毒吸坏了身体,据说脑子都不太好使了的那个林君河?”一群富二代感觉相当的讶异。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周少峰可是个很霸道的富二代,人脉很广,手段也很多。而林君河……听说他为了吸毒

  • 野玫瑰8章

    原标题:野玫瑰8章小说书名:野玫瑰帮我揉揉那会我听到这话,真的是傻眼了,而且是从我的班主任嘴里面说出来的,我呆呆的站在那边,不知道该说什么。杨雪也瞬间反应过来了,脸唰的红起来了,急忙跟我说不是我想的那样,她是怕她的前夫在回来闹事,还说她睡地板,让我睡床上,我一想杨雪虽然是老师,但是终究也是女人,要是她前夫再回来,她真没办法对付。我只能答应了,杨雪给我弄了一碗面条,炒了两个菜,我吃饭的时候,杨雪已经在客厅打地铺,跪在地上,整个屁股撅起来对着我,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了刘莹莹光屁股撅起来的

  • 花都医神8章

    原标题:花都医神8章小说名称:花都医神兄弟有难风浩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虽然开学的头两天就一天打了一架。不过他很高兴的认识了李平这个值得称兄道弟的人,也很幸运的认识了千金小姐沈佳怡和官二代刘建辉。而且还获得了让所有男生都羡慕的友情,和美女老师之间的友情。因为出手狠的原因,再次回到学校时,看上去像平静了很多,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只有学校的的领导也就是那个胖子找自己长聊了一次,不过,这所学校属于私立学校,一般情况校方是不会赶走一个学生的。可是,因为两次打架,风浩失去了住校的资格,胖子跟他说这算是一种惩

  • 相思如雪8章

    原标题:相思如雪8章书名:相思如雪第8章做一辈子的夫妻数次的冷水浇身,让纳兰玉发烧了。她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皇上,臣妾已经叫来了所有的太医,你放心,姐姐一定能醒过来的,烟儿知道你心里还有姐姐,姐姐与慕容谨当初一定是不情愿的,所以,臣妾会想办法救醒她的。”太和宫里,骆离烟眼看着慕容拓愁眉不展的样子,心底里是恨不得杀了床上沉睡不醒的纳兰玉。可慕容拓这三天三夜几乎就没有合过眼,所以,她不敢。看来,慕容拓对纳兰玉还是念念不忘,这可不行。她有些没想到,慕容谨已经成了死囚,慕容拓却还是不肯对纳兰玉动手,明

  • 超凡特种兵8章

    原标题:超凡特种兵8章小说名:超凡特种兵第八章荒野里的甜蜜高阳集团也是前十的集团,只是排名靠后,肯定很有钱,只是李宗天并没有接班,他父亲也不可能给他那么多的零花钱。“你没有诚意,我想我们的交易还是算了吧。”左锋一副很可惜的摇着头,解释着说:“你算算,如果一个亿包养一个明星,你只能满足身体上的需求,可是刘芸是谁?长相胜过明星,又身材万贯,是一个亿能够可比的吗?”李宗天听的一呆,觉的左锋说的绝对是大实话,眼神滴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左锋却笑着不说话,他知道李宗天心动了。“给我一点时间,我给

  • 官场风云路8章

    原标题:官场风云路8章小说名称:官场风云路8钱从哪里来?马思骏觉得自己的头开始大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结婚的问题,但绝不是现在,更不想让丽丽马上就怀上孩子,他也根本没有考虑过什么房子的问题。他忽然感觉到,那些应该离自己很远的事情,突然降临到他的头上,而自己应该手拿把掐的东西,又变得离自己很远。看到马思骏一脸的愁容,一言不发的样子,古丽丽不解地说:“思骏,你这是怎么了?我觉得你过去是个很痛快的人呢。好了,别为你的工作郁闷了。你就是好好的学学你的厨师手艺,给那些县领导多做些好吃的,也不是没有你的出头之

  • 权路香途8章

    原标题:权路香途8章小说:权路香途第8章高不可攀齐丽菲喝的酩酊大醉,当然林锋权是理解的,他毫不犹豫地背起了齐丽菲,踩着大雪把她送回了派子所她自己的办公室。林锋权能感受到齐丽菲身材的丰满,以及一种秀发的香味。许亚丽等人心知肚明,林锋权对齐丽菲这是特殊的老乡情结,也是特殊的照顾,他们倒是希望齐丽菲和林锋权能结合。林锋权将齐丽菲放在了床上,给她床头柜上放了一杯白开水,他不想趁人之危,给齐丽菲盖好了被子,离开了这里。第二天,镇政府和派子所就有了传言,林锋权和齐丽菲有了关系。当然,林锋权心知肚明,可是,齐

  • 终极狂兵8章

    原标题:终极狂兵8章小说名字:终极狂兵第8章金蝉气,无往不利!李石头看着面色恢复红润的叶非烟,淡然笑道:“可以了。”叶非烟依旧沉浸在震惊中难以自拔:“这…这他妈就好了?”叶非烟是真的无法相信,让全美名医都束手无策的古怪过敏症,在李石头的手里,居然只用了五分钟的治疗时间而已。叶非烟下意识的回过神来,走到一边捡起一支娇艳欲滴的娜塔莎,而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鼻子前,顿时,一股从未闻到过的清香气息窜进了她的鼻腔之内。重点是,叶非烟没有感到半分的不适,也就是说,她的过敏症,真的被李石头轻而易举的治好了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8章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8章小说名: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8章他是处?她的喉头极其干涩,只是瞪大眼睛看他。他居然怜悯地摇摇头,声音更加温柔:“你本来可以做一个幸福的新娘子,做江家衣食无忧的少奶奶,你的父亲也能得到最好的照顾。但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唉,可怜的小麦……你是不是觉得这是非常不幸的可怕命运?”她终于问出口:“易向西,你是我父亲的仇人?”他反问:“你父亲一介退休工人,半生潦倒,会有什么仇人?”“或者,你是江一行的仇人?”他哈哈大笑,傲然道:“如果他是我的仇人,

  • 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8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8章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第8章:流言蜚语在医院呆到晚上,叶荣也该回去了,让漂亮老婆在家里独守空房可不好。便起身告辞,楚蓉蓉和母亲,弟弟把他送出了门,她母亲拉着叶荣的手,热乎的不得了,叶荣怎么看她的眼神,都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搞得叶荣很纳闷,蓉蓉妹子他老妈,不会以为我跟蓉蓉有一腿吧?怎么可以这样想呢,多羞人呀?虽然叶荣是很期待跟楚蓉蓉有一腿的,不过他可不是个坏蛋,知道人家女孩儿不能祸害,不然自己的罪孽深重了,要知道,自己现在毕竟是有老婆的人了,要是以前,那还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