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在线阅读

2017/12/8 8:34: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

第1章 一道圣旨嫁入宫

   吉时一到,雪莲又被扶出来了,这次还好,终于上了凤辇,听着有点刺耳的喜乐,雪莲不甚优雅的打了个呵欠,好在是在风辇上,没人看见,要不只她只怕憋死也不敢打。推荐http://www.95lady.com/

   雪莲一直不明白自己那里招到皇上了,本来做好了老死府上的打死,不料一月前却无端接到圣旨,甚至都没问过她愿不愿意嫁,皇家就将一切礼仪都办齐了。

   将苹果放在腿上,雪莲拿出随身的小镜子,掀起盖头,再次仔细认真的照了遍,这左边还是女人见了会尖叫,晕倒,男人见了会拔腿就跑的鬼脸啊,为什么皇上要娶她呢?

   看好了,这可不是随便一顶轿子接进宫,这可娶,明媒正娶,风辇有正宫门而入,这后宫的女人,可只有她享有这项荣耀。可是为什么呢?

   难道皇上的审美观有问题?

   收起小铜镜,雪莲轻扶着左边的鬼脸,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娘就告诉她这是诅咒,这半张鬼脸不会陪着他一辈子,只要将来有个男人愿意为舍弃生命,这诅咒就解除了,到那时她就会成为天下第一美人。

   小的时候,雪莲听着没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她会成为大美人,所以这半张鬼脸可以忽略。后来慢慢大了,她才知道娘亲说的舍弃生命的意思。

   试问这世间有谁啥的愿意为别人舍弃生命,估计连她爹都做不到,她在她天性乐观,懂得自我安慰,每天早起,她都会对着镜子练习,都会对着镜子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半张脸吧,这天底下要全是美人就不稀罕了,像我这样独一无二的才特别,更何况将来还可以用这张脸来考验男人的真心与否。”

   人们常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我这半张脸可是鉴定有情郎的最佳良药。原文http://www.95lady.com/

   虽然如此,这十几年来,雪莲还是看遍医典,只可惜医典内只有救人之法,却没有破咒之门。

   

   一整套的仪式下来,雪莲累惨了,在她倒地之前,终于被扶到了‘承恩殿’。

   一听这名字,雪莲心里就不舒服,明明是这个皇帝厚着脸皮要娶她的,可是一听这名字,好像她还得感恩戴德的念叨着皇上的好。

   好在只在这殿里住一晚,明天就回到历代皇后居住的凤仪宫。

   拿着大苹果一整天了,小手都快麻痹了,人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反正仪式都完成了,雪莲拿起手上的苹果咬了口。

   不错,很脆,很香还很甜。

   大婚的皇帝殷智宸未进承恩殿听到的就是‘嘎嘣,嘎嘣’的清脆咬声,很是悦耳,他立即就猜到肯定有人在偷食。95女性网

   “看来朕的皇后一点也不拘谨。”殷智宸笑看着那正啃着苹果的佳人,大红的喜蜡映照着那张梦中的小脸,殷智宸笑得格外的愉悦。

   “是你?”苹果停在嘴边,原来他就是皇上,那次与母亲与庙里上香,回程途中遇到那位见义勇为的大侠。

   雪莲有些明白,怕吓着人,出门她都戴着面具,估计皇上是被她那戴着面具的外表吸引了。

   雪莲不免有些担心,虽然现在用头发遮住了半边鬼脸,但是马上他就会看到,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吓得尖叫。

   “幸好,朕进来之前还在担心皇后会将朕忘记。”殷智宸松口气似的笑道。原文http://www.95lady.com/

   “皇上如此出众,我又怎么会忘记呢。”雪莲低首轻笑。

   “朕对皇后一见倾心,不知皇后对朕印象如何?”殷智宸在雪莲身侧坐下,一手拿过她手上的半个红苹果,咬一了口。

   雪莲看着这位帅气的夫君,有些纠结,现在皇上的表现她很满意,过一会呢?他是否会表现于异于常人的涵养与风度呢?

   “皇上,在我回答你之前,我有句话想问皇上,皇上对我的喜爱是缘于我的外表吗?”雪莲笑盈盈的问。

   殷智宸抓着雪莲的手,黑亮的眸子注视着那半张倾城的容颜。

   

   “朕不否认,你一眼确实因为你绝世的容颜,但是最吸引朕的是你这双眼睛……”殷智宸说话的同时手也抚上了雪莲的眼,雪莲迅速的避开了。

   “在最后的仪式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雪莲捉着殷智宸的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果我没有这倾世的容颜,皇上还会娶我吗?”

   殷智宸愣了下,唇角微扬道:“不过否认,朕确实是因为你的容貌才会下定决心娶你,但是朕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一定会是最出色的皇后。95女性网

   “我记下了,我相信皇上是不会以貌取人的。”雪莲说着转正身子以手撩起左边的遮住脸庞的秀发。

   “皇后,你的脸?”殷智宸虽然没有尖叫,但是那僵住的俊脸已经让雪莲看到了答案。

   “这才是我的脸,皇上是不是很失望?”雪莲依旧保持着甜美的微笑,只是再美的笑容,连同左边的脸一起看,也是恶心的。

   “皇后,你果然聪慧,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朕吗?”殷智宸愣了半秒后即赞赏的笑道。

   他不认为有人两个脸会有如此差异,更何况他刚才已经触摸了这半张倾城的容颜,那温热细腻的触感不可能骗人的。

   这样就只有一个解释,皇后在考验他,怕他以貌取人,毕竟再美的容颜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老去,他懂的,这样的女人,说明他眼光没错。说明http://www.95lady.com/

   “皇上,我没有骗你,没这个必要,每个女子都想有倾世的容颜,我也不例外,但是这半张鬼脸已经陪伴了我十七年,我觉得应该让皇上知道,以往出门的时候怕吓人,我都会戴上假脸。”雪莲说着拿出了殷智宸见过的那半张面具。

   殷智宸似乎仍然不相信,拿着这半张面具在手,看着已站起身的雪莲,愣是没说话。

   这面具做的很精细,很逼真,手感也非常好,若是戴在脸上一定,不细,必定无法分辨。

   

   “为何不戴上面具?”殷智宸脸色很正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皇上是莲儿的夫君,在夫君面前如果还戴着面具,那还算夫妻吗?”雪莲依旧保持着甜美的笑容,让殷智宸不太敢确定那半张鬼脸是真是假。

   就算是胎记,顶多一块黑的,或是肉色的,也不至于如此恐怖,他大着胆子走上前伸手摸向那半张鬼脸。

   雪莲并没有逃避,迎视着殷智宸,不管是什么的结果她都有心理准备。

   像她这样的脸,男人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就连她自己每天看着都会觉得恶心。

   “这是真的?”殷智宸的脸微白,声音有些颤抖道。

   雪莲没有说话,这是第一次有男人敢用手触摸他的脸,就连他的亲爹,亲兄长都没那胆量,但是这个一面之缘的夫君却摸了,虽然表情很是痛苦,但是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特别的感觉了。

   “为什么要骗朕?”殷智宸看着这张左右不规则的脸,倾国倾城的是她,丑如鬼魅让人恶心的也是她,如果当初她不带面具,他就不会……

   “我没有欺骗皇上。”雪莲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答案,她原本还在想,如果他肯认她这个娘子,她就告诉他这脸是从何而来,但是现在,她觉得没那必要了。

   “明天朕会派人送你回尚书府。”殷智宸看着雪莲那平静的眼神,恼怒道。

   “皇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更何况诏书是皇上亲自下的,不如你亲自结果了我性命。”雪莲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说出来的话却像利剑。

   “那是朕被欺骗了。”殷智宸很是儿狼狈,立后的诏书确实是他下的,但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她还有半张鬼脸。

   “是皇上的眼睛欺骗了你自己。”雪莲坐回床上平静道。

   “朕会给你补偿,但是青云国不能有你这样的皇后。”面对雪莲的淡定,殷智宸有些心虚,他再次看了眼那张不协调的脸,甩袖而去。

   

   

   雪莲看着燃烧的红烛,看着半敞的门,竟然没有哭。

   “走吧,反正我已经被你娶进宫了,不管你什么态度,我都不会被打击了。”雪莲说着站起身走至门边将门关上。

   “小姐,吓死奴婢了。”雪莲的贴身婢女小青这才颤抖的拍胸。

   “青儿,你不会以为皇上会杀我吧。”雪莲笑着坐下,让小青帮着取下沉重的凤冠。

   “皇上那眼神确实想要杀人,奴婢的脚到现在还是软的。”青儿吐舌道。

   “呵呵,青儿,你跟在我身边也有十年了,还是就这点胆量。”雪莲对着铜镜中的半张绝世容颜笑道。

   总有一天她会恢复倾城的容颜,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小姐,皇上明天会不会真的将小姐送回府?”青儿一边为雪莲梳顺长发,一边担忧的问。

   “会,但是我不会让她这么做,虽然他是皇上,但是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就算要废后也得有个说法,更何况我爹还是尚书,大哥,二哥皆在朝中任职,他有那个胆量,也没那个权力。”雪莲凝眉道。

   “小姐,他是皇上。”小丫头担忧的看着雪莲。

   “放心吧,我现在可是皇后。”雪莲将凤印拿在手上笑道。

   “可奴婢还是担心。”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累了一天了,你也下去睡吧。”雪莲向婢女道。

   第二天早上,雪莲还在梦里,殷智宸的贴身太监小德子就带着崭新的圣旨来到承恩殿了。

   “皇后雪氏接旨。”小德子在外殿高呼。

   雪莲听到了,但是却没打算理会,打了个呵欠侧身继续睡。

   “小姐,小姐,德公公在外面等着宣旨呢?”青儿走进内殿,像往常那样推了推雪莲。

   “青儿,本宫现在是皇后,要叫本宫皇后娘娘。”雪莲知道无法再装睡,遂坐起身,以眼神提醒婢女道。

   “是,皇后娘娘,德公公正在殿外等候宣旨。”青儿点首,故意提高音量道。

   

   

第2章 圣旨一边去

   “死丫头,既然圣旨到了,还不过来侍候本宫更衣。”雪莲提高音量道。

   “是,请问皇后娘娘今天要穿那件衣服?”青儿会意的笑问。

   “凤袍吧,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本宫新后上任起码也应该美三天吧,呵呵呵……”

   外殿的小德子听了不安的看着手中的圣旨。

   仅仅只是一面之缘,就非得要立她为后,这下好了,如愿以偿了,可是昨天才大婚,今天就要将人打入冷宫,这是为了什么呢?

   友莲在屋内梳妆打扮,花了二个时辰,并且戴上了面具,这才由青儿搀扶着由内殿走出来。

   “德公公,本宫已经好了,圣旨你就宣读吧。”雪莲并没打算跪下,而是微笑的看着小德子。

   小德子的心漏跳了一拍,果真是国色天香的绝世佳人,无怪乎皇上会痴迷,可是如此佳人,皇上为何又要将她打入冷宫呢?

   “皇后雪氏接旨。”小德子回神后,高举圣旨道。

   “德公公,你尽管宣读吧,本宫并没打算跪接。”雪莲直接道。

   若不是怕落下大不敬的罪名,她肯定会坐碰上。

   “啊!皇后娘娘,这样、、、、、、”小德子看着雪莲,叫一声皇后娘娘是对她的尊重,马上她就什么都不是了,现在还敢站着接旨,莫非昨晚她与皇上吵架了?

   “没什么,你直管读就是了,如果觉得不方便,直接给本宫吧。”雪莲说着优雅的自小德子手中抽出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雪氏辱没圣驾,特撤其皇后封号,自即日起即搬到落霞宫……”雪莲拿着圣旨,很认真的读起。

   “皇后娘娘,怎么办?”丫头青儿不安的抓着雪莲的衣摆。

   “没事,不就是一张纸吗,本宫也会写,只不过本宫现在不愿写,德公公,你带路,本宫要见皇上。”雪莲优雅的收起圣旨,以不容人拒绝的笑容道。

   “皇后娘娘,皇上这会……”小德子为难的看着雪莲。

   “带本宫去。”雪莲不容小德子推脱道。

   

   小德子被新上任的皇后娘娘雪莲逼着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内,皇上与几位大臣正在商谈政务,原本皇上大婚可以休息几天的,但是殷智宸不爽,或者说心虚吧,打算出宫巡查江南。

   雪莲站在御书房外,没让太监通传,她就在外面听着,听着她这个新上任的夫君要逃离的计划。

   “皇上,您刚大婚,这个时候出巡不太好吧?”说话的是成王爷殷澈,也是皇上的亲弟弟。

   “正因为大婚,才更要勤政,免得众臣说朕迷恋女色,疏于朝政。”殷智宸看着弟弟笑了笑道。

   “有道理,不过皇上,这大婚就冷落皇后不太好吧,这样尚书大人,面子上也过不去,这出巡之事还是再等一月吧。”京城侍卫的总统领上官烨也劝道。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不知会不会扰了皇上出游的雅兴呢?”雪莲手拿圣旨优雅的走入御书房,以和缓的语气道。

   殷澈与上官烨几人都被雪莲的容貌所震惊,如此绝世佳人,会是谁?

   “你怎么来了?”殷智宸也惊住了,但是那半张丑陋的容颜立时浮在脑中,他冷着脸不悦道。

   “我来问皇上一些道理。”雪莲说着也不行礼,直接走至殷智宸面前,将圣旨摊开道:“不知雪莲哪里辱没了皇上,新婚第二天就要被废,还要打入冷宫?”

   “啊!”御书房内其他众人惊呼,尤其三人惊声最大,他们分别是成王爷殷澈,总统领上官烨,内阁学士步青云。

   “你难道不清楚吗?非要朕说出来吗?”殷智宸黑着脸道。

   “我不清楚,我这皇后应该是皇上御笔亲书的吧,既然皇上不满意为何要下诏书,皇上在点我为后之前可曾问过我的意见吗?”雪莲毫不客气道。

   逼着她嫁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将她打入冷宫,决不能让她如愿,就算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这皇后的位子,她也要占着,就算要休,也得等着她休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殷智宸看着雪莲那张迷惑他心神的脸,愤怒道。

   “什么意思?虽然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但是我们女子也应当有最起码的被尊重的权力吧,皇上没问过我是否愿意嫁就一道圣旨决定了我的命运,怎么?娶进宫,发现不如你意了,就要废了,打入冷宫,皇上这是给天下男儿做典范吗?是不是今后只要男人不愿意就可以随意侮辱女子,这里几位大人都在,妾身想听听几位大人的评断。”雪莲微笑着向除殷智宸之外的男人一一颔首道。

   众人皆低首,唯独殷澈三人不但不躲避,反而赞赏的看着雪莲,尤其是殷澈,他与皇上从小一直长大的,可从未见过有人敢捋虎须,今天这个绝色皇后看来会是皇上命中的克星。

   “皇嫂,在下殷澈,这位是上官统领,那位是步大人,只要皇嫂说得在理,我们几人一定帮皇嫂主持公道。”殷澈看着黑脸的皇上,朝二位好友笑了笑,不管谁对谁错,总得拉两个垫背的。

   “王爷,几位大人请看,妾身昨日才嫁进宫中,皇上今天就要以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将我打入冷宫,请王爷与两位大人为妾身讨个说法。”雪莲楚楚可怜道。

   离雪莲近的上官烨首先接过圣旨,殷澈凑上前两人同看。

   “这个,皇兄,虽然做为臣子不应当指责皇上的不是,但是这圣旨,臣弟实在看不过眼,昨天皇上大婚,想必在场各位大人都历历在目,为何今日皇上就要废后?”殷澈看着泪眼汪汪的雪莲拿着圣旨往殷智宸面前道。

   “朕看走眼了,看错人了不行吗?”殷智宸恼怒的瞪着弟弟。

   他是皇上,要休一个女人还需要理由吗?

   “皇上,容臣说一句,平民休妻也要其妻犯七出之一才能休,皇上身为万民典范,如果只是因为看走眼,这、、实在说不通。”殷澈一点都不给这个皇帝老大面子,竟然当着众臣的面说皇上的不是。

   

   

   “妾身只要一个理由,一个正当的理由,只要皇上理由充分,妾身不必皇上说,即会主动搬进落霞宫。”雪莲很冷静道。

   “你想要占着皇后的位子?”既然都被抖落出来了,殷智宸也不再掩饰。

   “不,妾身只需要皇上一个理由,妾身是犯了哪一条,要让皇上下旨休妻?”雪莲淡淡的笑道。

   皇后的位子在昨天之前雪莲从来没想过,甚至上了凤辇她都没往心里去,若不是殷智宸今天的这道圣旨,雪莲甚至还想将后位让出去,但是现在,她决不让。

   “朕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出宫回你尚书府,二是搬进冷宫。”殷智宸冷冷道。他是皇上,他是主宰,他决定的事不需要理由。

   “非常抱歉,这两个妾身都不会选择,这皇后之位我也不会让出去,我马上会搬到凤仪宫,就算皇上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没有任何理由,我也不会离开。”雪莲说完再也不看殷智宸,转身高傲的在众臣的视线中离开了御书房。

   “小姐,我们真的要搬到凤仪宫吗?”回到承恩殿后,青儿十分害怕的问雪莲。

   “搬,当然要搬,以后在这宫里要改口,叫我皇后娘娘,就算被皇上嫌弃,我也要在这后宫活得精彩。”雪莲高傲着头道。

   或许是习惯,也或许是一种防卫,雪莲与某些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高昂着头。

   说起来有些杯具,竟然没人帮她这个皇后搬东西,但是雪莲本着皇后的架子,硬是以高傲,冷肃的姿态为自己找来了十个宫人搬家。

   终于搬到了凤仪宫,都整理好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青儿,去拿些上好的酒来,今天得庆祝一下。”雪莲看婢女们都低着头,只得向贴身婢女道。

   “皇后娘娘,奴婢不知道这宫里在哪领酒?”青儿为难道。

   “你们知道哪有酒吗?”雪莲柳眉轻蹙道。

   “回皇后娘娘,各宫需要什么,都要到总管太监那时登记领取的,每月有限额的,如果超出的还要等审批。”一直站在一旁的宫女文文道。

   

   

   原本雪莲想借酒除忧,但是没有酒,最后只好以茶代酒,第二天赶紧让小太监小安子去总管太监那将宫里所需的日用品都领了过来。

   她自己则一大早就去了太后的仁寿宫请安。

   “臣妾给太后请安。”一进仁寿宫,雪莲即笑容可掬的向太后问好。

   虽然是儿媳妇,但是太后却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一直以惊艳的眼神看着雪莲。

   “皇后快快起身。”太后竟然走上前亲自将雪莲扶起。

   “谢太后。”雪莲温柔的笑道。

   “皇后,委屈你了。”太后握着雪莲的手就不曾松开,眼里甚至闪烁着晶莹。

   “莲儿不明白太后话中的意思?”雪莲故意装傻道。

   “莲儿,你不必再为皇上掩饰了,哀家都知道了,真是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哀家绝对会站在你这边,他要是敢再提废你,哀家与他断绝关系。”太后握着雪莲的笑郑重承诺道。

   雪莲心里一阵温暖,同时也觉得好笑,这太后好宝,按说做娘的都会偏向自己的儿子,按说婆婆对媳妇都很仇视,可是她这个太后婆婆很好笑,竟然不问三七二十一,就向着她。

   “太后,莲儿谢谢太后的支持,有太后这句话,纵然宫中再苦,纵然莲儿做一辈子挂名皇后,莲儿也不会介意了。”雪莲眼里闪烁着晶莹道。

   这话她是由衷而发,这样的婆婆,只怕天底下再难找了。

   “傻孩子,你如此贤惠,皇上一定会喜欢上你的。”雪莲看着太后,心里直犯嘀咕,看太后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在担心她,她看着太后,心想,如果她拿下面具,不知道太后会不会吓晕过去?

   “太后,皇上喜欢美人,像莲儿这般的丑女,是入不了皇上的眼的。”雪莲不以为意的笑道。

   到现在,她对自己这个挂我的皇上夫君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若不是咽不下一口气,她早卷铺盖走人了,她的原则是,走也要昂着头走。

   

   “莲儿,你会成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皇上会为昨日的言行付出代价的。”太后手抚着雪莲戴着面具的脸道。

   雪莲怔了下,看着眼神坚定的太后疑惑道:“太后,皇上是您儿子吗?”

   太后愣了下,哈哈大笑道:“当然,他可是哀家怀胎十月所生。”

   “可是你同我说话的语气,好像同皇上有仇似的,好似巴不得皇上被人折磨,被人虐待。”雪莲有些不好意思道。

   “莲儿,你很细心,皇上自幼生在帝王之家,一身的傲气,你看他那唯我独尊的气势,哀家看着就很不舒服,哀家希望有一天,真能有人好好的折磨皇上,磨掉他那一身的孤傲,到那个时候,他才会成为真正的王者,才能真正的治好江山。”太后很认真道。

   “原来如此,太后是不是调查过雪莲?”雪莲疑惑的看着太后,尤其是太后刚抚她脸的感觉,她敢肯定,太后一定知道她那半张丑脸的事,难道皇上这么嘴碎,连这种事也告诉了他的太后娘。

   “哀家进宫之前与你娘是姐妹,你说哀家能不知道吗?”太后移开手笑道。

   “原来如此,那太后也知道我被诅咒一事了?”既然知道,雪莲就没什么顾虑了,干脆有什么说什么。

   “知道,你娘被诅咒的时候,哀家当时正在场。”太后面色沉痛道。

   “那太后可知解咒法?”雪莲心喜的问。

   太后摇首,“哀家曾经派人查过,这是世间最毒的一种咒,解咒方法只有一种,须得男子真心爱上容貌丑陋的女子,并愿意为她付出生命。”

   “太后知道的这么清楚,当初为何不阻止皇上?”雪莲凝眉问。

   其实她有些生气,如果当初太后就告诉殷智宸这些,他一定不会再娶她的,更别说立她为后了,那她也就不必进宫来受他侮辱了。

   “哀家知道的时候,圣旨已经送到尚书府了,莲儿,你讨厌皇上吗?”太后注视着雪莲问。

   

   “不知道,我有点不喜欢他,不过他没有强制将我赶到冷宫,也没将我赶回家,从这点上看,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雪莲蹙着眉想了想道。

   “那你会爱上皇上吗?”太后微笑着问。

   “应该不会,他肯定不会是好丈夫。”雪莲想起前晚殷智宸甩袖离去的情景,摇首道。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趁机离宫呢?”太后微笑的看着雪莲。

   “就算要走,也是我休他。”雪莲又习惯性的昂首道。

   “好,好哀家支持你,莲儿,要休掉皇上,首先要让他喜欢上你,最好要让他没你不行,然后再狠狠的一脚将他踹开,再然后出宫,找些比他好的男人,让他后悔的去撞墙。”太后拍着莲儿的手云淡风轻道。

   莲儿惊愕的看着太后,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她真的,真的很怀疑,太后是不是皇上的亲娘?有亲娘这样诅咒儿子的吗?

   “呵呵,别这样看着哀家,哀家会不好意思的。”太后故作小姑娘家娇羞的样子,推了推失神的雪莲。

   雪莲哭笑不得,按说一个老人家做这样的表情会让人很恶心的,可是她竟然没有觉得,反而觉得很搞笑,而且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宝里宝气的太后。

   “太后,我想知道,皇后在宫里都要做些什么?”雪莲清了清嗓子,找回自己的声音,忍着笑,神情严肃的问太后。

   “皇后吗?让哀家想想。”太后揉了揉太阳穴后慢条斯理道:“皇后是六宫之首,在这后宫,就是你最大,你想做什么都行。”

   “想做什么都行?”雪莲惊愕的看着太后,好像太后在有意的放纵她,引诱她做某些事。

   “对啊,你就将这后宫当自己的家,爱做什么就什么,只要别让皇上抓到休你的把柄就行了。”太后笑着道。

   “莲儿明白了,只要不触犯到皇上,我想做什么都可以是吧?”雪莲笑了,笑得很开心。

   按太后这么说,这后宫可比尚书府要有意思的多,雪莲也想好了,十几年了,既然有这机会,当然不能亏待自己,好好的享受这母仪天下的特权。

   

   

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皇帝的下堂妻 或 不做皇后好多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年味满满】黄村镇村民们收到的这些春联可不简单!

    速读一幅幅承载美好祝福的对联,在三九寒冬的天气里,为黄村镇后辛庄的村民带来了浓浓的暖意。近日,由黄村镇组织书法爱好者们开展的"迎新春送春联送福字进万家"主题活动第一站在后辛庄村拉开序幕。这些书法爱好者来自大兴区老年大学黄村镇分校的师生们。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坚持练习书法十余年,挥毫泼墨,龙飞凤舞,有的经过十个月的培训,一开笔,书法有章,象模象样。寓意吉祥,承载着美好祝福的对联,一“出品”,就遭到了村民的“哄抢”,让他们体验了一把“明星”般的待遇。村民拿到喜气盈盈、写满了吉祥话儿的对联,乐得合不拢嘴。

  • 时代肖像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来源:中央美院艺讯网“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

  • 温其彪 中国著名书法家

    艺术简介温其彪,字华杰,戌子年生,湖南南县人。毕业于辽宁大学,受教于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創办的书法大学。享受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团职待遇,工程师。书法作品隶书六条屏诸葛亮诫子书被沈阳市美术馆收藏。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沈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作品欣赏

  • 这两部剧,承包2018年的所有甜蜜

    最近的朋友圈被两个内容给刷屏了。即使没有去看,或者没有玩过,但也会听说过它们的名字——《前任3:再见前任》和《恋与制作人》《前任3:再见前任》是“前任”系列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在上映之前,没有多少人看好这部电影。但这个影片却打破了所有票房分析机构的认知,成为了2018年的第一个票房黑马,票房也已经突破了13亿。《前任3》之所以能成为爆款,在于这部电影戳中了观众的情感经验,激发出了无数观众的前任情怀。不少观众在观看电影时已是痛哭流涕。情感故事总能引发观众的共鸣。于是就不难理解《恋与制作人》这款恋爱养

  • 腊月至,欲还乡

    今天2018年1月17日丁酉年腊月初一一进腊月门便有过年来腊月是农历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一进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辛苦工作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家的温暖故乡的一切随风而至归心似箭这时侯冬季田事已经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已“闲”但人们生活的节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而是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加快了向春节迈进的步伐腊月·由来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自上古时起人们就在腊月祭祀祖先参拜神灵依照传统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猎祭”猎杀野兽,拜神敬祖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腊”,通“猎”因此“猎祭”后来

  • 意大利华商总会举行新年年会 分享“学习十九大精神”心得

    2018年1月15日,意大利华商总会在福海大酒店举行新年年会。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吴冬梅参赞,华商总会会长团成员及家属出席了活动。会长何焕龙致辞,秘书长陈建明主持活动。会长致辞2017年意大利华商总会在使馆的指领下,与兄弟侨团一起,做了多项实实在在的工作,特别是在维护侨胞合法权益、帮助困难侨胞等方面。去年9月,一位青田侨胞在意大利不幸溺水身亡,使馆启动领事保护机制,但还是找不到死者家属。华商总会积极协助使馆多方宣传,发动侨胞寻找,与其他兄弟侨团一起捐款,最终找到家属并助其在意大利圆满解决此事。参赞

  • 一部网络上四十年代北平中产家庭生活视频背后的故事

    在网络上看到了这个视频,很好奇,完整的看了,也深挖了一下后边的故事。发出来大家看下。这期视频被推送之后,视频中那位教授的后人,看到了久远之前家人的影像。拜他们所赐,我们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个纪录短片的有趣细节。视频中出现了两位老人,被全家人谦恭地对待,也带孩子们去游园。解说称他们为孩子们的祖父祖母。实际上,这两位是他们的邻居,被临时找来扮演长辈的角色。而“祖父母”的生日,自然是配合剧组所做的演出,寿桃和长寿面,也是为拍摄而准备的。也许,导演是为了将当时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和礼节习俗都在一个影片中展现,才

  • 《无问西东》被禁六年原因,查遍网络都找不到,面壁三天悟出三条

    《无问西东》作为一部表现清华大学传承的电影,应该系上安全绳,平安落地公映才是常理,但这部电影却被封存了六年。六年有多长?电影里表现的抗日战争,按照过去的说法,也就是八年。八年抗战的一大半时间都过去了,那么,实在令人好奇,《无问西东》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封存了?在网上寻找原因,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常见的隐约其辞的说法,说是这个电影里有“政治敏感”的原因,而迟迟没有公映。那么这个电影里的政治敏感表现在哪里呢?查遍了网络,动用了所有搜索引擎,都找不到只言片语。无奈之中,自己来想答案吧。面壁三天,果然有收

  • 省级非遗项目“傈僳族祭天古歌”获央视传统文化纪录片《原声中国》关注拍摄

    央视传统文化纪录片《原声中国·傈僳族祭天古歌》拍摄侧记《武萨古》(祭天古歌)是傈僳族文字文献和口传文献并存的最长的叙事长诗,流传于迪庆州维西县澜沧江流域。至哇忍波时期,《武萨古》祭天活动已经流传二十代,其源流可以上溯至中国的唐宋时期。《武萨古》(祭天古歌)叙事长诗的搜集、抢救、整理工作自“文革”结束时即已开始,迄今已有30余年的抢救保护历程。“祭天古歌”手迹历届维西县委政府高度重视此项工作,包括原迪庆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灿光先生、原维西县政府县长李自强先生,现任迪庆州委副书记余胜祥先生、州人民政府

  • 最极品的毛笔竟然是它!央视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为您揭秘

    号外!!!您可能很擅长书法,但您知道毛笔为啥能写字?毛笔的笔头又是怎么做成的?最极品的毛笔是哪一种?即将登陆央视纪录频道和安徽卫视的4K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将一一为您揭晓。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宣传片1毛笔笔头:万中选一的“锋颖”毛笔为什么能写字?毛笔的笔头是用什么做的?在看《中国文房四宝》之前,很多人可能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更没有“锋颖”的概念。传统毛笔的笔头,是用动物的毛制作的,而最重要的毛叫做“锋颖”,也就是动物身上毫毛尖端最坚硬锐利、书写最能出锋的部位,数量很稀少,颜色比较深。在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