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10章

2017/12/8 3:15:18 来源:网络 []

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第10章 夜遇

  苗苗流着口水,眼巴巴看着我。原文http://www.95lady.com/

  我点头,去就去。

  这家店还真不是一般的偏,在巷子里走好长一段,再拐进去,才到。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坐了三、四成人了,看来口碑是不错。

  看着她们大快朵颐,我慢慢吃着辣白菜,嚼着玉米饼,捣着石锅拌饭。望着窗外浓重的黑,忽然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真是奇怪,我素来爱雨。因此对暴风雨前的黑暗比较泰然,可今天的黑暗,为何给我如此沉闷的感觉,一种从未见过的压抑,随着迟迟未下的雨,愈发带给我一种恐慌。95女性网

  难道是夜里,殷亦桀给我盖被子时,也盖住了我的一半冷静,还是打开了一扇慌乱的门?

  窗外渐渐起风了,巷子口两棵大树使劲儿摇头拒绝,还是被吹得发丝凌乱,脸无血色。看来,风挺大,不知道,一会儿的雨,大不大?

  我忽然有些期待,期待一场暴雨,涤净我心头的压抑,带给我片刻的宁静,只有雨的宁静。

  “妆可人,你现在可是有钱人,请客吧?”苗苗摆弄着小模样儿,冲我撒娇。

  自从拿了殷亦桀那么多钱,我还没机会花。忽然有些想笑,生活费,我生活貌似不用再费什么了。甚至连卫生巾,舒服都给我买进口的,家里我厕所柜子内放了好大两包。

  付了钱,让俩丫高兴的不得了。推荐95lady.com

  “从这里走近些。”苗苗拉着我们,往巷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里少有死胡同,穿过小巷,应该就到另一条街上了。

  我没意见,跟着她走,到了街上坐车回家,走哪头都差不多。

  离饭店不远处,有一盏路灯,昏暗的灯光,连灯座底下都是暗的。再往前,几乎陷入黑暗。

  “哟,三个可爱的小妹妹!”

  忽然,前头,一点点烟头的红光,一个亵猥的笑声。阅读95lady.com

  闪电撕裂厚重的云层,狠狠的抽到我们心头。

  一闪而过的光,照亮了方寸之地。

  对面,站着两个男子,一手拿烟,一手揣兜里。

  墙上靠了一个,双手抱胸。

  身后不远处石凳上,还坐了一个。

  四个人,穿着典型的墨社会职业装:衣冠不太整、模样不太正、眼睛有些阴暗、嘴很臭。

  只要一眼,脚趾头也明白,这就是最古老最经典的虐恋戏码之一,这几个男人准备强行和路过的不走运的陌生女人发生不愉快的肉体恋爱关系。95女性网

  闪电过后,雷声喀拉拉响,随后才是轰隆隆的余音袅袅,气势磅礴,闻着色变。

  我不怕雷,可这一刻,忽然觉得有些心寒,一种没来由的心寒。为什么,我不知道。

  以前去看妈妈的时候,这种片段也见识,为什么,这一刻还会觉得恐慌?

  但他们没有给我们太多思考的时间,转瞬,路中间两个高头大马肌肉结实的男子,就向我们靠过来。嘴里淫秽的笑道:“运气真好,遇上哥哥,哥哥以后一定疼你们。”

  运气好?见鬼去吧!

  我竭力保持镇定,思索对策。这个时候,慌,只会给别人帮忙;我需要的,是冷静和理智。95女性网

  逃,非常不现实。苗苗精装打扮,穿着细跟鞋,两寸高,她也别指望能逃走。

  廖亮,这会儿已经吓坏了,拉着我的手不停发抖。

  这时候让我推开她就跑,似乎怎么也做不到。

  三个弱女子,如何对抗四个大男人,这是个难题。

  看着那两人过来,我近似本能的冷静,又暂时归位,把我保护起来。

  苗苗道:“怕什么,大不了还有一死。不是今儿咱们死,明儿就摸到他们家,杀死他们全家,什么猫儿狗儿,一个不剩!”

  “就是!”廖亮忽然挺起胸膛,身型立刻赶上她的嗓门,冲着对方喊道:“你们这是犯法。早晚要遭报应的。还不如放了我们,我们也当什么事儿没发生过。”

  “哟,小美女伶牙俐齿,我喜欢!炳哈哈哈”其中一个回过神来,冲着我笑。

  “这个小美人也不赖,看着有点儿辣,祟仔,正对你胃口不是?”一个看着苗苗,垂涎欲滴。

  这情形,有些诡异。我盯着对面三人,脑子里在想办法,一边儿判断,这究竟是彩排还是直播现场。

  “这么水嫩的小鲍主,我怎么舍得打劫?疼你还来不及呢。哈哈哈哈哈”另一个两眼盯着我今儿格外束起来的胸,邪笑着向我走过来。

  我微微的垂眸而立,手去滑进衣服里,悄无声息的捏住刀。没等那个男人近身来碰我,廖亮使劲儿抡起书包,猛的朝他头上砸过去,一下两下。

  苗苗学着她的样子,赶紧拿书包打另外一个,一边儿大声喊:“救命啊!有流氓!”

  “救命啊!抓流氓!”廖亮的嗓门,真不是一般的大,大概三条街外都能听见。

  “有流氓!”苗苗奋力自救,被流氓忍痛抓住的时候,还在喊。

  这,明显出乎我的意料,这二丫头极其英雄侠义,拳打脚踢,勇猛得很。

  “不用喊,这里没人。”三个流氓也吃惊,被打了几下,还想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留着点儿力气,一会儿床上使。”另一个流氓忙着躲闪,一边儿找机会还手。

  “救命啊!”苗苗一边喊,见廖亮动手,才回过神来,滑溜的从恶棍胳膊底下里出来,反手一劈,再一拳,一个猛踢。

  呃,她学过跆拳道,刚才一时吓都忘了,这会子想起来突然大发神威,以一敌二,打得虎虎生风。

  石凳上那个人起来,闪电明明灭灭的光,犹如鬼魅,瞬间照到对方狰狞的脸,这会儿明显已经怒了。

  大步冲过去,苗苗把刚把一个男人打倒,自己却这男子抱起来,禁锢了手脚。没了苗苗,我们两个,在劫难逃。

  虽然对方未必要我们的命,可女生湿身,有时候和丢命差不多。

  女生被强了。就算你自己不在乎,环境也会给你莫大的压力。其所带来的痛苦,通常要让你背负一辈子。

  巷子有些窄,两个男人倒在那里,路就堵了一半。

  “该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地上两个的先后爬起来,捂着鼻子揉着后脑勺,恶狠狠的骂着。

  雷声,依旧响个不停,似乎在等一个结局,不论输赢。

  抱着苗苗的恶棍把苗苗退到另一个人怀里,向我靠过来。

  “做什么?乖乖的跟我,保你快活的飘飘欲仙,以后请我还来不及呢。”石凳男人没停。

  我倒退两步,他逼近两步。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口气绝对不善。

  而且,还很奇怪。不是那种就是那种,呃,发情的时候,不像恶狼;反而像猎犬,带有明显的沉稳和目的性,感觉不同,也更危险。

  对,也许这就是我觉得诡异之处,让我觉得恐慌。

  也许这种第六感很奇怪,但仓促间我来不及细想。

  随着闪电在我们中间划过,我看见那男人一脸的狠厉和决绝,大概没想到我们三个会这么难缠吧。

  苗苗不知被打到哪里,这会儿不怎么叫了,踢打的声音也停下来。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呼唤。

  忽然,我觉得有些累了。

  很想回家,至少,楼下有二十四小时的保安。

  家里有防盗门,里面舒服会给我放好热水,摆好一桌的美食,督促我先洗澡,吃饭,写作业,冲澡,睡觉。

  如果出了事儿怎么办?殷亦桀会管我吗?

  舒服呢?

  他是不是还在家里,守着电话,等我回家?

  石凳男子鼻孔朝天嗤笑连连,轻飘飘的嘲笑道,“你妈我试过,味道还不错,就是太老,底下松了。不如今儿试试你,没准儿比你妈能好些。”

  “老大,要不要先试试,没准儿还没开苞呢。”塌鼻男和我有仇,口气格外阴森。

  他们认识我妈妈,那就一定是在这等着的。心下忽然打颤:他们怎么知道我要走这边?

  石凳男子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另二个男人向着廖亮走过去,耳边听到她的尖叫和痛苦的挣扎声然后是男人们笑声。

  那个男人手一用力,将我慢慢拉向他的怀里,我抬了头,真诚地对男人提醒:“请你放开我。”

  男人喘息的声音于夜里带着噬血的狂潮,“放开,呵,不如你放开你的身体,让我进入呵呵呵”

  我仍旧淡淡再次强调:“请放开我,我不愿意!”

  “要玩,也要玩得刺激一点。好吧,你是要乖乖听话,还是要挣扎一下。”男人给了二种选择。一只手熟悉的抚上了我的胸口,刷得一声,撕开了那件衣服。

  撕的一声,于暗巷中发出清脆的跳响似记忆里的恶梦重演我僵硬了一下,整个人被扯进男人的怀里......

  好恶心,好恶心的感觉!

  我轻轻地真诚地笑:“我还是挣扎一下吧。”

  笑,可是笑容里寒光一闪,手指用力一按,弹簧短刀已刺出......

  深深地插入他贴紧的小肮......

  男人没有听清楚,呃了一声,继续笑,可是笑,只有一瞬间,整个人就呆在那里......

  然后,慢慢的后退,低下头,这里很暗,但还是能看到自己的腹部不断的晕出深色的液体腥腥的,粘粘的那是血吗?

  二对眸子同时看向那慢慢沾染血色的衣服,还有那血,慢慢顺着刀沾晕过来......

  我轻轻松手,推开了男人。

  口袋里伸出一段雪亮的刀锋,二个人分开,那刀锋上还不断的滴下血来......

  我手指一动,将刀收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淡淡的建议:“刀刺中你第五根肋骨下方,你愈早住院治疗愈好。”

  男人惊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平静的面容,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会一招输在我这样看着极为软弱的少女手中。

  很抱歉,让他失望,我从来不是一只待宰的羊。

  也许迫于生活,有时候,没有办法,只能披着羊皮过着无辜羊只的悲惨生活。

  但若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证明我的本性。

  另三个男人都放下手里的猎物向我凑近……

  我站在那里,安静的似一只小白羊,不过,我想他们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把我当成吃素的种族了。

  轰隆……

  一阵暴雨,在雷声停歇的空当,骤然而至。

  “可人,你没事吧”

  廖亮的声音变得有几分焦急,和破碎,混在雨声中,整个身体犹如折了翅膀的鹰,带跑带滑得向我跌落过来,身子,一直保持俯冲的姿势。

  苗苗胳膊肘猛然发力,撞向一个男人的腰侧,抬脚照着他脚背踩下去。就算不是高跟鞋,脚后跟的力量也不小,然后又被另一个男人大掌挥开……

  雨幕中,我隐约看到苗苗,正在挣扎。

  “救命啊……”廖亮尖叫着……然后不远处有灯光亮起来……远远的,隐约有警车的声音,估计着有人暗自报了110。

  “走!”三个男人,在脚步声和瓢泼大雨的双重压力下,仍下苗苗,抱起那个男人转身跑开。

  很快,脚步声就消失在雨中,雷声再次响起,“轰隆隆”掩盖了一切。

  闪电中,我赶紧过去扶着苗苗,问道:“怎么样?”

  “我没事儿,就是有些累了。”苗苗蔫蔫的应了一句,在看见廖亮的时候,忽然抱着我,哇的一声,痛哭出来,大叫道,“我第一次打架,好害怕!”

  呃......

  那么今天晚上这个游戏就算落幕了吧。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西游之白龙霸世11章(第十章 双双推倒)

    原标题:西游之白龙霸世11章(第十章双双推倒)小说书名:西游之白龙霸世第十章双双推倒“好像有有股气味。”敖烈忽然闻到一股奇香,香气馥馥,宛若灵芝蟠桃一样,让他垂涎欲滴,闻了一口,飘然若成仙。“不要闻。”望舒却是面色大变,右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雪白的玉剑,敖烈顿时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杀机笼罩在自己身上,脸色大变。“望舒想杀自己。”敖烈心中的念头更加厉害了,正待离开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腹部一阵炙热,一股强烈的欲望凭空而生,下身猛的变得粗大起来,吓的他尴尬不已。“这是万年龙精香,三界之中,一些无耻之徒

  • 旧爱不成婚11章(第11章 又吵一架)

    原标题:旧爱不成婚11章(第11章又吵一架)小说书名:旧爱不成婚第11章又吵一架一出去,依依就开始摘首饰,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可不敢戴着了,要是弄丢了就麻烦了。华哥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把首饰放入包里,然后把包递给他。“这些东西还给你了,衣服我穿过了,回去脱下来,你还要不要?”依依说。她估计身上穿的衣服鞋子还有化妆品,应当是送给她的了。毕竟这些与包包首饰不同,总不能拿去再送给其他人啊。“这些是送给你的,就当是你的演出道具。”华哥黑着脸说,他真是想不到,这女人居然以为这些东西,他还会回收,他有这么小气吗?

  • 高冷校草是篮神11章(第十一章 你在看什么?)

    原标题:高冷校草是篮神11章(第十一章你在看什么?)小说书名:高冷校草是篮神第十一章你在看什么?欧煜辰紧抿着薄唇,严肃认真的脸,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落日的余晖照进他幽深的眼底,篮球在他手中舞动,他紧盯着篮筐,一步,两步,三步……完美的起跳,标准的三步上篮,唰的那一声,像是最美妙的音符般让人陶醉,篮球入网,滚落至一旁。欧煜辰抬手擦了下额头的汗,转身去拿一旁的矿泉水,抬眸,一怔。怎么又是她?还是这幅花痴一般的表情?“夏嫣?”欧煜辰不悦的声调让神游太空的夏嫣回神,“啊,真巧。”巧遇?欧煜辰可不这样以为

  • 死者的局11章(短信(2))

    原标题:死者的局11章(短信(2))小说书名:死者的局短信(2)两人僵了一阵,井慎忍不住又屁颠屁颠地猫过来抱住吴映云道:“我不生气了,你倒生气了,我们这一来一去的,要闹到天亮了。”井慎说着,手便像条蛇般的往吴映云的下身里游。吴映云一把将井慎的手捉住,向后一抛冷冷道:“我困了,睡吧。”井慎再无耐心,翻身坐将起来冷声道:“怎么了,你是我老婆,我连动都动不得了?”吴映云不答话,只装睡。井慎更气,说话更大声了些:“不会是因为张景洪吧?”吴映云听了顿觉可笑,坐起来怒道:“你多大了?说这种幼稚的话不嫌臊得慌

  • 誓不邀宠11章(第十一章 剑拔弩张)

    原标题:誓不邀宠11章(第十一章剑拔弩张)小说:誓不邀宠第十一章剑拔弩张“皇兄,我觉得这个花慕青十分可疑,那天我回去之后让她表演一套杂耍给我看看,谁知道他倒也不含糊,当即就舞了一套九节鞭,但是那鞭法却不是街头卖艺常有的那种华丽花哨,而是实实在在的招招毙命,如果他以前真的是江湖卖艺的话,绝对不会学这样的鞭法的,我看他大有问题。”拓跋勰命人将花慕青关起来的第二天就进宫将事情一一禀报了拓跋宏,当然,花慕青将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身的事情,他因为觉得太丢人而隐瞒了下来。刚刚下朝换上一身黑色锦袍的拓跋宏闻言只是

  • 深圳爱情故事4暮色苍茫11章(撞破副总好事)

    原标题:深圳爱情故事4暮色苍茫11章(撞破副总好事)小说名字:深圳爱情故事4暮色苍茫撞破副总好事却原来是为这个。这个冒着几分傻气的男孩,他对我的心思,如此透明,倒让我不敢冒然应对了。我沉吟一下,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认真的看着他,说:“凤临,你知道,我一直像凤翔一样,把你当我的弟弟。”“我知道。”他勾着头,声音苦涩。“凤翔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嗯。”“三年的时光,可以改变很多,也可以让人淡忘很多,包括爱、痛、还有思念。”“嗯。”“凤临,我想开始新的生活了。”我微微笑着,偏着头,似沉浸在幸福里的

  • 龙潜花都11章(第九章 南下 一)

    原标题:龙潜花都11章(第九章南下一)书名:龙潜花都第九章南下一向问天写了份停薪留职报告,交给秋主任,镇里的事情就跟他没有任何瓜葛了,宿舍的行李更简单,把换洗的衣服塞进一个大的旅行包,一床破旧的棉絮就留在宿舍了,宿舍的钥匙暂时没人叫他上交,到底他不是辞职,只能是暂时离开,说不定哪天还会回来上班。他没有通知家里人,就这样悄悄的到外地去了,要是家里人知道自己丢下镇里的干部工作不做,跑到外地去闯,百分百是不会赞同的,头一个老爷就要破口大骂他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一家人辛辛苦苦好不容易送他读书,考到了学堂

  • 君震天下11章(第十章:林中修炼)

    原标题:君震天下11章(第十章:林中修炼)小说名:君震天下第十章:林中修炼一眨眼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陈君在一个月里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修炼,现在已经是控气后期顶峰了,很快就要到斗灵期了,刘勤在自己段时间里修为也突飞猛进达到了凝气后期,林岚对刘勤在这段时间里也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忘记了一切,陈君和刘勤初了修炼就是陪母亲说说话,“明天准备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去东方的森林中去历练一下,我用神识看了一下,那里的的森林应该比较合适你去历练的地方。不过不能中心地带,你现在只能在外围行动,里面的魔兽还不是你现在能应付的

  • 神鬼食堂之清平馆11章(飞流直下三千尺,烟熏鲑鱼玛瑙子)

    原标题:神鬼食堂之清平馆11章(飞流直下三千尺,烟熏鲑鱼玛瑙子)小说书名:神鬼食堂之清平馆飞流直下三千尺,烟熏鲑鱼玛瑙子清平馆是个两进的院子,前院统做饭馆子,前院侧边连着的小杂院做了厨房,后院带着东西两个跨院和一个后罩二层楼,西跨院空着,东跨院住着清平馆的伙计们,那后罩楼是个客栈,招呼一些外来住店的。今昭死了以后,一直住在东跨院最靠近水龙头的那一间,一进屋是个茶厅,隔开一左一右两间屋子,右边住着管账的玉卮。说来也奇特,今昭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么屁大的院子,住了这么多伙计还有老板房东,必然会二层床

  • 医道仙途11章(第11章 新人试炼)

    原标题:医道仙途11章(第11章新人试炼)书名:医道仙途第11章新人试炼人事堂。因为明天便是新人试炼之一,仙剑四堂必须要派出四名长老去当评判,这四名长老在往日里是每一堂各一名。这名单一般由各堂决定,然后呈交给人事堂便可。人事堂杜旺长老目光扫过那名单,不由得笑道:“有意思,看来今年的新人们能进入内门的机率渺茫啊。”另一名执事长老接过名单,脸色也微微一变,惊道:“天地堂欧阳撼天,他不是早就退出天地堂,何时又回来了。这老怪物眼光的确是毒辣,有他在,只怕今年内门弟子要减少九层。”“不止天地堂,你看惩罚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