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10章

2017/12/8 3:15:18 来源:网络 []

小说: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第10章 夜遇

  苗苗流着口水,眼巴巴看着我。原文http://www.95lady.com/

  我点头,去就去。

  这家店还真不是一般的偏,在巷子里走好长一段,再拐进去,才到。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坐了三、四成人了,看来口碑是不错。

  看着她们大快朵颐,我慢慢吃着辣白菜,嚼着玉米饼,捣着石锅拌饭。望着窗外浓重的黑,忽然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真是奇怪,我素来爱雨。因此对暴风雨前的黑暗比较泰然,可今天的黑暗,为何给我如此沉闷的感觉,一种从未见过的压抑,随着迟迟未下的雨,愈发带给我一种恐慌。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10章

  难道是夜里,殷亦桀给我盖被子时,也盖住了我的一半冷静,还是打开了一扇慌乱的门?

  窗外渐渐起风了,巷子口两棵大树使劲儿摇头拒绝,还是被吹得发丝凌乱,脸无血色。看来,风挺大,不知道,一会儿的雨,大不大?

  我忽然有些期待,期待一场暴雨,涤净我心头的压抑,带给我片刻的宁静,只有雨的宁静。

  “妆可人,你现在可是有钱人,请客吧?”苗苗摆弄着小模样儿,冲我撒娇。

  自从拿了殷亦桀那么多钱,我还没机会花。忽然有些想笑,生活费,我生活貌似不用再费什么了。甚至连卫生巾,舒服都给我买进口的,家里我厕所柜子内放了好大两包。

  付了钱,让俩丫高兴的不得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

  “从这里走近些。”苗苗拉着我们,往巷子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里少有死胡同,穿过小巷,应该就到另一条街上了。

  我没意见,跟着她走,到了街上坐车回家,走哪头都差不多。

  离饭店不远处,有一盏路灯,昏暗的灯光,连灯座底下都是暗的。再往前,几乎陷入黑暗。

  “哟,三个可爱的小妹妹!”

  忽然,前头,一点点烟头的红光,一个亵猥的笑声。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10章

  闪电撕裂厚重的云层,狠狠的抽到我们心头。

  一闪而过的光,照亮了方寸之地。

  对面,站着两个男子,一手拿烟,一手揣兜里。

  墙上靠了一个,双手抱胸。

  身后不远处石凳上,还坐了一个。

  四个人,穿着典型的墨社会职业装:衣冠不太整、模样不太正、眼睛有些阴暗、嘴很臭。

  只要一眼,脚趾头也明白,这就是最古老最经典的虐恋戏码之一,这几个男人准备强行和路过的不走运的陌生女人发生不愉快的肉体恋爱关系。说明95lady.com

  闪电过后,雷声喀拉拉响,随后才是轰隆隆的余音袅袅,气势磅礴,闻着色变。

  我不怕雷,可这一刻,忽然觉得有些心寒,一种没来由的心寒。为什么,我不知道。

  以前去看妈妈的时候,这种片段也见识,为什么,这一刻还会觉得恐慌?

  但他们没有给我们太多思考的时间,转瞬,路中间两个高头大马肌肉结实的男子,就向我们靠过来。嘴里淫秽的笑道:“运气真好,遇上哥哥,哥哥以后一定疼你们。”

  运气好?见鬼去吧!

  我竭力保持镇定,思索对策。这个时候,慌,只会给别人帮忙;我需要的,是冷静和理智。网站95lady.com

  逃,非常不现实。苗苗精装打扮,穿着细跟鞋,两寸高,她也别指望能逃走。

  廖亮,这会儿已经吓坏了,拉着我的手不停发抖。

  这时候让我推开她就跑,似乎怎么也做不到。

  三个弱女子,如何对抗四个大男人,这是个难题。

  看着那两人过来,我近似本能的冷静,又暂时归位,把我保护起来。

  苗苗道:“怕什么,大不了还有一死。不是今儿咱们死,明儿就摸到他们家,杀死他们全家,什么猫儿狗儿,一个不剩!”

  “就是!”廖亮忽然挺起胸膛,身型立刻赶上她的嗓门,冲着对方喊道:“你们这是犯法。早晚要遭报应的。还不如放了我们,我们也当什么事儿没发生过。”

  “哟,小美女伶牙俐齿,我喜欢!炳哈哈哈”其中一个回过神来,冲着我笑。

  “这个小美人也不赖,看着有点儿辣,祟仔,正对你胃口不是?”一个看着苗苗,垂涎欲滴。

  这情形,有些诡异。我盯着对面三人,脑子里在想办法,一边儿判断,这究竟是彩排还是直播现场。

  “这么水嫩的小鲍主,我怎么舍得打劫?疼你还来不及呢。哈哈哈哈哈”另一个两眼盯着我今儿格外束起来的胸,邪笑着向我走过来。

  我微微的垂眸而立,手去滑进衣服里,悄无声息的捏住刀。没等那个男人近身来碰我,廖亮使劲儿抡起书包,猛的朝他头上砸过去,一下两下。

  苗苗学着她的样子,赶紧拿书包打另外一个,一边儿大声喊:“救命啊!有流氓!”

  “救命啊!抓流氓!”廖亮的嗓门,真不是一般的大,大概三条街外都能听见。

  “有流氓!”苗苗奋力自救,被流氓忍痛抓住的时候,还在喊。

  这,明显出乎我的意料,这二丫头极其英雄侠义,拳打脚踢,勇猛得很。

  “不用喊,这里没人。”三个流氓也吃惊,被打了几下,还想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留着点儿力气,一会儿床上使。”另一个流氓忙着躲闪,一边儿找机会还手。

  “救命啊!”苗苗一边喊,见廖亮动手,才回过神来,滑溜的从恶棍胳膊底下里出来,反手一劈,再一拳,一个猛踢。

  呃,她学过跆拳道,刚才一时吓都忘了,这会子想起来突然大发神威,以一敌二,打得虎虎生风。

  石凳上那个人起来,闪电明明灭灭的光,犹如鬼魅,瞬间照到对方狰狞的脸,这会儿明显已经怒了。

  大步冲过去,苗苗把刚把一个男人打倒,自己却这男子抱起来,禁锢了手脚。没了苗苗,我们两个,在劫难逃。

  虽然对方未必要我们的命,可女生湿身,有时候和丢命差不多。

  女生被强了。就算你自己不在乎,环境也会给你莫大的压力。其所带来的痛苦,通常要让你背负一辈子。

  巷子有些窄,两个男人倒在那里,路就堵了一半。

  “该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地上两个的先后爬起来,捂着鼻子揉着后脑勺,恶狠狠的骂着。

  雷声,依旧响个不停,似乎在等一个结局,不论输赢。

  抱着苗苗的恶棍把苗苗退到另一个人怀里,向我靠过来。

  “做什么?乖乖的跟我,保你快活的飘飘欲仙,以后请我还来不及呢。”石凳男人没停。

  我倒退两步,他逼近两步。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口气绝对不善。

  而且,还很奇怪。不是那种就是那种,呃,发情的时候,不像恶狼;反而像猎犬,带有明显的沉稳和目的性,感觉不同,也更危险。

  对,也许这就是我觉得诡异之处,让我觉得恐慌。

  也许这种第六感很奇怪,但仓促间我来不及细想。

  随着闪电在我们中间划过,我看见那男人一脸的狠厉和决绝,大概没想到我们三个会这么难缠吧。

  苗苗不知被打到哪里,这会儿不怎么叫了,踢打的声音也停下来。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呼唤。

  忽然,我觉得有些累了。

  很想回家,至少,楼下有二十四小时的保安。

  家里有防盗门,里面舒服会给我放好热水,摆好一桌的美食,督促我先洗澡,吃饭,写作业,冲澡,睡觉。

  如果出了事儿怎么办?殷亦桀会管我吗?

  舒服呢?

  他是不是还在家里,守着电话,等我回家?

  石凳男子鼻孔朝天嗤笑连连,轻飘飘的嘲笑道,“你妈我试过,味道还不错,就是太老,底下松了。不如今儿试试你,没准儿比你妈能好些。”

  “老大,要不要先试试,没准儿还没开苞呢。”塌鼻男和我有仇,口气格外阴森。

  他们认识我妈妈,那就一定是在这等着的。心下忽然打颤:他们怎么知道我要走这边?

  石凳男子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另二个男人向着廖亮走过去,耳边听到她的尖叫和痛苦的挣扎声然后是男人们笑声。

  那个男人手一用力,将我慢慢拉向他的怀里,我抬了头,真诚地对男人提醒:“请你放开我。”

  男人喘息的声音于夜里带着噬血的狂潮,“放开,呵,不如你放开你的身体,让我进入呵呵呵”

  我仍旧淡淡再次强调:“请放开我,我不愿意!”

  “要玩,也要玩得刺激一点。好吧,你是要乖乖听话,还是要挣扎一下。”男人给了二种选择。一只手熟悉的抚上了我的胸口,刷得一声,撕开了那件衣服。

  撕的一声,于暗巷中发出清脆的跳响似记忆里的恶梦重演我僵硬了一下,整个人被扯进男人的怀里......

  好恶心,好恶心的感觉!

  我轻轻地真诚地笑:“我还是挣扎一下吧。”

  笑,可是笑容里寒光一闪,手指用力一按,弹簧短刀已刺出......

  深深地插入他贴紧的小肮......

  男人没有听清楚,呃了一声,继续笑,可是笑,只有一瞬间,整个人就呆在那里......

  然后,慢慢的后退,低下头,这里很暗,但还是能看到自己的腹部不断的晕出深色的液体腥腥的,粘粘的那是血吗?

  二对眸子同时看向那慢慢沾染血色的衣服,还有那血,慢慢顺着刀沾晕过来......

  我轻轻松手,推开了男人。

  口袋里伸出一段雪亮的刀锋,二个人分开,那刀锋上还不断的滴下血来......

  我手指一动,将刀收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淡淡的建议:“刀刺中你第五根肋骨下方,你愈早住院治疗愈好。”

  男人惊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平静的面容,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会一招输在我这样看着极为软弱的少女手中。

  很抱歉,让他失望,我从来不是一只待宰的羊。

  也许迫于生活,有时候,没有办法,只能披着羊皮过着无辜羊只的悲惨生活。

  但若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证明我的本性。

  另三个男人都放下手里的猎物向我凑近……

  我站在那里,安静的似一只小白羊,不过,我想他们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把我当成吃素的种族了。

  轰隆……

  一阵暴雨,在雷声停歇的空当,骤然而至。

  “可人,你没事吧”

  廖亮的声音变得有几分焦急,和破碎,混在雨声中,整个身体犹如折了翅膀的鹰,带跑带滑得向我跌落过来,身子,一直保持俯冲的姿势。

  苗苗胳膊肘猛然发力,撞向一个男人的腰侧,抬脚照着他脚背踩下去。就算不是高跟鞋,脚后跟的力量也不小,然后又被另一个男人大掌挥开……

  雨幕中,我隐约看到苗苗,正在挣扎。

  “救命啊……”廖亮尖叫着……然后不远处有灯光亮起来……远远的,隐约有警车的声音,估计着有人暗自报了110。

  “走!”三个男人,在脚步声和瓢泼大雨的双重压力下,仍下苗苗,抱起那个男人转身跑开。

  很快,脚步声就消失在雨中,雷声再次响起,“轰隆隆”掩盖了一切。

  闪电中,我赶紧过去扶着苗苗,问道:“怎么样?”

  “我没事儿,就是有些累了。”苗苗蔫蔫的应了一句,在看见廖亮的时候,忽然抱着我,哇的一声,痛哭出来,大叫道,“我第一次打架,好害怕!”

  呃......

  那么今天晚上这个游戏就算落幕了吧。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酷丫头的贴身霸道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数字仙人18章

    原标题:数字仙人18章小说书名:数字仙人第十八章我们交往吧陈灵儿立刻回复:“你现在可以出来吗?”陈晓那边收到短信,一怔。现在,他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十点了。而且好像陈灵儿家里还是很远的。陈晓还想着怎么回复,陈灵儿的短信又来了。“我就在花店不远的公园里。”这种意思就很明显了。一般妹子的意思就是,我想约你,你来不来吧。普通木讷男人的做法是。唔,这么晚了,怎么在公园。会撩妹子的男人的做法是。“你等着,我去找你。”当然,陈晓也是这样回复的。要是有人选择前一种,那就没办法,活该单身一万年。自然,陈晓也不是

  • 罗天罡尊18章

    原标题:罗天罡尊18章小说书名:罗天罡尊第十八章历史脉络电影结束了,颜墨也解开了多日来心头的疑团,他终于知道这个平行宇宙与前世时空的分岔点在哪里了。赵高死于张良刺杀,大秦朝第一次权力传承从最差的继承人变成最好的继承人。大秦朝由此扎稳根基,得享国祚36世999年!直到公元999年(即耶历元778年)大一统的中华帝国才第一次易主。接替大秦帝国的叫大汉帝国,国姓为唐,史称唐汉帝国。大汉第一代国主唐匡世大帝,受秦哀帝赢子婴禅位。很巧合的是,秦朝的末代皇帝还是叫子婴,而继秦的仍然是汉,虽然年代、人物、事件

  • 今夜动情不动心18章

    原标题:今夜动情不动心18章小说书名:今夜动情不动心第十八章今晚留下吗“琛爷,我以后不会了,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尽管心里酸涩到了极点,但我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讨好的模样,我们两人的身份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就算周琛把我当成垃圾一般,我还要上赶着讨好。在外人看来我这种行为是犯贱,可只有我自己知道,做别人包养的女人有多么不容易,如果不想被金主一脚给踹了,就把金主哄好了。回到别墅,我洗了个澡,便靠在了周琛的怀里,最近已经有几天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了,我总觉得他对我已经不再像之前有兴趣,这种感

  • 极品透视显微眼18章

    原标题:极品透视显微眼18章小说名:极品透视显微眼第18章他的歌儿很拽吗?吕少带着他们的人走了,走得灰溜溜,不过大家都可看出他心中的不甘,本来十拿九稳的比赛,却诡异地输了,这不是主要,主要是阿极竟然破天荒地跑出了18秒44,这是哪儿跟哪儿,这还是他的学生吗?作为明星教师竟然教出如此学生,别人不说什么,但心里却默默地怒笑了。“段易,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令阿极的速度几倍地缓慢下来,但体育高考就快要来了,到时看我怎么碾压你。”在罗主任离开训练场后,直接就找上了华帅。华帅当时也在训练场,他远远地看着这边

  • 一纸契约:洛先生的绝宠小心肝18章

    原标题:一纸契约:洛先生的绝宠小心肝18章书名:一纸契约:洛先生的绝宠小心肝第18章咖啡风波看着一脸状况之外的苏心妍,秘书长有些生气!“你有没有在听?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现在8点20,给你20分钟时间去买,如果20分钟后你回不来,或者买错了,你就等着被辞退吧!”苏心妍心突的一跳!想再问一句,但却发现秘书长已经重新接起了电话,忙碌了起来。没办法,苏心妍只好走出了秘书长的办公室。看了一眼手机,已经8点22了,还有18分钟,苏心妍不敢再耽误时间,一路小跑着开启了自己的咖啡之旅!不过再着急没有钱也是不

  • 重生逆袭:八零甜妻要翻身18章

    原标题:重生逆袭:八零甜妻要翻身18章书名:重生逆袭:八零甜妻要翻身第18章鱼敲定了主意,温不珏当即开始做起准备,在家里翻找着一切能装东西的家伙事。在莫北看来,不珏的行动过于诡异,却也不好说明到底在做些什么,只能默许的跟在人的身后,帮她寻找需要的东西。期间,莫北忍不住问温不珏,温不珏却是神秘兮兮的说:“秘密,等弄来你就知道是啥了。”听人如此说,莫北也只能打消询问的想法。晚些时候,温不珏却让人早早的编几个筐子,说是明天去早市上用得着。心中揣着秘密,温不珏行动更加迅速了。晚上,温不珏对莫北说:“今晚

  • 崂山道事18章

    原标题:崂山道事18章小说名称:崂山道事第十八章借纸还魂亏得九斤反应快,二话不说抬手就往肩上推去。他是个粗人,又身高马大的,这一掌推得也急,自然使了全身力道。那女人还没咬上去,被一掌推在额头上,整个脑袋当即向后弯折。跟着九斤使个巧,急忙转身,把肥硕的腰部狠狠的往桌边一磕,趴在他背上的那女人当即哎哟一声,小蛮腰卡擦脆响,整个人便软趴趴的从背上滑了下来。而之前陪我的那女人见状,尖声大叫,身子一晃,已挡到了我的面前。我学过功夫,拳头早就下意识的往她面门上砸去。那女人不闪不躲,生生吃了我一拳,原本秀丽的

  • 苍穹九逆18章

    原标题:苍穹九逆18章小说名称:苍穹九逆第十八章秦天的实力“这……这秦天不愧是秦家第一纨绔,这也太……”看台周围,传来一阵的议论声,隐隐约约之中,还夹杂着一丝偷笑声,当这些嘈杂的声音落在秦家主脉长老的耳中时,令他们涨红了老脸,秦天那句“老不死的”,这无疑是在打他们的脸!尤其是大长老,老脸铁青到发紫,脸皮哆嗦着,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家主!”这两个字,几乎是大长老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秦雄苦笑,当下冲着看台之上的那名长老点了点头,后者会意,当下便欲打算亲自将秦天请下武斗台。“秦少爷,请吧

  • 放开那只妖精18章

    原标题:放开那只妖精18章小说名称:放开那只妖精第18章想跟你去逛街?离开了校门口,沐小白这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没有了那些男生们不善的眼神之后,他再也不用像是之前一样亚历山大了,吹了个口哨,他慢悠悠地回到了家门口。刚刚掏出钥匙打开门,眼前很快就多了一大一小两只妖怪,她们两证整齐地站在了那里,两只大眼睛齐刷刷地往他身上看去,眼神有点儿诡异。被这两只妖怪这么盯着,沐小白也是心里有点儿嘀咕了,不禁翻了个白眼,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揉了一把,没好气地瞪了眼前的两只妖怪一眼。“喂喂,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刚刚还

  • 官场浮沉记18章

    原标题:官场浮沉记18章小说名:官场浮沉记第十八章宵夜摊上的哲学家桂龙市区。凌晨三点,大街上挂着通宵营业的店铺都开始陆续打样。江游陪着江春水坐在街角一个不起眼的烧烤摊旁,脚下凌乱的躺满了碧绿色的空啤酒瓶。两人喝了不少酒,准确点说是江游看着江春水喝了不少酒。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古人诚不欺我也。看着江春水那股子要把自己灌死的劲头,江游暗自摇头却也没有劝阻的意思。酒不一定消愁,但醉酒后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场却一定能让压抑的神经舒缓一点。当人们现有的能力无法解决外在所面临的客观问题时,人们便只能努力开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