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豪门恶少宠婚记】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7 21:05: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豪门恶少宠婚记
第9章 被强

可是,拒绝无效。95女性网

她被他翻身压在椅背上,仅仅只是拉开了拉链,高大的身躯一沉。

酒店那一晚发生过的事情,再度重演。

她的身子用力扭着,想要被钉住四肢的小兔子似的,想要避开他,却一次又一次得被他拉下。

“咚”得一声,她的头撞在车门上,她在也承受不住,彻底晕了过去。

霍砚看着她昏迷,沾满泪痕的小脸,心脏最为柔软的位置,像是被蝎子的尾巴重重蜇了一下似的疼。

他竟然会为这样卑鄙又虚荣的女人感到心疼?

他心中讥笑,对自己。

长臂箍住了她的腰肢,他动作不停歇。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一切结束之后,车子已经在帝豪酒店前停了下来。

陆凌风轻声道:“BOSS,已经到了。”

“嗯。”霍砚应了一声。

伸手轻抚着怀中女人的长发,她的睫毛颤颤着,想要醒来似乎又不想面对此时发生什么样子似的逃避。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道:“女人,快点醒来。不然的话,我会继续做下去。95女性网

“无耻!”顾兰清睁开双眸,通红的眸里,尽是对霍砚深深得恨意。

“无耻的人是你。有几个女人会不顾脸面得去拍她和她男人的视频?”霍砚伸手轻抚着她绯红的唇瓣,这张唇吻起来的滋味真得很甜,可是却总爱说谎。

“霍砚,你理解能力有问题吗?难道不知道我不想要和你发生关系,才会承认视频是我拍下得?”顾兰清一把拍开了他的手。

她犹如躲避野兽一般,从他的怀中逃开。

紧紧得贴着车门坐着,徒劳无功得穿着自己的衣服。

衬衫的扣子已经被他全部扯掉了,甚至,连里面最贴身的文胸带子也被他弄坏了,根本遮不住身体。完整版【豪门恶少宠婚记】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她的眼眶鲜红,眼泪随时都会留下来。

强忍着羞辱,她道:“刚才你已经搜过了,我身上没有视频。我也真得没有拍过视频。我手机丢了,微信也不是我发给你得。”

“里面的声音,是你得。到现在你还死鸭子嘴硬。”霍砚利眸眯起。完整版【豪门恶少宠婚记】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对于一个不相信她的男人,再多的解释,都是侮辱他智商的谎言。

她不过只是浪费口舌罢了。

顾兰清抿紧了唇瓣,压下心底的嘲弄,随后开口:“婚礼取消,你去追你的莫婉莹,送我去监狱坐牢,这就够了吧?”

“不要和我耍花样。你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去坐牢?今天你来警局,不就是作势威胁我,说我在酒店对你用强吗?”霍砚冷笑道。

她真得头大。

攥紧了小拳头,嘶声问道:“你到底是想要怎么样?你说!”

“下车。”霍砚下令。说明95lady.com

顾兰清眸光望去,除了JK娱乐之外,帝豪酒店也是霍砚的产业。

从经理到员工,两队排开,全都站在门口,显然是等着霍砚下车。

“不……我不要……”她拼命摇晃着螓首,原本倔强的小脸上,再度露出了恐惧。

她刚刚被霍砚要过,衣不蔽体。

如果此时下车,岂不是昭告天下,她和霍砚之间的关系吗?

“由不得你拒绝。”霍砚冷声开口,作势打开车门,他满脸讥嘲:“你怕什么怕?更何况,对外告诉你被我上过,不就是你最想要见到的事情吗?这样,你才能够逼我娶你。”

第10章 服软

“我不要……”她再也忍受不住,身子几乎扑进了他的怀里,嫩白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眼泪巴巴得落了下来,染透了干净清纯的脸蛋:“霍砚,算我求你。我不要被别人看到……”

她哭得像是一个孩子,原本漂亮的大眼睛,有些红肿,敛起了倔强,可怜巴巴得看着他。

霍砚心头微软,他拿起了外套,裹在她的身上。

将她的身子裹得密不透风,他打开车门,对站在车外的陆凌风吩咐道:“让他们全部转身,谁都不要回头。谁要是敢回头的话,那就滚蛋。”

语气一顿,看向眸底闪烁着疑问的陆凌风:“什么都不要问。包括你在内,现在转身。”

陆凌风嘴角一抽,推了推无框眼镜,他侧首对不明所以得经理以及其他服务生道:“现在听我的命令,全部转过身体。”

顾兰清愣住,看着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陆凌风在内,全部转过了身体。

霍砚已经推开车门下车,他满脸不耐烦:“现在,下车。”

“我不要……”他到底是抽什么风?

顾兰清身子更往车内缩去,腿心深处,还残留着他刚刚肆虐过的痛楚。

因为哭泣而通红的小脸,再度变得苍白,她看向酒店,他平白无故带她来酒店做什么?

难道还没有折磨够她?

她咬牙,看着脸色倏然一变,再度露出风暴的男人:“霍砚,如果你想要女人的话,我找人去给你联系嫩模。”

“我不喜欢嫩模。”太脏。

看出他脸上的嫌恶,她抿了下唇瓣,再度道:“如果不喜欢嫩模的话,我给你定制充气娃娃……”

“充气娃娃?”霍砚眉峰挑起,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看起来危险又性感,“你刚才的表现就跟充气娃娃差不多。”

顾兰清忍无可忍,眼角余光看到了车内的微型酒柜,她拿起了一瓶酒,就朝着霍砚砸了过去:“霍砚,你去死!”

霍砚及时躲开,酒瓶在脚下碎裂。

大掌箍住了她的细腰,霍砚将她扛了下来,大掌重重得打在了她的臀部上,“欲迎还拒的手段,差不多玩够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他竟然敢打她?

顾兰清急得眼眶再度红了,她头往下,小脸几乎冲血,小腿用力踢踹着霍砚的背脊:“谁在玩?明明是你!你放我下来!”

她气得想要尖叫。

“好啊,你大声叫啊。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我去酒店开房。呵呵,他们虽然都是我的员工,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难保有几个嘴碎的,将这件事传出去。”

霍砚侧首看向顾兰清,他冷笑了一声:“既然怎么都会传出去,不如现在就让他们转身。”

“不要!”顾兰清小脸煞白,原本凶巴巴的眸里,都是求饶。

她服软。

霍砚看着恨不得跟他撇清关系的顾兰清,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眸底闪过了深思。

她怎么会这么矛盾?

一方面用视频逼他娶她,一方面又恨不得和他撇清关系。

“子晨是公众人物,他刚出了车祸,我不能让别人发现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不想他被人耻笑。”顾兰清眼眶酸涩,轻声和霍砚商量道:

“算是我求你。求你不要曝光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好吗?更何况,如果真得曝光了我们的关系,你名声也受损。”

第11章 单纯的男人反应

霍砚眸光倏然冰冷到了极致,宛如刀锋一般,狠狠剐向了顾兰清:“顾兰清,你真恶心。一方面勾引我上床,一方面又一副这样深爱子晨的样子。”

他贴在她耳边道。

说完,放下她,她的身子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

他不给她站稳的机会,大掌攥着她的手腕,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踏进了电梯里,电梯直达顶楼顶级VIP客房。

顾兰清看着房间号,心跳咚咚咚得加快。

这间房间,正是三天前,她和他过夜的房间。

霍砚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客房里,有几名衣着时尚,眉宇间尽是干练气息的年轻男女在。

他们一脸好奇得看向了顾兰清,站起身来,尊敬得对霍砚道:“BOSS。”

“东西留下,所有人都出去。”霍砚声音非常冷。

顾兰清睫毛一颤,看着那些男女鱼贯离开。

砰得一声,房间门被关上。

霍砚松开了顾兰清,他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放在一起,手,放在沙发扶手上,威风凛凛得强者气势,从他身上折射开来。

时尚的短发下,俊脸鄙夷得看向了顾兰清:“脱!”

她连连后退,雪白的牙齿,将唇瓣咬得发白,他刚刚不是已经……

身体几乎要退到了落地窗前。

霍砚不耐道:“我时间有限。在我耐心消失之前,快脱。”

她惨然一笑,原本紧紧揪着外套的手指,倏然松开。

她背对着霍砚转身,缓缓得将身上的外套脱去,宽大的男人外套落在她的脚边,尽是绝望的眸,落在了落地窗外。

偌大的落地窗下,足足四十层楼的高度,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渺小。

如果,她从这儿跳下的话,是不是代表着所有的屈辱,就此结束?

脑海中,霍子晨的脸一闪而逝。

她褪去了自己最后一层衣物,紧紧闭上了双眸,子晨还没有醒来,她怎么能死?

身后脚步声响起,她没有回头,她干涩着嗓音开口:“霍砚,如果不是子晨还活着,我没有必要在这儿忍受你的屈辱。”

在她刚被二叔下药之后,她是真心想要寻死得,想要保住自己的清白。

可是,现在清白已经彻底毁在了霍砚的手里,这具身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可珍惜得。

她现在只想好好得活着,她相信,终有一天,子晨会醒来。

什么东西扔在了她的肩膀上,她愣住,不由得低头。

一件黑色礼服,摔在她的脚边。

“你以为我想要对你做什么?”霍砚站在她的身后,冷傲得看着她。

“想要再上你吗?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刚才只是单纯的男人反应而已。”他抽出了湿纸巾,一下下得擦着自己刚才抱过顾兰清的手指,眸光带着深深得鄙夷。

“冲动上了你,对我而言,才是羞辱。”

一开始寻死的心,彻底消失。

顾兰清回首,看向落在落地窗前的花瓶,她现在拿起花瓶把这个占了她便宜又一脸厌恶样子的人渣给砸成智障,她直接在监狱里面等着子晨就好了。

回首,看着霍砚将湿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衬衫挽起,露出的修长手臂,几乎比她的要粗上一倍。

她打消了这个念头,面无表情得穿上了内衣,礼服,鞋子。

低头,沉思,他带她到酒店里面换好衣服,到底是要做什么?

第12章 他的温柔(1)

手臂被一只大掌握住,不等她开口去问,他已经道:“时间快到了,走。”

去哪儿?

还有,他不是嫌她脏么?

为什么又碰她?

不等顾兰清吐槽,霍砚已经迈动长腿,朝着门口走去。

顾兰清一时跟不上,脚下足足七寸高的高跟鞋,登时掌控不了,她的身子朝前扑去,痛楚从脚下传来:“痛……”

身子扑进了霍砚的背后,像是她主动抱住他一样。

霍砚的身躯,陡然一僵,短短几秒,听到身后女人细细的喘息声,他松开了她的手臂,转身,眉眼间已经布上了不耐烦:“你又怎么了?我警告你不要玩把戏。”

“是你一直都在玩把戏!”她眸子里,都是委屈,因为脚腕传来的痛楚,双眸内布满了水珠。

霍砚低头看着她波光粼粼的眼睛,眼角绯红,雪白细碎的牙齿咬着唇瓣,强忍着怒火和委屈看着他的倔强样子。

顾兰清对上男人仿若透过她像是打量着谁的眸光,心头有些焦躁,她用力甩开了他,不顾脚下的疼痛,强挺着背脊,往外走去:“我没事了。”

不管去哪儿,她都不要和他单独留在一间房间里面,太危险。

腰肢被他从背后抱住,她心一慌,小脸一白:“你要做什么?”

霍砚没有回答她,打横抱起她,放在沙发上,他半蹲在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脚踝,抬眸,斜睨她,语气带着命令:“别动。”

这个姿势太危险。

脚腕被他大掌握住,她踢他:“你放开我……”

霍砚淡淡道:“你在抬腿的话,我已经看到你的内K了。”

语气一顿,染上了些许的邪气:“或者,你是存心得?想要勾引我?嗯?”

她气得小脸通红,如果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武力值相差太多,她真得很想脱下高跟鞋,去敲他的头。

在顾兰清怒火间,霍砚已经拨通了电话:“凌风,给我找一个医药箱进来。”

医药箱?

做什么?

她稍稍一愣,霍砚却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将她的脚踝放在他的大腿上,将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

脚踝处有些红肿,脚跟被磨伤了,沁着丝丝缕缕的血丝。

陆凌风效率很快,已经敲门,在得到霍砚的允许后进来,看到霍砚单膝跪在地上得这一幕,也稍微愣住。

霍砚低头看向女子纤细的脚踝,修长的眉峰微微皱着,纤长浓密的睫毛下,素来冷酷的双眸,竟然闪烁着心疼的光芒。

陆凌风眨了眨眼睛——心疼?

他一定是看错了。

于是,他走上前,递给了霍砚医药箱:“BOSS,我来帮顾小姐上药吧。”

“女人的脚踝是男人随便可以摸得吗?”霍砚抬眸,冷光四射:“还是说,你存心想要占我女人便宜?”

陆凌风顿时背脊冒着冷汗,连连道:“BOSS,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出去。扣下这个月的奖金。”霍砚冷冷得下了逐客令。

陆凌风落荒而逃。

顾兰清咬着唇,有些不自在,试图缩回自己的脚:“谢了,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一只大掌放在她的小腿上,男人的掌心,那般的烫,犹如热碳一般,嗓音带着强势的命令:“别动,除非,你想要勾引我。”

第13章 他的温柔(2)

他讲不讲道理?

顾兰清抿了下唇瓣,忍不住讽刺道:“可,现在的情况是你调戏我。”

刚才他说过的,女人的脚踝怎么是男人可以随便摸的?

他在做什么?

霍砚低下头,拿出了药棉轻擦去她脚腕上的血迹,冷淡着开口:“你最期待得事情,不就是我调戏你么。”

她咬着唇,他是瞎子吗?

难道看不到她和他做得时候,她不愿意?

如果不是她现在处于风口浪尖上,就凭他先前在车里对她用强,她绝对会去告他强J。

药棉轻擦过了她的皮肤,她的脚腕不由得一抖,痛楚传来。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霍砚动作放轻,自然而然得开口:“清清,别怕。一会儿就不痛了。”

清清……

他跟她熟么?

他叫她清清?

甚至叫得还这样熟稔?

霍砚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将她的伤口处理好了,贴好了创可贴之后,轻揉着她略显红肿的脚腕。

他的掌心热烫,包裹住她的脚踝。

脚腕的痛楚已经缓解,他将她另一只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换上了陆凌风拿过来的只有几公分高的鞋子。

他站起身来,大掌握住了她的手腕,稍稍用力,眸光依旧落在她的脚上,“试着走走看,脚还痛么?如果是还痛得话,我让凌风再拿一双。”

她摇了摇头。

抬着脸蛋,死死得看着她,她是子晨的经纪人,哪怕是被子晨保护得很好,可在这个圈子里面,见识过得形形色色的人,还是很多,有察颜辨色的能力,她看得出,霍砚是真心得关心她。

关心她的脚受伤,甚至,单膝跪在她的面前,那般自然得处理她脚上的伤口。

据她了解,霍砚出身不大光彩,父不详,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身世被人诟病。

因此,他为人非常冷漠,近乎是冷酷。

在JK娱乐成为娱乐圈内的至尊主导之后,试图接近他的女人不少,可他对任何女人都是退避三尺,身边的亲信,也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男人。

子晨签在JK娱乐下,她跟霍砚远远的有过几次接触,在莫婉莹和他的恋情公布之前,她还怀疑过他的性取向。

子晨对她吐槽,说倒追霍砚的女人,全部都是泰坦尼克。

她不懂何意。

子晨对她眨了眨眼睛:“撞冰山呀。你不觉得我表哥就是一座人形冰山么?”

而现在这座人形冰山却一副担忧的样子,看着她的脚:“怎么不说话?还是很疼?”

她脱口而出:“霍砚,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霍砚猛然抬眸,看向了她,深幽冷凝的眸内,奇异的闪过了抹慌乱、难堪。

她小脸上有着慌乱,杏眸湿润得看着他:“或者,我什么时候帮过你?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想太多了。”霍砚眼神恢复平静,语气冰冷,甩开了顾兰清的手。

顾兰清身子险些跌倒,他及时又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眸底闪过了一抹挫败。

顾兰清没有留意到霍砚的不正常,她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

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见过霍砚,这样令人惊艳的男人,她若见过,必定会忘不了。

她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得握着霍砚的手臂,再度问道:“那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不然得话,你为什么污蔑我?说我勾引你,要做什么霍家的少奶奶?”

第14章 高清无码动作戏

她眼泪簌簌落了下来,娇美的模样,无助极了,“如果我真得得罪过你,我向你说对不起。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如果你肯放过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她的话,刚一说完,柔嫩的唇瓣,被男人的唇深深吻住。

或者,这不叫吻,而是咬。

锋利的牙齿,深陷在她的唇瓣上,凶狠的,像是要把她拆吞入腹。

口齿间,除了淡淡得血腥味道之外,更多得是苦涩。

那是她的眼泪。

霍砚的唇离开了她,粗糙的指腹,完全不像是他尊贵冷傲的外表,擦去她唇瓣上的血迹,锋利的眸光,宛如刀子一般看向她:“顾兰清,你这嘴巴也只是吻起来的滋味很好。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用处。说出的谎话,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说谎?

她什么时候对他说过谎?

明明是他撒谎。

顾兰清心头的气恼,让她再也忍不住,张嘴狠狠咬住了他的手指。

大大的眼睛,哪怕还有着湿润的痕迹,却凶悍得像只小老虎似的,死死得盯着他。

霍砚没有抽出手指,越发冷厉的眸对上了她的眼睛:“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教出视频。”

“这么喜欢向我要视频?”她吐出了他的手指,倒退了一步,挑起了眉峰:“好啊。我亲自导演,JK娱乐里面想要爬上你床的女人那么多,你随便挑一个,我给你和她去了拍一出高清无码的动作戏啊。你想要多少,我给你拍多少!”

她没有视频,她也懒得对他说了。

“你找死。”他的手扬起,冷冷得看着她。

“你敢!”她抬起了下巴,回给他同样的冷傲。

他手没有收回去,再度抱起她,她又惊又慌,小爪子就朝着他的脸抓去。

“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在记者招待会上剥光你衣服。”霍砚威胁。

顾兰清收回了小爪子,撑大了眼睛,小心脏再度吊起:“什么记者招待会?”

霍砚不回答她,深黑色的眼睛,不带有一丝感情得看向她:“你不是不肯交出视频么?好,那就别教了。我们当众把那些照片公布出来,让所有人知道,在子晨成为植物人当晚,你和我拍了一出高清无码的爱情动作戏。”

他疯了?

顾兰清小脸刹那间变得雪白,双眸内再度满上了水光,看向了霍砚。

她张了张嘴,想要求他,可因为过度惊恐,她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霍砚抱着顾兰清离开了客房,上了电梯之后,他放下了她。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西装,他身材高挺,线条充满力度又不过度夸张,高级定制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平滑挺括。

白皙的脸,五官精致绝美,深幽的双眸内,闪烁着神秘幽冷的光芒。

她咬着唇瓣,尽可能得让自己冷静下来:“霍砚,我给你视频。你不要冲动……”

“我说过,刚才是你最后的机会。是你不懂得珍惜。”霍砚看着她再度咬得鲜红的嫩唇,他伸手轻抚着她的唇瓣。

叮得一声,电梯门开了。

正是帝豪酒店的宴会厅。

记者蜂拥而来。

豪门恶少宠婚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恶少宠婚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热门小说《与你咫尺天涯》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与你咫尺天涯》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与你咫尺天涯第6章李薇的话像是在我脑子里扔了个重磅炸弹。既然宋归已经自己买过了为什么还要我再来买一条?昨晚上既然是和那条紫色内衣一起买的,那么这件深棕色的皮带裙又哪去了?为什么没看见他拿回来?难道是给别的女人买的吗?我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坐在车上,一时间觉得有些无助,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宋归说晚上他要加班,事实上,从我们结婚后的第二年开始,宋归就经常这样,不停地加班加班,一个星期能有两天晚上回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以前只觉得是

  • 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06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憋了一天的委屈,俞潇潇终于在此刻爆发,“您为什么要骗我说江荀喜欢我?”俞锦源表现无辜,“这的确是事实啊!”俞潇潇奋力摇首,“不,这不是事实……事实根本就是江荀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他视如生命的女人,半年前他们还差点结了婚……试问他如果一年前就已经喜欢上我,又怎么会有那么恩爱的女友?”没有人注意到当俞锦源遭遇俞潇潇的质问时他的眼神透露出了一丝心虚,但岁月的沉淀令他沉稳的性子立即起到了作用

  • 热门小说《新婚换一生长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新婚换一生长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新婚换一生长情第六章婚礼上的陌生新郎(6)“我答应你。”凌欣柔决定了,看来不做到这一步,这个男人是不肯罢休。慕容冲的嘴角带着邪魅,脸上是胜利的微笑。他对这个女人很感兴趣,他就喜欢看着这个女人乖乖的臣服。6慕容冲很满意的点头:“你把衣服脱了吧。”“你做什么?”凌欣柔谨慎的看着他,如果这个男人敢用强的话,她绝对拼了命也要让这个男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当然是帮我洗澡了。”慕容冲嘴角微勾。“你自己洗。”让她面对一个裸男已经不可思议了,还想让她给

  • 热门小说《情迷女上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情迷女上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迷女上司第6章你是好人出了辉煌大厦,叶煌带着紫菱朝稍远些客家菜馆走去,那里中午去的人少,比较安静适合他教教这丫头怎么自卫。一路上紫菱乖乖地跟在叶煌身后,也不问去哪,一点也不担心叶煌会欺负她。来到客家菜馆后,叶煌找了个包间,落座后,服务员就拿过来了菜单。“想吃什么?”叶煌将菜单递给紫菱问道。紫菱腼腆地接过菜单,打开后第一时间不是看菜名,而是瞄向每道菜后面的价格,从头翻到尾后发现菜都贵得离谱,小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忧色,又翻看了一遍,缓缓合

  • 热门小说《倩影娇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倩影娇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倩影娇妻第6章再遇玄耀寒乐千千回头对乐子晟喊了句,“晟晟照顾好妹妹哦。”晟晟也懒得回答她,他自己的妹妹他知道怎么照顾,牵着那小小的手,他总是觉得心里满满的。“哥哥,萱萱想尿尿。”萱萱拽着晟晟的手,站着不动了。晟晟小跑了两步告诉乐千千他带萱萱去上厕所,待会在出口找她们。“哥哥,我怕。”萱萱拽着晟晟的小手,他们从小在加拿大长大,这里虽然来来去去都是和自己一样肤色的人,可是陌生感却并不会那么快就消失的。晟晟在妹妹的脸上亲了亲,这里的厕所是男女正对

  • 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006:没有尊严的疼爱宫殿外。暖小楼就那么跪在那雪地里面,一张小脸上面没有半点的血色,苍白如纸,却又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冷。怀玉窝在暖小楼的怀里面已经快没有了气息,急得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不断的往着雪地上磕着头,光洁的额头上面渗出血色,却也没停下半分。暖小楼却不相信他就怎么死了,他才出生还不到满月的时间。可是那扇紧闭的大门偏偏就是不打开,只听得从里面传来女人的呻吟,一声盖过一声。直到暖小楼快要磕死在那雪地里面的时候,那扇紧闭着

  • 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放你走“安小奈!你在说我是垃圾!?”欧崎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我没说,你自己说的。”安小奈心里想,你就是个渣!渣!渣!竟然像猴子一样耍她!欧崎离开座位,走到到她面前,强烈的压迫感朝安小奈袭来。安小奈略微苍白的小脸抿着嘴,一脸倔强地看着他,不后退一步!“安小奈,你再跟我贫嘴,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的嗓子永远说不出话来!”欧崎勾起左边的嘴角,一副邪恶的笑容。安小奈后退一步,抚上自己

  • 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放你走“安小奈!你在说我是垃圾!?”欧崎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我没说,你自己说的。”安小奈心里想,你就是个渣!渣!渣!竟然像猴子一样耍她!欧崎离开座位,走到到她面前,强烈的压迫感朝安小奈袭来。安小奈略微苍白的小脸抿着嘴,一脸倔强地看着他,不后退一步!“安小奈,你再跟我贫嘴,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的嗓子永远说不出话来!”欧崎勾起左边的嘴角,一副邪恶的笑容。安小奈后退一步,抚上自己

  • 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006:没有尊严的疼爱宫殿外。暖小楼就那么跪在那雪地里面,一张小脸上面没有半点的血色,苍白如纸,却又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冷。怀玉窝在暖小楼的怀里面已经快没有了气息,急得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不断的往着雪地上磕着头,光洁的额头上面渗出血色,却也没停下半分。暖小楼却不相信他就怎么死了,他才出生还不到满月的时间。可是那扇紧闭的大门偏偏就是不打开,只听得从里面传来女人的呻吟,一声盖过一声。直到暖小楼快要磕死在那雪地里面的时候,那扇紧闭着

  • 热门小说《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6章给你很多很多钱霍钧霆没吭声,眸底划过一丝细不可觉的失望。不是她!虽然两人身上味道很像,可终究还是有点差别。他皱紧眉头,松开手,若无其事的道:“过两个路口下车,不然我把你丢下去,明白?”“哦哦,明白,先生,你真是好人!”景兮愣愣的回神,心里也是暗松了口气。刚才那一下,她还以为自己遇见流氓了,还好这家伙没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否则,她一定会呕血到死。霍钧霆似是笑了一声:“我可不是什么好人,等会儿下车,记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