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超级兵王在花都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2:43:4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超级兵王在花都
第1章 高手在市井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秦少虎正在蜀东市的步行街口动作麻利的煎饼,在他的煎饼摊前,已经排了几十人的长队,蔚为壮观。推荐http://www.95lady.com/

煎饼摊边,有一块看着气势不凡的招牌:天下第一煎饼。

秦少虎又动作娴熟地煎好一轮饼,边递给顾客边收补着钱,突然,他发现了不对。

几个凶神恶煞的小青年从队列后边走来,手里都提着钢管,杀气腾腾的,引得排队的顾客纷纷闪躲,生怕招惹到一样。

“天下第一煎饼?好大的口气!”一黄头发青年满脸轻蔑,一挥手中钢管,直接就砸向那块招牌,“哗啦”一声响,薄铁皮做的招牌就被砸破开了,吓得前面的顾客一个抖。

秦少虎煎饼的动作停了下来,但脸上还是洋溢着那么热情的笑,看着几个小青年:“几位大哥,这,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一个嘴角长了黑痣的青年一脚蹬向秦少虎的煎饼炉子,差点将煎饼炉子蹬翻,还溅出几点油来,指着秦少虎就凶,“让你不要在蜀东卖煎饼,你把大哥们的话当屁了吗?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吼完,一钢管就砸在煎锅上,“哐啷”一声响,那几个刚下到滚油里的灰面团还没来得及变成煎饼,就随煎锅一起滚地了。

秦少虎还是陪着笑脸:“大哥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呢,我就卖个煎饼混个生存,又没碍着大哥们的财路,大哥们为什么非得要赶我走呢?”

黄头发吆喝着:“没碍着我们的财路,但碍着别人的财路了,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识相的赶紧滚,滚越远越好,否则的话,就不只是砸你的摊子,得连人一起砸了!”

然后还把钢管往那些排着队的顾客一指,大声吼:“都别买了,从今天起,这煎饼都不可能卖了!”

这一吼,加上那表情的狰狞,好多顾客立马就转身走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

可神奇的是队列中间却有一个少女走上前来,冲着小青年们就义愤填膺地斥责:“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连一个卖煎饼的也欺负!”

少女约二十妙龄,一头乌黑若瀑布的秀发,脸庞清纯,肌肤雪白,胸前起伏,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穿一件很寻常的粉红T恤配蓝色牛仔短裤,却将身体的每一处都完美体现,自成气质,美得无可挑剔。

秦少虎阅女无数,都看得有些呆。

更可贵的是,一个天仙般的美少女,竟然还能有这种见义勇为的品质,真是稀有宝贝。秦少虎当时心里就想,这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眼前吗?

几个小混混的眼睛也都亮了起来,黄头发用那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少女,嬉皮笑脸厚颜无耻的:“哟,美女啊,长得有味道哎,咱们不欺负他了,欺负你行不行?”

边说着,把手扶向少女的香肩。

“神经病!”少女骂得一声,愤然挥手将那龌龊的手打了开。

“哟,还有点野,不过老子叫不信邪,泡女人,不到手誓不罢休!”黄头发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也有些痒痒,开始用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直接扔掉钢管,伸手袭向少女胸前高耸的部位。

眼看着那手就伸到娇弱少女的胸上,结果黄头发却一膝盖跪到了地上,少女已经退开了好几步,而秦少虎正抓着少女的手臂。说明http://www.95lady.com/

旁边的一混混看见了,是秦少虎非常迅速地给了黄头发下面一脚,顿时杀气腾腾将手中的钢管向秦少虎一指:“妈的,你敢动手?”

秦少虎赶紧松开少女,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连连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刚才是吓到了本能反应,不是有意的,大哥你别误会。”

“不误会,就给老子跪着说话!”混混吆喝着。

结果那跪倒的黄头发恼羞成怒的爬起来,冲着那混混就吼:“给我动手整啊,跟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

边吼着边去地上捡起家伙。

“哎,真是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会死)啊!”秦少虎仰天长叹,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

说话间一混混的钢管已经往秦少虎头上砸来。

秦少虎熟练而麻利的一个摆胯,侧身,抬腿,像是绝美的表演,帅呆了,酷毙了。在钢管还没落下之前,一脚拉弓射箭般蹬中肚子,那混混喉咙里只“喔”得一声,人像皮球般摔飞出去。网站http://www.95lady.com/

“狗日的,还敢还手!”

一混混怒骂着,挥舞着钢管冲向秦少虎,另外几个混混也都一起动手了。

那远远都是看热闹的人,见此情景,无不替秦少虎叹息一声,肯定要遭殃了,对方人多,而且还有武器在手,秦少虎绝难幸免。

就连站在秦少虎身后的少女也将那颗心悬了起来。

可奇迹却发生了。

那一瞬间,观众只看到了秦少虎的身子突然一矮,然后那几个混混就像被砍倒的树桩纷纷倒地,钢管已经摔到了一边,都抱着自己的脚“哎哟”地叫唤起来。

不到一分钟时间,六个拿着钢管的小混混,都被秦少虎打倒在地,抱着痛处哼叫。

周围的人群里,不知道谁吼了声:“好煎饼,好本事!”

秦少虎表示感谢的抱拳作揖一个,然后用锅铲将地上那刚滚油的灰面团铲起一个,递到最开始动手的那黄头发嘴边,捏住他的嘴,就将灰面团硬塞进去,还戏谑着:“我这生意做得活络,有买有送,买的是揍,送的是煎饼。网站http://www.95lady.com/

黄头发还想往外吐,秦少虎五指如钩,将他的咽喉一捏,他的嘴顿时张大,秦少虎再顺势将灰面团往里面一塞,便落下了喉咙,呛得他直咳嗽。

秦少虎把那半桶没煎完的灰面泥提到他面前,又撬起一坨:“说,为什么要砸我的摊子,不说的话这些灰面团都得塞你肚里去,一旦发酵,足够撑死你。”

黄头发犹豫着。

他觉得说出来有点违背江湖道义,不说又害怕秦少虎整他,到这个时候他算看清楚了,真是高手在民间,秦少虎不是一个简单二愣子卖煎饼的,而是有本事的人。

而就在黄头发两难的时候,警笛声尖叫,几辆警车急刹车停在路口,几名警察冲了过来,威严地吆喝着:“不许动!”

第2章 请美女吃麻辣烫

秦少虎和少女一起被警察带回了辖区派出所。在警察的审讯之下,几个混混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是“西门饼”请他们出的手。

其原因是秦少虎做的煎饼确实好吃,出现在步行街口的几天时间里,西门饼的生意就大受影响,长此下去,会对西门饼的生意造成很大的冲击。超级兵王在花都 全文免费阅读

西门饼,在蜀东可是赫赫有名,据说做的是祖传饼,品种包括煎饼、烧饼、面饼、南瓜饼等等,号称蜀东饼王,属于当地名小吃,上过当地电视台,在蜀东有好几家分店,而总店就在离步行街口不过几百米的地方。

由于是晚上,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警察就将几个小混混先拘留着,让秦少虎留个联系电话先回去,等明天抓了西门饼的幕后指使再联系他,协商处理办法。

秦少虎和少女一起离开派出所。

在做笔录的时候秦少虎就知道了,少女的名字叫燕雪娇,在一家大型超市当导购员。秦少虎首先感谢了她的仗义相助。

燕雪娇谦虚:“要早知道你有这么厉害的本事,我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秦少虎笑:“如果你不多此一举,咱们也就不会认识了,所以,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燕雪娇说:“你嘴巴真会说,我怎么就觉得你跟谜一样呢。”

“谜?”秦少虎说,“不会吧,我哪点像谜了?”

燕雪娇说:“你一个卖煎饼的,把饼煎得那么好吃不说,还有那么厉害的武功,还有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有敢与恶势力抗衡的胆量,这哪里是普通人具有的?”

“嗯,有点道理。”秦少虎故意自嘲,“都说我这人有点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还自以为是。我的理想就是要做天下最好吃的饼,将一个煎饼摊发展成全国连锁,最好是能立足亚洲,走向世界,起码我这梦想是很不普通的了。”

“哈哈。”燕雪娇被逗乐了,也开玩笑,“如果真有那天,我就到你的公司来替你卖饼,怎么样?”

秦少虎说:“那可不行。”

燕雪娇有些不高兴:“怎么,你觉得我是混工资的那种人?”

秦少虎说:“当然不是,只是我觉得有比卖饼更好的岗位适合你?”

“什么岗位?”燕雪娇表现出极大的兴致。

秦少虎说了三个字:“老板娘。”

看着秦少虎的目光灼灼,燕雪娇那粉脸顿时绯红,赶紧地避开秦少虎的目光,心慌意乱地说:“不跟你说,我走了。”

“喂,别忙走嘛,你帮了我的忙,怎么也该感激一下是不是。我煎饼炉坏了,也没法给你煎饼吃,请你吃点别的吧。”秦少虎赶紧地自己制造机会。

“嗯……”燕雪娇犹豫起来,感觉自己肚子还真是饿了,就问,“吃什么?”

秦少虎问:“你想吃什么?”

燕雪娇想了想:“麻辣烫吧。”

“麻辣烫?”秦少虎愣了愣,不知怎么脑子里突然地想起网上疯传一女孩被一男的请吃六块钱麻辣烫然后被那个的段子来,看着眼前的燕雪娇,那发育得正成熟的身体,不禁有了些心动。

“麻辣烫怎么了?”燕雪娇见秦少虎的神情有些怪异,很不解。

“哦,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想起了网上那个麻辣烫的段子。”秦少虎故意逗她玩,还装出一副憨厚的样子。

燕雪娇的脸顿时更红了,因为网上那个六块钱麻辣烫的故事她也知道,当即羞得说:“我晕,不跟你说,我回家去了。”

秦少虎赶紧拉住她:“对不起,是我不会说话,就吃麻辣烫吧,我也挺喜欢吃,又便宜又好吃。”

燕雪娇看着秦少虎,有些犹豫。

就这么走,显得她小气,而秦少虎虽然有些嬉皮笑脸,可她又直觉他是个好人,而且说不出为什么,她对秦少虎有莫名的心动和好感。

在她还没下决定的时候,秦少虎已经先入为主,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拽着她的胳膊就上了车。

燕雪娇坐在旁边,秦少虎有意无意地挨她很近,只觉得一股芳香袭人,再看她穿着短裙的漂亮,只觉得胸中有一种热血涌动。他突然有一种感觉,无论是燕雪娇的长相,还是言行举止,都不应该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

那种娇嫩,那种高贵,在虽然普通的衣着下,依然光华四射,连双手十指都那么细嫩,完全是富家千金的气质。而且,回想起燕雪娇当时挺身而出的那个瞬间,也绝不是普通女孩能有的勇气。

看来,他对这个小美女还真是有兴趣了。

燕雪娇知道秦少虎一直在看着她,就装着把视线看向车窗外,那颗心却“怦怦”地跳个不停,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爱情正在悄悄来临。

虽然,她找不到什么理由,说起来,秦少虎离她心中白马王子的标准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感觉就是奇妙的东西,无法解释。

两人到小吃街找了一家麻辣烫。

秦少虎问了些关于燕雪娇的情况,燕雪娇说她爸妈都只是普通的工人,她是独生子女,刚大学毕业,不好找工作,所以就在超市当导购员。

“应该还没男朋友吧?”这是最重要的因素,秦少虎必须得知道,毕竟他不喜欢做第三者,也不是学开挖掘机的。

“你怎么知道?”燕雪娇有些好奇。

秦少虎说:“猜的,看来是真的没有了?”

燕雪娇说:“算你猜对了。”

秦少虎笑:“那看来我有机会了?”

“看来你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厚。”燕雪娇看着他目光灼灼地问,“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女孩子就想追?”

秦少虎忙否认:“那当然不是,肯定得我喜欢才会追啊。”

“你才刚认识我就说喜欢我,你觉得我会信吗?”燕雪娇问。

秦少虎说:“为什么不能信,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也没有擦出过火花。而有些人只是在人群里匆匆的看了一眼,从此就是一段传奇。喜欢一个人,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感觉,你说呢?”

这话还真是说到燕雪娇心里了,在她的圈子里,有太多的高富帅围着她转,有好些是父辈世交从小一起长大,有些是同学,各种条件绝对优秀,而她从没有心动。秦少虎只是一个卖煎饼的,很不起眼的草根,还有点痞。她一直很讨厌油嘴滑舌嘴痞的男生,可对秦少虎却没有半点反感或讨厌,这就是感觉。

只是,那个时候她的脑子里还是冒出了一个问号,以她的身份,和秦少虎之间,有多少的可能性?

因为,她的身份,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导购员那么简单,而是大有来头!

超级兵王在花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超级兵王在花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古玉收藏的门道

    若以新石器时代为始,中华之玉文化已历经八千余年,其间,虽经世事纷攘,风雨苍桑,朝代更迭,而国人崇玉好玉之风尚却至今犹存。从远古时期各具地域文化特色之玉作,至历代之继承与创新,可谓洋洋大观,即便终其一生,能手摩亲睹者又有几何?自赵宋迄今仿古之风大兴,作伪谋利者铺天盖地,真伪之间,更是令人目迷神昏。玉道之深,多少人能悟得其中三味?虽玉器不如青铜、陶瓷有“标准器”之说,然一具体至某个特定时期之玉作,从其“形”、“纹”、“工”、“沁”、“质”入手,也是有律可查的。一、观其形要点:时期不同,玉作在形制、风

  • 【中恒文创】弘扬中国文化,开拓文创未来

    中恒控股集团(中恒控股)是一家集建筑设计、建筑施工、建筑科研、国际工程、地产、金融、投资、学校、劳务、文化等混合发展的多集团产业生态;下设建设集团、产业集团、吉泰控股(金融平台)、中恒大学(文化平台)。中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集团核心企业,始创于1980年,合同额突破160亿元,产值达到120亿元,创优创杯700项,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开设分支机构55个,并向海外拓展。江西中恒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简称“中恒文创”),以中恒控股为直属投资,中恒大学为平台依托,立足于品牌全案服务、文化IP运营、企

  • 这么多人吐槽机雕玉,为什么它还是这么火?

    机雕一如既往被人诟病,机雕玉死板生硬,亵渎手艺人劳动成果,粗制滥造......自机雕诞生以来,关于它的争议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但这种现象,却丝毫不妨碍机雕玉在如今市场上的盛行,这说明市场对它是有需求的。今天我就带大家从多角度窥探:机雕玉凭什么上不了台面,却能大肆流行于市场呢???对于消费者来说不要跟普通消费者谈艺术性,大众在乎的只是性价比。能够一眼认出机雕和手雕的区别,除了资深行家和手雕师傅,估计大部分消费者都没这么“独具慧眼”吧!所以消费者首要关注的并不是机雕还是手雕,价格的高低还有玉石的真伪才

  • 古代句章县令张举利用两只猪巧断无头案, 令人佩服

    张举担任句章县令期间,句章县有个女人杀死了丈夫,还放火烧焯房子,假装丈夫是被火烧死的。丈夫的弟弟表示怀疑:“好端端的家里怎么会起火呢?起火了,为什么嫂子没事呢?”就告到了张举的公堂上。这个案子在于大火毁灭了证据,又没有别的人证物证,成了一个无头案,围观百姓都觉得无从下手。张举闭目思考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办法。他命手下人弄来两头猪,一只死的,一只活的,将它们放在木柴堆中焚烧。很快,活的那只猪也被烧死了。张举命人灭了火,观察后发现:“死猪口中无灰,而活猪口中有灰。这就是这个案子最大的破绽。我检查过了,

  • 童年的游戏

    童年的游戏江初昕要说童年最难以忘怀的是什么,我个人的答案就是童年里的各种精彩的游戏。过去生活单调,没有什么玩具可玩,不少玩具都是农村就地取材,亲自动手做成的。虽说单调,却也令人难以忘怀。在这些游戏当中,我最喜欢的还是捉迷藏了。捉迷藏看似简单,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智慧。倘若躲藏得掩蔽,就不会轻易被别人所发现。乡下的村庄范围大,要躲藏的地方也特别的多,柴火堆里,稻草垛中,树上草丛中无处不可以躲藏,躲藏的时候要不断更换地方,这样,才不容易被同伴捉到。有次捉迷藏,我左顾右盼,正愁没有合适的地方可躲藏,就在无

  • 东晋名将陶侃生活节俭, 提早准备, 让手下心服口服

    东晋名将陶侃出身寒门,虽然战功赫赫,但还是生性节俭,善于变废为宝,把别人丢掉的垃圾巧妙的利用起来。有一次陶侃外出,看见一个人拿着一把未熟稻谷在玩。陶侃就问他:“你在做什么?”那人还吊儿郎当的说:“走在农田边看见的,我就随手拿来玩了。”陶侃立刻勃然大怒说:“你自己不种田,还糟蹋老百姓的稻子!你知不知道老百姓有多么辛苦!”啪的一鞭子就打在那个人身上,打的他血流满面,跪地求饶。其他士兵听说了这件事,再也不敢轻易糟蹋粮食了。还有一次,陶侃命令造船官要收集木头碎屑,有多少收多少。手下人莫名其妙:“这垃圾收

  • 如何断定龙柄鸡首壶真品?-王志平

    首先我们来看下它的器型和它的年代是否相符,然后再来观察细节的地方,龙柄鸡首壶我们在历史上差不多在东晋到南北朝之间,三彩最早是在北齐出现的,但是一般来说龙柄鸡首壶是在南北朝的洪洲窑和越窑出现的比较多。这个口沿的上面有点往外撇,下面是竹节纹,这个和我们看到的南北朝的器型是比较接近的,鸡头世俗化了,并不是我们早期抽象的那种感觉,这个鸡首是有点昂着的,造型有点别扭,再看这两个系,还有上面的钉子在少数民族一种马背上的器具皮囊壶上经常可以看到,造型也是很别扭,再来看下它的釉色,这个彩非常的满,施釉到底,在整

  • 展览预告丨“尚彩·李强绘画艺术展”即将开幕

    高山流水谢导秀-碧涧流泉-中国音乐大系器乐篇-古琴由荣宝斋(香港)有限公司、美国中国文化艺术基金会主办,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基金承办的“尚彩·李强绘画艺术展”将于六月二十一日在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2号,长江集团中心3楼302室荣宝斋(香港)展厅举办。此次画展是画家李强在香港的首次个展,画家高度重视,精挑细选了各类题材的精品力作共50余幅,可以说基本呈现出画家的绘画面貌。在这些作品里我们可以感觉到画家李强于静谧中产生的冲击力,也能体会到他对自己作品寥寥数语的诠释,更能感受到画家将自己克制的爆发力绵绵不断

  • 余光中:西欧的夏天

    天气晴好,细读一篇游记,能否勾起你出行的心?旅客似乎是十分轻松的人,实际上却相当辛苦。旅客不用上班,却必须受时间的约束;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却必须受钱包的限制;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却必须把几件行李蜗牛壳一般带在身上。旅客最可怕的恶梦,是钱和证件一起遗失,沦为来历不明的乞丐。旅客最难把握的东西,便是气候。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旅客。从西班牙南端一直旅行到英国的北端,我经历了各样的气侯,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此刻我正坐在中世纪达豪士古堡(DalhousieCastle)改装的旅馆里,为“隔海书”的读者写稿,

  • 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赵翼, 年轻时也爱玩闹

    赵翼与袁枚与蒋士铨并称“乾隆三大家”,是著名的诗人和史学家。不过很多人不知道赵翼年轻时也爱玩闹。根据《北东园笔录》记载,赵翼年轻时曾经入直军机处。赵翼的同僚中有个叫陈纯祖的人,和赵翼年纪差不多,两人公务之余,无聊的时候经常玩闹。那时候没有网络游戏,他们就经常相互扳手,相互打闹,比谁的力气大。不过很明显,陈纯祖的力气大多了,经常把赵翼的手捏的通红,让赵翼苦不堪。赵翼就一直在想什么办法,来“报仇”一下。有一天,两个人又准备“打架”了。赵翼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搬过来一只凳子,说:“我等下要闭上眼睛,用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