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求爱婚姻,我要进豪门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1:42: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求爱婚姻,我要进豪门

第1章 被替换的身份

樱花随风飘舞的季节,本应是美好的春日享受灿烂的阳光。95女性网

  可樱花树下的那个女子却一脸哀伤的轻唤着爱女的名字“兮瑶,我的乖女儿,都是妈妈不好。你到底在哪里?”

  清冷的声音透着沙哑,让人听了不禁有些伤感。

  “老婆,女儿已经去了。她不慎掉入河中已经去了。你什么时候才肯接受这个现实?”

  一名中年男子心痛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那张英俊成熟的脸上却写满了别人无法读懂的伤感和悲哀。

  夏兮瑶,他们刚满五岁的女儿。却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不名失踪,当警察找到她的线索时,却只是在河边发现了孩子的衣服和鞋子。网站95lady.com

  白苏无法忍受丧女之痛,日日精神恍惚,医生已经诊断为重度抑郁症,若是病情一直得不到缓解,谁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会变成精神病。

  夏天林看着妻子如此下场,家里也瞬间变得冷冷清清。他知道,是时候找个孩子来取代夏兮瑶的位置。也只有另一个孩子才能弥补白苏内心的空虚和伤感。

  十天后,夏天林果然从孤儿院内领养了一个同夏兮瑶相同岁数的女孩子。

  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虽然同他们的女儿不尽相像,可她的那双眼睛像极了他们的女儿。

  “小朋友,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夏天林亲切的将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逗弄着,她显然对于这个陌生的环境还不习惯,一脸戒备的打量着整个豪宅。95女性网

  “我叫宋妍熙。”

  稚嫩的声音明显带着胆怯,夏天林却将一串水晶项链套在了她的脖子上,严肃的叮嘱着“不,孩子,从这一刻你是夏兮瑶,夏兮瑶!记住了么?”

  小丫头狠狠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抑制不住的阵阵惊喜。

  而真正的夏家千金夏兮瑶却被另一个妖艳女子带在身边。她一心等待着夏天林会跟她老婆离婚,光明正大的娶了自己。可想不到,那个男人最终选择的依旧是他的老婆。而自己,却只配成为他的情人?

  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被人唾弃嘲笑的私生女,她暗中计划了一切,将夏兮瑶偷偷的拐走。95女性网在让自己的女儿进入孤儿院,她就知道。夏天林走到最后一步一定会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做替补。

  如今偷梁换柱,她已经成功的让自己的女儿进入夏家成为正式的千金小姐。至于真正的夏兮瑶,她懒得抚养。为了报复夏天林的无情,她甚至将那个只有五岁大的小女孩仍在了夜总会的门口。

  两个人,不同的两个身份。而那个女人亲手种下的罪恶种子,却也在慢慢的发芽成长。推荐95lady.com

  十五年后。国际机场。

  “爸,哥,我会想念你们的。夏兮瑶亲昵的赖在夏天林的怀中撒娇。站在旁边的夏允诺更是一脸的宠溺,不舍的摸了摸她的秀发。

  他是在宋妍熙被送进夏家后的第二年被收养进夏家的。作为夏天林同白苏的儿子,可他却深知一点。95女性网无论是自己还是宋妍熙,都无法替代他们心目中的那个孩子。

  而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夏天林的规划去进行,努力让她成为像白苏那样出色的艺人。这是白苏年幼时对已经死去的夏兮瑶的期望,而如今,这份期望和重担,却压在了替代她的宋妍熙身上。

  “哥,爸,我走了。你们要保重。两年后我就会回来的。你们一定要想我哦。”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匆匆的同哥哥和父亲深情的拥抱一下,边匆忙的登上了飞机。

  为了她今后的发展,夏天林不得不将她送到美国继续进修。而得知女儿已经出国的白苏却异常的崩溃。

  夏允诺的电话急促的响个不停,刚一接通电话,就传来刘嫂焦急的声音“少爷,不好了。夫人得知小姐出国进修的消息后,精神异常的烦躁。恐怕是旧疾发作。口中不断的念叨着小姐的名字。少爷你知道的,夫人离不开小姐的,每天只有看见小姐才能安心。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别慌刘嫂,我们马上回去。”

  夏允诺同夏天林立刻驾车赶回家中,好在医生已经早他们一步赶到了别墅内,并紧急为白苏注射了镇定剂,现在她已经安静的睡着了。

  可医生的话却让他们更加的头痛。

  “病人不能受到刺激,十五年前就因为失去女儿而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十五年后,你们若是把女儿送到国外,就等于将十五年前的一幕愿景重现,对她会造成二次伤害和刺激。我想你们最好想办法,或者让你们的女儿回国陪在她的身边。若是情况得不到缓解,最后很可能会换上间歇性精神病。”

  一句话,让夏天林同夏允诺同时皱紧眉头。

  看着一直安睡的老婆,夏天林清楚,若想让夏兮瑶可以安心进修,又能稳住白苏的病情。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次收养个孩子。

  用那个孩子代替已经离开的夏兮瑶。

  “去找个孩子吧,让她成为我们夏家的第三个孩子。不过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已,期限是两年。两年之后夏兮瑶回来,她离开。价钱好商量,只要她身上有夏兮瑶的那种感觉。就把她找回来陪在你母亲的身边吧。”

  夏天林累了,这样的事情只想交给夏允诺去办。

  而夏允诺心里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之所以会被夏天林看中,就是因为自己的个性和头脑都很适合成为他未来的接班人,将来接替他的位置,成为夏氏企业的接班人。

  为了得到这一切,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无条件的服从他们开出的所有条件。

  他懂得,这才是自己活在这里唯一能的意义和条件。

  “是。”

  应声离开别墅,心情却糟糕透顶。压抑的夏允诺直接把车开向路边新开的一家夜总会。

  没有叫上平日里的那些朋友,而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吧台前喝着闷酒。

  “各位亲爱的来宾,朋友们。接下来是我们夜总会最美的DancingQueen为大家带来的精彩演出。”

  舞台的灯光渐渐的暗淡下来,一道强烈的光束打在一个性感火辣的女子身上,吧台的位置距离舞台的地方有些距离,坐在这里的夏允诺也只能看到台上女子的大概轮廓。

  动感的乐曲随之响起,只见舞台上性感妖娆的女子随着音乐的律动换换的扭动着身体。

  她给人的感觉很特别,第一眼就能瞬间吸引你的全部视线。

  外表和身材看似妖娆火辣,可那张脸却偏偏清纯的让人无法对她产生其它的邪恶念头。

  如此清纯的一个女子,他们不想亵渎。

  “她是你们夜总会的头牌?”

  夏允诺沉声询问着酒吧前的调酒师,不知为何,却对舞台上的女子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是老板娘的女儿,被我们老板娘硬逼着登台献艺的。长得漂亮又能歌善舞的,现在正在念大学。学习成绩也是学校内数一数二的。可惜啊,我们老板娘视钱如命,只要可以换成钱,女儿都能卖。唉。”

  看着台上卖力演出的女子,就连调酒师都面露几分不舍之情。水瑶小姐为人善良,对待夜总会的每一个人都那么亲切。可惜,原本应该过着更好生活的她,却偏偏遇上这么一个让人无法琢磨的母亲。

  “哦?她叫什么?”

  “我们小姐叫秋水瑶。”

  望着台上的女子,夏允诺似乎已经有了想法。

  夏兮瑶,秋水瑶,想不到其中都有一个瑶字。自己又是在兮瑶飞往美国后,才遇见了她。

  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的旨意?

  “小姐,陪我喝一杯如何?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不要故作清高,每次来都是看你跳舞,不过瘾的嘛。”

  几个年轻小伙,竟然直接将秋水瑶从台上猛地拉了下来。双手已经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着。

  “放手,我只是舞者,不是陪酒女郎,就算是陪酒女郎也不容你们这样放肆。”

  一声娇呵,反倒让夜总会内的观众愣了愣。想不到她是如此的强硬。

  秋水瑶知道如何应付这些男人,自己从小就是在夜总会内长大的,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场面又没遇到过?

  若不是自己倔强的抗争到底,或者如今自己当真成了母亲手中的赚钱工具,夜总会的头牌小姐了。

  “叫手下到夜总会来一趟。”

  夏允诺拨通了手中的电话,通知秘书派人到夜总会前来帮忙,自己却不准备亲自动手。

  谁知刚要继续做个看客,几个彪形大汉再次围了上去,秋水瑶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就被几个大汉制服。

  夏允诺看了看夜总会的四周,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去阻止,无奈之下,只好点燃一根香烟叼在嘴中,悠闲的吐着烟圈,缓缓的走向舞池中。

  “你叫什么名字?”

  他无视那些彪形大汉,直接走到秋水瑶的面前,轻轻的勾起她的下巴,细致的打量着那张精致的容颜。

  秋水瑶同样用打量探究的目光,炯炯有神的注视着眼前的男子,浓密的眉,深邃的眼,还有那似笑非笑的邪魅笑容。

  她清楚,这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或者比面前的这些彪形大汉还要危险。

  “你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在问呢?”

  秋水瑶的回答倒是让夏允诺有些意外和惊讶,这绝对不是一个如同她外表般,乖巧柔顺的女子。她有她狂野的一面。勇敢泼辣。而她的名字又有一个瑶字。如果她肯跟自己走,解决了她的问题也解决了自己的问题。

  “秋水瑶,愿意跟我走么?”

第2章 一场交易

夏允诺默默的吸着香烟,随后轻声的询问着。

  如果她肯跟着自己离开,最起码会享受到千金小姐般的待遇,总好过在这里做舞女歌女被人羞辱。

  “去哪?”

  简单的两字直接正中主题,她不喜欢做事拖拖拉拉。如果有个不错的地方可以让自己生活

  一段时间,那她愿意离开。

  这里不是她最终的归宿,之所以还勉强的留在这里,也完全是因为那个没有多少亲情的母亲。

  虽然她一直在利用自己,为她自己偿还债务。可那毕竟是养育自己的母亲,她不能坐视不理。

  “一个让你尽情唱歌,不再受到侮辱和伤害的地方。去还是不去?”

  “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三秒钟的思考时间都没有,秋水瑶直接答应了他的要求。只要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她都愿意尝试一下。

  只不过,她是有要求的。

  “我需要你为我偿还这件酒吧欠下的债务,并在额外支付我妈五十万。能做到,我就跟你离开。”

  夏允诺微微皱着眉头,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的双眼。

  她的母亲如此对待她,可这个女人不仅不恨,反而还要求自己替她母亲还钱?

  到底是傻,还是故意在装伟大?

  “成交。”

  夏允诺从上衣口袋内掏出几张支票,先是签了10万的钞票扔给那些彪形大汉。

  对付这些人还用不上武力,金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随后又签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和一张100万的支票塞给秋水瑶。

  “一共150万,足够了吧?”

  一百五十万买个女儿,秋水瑶的价码也算高了。

  “找你五十万,一百就够了,在这等我下。我收拾收拾就跟你离开。”

  秋水瑶强硬的将那张五十万的支票塞进他的口袋内,随后大步的走向后台的化妆间。

  夏允诺悄悄的跟在后面,掀开一块红色的帘子,化妆间内的最深处坐着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

  鲜红的唇膏厚厚的涂抹在她的嘴上,看上去更像是吃人鲜血的吸血鬼。

  想象不到如此清秀可爱的女子,竟然会是出自于这个女人的杰作。

  “这里是一百万,拿去还债后,剩下的钱就自己留着养老吧。别在喝酒,也别再闹事。我要走了。五十万,如果你能认真经营这间酒吧,这些钱足够你活下半辈子了。我们算是彼此两不相欠,不要在联系我,也不要在让我担心。你不是一直都想撇开我这个包袱么。今天我就如你所愿。再见,感谢你养育过我。”

  秋水瑶只是把支票放到她的手中,没有任何的留恋和不舍。这里虽是她成长的地方,却只会让她感觉到压抑和痛苦。

  如今可以离开,无论身在何方,只要不是这里就好。

  “臭小子,我小时候是怎样把你养大的。竟然只给我一百万就想结束?没良心的家伙。”

  秋水瑶走了几步,中年妇女终于开始发飙。手中的啤酒瓶子猛的摔碎在地上。秋水瑶止住了步子,却没有在回头“一百万,足够了。若不是看在你养过我的份上,我连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身后的女人又骂了些什么,秋水瑶已经记不得了。大脑空空的一片,麻木的走过夏允诺的身边。即便是离开,内心却依旧是一片苦涩。

  “要想离开,就走快点!”

  夏允诺从身后追了上来,牵起她的手,飞快的在喧嚣的人群中快速的穿越着。

  本想反抗,本想拒绝,可是双腿却不由自主的紧紧跟上了他的步伐。

  夜晚的风冷冷的吹着,却也吹散了一直积压在秋水瑶内心深处的苦涩和惆怅。

  “我们要去哪?”

  秋水瑶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向夏允诺,尽管这个男人很危险,可她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跑了。

  她是勇于冒险的,只是一直在等待着一个可以带她离开的人,她在那个阴暗又漆黑的世界里等了那么久。只是没有想到,等来的会是他而已。

  “回家,做我妹妹。从今天起,你跟我生活在一起。不再是秋水瑶,而是夏兮瑶!”

  他清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冰冷无情。秋水瑶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阴谋,只是本能的跟着他回到夏家豪宅。

  她清楚自己应该在这里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她只不过是她们的替代品而已。用自己的身份替代另一个女孩的存在。

  “我只代替她两年,两年后放我自由。”

  这是秋水瑶对夏允诺提出的第二个要求,她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又不能去触及到什么。

  夏允诺越发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找对了人,不会粘着自己,不会赖在秋家不走。她既然先开口要自由,想必在离开时也会走的痛快,不会产生任何金钱方面的纠缠。

  “这些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你只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即可,该项有的待遇我们也自然不会亏待你。爸妈已经睡了,明天记得早点起来,这是你的房间。记住不要随意的走动。”

  夏允诺将秋水瑶带到夏兮瑶之前居住的房间,打开房门,浓浓的思念涌上心头,宋妍熙的离开,对于夏允诺来说同样是沉重的打击。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可是对于夏允诺,等待的这两年却也是难以煎熬的。

  如今,要用另一个女人来代替她的存在,这样也只会让他更加思念那个单纯可爱的丫头而已。

  “我妹房间内的东西不要乱动,无论是首饰还是衣物,若是丢了什么,我会直接从你的工资内扣除。我每个月会给十万块的零花钱,爸妈可能会给的更多。两年下来你不乱花也能成个小富婆了。总之记住一句话,你只是替代品,你的任务就是让我母亲能够减轻抑郁症的复发次数。早点睡吧,明天我会叫你起床。”

  夏允诺不给秋水瑶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关上房门,只留她自己一人在这陌生的房间内独自发呆。

  常年在阴冷潮湿的房间内住习惯了,冷不丁换到这样粉嫩华丽的公主房,她感觉自己好像瞬间变了一个人。

  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不切实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只好扯了一条毛毯,在地板上打了地铺。

  房间内的一切物品,虽然让她感到惊奇,却不敢乱动一下。刚刚那个男人,应该很宠爱他的妹妹吧。而如今,她要成为他的妹妹,是不是也可以奢求得到半分的疼爱和温暖?

  换上已经为她准备好的睡衣,早早的就趴到了被窝中。辗辗反侧却始终无法入眠。

  “宝贝,宝贝,我亲爱的宝贝。”

  已是午夜时分,空荡荡的豪宅内却传来十分凄冷的歌声。细细听去,还混合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

  秋水瑶瞬间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竖起双耳认真的听着。

  “宝贝,宝贝,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永远抚着你。”

  清冷的歌声正诉说着无比的哀伤和痛苦,哀怨的哭声好像是午夜恐怖电影中的女鬼一般。秋水瑶不禁抖了抖身体。

  这是什么地方?为何这豪宅内总是会散发着阵阵阴冷气息?

  想要再次入睡却已经没有了睡衣,只能靠在衣柜的一角,用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颤抖的身体。

  “宝贝,宝贝,妈妈好想你。我亲爱的宝贝,妈妈,是妈妈啊。”

  女子的声音渐渐靠近,秋水瑶甚至能听到一阵高跟鞋在地面上敲打出邦邦邦的声音。

  双手紧紧的无助自己的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她就觉得这间豪宅不同寻常,可是没想到会闹出这种灵异事件。

  虽然是泼辣女子,可是对待这种事情难免会觉得恐怖。

  只听嘎吱一声,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一条细缝,秋水瑶能看见一道刺眼的光线从门缝中溜了进来。

  迎着光线,她看不清女子的轮廓,只能看见她的脸上挂满泪痕,散乱着长发,口中不断的呼唤着宝贝,宝贝。

  这声声呼唤,载着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诡异渗人。

  “你,你,你是谁?”

  壮着胆子小声的问了一句,那个所谓的女鬼一步步的朝自己走来。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宝贝!宝贝?我的宝贝?乖宝宝,你究竟去了哪里?你知道妈妈找你有多辛苦么?”

  当白苏看见秋水瑶的那张脸时,整个人先是站在原地愣了愣,随后疯了似的冲到她的面前,紧紧的将她搂在自己的怀内。

  冰冷的身体疯狂的颤抖着,白苏捧着秋水瑶的那张脸看了又看。

  这张脸竟然和小时候的遥遥一模一样。是遥遥回来了么?她的亲生女儿遥遥,真的回到自己的身边了么?

  “啊!”

  秋水瑶一声惊吼,搅的豪宅内的人不得安宁。

  夏允诺同夏天林同时赶到夏兮瑶的卧室,却发觉白苏正搂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不断的哭闹着。

  看来是又复发了。

  “老婆,你看错了,这不是……”

  夏天林刚要否认秋水瑶的身份,可是当他看清那张脸后,同样愣在原地,后半句话愣是被他咽了回去。

  “是,是我们的女儿回来了。老婆你看见了么?我们的女儿回来了,所以现在乖乖的回房睡觉,你不是要早起为女儿准备早餐的么?若是不早睡,起来晚了,我们的女儿可吃不到你亲自煮的早餐了。”

  虽然惊讶,可夏天林却也尽快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哄着已经发疯的老婆回房间休息。

求爱婚姻,我要进豪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求爱婚姻 或 我要进豪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美娇妻爱上我 美娇妻爱上我 全文免费

    原标题:美娇妻爱上我美娇妻爱上我全文免费小说名称:美娇妻爱上我目录预览:第一章公交上的意外第二章诱人身段第三章是你?第四章技惊四座第一章公交上的意外“他妈的,这狗日的天气,热死了!”今天是宁纪失业的整整第一百天,但此刻他依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手里拽着一叠面试需要的相关文件,没错,如果今天能面试成功,他将结束现在这种狗娘养的屌丝生活。宁纪的心情有些烦躁,他蹲在公交车站旁边,抬手擦去快要流到眼睛里的汗水,低头看了下手表。“都快下午两点了,我还没能成功挤上一辆公交。唉!我的房租啊,这回肯定又要被疯

  • 穿越之冰山王妃 穿越之冰山王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穿越之冰山王妃穿越之冰山王妃全文免费小说名字:穿越之冰山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回忆第二章穿越第三章穿越第四章穿越第一章回忆黑色奔驰内,一袭纯黑衣的她双眼冰冷,眉头微皱,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快速转动着,油门踩到了底,车子也在她疯狂的举动下快速的穿梭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中。她是慕雪,慕氏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所有人心中完美的代言词。从小便拿下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奖项,现在年仅25岁便有不少专业的博士硕士学位。自从24岁接手了父亲一手创建的慕氏集团,慕氏集团就在原本雄厚的基础上更加如虎添翼。她伫立在大铁门外

  • 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 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 全文免费

    原标题: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全文免费小说名称: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目录预览:第1章:买醉第2章:做了件坏事第3章:还不肯罢休第4章:上了他的当第1章:买醉第1章:买醉刚刚用钥匙打开自家的门,屋内的一幕让宫晩儿脸色瞬间苍白,身体僵直的站在门口……大床上,男人和女人激烈的滚在一起,完全没有意识到门口的来人。宫晩儿清楚的看着自己男友疯狂的亲着卖弄风情的女人,他对她可从未这么热情过!心一点点的发痛,她多么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她仍然能躲到杜洋的怀里,而他会想往常一样紧紧的抱

  • 总裁爱妻:情深不悔 总裁爱妻:情深不悔 全文免费

    原标题:总裁爱妻:情深不悔总裁爱妻:情深不悔全文免费小说名字:总裁爱妻:情深不悔目录预览:第一章苏柠挽,你找错人了第二章这是霍先生的意思第三章不用你管我第四章被逼应酬第一章苏柠挽,你找错人了C市。一家星级酒店的一个不起眼的房间外,厚重昂贵的红木门被擂得“嘭嘭”作响。“开门,快给老子开门,臭婊.子,快开门!”落地窗大肆地敞开着,凌冽的寒风呼啦啦地涌进来,苏柠挽缩在衣柜和墙壁之间的小角落里,身体随着撞门声不停颤抖着。耳边撞门声、猥琐下流的咒骂声噪杂一片,她不敢伸头去看,捂着耳朵死死盯着还未接通的手机

  • 此爱无岸 此爱无岸 全文免费

    原标题:此爱无岸此爱无岸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此爱无岸目录预览:第01章先生求你救救我第02章肩上的红色胎记第03章这个女孩我买了第04章让她把衣服脱掉第01章先生求你救救我雨夜小镇,一道纤瘦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拔足狂奔。她身后,一男一女快步追来,口中不停的咒骂着什么。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晚饭前她高高兴兴的和爸妈一起庆祝,还喝了一杯甘甜的葡萄酒。谁曾想,晚饭后一切全都变了!镇长带着傻儿子上门,他爸妈直接将她卖掉,让她给镇长的傻儿子当老婆。

  • 盛世狂妻 盛世狂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盛世狂妻盛世狂妻全文免费小说名字:盛世狂妻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猪笼第2章手枪消失第3章装疯卖傻第4章灵犀药水第1章穿越猪笼天奇大陆。摩罗国,青安城。“就凭你也想当继承人?还想嫁给慕容风?先对着猪粪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吧!丑八怪!”凤家大小姐凤无心正手持火鞭,眉宇间是根本无法遮掩的怒意,一鞭子抽在被囚禁于猪笼中的那个面色苍白,身形弱小的女子脸上。凤无邪疼得几乎晕厥!瞬间,火焰顺着鞭子蔓延开来,凤无邪脸上的伤口开始灼痛,一道黑乎乎的血痕就这样硬生生地毁了她原本被世人称赞过的花容月貌,被灼伤的

  • 神级状元 神级状元 全文免费

    原标题:神级状元神级状元全文免费小说名称:神级状元目录预览:第1章雷打的状元第2章路小雅之爹第3章清纯小美女第4章大胆的路小雅第1章雷打的状元张小龙躺在床上,胸口处再一次涌来炽热的感觉,好像有把火在那里烧一样。这已经是第五天,不,准确地来说,是他有意识之后的第五天,之前他昏迷了多久,连自己也不太清楚。他只记得那天坐着江二哥的电三轮,原本是要到县城赶车去燕京。当时他怀里揣着燕京大学的入学通知书,旁边坐着跟他一同去燕京,只是另外一所大学报道的路小雅,后面还有一大群给他们送行的乡亲。这些年来,农村已经

  • 偏爱二手王妃 偏爱二手王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偏爱二手王妃偏爱二手王妃全文免费小说:偏爱二手王妃目录预览:第一章:倒霉的穿越第二章:后悔一辈子第三章韩烟的挑衅第四章:逃跑第一章:倒霉的穿越韩凝接到好友的电话便气冲冲的赶去××度假村,真是岂有此理,士可忍熟不可忍,百里傲风,你竟然出去偷人,看姑奶奶不将你打成王八蛋。根据好友提供的线索,韩凝一下车就奔着游泳池去了,这个时候也忘记晕水了,果然看到她那小白脸男朋友正和一身材火辣的女子打得火热,攀在游泳池边缘搂搂抱抱着,韩凝双眼喷火,虽然这个男人她不爱,但也不能容忍背着自己偷人。长腿抬起来一脚

  • 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 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全文免费小说名字: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逼替嫁第2章恶毒的七姨娘第3章死都不嫁第4章一个都不会放过第1章被逼替嫁是夜,瑟瑟的秋风中,一轮残月挂于乌云密布的半空中。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屋子中传来,声声惊悚,渗人,如同从地狱下油锅的鬼魂传来一般!听的人心里发一阵麻!一十五六岁的女子,双手双脚皆被铁链烤住,衣衫褴褛的身上,满是鲜红的鞭痕。两个奴婢抓住女子瘦如柴棒的手臂,在那几乎皮包骨头的十根手指的指缝中,已经插了有十余根细长的长针。每根插入

  • 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 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全文免费小说名:一生契约:首席大佬霸爱贵妻目录预览:001:一会儿再叫002:你还不配有我的孩子003:回老宅004:我不饿001:一会儿再叫我实在找不出什么事情,比我跟你在一起,更令我心动的了——沈墨琛B市,沈家别墅,装修极其奢华。保姆站在我身后踌躇了好几次,最后走上来神色不太自然地说:“太太,要不你先去睡觉吧。”我从浓墨的夜色里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静立了一会儿,我抬步上楼回了卧室。这是我嫁进沈家的第三天,没有盛大的婚礼,新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