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逐鼎明末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1:42: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逐鼎明末

01

楔子:旌旗乱舞,狂沙满天,萧瑟秋风下,一将赫然屹立在那苍茫大地上,秋风卷起他的长发,漫天飞舞,周围是耀眼的刀枪,直指那将的要害。逐鼎明末 全文免费阅读

  “罢了,罢了,天要亡我,为之奈何。”

  那将拔出佩刀,向脖子上抹去。

  铮,说时迟那时快。那将手中的佩刀已经落地,那将大惊,出征八年,还从未有人能将他手中的兵器震落,那人究竟是谁?

  正迟疑间,只听得周围诸敌兵齐声惊叫,一个个惊恐地望着天空。那将顺着敌人的视线望去,只见苍穹渐渐发生变化,一淡淡的轮廓慢慢地显现出来。

  轮廓越来越明显,渐渐幻化成一乖坐天马的少女的模样,天马徐徐下降,落在大地上。

  那少女约摸十五六岁年纪,面如冠玉,身披紫衣,蓝眸蓝发,头上有角,小巧玲珑,甚是可爱。推荐http://www.95lady.com/

  只听“哐当”一声,一士兵手中的长枪落地,哐当,哐当,哐当,众士兵手中的兵器纷纷落地,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少女看,一时竟忘了撕杀。

  那少女丝毫不以为意,心想:连神殿里的诸神那惊叹于她的美貌,何况区区凡人。神殿中能与她媲美的大概只有智神姊姊。不过这些凡人也太可恶了,竟然敢吵醒自己,要知道一旦陷入沉睡,就能战神凡傲也不敢冒然吵醒自己,而这些凡人,竟然敢冒然吵醒自己,真是不可原谅。

  正在这时,那员被围的将领,拾起那只震落佩刀的羽箭。只见那箭上歪歪扭扭地刻着符号,像是某国的文字。确是不认得,正斟酌间,那箭却“嗖”地一声挣脱他的手掌,直飞出去。网站95lady.com那将一怔,抬头一看,那紫衣少女正怒气冲冲地望着自己,那支羽箭赫然便在她的手中。

  “姑娘,这箭是你射的吗?”

  “是又怎样?”紫衣少女怒道,湛蓝的眸子射出了道寒光,直逼那将。

  “没有什么,只是感到奇怪罢了。”那将坦然直视,并不后退,却暗忖:这女子好生无礼,我只是问问是不是她射的箭就这么凶,可不像我的虞姬。想到虞姬心里不由一痛:她以死来成全我,暗示我冲出重围,可我却始终不明白她的苦心。不由得彷徨踌蹰,不知所措。

  “重……重瞳人(拉丁文),”仿佛冰山融化般,湛蓝眸子里的寒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惊讶,接着是狂喜,“找到了,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像是在自言自语。“智神姊姊曾说过,‘重瞳人不同于一般人,他们天生受神的眷护,远远超出一般的凡人,如能收之为神仆,那是再好不过了。但这类人种并不觉,极难收服,自第七次诸神之战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据说已经湮灭了。’没想到现在还能遇见。”这几句话是用古神语拉丁文说的,那些兵士并不懂,只见眼前这位紫衣美女用一种从未听过的古怪语言在自言自语,却是看得呆了。

  那将也不懂拉丁文,自是不明白眼前这位姑娘为什么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惊讶,又一会儿狂喜罢了,心想:这女子或许是神仙,不然怎么与常人迥异,头上生有两只珊瑚角,倒像是龙角,头发眼睛也与众不同,呈蓝紫色,面容秀丽,连虞姬也不如她,肯定不是凡人。

  正胡思乱想间,忽觉身体一紧,竟被捆住,定睛一看,原来是被一根不知是用什么金属做成的绳索,呈紫黑色,用力一挣却如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不为所动。原文95lady.com

  那紫衣少女狡黠地一笑,“重瞳人,别废力气了,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乘,别动,听话,姐姐给你糖吃。”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包糖果,随手取出一颗,塞入嘴里,又取出另一颗棒棒糖递了过来。

  那将哭笑不得,自己堂堂西楚霸王,当世无敌,力拔山兮气盖势,竟被一来历不明的小女孩当小孩哄,旁边还有三四万汉军在眼睁睁地看自己的笑话,传出去不把老脸都丢尽了?正思忖间。那少女也停了下来,湛蓝的眸子狡黠地转了转道:“你是西楚霸王吗?这名字倒是挺威风的,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仆人了,可不能再叫这么威风的名字,对了,神仆的名字都是由主神来取,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就叫萧猛,好吗?你怕别人笑话你,我把他们都杀了好了,这样不就没有人看你的笑话了吗?”这几句话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却让那三四万汉军不由得毛骨悚然。那将也十分诧异,怎么自己想的她都知道?

  那紫衣少女也不理他,随手将那支羽箭插入箭囊中,又从怀中掏出一物。只见那物长约十寸,竟是一条小蛇,紫衣少女口中念念有词,那条小蛇越变越大,顷刻间便有一般巨蟒大小,仍不停地长,刹那间就长了百丈,只见那巨蟒粗如水桶,口含霹雳,獠牙林立,密于刀剑,两眼如灯笼,冒着凶光,全身上下逆鳞密布,闪闪发光。逐鼎明末 全文免费阅读

  那些汉军将士已吓得哭爹叫娘,胆大的全身颤抖,不寒而栗,胆小的口吐白沫,直接晕倒。那巨蟒吐了吐信子,朝众汉军将士咬去,一口就吞了千人,猩红的信子一卷又是千人,项羽看得不禁呆了。自己挺枪跃马,刻不间断地杀敌,也没有这巨蛇吃得快啊,不过半盏茶时间,汉军便被屠尽,只见满地的残臂断肢,尽是那巨蟒遗弃之物。

  那蟒吃罢过后,又渐渐缩小,变为原来大小,紫衣少女收回那蛇。笑嘻嘻地对项羽道;“怎么样?现在没有人可以笑话你了吧?”

  项羽见那女子小小年纪一下子就杀了那么多士兵,还谈笑自若,丝毫不以为意,不由得一阵颤栗,饶是他身经百战,杀人如麻,也由得胆寒,这女子究竟是谁,竟如此厉害!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那紫衣女子笑道:“我的名字叫紫灵儿,不过在神殿只有天神叔叔和智神姊姊敢这样叫我,其余神祗都称呼我为龙神。”

  萧别离入午门,伫金水河(太合门前),取义天河银汉。崇祯初年,朝气蓬勃的朱由检命人向河里投放种子鱼苗。当夏风拂动时,河面上荷花摇曳,宛若江南。可河面飘浮的是宫女的尸体,一具、两具……上百具。

  萧别离面无表情,仿佛那些女尸都不存在似的。

  拢了拢长发,萧别离漫不经心地问道:“赫尔斯,你确定陛下安排的历史断层是在这里吗?”

  “是的,主人。”一男子礼貌地躬身回答。

  “那好吧,赫尔斯,背我过河。”

  “是。主人”

  此刻,翊坤宫中。

02

“父皇,外城已被贼军攻破了。内城也快保不住了,我们快逃吧,再等就来不及了。”朱由检苦笑道:“已经来不及了,刚才卫士来报,西直门,正阳门,朝阳门都已被攻破,贼军很快就会攻到这里来。”

  “怎么会这么快。”长平公主惊道。

  “城里有叛徒献城。”朱由检从墙上取下宝剑,轻描淡写地回答,仿佛在说一件与之无关的事。

  “父皇,你……你要干什么。”长平公主见朱由检抽出宝剑,情知不妙。

  “汝何故生在帝王家?”崇祯皇帝一剑向自己的女儿砍去。

  长平公主躲闪不及,闭目待死,却不知一向待自己很好,温和慈祥的父皇为什么要杀自己。

  “当啷。”朱由检手中的宝剑落地。长平公主睁眼一看,翊坤宫中又多了两人,男的生得眉清目秀,面如白苏,五官极其端正,只是鼻梁稍高,一头金发随意披在肩上,也不盘起,手中握着一古铜色的弓,崇祯的宝剑正是他射落的。

  朱由检面色苍白,俯身拾起地上的羽箭,那箭上歪歪斜斜地刻有一行文字,却是不识。

  “你就是朱由检?”那男子问道。

  朱由检点了点头,那男子持弓上前。长平公主一惊,忙挡在父王身前,朝那男子道:“你要杀就杀我吧,别动我父亲。”那男子眨了眨蓝眼睛,不解地道:“他要杀你,你还护着他?难道你们俩个是在打情骂俏吗?那倒是打搅了,真不好意思。”几句话说得长平公主面红耳赤,气得崇祯皇帝面色煞白。

  砰,那男子的头被狠狠地敲了一下,他正准备发怒,回头一看,竟是自己主人敲的,一脸的愤怒顿时化为惊恐,乘乘地垂下高昂的头颅。

  “赫尔斯,我的脸都让你这个笨蛋给丢光了,你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那女子怒道,声音却如小桥流水,珠落玉盘,十分动听。

  只是,赫尔斯却无福消受,只吓得面如土色,不知所措。

  朱由检推开长平公主,对她说:“你母亲在坤宁宫,你快去陪她,不用管我。”

  “不用了,袁贵妃上吊时,绳索断了,已经无事了。”那女子道:“朱由检,你还认识此物吗?”

  朱由检抬头一看,那女子手中拿的竟是传国玉玺,不由得大惊道:“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盗出朕的玉玺。”

  那女子面不改色:“朱由检,再仔细瞧瞧。这可是你那一方玉玺?”素手轻扬,将玉玺抛出,朱由检忙小心翼翼地接住,仔细一瞧,不由得脸色大变。

  长平公主走上前道:“父皇,这玉玺不是你那一块吗?”朱由检不理她,却是又惊又喜,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这才是真正的传国玉玺啊。谢天谢地,二百二十年了,真正的传国玉玺又回来了,我大明江山终于又可以保全了。”说着朝那女子一揖道:“前辈不远万里前来,路途艰辛,晚辈不能恭迎二位,甚为惭愧,由检无能以至逆贼直逼京师,虽由检薄德菲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当自去冠冕,望前辈以天下苍生为重,私人恩怨为轻,勿伤百姓一人。”

  长平公主大惊,不想父亲居然说出这番话来,忍不住问道:“父皇,她究竟是谁?”

  崇祯帝叹了口气朝那女子道:“这传国玉玺还请前辈收好,由检已没脸接受了,只是希望不要落入乱党手中。”

  那女子坦然受之,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赫尔斯道:“起来罢,这次便宜你了,下次再如此放肆,我萧别离定斩不饶。”回头向朱由检道:“当年建文帝逃出南京后,化名萧邦,后朱棣又命阉党七下大洋,斩草除根,先祖委曲求全,改名换姓,乃有萧氏,后逃到南洋,与当地土著结合,后裔迥然异于汉人,还请皇帝莫怪。”

  崇祯道:“惭愧,惭愧,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由检代太宗向前辈谢罪了。”说完,又是一揖,她不称朱棣为成祖,足见是以存愧疚之意。

  那女子道:“你能认错,那自然很好,不过,前辈就不用叫了,算起来我比你还小一辈呢。我今年才十七岁,你前辈前辈的叫来叫去,倒显得我很老了似的。”

  赫尔斯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一听那女子只有十七岁,很年轻云云,差点没有吓倒在地,心想,主人真是太阴险了,太卑鄙了,真不愧为智神,撒谎脸也不红,不对,主人戴着人皮面具,当然脸也不红了。

  正胡思乱想之间,忽然听见萧别离大喝一声:“赫尔斯。”,赫尔斯顿时吓了一跳,差点又要跪下,暗想;这下完蛋了,主人可是无所不能的智神啊,自己想什么,她都知道,神殿里的好几位主神都被主人整得够呛,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属神,龙神呀,你怎么还不来呢?天神陛下可是安排你和主人一起来寻找历史断层的啊,你再不来,我赫尔斯就真的完蛋了。

  赫尔斯的运气真是不一般地好,萧别离正准备惩罚他时,龙神紫灵儿就赶来了。

  “智神姊姊,我来晚了。”一宛转清脆,略带迷迭香味道的声音忽地响起。

  赫尔斯一喜,心想:这回性命可是保住了,正暗自高兴,突然一惊:龙神称呼主人为什么,她难道没有接到天神的神令,完了,这不穿帮了吗,怎么办,怎么办,到时候完不成天神交下的任务,主人和龙神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她们都是仅次于天神的存在,可自己就难说了,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可怎生是好?

  正当赫尔斯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是。萧别离已经看到了紫灵儿,忙趋步上前,拉住她的手道:“紫灵儿妹妹,你来的正好,我正到处找你呢。”接着转向崇祯皇帝和长平公主,解释道:“皇上,公主,这位是我嫡亲的妹妹,最爱开人玩笑了,曾经遇到过异人,学了些小法术,便到处炫耀,挺调皮的,请皇上和公主不要见怪。”说着又向紫灵儿使了个眼色,叫她不要乱说话。”

  赫尔斯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主人三言两语就把问题解决了,真不愧为智神,厉害,真是厉害。赫尔斯这回可是真服了。

  崇祯皇帝脑子一片混乱,仍处于短路状态,直到听见“嫡亲妹妹”四个字才稍微清醒一下,对萧别离和紫灵儿施了一礼道:“惭愧,惭愧,当年太宗皇帝做得确实太过分了。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子孙相残,以至情同路人。如今天下大乱,还望各位看在同祖共宗的份上,同心协力,和由检一道把逆贼赶出京师,恢复我大明江山,日后由检当大赦天下,归还皇位,还社稷于建文帝后人。

逐鼎明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逐鼎明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绝世高手猎艳都市4章

    原标题:绝世高手猎艳都市4章小说名字:绝世高手猎艳都市第四章你特么倒是打我啊赵晓蕾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娘们居然害羞了。陈扬呵呵一笑。他回头时就看见老夏一群人在那偷看。老夏嘿嘿一笑,说道:“陈扬,你个小兔崽子,刚才那一下动作真快啊,我们都没看清楚,你就睡在地上了。”一保安小李则玩味的说道:“扬哥,赵晓蕾那对肉球挤压的感觉怎么样?真羡慕你的艳福啊!”陈扬干咳一声,说道:“背后莫要议论他人是非!”这货是前车之鉴啊,不敢乱说了。众人那里不懂,马上轰然大笑。这场风波就此平息。陈扬换上保安服,带了电警棍,跟

  • 天姿国色4章

    原标题:天姿国色4章小说:天姿国色第4章得意忘形我知道不能坐以待毙,趁着他们还没抓住我的时候,我一咬牙,爆发出最后一点力气,奋力往前一冲,就跟一头牛似的,试图冲开他们的包围逃出去。~蓝~~~,他们怎么也都没想到我在这时候还有力气反抗,我撞翻几个人后,连滚带爬的就朝巷子外面跑去,只听见大雄在后面怒吼道:“操!一群饭桶,抓住他!”我咬着牙关,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头也不回的拼命跑,浑身疼得快散架了,腹中那一阵阵的绞痛就跟要我命似的,只要出了巷子,我往学校方向去,门口有保安,我就安全了。眼看要跑出巷

  • 诛仙4章

    原标题:诛仙4章小说书名:诛仙第四章惊变清晨,这一场雨终于停了。树上的水珠晶莹剔透,从树叶边缘静静滑落,跌落下来,因为有风,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打在张小凡的脸上。冰冷的凉意把张小凡从梦中唤醒,他睁开眼睛,下意识地要叫道:“师傅”但四野无人,只有林惊羽躺在身旁,好梦正酣。似乎像是做了一场梦。但远处破碎的草庙,身旁酣睡的玩伴,都告诉他,这一切是真的。他怔怔地想了一会,甩了甩头,走到林惊羽身旁,用力推了推,林惊羽口中嘟囔几句,慢慢醒来,揉了揉眼睛,还未说话,便觉得一阵寒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湫。他睁

  • 医狂天下4章

    原标题:医狂天下4章小说名字:医狂天下第四章馨月少女正是馨月。馨月的样子非常的憔悴,娇俏的脸上充满了悲伤,原本明媚动人的双眼却已经充满了血丝,额头上一片红肿,隐隐有血丝渗出,双膝上有两块大大的泥印。“林鲁哥…你,你没…”馨月的声音已经明显的颤抖,但是在颤抖中更多的是喜悦,充满血丝的双眼瞪得大大的,眼光里全是惊喜,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馨月可是亲眼看到林鲁断气,尸体都变得变冷的…“是的…馨月,我没死。”看着馨月的模样,林鲁的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了两分怜惜,就像大哥哥看到自己的妹妹吃尽苦头的那种不

  • 掠天记4章

    原标题:掠天记4章小说名:掠天记第四章炼出第一缕灵气在小雀斑与吊死鬼惊恐的目光中,方行三两下把化精草嚼了嚼,梗着脖子咽了下去。“没事不要打扰我!”方行眼睛有些红,狠狠下了命令,一抹嘴便钻进了木屋里去了。小雀斑与吊死鬼两个,被他吓的不轻,对视了一眼,都感觉方行是疯了,那可是房中宝啊,便是成年壮汉,一次也只能吃一小片叶子,这就足以奋战一整夜了,你这个十岁的小娃,一下子吃了三株……这特么是要日天么?方行来到了木屋之中,立刻便按着青云锻气篇上所说的,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化精草起作用很迅速,没过多久,方行

  • 最后一个道士4章

    原标题:最后一个道士4章小说名:最后一个道士第四章:抢魂到外婆家的厨房里,一家人看着坐着疲惫不堪的道士,就都问怎么样了。文斌看着眼前充满期待眼神的一家老小,摇摇头说:“今天怕是有麻烦了的。”外婆听到他这么讲,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接着三姨和小舅舅也跟着跪下了,外婆哭着求文斌:“道长啊,当年我们有眼不识真神,赶走你的师傅,你千万不要怪罪我们,要救救我女儿啊,医生都已经宣布叫家里准备后事了,我们也没其他办法了,眼下只能指望你来救她,我们徐家给人打了一辈子棺材,不曾短人木料,也不曾多收人钱,遇到买不起的穷

  • 乡村寡婶的秘密4章

    原标题:乡村寡婶的秘密4章书名:乡村寡婶的秘密第004章抓田鸡但是萧玉如一听这话却是脸一红,走进去就要将门给关上。李晋连忙在她关门之前蹿了进去,着急地说:“玉如嫂子,你想多了,我真的只是想帮你治好。那些东西久留在体内不泄出来的话对身体不好,你……”萧玉如一怔,她自然知道不好。昨天晚上她可是一晚上都没睡,这个年纪的女人独守空床,而且又是在药的作用下,她过得可以说是十分辛苦。直到今天早上,要不是他们跑过来闹事她只怕现在也没起来。“哎呀!”李晋是真心想帮她治好,也不容她多想,一把将她抱起直接就抱到了床

  • 乡野美人4章

    原标题:乡野美人4章小说:乡野美人第004章农民小神医赵铁柱和张桂花双双来到村部,恰好这个时候,村民们吃完早饭,习惯性地来到村部活动。村部前面有块空地,虽说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但也是村民茶余饭后散步的地方。“就是这了。”赵铁柱一眼就看中了这块空地,正是自己卖酒的好地方。“娘,您喊卖酒,我喊治病。咱们分工合作,就不担心卖不出去。”赵铁柱提议说。张桂花于是对着村民喊:“卖酒喽,又香又甜的好酒,大家过来闻一闻瞅一瞅。”赵铁柱也就把酒坛子盖打开,立时一阵酒香扑鼻,芳香四溢,整个村部弥漫在浓浓的酒香之中。酒

  • 乡村猎艳人生4章

    原标题:乡村猎艳人生4章小说名称:乡村猎艳人生第4章承包空田李小宝昏过去之后就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五行空间,这次与昨天的晚上的那次根本不一样,这次李小宝感觉更加的清晰:五行空间就在自己的体内。静静地感受着体内的五行空间,当他触摸金色的灵气的时候感觉浑身充满了杀伐的力量,当碰触到木行灵气的时候又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生机。这就是五行。感受着自己体内的五行空间李小宝瞬间明白了过来,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金主杀伐,木主生发,水是润泽火是毁灭,至于土行,他就不是很了解了。“我终于明白了。”李小宝突然兴奋的

  • 我的绝美冥妻4章

    原标题:我的绝美冥妻4章小说名:我的绝美冥妻第004章一起玩我急得满头大汗,站在马路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滴滴!突然,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乔阳!快上车。总算找到你了。”从车窗里探出一只光溜溜的脑袋,一看就知道这是袁叔。“我的袁叔,你总算来了。”我激动地叫了一句。心想,有袁叔在,我算是得救了。我俩的八字相生相旺,而且袁叔的命比石头还要硬,长得像个杀猪的,估计鬼见了都要怕。“今晚,你也别回去了。就上我家住吧!我家的房子亮堂,阳气足。”我上车后,袁叔第一句便说了这事,听得我心里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