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逐鼎明末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1:42: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逐鼎明末

01

楔子:旌旗乱舞,狂沙满天,萧瑟秋风下,一将赫然屹立在那苍茫大地上,秋风卷起他的长发,漫天飞舞,周围是耀眼的刀枪,直指那将的要害。95女性网

  “罢了,罢了,天要亡我,为之奈何。”

  那将拔出佩刀,向脖子上抹去。

  铮,说时迟那时快。那将手中的佩刀已经落地,那将大惊,出征八年,还从未有人能将他手中的兵器震落,那人究竟是谁?

  正迟疑间,只听得周围诸敌兵齐声惊叫,一个个惊恐地望着天空。那将顺着敌人的视线望去,只见苍穹渐渐发生变化,一淡淡的轮廓慢慢地显现出来。

  轮廓越来越明显,渐渐幻化成一乖坐天马的少女的模样,天马徐徐下降,落在大地上。

  那少女约摸十五六岁年纪,面如冠玉,身披紫衣,蓝眸蓝发,头上有角,小巧玲珑,甚是可爱。95女性网

  只听“哐当”一声,一士兵手中的长枪落地,哐当,哐当,哐当,众士兵手中的兵器纷纷落地,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少女看,一时竟忘了撕杀。

  那少女丝毫不以为意,心想:连神殿里的诸神那惊叹于她的美貌,何况区区凡人。神殿中能与她媲美的大概只有智神姊姊。不过这些凡人也太可恶了,竟然敢吵醒自己,要知道一旦陷入沉睡,就能战神凡傲也不敢冒然吵醒自己,而这些凡人,竟然敢冒然吵醒自己,真是不可原谅。

  正在这时,那员被围的将领,拾起那只震落佩刀的羽箭。只见那箭上歪歪扭扭地刻着符号,像是某国的文字。确是不认得,正斟酌间,那箭却“嗖”地一声挣脱他的手掌,直飞出去。逐鼎明末 全文免费阅读那将一怔,抬头一看,那紫衣少女正怒气冲冲地望着自己,那支羽箭赫然便在她的手中。

  “姑娘,这箭是你射的吗?”

  “是又怎样?”紫衣少女怒道,湛蓝的眸子射出了道寒光,直逼那将。

  “没有什么,只是感到奇怪罢了。”那将坦然直视,并不后退,却暗忖:这女子好生无礼,我只是问问是不是她射的箭就这么凶,可不像我的虞姬。想到虞姬心里不由一痛:她以死来成全我,暗示我冲出重围,可我却始终不明白她的苦心。不由得彷徨踌蹰,不知所措。

  “重……重瞳人(拉丁文),”仿佛冰山融化般,湛蓝眸子里的寒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惊讶,接着是狂喜,“找到了,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像是在自言自语。“智神姊姊曾说过,‘重瞳人不同于一般人,他们天生受神的眷护,远远超出一般的凡人,如能收之为神仆,那是再好不过了。但这类人种并不觉,极难收服,自第七次诸神之战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据说已经湮灭了。’没想到现在还能遇见。”这几句话是用古神语拉丁文说的,那些兵士并不懂,只见眼前这位紫衣美女用一种从未听过的古怪语言在自言自语,却是看得呆了。

  那将也不懂拉丁文,自是不明白眼前这位姑娘为什么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惊讶,又一会儿狂喜罢了,心想:这女子或许是神仙,不然怎么与常人迥异,头上生有两只珊瑚角,倒像是龙角,头发眼睛也与众不同,呈蓝紫色,面容秀丽,连虞姬也不如她,肯定不是凡人。

  正胡思乱想间,忽觉身体一紧,竟被捆住,定睛一看,原来是被一根不知是用什么金属做成的绳索,呈紫黑色,用力一挣却如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不为所动。阅读95lady.com

  那紫衣少女狡黠地一笑,“重瞳人,别废力气了,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乘,别动,听话,姐姐给你糖吃。”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包糖果,随手取出一颗,塞入嘴里,又取出另一颗棒棒糖递了过来。

  那将哭笑不得,自己堂堂西楚霸王,当世无敌,力拔山兮气盖势,竟被一来历不明的小女孩当小孩哄,旁边还有三四万汉军在眼睁睁地看自己的笑话,传出去不把老脸都丢尽了?正思忖间。那少女也停了下来,湛蓝的眸子狡黠地转了转道:“你是西楚霸王吗?这名字倒是挺威风的,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仆人了,可不能再叫这么威风的名字,对了,神仆的名字都是由主神来取,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就叫萧猛,好吗?你怕别人笑话你,我把他们都杀了好了,这样不就没有人看你的笑话了吗?”这几句话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却让那三四万汉军不由得毛骨悚然。那将也十分诧异,怎么自己想的她都知道?

  那紫衣少女也不理他,随手将那支羽箭插入箭囊中,又从怀中掏出一物。只见那物长约十寸,竟是一条小蛇,紫衣少女口中念念有词,那条小蛇越变越大,顷刻间便有一般巨蟒大小,仍不停地长,刹那间就长了百丈,只见那巨蟒粗如水桶,口含霹雳,獠牙林立,密于刀剑,两眼如灯笼,冒着凶光,全身上下逆鳞密布,闪闪发光。原文95lady.com

  那些汉军将士已吓得哭爹叫娘,胆大的全身颤抖,不寒而栗,胆小的口吐白沫,直接晕倒。那巨蟒吐了吐信子,朝众汉军将士咬去,一口就吞了千人,猩红的信子一卷又是千人,项羽看得不禁呆了。自己挺枪跃马,刻不间断地杀敌,也没有这巨蛇吃得快啊,不过半盏茶时间,汉军便被屠尽,只见满地的残臂断肢,尽是那巨蟒遗弃之物。

  那蟒吃罢过后,又渐渐缩小,变为原来大小,紫衣少女收回那蛇。笑嘻嘻地对项羽道;“怎么样?现在没有人可以笑话你了吧?”

  项羽见那女子小小年纪一下子就杀了那么多士兵,还谈笑自若,丝毫不以为意,不由得一阵颤栗,饶是他身经百战,杀人如麻,也由得胆寒,这女子究竟是谁,竟如此厉害!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那紫衣女子笑道:“我的名字叫紫灵儿,不过在神殿只有天神叔叔和智神姊姊敢这样叫我,其余神祗都称呼我为龙神。”

  萧别离入午门,伫金水河(太合门前),取义天河银汉。崇祯初年,朝气蓬勃的朱由检命人向河里投放种子鱼苗。当夏风拂动时,河面上荷花摇曳,宛若江南。可河面飘浮的是宫女的尸体,一具、两具……上百具。

  萧别离面无表情,仿佛那些女尸都不存在似的。

  拢了拢长发,萧别离漫不经心地问道:“赫尔斯,你确定陛下安排的历史断层是在这里吗?”

  “是的,主人。”一男子礼貌地躬身回答。

  “那好吧,赫尔斯,背我过河。”

  “是。主人”

  此刻,翊坤宫中。

02

“父皇,外城已被贼军攻破了。内城也快保不住了,我们快逃吧,再等就来不及了。”朱由检苦笑道:“已经来不及了,刚才卫士来报,西直门,正阳门,朝阳门都已被攻破,贼军很快就会攻到这里来。”

  “怎么会这么快。”长平公主惊道。

  “城里有叛徒献城。”朱由检从墙上取下宝剑,轻描淡写地回答,仿佛在说一件与之无关的事。

  “父皇,你……你要干什么。”长平公主见朱由检抽出宝剑,情知不妙。

  “汝何故生在帝王家?”崇祯皇帝一剑向自己的女儿砍去。

  长平公主躲闪不及,闭目待死,却不知一向待自己很好,温和慈祥的父皇为什么要杀自己。

  “当啷。”朱由检手中的宝剑落地。长平公主睁眼一看,翊坤宫中又多了两人,男的生得眉清目秀,面如白苏,五官极其端正,只是鼻梁稍高,一头金发随意披在肩上,也不盘起,手中握着一古铜色的弓,崇祯的宝剑正是他射落的。

  朱由检面色苍白,俯身拾起地上的羽箭,那箭上歪歪斜斜地刻有一行文字,却是不识。

  “你就是朱由检?”那男子问道。

  朱由检点了点头,那男子持弓上前。长平公主一惊,忙挡在父王身前,朝那男子道:“你要杀就杀我吧,别动我父亲。”那男子眨了眨蓝眼睛,不解地道:“他要杀你,你还护着他?难道你们俩个是在打情骂俏吗?那倒是打搅了,真不好意思。”几句话说得长平公主面红耳赤,气得崇祯皇帝面色煞白。

  砰,那男子的头被狠狠地敲了一下,他正准备发怒,回头一看,竟是自己主人敲的,一脸的愤怒顿时化为惊恐,乘乘地垂下高昂的头颅。

  “赫尔斯,我的脸都让你这个笨蛋给丢光了,你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那女子怒道,声音却如小桥流水,珠落玉盘,十分动听。

  只是,赫尔斯却无福消受,只吓得面如土色,不知所措。

  朱由检推开长平公主,对她说:“你母亲在坤宁宫,你快去陪她,不用管我。”

  “不用了,袁贵妃上吊时,绳索断了,已经无事了。”那女子道:“朱由检,你还认识此物吗?”

  朱由检抬头一看,那女子手中拿的竟是传国玉玺,不由得大惊道:“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盗出朕的玉玺。”

  那女子面不改色:“朱由检,再仔细瞧瞧。这可是你那一方玉玺?”素手轻扬,将玉玺抛出,朱由检忙小心翼翼地接住,仔细一瞧,不由得脸色大变。

  长平公主走上前道:“父皇,这玉玺不是你那一块吗?”朱由检不理她,却是又惊又喜,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这才是真正的传国玉玺啊。谢天谢地,二百二十年了,真正的传国玉玺又回来了,我大明江山终于又可以保全了。”说着朝那女子一揖道:“前辈不远万里前来,路途艰辛,晚辈不能恭迎二位,甚为惭愧,由检无能以至逆贼直逼京师,虽由检薄德菲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当自去冠冕,望前辈以天下苍生为重,私人恩怨为轻,勿伤百姓一人。”

  长平公主大惊,不想父亲居然说出这番话来,忍不住问道:“父皇,她究竟是谁?”

  崇祯帝叹了口气朝那女子道:“这传国玉玺还请前辈收好,由检已没脸接受了,只是希望不要落入乱党手中。”

  那女子坦然受之,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赫尔斯道:“起来罢,这次便宜你了,下次再如此放肆,我萧别离定斩不饶。”回头向朱由检道:“当年建文帝逃出南京后,化名萧邦,后朱棣又命阉党七下大洋,斩草除根,先祖委曲求全,改名换姓,乃有萧氏,后逃到南洋,与当地土著结合,后裔迥然异于汉人,还请皇帝莫怪。”

  崇祯道:“惭愧,惭愧,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由检代太宗向前辈谢罪了。”说完,又是一揖,她不称朱棣为成祖,足见是以存愧疚之意。

  那女子道:“你能认错,那自然很好,不过,前辈就不用叫了,算起来我比你还小一辈呢。我今年才十七岁,你前辈前辈的叫来叫去,倒显得我很老了似的。”

  赫尔斯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一听那女子只有十七岁,很年轻云云,差点没有吓倒在地,心想,主人真是太阴险了,太卑鄙了,真不愧为智神,撒谎脸也不红,不对,主人戴着人皮面具,当然脸也不红了。

  正胡思乱想之间,忽然听见萧别离大喝一声:“赫尔斯。”,赫尔斯顿时吓了一跳,差点又要跪下,暗想;这下完蛋了,主人可是无所不能的智神啊,自己想什么,她都知道,神殿里的好几位主神都被主人整得够呛,何况自己一个小小的属神,龙神呀,你怎么还不来呢?天神陛下可是安排你和主人一起来寻找历史断层的啊,你再不来,我赫尔斯就真的完蛋了。

  赫尔斯的运气真是不一般地好,萧别离正准备惩罚他时,龙神紫灵儿就赶来了。

  “智神姊姊,我来晚了。”一宛转清脆,略带迷迭香味道的声音忽地响起。

  赫尔斯一喜,心想:这回性命可是保住了,正暗自高兴,突然一惊:龙神称呼主人为什么,她难道没有接到天神的神令,完了,这不穿帮了吗,怎么办,怎么办,到时候完不成天神交下的任务,主人和龙神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她们都是仅次于天神的存在,可自己就难说了,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可怎生是好?

  正当赫尔斯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是。萧别离已经看到了紫灵儿,忙趋步上前,拉住她的手道:“紫灵儿妹妹,你来的正好,我正到处找你呢。”接着转向崇祯皇帝和长平公主,解释道:“皇上,公主,这位是我嫡亲的妹妹,最爱开人玩笑了,曾经遇到过异人,学了些小法术,便到处炫耀,挺调皮的,请皇上和公主不要见怪。”说着又向紫灵儿使了个眼色,叫她不要乱说话。”

  赫尔斯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主人三言两语就把问题解决了,真不愧为智神,厉害,真是厉害。赫尔斯这回可是真服了。

  崇祯皇帝脑子一片混乱,仍处于短路状态,直到听见“嫡亲妹妹”四个字才稍微清醒一下,对萧别离和紫灵儿施了一礼道:“惭愧,惭愧,当年太宗皇帝做得确实太过分了。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子孙相残,以至情同路人。如今天下大乱,还望各位看在同祖共宗的份上,同心协力,和由检一道把逆贼赶出京师,恢复我大明江山,日后由检当大赦天下,归还皇位,还社稷于建文帝后人。

逐鼎明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逐鼎明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宠后19章(第19章 明明不该去)

    原标题:宠后19章(第19章明明不该去)小说:宠后第19章明明不该去夏天很快过去,冬天转眼到。那一年的互质也将结束,这一年冬天结束,她的皇兄姜宁瑞会被东瀚送回来,孤松南城也会被送回东瀚。孤松南城就要这么走了么……她还欠他一样东西,和他的那个赌她输了,他是忘了吗?姜银若百无聊赖的翻着书,心思却不在书上的字上。伍姬雪从外面走来,外面大概下个雪,她肩头沾着细雪,托着膳房新出的糕点有些颤抖,仔细看,却见眼睛里有慌乱的神色闪避。“怎么了,小雪?”她和小雪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她了解她的性子,她这副表情,必定是

  • 爱不逢时19章(第19章 最后一丝侥幸)

    原标题:爱不逢时19章(第19章最后一丝侥幸)小说书名:爱不逢时第19章最后一丝侥幸洁白的病房里,沈小小坐在病床上,她的眼前蒙了一层纱布,顾景浩坐在旁边给她削苹果。“景浩,我的眼睛真的能好起来吗?”从昨晚听到有人捐赠眼角膜的消息,她就兴奋得一直睡不着觉,直到现在还没有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一定会的!”顾景浩把手里剥好的橘子放在她的手里,笑着说:“你忘了,我们还约定好冬天一起去北海道看雪,夏天一起去夏威夷的海滩上太阳浴,还有好多好多……”顾景浩的声音非常轻柔,让沈小小浮躁的心渐渐安定下来。手术进

  • 爱在伤花重开时19章(第十九章 夜色中的玫瑰)

    原标题:爱在伤花重开时19章(第十九章夜色中的玫瑰)小说书名:爱在伤花重开时第十九章夜色中的玫瑰被人搂抱舌吻吃豆腐我都含笑把思念卫少的泪水吞咽下去,当作空闲时候的美好回味来化解陪酒的委屈,好在至尊皇宫有一半的客人都是商务应酬的商贾高阶层素质不会很差,不到十二点就结束我每天都有人民币五六百元的小费可以领。纪美佳算是我进入这里的贵人,她说她要罩着我尽量介绍高格调的客人给我,减少出台的几率,而我也抽空在化妆打扮学习唱歌上下功夫免得坐台时候没有发挥的内容。至尊皇宫的二楼是个表演大厅,升降旋转舞台经常有小

  • 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19章(第19章 为她失控)

    原标题: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19章(第19章为她失控)书名: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第19章为她失控秦汉庭在短暂的失愣后,另一只手毫不温柔的强行扳正女人的脸,借着月光,他看清了女人的面容,黑眸骤然一沉,竟然是她!不同的是,今晚的她很美,俏丽的脸被细心的妆容雕琢过,愈发的精致耐看,裹胸的小礼服很衬她的肌肤,只是此刻有些凌乱下滑,她漂亮的锁骨完全暴露不说,还隐约露出她雪白的肌肤,而她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秦汉庭只觉得瞬间口干舌燥……但这种失控只是短短的一瞬,便神智清醒,扣捏着她的大手猛然

  • 史上第一陷阱:冷少诱妻千千遍19章(第十九章 悄悄话)

    原标题:史上第一陷阱:冷少诱妻千千遍19章(第十九章悄悄话)书名:史上第一陷阱:冷少诱妻千千遍第十九章悄悄话萧瑟腾刚下车就看见白羽蓉和她母亲站在萧宅大门口,远远的就能看出两人脸上的焦急。“怎么没带妈先进去?”萧瑟腾脸上带着微笑朝两人走去。看到萧瑟腾走过来的时候,白羽蓉的眼眶突然湿了,她不由自主的朝萧瑟腾走过去抱住了萧瑟腾:“我以为你出事了。”白羽蓉说着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出来,沾湿了萧瑟腾胸口。“好了好了,没事了。”萧瑟腾说着伸出手揉着白羽蓉的头发,轻轻在她耳边呢喃,“妈在看着呢!咱们先进去吧!”

  • 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19章(第019章 千钧一发)

    原标题: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19章(第019章千钧一发)小说书名: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第019章千钧一发“啊!”整个夜空只有池冉那充满惊恐和害怕的声音不断的回旋着……池冉吓得懵了,在她落下的时候本能的想要救自己,下意识的就紧紧地抓住了洞口的一根藤蔓,直到她的身子在空中不断摇晃的时候,她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没有掉下去,幸好……仇阎默步步靠近,池冉听到了沙沙沙的脚步声传来,她抬头看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仇阎默已经站在洞口,他的脚已经一半悬空……池冉现在对仇阎默是真的怕了,非常的害怕。“没

  • 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19章(第19章 被蛇咬了)

    原标题: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19章(第19章被蛇咬了)小说名字: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第19章被蛇咬了山里的夜,很黑很静!所以稍微大点的声响都足以听得清清楚楚,刚好赵野城居住的木屋建在黑子家的前面,以至于躺在床上的林莎莎与苏唯,能够清晰的听见从赵野城屋里传来的男女欢爱声。刘瓷儿初经人事,什么事都需要赵野城调教,而赵野城仿佛故意想让林莎莎和苏唯听到他这边的雄伟事迹,将动静搞得很大,而刘瓷儿长年受她那个见风便能转舵的父亲刘大海的熏陶,小小年纪便早就学得一副深沉的心机,只要赵野城喜欢,她

  • 妃常无良:女贼要翻墙19章(第十九章 一定要为夫抱你下来?)

    原标题:妃常无良:女贼要翻墙19章(第十九章一定要为夫抱你下来?)小说名字:妃常无良:女贼要翻墙第十九章一定要为夫抱你下来?将军大营和练武场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小跑大概十来分钟能到。骑马就更快了。这个当儿,不快一点,怕她就被胡飞给制住了!苏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是怕她因此事而受伤,只想着既然是自己的人,十余天之后就要用上了,可不要把一张精致的小脸给弄花了。“唉,苏澈,等等我!”慕皖廷也跟着出了营帐。他倒是要去看看,看是那女孩子是彪悍到了何种程度,竟然要和他的校尉比试。远远的,苏澈在马上就听见

  • 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19章(第十九章 三日后,尚书府)

    原标题: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19章(第十九章三日后,尚书府)小说名称: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第十九章三日后,尚书府“娘,爹说的天命之女一事?”慕千宁正要说下去,大夫人连忙捂住了慕千宁的嘴,观察了四周,现下里没有人。“你可知道现下里有知晓此事的人想要找到这天命之女,得到她。”大夫人也是痛恨那个预言,这尚书才把慕千颜接回来了,虽然明面上不予理会,暗中却也派了人保护她。“为何慕千颜那么好命,生来就是天命之女,我一定要把她除掉,除掉了,这天命之女一说,不就不存在了。”两个母女地笑声充斥在上空。老祖宗特

  • 一姐19章(第019章 陌生的女客人)

    原标题:一姐19章(第019章陌生的女客人)书名:一姐第019章陌生的女客人”金哥,谁不想当明星呢,你包装我吧,我条件也不错,对不?“说着违心的话,我整个人贴了上去,假意在他脸上香了两口。乐得他哈哈大笑,紧紧地揽住了我削瘦的肩膀,”把哥哥侍候舒服了,捧你成女神是小事儿,宋晓之,有人说你还是雏儿,老子有些不相信,你说,在这种地方呆的人,还能有清纯,所以,我便给人打了一个赌,今晚,管你是不是处,老子都要把你睡了。“说着,金大福的手又在我身上乱摸。我偏过头笑着,有意无意拍掉他的魔爪子,”金哥,如此抬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