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蜜宠盛婚:娇妻太撩人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0:16:49 来源:网络 []

书名:蜜宠盛婚:娇妻太撩人

第一章 我不可能娶你

凌晨三点。网站http://www.95lady.com/

天色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

门锁“咔”一声清响,惊得卧室里的女人身子不自然的一僵。

“你回来了。”

面前的女人一身纯白半透明睡衣,陆谦双眸越发深沉,语气也冷若虔冰:“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给我一个解释。”

想到那个面容和蔼的女人对自己的嘱咐,她吸了吸鼻子,强挂上笑意:“我们休息吧……”

她葱白的手指开始帮他解衬衫的扣子。

“出去。”陆谦指着大开的房门。网站http://www.95lady.com/

夏清黎忍着眼泪,纤白的小手再一次摸上了陆谦的衬衫钮扣,“妈说今晚是难得的月圆夜,又帮我测了身子,天时地利人和,是怀孕的好日子。”

“寂寞了?”陆谦向后退一步,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嫌恶,似乎她的触碰都会让他觉得恶心。

“我……”

夏清黎鼻尖泛红,嗓子涩涩的。

她不是看不见他眼底的厌恶,不是看不出他对自己的讨厌,听见他一遍又一遍的羞辱自己也会觉得心痛,可她身不由已。

一切都在九年前,她被带进陆家的时候敲定了。

她必须嫁给陆谦。

也只能嫁给陆谦。来自http://www.95lady.com/

“出去,或者我打电话帮你找个男人,解你寂寞。”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眶里的泪水终是忍不住滴落了下来,垂落在她赤裸的脚背上。

她没有穿鞋。

别墅内瞬间安静下来。

手机屏幕亮了又亮,她才强压着发抖的声音甜腻的叫了一声:“妈,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啊?”

“这不是担心你嘛!”张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进展得怎么样了?”

夏清黎扫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脸红道:“很顺利。”

“我还说让老周去接你呢,顺利就好,今晚记得用妈给你准备的那个东西啊,用了不疼,听说还能爽到不能呼吸……”

“哎呀,妈……”夏清黎小女儿的娇羞拿捏的恰到好处。

“好好好,妈不说。网站95lady.com”张柔早就笑成了一朵花,乐滋滋的挂断了电话。

夏清黎迎上他看过来的目光,脸颊通红,抿着嘴唇,许久才小声的说:“如果妈问起来,可不可以说我们已经、已经……”

语调微转,她却怎么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撞上男人眸中的寒气,心虚的咬住了下唇,不再讲话。

洁白小巧的牙齿紧咬着粉嫩的下唇,说不出的诱惑。

陆谦冷冷一笑,“就算妈以为我们睡了又如何呢?我不可能娶你。”

她原本娇羞的小脸瞬间僵住,许久才化出一个难看的笑来:“我没这样想……”

“那最好,别说是睡了你,就算你肚子里有了我们陆家的孩子,我也不可能娶你。夏清黎,死心吧。网站95lady.com

水一样清澈的眸子里骤然氤氲了水雾,她抓着他衣角的手缓缓松开,呐呐的开口:“我知道的。”

记忆里那个凡是都会为她出头,万事都会护着她的少年的面庞和面前男人的面庞重合在一起。

那个说过只要她想,只要她要,他就肯为她出生入死的人现在每天都在折磨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突然变成这样?

夏清黎努力让眼泪不掉下来,声音止不住的颤抖:“陆谦,你一定要这样伤害我,才会觉得开心吗?”

想要逃离一般的向后退两步,可刚一挪动双脚,脚底便传来一阵刺骨的痛。

痛得她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身子不受控制的扑向前面。

一声闷响,夏清黎无措的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男人。

即便地板上铺了厚重的地毯,但依旧可以从那声响判断得出,这一撞让陆谦摔得不轻。版权95lady.com

对上陆谦那双带着怒气的双眸,夏清黎想要解释的话全部僵在了嘴里,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满意了?”陆谦声线越发冰冷。

这一切,在他眼中,不过是她刻意设计的把戏。

“对,对不起……”夏清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可双手刚撑到地毯,便被身下的人一个翻身,压得死死的不能动弹。

“你……”

粉唇刚开,身上压着的男人就狠狠的吻了过来。

第二章 我儿子厉害吧

他们之间只有三个吻。

一个是十五岁时她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他的脸颊,他欣喜之后重重的在她额心落下一个吻。已经长成小少年模样的面庞上满是笑意,双眸温柔,满眼都是她。

一个是十七岁时一起逃学,他拉着她的手跑进一条小巷子里,轻轻的点在她的唇上,然后生涩又温柔的啃咬着她的双唇,眸心里的温度像是能把她融化,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

还有一个便是现在,她二十一岁,他二十四岁。

狠历霸道的吻,只让她觉得是在羞辱。

夏清黎挣扎着双手打在他的肩膀上,眼眶里的泪水滑落在白色的地毯上,融进绒毛里。

她的唇一如当初的娇嫩甜美,像是一块甘甜的糖果,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更深的探索。

“你放……放开……我……”

夏清黎的声音将他从沉沦中拉回,脑海当中再一次的闪过他无意间听到的内容,眉头厌恶的蹙起。

他猛地起身,双眸锐利如冰,看着身下不断喘息的小女人,她眼角的泪花像是在嘲讽他。

“这不是你想要的?”他声音有些低哑,口腔里好闻的气息钻进她的鼻腔。

她紧紧捂着胸口,满脸泪水,看着那张好看的脸蛋许久,才吸吸鼻子,闭上眼睛。认命一般的松开双手,不再挣扎。

这算什么?

陆谦胸腔中的怒火在燃烧,火舌几乎要从他双眸中迸出,烧灼着身下的这个小女人。

他冷冷起身。

“那如果妈问起来……你不想撒谎没关系,我来说,可以吗?”

男人冷哼一声,没有应答,走出了客房。

房间内骤然安静下来。

只剩下夏清黎浅浅的呼吸声。

之前赤足踩过的地方,落着她外套的胸针,上面还沾染着她脚底的血液。

已经凌晨四点四十了,还有不到三小时,天就要亮了。

清洗完双脚之后,夏清黎简单的用纸巾给脚丫包了包,一直坐在窗边,等着天亮。

早上七点,太阳朦胧得升起。

夏清黎一步一拐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坐了最早一班的班车回了家。

雨已经停了,空气中满是泥土的清香,夏清黎站在家门口来回踌躇,一直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才蹑手蹑脚的回去。

刚进屋便撞见了早起的张柔,咂舌,“妈,你昨晚熬夜还起的这么早啊。”

张柔瞥见她不自然的走路姿势,一张脸笑开了花儿,连忙过来扶着夏清黎坐在了沙发上,扬着眉毛说:“这不是兴奋嘛!”

“呃……”夏清黎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可在张柔眼中,全然变成了初为女人的小女孩儿娇羞,一张八卦脸凑过来问:“怎么样,我儿子怎么样?”

夏清黎:“……”

且不说什么都没发生,就算发生了什么,也让她无从开口啊。

一想到各种要描述那种事情的词汇,夏清黎的脸蛋就唰的通红,耳根都能滴出血来。

“哟哟哟,一看你们小年轻就知道了呀。”张柔捂着嘴咯咯咯的笑起来,拿出手机就要给陆谦打电话:“把我们家小清黎伺候舒服了,要好好表扬。”

天……

想到昨晚陆谦的表情,他一定是不愿意配合自己的,万一穿帮了就死了。

夏清黎一把抓住张柔准备拨号的手,从嗓子里面蹦出来几个字:“别,他还在睡!”

一说出口,迎上张柔那张“我懂得”的脸蛋,脸颊更红了。

“你跟妈妈来,妈妈有秘密武器给你。”张柔体贴的扶着夏清黎上了楼,到自己的房间里神神秘秘拿出几个精致的礼盒,递给夏清黎。

“这是什么啊?”夏清黎接过来。

一打开盒子,眼珠子差点没从里面蹦出来。

“妈,你这是干嘛啊?”

张柔咯咯咯的笑着,拿出其中一个盒子里的蕾丝睡衣,放在夏清黎的身上比划:“妈妈这是在教你锁住男人的心。”

“……”

“你看你,肤白貌美,腰细屁股翘,那小胸脯哟……”张柔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扒拉夏清黎的胸口。

酥白的两只小兔子柔嫩嫩的,即便是张柔也忍不住想要掐上一把。

“就适合穿这样的衣服,不过只能传给我们家陆谦看啊。”

“我……”

夏清黎有苦难言。

她不敢想今晚再穿着这些出现在陆谦的别墅内,那个男人会不会直接掐死她。

“你听妈妈说啊,这种事情就是要趁热打铁的,到时候有了孩子了,你说陆谦能不娶你吗?”张柔语重心长的拍着夏清黎的手,叹了一口气:

“我啊,这辈子没有女儿,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来看待。可是女儿总有一天要嫁人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嫁给我们家陆谦,你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他会宠着你的。”

夏清黎听着张柔的话,心里却像扔了一块寒冰,冻得她忍不住的想要颤抖。

昨晚陆谦的话再一次回荡在耳边。

他说他不会娶她,即便她有了陆家的孩子。

见夏清黎不说话,张柔以为她是害羞,便继续道:“今晚点点的生日,我会叫陆谦回来住,到时候你抓紧机会!”

“陆谦会回来吗?”夏清黎的思绪被拉回来,皱着小眉头问。

“那肯定了,点点生日这么大的事情呢。”张柔拍着胸脯打包票。

可是,点点只是张柔养的一条狗啊。

如果是元老级的,可能陆谦还真的会回来一次,但张柔是个一言不合就养狗的人,家里的狗大大小小起码有二十条了。

就连每天在这里出入的夏清黎都勉强才能记得住它们的名字……

深叹一口气,想到陆谦反正也不会回来,自己答应也好让妈妈开心,便点了点头:“好。”

“妈妈的乖女儿。”张柔捧着夏清黎精致小巧的脸蛋,笑眯眯的。

然而,夏清黎失策了。

客厅里狗声嘈杂的时候,张柔捧着一件黑色的镂空睡衣要夏清黎去换上,自顾自的带她走进了陆谦的房间里,关上了房门,递给夏清黎一个眼神,“好好表现啊。”

“……”

夏清黎看着手里的镂空睡衣,眸色越发深沉,终于深呼出一口气,将自己的衣衫全部褪去,换好这块少得可怜的布料。

旗袍的设计,高开叉,几乎到了大腿根。

纤细修长的双腿曲线很好的被勾勒了出来,一字领,露出精致小巧的锁骨。

两胸中间镂空着一个大大的菱形,恰好能看到挤出的乳/沟。

腰部两侧也有菱形镂空的开口,夏清黎忐忑的坐在床角,紧紧的攥着手指,紧张的咬了咬下唇。

陆谦刚到别墅,就被张柔拽着去喝酒。

明明三天就会一见的母子,张柔却偏偏拍着儿子的肩膀说儿子长大了,飞得高了,见不到了。

每说一句,就碰一个杯,一定要盯着儿子将杯中所有的红酒全部喝完,才得意的笑着点点头。

事出异常必有妖。

陆谦不知道张柔打的什么主意,可还是顺从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酒。

一直见差不多了,张柔才扶着额头说,“妈妈醉了,你也醉了吧,回房休息休息,一会儿等你爸回来了一起吃饭。”

“嗯。”陆谦淡淡的应声,眸光在别墅内扫视。

没有看见夏清黎。

早晨打开她住的客房时看见完好的被褥,和放在窗边的椅子,就知道她又是一夜没睡。

冷着脸走到自己的卧室里,才刚关上房门,便听到身后门锁“嘎登”一声落了响。

身后传来张柔的声音:“好好玩儿啊,嘿嘿嘿。”

那不合年龄的笑声真的是怎么听怎么像痴汉……

陆谦双眸微凉,伸手打开房间的灯,便看见坐在床角,一脸惊慌的夏清黎。

深沉的黑眸有一瞬间的失神。

雪白的肤,纯黑的衣,衬得那白瓷一般的肌肤越发细嫩。

微薄的布料几乎能看得到她胸前那两抹粉嫩。

蜜宠盛婚:娇妻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蜜宠盛婚 或 娇妻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20章

    原标题: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20章小说名称:草包千金:帝少的心尖宠第二十章被叫嫂子了“不可以。”一道冷裂的声音传来。沈夕站起身,跟大家同时齐刷刷的望向声音来源处。正面进来了5位俊男美女。刚刚说话的是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除了薛少诚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此时的薛少诚看到许姗姗有点开心有点忐忑。这时进来的其中一美女立马飞快的走向沈夕,拉起沈夕的手说:“嫂子好,我是欧阳念。”“嗯?叫我?”沈夕没反应过来。“嫂子?”众人也把目光转向欧阳念。沈夕同时注意到了她的小舅舅一直很淡定,于是问:“小舅舅?”薛

  • 荒帝传20章

    原标题:荒帝传20章小说书名:荒帝传第二十章十三爷领头的站起身来,一脚踏在板凳上,一手撑着桌子,一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后,斜眯了一眼西门芷苡,细条慢理地说道:“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咱就开始吧……”“好啊,那就开始吧!”西门芷苡抽出了她的长剑,无所畏惧地说道。“吆喝,今儿还碰上个野性子的女人,刚好你们都闲得蛋疼,那就陪她玩玩呗。兄弟们,给我好好招呼着!但给我小心点,别把这个女人的脸弄花了,要不然我扒了你们的皮,听到没有?”看来领头的在这很有威严,高声问到。“听到了!”其他所有的衙役都整齐地回

  • 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20章

    原标题: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20章小说名:落跑妈咪:总裁爸比求复婚第二十章妻管严不得不说顾修远的眼光真的很好,穿着脚上的这双平底鞋很舒服,而且一点也不比刚才她穿的那双高跟鞋要逊色。要是顾修远去当造型师的话,她就当他的经纪人好了。说不定这样她路悠然还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经纪人,到时候大把大把银子入袋……不过顾修远真的去当造型师的话,一想到造型师那有点娘娘腔的声音和动作套在他身上,路悠然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笑什么?”“没什么……”路悠然越笑越欢,但就是不肯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要是顾修

  • 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20章

    原标题: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20章书名:隐婚蜜爱:前妻乖乖生二胎第二十章我说到做到“走吧,还待在这里做什么?”方心语冷冷的说出这句话,然后也往外面走去。方常胜一句话都不敢说,片刻之后就跟在了方心语的脚步后面。两个人上车之后,方心语坐在驾驶座前面,望着坐在后面的人,冷冷的笑了起来。看来她的父亲还是知道羞愧的,现在也不敢坐在她的旁边,只是羞愧有什么用呢?什么东西也挽回不了,只会给人带来更多的伤害。当年那件事情,若不是方月容横插一脚,她又怎么会落得流产的下场呢?然而时光也不能倒退了,当年那个孩子失

  • 我的师傅是妖兽20章

    原标题:我的师傅是妖兽20章小说:我的师傅是妖兽第二十章:引蛇出洞康图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失手,因为距离他上一次猜错骰子点数已经过去十年了。他本是越洋国人,不到十岁家人因为养不起太多孩子,就把他送到了寺庙出家当了和尚。在寺庙得到一位武道高僧的指点,武道上有了一些造诣。但他不堪忍受僧人清苦的生活,不到20岁便还了俗,偷渡到了澳城,在一家赌场当了保安。被澳城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赌场生活所迷醉,竟是放弃了武道,潜心研究赌术,将十几年的武道修为全部投入到赌术上,加上昔日受到高人指点,毕竟天下绝技道源归一

  • 潜个总裁好乘凉20章

    原标题:潜个总裁好乘凉20章小说名:潜个总裁好乘凉第020章终于被我逮到你了自从知道了她一厢情愿认为的经理是总裁后,林海眠简直一蹶不振,表面还是一副很正常的在努力工作的样子,只剩内心千万匹草泥马奔腾不息,天啊,她到底是有多蠢才会认为他是部门经理。易欢欢时不时的瞄一眼林海眠,就她对林海眠的熟悉度来说,这个时候不能再刺激她了,否则,会当场崩溃大哭的。心思各异的两人诡异的度过了安静的上午,愣是一声不吭,一个时不时愁眉苦脸的,一个时不时露出抹贼笑。午饭时,久违的总裁大人和助理大人(没错,总裁助理已被易欢

  • 神灭之界20章

    原标题:神灭之界20章小说:神灭之界第019章祥武十刀姚羡琦脸色白里透青,青中带紫,咬着牙齿一字一句道:“你们不会得逞的,滚。”冼立风对她露出不屑神色,目光转向何离剑:“小子,你那杀了老三的师父不在吗?”何离剑冷淡地看着他,对他毫无惧色:“你也想死?”冼立风暴发出一阵长笑,朝他一步步走去:“不,我想他死,他不在你就先死吧。”姚羡琦短剑微微一抖:“滚,这里是我的地方。”冼立风对她视而不见,没有停下。何离剑没有避让的意思,也没有阻止姚羡琦插手的意思:“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冼立风禁不住慢下脚步,警惕

  • 万能信用卡:娶个仙女当媳妇20章

    原标题:万能信用卡:娶个仙女当媳妇20章小说名:万能信用卡:娶个仙女当媳妇第二十章两个女人一台戏反呢,你在热情过后,表现的冷冷淡淡,仿佛是对人家没有兴趣了,这个时候女生则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产生重重猜疑。“凌天,你说我这样好不好啊?毕竟我和刘佳冉都已经那么久没有见面了,现在见了面不寒暄几句,相反还要装作故意不搭理的样子,会不会让刘佳冉更加的反感我?认为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韩飞疑惑的看着凌天,因为我凌天之前特意交代自己,来参加聚会以后,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包括和刘佳冉的对话,都要经过凌天的同

  • 爱你,烂在恨里20章

    原标题:爱你,烂在恨里20章小说名称:爱你,烂在恨里第二十章不要在叫我若若我的讽刺让他失去了所有耐性,他一拍桌子,腾地起身大手就卡住了我的脖子。“别以为你这么点证据就能威胁到我,我随时能毁了你!”他额角的青筋蹦现,声音里都是暴怒的寒霜。“那你就掐死我啊,余奕凡,你要是敢掐死我,我就敢保证,一个小时不到,你亲亲宝贝儿的音频就能发到各大网络平台上,她不是正在转型做演员吗,想红啊?我帮帮她!也不枉她叫了我三年的姐姐。”他的手指松了又紧,反复几次,让我一直在窒息的边缘徘徊,看我一点都没有退缩的意思,他终

  • 证道长生20章

    原标题:证道长生20章小说名:证道长生第二十章孟府相亲比起天江府,青羊镇离惠风镇更近,正午刚过就快到了。一路上风平浪静,并没有遇到危险。“真是幸运。”孟长生抱着小白眺望着前方的惠风镇。船家闻言连忙附和:“是啊,托公子爷的福!”他却不知,孟长生所谓的幸运并不是指他们没有遇到海贼,而是海贼没有遇上他们!幸运的是海贼!“公子爷,小人就送你到这里了。”船只靠上了码头,孟长生点点头,付了钱上岸了。当孟长生来到集市时,竟然引起了轰动。不少小摊小贩热情中带着敬畏,有送水果的,有送肉食的,还有的送布匹……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