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契约情妇夜夜欢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6:38: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契约情妇夜夜欢

第1章 卖尽天下人,唯独不卖你

  古小意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左岸。95女性网

  震天的音乐、暧昧的灯光、扭动着妖娆身材的各色美女,就像忽然间定格了一样,她的世界只剩下眼前这个人。

  身穿银灰色长款风衣,精心独到的剪裁衬托着接近一米九的健硕身材,像是从杂志封面走出来的贵族王子,五官深刻,立体分明,一双锐利的眸子微微眯着,透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冷意。

  “小意,还愣着干什么,这就是宸邦集团的首席总裁-左总。”

  胳膊上传来一个撞击,古小意一下子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伸出手,扬起一抹复杂的笑容。

  “左总,好久不……”笑容忽然间定格,后面的话也硬生生的哽在了喉咙里。

  迎面射来一道锐利冰冷的目光,让她心跳骤然停顿了一下。

  如此陌生的眼神,却出现在这么熟悉的五官上,多少让她生出一丝怯意和恐惧。契约情妇夜夜欢 全文免费阅读

  原来,有些事情,经过时光的发酵,只会让仇恨的种子萌发成一颗参天大树。

  好不容易苦苦压制住的思念,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全部转换成了复杂的情感,委屈、无助、绝望、失落等等。

  她的这些情绪看在左岸的眼里,无非是为了博取同情惯用的戏码而已。

  五年前在他面前用烂了的招数,五年后一成不变的使出来?这是在考验他的智商吗?

  鄙夷的目光掠过她的水眸,左岸凉薄的唇瓣微抿,对她的一切视若无睹,兀自朝里面的卡座里走去。

  “你干什么呢!”老板恼怒地暗中撞了她一下,低声训斥,“左总是什么身份的人,你竟然妄想着跟他套近乎?来之前跟你交代多少遍了?不长脑子!”

  “对不起。”

  古小意深吸一口气,抿抿唇回到座位上坐下来。

  她刚来公司不久,因为长相出类拔萃,加上这次谈判的重要性,老板孤注一掷带着她出来谈判,目的是希望她能用一些特殊手段促成这次谈判的成功。95女性网

  可没想到,出师未捷就身先死。

  左岸对她的厌恶表现的那么明显,老板也不是瞎子,冒着风险把这个女人带出来,可不能浪费了。

  一边让古小意应付宸邦集团的二把手,一边暗中给古小意找接近左岸的机会。

  眼看着酒过三巡,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那边的古小意就已经浑身紧绷,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

  “林总,关于这次新能源项目的投资,您……”话没说完,搭在她大腿上的那只肥手就开始不老实的往大腿内侧滑去。

  古小意一惊,“霍”的一下子站起来,“你干什么?”

  周围的人纷纷朝这边好奇的张望着。

  男人没想到她会这么不识趣,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当着左岸的面不好发作,扯出一个干巴巴的笑,把她按了下来。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不是说谈一下新能源项目的投资吗?你都不配合,我们还怎么谈下去?嗯?”说着,男人的身子一点一点朝她凑过来。

  她的动作稍微迟钝的空档,耳边再次传来男人淫荡猥琐的话,“放心,只要你今天晚上满足了我,项目的投资我给你追加两倍!宝贝儿,不要拒绝我。”

  男人浑浊的老眼里闪动着淫靡情欲。

  酒精混合着他散发出来的腥腐味道,古小意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脸色苍白的往后躲,却还是被猪一样的男人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唔,宝贝儿,你真香~”男人疯了一样,不管这是什么场合,扯住她身上单薄的衣料,就要撕。

  “不,不要!”古小意攥紧自己的衣服,拼死反抗。

  她知道,男人的身份在场没几个人敢惹,所以大家也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网站95lady.com

  但是左岸呢?

  他难道就真的忍心看着自己被人当众羞辱吗?

  挣扎间,一不小心踢到了男人的裆部,男人肥胖的五官痛苦的扭曲着,怒火中烧,只听一声脆响,凶狠的巴掌就落在古小意的脸上。

  “妈的!不识好歹!看老子不干死你!”男人发了狠,束缚住她的双手,古小意尖叫着拼命挣扎,声音被震天的音乐声吞噬。

  难道今天真的要折在这老男人身上了吗?绝望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

  忽然,“咚”的一声巨响,带有液体伴随着玻璃碴子溅到古小意的身上。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身上的男人动作停了下来,她惶恐的睁开眼,男人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缓缓露出一张冷峻绝伦的熟悉脸庞。

  依旧薄唇微抿,五官冷硬,讳莫如深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冷冷一扫,扔下了手里的酒瓶子,把西装脱了下来搭在她身上。

  然后上前,把古小意抱起,狠狠踩着男人的下体,在众人错愕震惊的目光中,缓缓离开包厢。版权http://www.95lady.com/

  女卫生间里,左岸把古小意放在地上,看着她就像逆水了一样,大口呼吸着,胸前的两团柔软随着她大幅度的动作不断地上下起伏。

  见此情景,他眸光一深,不由分说欺身把她逼到了墙上。

  古小意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火辣的带着酒精气息的唇就吻上了她的柔软。

  动作霸道而狂热,携带一丝莫名的报复,狠狠地蹂躏着她,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在她的口腔中搅弄风月,双手也不安分的撩开她的上衣,来到她的胸前。

  “刚才他碰了哪儿?这里?还是这里?”

  火热的大手在她身上惩罚一般狠狠的擦拭着,娇嫩的肌肤很快就变得通红一片。

  古小意脸上的泪渍还未干,身体虚弱的连反抗都变成了奢望,抵在他胸口的双手也蓄不起一丝力气。

  “左岸,你混蛋……放开我……”古小意拼命抵抗,她的内心几近崩溃,想放声痛哭,可当着他的面,却怎么也不敢让那一丝哭腔溢出。

  左岸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直接按住她的双肩,牙齿咬住她的下唇。

  如火炙热的冷眸在她的脸上凌迟刮过,看着她猩红的双眼,心里莫名的一紧,眸光也变得越发黝黑深邃,难以捉摸。

  无声的泪水顺着古小意的眼角流下,鼻息间满是记忆里让她疯狂怀念的味道,现在清晰的刻骨铭心。

  忽然,左岸的单指挑起她的下巴,目光凉薄地睨着她的五官容颜,“走都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嗯?”

  尾音漫不经心的上扬,就像情侣间的耳鬓厮磨,过于锋利的眸光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危险。

  仿佛一只盯着猎物的安静凶兽,随时都有可能冲上来把猎物吞进腹中。

  古小意强装镇定,冷笑着反击道,“左总什么时候对我的私人生活这么关心了?我去哪儿难道还需要向你报备吗?”

  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怒色很快在左岸的眼底升腾而起,“曾经,我念及旧情放过你一马,这次,是你自己往枪口上撞的!”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低头,凶狠的吻住她的粉唇,柔软的触感让他眷恋着迷,但一想到这唇曾经主动吻过另外一个男人,心里的恨意瞬间喷发。

  眸色忽然一黯。

  “嘶~”

  一股血腥味在她的口腔内蔓延,疼得古小意倒抽一口冷气,怒道,“左岸,你特么疯了?放开我!”

  “古小意,你就是这么服务你的客户的?欲拒还迎的把戏还玩的真熟练,出来卖就要多温顺点!”说完左岸不顾又低头吻了上去,手不停的游走在古小意的每一个敏感处。

  “唔……”

  这一瞬间,古小意的心死如灰烬,他就是这么看待自己的吗?不管她怎么反抗,但该死的身体却在迎合左岸的挑逗。

  左岸感受着古小意在他抚摸之下来自身体上的颤抖与迎合,让他冷笑的松开了古小意,冷漠讽刺道,“古小意,做我的情人如何?这可比你出来卖挣得多,我也算是替我大哥照顾一下你了,他可是为你死的,你难道心里面没有一点愧疚?”

  “啪!”

  古小意伤心欲绝的朝左岸的俊脸扬过去一巴掌,流淌着泪水嘶哑的怒吼道,“左岸,我古小意卖天下人,唯独不卖你!”

第2章 你男朋友掉了

  左岸眸色深深,再次捏住她的下巴,倾身而上,“出来卖还想给自己立牌坊?这由不得你!”

  这次他的力道加大了很多,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指节泛白到把她的下巴都捏的毫无血色。

  古小意强忍下来的眼泪又在眼眶中直打转,倔强的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被他大力的掰正了过来。

  “还想故技重施吗?”

  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眸子死死的攥住她的眸子,没有一丝起伏,就连声音也冰冷的可怖,“既然都回来了,你觉得你还能逃得掉吗?”

  每说一句话,他手上的力道就加大一分,到最后,她疼的牙关的直打颤。

  身体上的痛楚却比不过心痛的千万分之一。

  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梦里熟悉的,怀念的味道,可此时此刻却像残酷冷血的现实一般,狠狠地在她的脸上抽着响亮的耳光。

  她闭了闭眼,然后用力挥掉他的手,泣不成声的大吼,“你没有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知道吗!左岸,不管我做什么,我都不欠你,从前不欠,现在不欠,以后更不会欠你的!”

  她唯一欠的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就如同曾经爱她爱得如痴如醉的那个男人一样,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了一个邪佞狂妄的冷血魔鬼!

  原本冰寒的眸子此时已经染上了一层厚厚的凛冽的冰霜,逼视着她慌乱无措的眸子,残忍的笑道,“你是不欠我的,但你欠我哥一条命!”

  “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凭什么……嘶~!”胳膊上的大手似是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般,古小意的眼底迅速升腾起一层水雾。

  “左岸,你混蛋!放开我!”

  她扭着身体挣扎的模样,看在左岸的眼里,写满了风尘女子勾引男人所耍的心机。

  尤其是她这种为了钱甘心出来陪酒的女人!

  左岸冷笑着从鼻子里挤出来一声冷哼,“当年,你就是这样勾引我哥的吗?怪不得,他重病在床之际,都未曾说过一句你的不是。”

  “古小意,你真脏,看见你,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这一句,他狠狠甩上门阔步离开。

  身体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样,古小意看着镜中通红的双眼,勾唇苦涩的笑了笑。

  都说往事如烟,留不下任何痕迹,可有些事儿,是会刻到骨子里的。

  比如,左岸对她的恨。

  回到卡座,才知道人都走了,服务生过来递给她一张纸条。

  “一个黄姓的客户说让交给你。”

  “谢谢。”古小意疑惑的接过来,看字迹就知道是老板写的,“把36号储物柜的礼品取出来,送到楼上6066房间。伺候好左总,明天给你升职加薪。”

  没空深究“伺候”一词的深意,她拿着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来到指定的房间门口。

  今晚被灌了不少红酒,这会儿酒劲上来,头有点昏沉,脚步也有些虚浮,此时,只想赶紧把最后一项任务完成早点回家。

  敲了两下门,没人应答,转动门锁,才发现门并没有所,只是虚掩着。

  里面没人,只有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看来在洗澡。

  老板只说让把东西送过来,也没说非要亲手交到那人手里,她挑了个最显眼的地方把礼物放上去,转生欲走。

  忽然一道冰冷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谁让你进来的!”

  古小意的视线里闪过一具蜜色的男性精壮躯体,她脸色一红,来不及多想,赶紧转过身子,“对不起,我刚才敲了门,没人答应,我看门没关,所以就……哦,那是黄总让我给您送的礼物,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她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低着头,匆匆往门口的方向走。

  擦肩而过的瞬间,手腕忽然被人捉住,“古小意,你就这么想爬上我的床?”“礼物”都送到他酒店的套房了,看来她为了工作、为了钱,还真的是不惜一切代价啊!

  古小意脊背一凉,强大的气场加上熟悉的声音,除了他,还会有谁?

  抬头,左岸冷毅紧绷的侧脸就出现在她面前,头发湿漉漉的,壁垒分明的肌肤上时不时滑落几颗水珠,没入腰间的白色浴巾里,野性狷狂而又充满力量。

  “怎么是你?”古小意拧眉。

  “都到这地步了,还装?”左岸一用力,古小意就被甩到里面。

  左岸把房门关上,顺手反锁了起来,朝里面走去。拆开礼物,看见里面的东西时,黑眸闪过一丝促狭的光芒。

  “来找我也不忘带着你的‘男朋友’?还是电动的?”

  身后忽然传来“翁翁”的马达声,古小意疑惑的看过去。

  只见一根肉色的棍状物在左岸的手里可怕的扭曲着,叫嚣着,她的脑子“轰”的一声就炸开了,连忙摆着手往后躲。

  “你别误会,我……我不知道老板让我送的是这个。”

  左岸半讽半笑的看了一眼手里的巨物,一步步朝她逼近,“先是给我的酒里下药,然后是这个。古小意,你下贱的程度真让我大开眼界。既然这么想爬上我的床,那我就成全你!”

  酒里下药?

  古小意茫然的愣了一下,“我没有给你下药,你不要什么屎盆子都往我的头上扣。”

  “那这个呢?”

  古小意百口莫辩,脸色立马涨的通红。

  她根本就不知道老板让送过来的是这种东西,更不知道是送给左岸的。

  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左岸的脚步不停,隔着两步远的距离,古小意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浓烈的危险气息,眸子里也流转着异样的光芒。

  她的心里咯噔一下,用仅存的一丝理智往门口跑。

  “都到这一步了,还跟我玩矜持?”左岸长臂一捞,古小意就被他带着靠在墙壁上,巨物不停的在她身上蠕动游走着,“是你先玩,还是我直接动手?”

  “左岸,这真的是误会,求求你别这样。”古小意快疯了,大腿内侧电流闪过的酥麻感几乎点燃了她浑身的血液,不由自主的引起一阵战栗。

  “真贱!仅仅这样就让你饥渴难耐了?”左岸恶趣味的把档位调到最大,挨挨蹭蹭的往她腿间的深处探去。

  四肢都被他禁锢着动弹不得,马达的轰鸣声狠狠地撩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古小意痛苦难耐的扭动着腰肢,哭出声音,“左岸,求你不要再羞辱我了。放了我,也放过你自己,这样不好吗?”

  “你是想让我忘掉你曾经带给我的耻辱,饶了你吗?”左岸扔了手里的巨物,抱起古小意把她狠狠扔在大床上,欺身用力压了上去,“我告诉你,这永远不可能!”

  伴随着“撕拉”一声,古小意为了这次谈判特意准备的定制款白衬衣在他的粗暴下宣告阵亡。

  干燥温热的大掌来到她的纤腰上,一只往上一直往下,挑开她的裙子拉链,往里面探去。

  “唔!”

  粗粝的手指沿着她的股缝往前面不轻不重的揉捏按摩,古小意只觉得有一股无名的邪火从他的指尖点燃,迅速蔓延至全身,血液似乎都变得滚烫起来。

  “左岸,求求你,不要这样。”明明想要拒绝,可身体却该死的一直在迎合。

  左岸邪佞的笑着,“不要哪样?这样?还是这样?”

  说着,他的手指邪恶的往里面滑去,一下一下,时深时浅。

  古小意整个人都快疯了,在酒精和左岸的双重刺激下,她很快就软成了一滩水。

  躺在床上,就像一条逆水的鱼,拼命的想要从他的吻中汲取到一丝生机。

  下身忽然传来尖锐的撕裂一般的剧痛,“唔!”她猛地撑圆眼睛,眼泪瞬间滑落下来。

  柔情在他的眼底一闪而逝,很快就被冷意取代,“伺候过这么多男人,还能保持的这么紧致,你下面真是一个天生的精盆!”

  说完,不管不顾她的感受疯狂的横冲直撞起来。

  带着恨意,带着不甘,以及对她复杂的情感,凶狠的、不知疲倦的索取着,就像一只食髓知味的饕餮,不愿意放下手中美味。

  ……

  一夜蚀骨的激情几乎要了古小意的命,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浑身就像车碾过一样,酸疼的直不起腰。

  捡起地毯上被蹂躏的皱巴巴的衣服穿上,卫生间的水声也戛然而止。

  左岸依旧赤裸着身子,腰间围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瞥了她一眼,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扔在她的脚下。

  古小意拧眉错愕,“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昨天晚上的服务费。虽然你的滋味还不错,不过身体脏的女人,价格会打折扣。这些是你应得的,拿着滚蛋吧。”

契约情妇夜夜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契约情妇夜夜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4章

    原标题: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4章书名: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4章我爱天擎席天擎的瞳仁一缩,脸色沉了许多。简驰一句欲言又止的话,竟让席天擎无从招架。几年前迪拜知名的什么?他完全不知道答案。在席天擎眼里,乔漫不过是个坐过牢又无依无靠的可怜女人。他没有迟疑太久,唇边爬上一丝逢场作戏的笑,看向眼前面容出众的男人,“抱歉,我们来晚了。”“坐!”简驰伸出手,可眼光一直在乔漫身上打转。两人坐下后,简驰喝了口清茶,“席夫人今天穿的很漂亮。”她心虚的抓住席天擎的手臂,紧紧的揽住,“我老公给

  • 金主总裁暖暖爱4章

    原标题:金主总裁暖暖爱4章小说名称:金主总裁暖暖爱第4章怎么可能放过她“这辈子,没有我想要而得不到的女人,也没有我想办而办不成的事。”楚惜朝抑扬顿挫地说,气焰嚣张到无法形容。但林若溪知道,楚惜朝绝对有嚣张的本事。她有些害怕,尤其是嗅到男性极具侵略性的气息,努力后仰,希望和他拉开距离……楚惜朝也注意到了林若溪……没想到这小女人竟然发育得这么好……林若溪觉察到楚惜朝的目光,傻乎乎地垂头看了看,瞬间明白过来,不顾一切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楚惜朝,你看什么看。”她说完便想往外跑,但他一把扣住她的双手,将

  • 暴君枭宠妖妃4章

    原标题:暴君枭宠妖妃4章小说:暴君枭宠妖妃第4章伺候好王爷就在云珠的嘴唇,靠近君冥烨的时候。他忽地一把死死扼住云珠的下颚,痛得云珠眼泪朦胧。“王爷……”云珠哀声低呼。君冥烨一手扯住云珠的腰带,内力一震,云珠身上的宫女装当即震个粉碎。大红色的帷帐内,衣服的碎片四处翻飞,床榻上只剩下云珠不着寸缕的身体……“啊!王爷饶命!”云珠惊叫起来,雪白的双臂赶紧护住身体。“不知廉耻的一对主仆!”君冥烨低喝一声。云珠被刺激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深深低着头,轻声呜咽起来。忽地,君冥烨一把捏住云珠的脸颊,邪魅的声音

  • 帝少的1号娇妻4章

    原标题:帝少的1号娇妻4章小说名字:帝少的1号娇妻第4章叫我容辰烈一分钟后,许卓熙和曲欣欣分开。临别的时候,许卓熙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欣欣,照顾好你自己。”闻言,曲欣欣只是一愣,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总之感觉怪怪的。许卓熙走后,曲欣欣准备回宿舍。但是……她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而且这张面孔正朝着她走来,她想逃跑已经来不及。容辰烈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像打量商品一样,视线在曲欣欣身上扫。“怎么,不跑了?”男人的声音狂佞无比,仿佛他可以主宰整个宇宙一般。轻轻往后退了退,曲欣欣小巧的身子已经

  • 首席的毒宠4章

    原标题:首席的毒宠4章小说:首席的毒宠第4章他点名要见她就在简昀曦苦恼不已时,放在她办公桌上的专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接听,“你好,这里是设计组。”“简设计师,是我王总经理,展总说要跟你洽谈一下工程设计的问题,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展云帆找她?是她听错了吗?他不是最痛恨她吗,不是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吗?可是现在呢,他为什么非要见到她?她不相信他是为了设计图纸的事而找她,肯定是另有目的的。王远洋见电话那端没有声响,再次出声喊道:“简设计师,你在听吗?”“哦,我在听,我这就过去。”放下电话

  • 总裁一宠成瘾4章

    原标题:总裁一宠成瘾4章小说名称:总裁一宠成瘾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4章她把大总裁给睡了秦汐吃饱了,在房里待着不敢出来,她昨天就那样跳下海里,钱,手机,什么都没有,她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敢问,昨天她缠着不放的男人肯定是这艘邮轮的主人,好像是个大人物呀。秦汐越想越忐忑不安,她跳下海里,舅舅有没有发现,舅舅有没有找她。她不知道她揣揣不安,在房里走来走去的样子,正被人在监控电脑上欣赏呢,凌思夜笑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秦汐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悠扬的号角声响起。邮轮靠港了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4章

    原标题:奉旨二嫁:庶女弃妃4章书名:奉旨二嫁:庶女弃妃第4章打狗也要看主人几日后,铁匠李终于将玉琉璃需要的器具全部打制完成,并亲自送上了门。等到夜深人静之时,玉琉璃命鸢儿回去休息,这才关紧门窗,开始医治扭曲的右臂。身为现代社会的顶尖法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人体的构造,何况她左右手食指上的指甲盖早已因为工作需要而去掉,代之以一个微型传感器。这种传感器的功能之一便是可以将她的食指触摸到的任何物体及其内在结构等等形成清晰的图像传递到她的大脑。借助传感器确定了骨头变形的具体状况,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术用锤

  •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4章

    原标题: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4章小说: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第4章我要是说不呢“姜东阳,你……”他对自己的好都是虚情假意,从头到尾,姜东阳接近自己都是怀着目的,他向自己求婚只是想在她的家乡建一座化工厂,现在她家的地已经卖给了姜东阳,所以,此刻他可以毫无顾忌背叛自己,甚至,把最残忍的真像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姜东阳咬牙切齿冷眼望着简婉清,眼睛里都是警告。“我要是说不呢?”紧紧握着手机,简婉清感到遭受到巨大的欺骗,心口窒息般绞痛。“你没有选择。”冷哼着,姜东阳脸上都是冷厉。“不,你欺

  • 继承者的甜蜜娇妻4章

    原标题:继承者的甜蜜娇妻4章小说:继承者的甜蜜娇妻第4章她是场意外东方阎闻言,双眸审视的看向尤香,“救你女儿?”尤香一脸焦急的点头,“是的,救我女儿,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只有找到匹配的心脏进行换心手术才行。”举凡S国的人都知道,东方家族拥有世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资源情报收集网。只要东方阎肯帮忙,她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合适的脏源,用最好的设备为小蕊进行手术。最重要的一点,她希望东方阎能亲自为小蕊做手术。面对她的哀求,东方阎冷眸一眯,硬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的请求?”尤香闭上眼,尽管已经努力

  • 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4章

    原标题: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4章书名: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第4章被设计了她想,这是天意。醉过以后,一切重新开始。殊不知,她这一进去,生命的轨迹彻底改写。走进夜色,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看得她眼花缭乱。这里面的世界,是她完全陌生的,免不了胆怯。然而下一秒……不许自己想太多,许可十分豪气的往吧台一坐,顶着一张哭花的脸,大声冲着酒保喊道,“给我来最烈的酒!”一杯烈酒下肚,许可不顾被呛得眼泪横流以及剧烈的咳嗽,将空杯推至酒保面前继续要酒。两杯以后,酒精上脑的许可竟开始放声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