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终极教师在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6:12:20 来源:网络 []
书名:终极教师在都市
第1章 当老师

东海市,钱塘高中。原文http://www.95lady.com/

校长办公室中,钱牧站在办公桌前,一连无奈的望着桌对面的老者。

这位老人须发花白,可身体却硬朗笔直,精神矍铄,只是此刻却背对着钱牧,站在落地窗前,手里还拿着个望远镜,对着校园的操场看着,一脸猥琐的嘿嘿笑着。

“咳~~~”

面前的这一幕已经维持十几分钟了,钱牧不得不干咳了一声,试图引起老校长的注意,踢脚立正敬礼,大声说道:“校长,三角洲特战部龙牙小队队长钱牧,受首长指示,前来报到!”

可老校长仿佛对此充耳不闻,根本没搭理他。手里还是拿着望远镜,不断的搜寻者目标,嘴里还嘀咕着:“哇塞,这个好大~~~~嗯,这个更翘~~极品~~~青春就是让人爱不释手啊~~~~”

“……”

被无视的钱牧满头黑线,老校园虽然嘀咕声很小,可还是被他强乎常人几倍的敏锐听觉给捕捉到。

面前的这猥琐老头,真的是校长吗?难怪网上天天爆出,有祖国的花朵被禽兽校长给祸害的新闻。如果华夏的校长都是这种德性,那真是日了狗了。

想到这里,钱牧再也按捺不住,一巴掌趴在办公桌上,顿时轰隆一声,整个楼层都仿佛抖了三抖。终极教师在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喂,死老头,你到底听到我说话没有。”钱牧近乎咆哮道。

奶奶的,就算是以前在军区,首长都不敢这样无视自己。

“哦,嗯。”

被这一道如同打雷般的响声一震,江校长总算是回过了神,这才意识到办公室里多了个人,恋恋不舍的放下望远镜,转过身,打量起钱牧来。

“你就是冯建国那老家伙推荐的那个钱牧?”

“是的。”钱牧回道。推荐http://www.95lady.com/

冯建国就是自己的老首长,钱牧此次退伍之后来钱塘高中工作,就是老首长推荐的。

江校长摸着胡子,反复审视了钱牧几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小伙子不错。那老家伙拜托我给你安排个工作,看你没缺胳膊少腿的,那就没什么问题。”

什么叫没缺胳膊少腿?钱牧无语,难道这老头本来认为自己这么年轻退役是这方面的原因?

这时江校长又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到一沓文件,递给钱牧:“给你准备好的个人资料,可都在这里了。常务这块我一般不管,拿着这些资料去找秦副校长,那丫头会帮你处理好一切的。”

“好的,校长。”钱牧接过文件说道。终极教师在都市 全文免费阅读

可就在这时,他扫到老校长的嘴角逸出了一抹不以为人察觉的坏笑,心中不由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快滚吧,好好享受校园美好时光就行了,没什么问题尽量不要来烦我。”江校长朝着钱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接着,他又马上拿着望远镜,对着窗外的操场看了起来。

此时,校园操场上的一个棒球场内,几位身穿紧身运动背心、热辣短裤,青春俏丽的高中生美眉正在打棒球,胸前随着击球动作上下晃动,汹涌澎湃,老校长抓着望远镜,痴迷的瞪着,鼻血都快流出来了而不自知,样子简直是龌龊到了极点。

“草,这老禽兽!”钱牧翻了翻白眼,心中充满了鄙夷。

抓着文件走出校长办公室,准备去找常务副校长,钱牧又突然停下脚步,眉头走了起来。来自http://www.95lady.com/

“肯定有什么问题。”

一向直觉敏锐的他,总感觉刚才老校长嘴角那一抹坏笑有问题,不放心的翻了翻刚才他递给自己的资料,果然从其中发现了猫腻。

从几张文件资料中捏着一个被夹着的圆东西,钱牧低声骂道:“卧草,这个阴险的老头,竟然敢阴劳资,把避孕套夹在这里面。听他说副校长是个女的,要是她翻资料时,发现了这个东西,该怎么想?”

随手将套套装进了口袋中,钱牧一脸得意:“幸好劳资机警。”

而同时校长办公室中,江校长放下望远镜,一连阴笑:“姓冯的老东西把这小子给弄过来,不就是想着履行当年的婚约,让他当我孙女婿。哼哼,真是想得美,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过去这么多年,婚约也该废弃了。梦儿她最讨厌花心的男人,让她看到资料中夹着的那东西,嘿嘿,那小子就算下辈子也没戏了……”

副校长办公室。说明http://www.95lady.com/

钱牧身体站的笔直,看着对面的副校长皱着眉头翻着自己递过去的简历,心中充满了担忧。

他担忧的不是副校长会不会看出简历的问题,自己不再被聘请,好歹他也算是华夏的王牌兵王,应聘个高中体育老师,还不是手到擒来,而他担心的是……

刚才通过老校长的话,钱牧知道副校长是个女的,却怎么也没想到是如此一位千娇百媚的极品大美女。

精致绝伦的脸蛋,画着相宜的淡妆,睫毛长长,眼睛如秋水般清澈,柳眉琼鼻,晶莹饱满的嘴唇,弧度紧致的小下巴……

刚才钱牧还奇怪,从老首长口中他已经得知,那老色头校长和首长可是老战友,在军中也曾经是叱咤风云的角色,怎么会跑到东海市一个高中当校长,现在可算是明白了。

不说校园中那些青春俏丽的女学生,单单这位极品美女副校长,以那老头老色的德行,恐怕也真的为了养眼,就选这么个地方养老了!

“真是龌龊啊!”

钱牧继续在心里批判。

“这位美女看年龄也就不到二十四五的样子,竟然成为了常务副校长,也太年轻了。难不成是靠什么潜规则上位吧……”想到这里,钱牧心中一阵恶寒。

钱牧倒是真误会老校长了,那老头固然是好色不假,可这位叫李梦儿的副校长,却是他的外孙女。

李梦儿逐张看完钱牧递上来的监理资料,微微抚了抚黑框眼镜,嘴角溢出一抹讥嘲的笑容,抬起头看向钱牧。

作为麻省理工毕业的博士,她智力可不算低,很快便看出钱牧简历中存在着大量的纰漏,以及前后逻辑不通的地方。

她手指在办公桌上无意识的敲着,审视着钱牧。

身高超过一米八五,这样的身高在欧美算是常见,可在东海这样的南方城市,简直是鹤立鸡群了。身材颀长,并不像其他体育教师那样大块头,但线条却如流水一样,跟模特似的,只是这面容未免显得太稚嫩了点,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考入大学的十七八岁学生,而不是资料上写的燕京体育大学的硕士。

“你说你二十五岁了,是糊弄我的吧?”李梦儿又上下扫了钱牧一样,眉头微微皱着,动听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怀疑。

“这是我的身份证。”钱牧直接从怀里掏出证件,递了过去。

可李梦儿压根都不接,双臂抱在怀里,将胸前山峦托的弧度更加诱人,嗤笑道:“这年头,学位证书、身份证、工作证明,什么不可以造假。虽然你是我外公介绍过来的,但并不代表我就一定会相信你的资料……”

一听这话,钱牧不由瞪大了眼睛,声音着充满了惊讶:“你说,那色老……哦,江校长是你的外公?”

卧草,有没有搞错啊,就那猥琐老头的寒碜基因,能有这么如花似玉的外孙女。

“怎么,对此你有什么不满吗?”李梦儿似乎已经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淡淡的说道。

“哪里哪里。”钱牧连连摇头。

李梦儿微微后仰,倚在了柔软的办公椅上,曲线更显诱人,瞥了钱牧一眼继续质问:“资料上写你是燕京体育大学毕业,你怎么证明一下。”

证明一下?

钱牧顿时都愣住了,资料是色老头给他准备的,学位证书什么的,肯定也都是伪造的,他看都没看,甚至连燕京体育大学是什么麻花都不知道,能证明个卵蛋啊。

见钱牧这幅表情,李梦儿俏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固然如此’的表情,冷哼一声:“我看你真是胆大包天啊,年龄虚报,学位造假,个人资料也完全写的驴唇不对马嘴,你是不是以为老娘胸大无脑好糊弄啊!”

钱牧听到这里,不自觉的瞄了一眼李梦儿的胸前,然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顿时,李梦儿额头上布满了黑线!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钱牧突然意识过来,又连连摇头,想要赶紧解释。

跟李梦儿根本不听他解释,愤怒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不管你和外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告诉你的是,钱塘高中的常务和人事这块,都归我管。这里是学校,百年树人的神圣地方,不学无术的人来当老师,就是祸害下一代,就算是外公想塞人进来,我也绝不同意。”

我去,不愧是当校长的,训斥人来真是大义凛然,熟练极了。

钱牧心中腹诽,却连忙硬着头皮说道:“美女啊,别这样啊,人和人还能不能有点信任啊。我给你的资料,都是真的。”

“那好,既然你说你是体育大学毕业的,那我就给你个机会,自我展示一下有什么能力。”

听到这话,钱牧顿时松了一口气,面上露出了笑容。自我展示那还不是so easy,自己特战王牌随便露上两手,还不直接吓尿…奥,看呆了你。

他也不废话,直接来了一个后空翻,然后又在空翻之后,流畅的接了一个无比标准的托马斯回旋。接着,他又弯腰单手撑地,双腿凌空,单手倒立。单手倒立可能感觉还不过瘾,单手变成了两个手指……

果然如他所料,李梦儿已经有些看呆了。

“嘿嘿,这才算什么,再来个猛地。”这般想着,他二指禅倏忽变成掌,按在地上,胳膊弯曲然后豁然伸直,整个倒立的身体竟然弹起了将近半米!

这样的力量,简直堪比远古猛兽了,洋洋得意的翻身站直了身,拍了拍手,正想等待李梦儿的崇拜和赞叹,却发现此刻李梦儿表情有些不对劲,俏脸变得铁青,目光愤怒的盯着地板。

“呃,怎么回事,这一副煞气腾腾的样子。”

钱牧疑惑的抓了抓脑袋,顺着李梦儿的视线,目光落到地板上,只见一只套套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卧草,糟糕!”钱牧无力的一拍脑门。

一定是刚才展示倒立时,从自己裤兜里滑出去的。该死的老头,没想到机警的劳资,最后还是被他给陷害了。

尴尬的走上前,将套套捡了起来,抬头看向李梦儿正要解释,可李梦儿却柳眉挑的老高,一脸煞气的怒声说道:“钱牧!你把这种东西带进校园,到底想干什么龌龊的事情!”

第2章 终极九班,神经九班

作为特战王牌,钱牧应带突发状况的心理素质自然也是过硬,这场尴尬的小场面自然也根本难不倒他。

只见他眼珠子微微一动,就想到了对策,换上一脸正色:“李大美女啊,这都是你误会了。其实呢,我带着这套套根本都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么龌龊。作为一个喜欢户外旅游的资深野驴,这玩意可是必不可少的应急神器啊。”

“应急神器?呵呵,接着吹,我倒是想听听你能吹出什么麻花。”李梦儿抱着双臂,目光中尽是鄙夷,“我可是告诉你,你最好能说服我,否则,呵呵,带着套套进校园,我相信警察应该和愿意把你和那些校园性骚扰未成年学生的变态联系在一起……”

“……”

这小妞一看就是那种胸大脑也大,不太好糊弄的聪明女纸啊,可幸好钱牧刚才并不是信口开河。

“那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吧,安全套在野外可是有十大作用。第一,它可以作为止血带,不用多说,和在医院抽血时医生用的止血带方法一样。第二,可以作为容水器,容积至少在一升以上。第三,作为沙漠塑料袋一样收集水……第四,手机防水套,第五,引火能力强,可以很快点燃篝火…第八,当被毒蛇咬了,可以用它吸出毒液…第十,泅渡的神器……”

李梦儿作为麻省理工的博士毕业,听到这些头头是道的回答,稍微一想便意识到这些求生措施的确都是可行的,倒是开始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当然,除了这十大作用,它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用途!”

听到钱牧说的如此神神秘秘,李梦儿也一下子被勾起了好奇之心,伸长了颀长秀美的颈部,小脑袋往前凑了凑:“是什么?”

“当然是,预防怀孕了,这你都不知道?”钱牧歪着脑袋,用一副你真笨的表情装作惊讶的看着她。

李梦儿顿时醒悟过来,气的满脸通红,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敢调戏自己。

“好,就算你这套套的解释,勉强……过关!”李梦儿心中也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他赶去。

毕竟从刚才钱牧自我展示的一系列动作中,看出他的确能胜任学校的体育教师职位,赶走了可真是有些可惜和……说不过去。

可留下他吧,自己实在是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感觉很不顺眼。

心思转了几转,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

“要不把他弄到高三九班如何?”

李梦儿瞬间想到了一个适合钱牧的好去处。

高三九班,在钱塘高中,又叫做终极九班,听名字就知道和电视剧《终极一班》中的情况一样,汇聚着一群不服管教、生性叛逆的怪胎和不良学生。

钱塘高中属于私立贵族学校,走精英化办学流线,办学规模不算很大,高一和高二都各有八个班级,而高三之所以有第九班,是因为学校会在高二升高三的时候,将一部分最让校方头疼的不良学生全部汇聚起来,弄成新班级,一起管理。

历年,高三九班班主任职务,都是让所有钱塘高中教师言之色变的存在,谁也不想接下这烫手的山芋。

从今年开学到现在,才两个多月,九班班主任已经换了三个了。现在这个号称钱塘最有耐心的温柔教师殷虹,在坚持历史性记录的一个月后,也已经跟自己提过,快要忍受不了这些学生的折磨了。

对于殷虹这位对教育充满热心,教学能力出众的教师,李梦儿可是十分看重的,真怕哪天她突然将一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呈放在自己办公桌,因此,这些天她一直头疼这问题。

此刻看着面前这位男生,李梦儿想倒是可以把他也安排到九班,配合殷虹一起管教九班。

对于九班,李梦儿还是存着大希望的。

别看九班里面都是一群叛逆不良学生,可并不代表他们都无药可救,尤其是其中几位在学业方面更是怪胎,比如,刚刚学校里那位刚刚获得国际奥林匹克物理大赛青年杯银牌的那个轰动东海的学生,就是九班的,已经被水木大学定为预招生。

想到这里,她突然对钱牧莞尔一笑:“看钱老师博闻强识,连这套套都能说出这么多道道来,要是只让你当个体育老师,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要不当班主任吧,平时负责管理班级,顺便带一下体育老师就行了,你看如何?”

“呃……”

李梦儿的反应出乎钱牧的预料,本以为这位美女副校长肯定会不依不饶的继续发难,却没想到如此就放过了自己。

这里面,不会是有阴谋吧?想到那色老头都如此阴险,他的外孙女很可能也遗传了他的性情,钱牧心中微微担忧。

不过能留在校园当老师,钱牧已经很高兴了,至于当班主任更没什么问题,不就是管管学生吗,也不用教知识,想到这里他立刻回答道:“没问题,一切服从李校长你的安排。”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来吧,先带你去熟悉一下自己的班级。”

说完,李梦儿便急不可耐的走出办公室,带着钱牧去九班了。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走廊里传来了各班级教师讲课的声音,以前一直在战火生死中生存的钱牧,不禁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没想到我这种人,也有机会来感受一些高中学园的气息。这空气中,都充满了青春和活力的味道,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啊。”钱牧微微闭着眼,一副陶醉的表情。

很快,钱牧便跟着李梦儿来到了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班级,上面挂着印着‘高三九班’字样的门牌。

可就在这时。

“啊————”

一道女子惨叫,从教室里传了出来,声音中充满了凄厉和浓浓惊恐,让走到教室门口的李梦儿和钱牧两人,都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甚至出于之前特战工作的原因,钱牧脑海中不禁联想出一个血腥淋漓的场面:一个杀手砍掉了一个人的头颅,旁边的的一个女孩见到这一幕,捂着脑袋,锁在角落里嘶声大喊……

二话不说,钱牧冲上前,一脚踹在了教室的门上。

顿时‘轰隆’一声巨响,教室的门应声被踢飞,接着冲入班级的钱牧,看着面前这一幕,愣住了。

只见班级里所有学生,都带着愕然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血腥场面。

惊愕过后,所有学生又都‘切’了一声,然后各找各家各找各妈,该干嘛干嘛————————

蹲在客座上吃零食的,窝在墙角打游戏机的,两个男生继续掰手腕,其中还有一个奇葩小胖子,顶着一个垃圾桶在蹲马步,大汗淋漓,憋红了脸,旁边还站着一个可爱的女孩,捏着下巴盯着他,不断的加油:

“哦哦,小胖,再坚持五分钟,你就获得和本小姐约会的七折优惠券啊。”

……

几乎所有人都将这个踢飞教师门、突然闯入的家伙给无视了。

倒也有几个人对钱牧的勇猛闯入,表示了一定的关注,一位吊儿郎当坐在最前排,留着大背头的帅气男生,一副意外的看着钱牧,然后又扫了扫几米远外的木门,啧啧惊叹:

“我擦,哪里来的疯子,把门都踢飞了。”

“力气好大哦,我喜欢。”

帅气男生旁边坐着的一位穿着cosplay海贼王女帝暴露服装的高挑女生,几乎都快要趴到男生怀里,此时也捂着嘴呵呵笑着,还不停的对钱牧抛媚眼。

“靠,于丽丽,你个骚货。”

我擦!

钱牧傻眼了,这都是什么奇葩班级。

事先不知道,还以为进入了什么精神病院呢。

这点还真让他猜对了,高三九班在钱塘高中其他班级学生的嘴里,还有个‘神经九班’的绰号。

目光一扫,钱牧终于在教师角落里,看到了刚才发出惨叫的人————这是一位身材窈窕、长相又甜美可爱的女教师,此时,她正蜷缩在教室的角落,浑身簌簌发抖,显然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紧随着钱牧进入教室的李梦儿,正好愤怒的追究钱牧踢坏教师门的行为,可就在这时,也看到了这位女教师,顿时愣了愣,连忙跑过去,安慰道:“殷老师,你怎么了?”

这位女教师这时胆子才稍微大了起来,惊魂未定的指着讲台:“那里……那里有蛇!”

“蛇?!”

李梦儿听到这个词,也浑身一哆嗦。对于女生而言,蛇这类的爬行动物,简直是世界上最为可怕的物种。

“别怕,别怕……”

脑袋都不禁缩了缩,李梦儿还要装出一副勇敢的样子,安慰着殷虹,然后对着钱牧喊道:“喂喂,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资深野驴吗,赶紧的啊,把那蛇给弄走。”

对于蛇,钱牧自然一点不会怕,甚至以前在亚马逊丛林中他还徒手杀死过森蚺,在哈萨拉更是有不计其数眼镜王蛇亡魂他的三菱军刀下,他只是好奇,这高三九班可是在五楼,蛇是怎么上来的。

大步上前,果然在讲台桌上看到一只盘着身躯的小黄蛇。

“就是一条无毒小蛇而已,这种蛇很多人都拿来当宠物,看你们吓得。”说着,他便直接将蛇抓在了手里,攥着它的颈部,还用另一只手逗了两下。

“喂喂,你们这些兔崽子,赶紧承认吧,这蛇到底是谁养的宠物。难道不了解学校规定,宠物是不能带进校园的吗?要是没人招领,我可要没收了。”

班里学生见到这一幕,都看傻了,鸦雀无声,连李梦儿和那一名女老师都目瞪口呆。

终极教师在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终极教师在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的闪婚小娇妻9章(第9章搬家)

    原标题:总裁的闪婚小娇妻9章(第9章搬家)书名:总裁的闪婚小娇妻第9章搬家“明昊,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了。”韩明馨妈妈说道。“没有什么交代,明言不是这么胡闹的人,肯定是明馨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怒了明言。”韩明昊慢条斯理的说道。“明昊你说什么,合着都是我们明馨无理取闹了。果然是没有父母就没有教养。”明馨妈妈轻蔑的说道。“你再说一遍,你说谁没有教养呢?所谓捉贼捉賍,捉奸捉双,可现在什么都没有问清楚,婶婶就一直在责怪明言,这么说来婶婶可是好教养呢?”韩明昊厉声说道。“妈,你看明昊。”明馨妈妈看奶奶出

  • 一纸契约,霸道总裁爱上我!9章(第9章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原标题:一纸契约,霸道总裁爱上我!9章(第9章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小说:一纸契约,霸道总裁爱上我!第9章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文姐不苟言笑的跟李萌说着一些部门里的规矩,以及她今后要做的工作。文姐虽然人看着很凶,说事情却很仔细,李萌一条条的听着都认真的记在心里。晚上下班。运营部门今天要加班,不过做为新人文姐对她额外开恩,许她今天不用加班。来到欧阳少宇的办公室见欧阳少宇还在忙,不敢出声打扰,安静的坐在一旁听欧阳少宇讲电话。半响。欧阳少宇挂了电话,问:“感觉如何?”“很好啊!”李萌笑得一脸灿烂。“那就好!

  •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9章(第九章 她终于醒了)

    原标题:女奴为后:一夜新娘9章(第九章她终于醒了)小说:女奴为后:一夜新娘第九章她终于醒了那名妇人见他进来,赶紧让开,他挥挥手:“再去熬一碗姜汤来……”“是。”秦大王在床沿上坐了,她忽然惊叫一声,呜呜的,双手乱挥,十分惊怖。秦大王吓了一跳,赶紧抓住她的手。她没有再挣扎,还是昏睡着,有几根手指却抓住他的一根大拇指,抓得紧紧的。秦大王第一次被一个女子这样抓着手,那样的姿势,好像是小孩子抓着母亲的衣角。他觉得十分怪异,“噌”地站起身,想甩掉她的手,也不知道是用的力气不够,还是她抓得太紧,他甩了一下,竟

  • 毒妃当道:腹黑王爷请绕道9章(第009章 老夫人怒)

    原标题:毒妃当道:腹黑王爷请绕道9章(第009章老夫人怒)小说名:毒妃当道:腹黑王爷请绕道第009章老夫人怒“娘,您不要生气,公主她定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还年轻,孩子一定会再有的!”孝字当头,洛秉书自然不能眼看老夫人气出个好歹,毕竟那是生养他的亲娘!至于公主,他也不能不顾:“公主,你也别气,无忧年纪小,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就当她小孩子胡说八道!”永昭公主却是沉脸拂袖,撇头冷哼,直接甩了他脸子。洛秉书见状,顿时回头怒喝:“无忧,还不赶快过来给公主赔罪,你弟弟自有你娘带着,有老夫人教导,你个小孩家家

  •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9章(第9章 对峙)

    原标题: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9章(第9章对峙)小说: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第9章对峙当初苏玲珑就是被这样的笑容迷醉,并发誓此生让他只对她一个人笑。不顾他已经娶妻生子,非要嫁他不可。痴痴地望着沈云志俊秀的面孔,柔声问道:“不知发生了何事?为何……夫君的孩儿并未被接回来?”苏玲珑问的时候,语气十分关怀。沈云志笑容微敛,答道:“几个奴才办事不利,改日我亲自去一遭。”苏玲珑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即重新笑道:“此事不过一桩小事,如何值得夫君亲自出马?不若让我指派几个得力之人,为夫君把人带回来。”“此事暂且搁下吧

  • 校花的重生高手9章(第9章补课)

    原标题:校花的重生高手9章(第9章补课)书名:校花的重生高手第9章补课这时闺蜜陈雪给她打来电话:“雅诗啊,现在朋友圈都炸锅了,你和李强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过,没啥好说的。”林雅诗冷淡地说道。“可是那些照片都已经传上网了,你既然跟李强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跟他在咖啡厅里约会呢?”陈雪好奇问道。林雅诗没好气道:“雪儿,你怎么变得这么八卦呢?这事情跟你有啥关系啊?”陈雪讪笑道:“我这不是关心老朋友吗,你跟李强的事情现在传的沸沸扬扬,都说你现在有了男朋友,多少校内的男生要去

  • 婚外迷情29章(第9章 技术变好了)

    原标题:婚外迷情29章(第9章技术变好了)小说名称:婚外迷情2第9章技术变好了王凯又仔细的翻了翻孙洁的出行记录,直觉告诉他,孙洁一定是借着出差的引子去和那个李成浩出去乱搞。可惜的是他翻了几遍居然都没有找到那个叫李成浩的一丁点的信息。怎么可能会没有?“什么没有?”孙洁洗完澡出来,看在王凯还在沙发上玩手机,本来是想过来催他赶紧洗澡去,却看到王凯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王凯清冷的嗓音冰凉的让孙洁顿时都感觉了没了情趣。哗啦呼啦,花洒的落水从王凯头上一直淋透到脚下,仿佛不将自己里里外

  • 神医高手在都市9章(第9章 传销洗脑)

    原标题:神医高手在都市9章(第9章传销洗脑)小说名:神医高手在都市第9章传销洗脑当小姑娘抱住焦阳的时候,焦阳一时间感觉到了小姑娘发育良好的身体,特别是小姑娘胸前的大疙瘩,只是那么碰着就感觉特别舒服。但是,她是谁?三年的时间,焦阳执行过无数的任务,除了家人之外,其他人真的有点记不清了,而且现在发展太快,村里的人都已经穿的跟城里人一样了。抱着这个小姑娘,焦阳实在想不到是以前的那个姑娘,脑中不断回忆着,但是还是想不起来她是谁?这时梨花带雨的小姑娘抬起脸颊,看着焦阳思索的神色说道:“焦阳哥,你不认识我了

  • 绛花劫9章(第9章 大婚(一))

    原标题:绛花劫9章(第9章大婚(一))小说名:绛花劫第9章大婚(一)“古一,你跟随我多久了?”古善瑶坐在铜镜前,身边围着一群婆子丫头,侍弄着她的如墨长发。“古一也记不清了,那时我才初化人形,不知人事,幸得瑶姑点化,将我收在身边。”青衫男子一如既往的严肃脸,略微躬身。“你可想好要留在无启国还是随我去往魔界?”古善瑶轻挥衣袖摒退了一众陪侍。回转身姿,定神望着眼前的男子。“古一随瑶姑久居无启国,心中早已把这里当做家了,只是魔界众党混乱,瑶姑独身嫁入魔界,古一必当跟随以保无虞。瑶姑便带古一一同前往吧!”

  • 入墓三分9章(第9章 甬道诡影现)

    原标题:入墓三分9章(第9章甬道诡影现)书名:入墓三分第9章甬道诡影现“退回来!”秦凌云朝我吼了一声,提着匕首迅速冲了上来。嗷!看着秦凌云就要跑到面前了,大鸟又嘶吼了一声,秦凌云直接给那腥臭扑鼻的臭味给熏得脸色大变,哪里还有勇气啊,倩影一个摇晃,差点就跌倒在地。我缓缓闭上双眼,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不曾想,我第一次参与盗墓,结果连甬道都没踏进去半步,就要死了,想想都觉得充满无限的遗憾。但是,我快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错愕的发现,大鸟嘴巴里伸出来的那足有拳头大小的黑白眼睛竟然缓缓睁开了……不,不是挣开,